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弱小屌丝的逆袭记

弱小屌丝的逆袭记

我吃小苹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女神慕容秋荻拉去做挡箭牌,林辰严词拒绝,没想到女神的未婚夫“第一战神”叶天帝突然到场,匆忙之下,慕容秋荻拉着他仓皇逃走。逃亡的路上,从广播中得知家里发生火灾,无一人幸存,林辰遭遇大难之后因祸得福,被传承了鸿蒙道,从此人生脱胎换骨,走向巅峰。

主角:林辰,慕容秋荻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辰,慕容秋荻 的武侠仙侠小说《弱小屌丝的逆袭记》,由网络作家“我吃小苹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女神慕容秋荻拉去做挡箭牌,林辰严词拒绝,没想到女神的未婚夫“第一战神”叶天帝突然到场,匆忙之下,慕容秋荻拉着他仓皇逃走。逃亡的路上,从广播中得知家里发生火灾,无一人幸存,林辰遭遇大难之后因祸得福,被传承了鸿蒙道,从此人生脱胎换骨,走向巅峰。

《弱小屌丝的逆袭记》精彩片段

“我都脱完了,你竟然连碰都不碰我一下!”

中海兰蒂斯的总统房间内,一名犹如天仙一般的女子正满眼愤怒的瞪着旁边男人。

林辰有些手足无措的不敢看她:“那......那个,慕容小姐你是不是跟你男友吵架了?所以才找到我这个服务员来这开、房,其......其实你是为了报复他吧?”

慕容秋荻手指攥紧了被子,她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被这个酒吧服务生看穿了。

“你喝醉了,我......也不是一个占人便宜的人。”林辰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眼前美若天仙的女子。

“知道了。”慕容秋荻脸色涨红,不知是羞还是气的把衣服穿好,“这件事不要告知任何人,你走吧!”

林辰如释重负般点点头,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小姐,慕容小姐你在里面吗?您的未婚夫叶先生来了,说要见您。”

慕容秋荻闻言,脸霎时就白了,眼神中更是透出几分恐惧。

“你未婚夫来了?”林辰也有些慌神,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自个知道什么都没发生,但现在人家衣衫不整的模样,说出去谁信?

“你知道他是谁吗?”慕容秋荻眼神中忽然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林辰看到她这双灵动的眼睛,一时之间没有回答,因为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无论这个“未婚夫”是谁,她都已经厌恶或者说恨透了对方。

慕容秋荻紧咬嘴唇,挤出三个字:“叶天帝。”

叶天帝!大夏谁人不知?

第一战神!当世名将!帝国利剑......

拥有着无数光环头衔,在大夏可谓是家喻户晓的存在,代表着绝对的强,绝对的权势!

敲门声不断,窗外隐约传来直升机的阵阵轰鸣。

慕容秋荻似已回过神,斩钉截铁道:“跟我走!”

说完直接拉着林辰的手,从房间内部的电梯直转而下。

完全还没反应过来,林辰就被塞进了一辆玛莎拉蒂跑车里。

车子飞速发动,油门踩到底离了市区,冲到了高速路上。

“你家在哪里?”

慕容秋荻此时看起来十分冷静,目光直视前方,油门一直都未曾松开。

“星城......”

“你回去后躲起来,永远都不要来中海,明白吗?”

“你呢?”林辰有些茫然,怎么眨眼间自己就好像要亡命天涯了,做梦一样。

“你还有时间担心我?”似乎已经认命了一般,只见慕容秋荻灿然一笑。

“就算他是叶天帝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与他是豪门士族联姻,不管是顾及我家里还是为了他叶家的脸面,他都不能把这事扩大化。”

林辰看着她的侧脸,有心想要安慰几句,但又不知说些什么。

高速路上,车子急速前进......

“插播一条紧急新闻,半小时前星城丰顺路黄鹤小区一住宅突发火灾......据悉火灾现场为最新通缉犯林辰家人住宅,其一家四口葬身火海,目前火势已得到控制,具体原因仍在调查当中。”

轰!

