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杀人焉用宰猪刀

杀人焉用宰猪刀

隔壁老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相恋多年的女友出轨,真心付出换来的却是虚情假意的骗局,被卷走了所有财产,父亲身患癌症,也没钱治病。卖肉佬安乐也有点走投无路了,好在天降大运成就了一代杀猪医圣,从此在这条江湖路上,多了个敢爱敢恨的妙手医圣。

主角:安乐,秦若筠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乐,秦若筠 的武侠仙侠小说《杀人焉用宰猪刀》,由网络作家“隔壁老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相恋多年的女友出轨,真心付出换来的却是虚情假意的骗局,被卷走了所有财产,父亲身患癌症,也没钱治病。卖肉佬安乐也有点走投无路了,好在天降大运成就了一代杀猪医圣,从此在这条江湖路上,多了个敢爱敢恨的妙手医圣。

《杀人焉用宰猪刀》精彩片段

“沈娇,你怎么把卡里的三十万都转走了?快转回来,我有急用!”

市医院,安乐躲开等在住院部大厅的父母,急急给未婚妻沈娇打着电话。

父亲查出了癌症,要住院治疗,交钱的时候,忽然收到一条银行短信,卡里的钱竟全被转走了。

这可是父亲的救命钱!

“反应还挺快嘛!”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满是得意的声音。

“程冠希?”安乐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机。

没错,打的就是沈娇的电话,接电话的怎么会是程冠希这个花花公子?

安乐正诧异着,电话里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啪啪声,还有一个女人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

“他们是在……我艹!”

安乐脑子一下子炸了。

在一起四年,那呻吟声几乎夜夜响起,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都不用去想,安乐脑子里立刻就能泛起沈娇此刻眼神是如何的迷离,表情是如何的陶醉,可爱小虎牙又是如何死死的咬着娇艳的红唇……

“臭杀猪的,你不是自命清高吗?花着你的钱,玩着你的女人,看你还怎么清高的起来,哈哈哈哈……”

伴随着程冠希的癫狂大笑,啪啪声的频率陡然提升。

“安乐,我们结束了,你个杀猪卖肉的根本就配不上我,那点钱就当做我这几年的青春损失费吧!啊……”

伴随着激烈的啪啪声,沈娇那放浪之极的呻吟越发高亢。

如果换成别人,此刻多半不是无能狂怒,就是六神无主,但安乐不一样,越是这种时候,他脑子转的越快。

“沈娇,求你了,把那三十万还给我,那是我的救命钱!刚刚在医院体检,我查出了……查出了……艾……艾滋病。”

安乐的声音越来越低,透着一股万念俱灰的绝望。

“什么病?”

沈娇那高亢的呻吟声猛地一滞。

“我……我不想说了,求你了,别问了,别问了……呜呜呜……”安乐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什么病?你说清楚了!”沈娇的声音陡然拔高。

“艾滋病!艾滋病!艾滋病!你听清楚了没有?”安乐歇斯底里的吼着,像极了绝望咆哮。

电话那头疾风暴雨的啪啪声应声而止,随之响起的是程冠希满是惊恐的质问。

“谁?谁得了艾滋病?那个臭杀猪的吗?!”

“不是我,我没有,一定是他们搞错了,一定是他们搞错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还想活下去……”

“安乐,你混蛋!我……”

啪!

不等沈娇骂完,安乐就干净利索的挂断了电话。

……

“钱没了,爸妈还在等着我交钱住院……怎么办?这对该死的狗男女!”

安乐下意识的握住了别在后腰的杀猪刀刀把。

那是一柄接近四分之一圆形的杀猪刀,长一尺,宽七寸,背厚一指,重量足有七八斤,刀身漆黑,刀锋雪亮,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用了一年,非但锋利如新,一尘不染,甚至连点猪油星子都没沾上,就好像从未使用过。

这把杀猪刀的来历更是诡异。

从医院学毕业前夕,安乐一次喝醉了酒,在梦中梦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说他骨骼精奇,天赋异秉,乃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拯救世界的任务就交给他了。还给他取了个奇怪的代号:序列三,并赐下裂星刃一把,再三叮嘱他要随时带在身边,日夜温养,方能尽早与裂星刃结成羁绊。

安乐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被窝里就多了这么一把杀猪刀,差点让他当了新时代的太监。

起初,他还以为是哪个欠收拾的家伙跟他开的玩笑,直到有一天,跟校外的小痞子起了冲突,他一个人随随便便就把十几个人全都揍的跪在地上唱征服,这才觉察到异样。

不知不觉的,他的体质被那把杀猪刀改变了。

毕业之后,找好的工作在最后时刻被程冠希这个医院院长的儿子给顶了,安乐干脆在菜市场支了个摊,卖起了猪肉。

不是要日夜温养,随时带在身边吗?

