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用心也换不来的爱

用心也换不来的爱

流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嫁给贺牧廷三年了,徐暖全心全意的对待他,爱着他,原以为会换来等价的爱,奈何她却只等到了“她回来了,我们离婚吧!”果断签字,心已死爱已凉。离婚后的徐暖,决心找回自我,大搞事业的她,在脱离婚姻束缚之后,在娱乐圈大放异彩……贺牧廷这边也终于发现,前妻才是他最爱的女人,于是开启了漫长艰辛的追妻路。

主角:徐暖,贺牧廷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暖,贺牧廷 的武侠仙侠小说《用心也换不来的爱》,由网络作家“流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嫁给贺牧廷三年了,徐暖全心全意的对待他,爱着他,原以为会换来等价的爱,奈何她却只等到了“她回来了,我们离婚吧!”果断签字,心已死爱已凉。离婚后的徐暖,决心找回自我,大搞事业的她,在脱离婚姻束缚之后,在娱乐圈大放异彩……贺牧廷这边也终于发现,前妻才是他最爱的女人,于是开启了漫长艰辛的追妻路。

《用心也换不来的爱》精彩片段

娇喘声跟粗重的呼吸声停歇后,这夜,又恢复了宁静。

“吧嗒”一声,火苗窜起。

不一会,淡淡的烟味跟满屋子中弥漫的荷尔蒙的味道混杂成了一股特殊的气味。

徐暖如猫咪一般蜷缩在贺牧廷的怀中,看着他手上的烟头明灭。

她缩了缩身子,试图让自己跟他的距离更近一些。

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柔腻,贺牧廷眼中闪过了一丝复杂,他按灭了手中的香烟,将徐暖推开后起身下床。

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后,他已将衣物穿好。

徐暖用被子遮住了胸前的白皙,撑着身子道:“可不可以不走?”

贺牧廷扣好了扣子,回头看了床上的女人一眼,这女人无疑是美的,她的美不同于其他女人的妖艳,而是一种纯欲结合的美,这对男人而言,拥有致命的吸引力。

他顿了顿,冷冷的开口道:“她回来了,我们的婚姻到此为止,我会让人送离婚协议过来,如果你有什么别的要求,可以跟薛助理说。”

说完这句话后,贺牧廷毫不留念的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楼下便传来汽车引擎启动的声音。

声音渐渐远去,徐暖身子一颤,整个人愣在了床上。

尽管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也为之做了心里准备,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她才发现,所谓的心里准备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泪如断线落珠,越抹越多。

慌乱间,徐暖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雨夜。

那天,她被最亲密的闺蜜设计陷害,说她醉酒驾驶并撞人逃逸。

短短一天时间,她便从娱乐圈的实力派当红小花沦落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公司将她雪藏,父母家人避她如蛇蝎,网上喷子恨不得将她活活凌迟……

整个世界似乎都将她给遗弃了。

事业、人生、亲人,一个个都毫不犹豫的舍她而去。

留给她的,是窒息的绝望。

那天,她终于崩溃了,爬上了高架桥的护栏。

就在她要跳下去的那时,贺牧廷出现了。

徐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一天,是他将她从桥上护栏拉了下来,随后,他用那张冷峻如天神一般的面孔俯瞰着她。

“死都不怕,还怕活下去?”

“可是,被这个世界背叛后活着好累!”徐暖抬头,泪花模糊了整片天空。

“呵!”贺牧廷嘴角微微扬起,清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他冷冷道:“你的世界是他人吗?难道不该是自己么?”

对那时的徐暖而言,贺牧廷这句话如同一道闪电,瞬间驱散了她心中萦绕的黑暗。

在那一刻,她醒悟了,也爱了。

于是,她跟着贺牧廷走了,再后来……

贺牧廷需要一个结婚对象来摆脱家人的催婚,于是,她便如飞蛾扑火一般黏了上去。

徐暖知道,贺牧廷从来就没爱过自己,他心中另有白月光。

也许,在他心中自己应该只是一个玩物,是一个用来搪塞家族催婚的工具人。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

重要的是自己爱他,如此,便已足够。

只是——

三年过去,她依旧只是他身旁可有可无的人。

这心啊,是真的疼。

徐暖蜷缩着,自己拥抱着自己。

房内的暖气很足,空气中依旧残留着他的气味。

可是,徐暖的心很冷。

冷入了骨髓。

是时候该放下这一切了。

他说的对,这个世界应该是自己才对。

他人,从来都是过客。

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活出自己来。

徐暖再一次醒悟了。

醒悟得痛彻心扉……

 

 


“她走了?”