听到收音机里的新闻广播,林辰整个人如遭雷击,猝立当场。

“那......那是我家?”他不敢置信的看向慕容秋荻,“那是我家!”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家四口全部死了!?

刺耳的刹车声猛地响起,慕容秋荻把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

“不,不可能的,房间是我开的,没有你的信息,为什么......”

吱嘎!

十几辆黑色商务车冰冷的停在了玛莎拉蒂周围,拦住了它的所有去路。

很快,一群黑衣人默然无言的走下车。

而林辰则如同木偶一般被这群人扯了下来。

而后一个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子出现,卑躬屈膝的讨好道:“大人,这正是林辰,我认识他十年了,化成灰都认得。”

回过神来的林辰见到出现的男子竟然是他最要好的兄弟朋友杜子建时,整个人如坠冰窟。

“林辰,你也别怪我,谁叫你竟然胆大包天敢招惹天帝的女人。”看着失魂落魄犹如丧家之犬的昔日好兄弟,杜子建没有丝毫愧疚之情,“不过你放心,以后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给你以及你们家烧大元宝的。”

高速路已被封锁,夜幕之中,三架直升机缓缓降落。

叶天帝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仿佛天生就带着一股无尽的威势,所有人都不敢直视其目光。

“林辰!跑!快跑!”

车上,慕容秋荻放声大喊。

几乎是下意识的,林辰一把挣脱束缚冲进了路旁的密林之中。

然而还未跑出几步,只觉身后传来一道破空之声,而后就好像被一股大力撞了下,他整个人翻滚着飞出十几米远。

趴在地上的林辰双眼愤恨的看着眼前那道高大的身影。

“就你这废物也想跑?”

叶天帝负手而立,身后是一群黑衣人,还有赶来的星城各方高层。

市警署,监察院,市衙门办......

林辰挣扎的抬起头,从这些大人物脸上一一扫过,心中满是绝望。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人生怎么忽然就这样了。

周围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鄙夷和厌恶。

啪!

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被扔到了林辰的面前。

“给你一个自我了断的机会。”叶天帝面无表情的冷声道。

林辰颤抖的捡起匕首,眼中闪过一丝决绝,而后整个人猛地冲向了对方。

砰!

他再次飞了出去,身子宛若被疾驰的大货车冲击一般,胸骨尽碎。

人还未落地,就已气绝!

叶天帝收回右腿,抬手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给你机会你不要,实在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不远处是一处断崖山涧,一众黑衣人抬起已经断气林辰丢了下去。

幽深!

冰冷!

黑暗!

林辰的尸体急速坠落而下。

就在这时,悬崖下一道微不可查的金光忽的闪烁,他就这么跌入这金光之中。

......

“林辰,得吾传承,上御天道,下敕众生。”

“我鸿蒙一道,可翻江、倒海、降妖、镇魔、辟地、开天......”

包裹在金光之中,林辰忽然有了知觉,脑海中响彻洪钟大吕。

我这是......死了吗?

霎时间,他猛地挣扎,发现自己正处于悬崖峭壁上的一个隐蔽山洞内。

未等他反应,洞内光华流传间,一道曼妙身影忽的出现。

白衣胜雪,青丝如瀑,正背对着他。

“鸿蒙一道传承隐藏这石洞万年之久,我苏轻眉在此守候十年,却没想被你小子得了这机缘,时也命也......”

“你是?”林辰此时上半身骨头全碎,完全无法动弹,只能艰难的说出两个字。

身影悠悠转过来,是一名长相极美的女子,与慕容秋荻简直不想上下,从气质上来说甚至犹有过之。

苏轻眉星眸闪动:“你在上面发生的事我已知晓,想不想报仇?”

听到这话,林辰顿时浑身颤抖,仇恨之色瞬间遍布双眼,但很快他又像泄了气的皮球,霜打茄子般的艰难道:“谈何容易,他是威震大夏的叶天帝,我只是一普通人,怎么报仇?”

