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这一生只图你一人

这一生只图你一人

摆米饭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姜佩环惨遭渣男算计,死后还连累了满门被灭。再次醒来,一切重回十八岁,此时的姜佩环身在将军府,被全府上下娇宠着。意外落水失身,未婚夫急忙退婚娶了堂妹,对此姜佩环乐得开心,但却不会再像前世那般做出不理智的事,想退婚是吧?拿钱来!

主角:姜佩环,萧南夜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佩环,萧南夜 的武侠仙侠小说《这一生只图你一人》,由网络作家“摆米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姜佩环惨遭渣男算计,死后还连累了满门被灭。再次醒来,一切重回十八岁,此时的姜佩环身在将军府,被全府上下娇宠着。意外落水失身,未婚夫急忙退婚娶了堂妹,对此姜佩环乐得开心,但却不会再像前世那般做出不理智的事,想退婚是吧?拿钱来!

《这一生只图你一人》精彩片段

姜佩环慢慢坐起来,倚靠在柔软的垫子上,凝视着屋里的檀香袅袅,忍不住恍惚了一下。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为何一觉醒来,居然是在自己的床上?

她闭上眼,那些残酷景象,竟清晰可见。

那日,她站在大殿之上,浑身浴血,闪着寒光的剑锋直指着那个披着黄袍的男人,质问道。

“萧君昊,你难道,真的对我全无情义?”

“是。”

萧君昊转过身来,凉薄的声音自唇间而出。

“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瑶儿才是我的庆王妃。”

姜佩环浑身发抖,这个畜生……

他弯下腰来,冷冰冰的抬起她的下颚,在她耳边沉下声音。

“还有,孟义是我的人。”

姜佩环流着泪的眼睛睁大了,当年父亲被冤枉通敌叛国,她就怀疑是有内奸,原来是孟义!

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她倾慕多年的人。

像是很不满意她的反应一般,萧君昊又轻描淡写的说了她的兄弟姐妹们是怎么一个个悲惨死去的。

“你那幼弟,当日在敌军里厮杀出一条血路,是我下令关闭城池,生生耗尽他最后力气,然后被十几把矛刺穿在那城门之上,至死都睁着一双眼睛。”

“你那几个妹妹也是被我送进军营,日日供我麾下士兵取乐,最后竟然身子受不住而死。”

姜佩环目眦欲裂,狠狠的一刺,想将利剑送进这个黑心肠的畜生的胸膛里!

为她们姜家报仇!

但是萧君昊极其愉悦的笑了,他反手压下姜佩环的手腕,卸了她的力道。

然后一用力,她的剑,就咣当一下掉落在大殿上。

他竟然……是会武功的。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在欺骗她,在利用她!

“行了,将她带下去犒赏将士们吧。”

萧君昊像是看蝼蚁一般看着她。

“萧君昊!你这个畜生!你!”

姜佩环咬着牙,眼中早已经是一片腥红。

她死都不可能让这个畜生如愿!

只听‘怵’的一声,姜家的最后一个女儿,大名鼎鼎的姜将军,一剑刺穿了自己的腹部,从此香消玉殒。

从回忆里抽身出来,半晌,她心里还是一阵阵的抽搐,绞痛的无以复加。

这个畜生!

她冷下了脸,眸中全是滔天的恨意。

“小姐,怎么熏了这个香还睡不安稳?”

月儿看到她倚靠在床边,连忙放下手上的汤药。

姜佩环看着月儿,这个从小在她身边伺候的最忠心的小姑娘。

她本该配一段美满的姻缘,相夫教子,安稳的过这一生的。

但却事与愿违。

就在她嫁给萧君昊的那一日,月儿因为听到了他的密谈想来给她报信,被他手底下的人发现,在大雪天被拖出去,凌辱后生生活埋。

还有翠儿,萧君昊竟然趁她上战场的时候,将她送给了一个老变态,最后尸骨无存!

这一切的一切……

全都是萧君昊!

用着曾经她最迷恋的温柔的语气,在她临死之前,一个字一个字说给她听的!

沉浸在回忆里的姜佩环,觉得自己从心里开始一寸寸的凉下去,凉入骨髓,动都不能动一下,好像轻微动一下,就会粉身碎骨一般。

许久,她才恢复知觉,强撑着起来,竟然一把将那香炉推翻在地。

“月儿,将这香扔出去。”

这个香,是萧君昊送的。

从前她不知,还以为是他对她的一番用心良苦,后来她才知道,这香竟然是带毒的!

日积月累,药石罔效,长此以往,他便可以一直的

真是好毒的心机。

“是。”

月儿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轻手轻脚的拿起地上的香炉,准备扔出去,碰巧此时翠儿走了进来。

“小姐平日里不是最喜欢这个香了?”

