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暴戾总裁家有萌宝

暴戾总裁家有萌宝

飞絮如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阴谋算计,舒澜被夺走了清白还怀上了孩子……十月怀胎,艰难的生下孩子还被抢走了大宝,自己也险些丧命。五年后的今天,舒澜带着天才萌娃强势回归,为了寻找大宝,报仇雪恨,她步步为营小心谨慎,谁知孩子刚找回来就被掉包了。

主角:舒澜,陆寒霆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澜,陆寒霆 的武侠仙侠小说《暴戾总裁家有萌宝》,由网络作家“飞絮如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阴谋算计,舒澜被夺走了清白还怀上了孩子……十月怀胎,艰难的生下孩子还被抢走了大宝,自己也险些丧命。五年后的今天,舒澜带着天才萌娃强势回归,为了寻找大宝,报仇雪恨,她步步为营小心谨慎,谁知孩子刚找回来就被掉包了。

《暴戾总裁家有萌宝》精彩片段

帝都,君悦酒店,总统套房里。

房间里光影昏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暧昧的气息。

舒澜缓缓地睁开惺忪的双眼,身上传来的酸痛感提醒着昨晚发生的一切,男人灼热的气息还萦绕在身边。

她死咬着唇瓣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慌忙地挣扎着下地,在黑暗中摸索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跌跌撞撞地打开酒店房门冲出去。

在走廊的另外一头,继妹舒柔正在等着她。

“哎呀,姐姐,你终于出来了,整整两个半小时呢,吴总虽然年过六旬,但是宝刀未老啊,姐姐你也没吃亏。”舒柔扫了一眼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布满红痕,不由地笑着嘲讽到。

“别废话!钱呢?”舒澜没有理会她的冷嘲热讽,语气冷淡地开口。

一个月前,她妈妈病重需要手术,她刚出来工作,根本就没办法承担这笔二十万的医药费。

她去找父亲舒忠伟,对方却翻脸不认人,狠心拒绝了她。

她是舒家的女儿,只是舒忠伟找了情人沈曼丽之后,就逼着妈妈离婚,她们被赶出来之后,沈曼丽就带着比舒澜小三个月的女儿登堂入室了,她的女儿就是现在的舒柔。

舒澜走投无路,这时,和舒忠伟合作的吴总看上舒柔,以合同要挟让舒柔陪他一晚。

舒柔见到对方年过六旬,腆着大肚子,猥琐油腻,所以就以五十万做为交易,让舒澜代替她陪吴总一晚上。

舒澜急要钱给妈妈做手术,所以被逼无奈就达成协议了。

“放心吧,钱说好了,会给你的,你没让吴总看到你的脸吧?”舒柔蹙了一下眉头,表情有些嫌弃。

“没有!房间里很黑暗。”舒澜的声音苦涩隐晦。

舒柔扔过来一张银行卡,也将手机给她,笑嘻嘻地说道,“给你,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刚刚医院好像打电话来,说你妈妈病危。”

“你。”舒澜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拿过手机和银行卡,朝着酒店大门狂奔过去。

路上,她赶紧回拨电话过去,“你好,请问我妈妈怎么样了?”

那头的医生叹息了一口气,“舒小姐,请节哀,你妈妈昨晚接到一通电话,受到刺激,突然血压飙升,没有抢救过来。”

“啊!.妈妈。”舒澜的手机“啪”地一声掉在地上。

。。

舒柔见到舒澜走了,她轻轻地推开半掩的房门,脱掉外套,打算躺到吴总的身边装下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啪”的一声,房间的灯开了,一名穿着体面的青年男子在两名黑衣人的陪伴下疾步进来,“爷,我们该死,来迟了!”

舒柔“啊”的一声,然后赶紧拿衣服盖住自己。

爷?

???

舒柔闻言,慌忙转身,看到床上的人长相时,她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呢?