“叶天帝此人确实奇才,以他的实力称句当世第一也不为过,但你得了鸿蒙道,以后成就肯定不在他之下。”苏轻眉淡淡道。

这话一出,林辰顿时生出了一股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我有骗你的必要?”苏轻眉嗤笑道,“鸿蒙道非同小可,传闻它的诞生与天道有关,你若苦心参悟,别说一个叶天帝,就是十个叶天帝加在一块都不是你的对手。”

说着,她忽然一指点出,林辰的身子不受控制般竟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既然你抢了我的机缘,那就做我的徒弟吧。”

“我会传你玄门五道,分别为山、医、命、相、卜......”


所谓山医命相卜玄门五道,乃是上古之时黄帝根据九天玄女所授天书记录下来的。

“山”以养生修炼为主,不过其中还有不少炼丹、符箓等玄妙内容。

“医”不必多说,包含三部分:方剂、针灸、灵疗。其中内容浩如烟海。

“命”即命运,他人之命,自身之命,如掌上观纹。

“相”之秘术,则有同样有三大类,分为天相、地相、人相。观其相,得其心。

“卜”术最为渊源流长,自古以来从结草绳记时,到伏羲八卦、奇门遁甲等,无不是卜字秘的体现。

玄门五道,相辅相成,属于修行之中最为核心的道理与奥义所在。

林辰现在自然还不懂这些,但听到眼前女子要收自己为徒,帮助自己报仇雪恨,自然没有拒绝。

不过以他现在的情况,就算拒绝也无济于事。

“你身受重伤,本已必死,但因鸿蒙之力逆转天命,伤势已经在愈合当中,此后你的命运将跳出三界,不在五行。”

苏轻眉说道,

“你本身年龄太大,受世俗荼毒,根基浅薄,鸿蒙之力正在帮你重塑道身,预计至少需要三年光景。”

“这三年,我会一直在这里把玄门五道的精义全部传授给你,你要专心好好学。”

自此之后,林辰开始了修炼之路。

三年时间里,苏轻眉也做到了一个师父该有的本分,倾囊相授,没有半点藏私。

而林辰一想到自己的仇人是叶天帝,整个人也是发了疯似的勤学苦练,不敢浪费一分一秒。

这一日,苏轻眉忽然离开了悬崖山洞,直到第三天才回来,并且带来了一套新衣服、一个钱包还有一台手机。

“林辰,算算时间我该走了,这是为师给你准备的东西,你以前的身份不能用了,即日起你叫林诚,诚实的诚。”

这三年里,两人朝夕相处,无话不谈,感情深厚非常。

说这话的时候,苏轻眉眼中闪过一丝不舍。

此时的林辰经过肉身重塑和苦修后,模样已经大变,不过依稀之间还是能找到一点以前的影子。

“师父,你要去哪?”

虽早知道这天会来,但真正到来之时,林辰心中宛若刀割。

自己家破人亡,唯有眼前的苏轻眉算是唯一对自己这么好的人,面临离别,心中自然十分难受。

苏轻眉眼眸轻颤,撇过头不敢看他:“你我缘分已尽,你......若是十年之内结成金丹,说不定还有相见之机。”

“十年?”林辰摇摇头,坚定道,“最多三年,我必成金丹!”

苏轻眉闻言,掩嘴轻笑道:“不知天高地厚,修炼本就逆天而行,途中劫难重重,如今世道,要想三年金丹,恐怕是痴心妄想。”

话音未落,她整个人便好似虚幻泡影一般淡淡消失了。

唯有声音还在山洞回响。

翌日。

林辰站在悬崖边上眺望着远方,怔怔出神。

忽然间,一阵脚步声从身后林间传来。

相隔数百米,但他已然察觉。

“一男一女?”林辰微微皱眉,这地方人烟罕见,这两人来这干什么?

就在他想要离开之际,却听到一个终生都不敢忘记的声音:“福伯,你不用在劝了,已经三年了,我必须要来祭拜他。”

这清脆空灵的声音,不是慕容秋荻还能有谁!