月儿轻轻瞪了她一眼,像是在怪她不该说这个话。

“小姐说不要了,那就是不要了。”

说完,她推开窗户,将那香炉整个扔出。

翠儿嘟了嘟嘴,也不好说些什么。

只是走到床榻边上,看着自家小姐疲倦的神色,言语间止不住带上了几分怨气:

“都怪言家那个不知礼数的二小姐,寒冬腊月的,还邀请姑娘钓鱼,这鱼没钓到,倒是让姑娘险些被鱼钓了去。”

钓鱼?言家二小姐?

姜佩环混混沌沌的脑子终于有一丝清明。

今日,莫不是腊月十二?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今日好像是……

正想着,一个小丫鬟冲进了院子里,神色慌张,嘴里不停嚷着。

“不好了不好了!”

“没规矩,大呼小叫的!什么不好了?小姐好着呢,可不许瞎说!”

翠儿认出这个老太太院子里新来的小丫鬟,过去作势要拧她的耳朵。

“翠儿姐姐!”

那小丫头上气不接下气。

“不好了!淮南王世子来退,哦不对,是来换婚了!”

 


换婚!

姜佩环失笑,她想起来了。

今日是淮南王世子听说自己前几日落入水中,可能再无子嗣,所以前来换婚的日子。

只是,被这么一提……

上一世姜佩环对于自己如何被救根本就记不清楚,可是这一世她竟然不知道为何有了印象。

顿时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双有些冷冽的眸子。

而这眸子的主人竟然和她知晓的一个人完整的重合了。

所以,是他……

成王,萧南夜!

先帝幼子,当今陛下的亲弟弟,身份尊贵无比,从小风流卓著,文采斐然。

再加上那张极尽高贵的脸,不知道是京城多少女子的春闺梦中人。

只是他的性格狠厉,但凡是得罪了他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没想到当初落水,救她的人竟然会是他!

突然得知这样意外的真相,姜佩环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并非是她对他有什么成见,而是上一世这个成王离奇死亡,但凡是和他相关的人和物也几乎一夜之间全部蒸发。

就好像从来没有他这个人一般。

姜佩环重生一世,为的是保护姜家满门,为的是复仇,她可不想和这位成王殿下扯上什么关系。

不过好在,从上一世看,她注定不会和他有什么交集。

月儿听了那小丫头的话,脸色顿时也十分难看。

“小姐,这丫头肯定是道听途说,您可千万别当真。”

姜佩环淡笑一声,面上风轻云淡。

“我躺了这么多日,看来是时候要起来了。”

说完,姜佩环下了床。

月儿心里忍不住犯着嘀咕。

怎么自家小姐就像没事人一样?

但她也不敢多说什么,便一言不发的替姜佩环上妆。

“行了,瞧你气的,像个含了花生的松鼠。”

姜佩环从镜子的反光处瞧她,打趣道。

“走吧,陪我去看场戏。”

说完,她随手拿起一件斗篷披在身上,径直出门而去。

回想当初淮南王也是因为她们姜家为先皇保驾有功,名声大起,所以早早的就上门来求娶姜家的女儿。

原本看重的是她,八岁骑马,练就一身武功。

十四岁和祖父一起上战场,将门虎女巾帼不让须眉。

但是没想到,她不过是落水生病,淮南王府便迫不及待打起了换婚的主意。

真是好笑。

此时雪还未停,月儿操心的在后面追着撑伞,一行人就这么一路踩着雪过来。

走着走着,姜佩环就听得“咔嚓”一声脆响,竟是头上厚积的雪压断了树枝。

积雪混着那根树枝啪嗒一下掉在了月儿撑着的伞上。

她冰凉的指尖收紧,弯了弯嘴角。

或许,这是天意。

天意告诉她,过去的一切都断了。

如同这个枝桠的伤口不久后会重新长出鲜嫩的枝叶一般,她也会重新迎来新的一生。

能够让她把握的一生。

这是上天赐她的,她总不能辜负了。

行至前厅,还没进去,姜佩环便听到里面传来祖母的声音。

“世子,佩环只是失足落水,如今人又尚在病中,你却要来换婚,淮南王府未免有些落井下石。”

淮南王世子赵付清的声音有些不太高兴。

“姜老夫人,您可不能这么说,当初这婚事是我爷爷定下来的,看中的是姜家是勋贵之家,满门忠烈。”

“可您也要明白,我们淮南王府就我这么一个独子,如今姜大小姐病了这么久还没好,只怕这身子……您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淮南王府绝后不是。”

听到这里,姜老夫人的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

她姜家的嫡女,如何能被人这般羞辱。

可偏偏淮南王府爵位在身,亦不是他们姜家可以轻易得罪的。

“所以姜老夫人,淮南王府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家父说了,咱们两家的婚约依旧作数,只是这出嫁的女儿,需要换上一换。”

赵付清说到这里,眼角不自觉的朝着一旁看去。

姜如云站在那里,一身桃红色的襦裙,鬓角连一丝碎发也没有,想来是精心打扮。

感受到了赵付清的目光,她的脸上顿时覆盖上一层绯色,心也不自觉的快了几分。

二房夫人周荣芳就更是得意,风水轮流转,倘若姜如云真能嫁去淮南王府,那么以后他们二房也不必在大房面前低人一等了!

