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拾战刀

重拾战刀

命不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从前楚锋已经“死”了,现如今只有楚凡!作为响彻西境的狼锋战神,曾因怒杀纨绔少爷,被判处死刑……改名换姓的楚凡,回归都市,重新踏上复仇路,自己的仇怨还没有解决,仇敌也都没有清除干净,真正较量的时刻到了。

主角:楚凡,楚锋,苏婉珺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凡,楚锋,苏婉珺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拾战刀》,由网络作家“命不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前楚锋已经“死”了,现如今只有楚凡!作为响彻西境的狼锋战神,曾因怒杀纨绔少爷,被判处死刑……改名换姓的楚凡,回归都市,重新踏上复仇路,自己的仇怨还没有解决,仇敌也都没有清除干净,真正较量的时刻到了。

《重拾战刀》精彩片段

龙国西境,第一军事法庭。

“楚锋,男,二十八岁,西境军统部陆军特种战队,狼牙特种战队总队长,军衔,三星战将!”

“半年前,楚锋因涉嫌故意杀人,经战统部起诉批准,允予逮捕!”

“经调查过后,楚锋杀人证据确凿,现本庭判处楚锋死刑!”

“楚锋,对于以上本庭对你提出的判决,你可有意见要补充?”

威严无比的法庭之中,审判长无情宣判。

全场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和视线,此刻皆聚集在一人身上。

楚锋!

他身板笔直,孤身站在被告席,那钢铁般坚韧的脸庞,刻满了不符合年龄的沧桑和坚毅。

“我没意见。”

楚锋坦然开口,语气平淡,仿佛丝毫没有惧怕,接下来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铛!

审判长敲下法槌。

随即,无情宣判:“本庭宣布,被告楚锋罪名成立,剥夺被告楚锋所有军衔功勋,判处死刑!”

“即刻执行!”

在无情的判决声中,楚锋被法警带离法庭现场。

“唉…”

陪审席内,一名头发花白,披着白色军装的老人长叹一声。

楚锋是他的兵,如今被判死刑,他又岂能无动于衷?

片刻后,枪决现场。

连同楚锋在内,十多名死刑犯戴着黑色头套,站成一排。

烈风萧瑟,气氛凝重!

很多死刑犯都哭了,站都站不稳。

他们很清楚,接下来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只有楚锋依旧军姿笔直,不曾有过半点动摇。

他是军人。

一名上过战场,为祖国挥洒过满腔热血的铁血军人。

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

“参见林帅!”

“林帅,您怎么来了?”

此时,一阵惊呼响起。

只见那头发花白的威严老人,不顾旁人的惊讶和劝阻,面色凝重的走向楚锋。

站在楚锋身后。

老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忽然从腰间拔出手枪,顶住楚锋的脑袋!

砰!

枪声炸响。

所有人心脏一颤!

谁也没想到,老人竟然亲自动手,处决了他手下最引以为傲的士兵!

然而,楚锋并没有倒下。

反倒是他身边一名死刑犯,悄无声息的倒下,血染一地。

此时,老人缓缓转身,面色如常的看向执行枪决的几名战士,淡淡道:“楚锋已经死了。”

话落,几名战士迅速上前,将死刑犯的头套和衣服脱下,穿在楚锋身上。

一切,光明正大。

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但却无人敢开口!

楚锋没死。

被老人带走了。

但在场众人都心知肚明,楚锋,这位被誉为西境战神的传奇兵王,已经‘死’了。

一代战神,就此落幕!

......

“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叫楚凡。”

军用吉普车内,老人一脸冷漠的递给楚锋一叠文件:“这是你的新身份,今天过后,忘记你曾经的身份和一切,重新开始你的人生。”

楚锋双目猩红,咬牙跪了下来,“林帅,对不起,我辜负了您老人家的期望!”

老人身心一震!

他颤声大吼:“给我站起来!我林沧海的兵,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

“是!”

楚锋嘶吼一声,站了起来,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很清楚,林沧海今天为自己付出了什么。

林沧海这样做,是要冒着被军事法庭革职查办的巨大风险!

“唉。”

林沧海深深叹了口气,无奈又惋惜的叹道:“三个月,只要再过三个月,以你的功绩和实力,完全可以披挂封帅,只要你继续努力,我甚至可保你未来三年内,取代我的位置。”

“楚锋,你后悔吗?”

