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傻婿是龙的传人

傻婿是龙的传人

上善若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龙禹是男主角,江允儿是配角的都市热血男频爽文,小说名:《傻婿是龙的传人》!这本书上线至今,收获了许多好评反馈,小说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作品又名:《我的名门娇妻》,小说作者“上善若水”的精编原创,内容简介:六年前还被人追杀,六年后的今天,龙禹身份恢复,神智恢复,逆袭人生就在此时此刻。当年他被歹人追杀,摔到头部,失去了部分记忆和神智,沦为了傻子,阴差阳错入赘三流世家,也得以保住这条小命。

主角:龙禹,江允儿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龙禹,江允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傻婿是龙的传人》,由网络作家“上善若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龙禹是男主角,江允儿是配角的都市热血男频爽文,小说名:《傻婿是龙的传人》!这本书上线至今,收获了许多好评反馈,小说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作品又名:《我的名门娇妻》,小说作者“上善若水”的精编原创,内容简介:六年前还被人追杀,六年后的今天,龙禹身份恢复,神智恢复,逆袭人生就在此时此刻。当年他被歹人追杀,摔到头部,失去了部分记忆和神智,沦为了傻子,阴差阳错入赘三流世家,也得以保住这条小命。

《傻婿是龙的传人》精彩片段

 

 

“龙禹,你从外面捡垃圾,你老婆天天在家和别的男人睡觉,你一点儿不生气?”

 

 

龙禹身材高大,也很帅气,可他却眼神呆滞,一脸憨样,是个傻子。

 

 

他捡垃圾归来,刚要回家,被几个街头混混围在路边。

 

 

“你们老婆才和别的男人睡觉,你们全家都和别的男人睡觉!”

 

 

龙禹一边回怼,一边拿捡回来的饮料瓶砸向众人。

 

 

“呵,都头顶大草原了,居然还不信?”

 

 

“那么傻,活该被绿!”

 

 

“哈哈,哈哈!”

 

 

众人一阵嘲笑。

 

 

“你们才傻,你们才头顶大草原!”

 

 

龙禹骂骂咧咧挥拳冲向众人。

 

 

众人一哄而散。

 

 

虽然他痴傻,但他却知道护媳妇,耳朵里容不得别人说媳妇半句坏话。

 

 

可等他返回家,打开房门,卧室里的一幕,让他直接目瞪口呆!

 

只见,他妻子陈薇与一个男人正在床上紧紧搂抱着......

 

很显然,两个人正在苟情!

 

他真的被绿了!

 

那些人没有骗他!!!

 

因为痴傻,龙禹知道妻子嫌弃他,这些年,他睡觉从未进过卧室,就连吃饭,也都躲开饭桌,蹲在门口角落吃。

 

为了妻子,他忍受了很多。

 

毕竟当年没有陈家收留,痴傻的他早就饿死街头,那份恩情,他一辈子都回报不完。

 

所以,即便妻子对他打骂,他也从不顶嘴,所有事都顺着妻子。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妻子竟然背着他偷偷与别的男人苟情!

 

而此时的陈薇,不但没有一点儿羞耻,反而还一脸嫌弃的瞪着龙禹。

 

“傻子,今天你怎么回来这么早?既然我和名灏哥的事儿被你撞见了,我也不瞒你了,你赶紧识趣的出去,不要坏了名灏哥今天的心情,等我们完事儿了你再回来!”

 

“如果你惹了名灏哥生气,让他不高兴了,我让你以后永远都进不了家,天天住在桥洞!”

 

骂完,陈薇直接把龙禹当空气,又噯昧的搂住刘名灏的脖子,准备继续。

 

“捡垃圾能换多少钱?来,我这里有十块钱,你拿去买几个包子,等吃完包子,再回来,我和薇儿就差不多完事儿了!”

 

刘名灏嘴角勾笑,拿出钱包,抽出十块钱狠狠甩在龙禹脸上。

 

把他给绿子,竟然还对他那么猖狂?

 

就算龙禹再傻,也知道自己媳妇被别的男人睡是一种耻辱!