贺牧廷端着咖啡,侧脸看着助理薛宁。

阳光透过玻璃,在他的侧脸上镀上了一层薄薄的柔光,他眼神冷锐,简单的三个字让人分不清喜怒。

薛宁点了点头,他看了自家总裁一眼,眼中闪过不解。

在他的眼中,夫人是总裁的良配,也不知总裁为何要跟夫人离婚。

“她可有什么有要求?”

贺牧廷放下咖啡,松了松系在脖子上的领带,神色依旧冰冷,但薛宁知道,总裁此刻的心似乎并不平静。

“有。”薛宁回道。

“都满足她。”

“可是……”

薛宁欲言又止,贺牧廷不悦的看了他一眼。

薛宁这才说道:“夫人的要求是,什么都不要,她临走时,只带走了她自己的换洗衣物,其余东西,连动都未动。”

“嗯?”贺牧廷若有所思。

……

徐暖看着熙熙攘攘的繁华街道,桃花眸子中闪过了一丝黯然。

热闹的人群、繁华的街。

带不走的孤独,抹不去的愁。

她自嘲一笑,终究是高估了自己,她根本就做不到那么洒脱。

平复了一番心情后,她打通了以前经纪人马玉媛的电话。

“媛姐,我想重新出道。”

“什么?”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道不可思议的尖叫声,旋即,一阵手忙脚乱的杂音传出。

“你确定不是在说笑?”

马玉媛在听到徐暖说要复出的时候,惊的连电话都掉在了地上。

“自然不是。”徐暖顿了一顿,又道:“媛姐,我可以的!”

许久,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叹息。

“徐暖啊,你可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全网黑并非说说而已,要不咱还是做点其他的,媛姐我这给你介绍些后台工作,刚好我朋友剧组需要一名化妆师,你去看看?”

徐暖微微咬唇,毅然道:“媛姐,我还是想再次复出。”

“这……”说实话,马玉媛有些踌躇。

徐暖是她带过最有天赋的艺人,要才艺有才艺,要相貌有相貌,天生就是舞台的焦点,若不是当初那件事,只怕现在的她早已封后。

可惜了!

想到这,马玉媛觉得有必要再赌上一把,万一咸鱼翻身了呢。

“这样吧,下午两点,心悦咖啡店碰一面。”

得到了马玉媛的回复后,徐暖挂了电话,以她对媛姐的了解,媛姐显然是心动了。

原本。

贺牧廷是她的一切,为了他,徐暖可以舍弃掉一切仇恨。

但是现在,她只剩下自己。

总该给自己定些目标。

比如,跟前尘往事算一笔账,又比如,达成以前的目标,登顶娱乐圈的宝座。

人啊,总是要给自己一些目标的。

不然,会失去活着的意义。

收拾完心情后,她点开打车APP,还没等她叫车,便听见哧的一声,一辆黑色保姆车停在了她的身前。

电动门缓缓打开,一双大长腿率先迈了下来。

徐暖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顺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几年过去了,你那品味还是那么差,只用贵的不用对的。”

“那也好过某些人用不起贵的。”

从保姆车下来的那人身形高挑,一头波浪卷发随意披肩,散发着一股子慵懒而又诱人的气息。

徐暖看着她,突然笑了。

“我看过你的新闻,混的不错,当年你的手段虽然龌鹾了些,但效果的确明显。”

“那我沈云曦是不是应该要谢谢你徐暖的夸奖?”

徐暖唇角微扬。

眼前这沈云曦,三年前还是她最亲密的“闺蜜”,也就是因为她的设计,她才卷入了酒驾的风波,最终众叛亲离无奈退圈。

在她退圈后,沈云曦迅速截取了她所有资源,短短三年时间,她便从不入流的小明星混入了一线行列。

沈云曦见徐暖不屑的笑容,她的情绪突然就变得有些失控起来。

“徐暖,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你永远都是一副看不起人的姿态,你凭什么高高在上俯视我?现在你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可怜虫,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明星?”

