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霸总的偏执狂妻

霸总的偏执狂妻

年初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大半生都在沙场上度过,如今穿越之后,竟让她像那些台上的戏子般,矫揉造作,她一个堂堂女将军可搞不来!穿越到这个现代社会,原身是娱乐圈的小透明,还有个霸总老公。姜琉和薄时谨之间的正在闹离婚,她堂堂巾帼女将军,岂会受这种窝囊气,离就离谁怕谁。

主角:姜琉,薄时谨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琉,薄时谨 的武侠仙侠小说《霸总的偏执狂妻》,由网络作家“年初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大半生都在沙场上度过,如今穿越之后,竟让她像那些台上的戏子般,矫揉造作,她一个堂堂女将军可搞不来!穿越到这个现代社会,原身是娱乐圈的小透明,还有个霸总老公。姜琉和薄时谨之间的正在闹离婚,她堂堂巾帼女将军,岂会受这种窝囊气,离就离谁怕谁。

《霸总的偏执狂妻》精彩片段

姜琉跪下地上,低垂着眉眼让人看不清神色,她举着圣旨维持着接旨时的姿势。

天空下起了细雨,身后的将领劝道:“将军,起了罢……”

姜琉一动未动,对将领的话置若罔闻。

她一身戎马,只想着为国捐躯,却不想功高震主,落得了一个被迫嫁人的局势。

圣旨要她嫁给太子,看似殊荣,而于她,不过是圈禁的牢笼。

姜琉嘴角牵动,露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轰隆”一声,天空一道惊雷,姜琉只听见将领惊恐万分的喊:将军——

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噪杂的声音传来,耳边如同有几十只蜜蜂,嗡嗡的惹人心烦。

姜琉头疼欲裂,她挣扎着睁开眼睛。

耳边的声音逐渐清晰,只听见一个粗厉的声音说:“反正先生不喜欢她,何况夫人的头衔马上就是姜岚小姐了,管她做什么。”

“可是夫人头上还流着血……”

“叫救护车就行了,要是我们上前帮忙,指不定她醒来,以为是我们推的,白白挨骂。”

“……”

姜琉看着“富丽堂皇”的宫殿,以及这些人奇怪的装扮,再听见陌生的词汇,一时有些晃神。

这里是哪里?

救护车又是什么?

保持着征战多年的谨慎,她又闭上了眼睛,打算看看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谁知道,这一闭眼,姜琉真晕了过去,等再次醒来,她已经到了名叫医院的地方。

“这次又是闹什么?”

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隐隐还夹杂着两分怒意。

姜琉坐起身,打量着对自己避若蛇蝎的男人,剑眉星目,鼻翼坚挺,薄唇紧抿,轮廓分明,忽略脸上的阴沉,倒是个美人。

不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发短不过两寸,真是不孝。

薄时谨对上姜琉嫌弃的眼神,只觉得额角的青筋在跳。

他今天答应了姜岚去看她的访谈,谁知道刚到节目组,佣人便来电话告诉他,姜琉翻他的书房,被书架砸破了头。

头破血流倒是小事,不经过他的同意,随意碰他的东西,简直找死!

“姜琉,我警告过你,我的东西不要乱碰!上次我看在姜伯父的面子上,不予追究,但这次你想都别想!”

“离婚!”

姜琉皱了皱眉,自从她当上将军,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不过……离婚?难道是休妻的意思?

姜琉手指蜷缩,攥紧了被子。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好像除了姜琉这个名字外,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姜琉陷入了沉默,垂眸一言不发。

突如其来的安静,少了往日的吵嚷,薄时谨一时有些摸不准她是在装,还是在酝酿怎么找茬。

正巧这时候,医生从外面进来例行检查。

“姜女士,请问有哪里不舒服吗?”

姜琉早就听到了脚步声,对上医生关怀的眼睛,她下意识看向薄时谨,却不小心看到了他眼里嫌恶。

既然不喜欢,为何要同“她”成亲?

想说没事的姜琉顿时改变了主意,抬手指着薄时谨,问医生:“他是谁?”

 


“什么?”

两人异口同声,不过口吻却大相径庭。

前者怒不可遏,磨牙凿齿,后者疑惑又奇怪。

“姜琉,别以为你装失忆,就能躲过一劫!”薄时谨怒极反笑,在他眼里,此刻的姜琉,仿佛是个跳梁小丑。

就在他以为姜琉装不下去,要反驳了,却不想姜琉一个闪身,如同鬼魅一般,站在了他面前,并且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闭嘴!”姜琉目露狠意,手上却没用力。

她作为将门之后,十四岁上战场,仅用三年时间便坐上了将军的位置,随后平西北,灭蛮夷,也不过区区五年光景。

在这个陌生地方,她一忍再忍,但薄时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恶意相向,不给他点教训,她枉为赤朝唯一女将。

杀伐之意,扑面而来,薄时谨眯了眯眼,姜琉不一样了。

四目相对,周围的空气在这一刻,好似凝滞了。

“两位,冷静!”医生冷汗直冒,这两位可都是他的祖宗,万一出了事,他的职业生涯可就完了。

“薄总,我建议还是给姜女士做一个全身检查,她应该是真不记得了。”医生又转头对姜琉说:“您先松手,薄总要是出事了,第一个伤心的可就是您了。”

不想变寡妇的姜琉松开了手,她刚想转身回床上,谁知道一阵晕眩袭来,整个人往后倒。

薄时谨以为她在装,冷眼相看。

医生被吓了一跳,连忙接住人,察觉姜琉呼吸微弱,他冲薄时谨说:“薄总,需要立马送急救室!”

