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厉总独爱小保镖

厉总独爱小保镖

穆艾艾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传闻中的多金总裁厉北霆,接连传出“好事”,先是被保镖踹进医院,紧接着传出好男色的消息。众多追求者闻之落泪,少女梦碎一地……实际上跟随在厉北霆身边的小保镖,正是宋家的千金小姐!宋妍再被冷血不近人情的厉北霆遇上后,铁树开花从此占有欲爆棚。

主角:宋烟,厉北霆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烟,厉北霆 的武侠仙侠小说《厉总独爱小保镖》,由网络作家“穆艾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传闻中的多金总裁厉北霆,接连传出“好事”,先是被保镖踹进医院,紧接着传出好男色的消息。众多追求者闻之落泪,少女梦碎一地……实际上跟随在厉北霆身边的小保镖,正是宋家的千金小姐!宋妍再被冷血不近人情的厉北霆遇上后,铁树开花从此占有欲爆棚。

《厉总独爱小保镖》精彩片段

西海海域,一艘壮观奢华的白色游轮缓慢的行驶,游轮上正在举行一场慈善晚会,到场的人无一不是A城举足轻重的人。

“宋烟,滚过来把这女人扔出去!!”

宋烟接到厉北霆的电话,那边的怒吼让她耳根子跟着震了震,面色突变。

厉北霆房间里有女人?

怎么可能?

那个家伙不是被女人缠上就会不断的呕吐,浑身起疹子?

“总裁,我马上到。”

宋烟挂了电话,飞快的朝着游轮顶楼厉北霆的专属包间走去。

她推开厉北霆的房门,只见唐予薇穿着黑色低胸晚礼服,双手死死的环着厉北霆的脖子,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似得靠着厉北霆。

而厉北霆一身白色衬衣,黑裤子,被推到在沙发上,那张刀削斧凿的俊脸早就黑沉一片,酝酿着暴风雨来临的风暴。

扭曲的嘴角以及皱的死紧的眉头,无一不在昭示着,他马上就要病发了!

“唐小姐,请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她白皙纤长的手指稳稳的扣住唐予薇的手腕,一个用力,就把人从厉北霆的身上拽了下来,推开两三步。

“总裁,我马上把人处理掉。”

厉北霆的衣服已经被唐予薇拉扯得凌乱,纯白色的衬衣被解开了三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锁骨下面,是若隐若现的胸膛,线条明理,肌肉蓬勃。

宋烟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然后扬手重重一刀劈在唐予薇的后颈。

那女人来不及说话就浑身瘫软倒在了地上。

宋烟弯腰,正准备彻底的清除过敏源,一双修长好看的手从侧面伸了过来,精准的扣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扯上了床。

“别动。”

她反应极快的双手撑在厉北霆的肩头,而那个男人动作更快,低头滚烫的唇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她甚至能够听到厉北霆发出的满足的声音!

“总裁?”

“听话,我难受。”

厉北霆低沉磁性的声音染上了炙热,他抓着宋烟的手高举过头顶,稳稳的摁着。

“该死!”

他这是被唐予薇下了药!

宋烟的理智彻底被打断,往日里恨不得离女人三丈远的厉北霆像是头饿极了的野狼,钳制着她所有的挣扎防备,撕开了她的白衬衣……

一个小时后。

kingsize软床面上躺着的宋烟睁开眼,房内光线昏暗,充斥着浓烈的暧昧的味道。

她动了动僵硬的脖子,看着身后双目紧闭的男人,脑子狠狠的抽了一下。巴掌大的脸上闪过懊恼,她双手撑在床面上,缓缓的爬了起来。

失,身是小,一旦被厉北霆发现她是女人,不仅这份保镖的工作保不住了,说不定她连A市都混不下去了!

她飞快的下床,捡起地上裹胸的绸带就开始裹胸。必须离开这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厉北霆知道昨天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是她。

处理好衣服,她戴上墨镜就准备从房间出去。

可是刚刚绕过床头,她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女人。

罪魁祸首——唐予薇。

感情她昨天晚上被人听了一晚上的活春宫……

宋烟的脸顿时黑沉一片,身侧的双手捏紧又放松,捏紧又放松。好不容易忍下了想要将唐予薇掐死的打算。

墨色的眸子流光闪过。

她看了看睡得深沉的男人,突然蹲下,白皙纤细的手指朝着唐予薇的衣领抓了过去。

脱了唐予薇的衣服,费了点力气把人给弄了床面上,盖上被子。

“这样他就没理由怀疑昨天那个女人是我了。”

宋烟拍了拍手,掉头走进了洗手间,打开了洗手间的通风口爬了出去。

外面海风阵阵,她特意绕到守楼的安保面前晃了一圈,细长的手指在窗户上敲了敲。

里面守夜的保安立刻打开了窗户:“头,你怎么来了?”

