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独步天下的绝世高手

独步天下的绝世高手

西门小吹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很小的时候,韩风便跟着师父上山修炼,多少年过去了,他已经习惯山上自由自在的洒脱生活,如今被师父逼迫下山完成婚约,韩风自然是百般不情愿,可师命难违,他只有阳奉阴违!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包办婚姻这一说,不要说自己不喜欢这种方式的婚姻,就说女方都未必看得上自己,然而当韩风发现未婚妻倾国倾城时,心里便开始犹豫起来,这婚……还退吗?

主角:韩风,赵璇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风,赵璇 的武侠仙侠小说《独步天下的绝世高手》,由网络作家“西门小吹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小的时候,韩风便跟着师父上山修炼,多少年过去了,他已经习惯山上自由自在的洒脱生活,如今被师父逼迫下山完成婚约,韩风自然是百般不情愿,可师命难违,他只有阳奉阴违!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包办婚姻这一说,不要说自己不喜欢这种方式的婚姻,就说女方都未必看得上自己,然而当韩风发现未婚妻倾国倾城时,心里便开始犹豫起来,这婚……还退吗?

《独步天下的绝世高手》精彩片段

“傻徒儿,如今你学艺已成,该下山讨媳妇了。”

“当年为师给你定下九份婚约,九个女子,各个都貌美如花,温润贤良,你去选一个当老婆吧!”

青龙山巅。

一位仙风道骨、身穿长袍的老道,怀中抱着一只老母鸡,老神在在的说道。

“老东西,你不要骗我!我可是听说了,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告诉你,小爷早就和隔壁村的小花私定终生了!老东西,你休想乱我心智!”

韩风语气铿锵道。

老道皮笑肉不笑,掏出一根修长黝黑的皮鞭:“再不滚,这皮鞭就落到你身上了!”

韩风面色一慌,这皮鞭的滋味可不好受:“老东西,你有种,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他转头便跑。

同时大吼道:“老东西,小爷这就去把这九份婚约全退了,气死你个老东西,老子要娶小花!”

“傻小子!”

老道望着韩风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同时将怀中的老母鸡,猛的朝天上一抛!

老母鸡气势陡然一变,身后七彩霞光大放,巨大的神凤虚影铺天盖地!

瞬间,全世界震惊了!

M国第一首富:“韩爷出山了!快快快,准备专机,我要去华夏,为韩爷鞍前马后!”

Y国第一杀手组织:“贪狼现世!贪狼现世!我们要完了,要完了……”

华夏九大豪门:“小爷出山了,快快快!让家族里的小辈女子,都跟着我,去给小爷挑选!当不了夫人,当个婢女,我们也能从豪门晋升为世家了!”

与此同时,一口气跑下山,狂奔出几十里的韩风站在云城的龙江大桥上,望着山上扑腾的老母鸡,心里很是诧异:“怎么这只吃粮不下蛋的老母鸡还会飞了呢?”

说罢,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块入手温润、细腻的白玉。

这是一块公玉,与之配套的,还有九块母玉,在他九个未婚妻的手中。

要是没这公玉,人家可不认他,婚契自然也就要不回来了!

将白玉佩慎之又慎的装进上衣口袋,韩风小心的用手拍了拍。

“九封婚约啊,九个未婚妻,我要挨个退婚,唉……好累啊……小爷不就是长得帅了点,也太难了吧……”

“还好赵、苏、林三家都在云城,就先从这三家退婚开始吧!”

就在这时。

一道惊慌失措的娇嗔骤然传来,“让开,让开!快让开啊!”

随之,只见一辆失控的白色豪车,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韩风撞来!

“卧槽!小爷今天是犯太岁吗?怎么什么事都让我遇见了啊!”

韩风吐槽一句,侧身一躲,轻松躲过飞驰的豪车,正好看到车内,那一张惊恐的面孔。

我草。

好漂亮啊!

与此同时,白色豪车咣的一声,狠狠撞到路牙子上,随后坠入江中!

江水凶猛,车子掉下去的冲击力这么大,再加上江水这么深,那小妞肯定是出不来了!

韩风想都没想,直接就跳了下去。

桥上传来一片惊叫声。

“靠!不要命啊!这都敢下去救人!”

更有好事者,拿出手机拍摄起韩风救人的画面……

同时,冰凉的江水,刺的韩风脑子一哆嗦。

幸亏他没用多久,就找到了主驾驶的位置,主驾驶玻璃已经震碎,他闭着眼,用手探了探。

惊慌的心,又是一震!

貌似规模不小啊!

咳咳。

这时候救人要紧,怎么能分神呢!