“一颗子弹,一个本不需要你亲自出手击杀的纨绔子弟,毁了你的人生,你这样做,值得吗?”

值得吗?

一句话,在楚锋脑海中不断回响,久久无法平息。

许久,楚锋扬起嘴角,重重点头:“值得!”

是的,值得!

那个狗杂碎,将战友的妹妹拐卖国外,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这种畜生,不杀,楚锋心不安,怒难平!

只是......

楚锋杀了那纨绔子弟后,却是引出一股让他无法抗衡的庞大势力,即便那畜生死有余辜,楚锋也依然要给他陪葬!

“值得个屁!”

林沧海瞪了楚霄一眼,被气笑了,“你给老子听好了,离开战部后,永远不要在回来,无论是谁找你,都不要暴露你以前的身份!”

“另外,中州赵家应该知道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你离开后,一定要注意安全,若遇到赵家的人,能躲则躲,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出手暴露自己。”

“我明白。”

楚锋微微点头,脸色异常冷漠。

中州赵家,便是那个纨绔子弟所在的家族,也正是因赵家暗中出力,才让楚锋被判死刑。

这个仇,很大!

中州赵家,楚锋一定会亲自登门!

但,不是现在。

“好了,你走吧。”

林沧海轻叹一声,转身背对着楚锋:“我已经替你订了去临洲的火车票,那里有我一位老朋友,他会安顿好你以后的生活,联系电话在你的资料袋。”

“记住,离开了,就不要在回来了!”

楚锋虎躯轻颤。

他抬起头,望着林沧海那笔直威严的沧桑背影,眼眶猩红一片,嘴唇都在颤抖。

他默默的走下车,抬起右手,颤声嘶吼:“林帅,保重!”

礼毕,头也不回的踏步离去。

林沧海转过身,铁一般的他,此时都禁不住红了眼眶。

楚锋是他带进的部队,整整十年,他亲眼见证了楚锋的成长和付出,在老人心中,楚锋几如他的亲孙子。

而如今,楚锋就因为杀了一个人渣,被迫脱下戎装,失去一切,他如何能不痛心?

深吸一口气,林沧海目光如电,杀气凛然:“中州赵家,你们最好适可而止!”

“你们若再敢对楚锋出手,哪怕是拼上我林沧海这把老骨头,也要与你赵家玉石俱焚!”

他始终放不下楚锋。

亦如,楚锋放不下他!

......

两天后。

临洲市火车站。

出口处,停着一辆扎眼的黑色宾利商务车。

一名身材高挑,长相美艳的女子站在车旁,顶着火辣的阳光,口中抱怨不断。

“爷爷,这都快一点了,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我还要回公司开会的。”

“行了,你给我安静点。”

女子身旁,一名身穿红色唐装,面相威严的老人沉声说道,“公司的事先放一放,今天你哪都不准去。”

“爷爷,我们都等了一个早上了,难道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女子头不满的说道。

老人淡淡的道,“不管等多久,只要那个人没来,你就不准离开。”

女子彻底绝望。

她想不明白,对方究竟是什么人,能让爷爷等一个早上?

这个疑惑,很快便解开了。

“来了!他来了!”

片刻后,老人眼睛一亮,十分激动的看着迎面走来的楚凡。

“你好,请问您是苏长林苏老先生么?”

楚凡率先开口询问。

“正是老朽,想必你就是老林说的那位楚凡吧?”

苏长林笑容满面的打量着楚凡,感叹道,“以前经常听老林在电话里提起你,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不错,果然是一表人才。”

说完,老人看向身边的女子,不悦道,“婉珺,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帮忙拿行李?”

苏婉珺一楞,满脸错愕。

她在这等了大半天,饱受烈日毒晒,心里本就憋了一肚子怨气,现在苏长林居然还让她帮忙拿行李?

苏婉珺没好气的瞪了楚凡一眼,哼声道,“他自己有手有脚的,干嘛要我帮他拿行李?”

“住口!你这没规矩的丫头,怎么说话的!”

