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他深海里的一条尾鱼

他深海里的一条尾鱼

阿禾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从有这个想法之后,她就已经跳不出来了,在睡服花花公子靳司尧这条路上,秦娆越走越远。这是她做过最大胆的决定,自信心爆棚的她妄图做男人的独一无二,还想让靳司尧步步沦陷,直到离不开她。后来秦娆真的战胜了许多莺莺燕燕,回首过去,她含着一把辛酸泪,她以为自己胜利了,可最终她才发现,自己就是靳司尧深海里的一尾鱼。

主角:秦娆,靳司尧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娆,靳司尧 的武侠仙侠小说《他深海里的一条尾鱼》,由网络作家“阿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有这个想法之后,她就已经跳不出来了,在睡服花花公子靳司尧这条路上,秦娆越走越远。这是她做过最大胆的决定,自信心爆棚的她妄图做男人的独一无二,还想让靳司尧步步沦陷,直到离不开她。后来秦娆真的战胜了许多莺莺燕燕,回首过去,她含着一把辛酸泪,她以为自己胜利了,可最终她才发现,自己就是靳司尧深海里的一尾鱼。

《他深海里的一条尾鱼》精彩片段

亲妈忌日、外婆病危的第三天,秦娆被男人抵在了酒会的更衣室里。

狭小的空间里,光线暧昧。

男人的声音魅惑至极。

“这么想跟我做?”

她挤出笑,靠在男人的身上嘤咛:“想~”

门外面就是来来往往应酬的人,两人的说话声稍大一点,就会被发现。

男人没推开她。

他的语气漫不经心,眼底甚至还带着几分嘲讽:“知道我是谁吗?”

好淡漠的口气。

就像一个杀手拿着刀子,抵在你的脖子上,冷血的问你临终遗言是什么。

“你是靳先生,是我爸的甲方爸爸。”

秦娆喝了酒,眼底的蛊惑更多了几分,她吐气如兰:“可这样想想,就更刺激了呢……”

靳司尧不语,却一把将她重重的带到了门框上。

“砰。”

更衣室的门发出不小的声响,肯定惊动了外面的人。

靳司尧的语气中都是戏弄:“我现在把你推出去,岂不是更刺激。”

“你不会的。”

秦娆不怕反笑:“我看出了,你今晚看我的第一眼就擒着欲望,靳先生是坏男人呀……”

她小腿大胆的摩擦着靳司尧的身体:“我要,你做吗?”

靳司尧看着面前的女人,他确实有感觉,秦娆就像一朵曼殊沙华,颓废又绮丽,很吸引人。

“你是欠……”

最后一个露骨的字眼贴在秦娆耳边吐出来,同时她整个人被紧紧的抵在了墙上!

期间,手机振动响起。

面前斑驳的光线起起伏伏,秦娆认得那个号码。

是她那个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私生女的渣爹,林宏。

“靳总啊,您在哪儿啊?”

靳司尧接通了电话却不说话,身下的力道更重了些。

这家伙,做给人家爸爸听。

秦娆一手捂着嘴巴,克制的声音和喘息细细密密,电话那头听不清楚,却也知道这边在做什么。

林宏赶忙有眼色的挂了电话。

变态!

他比她还追求刺激。

结束之后,秦娆额头满是细汗。她今天有意吊人穿的修身红裙,长卷发垂在身前,腰臀勾勒出一条养眼的曲线,风情万种。

“有那么疼吗?”

靳司尧语气嘲讽,转瞬间,他已经是将自己收拾的衣冠楚楚。

秦娆咬唇忍着。

她也抬头看他,眼中还有水雾,不服输地说:“有那么爽吗?”

他刚刚都要把她揉进身体里了。

靳司尧勾唇:“很爽。”

他看起来坏极了,明明是极清冷的长相,却偏偏生了一双多情眼,是人间法拉利一样性感的男人。

野性十足!