 

他怎能忍受?

 

那一刻,龙禹怒火翻涌,气的咬牙,攥了攥拳头,向刘名灏扑去。

 

“王八蛋,睡我老婆,我弄死你!”

 

可他毕竟痴傻,动作要笨拙很多,刚靠近刘名灏,就被刘名灏抓起一把椅子,狠狠砸在头上,顿时鲜血飞溅。

 

看着头破血流的龙禹,陈薇不但没有一点儿同情,反倒对他更厌恶起来。

 

“傻子,就你也敢对名灏哥动手?以卵击石,丢人现眼,你看你那傻样,简直恶心死了!”

 

“实话告诉你吧,我与名灏哥已经好很久了,当初和你结婚,也是为了某些利益,听从了爷爷的安排,现在我已经受够你了,既然今天被你撞见,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明天咱们就去办离婚吧!”

 

“名灏哥,这里全是血,房间都被这个傻子弄脏了,太扫兴了,走,咱们去酒店开个房继续。”

 

“妈妈,不要,不要跟别的男人走,妈妈不要和爸爸离婚......”

 

就在这时,六岁的女儿龙点点从外面回来,正好与陈薇走迎面,她直接抱住陈薇的腿大哭起来。

 

“滚!”陈薇一脚把龙点点踢开。

 

“小贱种,我不是你妈妈,当年与傻子发生关系的女人根本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生下你?”

 

“无论是与傻子结婚,还是把你弄到我们陈家当我女儿,都是偷梁换柱,那只不过是我们陈家为了得到一些利益而已!”

 

“现在,在你们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利益可得了,你们俩都可以给我滚了!”

 

说完,陈薇又抬脚狠狠踹向龙点点。

 

龙禹心疼女儿,赶紧去保护女儿,可他因为头上流血太多,刚站起身,整个人就一晃,一个趔趄栽倒地上。

 

就在那一瞬,龙禹脑子突然清明起来,闪过无数画面。

 

......

 

“禹儿,快走,快离开这里,一定要活下来,替我报仇......”

 

“记住,你是龙的传人,你是龙之子,你身上有龙脉之血,只要你能躲过这次劫难,好好修炼,就有机会成为龙王,传承龙王的一切......”

 

......

 

“杀了他,一定不要留活口,他是龙之子,如果留他,将来得势,定会逆天......”

 

......

 

“臭男人,滚开,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身体救你,放开我,放开我......”

 

过往的画面,犹如电影一样,从龙禹脑海一一闪现。

 

他被人追杀,中了媚毒,为了保命,强行与一女子发生关系。

 

但之后,他脑海中就没有任何画面了。

 

显然,那段时间是他变成了痴傻,入赘到了陈家。

 

“爸爸,爸爸,你快醒醒,快醒醒......”

 

“爸爸,你不要吓我,妈妈跟着那个野男人走了,你不要留下点点一个人,你不要死,不要啊,点点好怕......”

 

“妈妈不要点点了,点点不能再没有爸爸,不然点点会很孤单......”

 

龙点点哭的撕心裂肺,眼泪滴在龙禹脸上。

 

龙禹身子一颤,像是有所感应,缓缓睁开眼。

 

与此同时,陈薇刚才说的那些话,也再次从他脑海里萦纡起来。

 

龙禹胸口猛然一痛,犹如匕首刺入心脏!

 

陈薇不是当年与他发生关系救他性命的女人?

 

与他结婚,也只是为了得到某些利益?

 

这六年来,虽然龙禹痴傻,可他任劳任怨,尽所能的呵护陈薇。

 

面对陈薇与丈母娘一家人的嘲讽与羞辱,他从来没有抱怨过。

 

然而,他百般呵护的女人,却把他绿了,偷偷与别的男人苟情!

 

他这些年,白白为她付出了!

 

愤怒!

 

他的心里是真的愤怒!

 

更可恶的是,把他绿子,竟然还对他那么猖狂?

 

这太让他憋火了!

 

他真正体会到,什么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六年的忍辱与付出,换来的只有冷落和鄙夷。

 

换成谁都会心里不好受!

