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佬又丑又残还挺凶

大佬又丑又残还挺凶

尘北北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至亲陷害入狱,简灵溪在监狱中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好不容易出狱,还被恶毒继母逼着替嫁,她就像是溺水者一样抓住了这个又丑又残的丈夫……简灵溪已经做好准备,有病她会治,丑颜她不嫌弃,只是后来她发现南宫萧谨才是最狡猾的那只狐狸。

主角:简灵溪,南宫萧谨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灵溪,南宫萧谨 的武侠仙侠小说《大佬又丑又残还挺凶》,由网络作家“尘北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至亲陷害入狱,简灵溪在监狱中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好不容易出狱,还被恶毒继母逼着替嫁,她就像是溺水者一样抓住了这个又丑又残的丈夫……简灵溪已经做好准备,有病她会治,丑颜她不嫌弃,只是后来她发现南宫萧谨才是最狡猾的那只狐狸。

《大佬又丑又残还挺凶》精彩片段

F国北方的荒岛上,矗立着一幢四方形的建筑。

高高的城墙,厚重的铁门挡去了外人欲窥视的目光。

这是臭名昭著的人间炼狱,有进无出。

炎炎烈日下,简灵溪戴着手烤,脚镣,蹲下身子费力将一根长木头杠上肩,无奈她身形单薄,木头太重,一下子滑倒,半晌爬不起来。

“贱人,想偷懒啊?还不快起来!”看守怒喝着,扬起长鞭打在她背上,霎时,皮开肉绽。

简灵溪咬紧牙关,没有喊痛,双手撑地奋力爬起来。

来这里已经一年了,她早就习惯了这种鞭打。

身上的伤口压根没有愈合过,新伤叠旧伤。

“看什么看?不服啊?”看守又是狠狠一鞭甩来,简灵溪本能伸手去挡,血迹斑斑的手臂上又添一道新伤。

“今天搬不完这堆木头,别想吃饭了。”看守恶狠狠瞪了她一眼,鞭子甩在地上,霹啪作响。

简灵溪始终表情漠然,她已经忘了眼泪是何滋味了。

忍着疼痛,重复着机械式的动作。

哪怕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她也要活下去。

她答应过妈妈要好好照顾妹妹,她一定要做到。

……

“简灵溪,有人来看你,跟我来。”不管她能不能跟上,看守大步往前走。

简灵溪满心疑惑,谁会来这种地方看她?

很快她被带到了一间干净的房间,虽然只铺着简单的白瓷砖,却是她这一年来到过最奢华的地方了。

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女人,穿着宽松的黑衣黑裤,戴着墨镜和口罩,全副武装,不露真容。

“你是谁?”在炼狱呆过一年,她已经习惯了与妖魔鬼怪为伍,并不觉得害怕。

她的淡定超乎来人的想象,眼中掠过一抹赞许:“你不必知道我是谁,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要我做什么?”简灵溪直接挑明。

“你知道南宫家的二少吗?”来人看着她,不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

“南宫萧谨?有过一面之缘。”她知道能找到这里来的人,必是权势薰天,早已将她调查个底朝天,她没什么可隐瞒的。

“他现在出事了,你愿不愿意帮帮他?”

简灵溪浑身脏污不堪,一双眸子却异常清亮:“怎么帮?”

“用你的医术治好他。”来人声音坚定。

简灵溪脸色大变:“你怎么知道我会医术?”

从小到大,除了给妹妹治疗一些头疼脑热外,她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展露过医术。她只是深城中医学院大二的学生,来人说的显然不是大二学生该有的水平。

静静看了她半晌,来人才淡淡开口:“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关这里吗?”