......

悬崖上阵阵微风吹来,带起一阵树叶的沙沙声。

慕容秋荻看着悬崖,三年前的一幕幕在脑海闪现。

那个因她而死的男子,经过时间稀释,容貌早已模糊,但那份愧疚之情一直都在。

她将准备好的一束白色玫瑰轻轻放在悬崖边,随后闭上眼睛,低声喃喃说着话。

就在这时,身后的老者却忽然转头盯着一处大树喝道:“什么人!?”

厉声雷霆,震得四周树木不断摇晃。

这是高手!

林辰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对方看样子是武修的路子,实力非常,不可力敌。

他缓缓从树后走出,眼神转向慕容秋荻。

三年时间,她还是那么的美,只是人影消瘦,而且脸色极其苍白,毫无血色。

老者见状一个箭步挡在慕容秋荻面前:“小子无礼!信不信我挖了你的招子?给你三秒,说出你的来意,否则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抬手便按在旁边的松树上,顿时一道深达寸许的掌印出现在上面。

“你家小姐似乎身体不好?”

林辰假装没有看到,转头望向其身后的慕容秋荻道。

“关你什么事?”老者冷声道。

由于刚刚使劲,引动气血,话刚说完,他便止不住咳嗽起来。

经过三年苦修,林辰自然听出了这老头也有毛病在身。

“老先生这是有旧伤在身吧?应该是少阴肺经受损......”

听到这边的动静,此时一群保镖已经赶来,就在他们要动手之际,老者拦住了。

“咳咳......退下!”老者不断咳嗽,“继续说下去。”

他这病确实是老毛病了,没想到眼前这年轻陌生男子一眼就看出来。

林辰淡然一笑,说道:“肺气热毒、冷寒两种,老先生性子暴躁,旧伤淤积,堵在了肺部,只要气血运转,就会咳嗽,而后牵动心经,心脏会跟无数针扎一样,我说的可对?”

老者双眼瞪大,难以置信道:“你......你怎么知道?莫非你是医生?”

“我常年在山中采药,浅学了几手医术。”

林辰心中有了想法,自己现在这模样,慕容秋荻肯定是认不出自己。

对方既然是叶天帝的未婚妻,若是能接近她,自然也就接近了叶天帝,到时报仇之事就简单多了。

“老先生的病我可以试试。”

老者回头看了看慕容秋荻,又看了看林辰,迟疑的点了点头:“需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你只需放松心神。”

说着,林辰走到老者身边,而后猛地抬手,一个大、逼兜甩在了对方脸上。

啪!

这一耳光响亮无比,所有人都愣住了。

老者更是直接被打傻了,盯着林辰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小子胆敢羞辱我!去死吧!”

“老先生不要急,我这一耳光足以让你肺气畅通,淤积的东西吐出来以后就不用再受苦了。”

林辰一个闪身,连连后退。

就在老者准备追上去把这个戏弄自己的小子给掌毙时,其身后的慕容秋荻忽然“哇”地一下吐了口鲜血。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

“福伯,小姐身体又出问题了,得赶紧吃药。”

老者顿时顾不上林辰,转身抱起慕容秋荻就往山下赶去。

回到车里,他连忙拿出药物。

吃下药之后,慕容秋荻勉强恢复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福伯,刚刚那人呢?”

听到林辰经常在这山中采药,她心中想找对方打听一下悬崖那边的事。

“等等,福伯你刚刚带我下山的时候,竟然没有咳嗽了。”

慕容秋荻忽然想起什么,连忙道。

老者也是诧异,摸了摸、胸口,说道:“咦!好像真是如此。”

话刚说完,他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喉咙之中也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吐出来一般。

老者连忙转头,一口黑色的淤血吐在车外。

这些淤血好似硬块一般,黑的发亮。

“这是!”