 

如今,六年劫难已过,现在他已经不再痴傻!

 

他也知道了他是龙之子的身份,未来更有机会传承龙王的一切,睥睨天下!

 

他再也不用忍气吞声,做傻子了!

 

那一刻,龙禹的怒火顷刻爆发!

 

既然陈家作孽,为了利益,偷梁换柱,让他报错了恩,这口气,他必须出!

 

所有的一切,都是陈薇的爷爷陈光雄那条老狗所安排,现在他就去找陈老狗,问出真相,教训那个畜生!

 

然后,找到真正救他性命的女子,回报恩情!

 

想到这里,龙禹抱起女儿,一拳轰开房门,疾步向外走去......


就在龙禹抱着女儿龙点点去陈家找陈光雄时,龙点点突然一口鲜血喷出,呼吸变的微弱。

刚才她被陈薇踢了一脚,挺严重,但她不想让龙禹担心,就一直硬撑着,现在她有些撑不住了。

“点点......”龙禹大声喊着女儿名字,心里十分担忧。

“爸爸......妈妈踢的那一脚......好痛......我可能快要死了......爸爸......我好怕......我不想离开你......”

龙点点眼睛里含着泪花,无比可怜。

“点点别怕,点点不会死,爸爸也不会让你死,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龙禹看着陈家方向,目眦欲裂,恨的咬牙:“陈光雄,你给我等着,等我送女儿去了医院,我会马上去陈家收拾你这条老狗!”

......

医院。

在医生的治疗下,龙点点伤势逐渐稳住。

其实,作为龙的传人,作为龙之子,龙禹本身就传承了古医术。

只是,他刚刚从六年痴傻状态苏醒,还不能催动体内真气,暂时不能亲力亲为给女儿治疗。

一旦他可以催动体内真气,他传承的古医术足以让他在云海市声名鹊起,给女儿疗伤就更不在话下了。

“爸爸,我的妈妈不是陈薇,她是谁......我想找我的亲妈妈......”

龙禹抚摸着女儿的头,充满疼惜:“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但你放心,爸爸一定会找到她。”

紧接着龙禹透过窗子看向陈家方向:“既然你的伤现在稳住了,我这就去陈家教训陈光雄,等我从他嘴里问出你亲妈妈是谁,我就立刻回来带你去找她。”

龙点点激动的赶紧点头:“好,好,我等爸爸。”

片刻后。

龙禹坐电梯下了楼,刚到楼下,发现忘了戴口罩,现在疫防期间,出入医院必须戴口罩。

他准备回病房拿,刚转身,便看到女儿拿着一个口罩,正从电梯走出来。

龙禹心想,肯定是女儿发现他忘了戴口罩,亲自给他送来了。

他赶紧迎了上去:“宝贝儿,你身上有伤,尽量少走动。”

说完,龙禹俯下身子吻了一下女儿的脸颊,伸手去她手里拿口罩。

然而,小女孩却是紧紧的抓着口罩,没有松手的意思。

龙禹皱了一下眉头:“宝贝儿,你怎么了?”

龙禹这时还不知道,这个小女孩并不是他女儿龙点点,她叫江小半,和龙点点长的一模一样。

六年前,小女孩的母亲江允儿被一陌生男子强行发生关系,生下了三胞胎,一个儿子,两个女儿。

但另外一个女儿刚出生就在医院被人偷走,下落不明。

此时,小女孩站在电梯口,看着龙禹,直接懵了,她根本不认识龙禹,她来医院是跟着妈妈一起看望外婆的,她外婆在住院。

龙禹刚才亲吻她脸颊的举动,太过突然,让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龙禹又说话了:“宝贝儿,快回病房吧,去病房里等爸爸,爸爸很快就回来。”

说完,龙禹从小女孩手里拿走口罩,转身向医院外走去。

小女孩看着龙禹的背影,整个人瞬间石化!

爸爸!?

他竟然说是她的爸爸!?