韩风连忙回过神,一拳直接将钢铁的汽车车门砸碎,然后解开了安全带,把美女从车里拽了出来。

江水湍急。

短短十多秒!

车子已经被河水冲的远离了大桥。

韩风咬着牙,拖着女孩柔弱无骨的娇躯,游到岸边,然后横抱着她,趟过大腿深的淤泥,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岸上,将女孩平放在草地上。

师父说,凭借着他现在所学,足够独步天下!

这当然不是吹的!

生死人,肉白骨,只要没断气,她就死不了!

再看女孩,湿漉长发贴在额头,被水浸泡的修身白衬衫紧裹身子,显的坚挺饱满。

“细皮嫩肉的,这丫头肯定是个贵小姐啊!救了她,不会赖上我吧?!”

不管了不管了,救人要紧!

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候,自己怎么总胡思乱想呢?

韩风直接撕开女孩的上衣!

刺啦——


砰!

衬衫纽扣四飞,却还有文胸阻拦。

韩风忙手忙脚了半天,也没成功攻城掠寨下来。

第一次干这事儿,有点生疏。

韩风顿时火了!

一个文胸还想挣扎,我还弄不开你?

从布包行囊里取出一个小布包,里面有银针和动手术的刀子。

捏着手术刀。

寒芒一闪!

瞬间!

韩风的眼快被晃瞎了,赶紧趴在她的胸口,认真听心跳。

太弱了!

这是要芭比Q啊!

韩风急的满头大汗,又赶紧给她号脉,脉象也微弱!

还好有生命迹象!

从小布包里取出银针,韩风下针,行云流水,娴熟的一丝不苟!

不多时。

女孩的睫毛动了!

紧接着。

女孩发出轻微娇颤的声音。

韩风赶紧把针拔了,收进小布包。

女孩突然睁开眼睛,猛地坐起身,侧头嗷一声吐了口江水。

韩风转过头,对她露出一排大白牙,济世救人很有成就感。

可女孩朝下一看。

顿时懵了!

怎么回事?

眼前的一切,让她又羞又怒。

眼神仅仅是瞬间的一冷,黛眉蹙起,就让女孩看起来如同寒梅般俊俏。

“醒啦!幸好遇到我,要不然你就……”

韩风话没说完。

啪!

一个耳光,响亮的打在他脸上。

韩风捂着脸,也懵了。

我草!

救了你,你还打我?

韩风一向正直讲道理,被人这么打马上不服了,略显气愤的问道:“干嘛打我?”

女孩抱着双臂,缩着腿,暗咬银牙,冰冷的眼神直视着韩风。

“流氓!你对我做了什么!”

韩风明白了。

“我对你做了什么?”

他淡然一笑,指着大桥的方向。

“刚才你开车冲进江里,感觉自己很能活?命比阎王硬?”

“谁把你从车里拽出来,谁把你救到岸上,你又是怎么醒的?”

“虽然小爷我一向做好事不留名,你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还给我吃一大嘴巴子,过分了点吧?”

女孩回头看了眼大桥,浩浩江水,一片渺茫。

方才车子失控,坠入江中。

自己是被眼前这个人救了?

顿时觉得羞辱又愧疚,心情复杂。

她低头看了一眼,银牙紧咬,质问道:“救人非要这样吗?!”

韩风瞪眼不乐意道:“废话!这怪我了?”

“衣服湿了之后束缚在身上,你出气都困难,我还怎么用医术神针把你从阎王那给拽回来?”

“真到阎王那,别仗着自己长的好看他就能放过你。”

连她都没想到自己能安然活着。

看来这个一脸贱笑的人医术很高,说的并无道理。

女孩又确认问道:“你,你真的没对我做什么?”

韩风一脸无奈,大义凛然道:“放心!我韩风一生行事谨遵师命,悬壶济世救人无数高风亮节……”

话到这里,韩风的目光,打量着女孩:“你这……我还真看不上……”

女孩本想对韩风真诚道歉、致谢。

一听这话,又气又恼,仿佛心里还有种挫败感!

她又咬着银牙怒道:“流氓!无赖!”

韩风摇头苦笑。

女孩雪白的绝美脸颊和耳根满是羞怒的红晕,虽显娇美,但为人似乎有点不讲道理啊!

得!

都过了眼瘾了,只当收了医治费用,不要气人家了。

站起身,脱下自己湿了的布衫,丢给女孩。

“从前面穿上盖住吧,这么大……个人也挺沉的,害的我多喝了几口江水。”

韩风笑着抹了把脸上的水。

女孩皱着眉接过衣服,虽然遭受屈辱,但没办法,只能接受韩风的衣服。

“我欠你一命还你一命,你对我的羞辱,这笔账以后我们慢慢算!”

