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您才是真正的大帝

您才是真正的大帝

海岛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朝穿越,李牧来到了玄幻世界,没想到开局还是个凡夫俗体,没有修仙的资质,为了生计,他只有操起劳动人民的老本行,开荒种田耕地。闲时李牧还会研究下琴棋书画,教授下身边的小孩子们。

主角:李牧,云浅月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牧,云浅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您才是真正的大帝》,由网络作家“海岛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李牧来到了玄幻世界,没想到开局还是个凡夫俗体,没有修仙的资质,为了生计,他只有操起劳动人民的老本行,开荒种田耕地。闲时李牧还会研究下琴棋书画,教授下身边的小孩子们。

《您才是真正的大帝》精彩片段

玄武国,千山郡,桃花源。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远山翠蔓之间,李牧身穿青衣长袍,肩抗四尺长锄,摇头晃脑,嘴里哼着小曲好不快活。

“难怪古来诗人多愿隐居山林,这样的生活当真美妙啊,老子再也不当社畜了!”

李牧一边感叹,一边弯下腰来给院中的萝卜地松土。

刚说完生活美妙,李牧小院里的鸡鸭牛马、小鱼小虾癞蛤蟆就相继过来讨吃食,李牧那美好心情瞬间破裂。

“咕咕咕~~”

“咕嘟咕嘟~”

“我还没吃饭呢,你们催什么!

李牧是一名穿越者,五年前他还是蓝星一名普通的程序员,每天加班敲BUG,生活暗无天日,一次意外让他穿越到这个世界。

原主的记忆显示这是一个修行世界,强者为尊,万物皆可修行,更有大能者移山填海,飞天入地不过一念之间。

李牧本身就是仙侠爱好者,谁不曾有御剑飞天梦,谁不曾想有仙子伴周身,盈盈九天舞,羡煞世间人!

刚来到这个世界,李牧就觉醒了金手指—无敌仙尊系统!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靠系统一飞冲天时,却发现系统的修仙程序还未解锁,需先完成九百九十九个日常任务!

而且这些日常任务非常的亲民!

任务一:挑粪施肥。奖励崭新的粪叉1。

任务二:开辟菜园。奖励上好的包菜种子1。

除此之外,系统不忘让他全面发展,比如画一下老母鸡,写一首称颂老母鸡的诗,用老母鸡打鸣的声音做一首曲子。

五年,整整五年,李牧致力于完成系统任务,获得奖励无数:喝水的瓢、掉毛的扫把、大豆、石磨......

可以说除了李牧自己,他现在拥有的东西都是系统给的奖励。

伺候完手下的一众小动物,李牧叉着腰,如释重负。

【特殊任务:一个月内加入任意修行宗门。】

忽的,一道机械的声音在李牧头脑中回荡。

修行,是李牧的梦想,但是他无灵根,无道骨,无资质,这样一个三无青年若无大机缘是不会有宗门接收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话虽如此,但李牧从未放弃修行的念头,他每天坚持完成任务就是要等着系统神功大成的那一日,自己也能一飞冲天!

李牧倒是知道桃源向外五百里有一坐青岚宗,哪里的道长经常接济百姓,说不定可以去哪里碰碰运气。

“听说外面有邪修,素有龙阳之好,喜美男子,像我这样的出去太危险了,带上来福吧!”

听到李牧的话,院外匍匐的一只大犬雀跃起身,尾巴不住的摇,显得异常兴奋。

“你长得像哈士奇也就罢了,这性子也像,出去可要听我的话不要招惹祸端。”

大犬继续摇着尾巴,脑袋亲昵的在李牧大腿上蹭来蹭去。

“憨货!”