片刻后。

一个小男孩跑过来,敲了一下小女孩的头,他是小女孩的双胞胎哥哥。

“妹妹,你怎么了?怎么在电梯口发起呆了?”

小女孩这才回过神:“哥哥,刚才有个男人叫我宝贝儿,他还让我去病房等他,他说他是爸爸......”

小男孩赶紧伸出手,摸了一下小女孩的额头:“妹妹,你没有发烧啊,怎么就说起胡话来了?你是不是又想假装脑子有了毛病,骗妈妈,不写作业?”

随着走廊里一阵高跟鞋声音响起,一个长相漂亮的女人走过来,她正是小女孩与小男孩的妈妈江允儿。

“妈妈,妹妹不想写作业,又假装脑子得了病,还胡说八道,说刚才电梯口有个男人叫她宝贝儿!”

一听这话,江允儿眼睛里当即浮现一层怒色,转脸看向小女孩:“你为了不写作业,又开始装病,说慌话了是吗?”

小女孩嘴一撅,说道:“妈咪,我没有说谎,我说的是真的,刚才真有一个男人,他对我说他是爸比,他还拿走了我的口罩,并且,他还......”

“还怎样?”

“还......亲了我......”

小女孩显得很兴奋,嗲声嗲气的发着小奶音,又软又糯:“妈咪,那个男人长的好帅好帅,颜值超高,和你特别般配耶~”

“尤其是他亲我的时候,让我心里有一种很亲切很温暖的感觉,就和我梦中一直希冀的父爱一样温暖,妈咪,他会不会就是我和哥哥的爸比?”

小女孩的话无疑更激怒了江允儿。

她冷色的说道:“江小半,你听好了,你和哥哥江小又没有爸爸!”

因为当年被那个男人强行发生关系,江允儿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所以,她心里恨那个男人,正是如此,她一直告诉女儿和儿子,他们没有爸爸。

“你说我和哥哥没有爸爸,那你是怎么生的我们?是你半夜爬山,在山顶偷偷和猴子一起生的我们吗?”江小半小嘴一噘,不服气的怼道。

江允儿气的咬牙。

转脸对身边的保镖说道:“把小少爷和小公主带回家写作业,今天罚写十遍,写不完,不许吃饭!”

“又罚写作业,江允儿,你这个暴躁女王,我诅咒你,永远嫁不出去,就算嫁出去,男人也是不举!”

“还有,我要去找外婆告你状,说你虐待我,你不把我当小棉袄,我就给你处处漏风!”

江允儿没有再理会江小半,眼神冷冷的看着前面,对保镖说道:“跟我去追刚才那个男人,他亲吻我女儿,还说是我女儿爸爸,一定不能饶!”

......

医院楼下。

龙禹正往外面走,突然被四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围住。

在这四个保镖身后,是一个倾国倾城容貌的女子,但她却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恨不得要杀龙禹,让龙禹一脸莫名其妙。

这个女人正是江允儿。

“这位小姐,我们似乎不认识吧?你凶巴巴的拦我去路,什么意思?”龙禹上下打量着江允儿。

“我们江家的孩子,你也敢打歪主意,你胆子可真大!”

打江家孩子的歪主意?

龙禹更懵了。

“小姐,你弄错了吧?”

“弄错?哼,在电梯口抢我们江家小公主的口罩,还下流的亲吻她脸,说是她爸爸,你敢说不是你?”江允儿冷声说道。

当年之事,对江允儿打击很大,为了声誉,以及江家的未来,江允儿生下孩子后,江家就封锁了消息,没有外传。

除了江家的人,没有人知道江允儿生下三胞胎。

在外面人多的地方,即便是她的两个孩子江小半与江小又也不轻易喊她妈妈。

所以,此时,江允儿称呼江小半也是说江家的小公主,不说是自己女儿。

“口罩?你是说这个吗?”龙禹晃了晃手里的口罩。

微微一笑,他接着说:“这口罩是我女儿从病房给我送出来的,我何来的抢?”

“你女儿?”

“是的,我女儿受伤了正住院,在六楼25号病房。”

江允儿转脸对身边的保镖说道:“去他说的病房看看!”