宋烟下巴扬了扬,指了指厉北霆的房门,面带疑色,“厉少还没出来?”

“厉少今儿可不一定能出来了。”人高马大的汉子表情怪异,冲宋烟挤眉弄眼,“我看唐小姐进去了,刚刚屋里还有奇怪的动静呢。都说厉少不近女色,现在看来……”

宋烟挑眉,仿佛秒懂了保安话里的意思,白了他一眼:“好好守着,我去办正事儿了。”

她下了楼,一楼的小厅正在准备一场拍卖会,气氛正浓。

她绕到后台看了几眼。

展示的美女看到她那双墨色的眼,顿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这是第几件了?”

宋烟走了过去,清隽的身影微微前倾,靠了过去。

那女孩瞬间红了脸,低头轻声道:“倒……倒数第四件。”

“厉少要的东西呢?”

厉北霆看上件明朝的瓷器,要不是因为那个东西,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更不会发生之后的事情。

宋烟皱眉,不动声色的扶了扶酸疼的腰,瞄了眼台下。

台下都是些眼熟的公子名媛,对着台上拍卖的东西也都是兴致缺缺,大家都在等着压轴的东西登场。

她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厉北霆到底什么时候下来?这要是没把他看上的东西拍下来,回去又得挨收拾。

宋烟数着拍品,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厉少还不下来吗?”旁边的美女不知道偷瞧了宋烟多久,直到压轴的东西要登场的时候,又小声的问了她一句。

宋烟咬了咬唇,眼底暗光闪过。

台上压轴的东西已经登场了,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准备大显身手,宋烟也从台后走到了大厅里。

她随手招了个保镖,让他上去叫厉北霆,而她拿着厉北霆的号牌,稳稳的坐在了专属于厉家大少爷位置的旁边。

“接下来拍卖压轴的瓷器,这件物品是从明朝皇宫流传出来的,起拍价一百万起。”

“两百万。”

“五百万。”

“七百万。”

宋烟跟着举了几次牌,拍卖的价格越来越高,而厉北霆本人还没有下来。

“不知道给他花个几千万,他会不会开除我。”宋烟看了看楼梯,场上的价格已经喊到了八百多万,她想了想,举起了号牌:“一千万。”

宋烟旁边的李彦一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冷冷的睇了她一眼,讽刺到:“一个低贱的保镖而已,拿着鸡毛当令箭,一千二百万。”

宋烟又举牌,不知道为什么,价格越高,她就觉得身上的疼痛就越舒展,果然女人的天性还是难以改动。

“你当真是要跟我作对?”

李彦一脸色阴沉,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保镖眼睛瞎了吗?难道看不出来他想要这个东西?

“不好意思,李少,这东西是……”

宋烟的话还没说完,小厅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黑色西装的厉北霆在保镖的护送下走了进来,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整理着袖口,逆着光的容颜显得格外的神秘矜贵。

唐予薇不在。

厉北霆深邃的目光扫了扫座位上的宋烟,而后居高临下的瞥了眼李彦一,薄唇轻启:“你是个什么东西,值得我保镖跟你作对?”


他伸手,全场的灯光都照耀在他的身上:“五千万。”

整个场面顿时寂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盯着这个男人看,目光里不乏火热。

而李彦一像是吞了翔一样,脸色赤红,额头青筋暴起,可恨的是,他居然不敢反驳。

厉北霆是个超级记仇的人。

曾经就有人为了跟他抢一样东西而相持不下,他当场就花了天价把东西买了下来,当着对方的面砸了个稀巴烂,扔进了垃圾桶。

宋烟自然是听过这个传闻的,在感概厉北霆任性的同时,耳根子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为了掩饰,她站起了身,弯腰恭敬的打了个招呼。

“厉少,您来了。”

厉北霆绕过她,慵懒的的坐在属于他的座位上,双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又看向了李彦一:“继续啊,李大少爷,快点喊完我好回家睡觉。”

旁边有人拉了拉李彦一,李彦一面色难看的笑了起来:“既然是厉少看上的东西,我怎么会跟厉少抢呢。”

“行,那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

厉北霆满意的点头,然后又开口:“那么,接下来李大少爷就好好想想,怎么跟我保镖道歉吧。”

“什么?”