李牧嗤怪一声,牵上他的白马,带着来福便启程出发。

眼看李牧的身影顺着小径远远拉长,忽然间,他那简单的茅草屋陡然间发出凛冽的光华,威势逼人。

原本匍匐在地上的老牛浑身发出褐色光芒,一跃而起,肌肉堆积,黑邓邓足有五米高。

“牛魔,仙尊还未走远,你这憨货就不能收敛点。”

忽的,井边小憩的三条腿蛤蟆抬起头来,望向老牛。

顷刻间,蛤蟆的三只脚上面长满了金币,闪闪发光,就连它讲话的时候,空气中都弥漫着金钱的气息。

“三条腿的就你多嘴,俺老牛只是想和先祖一样,和主人一起游戏人间。”

“敖广舍弃龙身化为白马不比你这憨货有牌面。”

一牛一蟾针锋相对,与此同时又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

“既然主人带穷奇和敖广出门就有他的想法,岂是你二人能妄加揣测的?”

这时候,萝卜地里最瘦削的萝卜开口讲话,光华流转,化身绿萝衣裙的萝莉。

“主人已经越来越恐怖了,我们千绝丹参千年一开花,距离我上一次开花才过去五十年而已,但刚刚他给我松土的时候我竟有种含苞待放的感觉,主人已经领悟了时间之力!”

渐渐的小院内恢复平静。

......

“这便是桃源嘛,传说中武陵仙君陨落之地!”

桃花源外,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面色惨白踉跄的走着,只见她胸膛处浸满鲜血,浑身灵气止不住的倾泻,即便是普通人也能感受到她的修为在疾速的败退。

她已经逃了一天一夜,对于修为败退的她来说已是强弩之末!

尽管女子虚弱不堪,但她的双眸凝练,杀气凛然。

“哈哈,与其被那个畜生折磨致死,不如入此绝地寻一份机缘!”

“唐祀你个猪狗不吐的东西,枉我真心待你,你却挖我道骨,炼我精血,我云浅月若不死,定要手刃你这个畜生!”

一念至此,云浅月调理好元气向桃源走去,可刚迈出一步,她就感受到周身的骨血恍若受到磨盘的挤压,发出爆豆一般的轰鸣声。

“云纹阵,起!”

云浅月一口鲜血祭出,只见其腰间的玉佩轰然破碎,她周身出现数道流云般细小的纹路将她包裹再内,一股释然感袭来。

云浅月呼出一口气,便再次迈步向前,可就在这时,只见那远处桃源荡起一层粉色的气海,浪涛汹涌,恍若无数张大手一般,向她扑来!

“噗!”

那云纹屏障顷刻溃散。不光如此,云浅月身上的外衣也被毁去大半,仅剩几块细小的布料遮挡住关键部位,若隐若现。

“可挡真人一击的护身法宝就这样破了,不亏是仙陨之地,看来我命绝于此!”

可是,我还是不甘心啊......

恰在此时,只见那万重桃花气浪之中,一位身着青衣,骑着白马,手牵哈士奇的俊秀男子缓步走来,那诡异的气海竟然自动排开,退避三舍。

“如此强横的实力,只怕传说中的老祖也不及其半分,莫不是中州仙都的某位前辈,看来我命不该绝!”

“前辈,小辈青岚宗云浅月,望前辈相救!”

云浅月鼓起最后一口气,猛地挥了挥手,这一刻她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她只能赌这位前辈是一位热心肠之人。

李牧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位女子,她竟然青岚宗之人?

只是这女子的称谓让他摸不清头脑。

“前辈,这个是可以随便说的吗?”


李牧虽有不解,但还是翻身下马,上前搀扶云浅月,只是面前女子衣衫破碎,虽浑身血污却也难掩其身上那份秀气,此刻的云浅月更像是破败中摇曳的蔷薇花。

云浅月的手刚碰到李牧,便感到一股微弱的暖流顺着手臂传递周身,疼痛感逐渐消却,于此同时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桃花香,面前男子明眸皓齿,气质如玉,举止之间风度尽显。

云浅月心头小鹿乱撞,再加上自己衣衫破碎,几近坦诚相见,一时间倒羞涩万分。

二人上马回村,因云浅月身体虚弱,所以只好由李牧在身后半搂着,以防颠簸坠地。

不过十里的山路,敖广走的晃晃悠悠,马上的二人更是不自觉的有了肢体接触。

“咳咳,你是青岚宗的?”