两个保镖立刻坐电梯向龙禹说的病房而去。

病房中。

几个护士正在给龙点点检查身体,两个保镖没能进去,他们被拦在了门外,不过,他们倒是从护士嘴里问出了他们想要的信息,然后迅速返回。

走到江允儿身边,保镖附耳低语道:“大小姐,这个男人的女儿的确是在住院,并且,我们还在护士嘴里打听到了他的身份,他是陈家的傻子女婿,刚被他的妻子绿了。”

傻子?

江允儿眉头一皱,看向龙禹,他还是一个智障?

到这里,江允儿心里的气愠稍微缓解了一些,甚至,对龙禹的遭遇还多了一丝同情。

一个智障人士,命运已经充满不顺,竟然还被自己的女人绿,这是有多惨!

江允儿对保镖说道:“你们一会儿去跟他女儿的医生打声招呼,让他们用最好的药给他女儿治疗,所有的账都记在我身上!”

一旁的龙禹说道:“小姐,不用了,只要你知道我没有说谎,这个口罩是我女儿送来的就行。”

江允儿眉头一皱,他没有说谎,那就是她自己的女儿说谎了,肯定是她女儿不想写作业,胡说八道,假装又得了病。

就在江允儿准备向龙禹道声歉时,前面一位医生推着一个轮椅匆匆走过来,一脸的着急。

轮椅上坐着的正是江允儿母亲林纾影。

看到医生急匆匆的推着母亲要去病房,江允儿赶紧跑过去。

“白医生,我妈怎么了?”

“江小姐,刚才你妈在外面晒太阳,她的顽疾突然又犯了,并且,这一次要比之前几次犯的还要厉害,只怕......”

一听这话,江允儿一阵着急。

“只怕什么?”

“只怕你母亲时日不多了,江小姐,我真的已经很尽力了,三年前你们找我时,我就说了,我只能保你母亲三年,这真的是我最大的能力了......”

这话让江允儿顿时眼睛里噙起泪花。

白景屹作为云海市排名数一数二的医生,如果他都不能救母亲,只怕真的再难找到可以救她母亲的人了。

“允儿,生死由天......妈不怕死,不要为难白医生......他能让我多活这三年,已经很好了。”这时,林纾影吃力的喘着气说了一句。

即便是说一句话,对林纾影来说都已经很费力,额头冒出许多汗珠。

就在这时,一旁的龙禹突然开口:“这点儿小病,三年都没有治好?这医术和兽医有什么区别?”

三人同时转脸看向龙禹。

尤其是白景屹,更是心中充满怒意。

毕竟,龙禹的话羞辱了他。

“你是谁?小小年纪竟如此口吐狂言,难道,你也是医生?”

不等龙禹开口,一旁的保镖告诉了白景屹:“白医生,他是陈家的傻子女婿。”

白景屹上下打量着龙禹,虽然他从未见过龙禹,但却听说过他的大名,毕竟那是让整个云海市妇孺皆知的傻子,废物。

“原来是你?哼,你一个傻子,有什么资格怀疑我的医术?”

“我只是实话实说,这位夫人的病,只需一个月就能彻底痊愈,根本不用花三年时间治疗。”

“如果你是医生,兴许,我还相信你说的话,你一个傻子,哪里来的底气说这些?”

龙禹没有理会白景屹,而是转脸看向江允儿:“你母亲是不是小腹胀痛,小便不利,尿潴留?并且,还伴有痛经?尤其是晚上,一上床就想尿尿,可还尿不出来,夜夜失眠?”

