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神医拜师

神医拜师

孤寂之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许凡英雄救美,替女友出头,得罪了周家恶少,被陷害进了监狱。三年后,许凡出狱归来,得知发誓要等他一辈子的女友,即出嫁的消息,而新郎官正是当年调戏她的周家恶少!一怒之下,许凡砸碎了送给女友的家传玉佩,竟意外获得了惊天传承。

主角:许凡,苏梦苒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凡,苏梦苒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医拜师》,由网络作家“孤寂之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的这个时候,许凡英雄救美,替女友出头,得罪了周家恶少,被陷害进了监狱。三年后,许凡出狱归来,得知发誓要等他一辈子的女友,即出嫁的消息,而新郎官正是当年调戏她的周家恶少!一怒之下,许凡砸碎了送给女友的家传玉佩,竟意外获得了惊天传承。

《神医拜师》精彩片段

“许凡,你一个劳改犯,来我们家做什么?”

“我明天就要嫁给子峰了,你刚刚出狱就跑来,也不嫌晦气……”

“快滚,别脏了我们家的大门……”

青神县,某小区门口,听着女人这冰冷无情的话语,许凡只感觉自己的心好似被一把铁锤狠狠砸碎了一般,是那样的难受,一股难以言表的怒火更是自心间升腾而起。

女子名叫张小芳,是他的前女友,三年前,她被青神豪门周家的大少爷周子峰调戏,许凡为其出头,却被周子峰谋害入狱。

那时候,张小芳发誓会一直等他出狱,可谁能够想到,当自己出狱的时候,她却要嫁给周子峰,嫁给这个当初调戏她,将自己谋害入狱的男人。

一想到自己这三年来一直为她的誓言而感动,许凡就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逼。

只是就算心中再是愤怒,许凡却不得不压下这股怒意,朝着张小芳道:“只要你把三年前借我们家的三十万给我,我马上就走!”

三年前,张小芳以她父母要买房为由向自己借钱,那时候自己刚刚大学毕业,哪儿去找三十万,最后还是母亲和大哥担心因为这事影响自己和她的关系,这才东拼西凑凑足了三十万给她。

可谁能够想到,不久后自己就被周子峰谋害入狱,大哥为了替自己讨回公道,四处上访,在去省城的路上出了车祸,一命呜呼,母亲连遭打击,昏迷不醒,成为了植物人。

为了给母亲看病,嫂子这三年来欠下了不少钱,最后还借了高利贷,如今限期已到,许凡不想嫂子因此受到连累,这才不得不放下自尊,忍受着屈辱前来讨债。

“三十万?许凡,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我什么时候借了你们家三十万?有借条吗?拿出来看啊……”

许凡呆了呆,借条?那时候两人是情侣关系,怎可能写借条,实际上若非那笔高利贷迫在眉睫,他也不会问她索要。

“许凡,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要脸,我跟了你几年,没有问你要青春补偿费也就算了,你竟然还好意思问我要钱?”

“哼,还是我们家子峰对我好,不仅给我买包买车,还要去南州给我买大房子,你跟他比起来,连垃圾都算不上……”不等许凡开口,张小芳再一次冷哼道,眉宇之间充满了嘲讽。

看着张小芳那张近乎扭曲的脸庞,许凡心中的怒火就好似那积压了万年的火山一般,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等无耻的人?而这个女人,还是自己曾经想要一辈子呵护之人。

自己当年到底是瞎了哪只狗眼,才会看上她?

只是心中再是愤怒又能如何?难不成自己还要上前打她一顿?

如今母亲昏迷不醒,嫂子又欠下了一笔巨额高利贷,自己若是再出点什么事,她们怎么办?

强行压下心中的愤怒,许凡转身就要离去,他心里清楚,想要让张小芳还那三十万根本不可能。

“这是你当年送我的破石头,还跟我说什么是传家之宝,真是可笑,现在还给你,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就在许凡即将转身的时候,张小芳随手掏出了一块玉佩,直接扔给了许凡。

“啪……”许配砸在许凡的身上,落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那是他从小就戴在身上的玉佩,母亲曾告诉他,这是他家的祖传玉佩,对他来说意义非凡,当初送给张小芳,也是表达自己的心意,可在她的眼中,竟然只是一块破石头。

许凡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强忍着心中的悲愤,默默的捡起玉佩,转身离去。

“哼,废物就是废物,一块破石头也这么在意,真是窝囊……”看到许凡卑微的捡起那块破碎的玉佩,张小芳冷冷哼了一声,反手关上了大门,发出了一声闷响……

许凡握着玉佩的手一紧,碎裂的玉佩直接割破了他的手心,可许凡却毫无知觉一般,任由鲜红的血液将那碎裂的玉佩染得血红一片。

在鲜血的浸染下,那两块玉佩碎片却好似被灌上了铁水的冰块一般,迅速的融化,化为一道磅礴的能量涌入许凡的体内,更有一道庞大的信息涌入许凡的脑海,许凡顿时就感觉脑袋一阵剧痛,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直接晕了过去,而他的心口位置,一道金色的龙影一闪而逝……

“小凡……小凡?”

