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请问你能接受异国恋吗

请问你能接受异国恋吗

笙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律己是她开学一眼就看中的……竞争对手,虽然她始终相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是这么多年她一直是考遍学校无敌手,好不容易遇上个和自己一样强的,还不好好的比比看。奈何这顾律己就像是铜墙铁壁一般,做同学困难,做朋友那根本不可能,除了老师能让他讲话,其余的人他都不理会。

主角:陆两两,顾律己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两两,顾律己 的武侠仙侠小说《请问你能接受异国恋吗》,由网络作家“笙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律己是她开学一眼就看中的……竞争对手,虽然她始终相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是这么多年她一直是考遍学校无敌手,好不容易遇上个和自己一样强的,还不好好的比比看。奈何这顾律己就像是铜墙铁壁一般,做同学困难,做朋友那根本不可能,除了老师能让他讲话,其余的人他都不理会。

《请问你能接受异国恋吗》精彩片段

“学姐,学姐,学姐。”

身侧的玻璃窗被人轻叩三下,让陆两两从知识的海洋里上了岸。

她没停手,快速写完《王后雄》轨迹方程专项训练的最后一道大题,才直起背,微抬头看着逆在光晕里的人。

来人是刚军训完的高一小学妹,身上套着肥大的迷彩服,汗津津的。

“有事?”

这几天,来高三(7)班晃悠的小学妹络绎不绝,而陆两两也经常用这两个字来问她们。

小学妹嘿嘿一笑:“我来给顾学长送点东西。学姐给我指下顾学长坐哪里好不好?”

陆两两点头,捏着笔杆虚指着教室里唯一那张干净到显眼的书桌。

“喏,桌上没放书的那张就是了。”

转入新学校的第五天,她做得最熟练的事情就是帮人找到顾律己的桌子。

有时她甚至想,如果字典收录“顾律己”这三个字的话,可以定义成:身高脸帅的男性生物,引发女生荷尔蒙冲动的原罪,多数家长望女成凤的道路中遇到的最大挑战,没有之一。

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小学妹浮夸地“哇唔”一声:“顾学长连桌子都那么与众不同呀。”

“对啊,全班就数他桌面最整洁。”陆两两凉凉地应着。

班里除了顾律己的书桌,其他桌上全都摞满了书,摞成一道道足以阻挡来自讲台上的目光的书墙,连教室狭窄的过道上,也放着同学们凭个人喜好安置的整理箱,里面装满了参考书和试卷。

挂在天花板上的风扇转得吱嘎吱嘎响,风吹得纸张哗啦啦作响,看上去像是个凌乱的旧书市场。

速度地理好东西,陆两两坐在位置上等着。

她今天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得负责关好门窗。

只见小学妹走到顾律己的座位前,面容虔诚地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升降底座和一面锦旗。锦旗比学校里发的“流动红旗”稍微大一些,上面写着“育德中学宇宙级门面担当”十一个镏金大字,金灿灿的,很吸引眼球。小学妹麻溜地把锦旗架在底座上,下一秒,这面锦旗就在顾律己的桌子上冉冉升起了。

陆两两很怀疑,这份金光闪闪的爱,十七岁的顾律己承不承受得了。

夏日带着余温的微风里,锦旗在顾律己的座位上骄傲地飘扬。

小学妹得意地叉腰,跟陆两两解释送锦旗的用意:“我关注的微博大V说,如果有人在她微博评论下发出的帅哥照片被点赞最多,就送1000元。”她神情中还带着自豪,“这种事情肯定要贡献出顾学长的照片,于是我就轻松拿第一了!为了表示感谢,我决定送锦旗给顾学长。上面的题字是我一个朋友帮忙想的。希望以后他继续争气,越来越优秀,才不枉费我用一场青春喜欢他。”

说完又重重地点头,给这场祝福予以肯定。

陆两两收起错愕:“听起来‘不明觉厉’。那你下周一早上,来不来我们班检验一下顾律己查收锦旗时的心情?”

她很期待那时候的场面。

“唉……早自习不能偷溜出来。”说到这个,小学妹略有些羡慕,“真羡慕学姐能和顾学长朝夕相处。每天都能看到顾学长,学习也会有动力吧?”

“没有。是我自己热爱学习,心无旁骛。”陆两两澄清了学习初衷,继续说,“不过,你喜欢的顾学长确实很受欢迎。你多加油啊。”

“哎呀,追到是意外之喜,追不到是命中注定。放心吧,学姐,我看得很开的。”小学妹无所谓地摆摆手,眼神却透着一道光亮,“我只是感谢顾学长的存在,让我知道喜欢一个人是很开心的事情。”

颜值使人盲目,爱情使人瞎了眼。

陆两两在脑海里描绘出班上那个整天漫不经心的身影。

小学妹到底给顾律己打了几层柔光才说出这样子的话?