那就把这把所谓的裂星刃当杀猪刀好了。

一年下来,安乐的体质又有了巨大飞跃,这把杀猪刀却始终没有什么改变,但此刻,就在安乐下意识的握住杀猪刀刀把的时候,一股奇异的力量陡然从刀中涌出,顺着刀把,渡入安乐体内。

安乐只感觉神清目明,整个世界仿佛变了模样,远处的声音不再嘈杂混淆,近处的细景清晰可辨,随意一瞥,他甚至能看清十几米外草丛里正在交配的一对小虫的每一根触须,仿佛能听到它们欢快的畅叫。

“究竟发生什么了?”

安乐正体味着,一个病人家属搀着一个病人从他身前走过,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立马怔住了。

在他眼中,那个病人在体内的病灶部位竟清晰可见!

“小心台阶。”

安乐心头一动,紧走几步,扶住了那个病人另外一条胳膊,悄然将那股奇异力量分出一小股渡入病人病灶部位。

那病人的病灶部位竟飞速痊愈,转眼之间,便恢复如常。

“好一把杀猪刀,哦不,裂星刃……老爸有救了!”

迈着轻快的步返回办理住院手续的大厅,隔着老远,安乐就听到一阵叫骂。

“老东西,安乐那个臭杀猪的去哪儿了?赶紧让他回来!TMD,敢吓我,我非弄死他不可!他要是跑了,我就先弄死你们两个老东西!”

程冠希!

安乐双眸冷芒爆闪,脚步加快。


“安乐怎么吓你了?”大厅走廊里又传来老爸安家洛的声音,嘈杂声中,清晰可辨。

老爸当过兵,曾经戍守边关十几年,经历了无数场生死鏖战,四十多岁退役之后才有的安乐,如今年纪虽然大了,却依旧别有一番威严。

“他说他得了艾滋病,TMD,吓死老子了,老子跟他没完!”程冠希叫嚣着。

“这个坏种就是故意吓人的!他一个臭杀猪卖肉的,早起贪黑,成天累得跟狗似的,哪儿有时间乱搞女人,怎么可能得艾滋病?”沈娇在一旁极力佐证着。

“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安家洛的声音带着狐疑,“就算安乐真得了艾滋病,该担惊受怕的只是沈娇,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已经跟你那个废物儿子分手了,现在是他的女朋友。他可是这家医院院长的儿子,比安乐那个臭杀猪的强一万倍!”沈娇一口一个废物,一口一个臭杀猪的,仿佛只有这么说才能反衬出她的高贵。

“娇娇,乐乐待你可不薄,他那么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干活,都是为了能跟你过上好日子,你怎么能这么对他?”老妈秦婉怡愤声质问着沈娇。

秦婉怡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类型的女人,一辈子没跟人红过脸,用这种语气说话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过上好日子?我呸!摊上这么个得了癌症的爸爸,安乐赚那点钱还不够填无底洞的,我要是真跟了他,这辈子都得受穷。”

“你……你说什么,谁……谁得了癌症?”秦婉怡的声音带着震颤。

“呵呵……安乐还没告诉你们吧?他可真是个大孝子,那我就替他告诉你——他爸查出了癌症,胰腺癌!”

“他爸……癌症……”

秦婉怡身子一晃,直接晕了过去,要不是安家洛一把抱住了她,她就直接摔在地上了。

“该死!”

安乐加快了脚步,双目森寒。

他之所以隐瞒病情,就是担心老妈会想不开,沈娇这个贱人居然当众把老爸的病情说出来了……老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跟你个贱人没完!

“装什么死?”程冠希又跳了出来,“赶紧打电话让那个你们那个臭杀猪的儿子回来,再磨蹭,我就让人把你们丢出去……还敢瞪我?找死!”