迷迷糊糊之间,许凡醒了过来,隐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缓缓睁开了双眼。

就看到一道妙曼丰腴的酮体坐在旁边,一张美伦精致的脸庞正满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正是嫂子柳岚。

她怎么在这儿?

等等,她为什么没穿衣服?

难道自己这是在做梦?

看着那凹凸有致的妙曼酮体,许凡只觉得体内的血液一阵翻滚。

不过很快,许凡就压下了这股冲动,哪怕是在梦里,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嫂子,自己怎能对自己的嫂子有想法。

“小凡,你终于醒了,现在好点了吗?头还痛吗?”就在许凡疑惑自己怎么会做这种梦的时候,柳岚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还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感受到那有些冰凉的触感,许凡这才意识到自己并非在做梦,而是被嫂子接回了家里,嫂子的身上也多了一条米黄色的连衣长裙,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两肩,那张精致的脸庞上挂满了担忧。

难道刚才那是幻觉?许凡又朝着柳岚的身上望去,结果又看到了那令人热血喷张的一幕。

这不是幻觉,分明是他拥有了透视的能力。

不仅如此,他的脑海中还多了一篇名为《神龙诀》的修炼功法,除此之外,还多了许多庞杂的信息,什么医术,卜卦,等等。

这一刻,他就觉得自己好似是一台无所不知的计算机。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和那块玉佩有关?

许凡本能地朝着右手看去,那两块玉佩碎片早已经不见,而自己那被玉佩划伤的手心也完全愈合,粉嫩的新肉是那等刺眼,除此之外,自己的心脏处,还有一股磅礴的能量聚在那里,不断的涌出一道道暖洋洋的能量流遍全身,淬炼着他的身体,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断的变强,全身上下更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

难道真和那枚玉佩有关?若真是如此,自己岂不是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超人一般的存在?

“柳岚,你这个骚货,快给老子滚出来……”就在此时,一道粗鲁的声音打断了许凡的思绪。

“小凡,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出去看看……”柳岚脸色一变,朝着许凡叮嘱了一句,赶紧冲了出去。

许凡的眉头微微一皱,那声音是隔壁村马小强的,嫂子就是从他手中借的高利贷,他们是来收债的,担心嫂子吃亏,许凡一个翻身就自床上跳了起来,冲了出去……


“柳岚,你欠老子的钱是不是该还了?”柳岚刚刚冲出屋子,就看到身材干瘦的马小强带着两名地痞走了进来,满眼贪婪地看着自己。

“小强哥,能不能再缓缓?最多一个月,我保证还……”尽管心中很是厌恶,柳岚却不得不讨好道。

对方可是隔壁村的村霸,仗着自己的大哥是县城扛把子刘三爷的手下,在乡里胡作非为,无人敢惹,自己又为了给母亲治病,欠了对方钱,哪里敢硬气。

“一个月?柳岚,你当老子是傻子吗?上个月借钱给你的时候可是说了今日必须还……”

“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柳岚一脸的无奈。

“没钱?没钱好办啊,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将老子伺候好了,那笔钱老子就给你免了……”看着柳岚那妙曼的身躯,马小强一脸淫笑道。

柳岚脸色大变,许凡的大哥去世三年,她连改嫁的念头都没有过,又怎可能答应对方这非分的要求。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也行,今日,你若还不上钱,老子就将你卖给青楼,凭你的姿色,随便接待个万把人,也能还上那笔钱,选择吧,要么成为我马小强一个人的女人,要么成为那万人骑的婊子……”看到柳岚难看的脸色,马小强冷笑了一声。

柳岚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眼中更是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她相信以马小强的性子,今日若是还不上这笔钱,他真做得出来。

只是自己上哪儿去找那么多钱?