锁好门窗,陆两两背起书包准备去操场找班主任报到。

班级学习成绩排名前二十但体格弱鸡的学生,被要求每天放学后在操场上加练体能。虽然体育已经不再是高考必考科目,但每个考生得体测达标,才能拿到毕业证书。

然而,刚出教室走到楼梯口,陆两两就被拦下。

面前的女生站在低陆两两一级的台阶上,个子高挑,长得是让人眼前一亮的那种漂亮。可她的美看上去张扬,让她这个人也沾染了些攻击性。

所以在育德中学的女生八卦交流中,“江珧”两个字并不得人心。

江珧对现在站的位置不太满意,她想施加出来的压迫感,在仰头才能和陆两两对视成功的高度下荡然无存。她双手插兜,努力让语气更加挑衅点:“陆两两,听说你是我情敌?”

“什么情敌?”

江珧皱起眉。她讨厌死了陆两两这样装糊涂,直接放话:“我喜欢顾律己,很喜欢。没人比我更喜欢他。”

“你跟我说这个干吗?让我祝福你们?”陆两两觉得莫名其妙,瞄了眼手表,敷衍地说,“也行,祝你们幸福。我赶时间,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她移步从对方身侧擦肩而过。直到快下了半层楼梯,江珧才叫住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喜欢顾律己?”

没头没脑被堵着说这些,被一再拖延时间的陆两两压住心里的不愉快,笑得一脸“世界和平”:“江珧,《滕王阁序》背熟了吗?理解加速度吗?知道函数f(x)满足-f(x)=f(a+x)是什么意思吗?”

“……”

“都高中最后一年了,有那时间不如多看书多做题吧。”

随后,她单方面结束对话,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下楼。宽大的T恤被风灌得鼓起来,连同几秒前的对话一起被吹到脑后。

不知道这个点了,在操场上“监工”的班主任能不能给她放个水。

 


与操场相距不远的露天篮球场上人声鼎沸,被人里三圈外三圈地围着。

一直活在传言里的顾律己坐在看台第三排,这个位置恰好被棚顶遮挡住阳光。他撑在膝盖上的右手,拿着一个嗡嗡响的手持小风扇,左手操控着手机里的贪吃蛇,全然不在意自己现在的样子已经被存进了多少人的手机里。

“阿律,你还不来救场,楚辞跟祝贺都快撑不住了。”言再被换下场,气喘如狗,一屁股坐下来就开始哀号,抢过小电风扇对着脸猛吹,“哥们要‘精尽人亡’了。”

顾律己手晃了一下,手机里的那条蛇差点就死掉。

“你先闭嘴救救老罗吧。你说一次成语,他得少活两年。”

老罗是他们班的语文老师,目前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言再赶紧毕业。

“怎么的,精力耗得快废了我这个小身板。我说得有错?”

“精疲力竭、力倦神疲、半死不活……言贱贱,你能不能更新下你脑海里的词库。”

言再扶正帽子,假装没听见,重新找回谈话方向:“你什么时候上场,我们都快被8班按在地上摩擦了。”

今天他们几个球感都不好,谁投都不进,这都落后了9分了。

众目睽睽之下要是输了,他还怎么在今天到场应援的妹子面前做人?

顾律己一丁点儿都不知道他心里的煎熬,丝毫没把这分差看在眼里,语气冷淡:“等球场再散散热。”

言再很嫌弃:“开场前说,场上还有太阳晒,你不去,现在这片地阴了,你又说得散热降温。你怕不是个小公主哦?”

顾律己知道,这货是又欠打了。他眼都不抬,空出的手熟练地箍着言再的脖颈,加大力气,勒得言再脖子一紧。

“贱贱,知道为什么叫你贱贱吗?”

