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摘下面具我回答你

摘下面具我回答你

月圆粥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相依为命多年的弟弟生了重病,为救他,顾晓初主动接近那个神秘的天之骄子,却不想反被他死死纠缠。被算计她替嫁给残废丈夫,一面是神秘男子,一面是冷漠的残废老公,顾晓初不知道该如何抉择的时候,一次巧合她发现了个惊天大秘密。

主角:顾晓初,夜正擎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晓初,夜正擎 的武侠仙侠小说《摘下面具我回答你》,由网络作家“月圆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相依为命多年的弟弟生了重病,为救他,顾晓初主动接近那个神秘的天之骄子,却不想反被他死死纠缠。被算计她替嫁给残废丈夫,一面是神秘男子,一面是冷漠的残废老公,顾晓初不知道该如何抉择的时候,一次巧合她发现了个惊天大秘密。

《摘下面具我回答你》精彩片段

夜色高级会所。

顾晓初拿着酒单进了电梯,耳边又回转着医生之前的话:

“你弟弟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肾源,但是要先联系一下捐赠者,如果可以的话就可以做手术了。”

自从顾家将他们姐弟俩赶出门,顾晓初就各种想方设法的赚钱供两人上学开销,可偏偏屋漏偏逢连天雨,弟弟顾萧炎竟然得了尿毒症,为了支付高额的透析费用,顾晓初不得不选择铤而走险到夜色这种地方来卖酒赚钱。

出了电梯,顾晓初轻抒一口气。

将那短得只能勉强遮住臀部的裙子向下拉了又拉,才走向8808号房间。

正抬起手准备敲门,不想门却突然被里面打开。

一只大手猛地伸出来,直接将她拽了进去,一把抵到了墙上。

唔……

“外面有人。不想死的话,就别出声。”

冰寒的嗓音带着阴沉的晦暗,隐隐在压抑着什么似的。

“应该跑的不远,去那边楼梯看看。”

房门外,隐约传来几道男人的说话声以及匆匆的脚步声。

顾晓初身体紧绷,大气都不敢喘。

直到脚步声渐远,顾晓初感到被钳制着的细腰有了些许的疼痛,才压低声音忐忑地说道:“先生,他们应该走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说完,她不安地扭了扭自己的腰身。

“别动!”

黑暗中,所有的感官都变得格外敏感,她细微的小动作混合着身上独有的淡淡的清新。

面前男人深深吸了口气,体内的燥热更盛,他将头埋在女人的颈窝,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顾晓初浑身一颤,那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氤氲着红酒的味道,就算她再傻也探知到了危险的来临。

“先,先生……”

大手忽得扣住她的手腕抵到头顶,接着一双滚烫的唇便覆了下来,霸道且强势的毋庸置疑。

她水雾一样的眸子顿时瞪大!

那……可是她的初吻!

她呜咽一声,恳求,“先生……求求你不要……”

修长的手指一顿,男人墨眸深谙的压抑,薄唇落在她的耳畔:“第一次?”

顾晓初浑身颤栗地点头,眼神却分外清明,“求你……”

夜正擎深深呼气,语气虽然阴沉但是却有理智在控制:“我被人下了药。帮我,乖,我给你一个亿。”

顾晓初摇头,心口狂跳,声线颤抖地问:“先生,你听我说,我帮你去找其他女的,这里很多人都愿意,行不行?”

“来不及了……”

药意已然深入四肢百骸,面前女人清瘦的身子在紧身衣的勾勒下玲珑有致,此刻就是最致命的冲击。

夜正擎的身体越来越紧绷,呼吸越来越粗重。

顾晓初直觉想逃。只是这一动,彻底触发了男人隐忍的那根弦。

夜正擎以绝对的力量将她拽回,背对着他压到了墙上,冰凉的手已然往下探去,“女人,我会对你负责的!”

顾晓初浑身一颤,顿时头皮发麻,咬牙道:“我……我帮你,先生,求求你,我用手帮你,行吗!”