“来人,给我将这小骚货带走……”看到柳岚还不说话,马小强也怒了,朝着身后的两人下达了命令。

“好嘞……”两人满脸兴奋,直接就朝柳岚冲去。

若是柳岚答应做小强哥的女人,他们还也只能眼馋,可若是卖去青楼,那自己等人岂不是也能尝尝鲜,这么漂亮的俏寡妇啊,在这穷乡皮囊的地方可不多见。

“住手……”许凡的身影自里面冲了出来,就要阻止两人,却看到柳岚因为惊恐,身体朝后退来,结果一个不慎绊在了门槛上,直接朝后摔去。

许凡赶紧伸手扶住了柳岚,却感觉入手处一片柔软。

顿时就明白自己抓住了什么,赶紧将柳岚扶到了身后,拦在了两人前面。

柳岚的脸上,也不自觉地浮现出了一缕红晕。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连自己女朋友都保不住的废物?怎么,在牢里呆了三年,就敢跟我叫板了?信不信老子再送你去牢里呆个三五年……”看到许凡出来,马小强讥笑了一声。

“我嫂子欠你的钱我来还……”许凡没有理会马小强的嘲讽,冷冷说道。

“你一个刚出狱的劳改犯,拿什么还?少在这拖延时间了,给老子让开,否则老子对你不客气……”马小强怒吼道。

一个得罪了周少的废物,他哪儿放在眼里。

“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保证还给你……”想到了自己透视的能力,许凡冷冷道。

他有信心在一天之内赚到这笔钱。

“一天?就是一分钟的时间老子也不会给你,滚开……”马大强怒道。

他当初借给柳岚钱,可不是为了那一点利息,纯粹是为了得到柳岚这个出了名的俏寡妇。

好不容易熬到了还钱的日子,哪儿还等得下去。

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的两名小弟已经各自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满脸狞笑地朝着许凡走去。

小强哥说了,这小子若是不滚开,就给他一点教训尝尝,免得坏了小强哥好事。

“小强哥,不要冲动,我跟你走就是了……”看到这等架势,柳岚吓得脸色苍白,生怕对方伤到许凡,赶紧开口道。

“呵呵,这才乖嘛,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还不滚过来……”听到柳岚答应跟自己走,马小强大笑道。

其他两人也是停下了步伐,满脸淫笑地看着柳岚。

柳岚心中悲愤不已,却也明白,自己根本没得选择,否则不仅小凡要受伤,自己依旧会被对方带走。

“嫂子,那笔钱是为了救我妈才欠下的,就算要还,也是我来还,怎能让你跟他们走……”结果柳岚刚刚走出一步,就被许凡拉住。

他的心里更是感动不已,以嫂子的条件,在大哥去世后,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的人家,可她没有那么做,孤身一人照顾着自己的母亲,如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受伤害,答应马小强那非分的要求。

这样的好女人,他怎忍心让她去遭受那样的磨难。

今日就算是死在这里,他也不允许任何人带走嫂子……

“许凡,你他妈的找死,给我废了他……”眼见自己的好事再一次被许凡破坏,马小强大怒,再次朝着自己的两名小弟下达了命令。

柳岚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看到那两名地痞握着水果刀冲了过来,脸色吓得煞白一片,本能地想要将许凡拉到身后,却看到许凡猛地一脚踏出,紧接着就听到“砰!”的一声,那名冲在最前面的地痞当场就被许凡一脚踹飞了出去。

整个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抛物线,重重地摔在地上,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柳岚微微一愣,许凡可是他们家唯一的书呆子,从小就体弱多病,连重活都干不了,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就连许凡自己也是一阵诧异,他刚才只是本能的一脚踹出,哪儿想到这一脚的力道这么大,竟然一脚就将一个成年人踹飞了出去。

难道都是因为那枚玉佩的原因?自己的身体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强?

“麻辣隔壁,竟然敢还手,小东,给我砍掉他的腿…”马小强也是呆愣了片刻,随即勃然大怒。

这王八蛋,竟然敢还手。

“小凡,小心……”看到再一次扑来的地痞,柳岚惊呼。

许凡也没多想,同样是一脚踹了出去,结果那名地痞也步上了自己同伴的后尘,直直地飞了出去。

马小强彻底呆住了,如果第一次还可以解释为意外,那么这一次呢?这小子难道真在牢里被·操练了三年,所以变得强大了?

