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爱到白头

一爱到白头

唇间一抹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楚幽蓝被迫嫁给坐轮椅的男人,本以为只要有钱,她就当做是再赚一份高收入的保姆钱……可她哪里知道,冰山老公到了晚上竟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楚幽蓝没想到替嫁居然会遇到真爱,厉谨言没想到娶个傀儡妻子会日久生情。

主角:楚幽蓝,厉谨言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幽蓝,厉谨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爱到白头》,由网络作家“唇间一抹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幽蓝被迫嫁给坐轮椅的男人,本以为只要有钱,她就当做是再赚一份高收入的保姆钱……可她哪里知道,冰山老公到了晚上竟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楚幽蓝没想到替嫁居然会遇到真爱,厉谨言没想到娶个傀儡妻子会日久生情。

《一爱到白头》精彩片段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用钱来解决的。

如果不能,那就用更多的钱。

倘若在一年前看到这句话,楚幽蓝绝对会嗤之以鼻,觉得太市侩,太俗气,简直三观不正到姥姥家了。

可现在的她,握着手里的几张钞票,几乎都要把它们捏出水来。

“小姑娘,我这可是今年新进的款式,你盘靓条顺,上身绝对漂亮!你要是再挑,干脆就去对面的大商场,只要肯花钱,专柜里的大牌礼服随你挑,没有这个数,你别想走出来!”

婚纱礼服租赁店的老板娘挥着亮晶晶的手指甲,对着楚幽蓝大声说道。

她还是犹豫不决,只不过一个商务宴会而已,花几千块买一条平时穿不上的小礼服,楚幽蓝是万万舍不得的,虽然男朋友宋翊已经给了她五千块,很大方地让她自己去挑。

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再清楚不过。

不过是一个刚毕业大学生辛苦创立的小公司,算上老板宋翊,一共只有五个员工。

楚幽蓝每天要在公司的电脑上挂着若干个QQ,她既是客服,又是销售,偶尔还要充当美工和保洁,就连吃午饭都是一手端着盒饭,继续坐在办公桌前,眼睛不敢离开屏幕。

这五千块,要是平分给员工,当做这个月的奖金,或许大家的工作热情就更高了,她默默地想着。

所以,楚幽蓝压根就没有走进窗明几净的专柜,而是从同学那里要来了地址,打算租一条礼服,充充门面。

“怎么,还嫌贵?不贵了!算了,我也愿意自己的衣服穿在漂亮女人身上,这样吧,五百块,我不仅租给你这件礼服,还给你搭配一双鞋,一套首饰,再给你化个妆,行不行?”

老板娘一口气说道。

楚幽蓝终于松了一口气,点点头。

她交了一百块钱作为定金,等周六下午再来。

走出小店,楚幽蓝准备搭地铁回公司,可惜这里距离最近的地铁站也有一公里多,她渴得喉咙冒烟,一个劲儿地恶心。

看见路边有一家便利店,一身是汗的楚幽蓝小跑着过去。

“一瓶冰冻矿泉水,谢谢!”

她掏出零钱,递给收银员。

“尝尝这个饮料吧,新出的,水蜜桃味,小姑娘们都爱喝!”

收银员热情地兜售着,楚幽蓝看了一眼她身后张贴着的大幅广告,看见上面的一行大字,不由得一怔。

“雪缤纷汽水,给你小时候的味道!”

旁边则是一个目前很火的少年组合,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瓶饮料,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

楚幽蓝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她穿着小裙子,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座上,手里总是抓着一瓶汽水。

汽水瓶是玻璃的,冰镇过,凉凉的,瓶子外面不停地滑落着一滴一滴的水珠儿,一路上,总是把她的两只小手弄得湿淋淋的。

炎热的夏天,喝一口冰镇过的果味汽水,那种爽快的感觉,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啊,不用了,我减肥。谢谢。”

楚幽蓝放下零钱,拿了一瓶矿泉水,笑着说道,然后快步走出便利店。

站在路边,她拧开瓶盖,大口大口喝着。

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终于不那么渴了,楚幽蓝抹了抹脸上的汗,眯眼看着天空。

她现在没有汽水,也没有爸爸。

“蓝蓝,你哥的手术不能再拖了,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把这套老房子卖掉。可是,妈觉得这么做,太对不起你了,你还小呢,以后怎么找婆家……”

母亲童淑清的话言犹在耳。

楚幽蓝的亲生哥哥楚幽白在出生后不久,查出来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曾说,这孩子长不大。

厂里的领导因为这件事,特地开了好几次会议,最后同意给楚帆一个二胎名额,允许他和妻子童淑清再生一个孩子。

在那个年代,工厂职工如果超生,绝对下岗,没有任何余地。

“妈,哥的身体要紧,而且手术早就应该做了,别拖了。至于房子,等我以后赚了钱,一定给你买一套大房子,让你住得敞敞亮亮,大大方方!”

