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二月向阳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侃迷迷糊糊的醒来,还未反应过来,迎面而来的巴掌让他彻底清醒!重生回到三十年前,阴谋论的开端,为了彻底粉碎罗家人的歹毒诡计,免于接下来发生的一连串悲惨事件,叶侃心中已经有了计算,这一世他要让罗家人血债血偿。

主角:叶侃,李桃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侃,李桃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由网络作家“二月向阳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侃迷迷糊糊的醒来,还未反应过来,迎面而来的巴掌让他彻底清醒!重生回到三十年前,阴谋论的开端,为了彻底粉碎罗家人的歹毒诡计,免于接下来发生的一连串悲惨事件,叶侃心中已经有了计算,这一世他要让罗家人血债血偿。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精彩片段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干什么?

叶侃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发现自己跪在一张两米宽的大床前。

床上,美艳如花的李桃,裹着被子,蜷缩在床头靠背处,泪流满面。

白玉一般的小脚丫旁边,洁白的床单之上,有一点嫣红,如寒梅怒放。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叶侃脸上。

“畜生,你居然给李桃小姐下药?!”

“我们叶家,好歹也是临江城的二流家族,你做出这种事,怎么对得起叶家的列祖列宗?怎么对得起把宝贝女儿许配给你的杨伯伯?”

“你知不知道,最疼爱你的老爷子,听说这件事之后,也气得吐血,被送去医院抢救了?”

“叶侃你给我听好了,遵照老爷子命令——”

“将你逐出叶家,清出族谱!”

“从即日起,剥夺你的家族继承权,仅将叶家祖宅留给你栖身度日!”

“杨家那边,老爷子痊愈后,会亲自负荆请罪,替你解除婚约!”

“丢人呐!”

爸爸叶宗昆悲愤长叹,转身走人。

砰!

震耳欲聋的摔门声,让叶侃的大脑越发浑浑噩噩。

刚才抽我耳光的,好像是爸爸叶宗昆吧?

他说什么?

把我逐出叶家?还要替我解除跟杨家的婚约?

这,这不是三十年前的事情吗?

嘶……

一只手伸过来,抓住叶侃的头发向后大力拉扯。

“叶侃,李桃这样的美女总裁,多少贵族公子都眼馋的口水直流,没想到,她的第一血居然让你这么一个废物拿下了!”

罗绍聪咬牙说道:“叶家只是把你逐出家门,太特么便宜你了!弟兄们,给我打!”

“是!”

两个壮汉朗声领命,逮着叶侃拳脚相向。

砰!砰!砰……

没几下,叶侃就被打倒在地。

他双手抱头,整个身子蜷缩成了一个大虾米。

“住手!你们别打他了!”

床上的李桃哀求道:“罗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叶侃被逐出叶家,已经够惨了,何必再这么对他?”

“怎么?心疼了?忘了他捅破你那层膜的时候,有多疼了吧?贱人就是贱人!”

罗绍聪冷笑着招手,示意手下两个壮汉把叶侃拖到面前;

“李桃,既然你这么心疼你的第一个男人,我可以成全你!”

“给你两个选择——”

“要么,我让人打断叶侃手脚,当一辈子残废;”

“要么,你乖乖张开腿,让我也爽一把!”

他狞笑道:“你自己选!”

“不!不要!”

李桃花容色变,惊慌摇头,哀求道:“罗公子,求求你饶过我们吧?求求你……”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忽然在叶侃眉心一晃而过。

浩如烟海的信息,融入他的灵魂:

有旷世医学……

有御兽秘笈……

有传承古武……

有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真气……

还有……三十年的记忆!

“原来,我这是重生了……”

叶侃终于恍然。

三十年前,他20岁。

只待两年后,从临江大学顺利毕业,继承叶家的竹叶集团,成为未来的叶家家主!

然后,迎娶跟他早有婚约的杨家小姐!

事业必然有成,娇妻注定在手,人生巅峰翘首可待!

但,这一年的初夏,罗家的罗绍聪把午间醉酒的他,送进李桃被窝里。

并诬陷,是他给李桃下药。

导致他被逐出家门,失去杨家婚约!

他的人生,被罗绍聪彻底毁掉了!

然而,罗绍聪的目标,远不只是毁掉他!

三天后,罗绍聪放任爷爷重病不治,死在姐姐叶婵婚礼当场;

指使手下,将爸爸、二叔、堂哥殴打致死;

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姐姐叶婵,当场发疯,坠楼身亡;

叶家的竹叶集团,及叶家历代先人积攒下的财富,尽入罗家囊中……

但,这并不是叶家悲剧的结束。

当晚,罗绍聪带人绑架叶侃,将其带入叶家灵堂,反复追问一句话:

“叶家的传家宝在哪儿?”