面对歇斯底里的沈云曦,徐暖淡淡开口:“有些人,费尽心思的往上爬,到头来依旧是只可怜虫罢了。”

顿了顿,她又道:“我回来了,有些事情我们迟早会算个清楚明白。”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原地,甚至连看都未看沈云曦一眼。

在她身后,沈云曦眼中闪过了一丝狠色。

 

 


想再回来,痴心妄想。

沈云曦心里虽然这么想着。

但眼中的不安却出卖了她此刻的真实想法。

不为别的,就为她的对手是徐暖。

一个三年前横扫娱乐圈的女人,无论是外形、演技、唱功等等方面,她都能完败同期出道的明星。

甚至于一些老牌知名艺人,都要甘拜下风,在她的锋芒下瑟瑟发抖。

想到这,沈云曦转身上了保姆车。

单靠自己去堵死徐暖出道的路,似乎有些不保险,想了想,她掏出手机,当年设计徐暖的事情,自己充其量只是一个实施者罢了。

如今,她回来了,这事总不能让自己有一个人顶。

于是,她将电话拨了出去。

……

回了自己以前购置的公寓后,徐暖稍做休息,便准备出门去见马玉媛。

临出门前,她带好了口罩帽子,想了想,又围上了一条深色围巾。

媛姐说的对,她现在可是全网黑的“劣迹艺人”。

看着自己这一身装扮,徐暖苦笑。

过去这一身装扮,是为了避免被粉丝围堵。

现在这一身装扮,是为了避免被黑粉围堵。

一字之差,结果却是天上地下。

前者是被人追捧,后者则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刚准备出门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徐暖拿起电话一看,是媛姐打来的。

她接通电话,道:“媛姐,我这就过去。”

电话那头的马玉媛并立刻回复,徐暖微微蹙眉。

许久,那头传来马玉媛有些疲惫的声音。

“徐暖,媛姐这边出了些变故,不能过去跟你见面,复出就算了吧,回头姐给你介绍一些轻松一些的幕后工作。”

听完马玉媛的话后,徐暖握住手机的手缓缓握紧。

她沉默的挂断电话,尽管她心中早就知道复出之路定然是坎坷的,但这迎头一棒依旧让她有些恍惚。

她必须承认,自己对一些人还抱有希望。

可事实证明,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自己去面对。

信息提示音突然响起。

徐暖解锁屏幕一看,是一条陌生号码发过来的信息。

“惊喜吗?更惊喜的还在后面,你打开微博看看?想复出,你觉得可能吗?”

看完信息后,徐暖果断的登录上微博。

却见自己微博下一片尸山血海,黑粉云集,各种辱骂铺天盖地而来。

非但如此,一些娱乐圈的大V又将自己醉驾撞人逃逸的消息拿出来翻炒。

短短时间内,有关自己想要付出的消息瞬间冲上了头条版前二十。

抵制徐暖之声全网喧嚣而起。

看完所有信息后,徐暖死死咬牙。

在过去的三年中,她从来没有去给自己辩驳过一句。

因为那时,她有自己的寄托,她只想静静的陪在他的身边,远离纷争。

但如今,她孑然一身,少了羁绊反而激发出她潜伏在心中的戾气。

于是,她点开微薄,发出了三年来第一条微薄。

#我不辩解,是因为我不屑,我坚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附图: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

发完后,她关了微博,可以预见的是,她的微博下面,一定又是一片辱骂声。

不过,她已免疫了,这些年来,她早就习惯被黑的日常。

免疫了各种辱骂以及威胁。

就在她发出三年来的第一条微博后,薛宁敲开了贺牧廷的办公室。

“有事?”

贺牧廷刚放下手中的文件,用手指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

薛宁欲言又止,见他如此,贺牧廷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薛宁这才开口,道:“有黑手在推夫人的黑料,我们要不要……”

他话还没说完,贺牧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薛宁似乎明白自己说错了话,飞速改口道:“是前夫人。”

不料,贺牧廷脸上的神色更冷,薛宁有些摸不准自家总裁的心思,干脆闭嘴不言。

“查查。”

贺牧廷冷冷他吐出两个字后,眼中闪过了一抹不悦。

不管如何,徐暖是他的曾经的女人。

哪怕离婚,也不是谁都能轻易欺辱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