楚幽蓝强忍着,在电话里如是说道。

她读了四年大学,一直都是拿国家奖学金,一次万把块,分文不少地全交给家里。

此外,还有兼职赚到的钱,她也只留下一小部分,其余的都攒着。

楚幽蓝知道,网上有很多人把她这种女生称为“凤凰女”、“扶(哥)弟魔”、“水蛭兄弟的姐妹”,等等。

可她没有办法。

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希望宋翊能够尽快创业成功,两个人的感情也尽快稳定下来,白手起家,一起打拼,闯出个名堂来。

过人行道的时候,楚幽蓝被晒得有些头晕,她站在原地,稍微闭了闭眼睛。

没想到,信号灯就在那两秒钟内从绿变成了红。

她睁开眼睛,本能地向前迈步,却被一辆刚刚加速的豪车给吓得连退两步。

“吱嘎!”

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划破天际。

楚幽蓝看着面前的红色信号灯,自知理亏,她连忙弯下腰,对着驾驶位不停地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她原本就直冒虚汗,再被这么一吓,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没人搭理她,她也看不到车里的情形。

几秒钟后,豪车重新发动,一路呼啸着,绝尘而去。

楚幽蓝站直身体,用左手的手指狠狠地掐着右手的虎口位置,疼痛令她精神了许多。

信号灯再一次由红转绿,她随着人流通过路口,走进了地铁站。

车内。

司机抱歉地说道:“真不好意思,厉先生。我是正常行驶,那女的自己不看信号,幸好没撞上。你不知道,现在碰瓷儿的花样可多了,不光是老头老太太,年纪轻轻的也出来干这一行……”

他聒噪地说着,坐在后面的男人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离开这座城市多年,终于回来了。

厉谨言坐得笔直,双腿并拢,膝盖微微碰在一起,双手自然成拳,放在大腿上。

这是标准的军人坐姿。

尽管已经离开部队,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已经融入了他的骨血之中。

“要我说,就应该直接撞过去,干脆把他们的腿都压断……对不起,厉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

司机说得口沫横飞,一不小心竟然犯了大忌。

厉谨言的一条腿中弹,无法行走,只能依靠轮椅。

“闭嘴。”

他终于开口,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郁。

 


长子厉谨言离家多年,终于回来,虽然算不上荣归故里,但毕竟也是一家团圆。

因此,厉家上下一片热闹,自从得到了消息,厉太太聂美芸已经让保姆把各个地方都仔细打扫过,修剪草坪,给游泳池换水,就连家中的几条狗都美过容了。

厉一豪和次子厉慎行也早早从公司返家,等着厉谨言回来。

“思雅呢?难道她不知道谨言今天回来吗?这个死丫头,又去哪里鬼混了!”

到处没有看见长女厉思雅,厉一豪忍不住高声骂道。

聂美芸明明听到了,但故意不做声,又过了片刻,她才不咸不淡地说道:“算了,谨言也不想见她,无所谓。真是好女儿,快四十岁的人了,一点儿脸面也不要。”

话音刚落,车子便停在了厉家别墅的门前。

司机先下车,将轮椅搬下来,然后又搀扶着厉谨言坐上轮椅,推着他进门。

亲眼看见这一幕,聂美芸不禁红了眼眶。

家人见面,自然是一番感人场景。

“周六给你举办了一个宴会,你离家太久,好多商场上的朋友都没有见过你,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热闹一下。”

厉一豪说道。

“看你爸想得多周到!”

一边说着,聂美芸一边不停地向厉谨言使眼色,可惜后者并不理会,一直没什么表情,只是安静地坐在轮椅上。

“大哥回来了,爸妈当然高兴。可不像我,整天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看都看烦了。”

厉慎行虽然脸上在笑,可语气里似乎藏着一丝挑衅。

“我累了,想去休息了。”

说完,厉谨言自己操控着轮椅,转身走出客厅。

留下厉一豪夫妇和厉慎行三个人面面相觑,尴尬不已。

“这孩子从小要强,十八岁就去了部队,没想到出了这种事,他的心里当然难受。算了,先让他休息吧,过几天就好了。美芸,晚宴的事情你好好操持,一定要让谨言开心。”

片刻后,厉一豪摇了摇头,感慨地说道。

周六下午,楚幽蓝如约来到小店。

老板娘早就帮她把那件礼服给熨得一道褶子都没有,还搭配了一双高跟鞋,一个镶嵌着水钻的手袋,以及一条项链,一对耳环。

虽然都是批发市场买来的便宜货,可是,在灯光的映衬下,这些配饰倒也亮光闪闪,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足以以假乱真。

更不要说,楚幽蓝的身材完美,皮肤白皙,一张小脸更是比明星还漂亮,五官精致得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缺点。

“天呐,就是说你是某个还没有大红大紫的明星,我敢说大家也绝对会相信!”