李牧有些心虚,直挺起身子,像后错了错。

“回前辈话,小女乃是青岚宗圣女,落魄至此是因为糟了奸人算计,请前辈放心,小女调息一日后便会离开,绝不会打扰前辈。”

此刻的云浅月战战兢兢,方才远了没瞧出来,但真正上马之后她才发现这马儿周身散发着浓郁的灵气,鼻息之间更是传出阵阵龙吟,这哪是白马,明明是一头白龙!

不光如此,一旁撒了欢田野里打转的大狗其双眸虽然睿智,但与之对视之后便宛若陷入无边黑洞,神智变得模糊,而且这大狗浑身上下透着邪,与之靠近三米便五脏翻涌,其身上特性,与宗门秘典《山海经》卷中的穷奇一般无二。

桃源内部风水诡谲,看似杂乱无章,实际上每一朵花,每一株草都有其存在的意义,这重重花草就是无数的大阵,只要走错一步,恐怕面临的就是无尽的打击!

“可怕,太可怕了,难怪强如武陵仙君也要命丧于此,这简直就是修士禁区!“

云浅月浑身瘫软,全倚在李牧怀里。

“你叫我李牧就行,我只是个普通人。”

一瞬间她思绪万千,“前辈修为如此强横,却一再强调他是普通人,这是在暗示我他在红尘练心,以凡人之姿争渡世间!”

“好的,那我就斗胆叫你牧哥哥了。”

云浅月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心头暗自庆幸自己识趣。

“你的病耽误不得,我们加快行程,前面有条小溪,可能会有些颠簸你抓紧点。“

云浅月这才收敛心神,乖巧的点头应和。

“好的牧哥哥。“

可下一刻她便瞳孔睁大!

一条恍若天堑一般的大河横贯两岸,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昏黄的泥沙混杂着浪涛滚滚激荡,单就这一抔黄泉,便足以杀死超凡境的高手。

“牧......”

云浅月话还没说完,只听身下一声龙吟,这万顷波涛瞬间平息,这还不止,白马一个飞跃,恍若亘古,转瞬之间竟是已经到了大河对面。

虽然她已经意识到自己身下骑得是白龙,但真正见到白龙显化神威还是不由得惊叹!

她已经完全麻木,就算眼前是刀山火海,在李牧眼前都宛如平地。

穿过河流,眼前便是一座高耸的山峰,这隶属于千山郡,像这样的大山不胜枚举。

“终于有我见识过的地方了嘛。”

云浅月心底苦笑,她虽身负重伤,却也是难忘一路走来遇到的诡谲之境。

“你刚刚叫我了嘛,过河的时候楞了下神没听着,穿过这个山洞就到我们村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有些怕水。”

“一条小溪而已,等你伤好了我让来福带你去河里摸鱼,之前我摸到一条白色的鲤鱼,本来想清蒸的可谁曾想一晚上不见让它给跑了。”

李牧说完这句话,脚下的白马一个踉跄,远处的来福也侧目过来,饶有兴致的看着白马。

云浅月能清楚的听到白马心脏剧烈的跳动。

“难道这位白龙前辈来自于方才那条大河?“

云浅月心头暗自嘀咕,她估计自己的猜想大差不差。

洞内狭长,但是每逢五米就有一枚白玉一般的珠子茵茵发亮,给前路照明。

“这…这是葬地大圣的灵宝地母精?“

云浅月麻木的心再次跳动,中州仙都先前出了位圣人,以一己之力镇压三位大妖,靠的正是这地母精,可没想到在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山洞竟然随处可见。

“原来这玩意叫地母精啊,我见它在晚上能发光,就多捡了一点给乡亲们当灯使,你要喜欢的话我送你一箱。“

李牧随口说道,心理还有些嘀咕,这修行的丫头难道从下没出过家门嘛,怎么一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当灯?一箱?“

云浅月已经彻底被李牧折服了,这样举世闻名的法宝若在外界抖露出一丝消息那都足以引起数百个宗门混战,而现在李牧却要送自己一箱......