修长的手指一顿,顾晓初见状暗暗松了一口气,才颤抖着声线开口,“我……我帮你用手……行不行?”

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已然羞愧到声如细蚊。

从前八楼以下鱼龙混杂,借着酒醉揩油的更是不在少数,顾晓初自然也学到了些虚与委蛇的推脱本事,只是这一次……

“好。”

他答应了。

这一刻,顾晓初突然松了口气。

窗外的夜透着丝丝的凉爽,室内的温度却越来越高。

顾晓初的手温已经烫得吓人,男人一次又一次不停的闷哼却让她越来越绝望。

这一夜,很长很长……


再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是次日的清晨,顾晓初撑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刚走到镜子前,就不由得面红耳赤起来。

白皙的脖颈间都是暧昧的痕迹,深深浅浅的梅红色顿时让她明白过来,为什么刚才结算工资时候周围人异样的眼神。

顾晓初这才明白男人那句“我会负责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登时羞愧难当,懊恼地用水洗了再洗,却怎么都洗不掉。

“这个混蛋!”

她暗骂一声,下一秒,却发现脖子上少了什么。

项链……妈妈给她的项链不见了!

娇容脸上划过一丝慌乱,那是妈妈去世前唯一留给她的东西了,她慌不择路地转身,翻遍了家里所有的地方,却怎么都没有找到。

她顿时心里咯噔一声。

糟了,一定是落在夜色了。

心瞬间沉到了底,事不宜迟,顾晓初匆忙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再次去夜色,可熟料人还未走出大门,一通电话便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王医生?”

顾晓初一路小跑着来到医院时,衬衫后背已经有略微的浸湿。

站在抢救室的门口,顾晓初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

昨天不是还说萧炎的病情稳定了么,怎么会这样......

她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还是遏制不住地发抖。

两个小时之后,抢救室的那盏灯灭了。

顾晓初见王医生出来,她焦急地跑过去,“医生,萧炎怎么样了?”

王医生摘下口罩,严肃地说道,“血小板减少导致了免疫力下降,他这样的病人,感染一点风寒都是致命的。现在人抢救过来了,但如果再没有合适的肾源,情况会越来越糟。”

顾晓初慌张地抓住了王医生的手臂,“上次……王医生,上次不是说有合适的肾源了吗?”

王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晓初,我很抱歉,捐赠者那边临时反悔,不准备再捐赠了……”

“为什么?”顾晓初脑子嗡的一声,眼前一黑,险些站不稳,捏着手机的手都禁不住颤抖起来。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眼眶渐渐酸涩,顾晓初咬牙强忍住心底的沉恸,声音都沙哑起来:“王医生,我能不能……能不能和捐赠者见个面?或者您给我个电话也可以,我……我想跟他谈谈——”

王医生为难地看了看她,“晓初,这属于患者隐私,我们无权透露。。”

看着王医生离开,顾晓初心脏的位置像是被人挖空了一样。

她失魂落魄地从主任办公室出来,走到病房前,隔着门前的玻璃看到病床上孱弱的少年:

曾经阳光的俊容如今已然被病痛折磨得只剩下青白,细细的管子深入血管,伴着机器的声音,痛得面容扭曲,却依旧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顾晓初再也隐忍不住,咬唇的瞬间便已然泪流满面,才准备转身离开,却不想顾萧炎已经发现她。

“姐——”

她吸了吸鼻子,赶紧擦掉脸上的泪,强打精神地进了门。

“你醒了?”

顾萧炎只略略一眼便看出了顾晓初的不对,他微微皱眉,却还是展开了一抹宽慰的笑容:“我都知道了,没关系的姐。”

好不容易有一点希望,如今又全都破灭了。

王医生说的话,她能够理解,但她没有别的办法了,顾晓初想了想,想着再去和王医生商量商量。

到了办公室,顾晓初没见到医生,却意外看到一个牛皮纸袋,上面写着:患者肾源匹配信息。

顾晓初紧了紧拳头,终于还是上前打开了牛皮纸袋。

白纸上赫然写着:顾萧炎肾源匹配者——夜正擎!

