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天神下凡

天神下凡

吴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吴枫六年前被封印,整个人都变成了废物,这六年里,他狠狠的体会了一把被人瞧不起、被欺辱的窝囊人生……如今六年过去了,吴枫苏醒,恢复记忆的他,冲破早已破碎的封印,开始调养生息,相信过不了多久,定能够恢复到被封印前的时候。

主角:吴枫,沈欣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吴枫,沈欣 的武侠仙侠小说《天神下凡》,由网络作家“吴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吴枫六年前被封印,整个人都变成了废物,这六年里,他狠狠的体会了一把被人瞧不起、被欺辱的窝囊人生……如今六年过去了,吴枫苏醒,恢复记忆的他,冲破早已破碎的封印,开始调养生息,相信过不了多久,定能够恢复到被封印前的时候。

《天神下凡》精彩片段

大华北疆,万里冰封。

一尊三米高的冰雕,屹立在雪山之巅,栩栩如生。

冰雕之下,一名身穿长袍,仙风道骨的老者负手而立。

在他身后,还站着一名气势雄厚,高达两米的青年。

“还没消息吗?”

忽然,一直静视着冰雕的老者,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

“还没。”

青年沉声回道。

顿了顿,他又忍不住皱眉问道:“爷爷,那人都消失六年了,您是不是谨慎过头了?”

闻言,老者双目一凝,转过身子,斥喝道:“掌嘴。”

“为什么啊?”

青年死死盯着老者,虎目里满是不忿。

见状,老者眼神一冷,无尽的风雪立刻一滞,一股毁天灭地般的气势骤然袭向青年。

“噗通!”

饶是青年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但依然被压倒在地,将地面跪出了一个深坑。

看着还在苦苦支撑的青年,老者双眼一眯,最终气势一敛,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青帝,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同辈无敌了?”

“没错。”

杨青帝,北疆之主,以不到三十岁之龄,成为大华五大统帅之一,被誉为天之骄子。

“那你是不是以为北疆六年无战事,都是你的功劳?”老者再问。

“当然。”

杨青帝冷哼,嘴角浮起一抹傲然。

“无知。”

哪知道,他话音一落,就遭到了老者无情的嘲讽。

杨青帝正欲发作,就见老者指向冰雕,肃声说道:“青帝,今天爷爷就要让你明白,北疆六年无战事,全因这尊冰雕之人,名叫吴枫。”

“曾经,他以一己之力,怒斩百万敌酋于刀下,被封为吴王,地位与国主同等。”

“并且,他的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无数北疆战士在他的救治下,幸免于难,荣耀满身。”

“他,才是真正的同辈无敌,被诸国敌酋,列为人间禁忌!”

“什么?这……这不可能!”杨青帝听完,满脸惊愕。

老者淡淡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在你眼里,爷爷是不是很厉害?”

“是。”

杨青帝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从他记事起,爷爷就是冠绝无双的强者,不管是武力,还是智力,都是当世之最。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成长为一方诸侯,可依然不是爷爷的一招之敌。

然。

老者的下一句话,却再次令杨青帝瞠目结舌。

“就算是现在的我,也不敢保证能从六年前的吴枫手里活命。”

“若这世间有人能封神,唯他,一人!”

轰!

此言一出,天地变色。

杨青帝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滔天气势。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爷爷这六年来,为什么每年都要亲赴北疆之巅,询问吴枫的下落。

仅凭一尊冰雕之像,就可护大华国泰民安,这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神举,古往今来,凤毛麟角。

最可笑的是,他一直以为这都是自己接掌了北疆的原因。

“唰!”

杨青帝脸色变换了数次后,猛地起身。

他拔出佩剑,剑尖直指冰雕,一字一句道:“吴枫,就算你再强,也终将成为我的踏脚石。”

“北疆之主,只能是我,杨青帝!”

……

柳城,银海国际大酒店。

今天,沈家家主沈道廉为了给自己的二女儿,被誉为柳城第一美女的沈欣过二十四岁生日,特地包下了整个二楼。

此时,二楼主宴会厅里,宾朋满座,热闹非凡。

但所有人的目光,都若有若无的投向了角落里的那一对男女。

女子面容绝美,一头乌黑的秀发束在脑后,挽成了个妇人髻。

一身华贵的晚礼裙下,大片嫩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将玲珑的身材展露无遗。

“吴枫,记住我刚才的话了吗?”