“我名字里的‘再’字方言读音跟‘贱’字一样呗。”

顾律己摇头:“主要是撩人者贱。”

言再很委屈,但言再不哭。

他拿过一瓶矿泉水,把它夹在膝盖中间固定,再单手拧开瓶盖,往头上淋了一小半降温,又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剩下的。

他仰头喝水的时候,余光瞄到对面路旁一棵树荫下,正往这边张望的一个身影。

眯着将近50度的近视眼,确认是这学期刚来的转校生,言再立马凑到顾律己耳边,小声揶揄:“看,转校生又在‘视奸’你。”

顾律己受欢迎是常态,受到过明里暗里的打量不计其数,可他们班这个转校生一来就天天在教室里直愣愣地看顾律己,把他看得耳根通红。

为这事儿,顾律己私下没少被大家打趣。

顾律己条件反射似的抬头,手机里快要通关的贪吃蛇瞬间触壁死亡,提示音震得他手掌发颤,顺着手臂往上蔓延,一阵酥麻。

远处,转校生背着大书包,站在被斜晖拉得长长的树影里,姿态安静。隔着一段看不清彼此神情的距离,可他仍然可以想象到,犹如被太阳高温加热过的眼神直射在他身上。

啧,耳朵又红了。

顾律己烦躁地低骂一声耳朵不争气。

转校生有毒!是不是该去提醒下她稍微含蓄点,律哥的脸皮薄,禁不住人这么看?

但,转校生初来乍到,看上去还内向,同学一场,这样子是不是有点伤人面子?

他向上呼了口气,郁闷地把挡在额前的刘海轻轻吹开。

眉目凌厉的人,因为这个动作,霎时变得可爱起来。

“阿律,你说说,转校生小妹妹有可能获得‘律嫂’这个光荣称号吗?”言再附到顾律己耳边,“要是有人这么直白不做作地每天看着我,我立马给她跪下唱《屈服》。”

“不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群禽兽看戏也就算了,还背着我在打赌。”

据说现在赌注是2赔8,押2的那方多数是赌徒心理,比如说言再,还想着万一爆冷能一夜暴富。

“嘿嘿,凭我们的关系,透露点您的少男心思给我怎么了。”

“我们只是普通同学,没那么熟。”

“谦虚了,谦虚了,我们的钢铁兄弟情比天高比海深。那不如,我到时候把赢的钱分一半给你?”

喷在耳边的热气,让顾律己耳朵更痒了,他虚张声势地一把推开浑身散发汗酸味的言再,语气玩味:“你当我是这么好追的?”

他随即站起身,在头上戴上止汗带,准备去为班级的分数发光发热。

“那话怎么说来着?落花有意转校生,铁壁铜墙顾律己。”

“闭嘴吧你。”

余光里还能瞥到远处的身影,顾律己把手机扔给言再。

言再调笑:“怎么不继续等球场散热了?”

顾律己回头,像是在睥睨一个傻子:“我的蛇死了我还玩个屁。”

他摸了下发热的耳垂。

都发现被转校生盯着了还不走,他有病啊?

直到顾律己的身影被人群淹没,陆两两才收回视线,脚步散漫地走在去操场的路上,顺便讲过时的冷笑话:“从前,有个人叫陆两两,她在路上走着走着,就被人撒点孜然粉辣椒粉当成烤肉端上桌了。”

已经是晚上六点,太阳依旧努力发光发热,而陆两两越走越消极怠工。反正都这个点儿了,说不定班主任等不到她,就收工回家了。

正好碰到人头攒动的篮球赛,又给她了一个拖延时间的理由。

“陆两两,你在这儿磨蹭什么,还不进来跑步!”

“来了!来了!”

陆两两叹了口气,在班主任李和章犀利的注视中走进操场。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软件,再利索地插上耳机,塞在耳朵里。然后把书包堆在国旗杆下方,开始埋头跑步。

标准版英语听力充斥着整个耳膜,地上跑动的身影被太阳越拉越长。

等下一圈,再跑到现在这个位置上,她的影子会比现在的更长。因为时间在过去,太阳高度角在变化。陆两两被各种试卷洗礼的脑子里不时又出现一个知识点。

正如她前两天交的学习目标那样,希望在高考来临之前,准备得万无一失,然后功成名就,顺利长大。

 


她要收回之前的话。

什么功成名就地长大?每天跑个半死,能健康茁壮地顺利毕业就很不错了。

2000米跑下来,陆两两瘫坐在书包旁,双眼失神地望着地面。

碎发连着汗水粘着脸颊,后背的衣服也湿了大半,贴在身上。

顺了一会儿气,她慢悠悠地从包里掏出保温杯,小口小口地灌着里面的温水。

“这就蔫了,还得练啊。”神出鬼没的李和章又到了跟前,“到了高三,你们就常待在教室里了。劳逸要结合,身体是你们自己的,让你们跑步怎么好像都是帮我在锻炼?”

陆两两没力气说话,只能点头回应。

李和章继续:“这点你要跟顾律己他们学一学。虽说他们是太不在学习上用心了,但多运动总是好的。小孩子活泼点嘛……”

话音还未落,林荫道另一边便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口号声:“8班漏油!8班漏油!”

小孩子太活泼了会被打吗?

