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十八岁开启复仇日常

重生十八岁开启复仇日常

云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马甲遍布全身的漓歌重生了,回到这万恶的十八岁,她要铲凶除恶!开启无敌复仇模式的漓歌,脚踩渣男贱女,败光吸血鬼养父母的财产……本想着和瞎子断腿老公好好过完平凡的余生,谁知傅荣殇腿不瘸了,眼睛也看得见了,还摇身一变成了权势滔天的亿万总裁。

主角:漓歌,傅荣殇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漓歌,傅荣殇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十八岁开启复仇日常》,由网络作家“云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马甲遍布全身的漓歌重生了,回到这万恶的十八岁,她要铲凶除恶!开启无敌复仇模式的漓歌,脚踩渣男贱女,败光吸血鬼养父母的财产……本想着和瞎子断腿老公好好过完平凡的余生,谁知傅荣殇腿不瘸了,眼睛也看得见了,还摇身一变成了权势滔天的亿万总裁。

《重生十八岁开启复仇日常》精彩片段

“江若离,你这个不要脸的小畜生!居然在你妹妹的订婚宴上勾引妹夫,你给我滚,我江家没有你这个女儿!”

“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早知道我就不该收养你!白疼你这么多年!”

被江家收养多年,江若离一直乖巧懂事,竭尽所能讨他们欢喜。

当他们找回亲生女儿,却将自己视如敝屣。

她就连呼吸都是一种错……

“爸妈!不是我,我没有做过!”江若离心头泣血,多希望养父养母可以相信自己,“齐烨是我的未婚夫,爸妈,你们知道的,他明明是我的未婚夫啊!”

就因为江月如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所以她做什么都是对的,而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吗?

明明是江月如抢了她的未婚夫!

也是江月如设计陷害,毁她名声!

更是江月如,给她下药,制造了这样的难看的场面!

可为什么,他们就是不相信她呢?

“爸妈,你们不要责怪姐姐了,都是我的错。如果没有我,姐姐也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姐姐,我知道你喜欢烨哥哥,你喜欢的,我不和你争就是,我不订婚了,我现在就离开江家,你和烨哥哥重归于好,和爸妈也不要吵架了。”

“小如,我喜欢的是你!你怎么能为了这样一个不要脸的姐姐就把我让出去?你就是太善良了……”

“江若离都毁容了,还这么不要脸?”

“那可不,听说她这脸就是为了献身某导演被人家太太给划花的,胆子可真够大的,又来勾引妹夫。”

“她本是江家的养女,妒嫉真的大小姐回来,不知道对月如小姐使用了多少脏脏手段。”

“月如小姐真可怜,摊上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姐姐。”

……

辱骂声铺天盖地的袭来,那些人看向她的眼神,带着鄙夷,带着不屑,仿佛她是这世上最肮脏的东西。

没人相信她。

没人在意她。

这冷漠的世界呵……

江若离再也承受不住,纵身跳下了幽深的海。

冰冷的海水扑面而来,将江若离整个人都裹住,她奋力挣扎,却怎么都逃不脱,吸入口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肺部痛的像要爆炸。

快要死了吧?

她的一生,就是个笑话……

好不甘心啊……

恍惚中,她好像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字字狠厉,却犹如野兽般的哀嚎。

“她要死了,你们就下去给她陪葬!”

越来越多的海水涌入口中,身体越来越沉,闭眼之前,江若离依稀看见了一张本不该出现在这的脸……

“江小姐?江小姐?”

是谁在叫她?

江若离缓缓睁开双眼,惊愕的看着四周。

她正躺在一张欧式风格的大床上,入眼是皆是低调而奢华的装饰。

这是哪里?

她不是跳海了吗?是谁救了她?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竟然是她十八岁那年的红裙,难道这又是江月如设计自己的新招?

江若离看到镜中的自己,她彻底懵了。

她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脸,光滑细腻,没有一点疤痕,她的脸明显小了好几岁。

一种不可思议的念头在脑海中升起,她拿起桌上那老款的手机看了一眼日历,竟然重生到她十八岁那年!

江若离泪流满面,她没有死!

“江小姐,既然你已经醒了,我这就让司机送你离开。”

江若离转头,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萧诚?

难道这里是……

江若离定了定神,转身认真的看着他,“我要见他。”

“江小姐是不是晕倒时摔坏了脑子?就在半小时前,你已经拒绝了先生,从今以后,先生不会再……”

她吸了吸气,声音清澈,“萧诚,还有些话我要当面告诉他。”

萧诚似乎对她之前拒绝的行为很不满,嘴角勾起一抹嗤笑,“江小姐是否太高看自己了?若不是两家从小订下的那桩婚事,你以为今天先生会给你机会见他?

只可惜机会已经被江小姐给用光了,直走就是大门,不送。”

她还在他的别墅,一切都还来得及!