洞口外便是李牧所在的村落,田垄上庄稼生长,焕发着勃勃生机。

几个扛着锄头的大爷路过操着满口黄牙和李牧打着招呼,不知谁家的三岁孩童抱着比他们脑袋还大的桃过来献殷勤。

大家见李牧带回了个女子,便更加兴奋,争先恐后的询问是不是从富贵人家拐来的媳妇。

“这姑娘好,膀大腰圆,长得富态,娶回家一准明年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乡亲们民风淳朴,倒是给这两位年轻人臊的脸红。

大家寒暄一会,见云浅月状态不对便相继离开。

“先让来福带你回院子里,我那草药没了,我去后山那采点,一会回去给你简单包扎一下,皮外伤我能治,内在就得看你的了。“

李牧指了指村头最里的那户茅屋说道。

云浅月欣然答应,这位前辈古道热肠,着实让她心生佩服。

“要是能留在前辈身边该多好,那怕当个端茶倒水的丫鬟也好啊。“


心念既定,云浅月道:“前辈,不用麻烦了,我可以自己去院子!”

想要得到前辈高人的认可,绝对不能示弱,或者意志不坚。

传闻二祖想要得到达摩祖师的认可,也是在洞外枯座了数十日。

李牧看着云浅月虚弱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是不是太勉强了!”

云浅月连连摇头,坚定的说道:“这点小伤,还打不倒我!”

“嗯,那一会见!对了,院子简陋,别嫌弃!”

李牧转身就向着后山走去。

云浅月则迈步向着李牧的院子走去。

李牧的院子并不大,简单的用树枝围了一个篱笆。

篱笆里面有着一些家禽在慢悠悠的吃着食物。

院子尽头还有一座小石屋。

“这......这是......”

云浅月倒吸了一口冷气,俏脸之上满是震惊。

只见院子之上,虚空竟然在扭曲。

这是灵气浓郁到了何种地步,才能达到如此地步。

甚至每一根枯枝,每一块石头,都蕴含着无上道则。

云浅月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哪里是什么破落院子。

分明是一座神仙洞府。

刚才李牧还让她别嫌弃。

云浅月心脏砰砰直跳。

自己还哪里有嫌弃的份。

如果在前辈的院子里面修炼个三年五载,云浅月有信心突破到元婴期。

修士的境界分为筑基,养神,金丹,元婴,超凡,入圣,合体,大乘,蜕变等境界。

云浅月天赋极强,短短十几年,就修炼到了金丹境,被尊为青岚宗的圣女。

可惜被唐祀暗算,精血被抽去十分之九,甚至连极品道骨也被挖走了。

现在她的修为已经跌落到了养神境,如果再跌下去,怕是会破格到筑基境。

到了那个时候,云浅月就没救了。

修士的世界,弱肉强食。

青岚宗也不可能养一个废物。

“希望前辈能够治好我的伤!”

云浅月摇了摇头,迈步踏入到了院子。

就在落足的一瞬间,院子当中的家禽全部都扬起了头,目光集中到了云浅月的身上。

轰!

云浅月眼前瞬间一黑,一股无上威压扑面而来。

她脑袋嗡嗡作响,道心更是直接崩溃。

当即一口鲜血喷出,倒退数步,气喘吁吁,面露惊恐之色。

这是什么院子?

这是什么家禽!