沈欣看着眼前的男子,嘴角不由泛起一抹苦涩。

这个身形挺拔,英俊帅气的男子,正是和她结婚六年的丈夫,吴枫。

可惜,是个傻子。

“多吃东西,少说话。”吴枫憨憨一笑,说着还擦了下鼻涕,就好像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傻子似的。

“是‘别’说话。”

沈欣无奈叹息。

六年前的一个晚上,她从高铁站送完闺蜜去北疆参军后,在回家的路上,却将吴枫给撞成了傻子。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她不顾家人反对,将吴枫招为赘婿,过了整整六年的荒谬日子。

现如今,家道中落,早已不复当年荣光。

为了家族的延续,父母以死相逼,让她嫁给银海国际大酒店的少东家,樊震天。

今天,名义上是给她过生日。

实际上却是逼她和吴枫离婚,给樊家纳投名状。

想着想着,沈欣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并不希望那一刻的到来。

特别是看着眼前憨憨傻笑的吴枫,他笑的那么天真,笑的那么无邪,哪怕今晚过后,将会沦落街头,吃不饱穿不暖,也依然会笑的这么纯粹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欣终于回神。

她摸了摸吴枫的头,红着双眸,呢喃自语道:“对不起,都怪我把你害成这样,等今晚事了,我会给你一大笔钱,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但她没看见的是,吴枫原本呆滞的双眼忽然闪过一道精光,心底传来一道怒吼,“我他妈居然当了六年傻子?!”

一时间,他的脑子里飞快消化着这六年来的记忆。

六年前,他的功法出了问题,随时都可能走火入魔。

本想找一处洞天福地闭关,哪曾想刚到柳城地界就神志不清,还被一辆飞驰的跑车给撞飞了。

当时,他体内的真气彻底紊乱,不但锁住了他的七魂六魄,还令他沦为一个傻子。

好在经过这六年的自我修复,他虽然实力大打折扣,但起码恢复了神志。

并且,对于这六年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也记得一清二楚。

“造化弄人啊,本王竟然都结婚了?”

“不过,今晚似乎就要离婚了……”

“堂姐,原来你在这里啊。”

就在吴枫暗自思忖的时候,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名身穿红色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青年男子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吴枫抬眼一看,沈立翔,沈欣二叔的小儿子。

六年来,沈家没有一个人尊重他这个傻子上门女婿,特别是这个沈立翔,平日就以羞辱捉弄自己为乐。

沈立翔说完这话,就已经走近了沈欣和吴枫。

“姐夫,你也在呐?”

说着,他便弯曲中指,准备弹下吴枫的脑门。

“你给我住手!”

沈欣似乎早就猜到沈立翔会这样,“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她死死盯着沈立翔,怒声道:“你要是再敢碰他一下,我跟你没完!”

沈立翔撇了撇嘴,他悻悻的收回手指,道:“堂姐,别说我没提醒你,你老头可是找你半天了,你要是再不过去,他就要发火了。”

沈欣冷冷瞪了他一眼,随即看向吴枫,柔声道:“你就乖乖呆在这,我很快就回来找你。”

等沈欣消失不见后,沈立翔的嘴角再次浮起一抹戏谑。

“嘿嘿,我的傻姐夫,现在没人护着你了,我看你往哪里跑……”

哪知道。

就在他准备发力的时候,他的中指就被人死死扣在了手中。

随即,一道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的森寒之声响了起来。

“羞辱了本王六年,你,该死!”

话音一落,只听“咔”的一声脆声,沈立翔中指尽断,一道凄厉的惨嚎声响彻全场。


哗!