叶侃哪里知道传家宝在哪儿?

他甚至不知道所谓传家宝,究竟是什么东西!

没能得到满意答案的罗家人,当着他的面,用皮鞭将爷爷、爸爸、姐姐和二叔、堂哥的尸体,抽成肉酱!

还用牙签撑起他的眼睛,逼他亲眼看着妈妈和二婶,被十几个壮汉轮流暴力侵犯……

那一夜,妈妈和二婶不堪其辱,含恨自杀。

叶侃也被打断两条腿,沦为乞丐……

他忘不了罗家人的无情狠辣……

忘不了爸爸、二叔和堂哥的惨叫……

忘不了姐姐坠地之时的那声闷响……

忘不了妈妈和二婶被人轮番侮辱时的哭泣、哀求……

想起这一切,叶侃心如刀割!

他恨!

恨之入骨!

谁能想到,十年后的叶侃,终于还是找到了叶家的那件传家宝!

并因此,成为——

天下无双的兽王宗宗主!

横扫全球的黄昏号船长!

苍天有眼!

如今——

我,叶侃,重生了!

我绝不能让悲剧再一次上演!

我要逆天改命!

我要拯救叶家!

罗家,死吧!

“给脸不要脸的贱人,你特么一个让叶侃干过的破鞋,本公子玩你是看得起你!”

大床边,罗绍聪一步步走向李桃。

冷声说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选择,再不张开腿,我就让人打死叶侃!”

“你打不死我,生死簿上没我的名字!”

噌!

叶侃挺身而起,冷声说道:“倒是你罗绍聪——阎王爷说,你死期到了!”


“卧槽!叶侃,你特么是在威胁我吗?”

罗绍聪乐了。

“你一个二流家族出身,还被逐出家门的落魄子,谁给你的勇气威胁我们罗公子?找死!”

“我看是揍得轻!公子息怒,我们替您收拾他!”

两个壮汉大怒。

作为豪门大少的狗腿子,要是容许叶侃当面威胁了自己的主子,以后哪还有脸出来混?

唰!

唰!

两人拔出两柄短刀,准备照叶侃身上招呼。

刀光凛凛!

“不要!罗公子我答应你了!”

李桃恐惧大叫,摆明态度,要牺牲自己救叶侃。

但——

她话音未落,两道寒光一闪,两柄短刀分别刺入两个壮汉的肚子里。

神奇的是,短刀刀柄还在他们自己手里!

大家惊呆了。

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要捅叶侃的吗,怎么捅了自己?

噔噔噔……

两个壮汉捂着肚子踉跄倒退,洒了一地血。

“叶侃,你特么敢伤我的人?你给我等着!”

罗绍聪脸上阴晴不定,赶紧招呼他们一起离开。

临出门前,回头给李桃使了一个眼色。

李桃脸色煞白,咬咬牙,裹着被子跳下床,问道:“叶侃,你没事吧?是不是被打得浑身难受?”

“看来,罗绍聪有一句话说得对——你是真的心疼我。”

叶侃咧嘴笑笑。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

李桃跺脚道:“你背过身去,我穿好衣服,先送你回家!”

叶侃玩味的问道:“咱俩都睡过了,你还怕我看你身子?”

“你……”

李桃咬唇,死死瞪着叶侃。

“我去个卫生间。”

叶侃笑笑,扎进卫生间洗了把脸。

再说来,李桃已经穿好了衣服。

稍显宽松的T恤,勾勒出足够惊爆眼球的轮廓。

绷得很紧的牛仔裤,让她的两条大长腿自带弹力十足的属性。

果然不愧是被无数贵族公子垂涎三尺的美女总裁!

“李桃,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好好保护你!”

叶侃说道:“你不用怕罗绍聪,过不几天,我不但要他死,还要他罗家永远消失!”

“叶侃,你以后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李桃瞥他一眼,幽幽叹息。

她根本不相信叶侃的话。

别说叶侃现在只是一个被逐出叶家的落魄子,就算他仍然是叶家未来继承人,也绝无可能!

因为,罗家是临江城的一流家族。

而叶家,只是一个小小的二流家族……

“走吧!”

叶侃招手道:“我爸说我爷爷正在医院抢救,你先送我去医院。”

……

……

叶老爷子的抢救,以失败告终。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参与抢救的医生,向叶宗昆、叶宗仑兄弟致歉。

“不!我家老爷子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这么严重?”

叶宗昆紧紧拉着医生的手,恳求道:“医生,求求您,再帮忙想想办法。”

“叶伯伯,你就算给他下跪磕头,他也治不好叶老爷子!”

西装革履的罗绍聪,带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进病房。

“罗公子说的没错!”

那位老人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叶老爷子,说道:“他这是中了蛊毒,漫说临江城,就是整个齐州府,也只有我能解!”