“我杀了人。”这是她被关的理由,不是她真正做的事。

来人摇了摇头:“这里是关重刑犯的地方,犯下滔天罪恶的人才会被关到这里来,你还不够资格。”

“你知道些什么?”简灵溪激动倾身,手拷撞击发出刺耳的金属声。

“该知道的我知道,不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

垂眸沉思,十秒钟后简灵溪抬起头:“我答应你。”

“是个聪明人。”她很满意简灵溪的识时务。

“我有一个要求。”咬了咬唇,简灵溪直视她的眼睛。总觉得似曾相识,她打扮成这样子,是不是怕她认出来?

“能离开这里,已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了。”来人站起来,目光转冷,在责怪她的贪得无厌。

简灵溪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再讨价还价。

她说得对,先离开这里,比任何事都重要。

“好,我同意。”

“在这里呆过的事,你不能对外说,我会给你安排另一个身份,让你顺利到南宫二少身边。记住,期限只有一年,如果你一年之内治不好他,就得重返这里。”来人侧身看向简灵溪,目光如炬。

“是。”简灵溪朝她深深一鞠躬,代表自己的顺从和敬服。

……

是夜。

漫天星天熠熠,将漆黑的夜空渲染成浪漫的银河,缠绵着少女的梦。

婚车停在一幢豪华的别墅前,车门打开,简灵溪穿着一袭大红嫁衣下来。长长的红毯一路铺到大门内,四周却静得如同阎王娶亲。

踩着红毯,简灵溪带着壮士断腕的心情,一步步走向那扇敞开的大门。为了她挚爱的人,不管南宫萧谨变成什么样子,她都要治好他。

突然,灯光全灭。

黑暗中响起诡异的“咝咝”声,简灵溪神经一紧。

出于本能,她快速跳到沙发上,借着窗外微弱的星光望去,简灵溪脸色大变,满地全是蛇,吐着狰狞的蛇信子朝她爬来。

 


蛇似乎闻到了美食的气味,爬行的速度加快,声音更加兴奋。

很快,简灵溪被蛇包围了,无处可躲。

“啪”地一声,沙发边的落地灯亮起。

一半明亮,一半昏暗的视觉效果更加令人惊恐,

突如其来的光线刺得简灵溪闭了闭眼,一条蛇顺势爬上她的裙摆,她用力一踢,蛇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飞出两米远。

“不想成为蛇的腹中物,立刻滚出去。”冷森的声音宛如魔鬼。

“你是南宫萧谨?”简灵溪一边闪躲着蛇的攻击,冷静地问。

“是又如何?”

“我是你的新婚妻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说话的同时,简灵溪四下张望,却不见南宫萧谨。这样的环境和气氛,实在是太可怕了,若换作一般女孩早就被吓掉了半条命。

简灵溪却十分淡定,她不是一般女孩,她是从炼狱爬出来的,她的经历比这更恐怖千万倍。

“妻子?我不需要,也不承认。你从哪来的,滚回哪里去。”南宫萧谨从监控里看着简灵溪,没想到她胆子还挺大。

“南宫萧谨,难道你想一直躲在这里,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吗?”简灵溪弯腰抓起桌上的水果刀,手起刀落,将一条蛇的头砍下来,丢得老远。

她自幼偷偷学医,自然一眼便看出这些都是无毒蛇。

虽然,它们颜色鲜艳,头呈三角形,具备毒蛇的特征,却只是田间地头常见的无毒蛇。这说明南宫萧谨无意害她性命,只想吓吓她,让她知难而退。

“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了。”南宫萧谨声音更冷了几分。

“我们打个赌吧,你赢了,我马上滚,你输了,就让我留下。”简灵溪说话间又处置了几条蛇。

南宫萧谨沉默了,简灵溪出言讥讽:“堂堂南宫家的二少,还怕输给我一个弱女子吗?”

“你这激将法用得一点都不高明,但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题目由我来出。”他倒要看看她有怎样的能耐?

“好。”事到如今,她没有退路。

“如果你在五分钟内让这些蛇消失干净,就可以留下。”这里可是有上千条蛇,就算她不怕,也处理不了。

简灵溪垂眸,做出为难状。

“办不到就马上滚。”

抬起头,简灵溪精准找到了监控头,朝南宫萧谨露出狡黠一笑:“说话要算数哦!”