“小子,算你有种,不过你别忘了我大哥是谁,明日,你若是还不上钱,你知道后果的……”自己就带了两人,还都被许凡踹得口吐鲜血,马小强知道自己再留在这里,也讨不到半点好处,当即留下了一句狠话,就带着自己的小弟狼狈离去。

“小凡,你没事吧?”看到马小强终于离去,柳岚松了一口气,可一想到马小强的大哥,心里又是一阵沉重……


“嫂子,我没事,那笔钱你也不用担心,我一会儿就去挣钱,肯定能还上的……”许凡知道自己的嫂子是在担心什么,赶紧安慰道。

柳岚却是一阵苦笑,那可是三十万,一天的时间,上哪儿去挣三十万?

只是事已至此,又能多说什么?反倒是许凡忽然变好的身手,让她一阵心疼,许凡一定是在牢里吃了太多的苦,这才练就了这样的身手。

“我先去看看妈……”许凡也没有给柳岚解释如何挣钱,他还需要再证实下自己所获得的能力。

来到母亲的房间,就看到母亲静静地躺在床上,头发早已经花白,脸上布满了皱纹,时不时露出痛苦的表情,这让许凡心里更加的难受了。

这一切都是自己,若不是自己当初的冲动,母亲怎会变成这副模样,大哥也不会死于非命,可笑的是自己为之冲动的女人却要嫁给那个谋害自己的混蛋。

“杨淑琴,女,五十三岁,因脑部受到撞击,于三年前陷入昏迷……”许凡还在自责,一条母亲如何受伤,身体情况如何,又如何能够救醒母亲的信息就这么莫名的涌入了许凡的脑海中。

许凡呆了呆,脑海中的确多了许多医术的信息,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连把脉都不用,只是看了一眼,母亲的情况就了如指掌。

这能力也太强悍了吧?

要救醒母亲并不难,只需要施展《太乙神针》就能将其唤醒,只不过此刻母亲的身体比较虚弱,强行唤醒,会引起一系列的后遗症,需要先用一些药物调理好她的身体。

而很多药物,都是价格不菲。

“嫂子,你先照顾下母亲,我去趟城里……”想到这里,许凡转头朝着跟着进来的嫂子说道。

不管是为了给母亲治病,还是偿还嫂子给母亲治病欠下的债,他都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脑海中多了很多赚钱的路子,不过都需要时间和资本,好在他拥有了透视的能力,倒是想到了一条快速赚钱的方法。

“去城里做什么?”柳岚一愣。

“赚钱……”许凡说着,已经快步走了出去。

“小凡,你可不要做傻事……”柳岚却是心里一惊,生怕许凡为了偿还高利贷,做出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赶紧开口道。

“放心吧嫂子,我不会的……”

许凡的声音传来,柳岚微微松了一口气,可一想到除了抢劫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在一天的时间赚到那么多钱?心里又是一阵担忧。

另一边,许凡刚刚走到村口,一辆黑色的奥迪A6驶了过来,正好停在了他的身边。

紧接着就看到一名穿着花哨的年轻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大步走了过来。

当看到那张面容的时候,许凡的眉头微微一跳,这不是张小芳的弟弟张小峰吗?

他来这里做什么?

“许凡,恭喜啊,这么早就出狱了……”张小峰咧嘴一笑,佯装拱了拱手,神情却充满了嘲弄。

“你来做什么?”许凡沉声道。

“我来给你送请帖啊……”张小峰咧嘴一笑,径直自怀里掏出了一张请帖,递给了许凡。

“请帖?”许凡眉头一挑。

“我姐夫知道你今日出狱,特意让我来给你送一张请帖,邀请你参加他和我姐的婚礼,这是请帖,婚礼是明日,到时候别忘了……”张小峰讥笑了一声,眼见许凡没有接请帖的意思,随手将请帖甩在了许凡的身上,又转身钻进了自己的那辆奥迪车。

许凡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已经知道张小芳要嫁给周子峰,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周子峰竟然还会给自己送请柬过来?

而他挑选的日子正好是自己出狱的第二天?

这是嫌当初带给自己的耻辱还不够,还要特意羞辱自己一遍吗?

“对了,我姐夫知道你穷,还让我特意转告你,份子钱就不用了,人来就好……”眼见许凡脸色铁青,已经坐上奥迪车的张小峰摇下了车窗,尽情嘲讽了一句,就这么开着奥迪车扬长而去。

看着逐渐远去的奥迪车,许凡心中充满了怒火,只是很快,他就压下了这股怒火,不管是透视的能力,还是忽然增长的巨力,都让他意识到自己再也不是当初任人欺负的人,凭借脑海中那些多出的信息,他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够成为雄霸一方的存在,到时候在找周家慢慢算账,现在最要紧的,是先赚钱治好自己的母亲。

想到这里,许凡没有多看地上的请帖一眼,朝着南州市赶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