床上的根本就不是吴总,而是。

他。帝都第一家族的掌权人陆寒霆。

年纪轻轻已经是帝都的首富,在商界叱咤风雨,他可是大家心中的钻石王老五啊!

该死的,居然被舒澜那个贱蹄子睡了这么完美的男人。

男人的目光居高临下落在舒柔的身上,“这是一千万,给你的补偿。”

“陆爷......”

“还有,我会对你负责的的!”

......

九个月之后,黑诊所里

“糟糕,产妇已经没有力气了,但是宫口还没开,这样下去,大人和小孩都有危险。”

“医。医生,救。救孩子!”舒澜已经坚持一天一日了,痛得她差点都昏厥过去了。

但是她不能放弃,为了孩子,她要努力。

“集中精力,吸气。呼气。用力。”

终于,“哇”的一声传来婴孩啼哭的声音。

舒澜闻言,笑了,但是很快,一股痛感又朝她袭来!

该死!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会又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舒澜气若游丝,精疲力尽了,她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在她要闭眼的时候,见到医生抱着一个孩子出去了。

舒澜一阵激动,“孩子,你把我的孩子抱到哪里?”

可是她太累了,根本一点劲都使不上。

“舒小姐,生了,第一个是男孩!你如愿以偿了。”医生将孩子抱出来邀功到。

舒柔光鲜亮艳地站在外面,一脸的不耐烦,看着皱巴巴的孩子,蹙起眉头,“丑死了。”

陆家不会嫌弃吧?自己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就靠他了。

“孩子长开了就好看了,对了,产妇怀的是三胞胎,你要一起带走吗?”医生也很惊讶,毕竟这很罕见。

“不用,我只要一个就够了。”舒柔果断拒绝了,表情厌恶。

自己帮她养一个都算仁慈了,难道还要自己帮她养三个吗?做梦!

“啊!”妇人一脸错愕。

“还愣住干什么?大人和小孩一起处理掉,绝对不能留,我会另外给你五十万,完事之后你马上离开这里。”舒柔的黑眸中闪过一抹狠厉,要不是搞错了,哪里轮到这个贱人生下陆寒霆的孩子呢?

只要舒澜那个贱人死了,她才能安枕无忧,因为死人才不会乱说话。

“好的,放心,我懂。”医生喜滋滋地回应到,想到几十万的报酬,她心里就乐开了花。

舒柔抱着襁褓里的孩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五年后

帝都国际机场

一个身穿着杏色修身风衣,下身穿着紧身牛仔裤的女子,在人群里显得特别地耀眼,清丽的脸庞上带着一副大墨镜,增添了一股神秘的气质。

舒澜带着几分锐光的黑眸淡淡地扫了一下机场,人来人往,摩肩擦踵的。

她推着行李车从安检口出来,她的身边还跟着两个孩子。

男孩四五岁的样子,上衣是白色的T恤配马甲,下半身搭配着牛仔裤,

他嘴巴里还含着一个棒棒糖,看着有些懒懒散散的样子。

而女孩精致得宛如一个洋娃娃,绑着小马尾,穿着小公主蓬蓬裙,别着闪闪发亮的发卡,眼睛黑溜溜的,可爱到叫人尖叫。

三人走出来的时候,旁边的旅客都惊叹不已。

“这是双胞胎吧?长得真好看啊!”

“长得好像小童星啊!不知道是什么神仙父母生的,基因真是优秀啊!”