这突然的变故,立马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能来参加宴会的,大多对沈家非常了解。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沈家的傻子女婿,居然将沈立翔的手指给掰断了。

看着沈立翔一脸狰狞,痛苦不堪的模样,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得多疼啊……

他们明白,沈立翔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哪怕此刻宾朋满座,也得狠狠揍一顿这个傻子,要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感受到众人的各色目光,沈立翔强忍手指的疼痛,阴毒的看向吴枫。

而吴枫的脸上依然洋溢着人畜无害的憨笑,仿佛察觉不到即将来临的危险。

“吴枫,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沈立翔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便从桌上抄起一个酒瓶,快速砸向吴枫。

他从没想过,自己平生最大的耻辱,居然是拜眼前这个傻子所赐。

吴枫见状,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他贵为吴王,地位与国主同等,方圆五米内,皆是禁地。

换做别人,仅仅是这个动作,就会毙命当场。

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去死吧……”

见吴枫一直站在原地没动,沈立翔的嘴角浮起一抹狞笑。

这一瓶子下去,就算吴枫的头再铁,也会被砸的头破血流。

然。

下一秒,他的身子一顿,脸上的笑意也被惊恐给代替。

他发现,自己仿佛中了邪似的,不管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丝毫。

反观吴枫,他的双眸不再无神,反而深邃的宛若星辰大海,一股浓郁的杀气扑面而来,犹如实质。

沈立翔呆若木鸡,随着吴枫的脑袋缓缓抬起,他的脸色变得惨白不已。

此时,吴枫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头来自荒古的凶兽。

那睥睨天下的气势,就仿佛天下主宰,令他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噗通!”

终于,沈立翔不敌心中恐惧,双腿一软就瘫跪在地。

吴枫眼神淡漠,静静的俯视着沈立翔。

一股纵横沙场,杀敌百万的铁血气息,层层爆开。

宛若,天神下凡!

“本王纵横人间,何时被人欺辱过?又有何人敢欺辱?”

“这六年,沈家收留之恩,本王没齿难忘,但,羞辱之仇,同样铭记于心。”

“莫怪我吴枫无情,若不是看在沈欣的面子上,你,刚才就已是一具尸骨。”

吴枫森冷的话语,落在沈立翔耳中,如坠冰窖。

他瘫跪在地上,全身颤抖不已,牙齿更是咯吱乱颤。

“吴……吴枫,你不是个傻子吗……”

沈立翔愣愣的问了一句。

吴枫双眸一凝,他这几年,确实就是一个傻子。

并不是那声震寰宇,令敌酋闻风丧胆的禁忌存在。

“本王,哪怕真的痴傻,但我,依然还叫吴枫。”

吴枫之名,足矣囊括一切。

就算成了一名赘婿,那也只是潜龙在渊。

轰!

沈立翔如遭雷击,愣愣看向吴枫,瞬间失语。

二人不知道的是,在吴枫出手的瞬间,宴会厅里的一名青衫老者就“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老者双眼死死盯着吴枫,全身都在止不住的微微颤抖,嘴里更是喃喃自语:“那……那是传说中的……”

“这里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人群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几名男子走了过来。

刚刚说话的,正是银海国际大酒店的值班经理,刘源。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气宇轩昂的青年男子。

男子身材高大,嘴角始终洋溢着一股似有似无的笑意。

他身穿一套白色的纯手工阿玛尼西装,手腕上戴着一块百达翡丽腕表,处处彰显富贵。

看到这名男子,吴枫双眸微眯。

樊震天,柳城豪门樊家的嫡长孙。

自从两年前留学回国后,樊震天就一直觊觎沈欣的美色,明知道沈欣已经有了老公,依然我行我素。

“樊少。”

见到樊震天出现,很多人恭敬的打了声招呼。

但樊震天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吴枫的身上,神情玩味。

刘源打量了一下吴枫和沈立翔,再次皱眉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沈立翔立马回神,他挣扎起身后,指着吴枫咬牙切齿道:“樊少,都是这个傻子在闹事,他……他不傻了!”