苏长林厉声呵斥,尴尬的向楚凡赔笑道,“真是抱歉,我这孙女从小被我惯坏了。”

“没事。”

楚凡微微摆手,他堂堂西境战神,还不至于和一个女人一般见识。

很快,在苏长林热情的招待下,楚凡背着行李上车,和苏婉珺坐在后排。

一路上,苏长林一直在热情的和楚凡聊天,介绍临洲的环境。

而苏婉珺则是抱着平板电脑,一脸认真的审阅文件,丝毫没有理会身边的楚凡。

一小时后。

“楚凡,我们到了。”

下车后,苏长林带着楚凡走进一栋豪华大别墅,笑着道,“这是我苏家的别墅,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不要有什么拘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

“爷爷,你说什么?”

苏婉珺惊愕万分,“你让他住在咱们家里?”

楚凡也是一愣。

他本以为苏长林会带自己去酒店或公寓落脚,没想到竟然直接带自己回家了。

“苏老先生,这不太合适吧?”

楚凡有些犹豫,毕竟自己初来乍到,就这么贸然住进别人家里,显然不太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苏长林没有理会苏婉珺的惊愕,笑着对楚凡说道,“楚凡,你既然是老林推荐的人,我也就不把你当外人了,你若不嫌弃的话,喊我一声苏爷爷就行,老头子我也不和你见外,就叫你小凡,如何?”

“这…”

楚凡有些尴尬,苏长林这番突如其来的热情,他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

苏婉珺站在一旁,也是震惊不已。

她从来就没见过爷爷对哪个人如此热情过,尤其是楚凡这样的年轻人。

更让她不解的是,楚凡看起来普普通通,顶多就是长的帅气阳刚了点,凭什么让苏长林如此热情的套近乎?

“爷爷,你今天是不是睡糊涂了?”

苏婉珺无语的说道,“你让他一个陌生人住在家里,难道就没考虑过我和妹妹的感受吗?”

“住口。”

苏长林呵斥道,“婉珺,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楚凡不但会住在这里,以后还会和你一起去公司上班,以后我不在家,你和你妹妹都得听楚凡的话,记住了吗?”

“什,什么?”

苏婉珺愕然。

她气愤的瞪了楚凡一眼,十分无语的反驳道,“爷爷,你有没有搞错?我才是公司的总裁,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听他的话?”

“凭什么?”

苏长林冷哼一声,语出惊人,“就凭他是你未婚夫!”


“未婚夫?”

苏婉珺目瞪口呆。

楚凡亦是如此。

“爷爷,你,你在开什么玩笑啊!”

苏婉珺满脸的不敢置信。

她觉得这简直就是荒唐!

自己和楚凡从来就没见过,这才刚见面,就成自己未婚夫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楚凡此刻也是懵的,一脸的哭笑不得。

直到现在,他才终于理解了临走时,林沧海所说的那句‘已经安顿好了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意思。

这感情是连自己的婚姻大事都给安排好了啊!

想到这,楚凡不由多看了苏婉珺一眼。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是顶尖的。

苏婉珺察觉到楚凡在看自己,脸色顿时更加厌恶。

她没好气的瞪了楚凡一眼,冷声道,“看够了没有?要不要脱光了给你看?”

对于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夫,她此刻没有半分好感!

楚凡回过神,尴尬的收回目光,随后看向苏长林,无奈说道,“苏爷爷,这件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什么?”

苏长林一惊,急忙道,“小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看不上我孙女吗?”

听到这话,苏婉珺差点气吐血。

什么叫看不上自己?这还是自己亲爷爷么?

“苏爷爷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楚凡连忙解释,“我不是看不上您孙女,而是苏小姐太优秀了,我觉得我配不上她。”

“哼,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苏婉珺高傲的哼了一声,“爷爷,您听见了,是他自己说配不上我,这件事到此为止,我还要去公司开会,先走了。”

“你给我站住,回来!”

苏长林气的吹起胡子。

苏婉珺装做没听见,迅速的逃离现场,钻进车内疾驰而去。

见此一幕,苏长林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尴尬的对楚凡说道,“小凡,你别在意,婉珺这丫头虽然脾气有些急躁,但本性还是很善良的。”

“这样,你们的婚事先暂时缓缓,等过段时间你们熟悉了,到时候在慢慢谈。”

见苏长林如此执着,楚凡很是头疼。

在他想来,结婚这种事讲的是缘分和感情,他和苏婉珺才刚见面,彼此互不熟悉,怎么可能走得到一起?