如此威能,恐怕就是顶级神兽也不外如是。

要知道顶级神兽都是遨游虚空,受到万人膜拜的。

现在竟然被李牧当成家禽一样养在院子里。

我的天啊!

云浅月以手捂胸,冷汗淋漓。

恐怕就是玄武国的护国神兽,在这些家禽面前。

也是弟弟。

“难怪前辈要人带我入院子!哎,还是我太托大自信了!”

云浅月满脸羞愧,本来自己想要展露一下坚定。

没想到最终打脸的还是自己。

自己的行为在前辈的眼中,简直是可笑无比。

云浅月站在院子外面,再也不敢进来了。

而院子里,也乱成了一锅粥。

正在打盹的老牛直接双眼一瞪。

“你们这群白痴凤凰,找死吗?那小丫头可是主人带来的,你们完了!”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家禽一个个尖叫奔跑。

“糟了,老三,你闯祸了,刚才就是你释放的气息最大!”

“草,我怎么知道这小丫头连老子亿万分之一的气息都挡不住!”

“你白痴吗?没看到那小丫头身受重伤!完犊子了,今晚主人肯定要加餐凤凰肉了!”

几只白毛母鸡嗷嗷奔跑,整个院子乱成了一团。

就在此时,李牧手里抓着几株药草,哼着小曲走了回来。

“咦?你怎么不进去?”

他看到云浅月站在自己院子前,诧异的问道。

云浅月战战兢兢的说道:“晚辈实力低微,进不得前辈洞府!”

“这女人漂亮是漂亮,就是穷讲究!”李牧摇了摇头。

“进去吧!”

说完,他迈步进去到了院子里。

云浅月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本来院子里面乱跑的几只白毛母鸡瞬间好像中了定身法一样,僵立原地。

此时云浅月才看清楚那几只白毛母鸡的样子。

只见它们羽毛之上蕴含七彩流光,眼神如电,嘴角不时还有火星冒出。

云浅月再仔细看去,差点吓的晕倒。

那哪里是火星。

分明是凤凰原火。

这玩意可是号称可以焚烧空间的恐怖存在。

再往远处看,趴在地上打盹的老牛,还有小池塘之中不时冒头的蛤蟆。

每一只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恐怖无比。

“怎么?饿了?”

李牧看到了云浅月的目光,笑着问道。

“想吃鸡肉还是牛肉?”

这句话落下,咣当一声,那只恐怖的牛魔直接翻身倒地,口吐白沫。

白毛母鸡也是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云浅月咽了口口水,神色不由的变得激动起来。

这种神兽的血肉,但凡吃一口,怕是自己都可以直接飙升到超凡入圣境界。

突然间,云浅月醒悟了过来。

“不对,前辈高人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都必然带有深层含义!我不能光看表面!”

“前辈知道我身受重伤,需要灵气滋补,却在此时要给我吃神兽肉,这是考验!”

“面对如此诱惑,如果道心不坚,必然会被前辈高人嫌弃,我之前已经错了一次,这次不能一错再错了!”

想到这里,云浅月坚定的摇了摇头。

“晚辈吃素!”

“那好吧!”李牧也没有坚持。

他扫了云浅月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微微点头。

“果然,再漂亮的女人,对于减肥这方面,还是同样的锲而不舍!”

他笑着说道:“吃素也行,我煮了粥,一会尝尝!”

云浅月心头一震。

“果然是考验!”

她躬身道:“是,前辈!”

想要成为前辈的侍女,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每一件事必须深思熟虑才可进行。

李牧带着云浅月走进了屋子。

瘫倒的老牛一骨碌爬了起来。

瑟瑟发抖的白毛母鸡也都松了一口气。

“好险,差一点就被主人给剁了!”

“大家演技不错,继续保持!”

“伴君如伴虎,一点也没错!”

“都别装了,吃饭的吃饭,睡觉的睡觉啊!”

嘀嘀咕咕之后,整个院子再度恢复了平静。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