“今天是沈欣小姐的生日宴,我不希望任何人破坏她的心情。”

樊震天轻声开口,说着便再次看向吴枫,淡声道:“既然事情因吴枫而起,那么就让吴枫道个歉,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声音很轻,却透露着一股毋庸置疑。

沈立翔看了一眼霸道的樊震天,脸色不由得变换了几下。

吴枫不仅害自己当众出丑,还掰断了自己的手指,若只是随口一句道歉,他的心里断然无法接受。

可,樊震天的面子,整个柳城都没几个人敢不给。

沈立翔不甘的目光被樊震天尽收眼底,他眉毛一扬,嘴角露出一抹戏谑。

顿时。

沈立翔身子一僵。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就算跟樊震天提鞋都不配,二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只是最近,樊家与沈家准备合作,而樊家负责此事的正是樊震天。

沈立翔和樊震天打过几次交道,但基本上都是樊震天在问,他沈立翔在答。

而且,樊震天基本上问的都是有关沈欣的事情。

沈欣,是吴枫的老婆。

所以樊震天没理由会帮吴枫……

想着想着,沈立翔精神一震。

樊少弄这一出,绝逼是想通过这个道歉,来羞辱吴枫。

还是借自己的手!

沈立翔心中大定。

他顾不上手指的疼痛,盯着吴枫一字一句道:“听见了吗傻子,今天我给樊少面子,只要你跪下来磕几个响头,我就放了你。”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吴枫。

这个沈家的傻子女婿,会乖乖磕头吗?

吴枫嘴角一扯,似笑非笑道:“确定让我给你磕头?”

“不然呢?”

沈立翔本能的冷笑了一声。

但触碰到吴枫的眼神时,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刚才的一幕。

他不由得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当他反应过来时,发现所有人都疑惑看着自己。

沈立翔老脸一红,他居然被一个傻子给吓出了阴影。

深吸了一口气,沈立翔恶声恶气道:“跪下!”

吴枫眼神一凝,正要发作,结果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打消了心里的念头。

下一秒,一道清丽的斥喝声就响了起来。

“沈立翔,你凭什么逼他下跪?!”


众人循声看去,眼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亮光。

拥有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一袭盛装的完美女子走过人群,带起阵阵香风,犹如牡丹盛开,绽放出璀璨光彩。

沈家沈欣,百看不厌。

在沈欣身后,还跟着她的亲弟弟沈敖。

沈敖看了一眼沈立翔,发现他一脸狼狈,中指似乎还断了,不由得一怔。

原本以为这家伙又在欺负吴枫,可眼前的景象,似乎更像吴枫在欺负沈立翔。

沈立翔见沈欣到来,不由得眼神躲闪。

吴枫是傻子的事情全城皆知,平日里,沈家人没少捉弄羞辱这个傻子赘婿。

但是,并没有人敢当着沈欣的面欺辱吴枫,毕竟,他俩是名义上的夫妻。

更何况,沈欣一直都很维护吴枫。

今天此时,依然如是。

沈欣直接将吴枫护在了身后。

她没有询问吴枫什么,六年了,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吴枫,就算问了吴枫也说不明白。

但她可以确定的是,沈立翔又趁自己离开,欺负了吴枫。

沈立翔如芒在背,他偷偷看向樊震天,投去求助的眼神。

樊震天笑了笑,他绅士道:“沈欣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沈欣轻轻点头。

“阿翔,这里什么情况?”沈敖忍不住问了一句。

沈立翔狠狠瞪了一眼吴枫,“这小子趁我不注意,掰断了我的手指。”

沈立翔说着就想举起自己被掰断的手,但稍一动弹,那钻心的疼痛就令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闻言,即使是沈欣都惊讶的看向了吴枫。

六年来,一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吴枫,居然掰断了沈立翔的手指?

看着一脸微笑的吴枫,沈欣回过神来。

她秀眉一蹙,清冷说道:“他是你堂姐夫,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在她的心里,依然不相信吴枫会做出这种事情。

沈立翔一噎。

樊震天见状,适时说道:“沈欣小姐,吴枫已经好了,或许他早就不傻了,只是为了骗你,才故意装疯卖傻的。”

樊震天没有说太多,他好歹也是堂堂樊家的大少爷,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的太过,那样不符合他的身份。

“他是我老公,而且还是我主动带进沈家的,他有什么好骗我的?”

“樊少,不管怎样,这是我沈家的家事,跟你没关系。”

“倒是沈立翔,难道我之前跟你说的话都忘了吗?!”

沈欣想也不想的回了几句,依然将吴枫死死护在身后。

樊震天眉头一皱。

他平静说道:“沈欣小姐,我没必要骗你。”

“是啊堂姐,吴枫真的好了,他就是在装傻,我怀疑他就是想在我们沈家白吃白喝!”沈立翔也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见樊震天和沈立翔都一脸煞有其事的模样,沈欣秀眉紧蹙。

她转身看向吴枫。

“吴枫……你?”