姜老夫人正再要开口,姜佩环走了进去。

“祖母,今日咱们姜府还当真是热闹。”

众人见到姜佩环几乎同时一惊。

“大姐儿,您的病还未好全,怎么就起来了?”

姜老夫人身边的许嬷嬷疾步走上前来搀扶了她,说着就动作自然地将热乎的新手炉塞进了姜佩环的手中。

“也幸亏是起来了,否则还瞧不上这热闹。”

姜佩环舒展了笑颜,拍了拍许嬷嬷的手,示意她放心。

“佩环……”

一看见姜佩环,赵付清刚刚有些嚣张的气焰顿时矮了几分。

与此同时,姜如云的脸上却闪过一丝担忧。

“你竟然还有脸叫我姐姐的名字!”

还没等姜佩环说什么,一个娇横的小丫头就跳出来指着赵付清的鼻子骂道。

姜佩环回过头,这是她最小的妹妹姜似锦,一身暗红裙装,明艳张扬。

她看着她,却是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若是没有那个畜生,她的一生也该是另一番景象。

“妹妹,你怎么这么说话?”

姜如云娇娇柔柔的开口,“以后他还是你的姐夫,这么大呼小叫的,莫让别人说我姜家无礼。”

赵付清赞同的点了点头,又惧怕的看了姜似锦一眼。

心道幸好没有娶姜佩环,不然这亲妹妹都如此彪悍,姐姐就更是可怕了。

想到姜佩环上过战场杀过人,赵付清更是坚定了换婚的心。

姜佩环轻蔑的笑了笑,拢了拢自己的斗篷,随口问道。

“所以世子今天来,是来换婚的?”

“没错,我要娶的是姜如云!”

姜佩环定定的看着他,忽然想起一些往事。

赵付清与她五岁相识,他还经常看她练武,给她递水,结结巴巴但又信誓旦旦的说要娶她。

现在,又在这里说要娶的是她的堂妹。

人心,变得可真快。

回想上一世,自己还因为萧君昊的事,深深觉得对不起他,跪着求祖母换了这门婚事。

现在想来,就更觉得好笑。

看姜佩环瞧着他,赵付清还以为她不肯,还欲说些什么。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所有人都是一惊。

 


“真是好大的脸。”姜佩环冷笑。

“我姜家的女儿,是你说换就换的?”

赵付清生生被打了一巴掌,有点眼冒金星,他扶着桌子缓了缓,大怒。

“你凭什么打我!”

“凭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姜佩环接过月儿递过来的茶水,继续道。

“当初是谁巴巴儿的上门来求我祖父,说是非我不娶?”

“世子该不会全都不记得了吧?”

赵付清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他手直直的指着姜佩环。

“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过去?”

姜佩环漫不经心的吹了一口茶,端庄优雅。

“既然世子说都已经过去了,那不如咱们两家取消婚约,就说之前的婚约是玩笑之言,做不得数。”

取消婚约!

赵付清这边还没反应过来,那边姜如云就已经急了。

她如此费心筹谋,才有了能嫁入淮南王府的机会,现在要是取消婚约,那她岂不是……

姜如云还未开口,周容芳便迫不及待道。

“这婚事是两家的长辈定下来的,岂能说取消就取消,传出去怕不是说我们姜家没信用,凭白让人笑话!”

赵付清也反应过来,他心中气愤难耐。

可最气的是眼前的女人怎么说起这些事情来一脸的风轻云淡,就好像全然不在乎一般?

这种感觉莫名的让赵付清产生一种挫败感。

“别以为我不知道,当日她可是被一男子救上了岸,可是被人瞧见了的……我们淮南王府满门清誉,这要是传出去……”

话还没说完,只见姜老夫人重重地将茶盏落在了桌上。

他脖子一缩闭上了嘴,但随后还是开了口。

“总之这婚,若是你们姜家不换!我就去写休书!”

这下,姜老夫人更是气地胸膛起伏,握紧了手。

毕竟无论是换婚还是取消婚约,说出去,都是两家没商议好,但是若是休书……

对姜家所有的未婚女子,都会是莫大的羞辱。

“哦?”

姜佩环看了他一眼,毫不在意。

“这休书你写与不写随你,但是你休了我,你也别想娶姜如云。”

“你!”