江若离向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有一个人,她必须要见,有一些话,她必须要说。

推开厚重的铁门,她仿佛走进了另外一个童话世界。

院子里四处种植着艳丽的玫瑰,映着白墙,颓败中又有些妖异,或红或粉或白的各种玫瑰包裹着别墅形成一幅瑰丽的画面,一如本该惊艳自己人生的绝色男人。

穿过院子,阴暗的走廊尽头,一人一轮椅。

男人留着寸头,干净利落的眉峰下覆着一条黑色薄纱,遮住那双本该阴鸷薄情的双眼,凌厉的五官在薄纱的映衬下削减了些威严,多了一丝神秘。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摘下薄纱,这男人的脸有多好看。

江若离明白自己能平安走到这里,都是男人暗中授意,要是外人闯入,死无全尸!

他并未有所动作,仿佛所有注意力都在手心的那朵娇嫩的玫瑰上,一如身前这不谙世事的少女,只要他稍微用力,娇艳的花瓣就会化作尘土。

男人声音平淡冷清,犹如天上疏离的流云,“大门不在这边。”

江若离没有离开,反而停在了他身边,垂眸静静的看着他,他的肌肤比起常人要白皙很多,阳光落在他身上,却仿佛被他身上的冷意所溶解,无半丝暖意。

江若离缓缓蹲下和他平视,伸出颤抖的手想要触碰他眼上的黑纱,又想到了自己之前拒绝他的话,她的手指僵硬在半空,竭力压制内心翻涌交织的各种情绪。

“傅荣殇,”她舔了舔干涩的唇,如同玉珠落盘一字一句道:“我要嫁给你。”

 


她与傅荣殇的婚约,是早在她出生之时就订下了的。

那时她的父亲还在世,司家与容家同是四大家族,本是门当户对,只可惜司斐夫妻发生意外,司斐撑着最后一口气,为防止司家财产争夺波及到幼小的女儿若离,临终前他将她交托给好友夏峰照顾。

若离从小被夏家收养,为了隐藏身份,改名叫江若离。

她并不知道有这门婚事,直到傅荣殇找到她,要履行婚约,却被她无情拒绝。

上一世,哪怕她拒绝了傅荣殇,傅荣殇仍旧帮她多次,而她却像是瞎了一样,眼里心里只有齐烨。

她甚至不惜把自己的肾脏献给齐烨,可那个男人,却背叛了她,上了江月如的床,甚至还任由江月如肆意陷害,毁了她的容貌,逼得她跳海。

直到落海之前,看到他从天而降的那抹身影。

她才明白,傅荣殇才是这世上唯一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人。

上辈子,她拒绝了他的求婚,而这一次,她想要答应他。

男人那张精致如玉的脸仿若平静的湖无丝毫波动,只是嘴角那一抹似有若无的嘲弄暴露了他的情绪。

“若离小姐之前的态度很坚决,你说过,你这辈子只会嫁给那个姓齐的,死也不会嫁给我,我虽是个瞎子,却也不是能被人肆意玩弄的。”

先前她否定了这门婚事,如今却又反悔,以傅荣殇的身份和自尊,自然以为她是在耍他。

如果不是她,换成其他人,敢如此出尔反尔,根本无法活着站在他面前。

想到前世的经历,江若离眼泪颗颗滚落砸在傅荣殇的手背上

空气里氤氲着浓浓的悲伤,连带着傅荣殇那颗冰冷的心也多了一抹咸湿。

傅荣殇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一只小手轻轻扯了扯,继而传来哽咽的声音:“傅荣殇,我后悔了。”

后悔她错把陈醋当成墨,写尽半生纸上酸。

不过一句话,如一束阳光冲破乌云密布,刹那间阴霾消失。

傅荣殇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带着微凉的体温抚上她的脸,指尖接触到温热的眼泪。

虽不知在这短暂的时间她为什么判若两人,但他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悲寂。

“受委屈了?”傅荣殇喉结滚了滚。

江若离并不想再隐瞒他,她认真回答:“嗯,不过我能解决。”

“萧诚。”他的嗓音清冷。

立于轮椅后的高大男人上前一步应道:“先生请吩咐。”

“让夏齐两家消失。”

他不问原因,她的人际圈很简单,除了夏家就是齐家,这就是男人的性格,毒辣专制,人人惧他如魔鬼。

不喜欢,那就消失好了。

唇上多了女人的食指,带着淡淡的香气,他分明讨厌别人的触碰,唯独她。

“不要。”

“舍不得?”

“嗯,是舍不得。”

傅荣殇眉头拢起,身体笼罩着一层寒霜,萧诚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先生动怒的预兆。

哪知江若离补充了一句:“舍不得脏了你的手。”

一时间犹如冰雪消融,春花烂漫。

“我的仇我自己报。”

“需要我,跟我说。”他的能力她心知肚明,那些人折磨她长达六年,她怎么能轻易放过他们!