“饿,我要,吃肉肉。”吴枫心中冷笑,但表面上却故作茫然,活脱脱的一个大傻子。

噗!

看到这一幕,樊震天和沈立翔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沈立翔气得浑身发抖,他手指着吴枫,怒骂道:“你……你这个混蛋,居然还在装?”

“够了!”

沈欣毫不犹豫的打断沈立翔,牵着吴枫的手就大步离开了。

今天是她的生日宴,来的宾客太多,要是一直在这里闹下去,只会让沈家丢人。

无数道目光注视着沈欣和吴枫,神色各异。

沈立翔眼里的阴翳更是一闪而逝。

今天这笔账,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就在人群慢慢散去时,不远处的青衫老者想了想,接着就快步走出了宴会厅。

……

沈欣一直拉着吴枫来到了隔壁的小型宴会厅,这里是他们一家人临时休息的地方。

吴枫环视一圈,再加上身后紧跟着的沈敖,沈欣一家子都到齐了。

岳父沈道廉,岳母孙玉芬。

沈欣在家中排行老二,除了有个弟弟沈敖外,还有一个姐姐沈雪。

沈雪此时就坐在孙玉芬身旁,在她下首,还坐着她的老公赵刚。

赵刚家境富庶,和沈雪是真正的门当户对。

沈敖作为沈道廉这一房的独子,他追上来后,就关上了房门,然后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

“今天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在樊家的地盘,掰断了沈立翔的手指,而且樊震天还在现场。”沈敖冷笑着看了一眼吴枫。

“樊震天?”

沈道廉眉头一皱,下意识看向了沈欣和吴枫。

半晌,他才轻声道:“欣欣,你先坐。”

于是,沈欣坐在了沈道廉的另一边。

而吴枫则是站在沈欣身后。

这六年来,但凡一家人谈事时,吴枫都是站在沈欣身后。

“吴枫,你也坐吧。”沈道廉沉吟道。

沈欣微讶。

六年来,父亲还是第一次主动让吴枫落座。

吴枫倒是没想太复杂,笑着坐在了沈欣的旁边。

沈道廉从一旁拿起几页纸,示意沈欣递给吴枫。

沈欣看了一眼手中的纸页,离婚协议。

瞬间,她的俏脸一白,心脏仿佛被重击了一般。

六年前,心地善良的她,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将吴枫招上门。

六年间,她和吴枫朝夕相处,尽管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流,可吴枫的存在,早已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骤然见到这份离婚协议,沈欣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隐隐生出了几分不舍……

沈欣没过多久就恢复了过来。

她非常清楚,自己就算心怀愧疚,但也不可能真的和吴枫过一辈子。

漫漫人生路,就算心中再不舍,也得舍。

更何况,如今沈家情况危难,二叔又对父亲的家主之位虎视眈眈。

作为子女,自己已经任性了六年,理应要为家族做些贡献。

这般想着,沈欣便看向了吴枫。

吴枫的脸上依然洋溢着微笑。

你放心,离婚后,我会把你安顿好,只要我不死,你就会平平安安过完这一生。

沈道廉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催促道:“欣欣,你教他把字签了吧。”

沈欣点头,就在她准备找笔时,忽然,宴会厅的门被敲响,管家沈福走了进来。

“老爷,展家家主展清风来了,他说有重要事情找您谈。”

“什么?”

沈道廉闻言,立马就站起了身。

他神情激动道:“快,前面带路。”

展家,柳城豪门,药企龙头。其地位比樊家更胜一筹。

同为药企,沈家在整个柳城,也只是个三线小家族,和展家这种一线豪门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此前,沈道廉为了拯救家族企业,屡次去找展清风求援,但一直连对方的面都没见到,这才有了和樊家联姻的打算。

哪知道,展清风此时居然会亲自找上门,这不得不让他激动。

等沈道廉离开后,吴枫的目光就落到了沈欣手中的离婚协议上。

走火入魔致傻六年,平白无故的多了个绝美老婆,可是现在,似乎缘分已尽。

沈家,要弃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