女孩依旧不罢休。

韩风咧嘴一笑。

在这个世界,除了他师父,就不怕有人对他放狠话。

“怎么,要不我也脱了,咱们一笔勾销?”

女孩穿着衣服,横了他一眼,没有回话。

韩风蹲下身,整理好布包行囊,看似漫不经心的道:

“再给你说件事,你经常大姨妈来的时候很痛对不对?”

“这是宫寒,不要吃那么多凉的,买些温性药材熬些药汤喝。给中医说说,他们知道。”

“有病别拖着,得治!”

“走了!”

韩风说完,转头就走。

女孩大惊!

这……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阿姨们来的时候痛的死去活来的?

一直以来,女孩都不好意看医生,只能忍着。

他,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人,似乎有些神啊!

而且,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自己这些,看来是有点医者仁心!

她的心,不知怎么颤动了下。

“喂!”

女孩咬着牙唇,突然大喊了一声。

韩风背对着她,道:“你除了宫寒完全没事了,还想干嘛?”

女孩顿时言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情不自禁的喊住他,只好羞涩的问道:“你怎么诊断的出,我……那个的。”

韩风看着蓝天,回想到了过往。

“我是孤儿,被师父收养,教我本领,可以说,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额,我跟你说这些干嘛?”

“华夏医术博大精深,望闻问切玄妙莫测,我手指搭在你脉搏上几秒,就知道你有哪些问题。”

女孩难以置信,问道:“你懂的那么多?怎么学的?”

韩风侧身回头,对她眨眼一笑。

“富贵豪门的小姐吧?藤条抽在身上,逼你学习的感觉,有兴趣了解下?”

韩风回头的一刹那,女孩有些恍神。

修长的身材,棱角分明的侧脸,头发上正滴落的水珠。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人,有一种帅感!

痞帅痞帅的!

就是太流氓!

咬着牙思忖了下,女孩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道:“谢谢你救了我。”

韩风无所谓的摆摆手,说道:“扯平了!”

女孩皱眉不解。

“什么扯平了?”

韩风邪魅一笑。

女孩顿时明白了。

娇嗔怒道:“你给我站住!”

 


韩风停下脚步,无奈的转过身。

“又叫流氓我干嘛!”

“你去哪?我们还能见吗?”女孩以责问的语气问道。

“还给你见面?挨你大耳巴子啊?不见!”

女孩看着韩风很拽的转过身,骄傲的离开,气的咬牙切齿。

那紧握的粉嫩拳头,分明是想一拳抡死他!

从小到大,还没人给她这么说话,这么拽过!

而韩风已经几个闪身,消失在不远处的草丛里。

女孩揉了揉眼睛。

这……

也太快了吧?

跟跳脱的兔子一样,一转眼就没了?

她低头看穿着的黑色布衫,像电影里山村里穿的古朴衣服。

不过,穿在那流氓身上,似乎也挺好看的。

口袋里沉沉的。

她掏出来一看,是一块玉佩。

她懂玉,这样的玉,一看就很贵重。

爷爷有一块玉,跟这个类似,被他当做珍贵宝物藏起来。

她也就见过一次。

这个帅痞,怎么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都丢了啊!

她急忙站起身,叫了韩风两声,没人回应。

她有些懊恼自己。

别人救了自己,还让人丢了一块宝玉。

虽然这人流氓无礼些,但事情一码归一码。

都不知道他去哪了,怎么还给他?

女孩暗暗决定:翻遍整个云城,我也要把你找到!

彼时的韩风,已经跑到了岸上。

刚刚那女孩气质非凡,而且身材惹火,一看她身份就不简单。

方才他离开之际,还看见几辆车赶来,下来很多人,嘴巴里喊着小姐。

估计是她家的保镖。

这要是被她抓住,那还得了?!

说不定,还得让自己对她负责,再以身相许?

想想都怕!

赶紧开溜!

韩风急忙摆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到春阳路128号。”

对纸条上的退婚地址,韩风早已倒背如流。

“哎哎哎,你这一身泥把我车弄脏了,要加钱!要150!”

“小爷有的是钱!给你加钱!走!”韩风赶时间,没工夫给司机啰嗦。

很快,欣赏一路风景后,出租车在一栋豪华别墅前停下。

“小爷,春阳路,128号到了!”司机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该付钱了!”

“等着!”韩风下车。

“哟呵,干嘛呀?你还没给钱!”司机以为他要逃,追下车来。

“给你拿钱!”韩风不回头的说道:“小爷有亲戚在这里。”

“呵,这可是云城赵家,上面来人,也得给三分薄命,就你穿的破破烂烂,还赵家的亲戚?也不看自己有没有那命!”