“苏爷爷,这件婚事是林帅和您定下的吗?”

楚凡想了想后问道。

“没错。”

苏长林点了点头,笑着道,“小凡,虽然我对你不太了解,不过我相信老林的眼光,既然你是他推荐的人,我相信把婉珺交给你,你一定能照顾好她。”

楚凡微微一愣,听出了苏长林这番话的深意。

他心思转动,直接问道,“苏爷爷,您这么急着让我和你孙女结婚,应该是有别的原因吧?”

苏长林沉默稍许,轻叹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进去吧。”

“好。”

楚凡点了点头,跟随苏长林走进了别墅大厅。

另一边。

苏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内。

“苏总,银行那边今天早上派人来催款了。”

一个戴眼镜的女秘书站在苏婉珺面前,愁眉苦脸的汇报,“银行要求我们一个月内结清贷款,否则就要去法庭起诉,冻结我们公司的资产。”

苏婉珺苦恼的揉着额头,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这件事我会想办法处理。”

女秘书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苏婉珺无力的靠在座椅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此刻的她,心烦意乱,没有丝毫头绪。

自从一年前父母意外去世,她接手公司以来,公司的业绩和收益一直在走下坡。

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而如今,苏氏集团欠下高达十亿的贷款债务,若再不想办法解决,只能宣布破产!

这是苏婉珺无法接受的。

苏氏集团是她父母用血汗打拼下来的基业,也是唯一留给她的遗物,她绝不能眼看着公司倒闭!

砰!

突然间,办公室大门被暴力踢开。

只见一个穿着花衬衫,带着墨镜的青年,迈着嚣张的八字步,带着几名手下走进办公室。

“苏大美女,我们又见面了。”

青年嬉皮笑脸的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旁边的手下迅速上前给他点上雪茄。

青年吐出一团浓雾,淡淡道,“我之前和你谈的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周少聪,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

苏婉珺黛眉紧蹙,强忍着刺鼻的烟味冷声道,“我是不可能会把公司卖给你们周家的,请你马上离开!”

“哼,你说不卖就不卖了?”

周少聪不屑的冷哼道,“苏婉珺,你爸妈欠我们周家的两个亿损失,这笔账可是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你要是不把公司卖给我,那就把钱还上!”

“你......”

苏婉珺脸蛋涨红,眼眶逐渐泛红。

她很清楚,当年自己父母就是因为周家的那场合作,才发生了意外!

而如今,周家作为合作伙伴,非但没有雪中送炭,反而步步紧逼,想要强行用底价收购苏氏集团,可见其行为有多么无耻卑劣!

深吸一口气,苏婉珺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声道,“我父母欠你周家的钱,我一定会还,但不是现在,根据合作协议,我还有一个月时间。”

“苏婉珺,你他玛真打算敬酒不吃吃罚酒?”

周少聪脸色一沉,不屑道,“就凭你们苏氏集团现在的情况,别说是一个月了,就算给你半年时间,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凑齐两个亿?”

“当然,你还有另外的选择。”

周少聪笑眯眯的补充道,“只要你答应嫁给我,做我的女人,这笔钱你就不用还了,另外我还可以替你摆平你公司现在的麻烦,怎么样?”

“你做梦!”

苏婉珺咬牙道,“我就算是嫁给一条狗,也绝不会嫁给你这种卑鄙无耻的人渣!”

周少聪脸色一冷,狞笑道,“行,苏婉珺,这话老子记下了,希望一个月后你别后悔,到时候就算你跪在我脚下求我,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

说完,他大手一挥,带着手下嚣张离去。

苏婉珺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力气。

她无助的抱紧肩膀,眼眶含泪,但却倔强的仰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在外人眼中,她是高高在上的冷艳总裁。

但又有几人知道,在她光鲜靓丽的背后,藏着多少辛酸苦楚?

叮铃铃......