这话让江允儿一惊。

而轮椅上的林纾影更是脸上一阵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让她觉得很丢人。

可龙禹说的又全对,这的确是她的病症。

见林纾影没有吱声,龙禹心里已经有了判断,他接着说:“寒则点刺出血,热则泻针出气,或补而灸之,所以说,西医治不了你母亲的病,要中医才行,大巨穴配中极穴,次髎穴,直刺1.5寸,艾灸10分钟,小便不利,尿潴留,便可缓解。”

“当然,要想彻底治愈所有病症,还需一副特殊药方,配合艾灸,连服一月。”

说完这话,龙禹径直离开。

他要去陈家,他不想耽误太多时间。

刚才告诉江允儿那些,完全是看在江允儿对保镖说,让医生用最好的药给他女儿治病那番话。

虽然,他并不需要那份帮助,但他觉得江允儿心地善良,所以才告诉了她,治她母亲病的方法。

龙禹消失了踪影,江允儿与白景屹才从愣怔中回过神。

“白医生,他说的方法可行?”江允儿问白景屹。

龙禹刚才的话让白景屹很没面子,他心底依然有情绪:“江小姐,你别听他胡说,他就是一个傻子,他的话怎么能信?”

“可是,我母亲的病症,他说的全对,这怎么解释?”

这让白景屹当即尴尬起来,无言以对。

如果,他没有点儿能力,又怎么能看透病症?

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

这时,轮椅上的林纾影说话了:“好了,既然白医生已经断定我时日不多,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碰一下运气,万一他说的方法能治好我的病呢?”

“允儿,快,快去追他,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把那个人找回来,从他手里求得那副特殊药方!”

“妈,他是陈家的女婿,他现在肯定回陈家了,我马上就去陈家找他!”

“记住,如果他提条件,咱们江家可以满足他任何要求!”

“我知道了,妈!”

江允儿转身向前面追去。

......

陈家。

陈光雄正在殿厅品茶,龙禹踢门而入。

“混账东西,谁让你踢的门,你知不知道,你十条命都没有这一扇门值钱!”

“爷爷,这傻子越来越过分了,一点儿本事没有,脾气反倒是越来越大,是时候让他从我们陈家滚蛋了!”

陈光雄的孙子陈兆迪一脸鄙夷的看着龙禹,甚是嫌弃。

“是啊,家主,这傻子在咱们陈家白吃白喝六年了,咱们不能再对他仁慈了,该让他滚出陈家了!”

现在陈家的每个人都视龙禹为累赘,觉得他一无是处。

龙禹冷冷的扫视着殿厅里的每一个陈家人:“今天不用你们赶我走,我也会离开陈家!”

这话让陈光雄一怔:“你......你......你不傻了?”

“是的,我龙禹已经恢复正常,不再傻了!”

然而,龙禹的话音刚落下,殿厅里一阵嘲笑声响起。

“哈哈,憨货,就算你不傻了,还不依然是一个废物?离开我们陈家,你还能做什么?早晚都要饿死街头!”

“是啊,一个一无是处的垃圾,活的还不如一条狗,就算脑子清明了,也依然是废物!”

面对陈家众人嘲讽,龙禹并没有理会,而是冷冷的盯着陈光雄。

“你当年为了自己的利益偷梁换柱,让我与你孙女儿成婚,致使我报错恩,为陈家白白付出了六年,这笔账,足以让我杀你一百次!”

“告诉我,当年与我发生关系救我性命的女子是谁,如果你说实话,我可以饶你一条狗命!”

陈光雄一惊,他没有想到,龙禹竟然知道这么多。

但他依然哼了一声,对龙禹充满蔑视:“就算你知道我当年偷梁换柱让你入赘我们陈家,是为了某些利益又能怎样?就你,还想杀我?你问问我们陈家的人答不答应!”

“废物,竟然敢对爷爷出言不逊,今天就让我教训教训你这个废物!”

陈兆迪扬起拳头就向龙禹的脸上砸去。

但他的拳头还没有落下,就被龙禹一脚踢飞。

“啊!”

陈兆迪惨叫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接着龙禹冷冽的眼神向陈光雄一步一步走去,浑身充满肃杀。

陈光雄吓的后背冷汗直冒。

他......怎么变的这么厉害?

龙禹再次对陈光雄一阵质问。

“我的时间有限,快说,当年是怎么回事,你是怎样偷梁换柱的,那个救了我的女人到底是谁?”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如说半个假字,我就让你们陈家从云海消失!”

陈光雄吓的一个激灵,心里一阵颤跳:“我说,我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