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韭菜也是有尊严的

韭菜也是有尊严的

陆晓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安琪是母胎单身狗,却在某天被告知怀孕!这无性也能繁殖她知道,可她从没有贡献过什么,记忆中也根本没和男人发生关系,怎么就怀孕了!直到大老板陆珺彦亲自找上门,安琪才知道这件事闹了多么大的乌龙。

主角:安琪,陆珺彦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琪,陆珺彦 的武侠仙侠小说《韭菜也是有尊严的》,由网络作家“陆晓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琪是母胎单身狗,却在某天被告知怀孕!这无性也能繁殖她知道,可她从没有贡献过什么,记忆中也根本没和男人发生关系,怎么就怀孕了!直到大老板陆珺彦亲自找上门,安琪才知道这件事闹了多么大的乌龙。

《韭菜也是有尊严的》精彩片段

“恭喜你,怀孕了。”

医生微微一笑,安琪顿觉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她母胎单身,连男朋友都没有,怀的哪门子孕?

又不是鳝鱼,可以无性繁殖?

“医生,你一定是弄错了,我不可能怀孕。”

“你上个月不是做了人工授精吗?”

啥?

安琪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她啥时候做过人工授精?

“我单身狗一条,做什么人工授精啊,我只是做过一个检查。”

医生惊愕的瞅了她一眼,“医疗记录确实是这样的,给你做手术的医生已经离职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你不想要孩子,我这边可以帮你预约流产手术。”

安琪感觉五雷轰顶。

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怀孕了?

昨天她把所有的钱都给弟弟缴了医疗费,吃饭都得借花呗了,哪里还有钱做流产手术啊?

站起身,她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脑袋里嗡嗡作响。

刚出医院大门,就被一个女人拽住了,“你是安琪吗?”

她转过头,狠狠一震,这不是集团大老板的未婚妻林婉书吗?

“您有什么事?”

林婉书递给她一张名片,“我给你一百万,把孩子生下来,交给我。”

什么?

她一阵惊悸,“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林婉书瞪了她一眼,“不要这么多废话,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

安琪怎么能不问,她又不是傻子,可以随便被人摆布。

“如果你不说清楚的话,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林婉书皱起眉头,有些抓狂,目光扫过她的肚子,带着几分阴鸷。

“实话告诉你,这个孩子应该是我的,我登记用的是英文名,刚好跟你同名,结果那该死的医生搞错了,给你做了人工授精。”

安琪风中凌乱,外加震惊。

所以,这孩子的爹是大老板?

这样的世纪大乌龙,怎么让她撞上了?

“我……需要考虑一下。”

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马上做决定?

“明天我等你的答复,如果这事,你敢泄露半个字,就死定了。”

女人离开了。

回公司的路上,安琪的心乱成了一团麻。

一百万,对她是有诱惑力的。

弟弟病了,医疗费是个无底洞,她很需要钱。

可是生了孩子,还能像从前一样正常生活吗?

她愁眉苦脸的走进了电梯。

就在电梯门关闭的刹那间,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

看到男人的一瞬间,安琪的心“砰”的一声,差点裂腔而出。

是大老板陆珺彦!

她肚子里孩子的亲爹!

这是不是叫“冤家”路窄?

从进公司以来,她只有幸见过他一次。

像这种帅得人神共妒,优秀到秒杀众生的男神,一眼就是惊鸿一瞥,足以记住一辈子。

“陆……陆总好。”

陆珺彦压根不认识她,出于礼貌,微微点了下头,神色是与生俱来的高冷。

安琪笃定,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种子放错了地方,放到了她的肚子里,不然,岂会如此淡定?

她下意识的抚了抚小腹,一想到莫名其妙怀上对方的孩子,心里真是百味杂陈。

电梯间也变得有些压抑。

她死死的盯着楼层显示器,希望能快点出去。

就在到达五十层的时候,电梯忽然一阵剧烈的晃动,灯灭了,里面漆黑一片。

安琪毫无防备,身体失去平衡,扑通跌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电梯出故障了吗?”

“不要乱动。”

陆珺彦立刻将身体贴在了内墙上,神色十分冷静,他见识过各种大风大浪,懂得如何处理应急事故。

他掏出手机,正要打开照明,电梯又一阵激烈的摇晃。

安琪早已吓得腿脚发软,身体在晃动中朝前一栽,撞向了前面的肉墙。

她一阵头晕眼花,想要爬起来,但发现动不了了。

头被卡住了。

卡在了两根“大柱子”中央!

她惊慌失措,脑子一片空白。

两只小爪子在“柱子”上胡乱的左摸摸,右摸摸,上摸摸,下摸摸。

脑袋瓜使劲的左摇摇,右晃晃,想要拔出来,但怎么都拔不出来。

“我……我被卡住了……”

陆珺彦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他是第一次,被个女人从上摸到下。

难道是想趁机勾引他?