更衣室的门被打开,靳司尧先一步走了出去,秦娆在里面收拾了一下才随后出去。

这一幕被老同学沈浪看了个清清楚楚。

等一脸巴结的林宏说完话走了,沈浪这才凑了过来:“我刚刚看到,你跟秦娆从同一个试衣间里走出来了。”

靳司尧餍足的摇晃着红酒杯,没说话。

“你这辈子是跟她家人磕上了吗?”沈浪问:“进去干嘛?”

靳司尧:“进去干她。”

沈浪震惊得眼珠子都抖了抖。

秦娆的身份自不用说,老同学里谁都知道,他没想到靳司尧这个关系还会去碰她。

沈浪说:“九年了,她可才刚被接回来啊。”

靳司尧语气不冷不淡:“没认出我,几年不见,真是浪得可以。”


秦娆这边。

才刚出了更衣室,就被林宏给扯了过去。

她刚刚那是初体验,靳司尧动作又野,这会儿被渣爹使力气拉扯着,走路都踉跄。

“刚刚去哪儿了?不知道自己今晚是来做什么的吗?”

林宏忙往老富商圈子那边看,目标人物已经是少了好几个,脸色一暗不由的就瞪了秦娆一眼:“人都快走光了。”

“……”

他可真像个老鸨。

秦娆嘲讽地冷笑。

“你要还想我出钱给你外婆治病,就别给我摆出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来。”

林宏专挑最伤她的话说:“你外婆一辈子没享过福,跟你和你那个犟妈天天吃苦,你要想她病死,就跟我对着干!”

秦娆的心瞬间抽了一下。

家人最知道伤你哪里最疼。

“过来。”

他说着就把秦娆往靳司尧的方向拉:“给我摆出笑脸来。”

……

“靳总啊!”

走到靳司尧身边时林宏已经换上了慈祥的笑脸:“这是我家娆娆啊,还记得吗?”

沈浪一脸八卦的坐直。

靳司尧抬眸看了一眼秦娆,似笑非笑的轻晃着红酒杯:“还有回味。”

秦娆斜睨他一眼。

在林宏看不到的背后,她也朝靳司尧咬唇放电,很不知羞。

“嘿嘿,你们都是老同学嘛,娆娆这两天才刚从她外婆那边接回来,以后还得仰仗您多提点提点呢……”

秦娆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林宏说着就把秦娆往靳司尧这边推:“娆娆,敬酒。”

老同学……

这会儿她看到沈浪才认出来,靳司尧竟是她初中时候不同级的学长!

一股羞耻感瞬间袭来,秦娆感觉自己脑子都要炸开了。

“好久不见。”

尽管内心兵荒马乱,可她面上依旧不露声色。

她没得选。

她得抱他大腿,她需要他。

“很久吗?”

靳司尧故意的。

他面上不冷不热,可说出的话却让秦娆不知道该怎么接,他俩刚才做完。

“以后就常见了。”

林宏没听出来,还在拍着马屁。

“娆娆现在也回来了,她最是胆大心细,以后多跟着靳总学习学习。”

“嗯,是挺胆大。”

靳司尧玩弄着手里的红酒杯。

隔了好一会儿,才喝下了秦娆敬下的酒。

“那,我们就不耽误靳总放松了?”

林宏拉着秦娆便走,那叫一个有眼色,完全没注意到身后靳司尧的眼神。

“今晚没赶上见靳二爷。”

走到没人的地方,林宏刚说一句,见秦娆还时不时往靳司尧的方向看,又一脸嫌弃。

“你给我安分一点,这个靳司尧在靳氏没实权,你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等着靳二爷召见你。”

召见……

完全把她当交际花了。

没实权不怕,浑就够了呀!

听说,敢跟靳家最风光的靳二爷,舍命抢女人。

没这个传闻,秦娆也犯不着主动献身。

秦娆表面应声,心里冷笑。

小时候没尽过一天父亲的责任,现在为了生意,又想让她卖身。

“别想跟我耍花样。”

林宏用手指一下下的戳着秦娆的头:“你要是敢私自跑了,我就断了你外婆的医药费,再把你妈的骨灰撒到茅坑天天让人骑。”

秦娆被戳的向后直踉跄,林宏这才转身离开。

她在他身后,用仇恨的眼神看他!