陆两两看着上一秒还口若悬河的班主任,眨眨眼。

李和章无奈地扶额:“喊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以后还要不要跟8班做兄弟班了?”

“我们和8班,难道不是竞争关系?”

“我们是良性竞争,共同进步!”班主任嘴硬。

班和8班同是理科次重点班,但因为7班的教师资源和重点班是一样的,所以,8班班主任心里憋气,不管是考试分数还是日常表现,都想压7班一头。

当初陆两两转学进来,因为育德中学规定转校生不能直接进重点班,所以7班和8班的班主任都在争取陆两两,而陆两两又是看在师资的份上,最后选择了7班。

班老师那个气哦。

那头球场上又传来一阵震天动地的欢呼声,似乎是球赛结束,有人在庆祝胜利。

李和章看到球场散出来的学生,也不管有没有看清脸,直接扯着嗓子问:“那个谁,谁赢了?”

“老师,7班!我们班赢了!”

远距离跟打电话似的一问一答,让操场上所有人都知道了结果。

陆两两听到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哎呀,张老师又得闹别扭了。”

刚刚还挂在嘴边的塑料兄弟情谊太脆弱了。

休息好,陆两两跟李和章打过招呼,便背着书包往学校的左花园走去。她跟南澄妙约好在那里碰面。

育德中学有个大花园,被一条主干道划分为左右两边——左花园有条爬满紫藤的回廊,所以经常被拿来当作拍照取景的地方;右花园有一个喷泉水池,里面养了群锦鲤。南澄妙当初带陆两两熟悉学校的时候特地说,考前喂锦鲤是育德中学的传统之一。

南澄妙坐在回廊外的一张石凳上,非常好找。

一见陆两两坐下,她就摇着头惋惜:“两两,你今天没去看球赛真可惜了!”

“可惜什么?没当场听到大家是怎么喊出‘8班漏油’的吗?”

“不是这个。我们班顾律己,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神来之笔。球赛结束前,我们班还落后两分,可万万没想到,他压哨进了一个三分球。”她激动得手舞足蹈,“他今天运气逆天,脚踩在地上跳都没跳起来,看样子就是时间来不及了随便扔的,但球偏偏进去了!一球成神!帅呆了!”

陆两两嘴角僵硬,今天顾律己出现的频率实在太高。

南澄妙没注意到陆两两微妙的表情,点亮手机屏幕,塞给陆两两:“我们学校贴吧炸了。首页帖子被‘顾律己’淹没,连带着以前关于他的帖子都被翻出来。”

粗略扫过学校贴吧的首页,陆两两发觉她又可以重新定义顾律己了。比如,一个占据学校贴吧半壁江山的男生。

看看这些标题:

“言情小说男主角的人设——顾律己,连打球都这么帅!”

“在市中心遇到顾学长,跳舞机玩得帅到没朋友的顾学长终于向夹娃娃恶势力屈服。”

“听说顾律己跟隔壁学校的人打架了,有知情人士来八一八吗?”

“天哪,游泳课跟顾学长班撞一块了,拼死转播顾学长的肉体。”

肉体。

鬼使神差地,陆两两手一哆嗦,页面快速地跳转了。

触屏手机就是这点不好,老是让人手滑。

发帖的楼主为人很真诚,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直接放出顾律己穿着泳裤站在泳池边上的热身照。拍摄距离有点远,但仍可以看得出他匀称修长的体形,肌肉不算明显,没有电视上那些健身先生的过度夸张,但线条清晰,隐约蕴藏着少年感,像是雕塑大师手下的一座最精雕细琢的得意作品,再也不需要累赘的修改。

南澄妙看到手机里的照片,不禁咋舌:“陆两两,你们这届优等生胆很大啊。”

说是这么说,她却越凑越近。

陆两两推开她的脸,拿着手机的手举高不给她看:“有本事眼睛别往屏幕上瞟。”

“我的手机你还不给我看,太过分了啊。”

“少儿不宜,我不能让你被污染了。”

“什么少儿不宜呢,给我看看。”

身后传来一个好奇的声音。

紧接着,陆两两的手落空了,手机冷不防地被人拿走。

两人顾不得打闹,忙转过身,等看清眼前的一群人,陆两两更慌张了。

其中,“肉体”的正主,此时正衣装得体地站在不远处。

“言再,你把手机还给我!”