安家洛只是抬头瞥了程冠希一眼,程冠希就轮圆了巴掌,朝安家洛脸上重重抽去。

顾忌着怀里的老伴儿,安家洛没有躲闪,这记耳光重重抽在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

啪!

安家洛脖子一歪,嘴角竟溢出了鲜血。

“还敢瞪我?打死你个老东西!”

程冠希还不算完,轮圆了胳膊一巴掌一巴掌的抽着。

安家洛死死护住晕过去的老伴,用自己老迈的病躯承受着程冠希的暴打。

“爸!”

安乐睚眦欲裂,箭一般朝程冠希冲去。

老爸刚强了一辈子,老了老了,竟被人当众暴打,还是在刚刚得知自己罹患癌症的时候……这是怎样的悲凉?安乐只感觉仿佛一把钢刀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给我去死!”

安乐飞起一脚踹向程冠希,满腔的愤恨全在脚尖之上。

程冠希惨叫一声,直接被一脚踹飞,重重砸落在地,又连滚了好几圈,拍在墙上,才停了下来。

“啊……”

沈娇一声惊叫,她还从未见过安乐这副凶神恶煞一般的吃人模样,一时间竟被吓破了胆。

“滚!”

啪!

安乐甩手就是一个耳光。

沈娇直接被抽翻在地,半张俏脸迅速红肿起来。

“敢打我?你死定了!”程冠希挣扎着想要起身。

“你用哪只手打的我爸?”安乐双眸森寒,一步步朝程冠希走去,那凛然的煞气直让围观的人胆寒。

程冠希一个哆嗦,下意识的把右手藏在了身后。

“是这只手吧?”安乐一脚踏上程冠希的胸口,把他藏在身后的右手拽了出来。

“放开我!放开我!”

程冠希拼命挣扎,却感觉胳膊好像被铁钳钳住,任凭他如何拼命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右手被按在地上。

“安乐,回来,扶着你妈,咱们回家!”

安乐正要一脚废掉程冠希的右手,安家洛忽然发话了,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威严。

罹患癌症,离死不远,安家洛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在临死之前给儿子招惹无谓的麻烦。

父爱如山!

安乐犹豫了一下,还是松开了程冠希,回到了爸妈身前。

如果在别的时候,他一定会废了程冠希的那只手,但此刻,他却不想违逆老爸。

刚想背起老妈,老妈却悠悠转醒,一把抓住他,急急问道:“乐乐,你爸真得癌症了?”

“没有,我爸好着呢!”安乐宽慰着老妈。

“真的?那沈娇怎么说你爸得癌症了?”

“她是什么人,您不都亲眼看到了吗?她的话也能信?您不要听她胡说八道。”安乐轻哼一声。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你爸要真得了癌症,咱们这个家可就毁了……”秦婉怡拍着胸口,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

“我没有胡说!”

沈娇这会儿也缓了过来,从兜里掏出一张诊断书,尖声嚷嚷着,“专家的诊断书还在我这儿呢!安乐,你别忘了,昨天是我带着你爸找的专家!就算我胡说,专家也会胡说吗?”

“我看看!”

程冠希一个咕噜爬起来,一把抢过了那张皱巴巴的诊断书,大声念了出来。

“安家洛,原发性胰腺癌第四期,癌细胞已经大面积转移,无法手术,病人年老体弱,放疗化疗意义不大,建议放弃治疗……李佗。哈哈哈……”

程冠希忽然一阵大笑,“安乐,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李佗李教授可是肿瘤方面的专家,他的诊断绝不可能出错!”

你想瞒天过海,我偏不让你如意!不但你那个癌症晚期的爸要死,你那个胆小如鼠的妈也活不长!

敢打我,还想废了我的手?

我先让你家破人亡!


“乐乐,他……他说的不是真的吗?”秦婉怡身子又是一晃,紧紧抓住安乐的手,就好像在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个时候,如果安乐点点头,她能再次晕过去。

“假的。”安乐露出笑容,“我不是说过吗,我爸好着呢!”