“您是……”

叶宗昆、叶宗仑兄弟和其他叶家人,全都热切的围到了老人面前。

“老夫姓莫,临江城赫赫有名的莫神医就是我!”

老人傲然说道。

“叶伯伯,莫神医是我的人,我可以让他出手,挽救叶老爷子的生命,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其一,我要迎娶令千金叶婵!”

“其二,叶家要用竹叶集团和叶家所有资产作为嫁妆!”

罗绍聪望着叶侃的姐姐叶婵,咧嘴笑道:“叶婵,我馋你的身子很久了!放心,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玩……不!好好待你!”

“罗!绍!聪!”

叶婵浑身战栗!

罗绍聪声名狼藉。

在临江城几乎到了女孩子听到他名字,都会吓得花容色变的地步。

这种男人,怎么能嫁?

但问题在于,我如果不嫁,爷爷怎么办?

“我……可以答应你!”

叶婵双目赤红,攥紧双拳,咬牙道:“但是,嫁你之前,你必须先治好我爷爷的病!”

“放心!咱们的婚礼上,我还期待着叶老爷子的祝福呢!”

罗绍聪挑挑眉梢,转头望着叶宗昆问道:“叶伯伯,叶婵嫁妆的事,可以吗?”

“罗公子,你这是要嫁妆吗?你这是要吞并我们叶家!”

“竹叶集团,是爷爷一辈子的心血!叶家所有资产,是历代先人一点点积攒下的,怎么可以拱手于人?”

“卑鄙!无耻!我爷爷病成这样,你居然趁火打劫!”

叶家人义愤填庸。

更有人转头望着莫神医,央求道:“莫神医,医者父母心!求求您看在我家老爷子病情危机的份上,救他一救!”

“别求我!”

莫神医摆手道:“我只是罗公子的一条狗!”

“好狗狗!”

罗绍聪哈哈一笑,说道:“我条件就这些,你们不同意的话,可以不答应,我无所谓!”

他可以无所谓,叶家人怎么能行?

叶明原,是叶家的主心骨!

他活着,叶家才有希望!

砰!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

叶侃大踏步走了进来。

“小畜生,你还敢来?”

“叶家落到这步田地,都是你害的!要不是因为你,老爷子绝对不会突然倒下!谁给你的脸到这儿来?”

“你已经被逐出叶家,我们都不想看见你!滚!”

叶家人看见他,怒不可揭,连声呵斥。

啪!

叶宗昆疾步上前,甩了叶侃一记耳光,怒喝道:“丢人现眼的畜生,赶紧给我滚!”

“爸,我不能滚!”

“罗绍聪狼子野心,一旦答应他的条件,咱们叶家就完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咱们叶家生吞活剥!”

“况且,爷爷的病,我就能治,根本不用受制于人!”

叶侃说道:“你相信我,只要给我三分钟,我就能让爷爷恢复健康!”


“唔?”

叶宗昆一呆。

叶家人也都愣住了。

叶侃什么意思?

给他三分钟,他就能治好老爷子?

他知道老爷子什么病吗,就敢口无遮拦,大放厥词?

他到底是下午给女人下了神志不清的药,还是给自己下了傻药?

“叶侃,你能治好个锤子!”

“叶老爷子今天犯病,就是被你气的!你那种人,连自己的基八都管不住,指望你能干点什么正事?”

“叶伯伯,叶侃说你就信?你是三岁孩子吗?”

罗绍聪张狂大笑,看看时间,说道:“提醒一句,我有功夫等着看叶侃耍宝,可叶老爷子的身体等不起呀!”

“我……”

叶宗昆面如死灰,长叹一声,说道:“罗公子,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爸,不能答应!罗……”

叶侃着急的阻拦。

“你住口!”

叶宗昆怒斥道:“叶侃,你已经被逐出家门,叶家的事,轮不上你插嘴!”

转头,冲莫神医鞠躬道:“莫神医,我家老爷子的病,拜托了!”

“好说!”

莫神医微微一笑,来到病床边,背对叶家人,不知道搞了些什么小动作。

不过几分钟,大家就见连接叶老爷子身体的监测仪器数值大变。

叶老爷子本人的脸色,也红润了很多。

“叶老爷子的病,已经好了九成!三天后,罗公子和叶婵小姐大婚之日,我再为他用上最后一味药,就能彻底痊愈。”

莫神医笑眯眯的说道。

“叶伯伯,三天之后,记得带叶老爷子一起去参加婚礼,我让莫神医当场治愈叶老爷子的病!”