顾晓初不由得往后跌了一步。

夜正擎——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也是最神秘,几乎没人见过他真面目的男人。

“你在干什么。”

王医生忽然出现,厉喝一声后,迅速拿走了顾晓初手里的东西。

顾晓初却是像丢了魂一样,呆呆地站在那里,脑海中反复默念着那个名字。

夜正擎。

这样如神邸一般的男人,别说说服他了,连见面都是奢侈吧……


临海边的一栋私人豪华别墅里,男人裸露着精壮的上身,正襟危坐在沙发上,他手里把玩着一根细细长长的项链,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四爷,你是不是得病了?先说好,我只是个外科医生,可治不了精神病。”缝上最后一针,好友白墨笑着调侃。

夜正擎蹙眉,收起了项链。

走到落地窗前,他拿了一根烟点燃,吐出的烟雾衬托着他坚毅的如刀刻般的俊颜更加完美。

“你说,酒会里的女人,会是怎样的人?”

白墨掏了掏耳朵,这家伙一向不近女色,莫非有情况?

清了清嗓子,他如实回答:“应该……不是公主,就是小姐。”

话音刚落,就换来夜正擎一记锋利的眼刀。

白墨简直后悔刚才没多戳他几针,简直有异性没人性!

夜正擎望着窗外,深邃的眼眸如墨般漆黑,细看却发现根本找不到焦聚。

那个女人,绝对是第一次。虽然他们没有发生最亲密的关系,但是他就是有这种莫名的坚信。

“不会吧,四爷,你真的看上哪个女人了?”看夜正擎的样子不对,白墨心中一个荒诞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即不可置信看向了站在落地玻璃窗边上的男人。

夜正擎目光收回,回头,深邃漆黑的眼眸,淡淡地落在了白墨的身上,片刻以后,才再次移开,将手中夹着的烟放到嘴边,蓦地却又想到了黑暗中那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口中的烟顿时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他将烟摁灭,沉吟片刻才对着白墨道:“去夜色会所,帮我查一个人。”

白墨从夜正擎住处离开,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这位千年老铁树一般的男人,还真的是开花了?居然要去查一个女人?

*

夜色。

白墨的出现,瞬间就吸引了无数女人的眼球,俊美的容颜矜贵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一股放荡不羁的意味。

“白少,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负责人看见白墨,一脸受宠若惊,连忙起身迎接。

白墨瞥了他一眼,径自在他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在办公室里一扫,见里面居然还坐了个女人,他忍不住挑眉,似笑非笑地看向了程宇。

“我今天来是有正事的。”他将项链丢到程宇面前,抽了口烟说道:“替四爷找到这条项链的主人。”

“四爷?”他声音压得很低,但是办公室空间不大,还是让坐在不远处的顾晓薇听到了。

白墨不满道:“一惊一乍干什么?!没见过四爷找女人?!”

程宇讪讪一笑,“可不是……”

没见过么。

你瞧,是个人都知道夜正擎不近女色。

“这项链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你去查查,看看谁昨晚丢了东西。”

程宇接过白墨递过来的项链,隐隐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好眼熟。”

这是跟夜正擎扯上关系的东西,他不敢乱说,小心翼翼地问:“白少,我多嘴问一句,这女人是得罪了四爷吗?长什么样?”

白墨意味深长地笑了,“我要是知道还要你找?!你只管找到人,以后荣华富贵,有她就有你。懂?”

顾晓薇下意识地挺直了腰背,竖起耳朵听着白墨跟程宇的对话。

而等她看清楚程宇手中的项链时,整个人瞬间激动地站了起来,瞪圆了双眼。

那项链居然是顾晓初那个死野种的!她怎么会跟夜正擎扯上关系?

顾晓薇心中警钟大作,顾不上太多,赶紧上前一步,有些激动地开口:“我能看看这项链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