一道火光划过他深黑的冰眸,他一把抓住了女人骚扰的手。

“你要再敢动一下,这双手就不再属于你了。”

安琪呜咽了起来,“陆总,我真的被卡住了,如果今天是我的死期,我有个秘密想告诉你。”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她眼底滑落,一滴一滴跌碎在陆珺彦的裤脚上。

他明显感觉到了湿意。

这女人,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不要在我面前耍小伎俩,否则出去后,我立马让你滚蛋。”

他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电梯间立刻被照亮了。

安琪从墙壁的反射中看到了自己。

她跪在地上,头卡在对方的大长腿中央。

这姿势无比的诡异,无比的尴尬!

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像只泥鳅,将头往下滑,往下滑,再左扭扭,右扭扭,终于拔了出来。

“陆总,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耍小伎俩,刚才什么都看不见,我真以为自己被卡住了……”

她九十度鞠躬,一叠连声,不停的道歉。

听说一孕傻三年。

她才刚怀孕,就已经变傻了?

陆珺彦扯了下领口,这个女人“撩”的他有些发热。

“你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

安琪现在什么都不敢说了。

大老板明显误会了,以为她性骚扰,万一再知道自己的种子错误的放到了她的肚子里,还不火冒万丈,拧断她的脖子?

“我……我想说虽然你刚上任不久,但大家都很崇拜你。”

陆珺彦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冷弧。

这种马屁,他听得多了,一点新意都没有。

“不要耍滑头,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是,您教训的对,我一定牢记。”

安琪缩到了角落里,面壁思过。

电梯终于恢复正常。

她像只仓皇的老鼠,缩着脖子跑了出去,一溜烟消失在了楼道里。

人生就是由各种意外组成,但今天,她遇到的意外真特么太多了!

……

陆珺彦刚一进办公室,就接到了下属的电话。

陆家基因库失窃。

他储存的精子被盗了!

一道暴露的火光从他眼里闪过,他立刻赶回了陆宅。

这个时候,林婉书正在跟老夫人报喜。

老夫人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两年前,儿子在亚马逊丛林遇到神秘毒蛇袭击,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毒素影响到精子质量,要完全恢复,可能要等到未知的N年后。

幸好,他在去之前,提前储存了精子。

她一直都在担心会抱不上孙子,如今总算放心了。

陆珺彦脸色冷冽而阴沉,“您竟然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是不是太过分了?”

老夫人一把抓住了儿子的手,“我这样做还不都是为了你,你爸爸有四个儿子,而我只有你一个儿子。虽然你现在入主了陆氏,但你的三个哥哥都在旁边虎视眈眈,你只有诞下嫡子,他们才能死心。”

她的另一只手搁在了林婉书的肚子上,“手术很成功,婉书已经怀孕了,你明天就带她去领证。怀孕的事,一定要保密,免得那帮人对孩子不利,等快生的时候再公开。”

林婉书一脸娇羞的模样,心里却毒着呢。

她已经想好了,等安琪把孩子生下来,就弄死她,把孩子抱走,这样谁都不会知道,孩子不是她生的。

陆珺彦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叫来下属,“带她去楼上验孕。”

林婉书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

这一验,岂不就露了馅?

“珺彦,医院检查的还能有错吗?不用再验了。”

“我要亲自检查。”

陆珺彦眼里闪着犀利的冷光,仿佛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小秘密。

她的脸色逐渐泛了白,“我的肚子突然有点疼,想回家休息了。”

她站起身,想要逃走,被陆珺彦一把拽住,命令下属强制押她上楼。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

阴性!

林婉书呜咽一声,哭了起来,“对不起,手术失败了,我不想老夫人担心,才撒了谎。”

她绝对不会说出另一个女人怀孕的事,不然陆珺彦娶了她,怎么办?

“我的孙子没了?”

那可是儿子唯一健康的基因啊。

老夫人气急攻心,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陆珺彦赶紧扶她进房间休息,并安排下属去医院调查。

他很清楚林婉书有多能作妖,她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下属很快查明了真相。

“四少,手术并未失败,而是因为医生的失误,将您的基因移植到了另一个女人的身体里。目前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他将女人的资料递给陆珺彦。

看到照片上那张清纯的面孔,陆珺彦狠狠一震。

竟然是她!

……

整整一个下午,安琪都浑浑噩噩的。

大老板肯定会知道真相的吧,会不会正在研究要如何处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今天不用加班。

从公司出来,她正要进地铁站,一个光头走了过来,手握匕首抵住了她的后背。

“老实一点,乖乖跟我走,不然立刻要了你的命。”


安琪浑身的神经骤然绷紧。

抢劫吗?