车内两人面面相觑。

“福伯,我们这是遇到了高人。”慕容秋荻沉声道。

而老者挠挠头,脸色通红道:“唉,看来是我错怪那小子了。”

“赶紧去追!”慕容秋荻当机立断道。


林辰下山之后,不紧不慢的走在国道马路上。

刚刚出手医治那老头,不过是牛刀小试罢了。

苏轻眉传授的东西,再加上鬼神莫测的鸿蒙之力,让他有绝对的自信。

“三年了,也不知外界是个什么情况。”

打开手机,他飞快地浏览着近些年发生的大事。

忽然,一条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

点开后,一张人模狗样的照片映入眼帘。

“星城著名企业家,十大青年才俊之一的杜子建先生,在社交帐号上说......”

杜子建!

林辰目光死死的盯着照片上风光无限的畜生。

卖友求荣后,杜子建便飞速崛起,整个星城都知道其背后有战神叶天帝支持,已然成为顶级的豪门大亨了。

“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可见林辰此刻的愤怒已经到达了顶点。

脑海中闪过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身影......

若不是杜子建提供信息,叶天帝怎么可能那么快找到自己家?!

此时,一辆豪华房车缓缓靠近。

车窗落下,露出慕容秋荻那张病态娇、媚的面容。

她看起来十分忧郁,而且很脆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吹走。

这与三年前的她,大相径庭。

“你说你在这山中采药?”

林辰点点头。

“看你这样,似乎是要进城?我也刚好要回城里,要不要上车?”

慕容秋荻声音清脆,再加上娇弱的模样,任谁都不太会拒绝这样一个女人的邀请。

林辰本就想要接近她,现在有了机会,自然同意了下来。

上了车之后,慕容秋荻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道:“你真的懂医术?”

“略知一二。”林辰笑了笑,他注意到了老者红润的面容,显然是淤积的暗伤好了。

“小先生叫什么名字?”

福伯跟着友好的笑着,不论怎样,自己的伤确实是被对方治好了。

只要治好,挨一巴掌其实也算不上什么。

“林诚......”

唰!

慕容秋荻猛地坐直了身子,双眼瞪圆好似见到了鬼一样:“林辰?!”

“树林的林,诚实的诚。”

林辰解释道。

呼!

听到这话,慕容秋荻松了口气,酥、胸不断起伏着,良久才缓缓平复下来。

“不好意思,林先生,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

说着,她悄悄对福伯做了个手势。

后者心领神会,已经拿出Ipad进入一个界面,在上面输入了“林诚”这个名字。

很快,一份详尽的资料弹了出来。

“林诚,宝庆人,贫苦出身,幼年时父母双亡,此后以采药行医为生。”

“与星城市郭家小女儿有婚约在身......”

“少年时,林诚拥有极佳的药学天赋,曾被某个药宗看中,欲收入门中,然而不知为何,几年后却失去了进入药宗的资格......”

福伯把得到的资料简单说了一遍。

慕容秋荻听完后,微微点头道:“倒是个人才,困在这大山中可惜了,我现在有个机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把握?”

“不知是什么机会?”

林辰随口答道,眼神却瞟向福伯手里的Ipad,上面那些资料被他暗暗记在心里。

自己假扮的这个身份,自己都不太清楚情况,却没想在这得到了信息。

“你可以看看我的病,不求你能治好,但凡能说出个一二来,我安排你进一家医院也不是什么问题。”

“那我试试看。”

说完,林辰便一手搭在慕容秋荻的手腕上。

“体质虚弱,似乎不是先天而成,是这几年出现的毛病吧?”

闻言,慕容秋荻精神一振,眼前这林诚倒真有几分本事,竟然一眼看穿了大致情况。

要是林辰知道她的想法,只怕会笑掉大牙。

这不废话吗,三年前两人躺在一张床上,根本就没有这种情况。

林辰屈指微弹,一道灵气送入了慕容秋荻的体内,沿其手腕扩散至全身。

忽然间!

在他灵气触碰到胸口部位时,一道威严至极的气息猛地爆发而出,反扑过来。

慕容秋荻浑身一震,胸口就好像被重锤击打一般,差点断气。

而林辰同样也不好受,整个人被弹飞到一旁,喉头涌动间差点喷出一口鲜血。

“你身上被绝世高手下了禁制!”