全场哗然,就连台上负责拍卖的主持都瞪圆了眼,震惊的看着厉北霆,宋烟也怀疑自己听错了。

她转头,对上了厉北霆的眼,那深邃的眼底眸光平静,认真得很,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他是真的让李彦一给她道歉。

宋烟扬唇,缓缓的走到厉北霆身后,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礼貌而又客气的冲着李彦一笑道:“李少,我准备好了。”

“哈哈哈哈!”

全场哄笑,不少人冲着李彦一指指点点,李家的家世跟厉家比起来,那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李彦一是不可能犟得过厉北霆的。

所以,大家都在等李彦一开口。

李彦一的脸色黑了又青,青了又白,最后在厉北霆越来越不耐的目光下狠狠的低下了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喊道:“对不起,我错了。”

宋烟刚要点头,厉北霆却冷嗤了声:“错哪了?”

李彦一的动作越来越僵硬,可是理智却让他不得不开口:“错在不该为难厉少的保镖。”

“呵……”

他这是不满意了。

“错在不该胡说八道。”

“你确实说错话了,宋烟是我的人,她手上的鸡毛,那也是我给她的鸡毛,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

低沉磁性的声说着一本正经的话,却意外的让宋烟的心狠狠一跳,方才李彦一讽刺她拿着鸡毛当令箭,他居然听到了,也就是说,他早就来了,只不过没有进来而已?!

这不像是厉北霆的性格啊。

她眼神一暗,看着李彦一得到厉北霆的首肯之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而台上的主持也意思了一下,走了趟形式,这才一锤定音,定下了最终的拍主。

厉北霆对于结果一点都不意外:“去,把东西带上,回去。”

他指了指宋烟,让宋烟跟着负责人去办手续。

宋烟跟着人去了后台,没花多少工夫就捧着瓷器出来了,价值五千万的古董瓷器,抱在手上都觉得沉重万分。

她脚下的步伐走得格外的沉稳,却在快要走到厉北霆身边的时候,脚下一绊,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前面栽了出去。

不好!要出事!

宋烟眉头一跳,白皙的脸上飞快的闪过愠怒,这个角度摔下去,别说是手里的花瓶了,就连坐在她前方的厉北霆都会被牵连。

她可是清楚的看到,刚才她走过的时候,李彦一脸上怨怼的神情。

这个王八蛋!

宋烟身子一闪,以一个诡异的姿态避开了前方的厉北霆,手中的花瓶居然也被她稳稳的抱在怀里,后背朝地上砸了下去。

这样摔下去的话,既不会砸到古董,也不会砸到厉北霆。

不少人眼底都闪过赞叹,这个保镖伸手不错啊!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宋烟会化险为夷的时候,原本坐在位置上看好戏的李彦一突然站了起来,而他旁边小桌上了茶盏被不小心推到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刚好就有碎片落在宋烟的身下。

尖锐的碎片刺进了她的手臂,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下意识的伸直了手。

她怀里的花瓶,哐当一声砸在地上,碎了个彻底。

刚刚到手的五千万的古董,就这么摔碎了。

整个小厅落针可闻,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连砸了古董的宋烟都一时没反应过来,一只胳膊僵硬的悬在半空中。

她的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一串数字,那是很多很多个零,可能她一辈子不吃不喝的给厉北霆当保镖,都未必能够还得起的数字。

古董的新主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修长的双腿向前迈了一步,黑色的皮鞋停留在宋烟的视线里。

宋烟缓缓抬头。

只看见那个矜贵优雅的男人在她面前蹲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开口道:“我原本打算开除你的,现在看来,你要给我干一辈子了。”

宋烟顿时心如死灰,她不信厉北霆就看不到李彦一那些见不得人的动作,可是这宣判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她就立刻明白了,厉北霆要把这五千万的账算在她的头上。

“厉少……”

“通知财务,从今天起,宋保镖的工资奖金以及一切福利都终止,没有我的同意,她不能从账上支走一分钱。”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宋烟不仅失了身,还莫名其妙的欠下了五千万的债务,而她的债主兼雇主看上去居然心情还挺不错的。

“厉少,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她不想欠下这笔巨款,她还有个弟弟要照顾,一个月的医药费就是个天文数字,再加上这笔债务,她可以直接考虑把自己切开卖了。

“可以,那我们先来谈谈,昨天出现在我房内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厉北霆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厅内的人已经全都散去,就留下了她跟他,这个气氛,这个场景,非常适合秋后算账。

他嘴角的弧度沉了下去,那双深邃的眼瞬间就染上了戾气,看得宋烟心头一颤。

“我昨天赶过去的时候,门已经打不开了。”宋烟早就想好了说辞,低头恭敬的说道:“您还隔着门让我滚来着。”

她小心翼翼的躬着身子,看似讨好而又谦卑,实在是让人发不起火来,尤其是她还顶着那么一张清秀到毫无杀伤力的脸。

厉北霆扫了她一眼:“所以,你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进了我房间?”