化完妆之后,老板娘大声赞叹道,倒是把楚幽蓝说得不好意思起来。

她当然知道自己很美,遗传了父母的优点。

学校的艺术节上,楚幽蓝是学院舞蹈队的领舞,身段妖娆,面容姣好,引得大一级的学长宋翊苦苦追求。

可她因为要兼顾学业和打工,实在没有精力再去谈朋友,所以一直没有答应。直到大四的时候,宋翊执意要让楚幽蓝来自己的公司实习,两个人总算确立了恋爱关系,至今不过三个月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楚幽蓝的错觉,她总觉得,最近一个月,宋翊好像变了。

对她不那么热情体贴了,尤其是在公司的时候,他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总是端着架子,好像只把她当成普通员工。

私下里,他倒是对楚幽蓝解释过:“公司刚起步,我不想让其他员工觉得这是夫妻店。”

她明白他的意思,但出于女人的第六感,楚幽蓝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就好像现在,她打给宋翊,可他一直不接电话。

好不容易终于打通了,宋翊一开口便是埋怨:“你干嘛打了那么多电话?我在开会呢。”

楚幽蓝愣了愣,小心地提醒道:“你不是说接我去酒店吗?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宋翊似乎忘记了这件事,停顿了几秒钟,这才不耐烦地说道:“世纪饭店文华厅,你自己打车过来吧,我现在抽不开身。等你到了,再给我打电话,先挂了!”

他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楚幽蓝的话还没有机会说出口。

“可是,你没有把邀请函给我啊……”

她蹙着眉头,看着手机屏幕一点点暗了下去,心中浮现出一丝难过。

一定有什么不对了……

楚幽蓝放下手机,摇了摇头,还是平静了下来。

老板娘帮她叫了一辆出租车,亲自送楚幽蓝上车,让她好好玩个痛快。

到了世纪饭店,司机将车直接停在了酒店门前。

门童上前,殷勤地打开车门,扶着楚幽蓝走了下来。

她微微红着脸颊,轻声向对方道谢,走进了电梯。

楚幽蓝到了文华厅所在的方向,远远就看见了签到处。

她掏出手机,给宋翊打电话。

关机?!

她不死心,又打了好几遍,仍是关机。

时间一点点流逝,楚幽蓝在不远处等待着,差几分钟到六点的时候,她看见,坐在签到处的几个工作人员似乎已经准备离开,宴会厅的大门即将关上。

她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进去,今晚就别想进去了!

把心一横,楚幽蓝飞快地跑了过去。

“小姐,这里是私人宴会,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一个工作人员拦下她,客气地说道。

楚幽蓝咬紧嘴唇,一脸祈求地回答道:“我有邀请函,只是在别人手上,他的电话关机了,我没有办法联系到他!”

对方一听,立即变了脸色。

“不好意思,没有邀请函不可以入内,请你理解。”

语气虽然还是很客气,但明显和刚才不一样了。

楚幽蓝急得不行,掏出手机,又一次拨打宋翊的电话,依旧是关机。

就在这时,一群女人从隔壁的贵宾休息厅嘻嘻哈哈地走了出来,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打扮入时的贵妇,她神态倨傲,一路被其他女人簇拥着,正在朝这边走过来。

“什么情况?”

贵妇停了下来,轻声问道。

工作人员立即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厉小姐,这位客人没有邀请函,还想要进去。”

闻言,贵妇终于用正眼打量了一下楚幽蓝,轻轻哼了一声:“那可不行,谁知道是不是外围女,来这里找生意的。”

本就局促不安的楚幽蓝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蓦地白了脸。

她竟然被这个有钱的女人当做外围女了?!

 


话音刚落,原本就叽叽喳喳的人群更是如同滚油上浇了一瓢水,彻底炸开。

楚幽蓝狠狠地咬住嘴唇,天生的倔强和自傲令她不肯落泪,相反,她反而扬起头来,冷漠地看向对面的厉思雅。

刚才那位工作人员喊人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这女人一定非富即贵,有着令人卑躬屈膝的本钱。

可她凭什么如此对待自己!

楚幽蓝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大声反驳,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你们不进去,在这里站着做什么?”

音量不大,音色醇厚好听,而且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威严,不怒自威。

所有人本能地转过身去。

楚幽蓝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心中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好帅!

男人有帅气,有英俊,有潇洒,不一而同。

至于这一个,则是刚毅之中不乏精致,外武兼内秀,令人无法忽视。

但是,与此同时,从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郁的“生人勿近”气息,如果是胆小一点的人,恐怕连同他搭讪都不敢。

大概是因为,他坐在轮椅上……

楚幽蓝一开始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直到男人操控着身下的高级自动轮椅,向他们移动,她才反应过来,这么气势迫人的男人,居然有腿疾,无法行走!