他的手背覆上一只小手,分明他是洁癖的人,此刻却不想丢了那抹掌心的柔软。

“傅荣殇。”她带着鼻音的娇娇声。

“嗯?”

“等我十八岁,我就嫁给你好不好?”

“我是个瞎子,还是个残废,你不后悔?”

“不悔。”

他听出了她语气中的真挚,略一沉吟道:“我要娶的是司家的若离小姐。”

江若离擦干眼角的泪水道:“成人礼之后,我会断绝和夏家的关系,恢复我司家小姐的身份,以及——”

她顿了顿,声音倏然变得凌厉,“彻底和渣男做个了断!”

空寂的走廊,夜风吹拂露台边的黑色纱帘,萧诚恭敬的立于轮椅后,江若离已经离开别墅。

“先生,夏小姐和一开始相比,像是变了个人,我怀疑她对你有所图谋,是否需要监视她?”

“不必。萧诚,我改变主意了。”

萧诚以为他是想通了江若离的事,哪知傅荣殇扬唇一笑,刹那芳华。

“叫谭汛过来为我治眼。”

“因为夏小姐?”

“我想看看她,还有——”

男人按下轮椅滑远,冷淡的声音从走廊传来,“她姓宫。”

 


回到夏家,一进门,就看见江月如和养母余晚晴坐在沙发上亲密的聊天。

余晚晴年逾四十,保养的却是极好,江若离入夏家十多年,从未见她如此和颜悦色过。

大概是因为找回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开心所致吧。

江月如自小走丢,夏峰夫妻俩坚持不懈的寻找了十多年,才终于找回了江月如。

余晚情和夏峰沉浸在亲女儿回来的喜悦中,就连原本给江若离准备的十八岁生日宴,也随着江月如的回归变成了她的接风宴。

为了弥补江月如,余晚情更是下了血本,每天都带着江月如四处添置衣物首饰,为的就是能在晚宴上艳压群芳。

江月如抬头就看到红裙飞扬的少女,她静静的站在那,明眸皓齿,没有化妆,却如玫瑰般艳丽。

那张脸,精致得不可方物,阳光落在她身上,美不胜收。

这张脸不管什么时候看都很刺眼,尤其是穿红色的江若离,更是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这个蠢女人,自己不是告诉她不要穿红色么?

江月如将嫉妒收于眼底,脸上换成温柔的笑容。

“姐姐,妈妈在帮我挑首饰呢,”她把珠宝店刚刚送来的首饰照片捧到江若离眼前,指着第一页上的主打款问道:“姐姐你快帮我参考一下,这个好不好看?”

上辈子就是被她假天真的样子所欺骗,此刻江若离只觉得有些恶心。

从前的她太过天真,江月如一句姐姐比她漂亮,她愣是舍弃所有喜欢的衣服,每天将自己打扮得灰头土脸,受尽别人嘲笑。

她发誓,这一世,再不会了!她们欠自己的,要千倍万倍讨回来!

江若离的目光略过首饰图片,落在价格上,眼里露出一抹嘲讽。

“五千多万啊,妈可真大方。”

江月如心里奇怪,江若离就像是变了个人,从气场到眼神都充斥着冷漠。

她故意在余晚情面前委屈,“姐姐,是不是我们没等你一起挑首饰,你生气了?”

余晚情半分都看不得她受委屈,不等江若离开口便冷道:“从小到大给你买了多少首饰了?你妹妹在外面受了那么多苦,现在多疼她一点而已,这也值得你生气?”

“妈妈,你别跟姐姐生气,都是我不好。只顾着看款式,没注意到价格。”江月如连连摆手,眼里闪烁着无助委屈的神色,还做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这么贵,我不喜欢的。”

余晚情看了一眼标价,五千两百万,确实不便宜,可一想到女儿那渴望的眼神,这么多年的分别还不值几千万?

“放心,咱们买得起。”余晚晴笑眯眯的,掏出手机就打电话,“难得你喜欢,妈马上让人送来。”

“妈,这太贵了!”

余晚情神秘一笑,“放心,妈有钱。”

当初,宫裴临死前将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夏峰,作为夏家养育江若离的报答。

但股份,必须等江若离年满十八周岁,亲笔签字之后,方能生效。

也就意味着夏家必须得好好养育她,股份的决定权在江若离手里,这是司斐为了牵制夏家特地设下的条件。

除此之外,司斐还给了夏峰一张余额为20亿元的卡,作为江若离成年之后的个人资产,而这张卡一直由余晚晴保管。

曾经,江若离觉得夏家养她十余年,怎么花费这笔钱都是应该的,可如今……

江若离眼神微眯,这20亿怎么用的,她就会让她们怎么吐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