简灵溪从沙发上跳下来,在蛇间行走,如履平地,丝毫不惧,

南宫萧谨看得眉头深锁,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

简灵溪自花瓶里摘下鲜花上的一片叶子,放在唇边吹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她吹出来的声音很低很难听,她却吹得很起劲。

突然,地上胡乱爬行的蛇似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全部转头往门外爬去。

一条条争先恐后,仿佛背后有天敌在追。

前后不出三分钟,一屋子的蛇消失得一干二净,除了几条被简灵溪杀死的蛇尸。

为免南宫萧谨耍赖找借口,简灵溪手脚麻利打开窗,将蛇尸丢出去。

搓了搓手,简灵溪笑着宣布:“我赢了。”

她驱蛇的那一幕看得南宫萧谨目瞪口呆,看来,这次老爷子找了个狠角色。

简灵溪怕南宫萧谨反悔,匆匆上楼,一把推开第一间房。

屋里一团漆黑,简灵溪双手在墙壁上摸索着,开了灯。

灯刚亮起,她还来不及看清屋里的情景,一个水杯砸了过来,伴随男人的暴怒:“谁让你开灯的?”

躲闪不及,简灵溪额头被砸中,起了一个大包,但她没有呼痛,大胆看向对方。

他坐在轮椅上,盖着厚厚的毯子。一张扭曲的脸,一边俊美无俦,宛如上等的羊脂白玉。另一边被大火烧伤,巨大的疤痕宛如剧毒蜈蚣盘踞上面,让人害怕。

南宫萧谨原本要娶的是她的继妹,继母不忍毁了亲生女儿,又不敢拒绝南宫家的提亲,只得把她捞出来替嫁。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神秘女人的安排,但她真的顺利来到南宫萧谨身边。

继母提过几句,南宫萧谨在游艇爆炸中受了伤,变得脾气古怪,但她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看够了没有?还不快滚?”南宫萧谨咆哮着,一双阴鸷的眼冷冷瞪着她。

“我赢了赌局,你必须让我留下来。”简灵溪回望着他,丝毫未被他的狰狞和戾气吓到。

南宫萧谨唇角挂上冷讥,衬得半边脸更加恐怖,形同鬼魅:“你要多少钱,我给你。”

“我不要钱。”简灵溪答得干脆。

“不要钱,难道还想要我的人不成?”南宫萧谨挖苦。

在他受伤前确实有很多女孩子爱上他的颜值,可如今他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除了钱,还有什么可让人贪图的?

简灵溪慢慢靠近他,一步步走得异常坚定,火红的嫁衣似一团热情的火焰,要融化他心底的寒冰:“是的,我要你的人,我要你好起来,像正常一样生活。”

 


她脸上的决然和坚定,震撼了南宫萧谨的心,有那么一瞬间,他竟有些被她说服了,奢望自己还有光明的未来,美好的前程。

错愕只是一瞬间,理智快速将他拉回现实。

“你真的不走?”南宫萧谨操控着轮椅朝她疾驶而去,简灵溪站在原地,目光坚定:“你死了这条心吧,你吓不走我的。”

轮椅飞驰如车,在脚踏板将要撞上简灵溪的一瞬,轮椅停下。

南宫萧谨抬起头,冰眸布满血丝,烧伤的脸对着她:“看清楚了吗?我已经毁容了,永远都治不好了。你愿意一辈子跟一个怪物在一起?”