这是有多瞎啊?

她一身拼夕夕的衣服,每件不超过五十块,怎么都不像个有钱人呀?

“大哥,我是个穷人,卡里一分钱都没有,还欠了两千块花呗呢,你行行好,放过我吧?”

“少废话。”

光头一脸的凶神恶煞,逼着她往前走,不远处停靠着一辆黑色本田。

就在他拉开车门,要把她推进去的时候,一把尖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要不要试试,谁先死?”

光头一个激灵,还没来得及反应,握着刀的手,就被人攥住了。

对方猛地一用力,疼得他像杀猪一般哀嚎。

安琪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像个货物一般,被移交到黑衣人手里,然后被送进了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中。

车里坐着一名男子。

那修长挺拔的身姿,秒杀六界的俊朗神颜,不是陆珺彦,还能是谁?

“陆……陆总!”

她的神经一下绷得更紧了。

大老板除了不会抢钱,真不会比歹徒安全多少。

一张脸像淬了冰,冷飕飕的。

陆珺彦的目光冷冷划过她依然平坦的小腹。

“听说你怀了我的孩子?”

一张嘴就开门见山,让安琪有点猝不及防。

“是……是医疗事故,我也是受害者。”

她蜷缩到了角落里,垂下眸子,不敢和他对视,他的目光太瘆人,像是要把她粉碎。

陆珺彦看着她的怂样,露出一点嘲弄之色。

在电梯里“勾引’他的贼胆去哪了?

“我已经约好了医生,明天给你做流产手术。”

啊?

安琪狠狠一震。

他要打掉孩子?

他的准老婆不是想让她生下来吗?

两人没达成统一?

“反正孩子是您的,一切听从您的安排。”

她没有多言,既然他已经做了决定,她就不用再纠结了,其实也挺好。

陆珺彦微微眯眼,一点眸色微露,显得格外深沉。

“你有没有什么要求?”

他派人到MG设计部打听过,这个女人贪财,视钱如命,现在正是狮子大开口的好机会,相信她不会错过。

安琪抿了抿唇。

她哪敢跟大老板提要求。

何况他也是受害者,就算要索赔,也是找医院。

“您不会因为这件事开除我吧?”

陆珺彦怔了下,“我一向公私分明。”

“那就好,只要能保住工作就行,我没有别的要求。”

安琪吐了吐舌头。

她是过五关,斩六将才好不容易进到了MG集团,这份工作跟她的小命一样重要。

陆珺彦有些意外,这同他设想中完全不一样。

难道这女人转了性子,还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一想到她在电梯里有意无意的勾引他,就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看来,是个有心计的家伙。

车开进了郊外的别墅。

“今晚,你留在这里,明天早上,我会带你去医院。”

“哦。”安琪乖乖跟着佣人上了楼。

她猜,大老板是担心她带球跑路,才把她“关”到这里。

她有这么傻吗?

陆珺彦坐到沙发上喝了一口咖啡。

下属凯文走了进来。

“四少,劫持安小姐的人已经老实交待,是受林小姐指使,我已经把林小姐带来了。”

陆珺彦早就想到了。

林婉书一进来,就痛哭流涕,演技堪比奥斯卡影后。

本来是想先下手为强,在陆珺彦发现真相之前,弄死那个女人,没想到还是被他抢先一步。

“珺彦,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是担心那个女人用孩子勒索你,才想着先把她控制起来之后,再告诉你真相。”

陆珺彦搅动了下杯中的咖啡,一字一字慢慢悠悠的吐出来:“你不用担心,明天,我会带她做流产手术。”

林婉书狠狠一震,“你要打掉孩子?”

“不然呢?”陆珺彦挑眉,神色极为冷冽。

林婉书不敢相信,唯恐陆珺彦骗他。

“那可能是你唯一健康的孩子。”

陆珺彦目光一凛,周身顿添一抹肃杀的戾气。

“宁缺毋滥,不是什么女人都有资格给我生孩子的。”

他微微抬眼,一道寒光从林婉书脸上划过,如刀锋一般凌冽。

林婉书激灵灵地打了个寒噤,“这样也好,免得那女人借着孩子纠缠你。”

这事,对她来说自然是好的,不然她还得想办法弄死那个女人。

他们说话的时候,安琪就躲在楼梯口偷听。

像她这种底层的小韭菜,在大老板眼里,连个P都算不上,怎么可能允许她生下他的孩子?

她有自知之明,既然是个错误,就应该纠正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带上车去了医院。

她原本很平静,但一趟到手术椅上,看到旁边锋利的手术刀,就开始紧张了。

医生拿起了手术刀,“准备好了吗?”

她的心猛然一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