他有些惊骇。

因为他已经认出,这是叶天帝的气息,没想到只是一个禁制就让自己差点背过气去。

可见现在他与叶天帝的差距有多大。

“只要任何人亲近于你,尤其是碰到你身体的几个禁区,就会被这禁制所伤,同时你也会受到冲击,严重的话,当场死亡。”

林辰坐起身,把情况说了出来。

慕容秋荻和福伯似乎早已知道这种结果。

只听福伯气道:“哼!叶天帝吸取了三年前的教训,故意在小姐身上种下了禁制,也正因如此,小姐生机每日都被这禁制夺取吞噬,身子骨也越来越虚弱了起来。”

慕容秋荻叹了口气:“看来你也不行,不过我有件事想跟你打听,那就是悬崖......”

“没想到小姐体内有如此恶毒的禁制,不过我还有一招,虽不能彻底治愈,但大幅度缓解还是不成问题,只是......”

说到这,林辰有些欲言又止。

听到这话,让慕容秋荻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当真?是什么方法?放心,你有话就直说。”

林辰犹豫了一会后,小心说道:“这方法我就怕小姐接受不了。”

慕容秋荻哑然一笑,说道:“我什么情况没见过,这些年看过的专家,各式各类的方法都试过了,你放心大胆的来。”

“那就好。”林辰呼出一口气道,“这是一种特殊的治病法门,必须要嘴对嘴才行。”

这当然是他瞎编的,只是为了满足他心中的恶趣味罢了。

而慕容秋荻则完全傻住了。

这种治疗手段,还真是没见过。

福伯则勃然大怒的呵斥道:“你小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想要以此龌龊的手段来占我们小姐便宜!”

嘴对嘴......

那不就是亲嘴么!

谁特么治病需要亲嘴的?

把他们当傻子啊?

林辰没有在意福伯的大吼,而是转头看向慕容秋荻道:“你体内的禁制就如附骨之疽,不停地蚕食着你的血肉精华,若不想方设法抑制甚至消除,不出十年,你就会变成一架枯骨。”

叶天帝的手段着实恶毒惊人。

只因为慕容秋荻在三年前做出那件事,就想要了人家的命。

慕容秋荻眸光闪动,咬咬牙道:“你可有把握?”

林辰微微摇头:“我说了,目前我只能帮你抑制它,不能抹去,以叶天帝的实力,要想抹掉他亲自种下的禁制,很难!”

福伯在一旁则劝说道:“小姐,你可千万不要答应他,被他骗了,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治病的法子?再说了,这事要是被叶天帝知晓,只怕......”

慕容秋荻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说话,随后看向林辰,心中已然下定了决心。

为了能够活命,为了能够挣脱别人对她的掌控,她愿意付出一切。

慕容秋荻此时已经闭上了双眼,从其睫毛不断抖动间可以看出,此女心中的不平静。

这样的女人一般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果决执着,极为可怕。

林辰深深看了一眼面前这娇弱的大小姐,随后按住了她的肩膀,然后俯身亲下。

慕容秋荻的身子忽的一僵,牙关紧闭,脸颊霎时间红透了。

见她这模样,林辰心中一动,忽然凑了上去。

慕容秋荻猛地瞪大了双眼,整个人好似傻掉了一般。

而林辰则借机直捣黄龙,撬开了紧闭的红唇......

几乎就在同时,慕容秋荻体内的禁制之力猛地反击而来。

但都被林辰一口吞下,而后被体内的鸿蒙之力尽数化解,这股禁制之力顿时变成了纯种的灵气,滋补了他的肉身。

嗯?

察觉到还有这种变化的林辰,大喜之下就想继续深入。

但慕容秋荻已经反应过来了,猛地一下推开了他。

“小姐?”一旁,毫不知情的福伯连忙喊道。

“让他滚!立马滚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