“不是唐予薇小姐吗?”

宋烟毫无破绽的接了上去:“负责守夜的保镖说,昨天晚上就只有唐小姐出入过您的房间,而且,现在还没出来。”

周围一下安静了下来,宋烟不动声色,依旧躬着身子,低头。

头顶的空气冷了好几度。

那道冰冷得冒寒气的目光在她头顶来来回回穿梭,看的心理素质良好的宋烟额头都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差点支撑不住。

就在她以为厉北霆知道什么的时候,厉北霆终于动了,他站起身,高大的身形瞬间笼罩了宋烟,修长的手指倏然欺近,勾起了宋烟雪白衬衫的领子。

露出了里面青紫的吻痕!

宋烟一惊,差点跳了起来,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

“解释解释,这是什么东西。”

温热的指尖戳在她的肌肤让,引起强烈的反应,脖子一圈迅速的起了鸡皮疙瘩,而她动都不敢动,还是僵硬的站着。

“这是……昨天晚上的热情女郎留下的,我都说了让她不要过分,她居然不听,太不乖了。”

心虚的抱怨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居然不令人厌恶,还让人听出了几分刻意的讨好。

厉北霆原本就是看到了吻痕怀疑自己昨天晚上把保镖当成女人强了,此刻听她这么一说,自然是飞快的松手,冷哼一声就朝着出口走去。

宋烟松了一大口气,后背湿了一片,赶紧跟着厉北霆下了游轮。

司机早就开了车在边上等着,宋烟习惯性的坐在副驾上,厉北霆坐在后座。

一上车,她就发现了不对。

厉北霆专属司机王叔不在车上,来的是个她从来都没见过的新司机。

可是管家那边根本就没给她打电话说今天换司机。

宋烟皱眉,警惕的看了看后座的厉北霆,发现他随意的扫了眼新司机,然后云淡风轻的靠在后座上,没有任何不对劲。

“王叔怎么没有过来?”

“王叔今天家里有点事情请假了,所以让我来接少爷,小宋,你不用担心,自己人。”

新司机笑呵呵的发动了车子,开了出去,还不忘回头安慰宋烟,让她不要紧张。

宋烟不经意的扫过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那人抬起的手指上,布满了茧子,而这茧子根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司机会拥有的。

她墨色的瞳孔缩了缩,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闷诡异,不过很快,她就移开了视线,扭头看着后座的厉北霆轻声笑了起来:“总裁,你怎么不系安全带?要遵守交通规则哦。”

那明眸皓齿的样子,让厉北霆眼神晃了晃,他微微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扣上了安全带,然后闭上眼养神。

配合的样子,瞬间让宋烟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明白她的意思,那么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车子飞速的穿过三环高速,朝着市内驶去。

宋烟早就不动声色的解开了安全带,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司机聊着天,司机倒是有问必答,但是问的多了,他就开始浮躁。

刚下了高架桥,他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前面冲了出去。

宋烟一惊,前面可是西江!

他这是要把车开进去淹死他们吗?!

“停车!”

宋烟低喝一声,右手飞快的朝着司机脖子掐了过去,死死的摁着他两侧大动脉,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了方向盘的控制权。

“谁派你来的!”

清脆的声音带上了戾气。

司机彻底慌了,可是他力气不小,明显就是个练家子,宋烟出其不意都没能让他彻底乱了阵脚,他死死的握着方向盘,脚下油门丝毫没有放松。

车身因为两人的拼命的抢夺,不受控制的四处碰撞,刺耳的刹车声不断响起,路上留下了好几道漆黑的印记。

后面的车子看到这幅场景,全都刹车停下,不敢上前。

有人拿出手机报警。

黑色的劳斯莱斯跌跌撞撞,眼看着就要冲进西江了。

宋烟猛地从副驾上站了起来,身子灵巧的一跃,一脚踹在了司机的脚上,那人疼的闷哼,下意识的松开了油门。

“吱!”

轮胎摩擦地面,冒出了黑色的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