姜如云忿忿不平,冲了出来大声道。

“你自己没了这门亲事,为什么阻拦我!”

“哦?”

姜佩环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肚子上。

这么一眼,便将姜如云的气势看弱了几分,她讪讪的往后退了一步。

上一世,姜佩环也是在姜如云嫁过去之后才知道,原来两人早已经有了首尾!

姜如云这个蠢货,早跟赵付清珠胎暗结!

所以才这么高兴,这么有底气!

然而其余人不知道,只当是她怕了姜佩环了。

连周容芳也没有多想,拉过姜如云,然后哭道。

“环环啊,二婶说句不该说的,这如云也是你妹妹啊,你总不能见不得她好吧?”

“知道不该说就闭嘴。”

姜佩环将茶盏轻轻放下,她母亲身体不好,这二婶的手就伸的越来越长了。

“现在还没有换婚呢?二婶你就迫不及待地站在了淮南王世子府的那边?若要是成了亲家,还不把姜家给搬空了!”

“你!这是血口喷人!”

周容芳顿时脸色难堪,她愤愤的看着姜佩环,心中却泛着嘀咕。

这姜佩环骁勇堪比男子,平日里不拘小节,是个好脾气,何曾有如此疾严令色的时候?

这……还是姜佩环吗?

眼看场面一度僵持不下,姜如云更是在姜佩环的目光下,有些招架不住,腿都微微的抖了起来。

但很快,她咬着牙强行镇定下来,这婚要是不换,她的肚子可瞒不住了!

想着,她走上前去,竟一下子跪在了姜佩环的面前。

“我与付清,两情相悦,还望大姐姐成全!”

毕竟是一个宅子里的姐妹,姜如云还是了解姜佩环的。

她现在主动示弱,话又说到这份上。

姜佩环那般要强,不可能不主动退出。

可结果,姜佩环的嘴角只是泛起一抹冷笑。

“成全?说说看,凭什么?”

凭什么……

姜如云没料到姜佩环会这么说,一时语塞回答不上来。

她这个样子倒是一下子激起了赵付清的保护欲,一个健步上来挡在姜如云面前。

“姜佩环,你到底想怎样!”

他们这样的“情深意重”,姜老夫人一下子就看出了猫腻。

她心叫不好,对着姜佩环摇了摇头。

姜佩环知道祖母这是明白了,暗示她以大局为重呢。

可她怎能平白咽下这口气。

姜佩环转身说道:“要换婚也可以,只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赵付清问。

“十万两黄金,我便答应此事。”

“十万两黄金!你是不是疯了!”

赵付清心态破防,大叫出来。

赔付银子的事,淮南王府其实也想到了,但是原想着最多也就是十万两白银而已。

真当他们淮南王世子府的钱是抢来的不成?

姜佩环看他犹豫了,添了把火道:“还是在世子眼中,我这二妹妹还不如身外之物重要?”

这十万两黄金是根据淮南王世子府的家底要的,虽然拿的出,但也着实能让他们肉疼一阵子。

“付清哥哥……”

赵付清再欲开口,姜如云可怜兮兮的唤了一声,这一声把他心疼到不行。

于是他咬咬牙道:“行!就十万两黄金!你可不能反悔!”

“当然不会,来人,笔墨伺候!”

“口说无凭,定要白纸黑字才算作数。”

赵付清看着端上前来的笔墨纸砚,恨得那是牙痒痒,这姜佩环明显是早有准备。

他甚至开始怀疑,今日这换婚到底是他不要了她,还是她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可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他只能认命的接过笔,刷刷几下便写好了。

“盖章!”

姜佩环指着纸上落款处。

赵付清气恼地从腰间解下印章盖上。

“这下你满意了?”

姜佩环收回字据,然后便命人拿出婚书。

赵付清拿走婚书重新换上了一份写有姜如云名字的,如此便算是换了婚。

这下,赵付清终于长舒一口气。

可一想到刚刚那十万两黄金,总觉得心中不痛快。

“姜佩环,身为女子,你好斗要强,我奉劝你一句,日后好好学做针线,也好相夫教子。”

姜佩环金子到手,还能怕他,回道。

“妹夫无礼,既已换婚,日后我的婚事嫁娶,便与你无关。”

“我祖母还在堂前坐着,你作为妹夫的,哪来的胆子指手画脚?”

“你!”

赵付清更加气急败坏起来,他撕破了脸道。

“今日虽是换婚,可这满京城的人都知道,是我赵付清不要的你!我看以后有谁敢娶你?!”

眼看赵付清在姜家如此大放厥词,姜老夫人彻底是坐不住了。

可她刚想开口说话,忽然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远处飘了过来。

“娶她,有何不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