“白纸黑字也能是假的?专家的签名也能是假的?安乐,你别自欺欺人了,真的就是真的,假不了,你爸就是胰腺癌晚期,神仙也救不了。”程冠希把那张诊断书抖得哗啦作响。

“真的又如何,假的又怎样?相比那些老战友,我已经多活了几十年,知足了。”

安家洛倒是看的很开,他握住了秦婉怡的手,柔声说道:“谁都会死,无非是早几年晚几年而已,你用不着太难过,我走了,不是还有乐乐吗?我养大的儿子,别的不敢说,肯定会帮我照顾好你的。”

一听这话,秦婉怡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淌。

“哈哈哈哈……”程冠希一阵大笑,“安乐,连你爸妈都不信你,你个臭杀猪的,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就认命吧!哈哈哈哈……”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我爸没得病就是没得病。”安乐冷声开口。

“还死不承认?”程冠希嗤笑道:“敢不敢再检查一遍?我带你走内部通道,专家坐镇,费用全免,不用十分钟就能出结果,就问你敢不敢去?”

他都快恨死安乐了。

那会儿的他正在兴头上,被安乐那么一吓,直接痿了,到现在还是垂头丧气的,一点感觉都没有,现在的他就想亲眼看看安乐一家伤心欲绝万念俱灰的模样。

“用不着。”

不等安乐说什么,安家洛便冷声拒绝。

“还是再看看吧,万一误诊了呢?”秦婉怡眼中满是期冀,哪怕有一丝可能,她也不想放弃希望。

“爸,还是去看看吧,也好让我妈放心。”安乐也劝着老爸。

“好吧!”安家洛看了老伴儿一眼,心一软,“过来扶着你妈。”

“不用,不用,我好好的,不用扶,乐乐,扶着你爸。”

安乐刚把手伸过去,秦婉怡便把他的手推开了,安乐顺势扶住了老爸的胳膊,悄然将那股奇异的力量渡入老爸身体。

怕治不好老爸的病,安乐没有半点保留,一股脑全都渡了过去。

“让你扶着你妈,你没听见吗?我腿脚利索着呢,不用你扶!”安家洛脸色一沉,推开安乐的手,两手一背,步伐稳健的完全不像一个病重的老人。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的,他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

……

那个确诊了安家洛的专家李佗正在内部通道的CT室,似乎在等候什么重要的大人物,在听明白程冠希的来意之后,看了安家洛几眼,摆了摆手。

“这个病人昨天来了一次,一个多小时前又来了一次,我印象很深,不用再检查了,我可以百分之百确诊。”

“病人家属非说是误诊,还是再照一次CT吧,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程冠希哪儿肯放弃?

“那……好吧!”李佗看了一眼时间,点了点头。院长儿子的面子,他不能不给。

CT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李佗坐到电脑前,调出照片的时候,安家洛还是一脸的淡定从容,秦婉怡却是死死抓住安乐的手,闭上了双眼,不敢去看。

这一刻的她早已心力交瘁,大夫确诊的话一出口,她甚至可能直接晕过去。

“怎么样,李教授,你好好看看,是不是胰腺癌晚期,没有治疗的必要,只能等死的那种?”

程冠希催促着李佗,目光却是落在安乐一家三口脸上来回看着,一脸的幸灾乐祸。

不光是他,沈娇也在等着李佗确诊的那一刻,她的脸正火辣辣的疼,心中对安乐的恨意一点也不比程冠希少。

就在此时,诊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绝色美女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病人走了进来。

那病人五六十岁的样子,面色灰败,形若枯槁,显然是活不长了,那绝色美女则是一脸的愁容,宛若冰霜的俏脸上,两道秀眉锁着怎么也解不开的阴郁。

一见这个绝色美女,程冠希两眼就是一阵放光,鸡毛腚似的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

“傲男,你怎么自己来了?给伯父看病,跟我说一声就行,我让我爸带着专家登门诊疗。”

林傲男,江城上流圈子公认的第一美女,江城首富林一天的独生女儿,人如其名,不光长得漂亮,年纪轻轻便叱咤商海,让不知道多少年轻才俊为之汗颜,更有不知道多少人在惦记她,想要财色兼收。

程冠希便是其中之一。

原本,只凭他江城医院院长儿子的身份,根本没机会接触林傲男,但林一天这一病却给了他机会,没少大献殷勤。

林傲男理也没理程冠希,一双满是阴郁的美眸只落在李佗身上。

“李教授,给我爸安排一下检查吧!”

李佗却跟没有听到一样,不停的来回翻看着两组CT图片,神经质一般的嘟囔着。

“不可能!绝不可能!肿瘤哪儿去了?一个小时前还几乎遍布全身脏器的肿瘤怎么全都凭空消失了?出鬼了这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