一阵兵荒马乱后,薄时谨已经站在了急救室外。

他皱了皱眉,明明上一秒还掐着他脖子威胁的人,怎么突然就……

而此时,躺在急救台上的姜琉,形同“死”人,但识海里,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正走马观花般的呈现在她眼前。

简单来说,就是豪门千金,抢了家仆女儿心爱的男人的故事。

最后众叛亲离,不仅什么好处都没捞着,还把家产和命赔进去了。

用这个世界的话来讲,千金就是炮灰,一个为了能衬托主角正常的偏执狂。

而这个为爱发疯的偏执狂,就是姜琉现在身体的主人。

泼辣狠厉,为爱不择手段。

“病人有意识了!”

医生惊喜的声音,打断了姜琉的梳理,她缓缓睁开眼睛,对上头顶白晃晃的光,又赶紧闭上。

“抢救过来就好,推去VIP病房吧。”

几经辗转,姜琉又被推回了病房。

薄时谨不在,这让姜琉狠狠松了一口气。

方才她在识海里看到薄时谨最近有一个项目,机密的文件全放在书房。而原主去书房,就是找到文件,用以威胁薄时谨不准再去找姜岚。

只是没想到,书架会突然倒下来砸晕了原主。

接下来,原主会面对薄时谨的质问,再被起诉离婚。

原主当然不肯,甚至以为是姜岚作怪。

于是原主展开了对姜岚的报复,却不想再次触碰到薄时谨的逆鳞。

姜琉嫌弃的叹了一口气,为了一个男人糟践自己,还不如上战场杀敌!

突然,房门被推开。

姜琉对上来人那双复杂的眼睛,她风轻云淡道:“薄时谨,我同意离婚。”

 

 


房间里陷入静默。

窗台上的绿植,被风吹的叶子晃动,薄时谨仿佛能够听到叶子打架的声音。

他黑沉着脸靠近姜琉,在距离床不过一厘米的地方停顿。

他弯下腰掐住姜琉的下颚,眼里迸溅出火光:“你又再玩什么花样?”

姜琉眯了眯,要不是这具身体,对薄时谨的亲近没有防备,他压根儿没有机会靠近。

她抬手覆在薄时谨手上,面不改色往外一掰,只听见“咔嚓”一声,下颚的手失去了力道。

而面前的人脸色煞白,眉心紧蹙,眼底的怒气被复杂取代。

薄时谨站直身体,收回手垂在身侧,看不出半点异样。

姜琉的视线从他脸上掠过,最后落在他手上,“你如果不想手被废了,就赶紧找医生,至于休……离婚,我们随时可以谈。”

“……”

自从那天不欢而散,姜琉已经好几天没见过薄时谨了。

今天她出院,但来接她的只有“她”的经纪人。

“这年头,狗仔可真有意思。”周若看着某微推送的消息,一边递给姜琉看,一边好奇道:“薄总的手真断了?”

姜琉毫无愧疚接过了手机,冷淡的“嗯”了一声。

周若没发现反常,见姜琉在屏幕上戳戳点点,她凑近一看——联系人。

“你不会想打电话给薄总吧?”

单纯好奇手机能万里传音的姜琉手一顿,她偏头看向周若,放出一个重磅消息:“我们要离婚了。”

“!”周若一脸惊恐,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我滴祖宗啊,你真乐意把人拱手让给姜岚?”

她可没忘记,当初姜琉多么疯狂。

两年前,因为一则姜岚和薄时谨疑似情侣的新闻,姜琉毅然不顾的进了娱乐圈,之后正事不干,只专注于给姜岚使绊子。

伤天害理倒是不至于,毕竟实力摆在那里。

顶多抢个代言,上同一个节目,阻止姜岚和薄时谨见面罢了。

姜琉从周若的眼睛里,看到了怀疑,以及“你是不是疯了”的意思。

她放下手机,义正言辞道:“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姜琉了。”

周若理解为以前对付姜岚那一套不合适了,她想到新的引起薄时谨的注意的办法了。

周若松下的那口气哽住,忍不住劝道:“姜琉啊,听姐一句,无论是外貌还是身材,你都比周岚要好,咱们好好拍戏搞事业把人比下去好不好?”别把薄总越推越远啊……

后面半句周若没说出口,毕竟姜琉疯起来,油盐不进。

尤其是这种话,听了更疯。

对上姜琉那张精致的脸,周若一阵可惜。她还记得初见时的惊艳,用一笑百媚生来形容也不为过,不过现在姜琉爱板着脸,眉宇间的英气,比男儿还强烈。

“我只想保家卫国。”

带着别样情绪的声音,拉回了周若的思绪,她一脸错愕:“你刚才说什么?”

她怀疑自己耳朵坏掉了。

姜琉收起愁闷和怅然,语气平淡:“没什么。”

这里不是赤朝,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已经不需要她操心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