手机突然响起。

苏婉珺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苏长林的来电。

接通电话后,苏长林让苏婉珺早点下班,晚上回家聚餐。

苏婉珺也没多想,随口答应下来,便挂了电话。

时间一点点流逝。

转眼到了半晚时分。

苏婉珺离开公司,开车前往苏家别墅。

一路辗转。

很快回到家中。

苏婉珺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别墅,来到了餐厅。

刚进门,她就一脸错愕的看见,楚凡正和苏长林坐在一起吃饭谈笑,气氛相当融洽。

“爷爷,他怎么还在这里?”

苏婉珺没好气的瞪了楚凡一眼,心想这家伙赖着不走,难道是打算对自己死缠烂打?

“你这没规矩的丫头,怎么说话的!马上给我道歉。”

苏长林呵斥道。

“算了苏爷爷,一点小事而已,您别生气。”

楚凡看了苏婉珺一眼,淡笑道,“你别误会,我留下来,并不是为了苏爷爷之前提过的婚事。”

苏婉珺愣了愣,黛眉微微蹙起,心中多少有些意外。

“那你留在我家干嘛?”

苏婉珺下意识的问道。

“是我让小凡留下的。”

苏长林一脸不悦的说道,“你这丫头,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好不容易才说服小凡留下来帮你解决公司的麻烦,你怎能对他如此无礼?”

“什么?他帮我解决公司的麻烦?”

苏婉珺一愣,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她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楚凡几眼,无语的说道,“就凭他?他有什么能力帮我解决麻烦?”

对于苏长林今天的行为,她是真的很闹心,更是无法理解。

连自己都没办法解决的麻烦,楚凡又凭什么帮自己解决呢?

“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不相信楚凡有这个能耐帮你解决麻烦?”

苏长林眯起眼睛问道。

“没错。”

苏婉珺毫不犹豫的说道。

苏长林笑呵呵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敢不敢和爷爷打个赌?”

苏婉珺一愣,“赌什么?”

苏长林淡淡一笑,“如果楚凡帮你解决了公司的麻烦,你就嫁给他,如何?”


苏婉珺听完苏长林的话,心中很是无语。

她是真想不明白,这个楚凡究竟有哪点好?值得苏长林如此不惜一切的想要撮合自己嫁给他?

虽然明知是激将法,但一向性格要强的苏婉珺,还是不服气的答应了这场赌约。

“爷爷,既然您那么看好他,我可以答应给他一次机会。”

苏婉珺淡漠道,“不过我有个条件,如果楚凡做不到您的要求,他就得离开这里。”

“好,那就一言为定。”

苏长林想也不想,笑着替楚凡答应下来。

楚凡坐在一旁,很是无语。

他这个当事人一句话没说,这爷孙俩就定下了赌约,这叫什么事啊?

虽然心中有些无奈,但想起下午和苏长林之间的谈话,楚凡此时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答应过苏长林,会帮忙解决苏婉珺的麻烦。

至于结婚......

楚凡从始至终就没考虑过。

倒不是看不上苏婉珺,而是因为他现在没心思去考虑个人感情。

毕竟自己现在的处境并不乐观,万一身份暴露,只会给苏家带来无尽的麻烦。

此外,他还要找寻战友的妹妹,不可能一直留在临洲,迟早要离开的。

吃完晚饭后,楚凡便回房间休息了。

苏婉珺则是抱着笔记本电脑和一堆文件,坐在大厅沙发上,认真批注。

几小时后。

一道窈窕的身影走进了大厅。

不是别人,正是苏婉珺的妹妹,苏婉柔。

“姐,我回来了。”

听见熟悉的声音,苏婉珺头也不抬的说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又在外面和朋友疯玩了?”

“哪有,我可是去办正事的。”

苏婉柔撅起小嘴,随即走到苏婉珺身边坐下,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了苏婉珺手中。

苏婉珺一愣,“这是什么?”

“姐,这是我和天宇集团刚签订的艺人合同。”

苏婉柔一脸骄傲的说道,“他们在网上看见了我发布的短视频,对我的视频非常感兴趣,所以就主动联系我去谈签约的事。”

“目前呢,我跟他们谈好的年薪是两百万,平台提成和收益另算!”

“真的假的?你可别被人给骗了。”

苏婉珺半信半疑,翻开合同看了几眼,微微蹙眉道,“这份合同怎么有这么多条款?你每一条都看过了吗?”