林宏私下里拿她的照片给富商们选,被靳司尧的二叔看上了,他从小对她不闻不问,现在接回来就是为了权色交易!

这样的交易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

她才不要跟那些已婚的中年油腻男!才不要用自己年轻的肉体给渣爹换取生意!

秦娆想要逃出父亲的魔爪,她迫切的需要一个靠山!

一个渣爹和靳二爷都不敢惹的靠山……


离开酒会后她便早早睡了,第二天刚蒙蒙亮就起来梳洗打扮。

她约了面试。

靳司尧的助理。

为了目标主动出击,向来是秦娆的行事作风。

“今天没喝酒,清醒了?”

靳司尧看着秦娆的简历,语气清冷疏离。要不是他此刻问出的话,秦娆都怀疑他忘记自己了。

“我昨晚也很清醒的。”

秦娆直言不讳,她昨晚就是明确的想跟他,不是喝醉了才冲动。

靳司尧微不可见的略挑了下眉。

她刚进门时他差点都没认出来,很性冷淡风的黑色职业套装,长发挽着,外面套了一件白色风衣,跟昨晚反差极大。

靳司尧第一次见有人,能把这么普通的套装穿出韵味的。

秦娆确实身材惹人,一双好看的狐狸眼,笑起来还有浅浅的梨涡,好像天生下来就是勾人的。

“你以前,是沈天乔的首席秘书?”

这点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她是有名的女强人,还很器重你,怎么不做了?”

能让女强人沈天乔专门出了推荐信,不容易。

“因为更喜欢靳先生呀。”

秦娆直勾勾的看着她,媚眼深深,毫不掩饰。

“撒谎。”

靳司尧淡漠又疏离的挤出一抹嘲讽:“你早就知道我,怎么可能昨晚才知道我是你学长?”

“……”

原来他昨晚看出她的窘迫了。

靳司尧嘲弄地望着她。

秦娆确实不知道,她是被林宏威胁着回来帝都的,也确实是回来后,才知道靳司尧这个甲方大腿的。

她回来的时间太短了。

“因为一些私事。”

秦娆看着眼前的靳司尧:“但我没撒谎,我确实很喜欢靳先生,我想留在学长身边工作。”

“从首席秘书到小助理。”

靳司尧看向秦娆:“不觉得屈才吗?”

“能做您的人,不屈才。”

秦娆一语双关。

她说话的语调有刻意放软,看向靳司尧时笑得好看,又在撩了。

她昨晚有好好回忆了一下少年时期的靳司尧。

她好像吃过他家的饭。

那时候外婆收入微薄,秦娆怕外婆辛苦,低报了学校的菜价,整个人瘦得病态。

“秦娆每天中午都在学校操场上闲晃,是因为根本没钱买饭吃!”

也不知道是谁发现了她的秘密。

秦娆爱面子,后来就躲在了教学楼的天台上。

有天,她看见一个黑着脸的学长。

“送别人不要的。”

他好像很不高兴,丢给秦娆一个保温盒,看起来随时会发火。

“……”

秦娆打开饭盒看了看,里面的蛋都是心形的,应该是给喜欢的女生做的,被退回来了。

“谢…谢谢。”

他脾气不好,但家里的饭超级好吃。

这是秦娆回忆中的第一个印象,靳司尧对喜欢的人就很好,对别人就很凶。

“晚上给我订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包厢。”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靳司尧的话把秦娆从回忆中拉回。

“是。”

通过优秀的过往经验,和前知名上司的推荐信,她成功拿下了这份抢手的工作。

秦娆的办公桌就在靳司尧办公室外面。

和她一起的还有另一个助理妮达,性格看起来还蛮热心,两人年龄相当。

“靳先生晚上是有应酬吗?”

秦娆整理着办公桌问了一句,她得确定要不要提前准备醒酒药。

“不是应酬,是约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