南澄妙急得跳脚,冲上去就想把手机抢回来。

可惜言再手更快,把手机递给了身后的人:“这照片真辣眼睛!顾律己,你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夏风吹得林荫道沙沙响,顾律己接过手机,扫了一眼网页,脸色倏地阴沉。他被偷拍这事儿是常态,可一想到优等生用豪放如探照灯,细致像显微镜的目光,看了他的半裸照……

顾律己面上有点热,说不清是恼怒上火还是不好意思,但在一帮兄弟面前,他不能  。

顾律己绷着脸,不紧不慢地走近,停在与她一臂距离的地方,利用身高差居高临下地看着陆两两,强撑着一副少年的骄傲:“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看的照片是被偷拍的?”

跟顾律己第一次认真对话,就是来自道德层面的压制,陆两两老老实实地点头。

“被放在贴吧上也是我不知道的事情。”

陆两两耷拉下的脑袋,更低了。

“你不经允许看我照片,还说少儿不宜,是不是做错了?”

陆两两面上有点烧,她不该手贱点开的。

顾律己注意着陆两两越垂越低的脑袋,心里的闷气渐渐消散,他话锋一转:“知道错就好,下周一交800字的检讨给我。”

陆两两讶异地抬头:“哎?检讨?800字?”

在场的其他人互相挤眉弄眼,看转校生的热闹不嫌事大。

“为什么?”陆两两皱眉。不,应该是“凭什么”?

“因为……”顾律己迟疑了一会儿,“你不写的话,我就去告老师。”

所有人都错估了顾律己的脸皮厚度。

十七岁的人了,告老师这种幼稚的话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言再听不下去了,阴阳怪气地对着楚辞说:“你不写的话,我就去告老师。”

被笑着看热闹的楚辞一个巴掌拍在后脑勺。

陆两两拿不准顾律己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能做得出来,犹豫了片刻,才皱着脸应下来:“行。毕竟也是我做错了。”

不就是800字吗,语文作文写的800字多了去。

没想到转校生这么好欺负,顾律己轻咳一声:“那下周一等你交检讨,我们这件事就翻过不说了。”

把手机塞回陆两两手里,他临走前还是没忍住说:“记住,以后不要再那么看我了。你的行为已经给我造成困扰了。”

可惜陆两两没把这话听进耳朵里,她的思路早就跑偏,专心地打腹稿写800字检讨的大纲。

顾律己见该说的都说完了,就没再管她,带着在一边看戏的兄弟团大步离开。

风中留下他“天凉王破”的一句话:“我要去找人封了那个破贴吧。”

而他们中有个男生走在最后,看着她们的方向欲言又止。

身后有人喊:“祝贺,快点。”

“来了。”祝贺还是什么都没说,终于转身跟上了前面的人。

顾律己一行人离开之后的几分钟内,这块地方的空气安静得过分沉重。

南澄妙还在想,最后祝贺的迟疑是什么意思,半天想不出个苗头,便看向仍在愣神的陆两两,看样子,她受的打击非常大啊。

她为难了一下,虽然很不会处理这种场面,也还是拍着好朋友的肩膀,干巴巴地安慰:“两两,振作点,别伤心。”

“我没伤心,我只是在想检讨书要怎么写。”

面临人生中第一次写检讨,她得更慎重点。

不过很明显,她说的话,南澄妙一个字都不信:“两两,我知道,被喜欢的人当面拒绝,肯定是不好过的。不过苦海无涯,你早点回头是岸。”

……

陆两两不懂。

“什么喜欢?你是说,我喜欢顾律己?”

“难道不是?”

“我什么时候喜欢他?”

两个人面面相觑。

南澄妙说得底气不足:“可,大家都知道你喜欢他啊。”

陆两两更无语了:“我是当事人,我怎么不知道?”

“……”

“不是。我做了什么事让大家都这么误会?”陆两两打起精神问。

“因为你老是看他。”

“呸!我哪有看……”不对,她好像想起来了,陆两两瞪大眼睛,“该不会是说我每天看他的那个方向吧?”

“是吧?”

“我发誓,我只是单纯地看着窗外!而我看出去的窗口刚好就是顾律己的座位。”

刚转进班级,陆两两临时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的空位上。每天下课,陆两两都习惯性地盯着窗外的山腰位置发呆。

仔细想起来,顾律己坐在靠窗第五排,可不就是能对上她的视线嘛。

明白过来的南澄妙也替好友无奈:“可偏偏是顾律己哎,很容易被人喜欢上的顾律己。而且你每天都光明正大地盯着那方向看,在大家看来,那边就只有顾律己了。”

陆两两双手抱头:“可,我是冤枉的,这是个误会。”

而且,凭着江珧和顾律己说的话,不难看出,这个误会已经深入人心,广为流传了。

“不行,下周正式开学时,我一定要当面澄清。”陆两两信誓旦旦地说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