简灵溪蹲下身,与南宫萧谨平视,伸出手轻抚上他凹凸不平的脸颊。

她的手指柔软微烫如同电流激活了他心底的绝望,面对她大胆的举动,南宫萧谨目光喷火。

赶在他发火前,简灵溪声音轻柔地说:“比起人面兽心,你这样子一点都不吓人。还有,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治好你的伤,让你恢复如初。”

重重一把将她推开,简灵溪没有防备被推倒在地。

“世界级的顶尖名医都束手无策,你一个黄毛丫头竟敢如此大言不惭?”南宫萧谨冷哼。

简灵溪爬起来,毫不惧色,盯着他的眼睛:“不是他们治不好,是你不肯让人治。”

南宫萧谨心中剧震,她怎么像是有读心术一般?轻易看穿他的意图。

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南宫萧谨,我承认嫁给你,我有目的,但我发誓,我绝对不会伤害你。请你给我,也给你一次机会好吗?”简灵溪目光透着神圣的光,照亮了整张脸。

“既然你这么真诚,为什么不肯说出你的目的?”南宫萧谨反唇相讥,这个女人段位很高。

以心才能交换心,简灵溪知道自己若不说出真实的原因,南宫萧谨不会让她留在身边,更不会让她治疗。

最终,她还是将自己的出身,来历,包括那段非人的经历都告诉南宫萧谨。

没想到她真的会说,南宫萧谨更加看不懂她了。

“南宫萧谨,你让我留下来,好不好?”蹲在他身边,简灵溪目露哀求。

她已经和盘托出,最后的决定权交给他。

……

早上九点,陈琳和王德各拿着一把驱蛇草,小心翼翼推开大门,看到干干净净的客厅,俩人怔忡住了,面面相觑。

异口同声问:“蛇呢?”

简灵溪从楼上缓步下来,这里没有她换洗的衣服,她身上仍穿着昨晚的大红嫁衣,显得高贵又美丽:“你们在找蛇吗?”

“你怎么还在这?”陈琳惊呼,发现不对,立刻捂上自己的嘴,才发现为时已晚,多此一举。

“你是谁?怎么敢这么质问我?”简灵溪摆出主人的架势,在简家的经历告诉她,不管处于何种境地,只要挺直腰杆,哪怕装腔作势,别人也会惧你几分。

压下心中的疑虑,陈琳上前两步,微微躬身:“二少夫人好,我是这里的管家,我叫陈琳。”

“他呢?”简灵溪指了指陈琳身后的男人。

“他是这里的司机叫王德。”陈琳忙为她介绍,

“哦。你管钱吗?”简灵溪问。

陈琳一脸莫名其妙:“什么?”

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大红嫁衣,简灵溪说:“我昨晚什么都没带,就穿了这身嫁衣。它太笨重了,穿着它不方便照顾二少。陈管家,能不能麻烦你给我买两套休闲服?”

“二少让你留下来,照顾他?”陈琳不可思议地问。

“不信吗?那你可以去问问二少。”简灵溪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陈琳大惊,二少昨晚搞了那么大的阵仗,不就是为了吓走她吗?

怎么蛇不见了,她反倒留下了?

“对了,顺便帮我买两包蜜饯回来,谢谢。”简灵溪吩咐完,转身往楼上走。

陈琳和王德互望一眼,在彼此眼底看到惊疑的自己。

走到楼梯口,简灵溪想起了什么,又说:“你们别怕,那些蛇都被我赶跑了。还有,你们的驱蛇草效果不好,遇到凶残一点的蛇,反而会激怒它。改天有时间,我告诉你们一种特别好用的药草。”

说完,提起裙摆,转身进了房间。

陈琳指着楼上:“她把蛇赶走了?”

王德猛摇头,他也不知道啊。

狠狠瞪了王德一眼,陈琳快速跑上楼,她刚抬起手还没敲门,门开了,她的手尴尬僵在半空。

“咦,陈管家,你怎么还不去办?”简灵溪理直气壮地问。

陈琳心里怄得要死,面上却不敢怎样。

她还没弄清楚她的本事,还是先不要得罪她的好。

强迫自己摆出管家的样子:“二少夫人,你要的东西不急,我先进去看看二少有什么吩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