“原来是谨言。”

厉思雅皮笑肉不笑,对于这个异母弟弟,她向来懒得虚与委蛇,连表面文章都不会去做。

“今天的宴会可是专门给你办的,你快进去吧。多少达官显贵都等着认识你呢,爸恨不得把你当成钻石,放在珠宝盒里,向所有人挨个展示一遍!”

她话里带刺。

被称作“谨言”的男人果然人如其名,话不多,甚至算得上寡言。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楚幽蓝。

就那么一眼,她怀疑自己就已经被这个男人看透了。

他的眼睛,堪比X光一样,令她无所遁形。

一时间,仿制的礼服,廉价的配饰,以及过分浓艳的妆容,都让楚幽蓝有一种想要钻进地缝的感觉。

她情不自禁地耷拉着脑袋,眼睛盯着男人袖口上的一粒袖扣。

恐怕那一颗小东西就要十几万块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楚幽蓝正在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男人又开口了:“是应该进去了,但我的女伴还在外面,都怪我忘记提前把邀请函给她,只好亲自来接,省得她被拦在门外,万一被乱吠的狗吓到就不好了。”

说完,他还故意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了众人一圈。

“不好意思,手机不在身边,没接到你的电话。”

楚幽蓝愣了一下,她确定以及肯定,这男人居然是在对着自己说话。

“啊?不是,我没……”

她想说,你弄错了。

但是,男人一直盯着她,楚幽蓝似乎有所领悟,他这是在帮自己解围!

她顿时学聪明了,乖乖闭上嘴,只是走到他的身边,保持微笑。

厉思雅倒吸一口气,连声音都变了:“你胡说八道什么?她怎么可能是你的女伴!她不是宋……”

她忽然反应过来,急忙收声,唯恐露馅儿。

“姐,是不是我邀请谁都得通过你的同意啊?”

厉谨言似笑非笑地问道。

厉思雅一时间语塞。

至于她身边的那群女人,更是一个个噤若寒蝉,虽满心狐疑,却没有敢多问一句话的。

传闻厉一豪和第二位太太生的长子天性沉稳,生有反骨,放着好好的家业不要,愣是进了特种部队。

传闻他多年来在西南一带执行任务,多年来不曾回家探亲,年纪轻轻便建功无数。

传闻他原本有希望成为部队中最年轻的将领,然而一颗子弹打入腿骨,恐怕下半生只能依靠轮椅。

传闻……

传闻太多,众人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可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实在是让人不敢置喙。

“算了,我们先进去,省得辣眼睛。”

厉思雅败下阵来,悻悻地转过身去,走进文华厅。

等她们都走了,连工作人员也离开了,楚幽蓝才极小声地开口,向厉谨言道谢。

“你刚才说,你是跟谁一起来的?”

其实,厉谨言将她之前说的话几乎一字不落地都听到了,不过,他还是想确认一下。

楚幽蓝一怔,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我真的没有撒谎,我不是……不是抱有特殊目的的……”

“外围女”那三个字,楚幽蓝还是说不出来。

“我男朋友叫宋翊,他收到两张邀请函,所以让我陪他一起来,说是可以见到不少达官显贵,对公司发展有好处。对了,你可以去查邀请函的派发名单,一定有他,证明我没有骗人!”

楚幽蓝一口气说道,唯恐他不相信。

“不用查,我信你了。”

厉谨言面无表情地开口。

他表面平静,心里却对上了号,宋翊,开公司,大学毕业不久……这和苍鹰之前调查的结果毫无二致,就是他了。

敢情,厉思雅新包养的小白脸儿居然是有女朋友的?

他脚踩两只船,也不怕一起都翻了。

眼前这小女生怎么样,厉谨言不了解,可厉思雅是何种女人,他再清楚不过——妒妇一个。

看来,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这么一想,厉谨言从怀中掏出一张黑底金字的薄薄卡片,交给楚幽蓝。

“如果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打上面电话。”

她懵了,但还是凭着本能,双手接过。

一个名字,一串数字,简洁到了傲慢的地步。

楚幽蓝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名片夹,忽然泄气,她实习到现在,快三个月了,可宋翊还没给大家做出名片呢。

“抱歉,我没有名片,我叫楚幽蓝。多谢你,厉先生!”

说完,她露出今天晚上的第一个笑容。

他脑中一闪,原来是之前那个险些被车撞到的狼狈女孩。

当时的她,和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美丽女人,可谓是有着天差地别,但厉谨言还是认出来了。

连他自己都觉得诧异,他何时对异性如此敏感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