。。

舒澜对这些赞美也早就习惯了,她深深地吸了下这久违的熟悉气息,心里百转千回。

是的,她回来了!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她的眸底逐渐冰冷。

这里是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同时也有一段难以启齿的肮脏过去。

当年,她为了医药费出卖了自己,但是妈妈还是去世了,她伤心欲绝,直到肚子变大才知道怀孕了,但是月份大了,流产会危及生命,所以她选择生下来了。

因为没钱,她选择了在小诊所生,可是她记得自己是一卵三胞胎,有个孩子刚生下就被抱走了。

她因为生产失血过多,也奄奄一息,幸好被人救了,之后便带着两个孩子出国了。

这次回来,她要查清楚当年的真相,还有属于自己的那份财产,另外,还有那个被抢走的孩子。

在回来之前,她已经应聘了帝都的陆氏财团设计部的主设计师,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她隐藏了自己LAN的身份,“LAN”在国际上可是赫赫有名的珠宝设计师,享誉全球的。

“妈咪,夏阿姨来接我们吗?”女儿舒乐见到她在发呆,出声笑着问道。

“对啊,她应该快到了,我们快走吧!”舒澜回神,然后摸摸她的头,温柔地回答到。

突然,“滴”的一声,信息声音响起。

儿子舒平看了一下自己的儿童手表:去卫生间等我,我马上就来了。

“哎哟,妈咪,我肚子痛,我要起洗手间。”平平突然抱着肚子喊起来。

舒澜抬头一看,平平抱着肚子,脸憋得红红的,那双小腿不断地蹭着,眼看就要憋不住了。

“那妈咪和你一起去。”说着,就要拉起他往洗手间去了。

“妈咪,不用了,你和乐乐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话音刚落,他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奔去了。

舒澜见状,无奈地笑笑,这个小家伙。

随即她拿起电话,打算打给夏晚晚。

夏晚晚是她的闺蜜,当初她们是同学,这些年都有联系。

机场卫生间里

“我去,你怎么跟小爷我长的一毛一样!”平平诧异不已。

“不会我们是两兄弟吧?”陆子宸冷峻的小脸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有可能!”平平点点头,“你可能是我弟弟!”

对方的小眉头一皱,“为什么我不能是哥哥呢?”

“OK,咱们先不说这个,你是和爹地一起的?”平平追问到。

“对,但是还有个女人自称是我妈咪,不过我不喜欢她!”陆子宸冷淡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厌恶。

“什么?你妈咪?怎么可能?如果我们是兄弟,那个女人就是冒牌货,我们的妈咪很温柔大方的。”平平鬼灵精怪地说到。

“真的吗?我好想见见妈咪!”

“这样吧,我们。”平平在陆子宸的耳边说着悄悄话。

很快两人互换衣服出来了。。

。。

机场的另外一边,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从机场贵宾通道走出来,男人虽戴着墨镜,但是五官深邃,棱角分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黑衣保镖。

他刚走出来,从不远处跑来一个人,气喘吁吁的,颤抖着声音,“陆。陆总,小少爷跟我们一起来接机,可。可现在他把我们甩了,不知道去哪里了?”

一道冰冷的目光直射过来,陆寒霆薄唇轻启,“还。不。赶。紧。去。找。”

一群饭桶!

黑衣保镖接受到命令之后,马上召集人马,分头行事,大家都慌张不已。

如果小少爷真的不见了,他们估计是吃不完兜着走了。

小祖宗啊!你在哪里啊?

机场这么大,要找个孩子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保镖们都急得团团转了。

突然一个眼尖的保镖,见到刚从厕所里出来的小家伙,他激动地说道。

“找到了,找到了,小少爷在这里。”


很快其他人也都围过来了。

感谢上苍,如果小少爷不见了,估计他们都要集体去喂鲨鱼了。

“小少爷,你不要乱跑,机场这么多人,很容易走丢的!”这个陆家的宝贝疙瘩可是行走的人民币啊!

他们还没等小家伙反应过来,就拉着他走了。

平平被这忽如其来的状况吓傻了,这些黑衣人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拉着他走?是要绑架自己吗?

不对,他们刚刚叫自己“小少爷”?

什么小少爷啊?

难道自己的爹地是大财主吗?

刚刚自己那兄弟是大财主的儿子?