司机嘴里嘟囔着,眼神有些鄙夷,却也不敢在赵家门前造次,只能靠着车门抱着胳膊站在原地等他。

韩风拎着湿漉漉的布包行囊,走到别墅大门前。

别墅富丽堂皇。

门前还停着很多豪车,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而且每个人都脸色凝重,行色匆匆的,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四个魁梧高大的保镖,更是不由分说的把韩风拦下。

“站住!做什么的?”

对方语气不太好,韩风也没在意,毕竟第一次来嘛。

韩风露出回家的笑脸,也不把他们当外人。

“这里是赵立山老伯家吧?”

“我跟他孙女定了娃娃亲,第一次来。”

什么?

四个保镖,同时面面相觑。

就这两腿泥,一身破烂的乞丐,还想当中医界泰山北斗,赵老的孙女婿?

想什么呢?

赵家可是云城的豪门!

想泥鳅跳龙门想疯了!

眼前这小子的话,就像是在侮辱赵家,在侮辱赵家小姐!

保镖脸色逐渐凝重起来,其中一个指着韩风道,“你,现在,立即离开!”

“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韩风顿时不开心了。

“怎么?让我离开?还对我不客气?”

“你知不知道,赵老头求爷爷告奶奶的请我前来?”

“就冲你们这态度,今天这婚我退定了!”

其中一个保镖急眼了,指着韩风。

“退婚,退尼玛的婚!”

“你滚不滚?”

与此同时,另外三个保镖也捋着黑西服袖子,形合围之势,将韩风包围了起来。

“怎么,要动手?”

“来来,小爷的练功靶子都比你们结实,别说你们四个,再来四个也没用!”

韩风无所谓的拎着布包行囊,朝他们勾了勾手。

“艹!干他!”

“敢在赵家门口耍横!”

“劳资把你打出屎来,再把你裤子套头上清醒清醒!”

四个保镖同时出手,气势如虎!

不远处,抱着胳膊看好戏的司机,吓的差点尿裤子。

可,可……

一眨眼的功夫后,他都没看清。

四个保镖已经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紧随其后,司机就彻底懵了!

豪门谁惹得起!

这,这小子,竟敢来豪门闹事!

还把人家保安给打了?

这尼玛是找死活腻歪了啊!

韩风只听嗡的一声,出租车就一股烟的跑了。

打斗声,也很快引出了赵家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赵立山的二儿子,赵正。

他一身蓝色西服,金丝眼镜,相貌儒雅,大步流星。

身边一位美妇,是她的妻子程洁。

她穿着雪白的连衣裙,像是刚从少女蜕变成熟,还有一丝清纯靓丽。

赵正看了看四个倒地不起的保镖,和眼前这一身淤泥的年轻人,心里既震又惑。

他皱眉问道:“你是谁?来我赵家什么事?”

韩风一仰脸,霸气十足道:“韩风。”

“本来是想来成婚,你家保镖态度不错,现在我要退婚!”

一瞬间!

全场懵逼!

所有人都对着韩风指指点点。

好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敢在赵家门前撒野!

那些如狼似虎,刚赶来的保镖们,金刚怒目,只要听到一声令下,就要把韩风撕成碎片!

然而。

本来一脸怒气的赵正,听到韩风的话怒气瞬间消散,与妻子程洁惊喜对视,而后同时看向韩风。

赵正更是快步上前,深深鞠躬,道:“你是道人的徒弟韩风?”

嘶!

保镖们和围观众人都震惊了。

什,什么情况?

显赫豪门赵家门前,风云人物赵正,竟向一个泥巴腿年轻人鞠躬?

保镖们纷纷后退。

看热闹的人也怕惹到麻烦,纷纷散开。

突如其来的客气,让韩风有些不适应。

“对,我是韩风。”

他心里嘀咕,上来一鞠躬,啥意思啊?

程洁用手捂住喜极而泣的眼泪。

“老爷子终于有救了!”

“老爷子虽然精通医术,可病来如山倒。”

“医学界有名的专家都束手无策,没办法只能传信给你师父。”

“你师父回信说会派你下山来,给老爷子治病,也把当年定下的婚事办了。”

她欣喜道:“我们是你对象赵璇的爸妈,都是一家人,快,请进吧。”

韩风心里惊呼。

这丈母娘太年轻了吧,跟漂亮大姐姐似的。

他有点不敢进了。

啥情况啊?

我来退婚的,看这阵势,这家人是已经排练好了,要把我拿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