“拜托了姐,我又不是小孩子,哪有那么容易上当受骗。”

苏婉柔靠在苏婉珺肩膀上,认真说道,“姐,你放心吧,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帮你分担工作了。”

“等我毕业之后,我就努力工作赚钱,和你一起分担公司的业务,以后我们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听到这些话,苏婉珺不禁鼻头一酸,眼眶泛红。

她轻叹一声,轻轻的抚摸着妹妹的长发,心中悲伤涌现。

自从一年前父母意外去世,她身边只剩下爷爷和妹妹两个亲人,彼此相依为命。

虽然目前看似生活还算过得去,但实际上,苏婉珺知道自己很难撑过这一关。

一旦公司破产,他们一家人就得流落街头!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

苏婉珺调整好情绪,微笑着说道,“公司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你要是喜欢拍视频,姐一定会支持你,不过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学业,知道了么?”

苏婉柔今年刚满二十岁,比苏婉珺小四岁,目前还在上大学,是临洲大学大二的音乐系高材生。

“嗯。”

苏婉柔点了点头,正准备起身上楼,却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坐了回去,好奇的问道,“对了姐,你和爷爷早上去哪里了呀?”

苏婉珺想起早上的事,心情顿时有些心烦意乱。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出了早上的那些烦心事。

“什么,爷爷帮你找了个未婚夫?”

苏婉柔听完后大吃一惊,连忙追问道,“是谁啊姐?他叫什么名字?长得帅不帅?做什么工作的?”

“行了行了,你别烦我了。”

苏婉珺没好气的摆手道,“赶紧去睡,你明天还要上学,别睡过头了。”

见苏婉珺不肯多说,苏婉柔只好沮丧的上了楼。

一夜无事。

转眼到了第二天。

早上七点,苏婉珺一如既往的早起。

简单的洗漱一番,换上一身白色运动装,苏婉珺便离开房间,准备晨跑。

然而,刚走出别墅大门,她就惊讶的看见,楚凡此时正站在前方别墅草坪上做体能训练。

此刻,楚凡单手撑地,只用两根手指做俯卧撑。

一个、两个、三个......

短短几分钟不到,楚凡便做完了一百组俯卧撑。

紧接着,他站起身,走向一旁的单杠,单手握住,迅猛的做着引体向上。

“哇塞,这小哥哥也太猛了吧。”

就在这时,苏婉珺身边冷不丁响起一声惊呼。

苏婉珺转头看去,这才发现是苏婉柔。

苏婉柔此时穿着一身粉色卡通睡衣,头上顶着两个毛茸茸的兔耳朵,那可爱的模样估计连钢铁直男都会被萌化。

“姐,这个猛.男是谁啊?他该不会就是你未婚夫吧?”

苏婉柔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苏婉珺脸色一僵,微微泛红。

她没好气的瞪了苏婉柔一眼,伸手掐住苏婉柔白嫩的脸蛋,呵斥道,“你这死丫头乱说什么,是不是皮又痒了?”

“唔,好痛......”

苏婉柔痛叫一声,委屈巴巴的捂着脸。

而此时,不远处的楚凡看见了两姐妹。

他先是一愣,随后停下训练,小跑着上前,笑着打了声招呼,“早上好。”

苏婉珺冷淡的看了楚凡一眼,一句话没说,戴上运动耳机便跑出别墅,开始晨跑。

而苏婉柔则是笑眯眯的打量着楚凡,主动伸出小手,甜甜的笑道,“小哥哥你好呀,我叫苏婉柔,很高兴认识你。”

楚凡一愣,连忙把满是汗水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这才握住了苏婉柔的小手,笑着道,“你好,我叫楚凡。”

“楚凡?”

苏婉柔眨了眨眼睛,有些狐疑。

她仔细回忆了半天,却是没想起来记忆中苏婉珺有哪个姓楚的男性朋友。

收起心思,苏婉柔正准备开口八卦一番,却不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争吵声。

楚凡和苏婉柔同时转头看去,只见苏婉珺站在不远处的路边,与人争执着什么。

见此一幕,楚凡不由皱起眉头,快步跑了过去。

苏婉柔此时也反应过来,像个小兔子般,蹦蹦跳跳的追了上去。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