。。

舒澜打完电话,然后等了一会,还没有见到平平回来,她有些慌了,因为机场里那么多人,她拉着行李,带着乐乐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去找人。

机场里人流涌动,舒澜走了几步,终于见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白白的脸蛋,浓眉大眼,一脸严肃地站在那里,像小大人一般。

“平平!”舒澜大步走过去,直接穿梭过人群,然后一把将他抱在怀里。

“哎呀!宝贝,你吓死妈咪了,你上个洗手间怎么这么长时间啊?”舒澜的脸上还一副惊魂不定的样子!

毕竟机场那么大,而且他还是个孩子,走失了怎么办呢?

陆子宸想不到莫名其妙地冲出一个陌生女人将自己抱个满怀,他瞬间愣住了。

妈咪?!

她是自己的妈咪?

他本来是不喜欢陌生人靠近的,因为看太多那些女人对爹地投怀送抱了。

陆子宸的小脸一沉,正想怒斥的时候,突然见到一旁的乐乐,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瞬间就惊呆了。

还有刚刚的自己的那个兄弟?他们三人长得一样!

他内心震撼无比。

现在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怔住了。

舒澜以为是自己刚刚的声音吓到他了,她轻轻地摸了一下他的脑袋,语气也放柔了,“好啦,走吧,妈咪是担心你不见了。”

“我。”陆子宸像是失语了,开口有些磕巴。

“哥哥,你怎么啦?上个厕所就变傻了?”乐乐在一旁调侃到。

“乐乐,不可以这样说,来,把手给妈咪,走吧。”舒澜笑着伸出了手。

小家伙的心跳突然加快,呆愣地望着舒澜。

她真的是妈咪吗?

所以她才是自己的妈咪,对不对?

她的手好温暖,身上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花香味,他有点舍不得离开了。

他有妈咪了,刚刚那个是自己的兄弟?这个是自己的妹妹?

陆子宸想到这里,既惊喜,又激动。

如果爹地知道,肯定也很开心的。

他就知道自己的妈咪肯定不是那个女人!

他现在自己找到妈咪了!果然和家里的坏女人不一样。

“好了,我们回去吧!”舒澜觉得自己踏上帝都这片土地之后,心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她们推着行李出来,见到夏晚晚也已经到了。

“晚晚,抱歉,让你久等了。”舒澜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被刚刚的小插曲耽搁了一点时间。

夏晚晚见到她们,给了每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回来!”

舒澜很感动,无论多久没见,她们一见面还是像一家人一般亲切。

平平和乐乐也很喜欢这个晚晚阿姨。

夏晚晚抚摸了一下她们的头,然后帮忙搬行李。

车上,夏晚晚突然神秘兮兮地说到,“小澜,你知道我刚刚见到谁吗?靠!我居然见到了陆寒霆和他的小公子,不过可惜了,看不清楚小太子的脸。”

“陆寒霆?”舒澜有点反应不过来。

陆子宸一听,怔了一下,马上垂下头,不敢出声,怕被认出来。

“是,陆氏的总裁啊!天之骄子,在帝都叱咤风雨,陆氏的产业布满全球,涉及衣食住行,海陆空各个领域,稳坐帝都龙头老大的位置。”说起这个,夏晚晚都有点停不下来。

但是舒澜已经累到提不起劲了。

只是她脑中恍惚了一下,晚晚的说的陆氏,是自己即将要去报道的那个陆氏吗?

很快车子就到家了,夏晚晚已经提前帮忙找好公寓了。

公寓里还摆放了很多生活用品和蔬菜肉类,都是夏晚晚提前采购的。

舒澜环视了一下四周,装潢很好,是自己喜欢的风格,她再次向夏晚晚道谢,设想地太周到了。

。.

另外一边,陆寒霆快步走过来,他的身后,跟着几个保镖。

阵容极大,惹得路人频频侧目!

平平正打算和保镖抗议,突然就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个人长得和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漠的气息,即使离得很近,他都能感受到对方强大的气场和尊贵。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爹地吗?

平平突然精神一振。

他不由地脱口而出,“爹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