罗绍聪冲叶婵眨眨眼睛,笑眯眯的说道:“老婆,洗白白等我!哈哈……”

狂笑一声,带着莫神医离开。

临行前,再次给等在门外的李桃,使了一个眼色。

病房里。

叶侃大踏步来到床边,抄起爷爷的手腕,准备号脉。

“小畜生,你想干什么?赶紧松开老爷子的手!”

叶宗昆怒斥。

“爸,你不相信我,我不怪你,但是,你真的放心把治好爷爷的希望,全都放在罗绍聪身上?”

叶侃据理力争道:“你有没有想过,爷爷刚刚病倒,罗绍聪怎么就这么及时,带着恰好能治愈爷爷的莫神医赶过来?”

叶宗昆微窘。

叶家其他人悄悄对视,也都有点回过味儿来了。

只是,就算事情当真是罗绍聪捣鬼,他们又能如何?

叶老爷子的命,掐在罗绍聪的手里呢!

“虽然,我被逐出了叶家,但爷爷还是我的爷爷!”

叶侃再次说道:“相信我,我一定能彻底治愈他的病!”

“老公,要不……要不让侃侃试试。”

他的妈妈苏芳华替叶侃争取道:“万一能行呢?”

叶宗昆咬咬牙,终于还是退后了两步。

虽然,叶侃做下那么丢人现眼的事情,不值得信任,但叶老爷子已经这个样子,叶家也已经被架在了火上,情况就算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

叶侃不再说话,凝神号脉。

随即发现,爷爷的大脑血管里,有一条一寸长的蛊虫!

另有两条蛊虫在血管里活动过的痕迹。

叶侃恍然。

爷爷根本不是得了什么病,而是被人下了蛊!

蛊虫这种东西,不在现代医学的检测范围之内。

难怪医院对爷爷抢救无效。

他猜测,爷爷被人下了三条蛊虫。

在他到来之前,莫神医召唤走其中两条,留下最后一条,谨防叶家反悔已经答应好的条件!

这事……好办!

叶侃伸出手掌,盖在叶老爷子脑门上,催动真气,从掌心溢出。

他的真气,乃兽王宗正宗!

对一切灵智未开的生物,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吸引力!

血管之中的那条蛊虫受到召唤,即刻从叶老爷子皮肤毛孔之中钻出,滑入叶侃掌心。

随后,被真气消融,化作一道肉眼不可见的黑烟,消散在空中。

蛊虫消亡,叶老爷子神智复苏。

叶侃俯下身子,在他耳畔轻声低语;

“爷爷,您所中蛊毒,我已经帮您清除!”

“但罪魁祸首罗绍聪不达目的,不会善罢甘休。”

“为了避免他察知您已经康复,另外再下毒手,还请您老人家委屈一下,假装昏迷,给我争取一点时间。”

“您放心,有我在,叶家倒不了!”

说完这些,叶侃注意到,叶老爷子的睫毛微微一颤。

他明白,爷爷听进了他的话。

“爷爷的病,我已经治好了!”

叶侃站起身来,说道:“他现在重病初愈,需要睡几天,才能彻底苏醒,大家不要担心。”

叶家人呆若木鸡。

叶明原的病已经治好了?

怎么治好的?

你是给用了药,还是给下了针?

拿着个大巴掌往叶明原脑门上捂一把,就敢这么说?

还让我们不用担心?

我们不担心,难道还放心吗?

“叶侃,你这是治病呢,还是下大神呢?”

“你好歹也是20岁的人了,哪怕干一件让人叫好的事,我也服你!你这是干了些什么?太让人失望了!”

“滚滚滚!叶家没你这种混账行子!”

大家怒不可揭。

叶侃却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接下来几天,你们好好守着爷爷就行,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把罗家灭掉……”

“滚!”

叶家人齐声怒斥,不由分说,把叶侃推搡出去。

砰!

病房门贴着叶侃的鼻子被摔上。

叶侃耸耸肩膀,抬腿走人。

“叶侃,你何必自取其辱?”

李桃跟紧他的脚步,轻轻叹息。

“你这是替我感觉害臊吗?”

叶侃看着她笑了,说道:“不错不错,有点给我做女人,跟我同呼吸共命运的感觉了。”

“呃……”

李桃被噎的不善。

我这是替你害臊不假,但我什么时候跟你同呼吸共命运了?

你不会是屡遭变故,受了刺激,脑袋坏掉了吧?

半小时后。

临江城,城中村。

叶家老宅。

这是一处日常被人维护的很好的四合院。

叶侃故地重游,不胜唏嘘。

“叶侃,我跟你出了这种丑事,短时间之内,羞于出去见人,我能不能……”

李桃咬咬嘴唇,询问道:“能不能在你这里借住几天?”

“可以的,我早就说了,你是我的女人,你住在我这里,理所应当。”

叶侃笑眯眯的瞄着她高挑婀娜的身子,说道:“不过,你要住在这儿,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