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顾少我们早就断了

顾少我们早就断了

陆亦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曾经她放弃尊严去追寻爱情,忍气吞声,卑微的乞求顾聿铭的爱,最终却落得个身败名裂。离开的时候,温软心里就像是落下一块大石头一般,轻松放松,之后转身带着还未显怀的孩子跑路。多年之后,温软再次见到顾聿铭,他仍旧是高高在上的霸总,可她却不是当初唯唯诺诺的小女人。

主角:温软,顾聿铭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软,顾聿铭 的武侠仙侠小说《顾少我们早就断了》,由网络作家“陆亦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她放弃尊严去追寻爱情,忍气吞声,卑微的乞求顾聿铭的爱,最终却落得个身败名裂。离开的时候,温软心里就像是落下一块大石头一般,轻松放松,之后转身带着还未显怀的孩子跑路。多年之后,温软再次见到顾聿铭,他仍旧是高高在上的霸总,可她却不是当初唯唯诺诺的小女人。

《顾少我们早就断了》精彩片段

“你不要过来。”

温软衣不蔽体地蜷在角落。

她声嘶力竭的威胁,像是水滴沉入大海,翻不起一丝的波浪,更抵挡不了面前矮肥男子的步步逼近。

温软退无可退,抵着冰凉的墙角反驳,“你不是摄影师?你就不怕我去告你们?”

“告?”

男子哗然大笑,肥肉跟着他动作剧烈耸动起来,“你去告啊!你知道我背后靠的是谁吗?臭婊子!拿了老子几万块钱,想随便拍两张就完事儿了?”

温软秋水剪眸卷起惊涛骇浪,“你,你什么意思?”

男子那双缝一样的眼睛眯出猥琐的光,“什么意思?你觉得你是怎么到这个房间的?”

“是陈芳,她说这里是摄影室,只要我拍照了就可以给我钱.......”

声音戛然而止在温软煞白的脸色里。

痴肥男子见状,呵呵一笑,“明白了?”

是的。

她明白了。

明白为什么许久不联系的陈芳会找到自己,还给自己介绍工作。

她还以为陈芳是真的替自己考虑,知道她缺钱缺得急。

正想着,房门被人打开。

她抬头去看,陈芳站在门口悠然涂着口红,“周总,怎么样了?人家都等了好久!”

温软紧攥着衣领,悲凉怒吼,“为,为什么?”

陈芳听闻转首,双目在扫过温软白皙光滑的肩膀时迸出嫉恨的光,“为什么?”

“我也想问为什么!为什么我需要那么努力赚钱,你什么也不用干就能锦衣玉食?为什么我辛辛苦苦苦熬夜赶出来的演讲稿,还不如你的即兴演讲?还有我喜欢的人!我那么费尽力气地讨好他,而你只需要站在他面前笑一笑就能让他为你前赴后继,连命都不要?”

说到最后,陈芳面孔逐渐狰狞,声若寒冰。

温软耳朵嗡嗡作响,樱桃似的嘴嗫嚅着,“就因为这些?我从来都没想过和你抢什么......”

“是啊,你从来都没有想过。”

陈芳幽幽一叹,喟出狠绝的音,“温软啊温软,你知道我最看不惯你什么吗?就是这副清高模样!我做梦都想要撕碎它,让大家看看,所谓的清纯女神不过如此!”

温软不可置信地看着陈芳的狞笑,喃喃道:“可是我们是闺蜜........”

“闺蜜?”陈芳双手环胸,凤眉微挑,“既然你说我们是闺蜜,那你就帮我一下,这样我有钱,你有钱,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说着,陈芳转过脸,眉目含情地看向那满脸横肉的周浩,“周总,你快点,不要让我等久了哦。”

周浩不耐烦地看了陈芳一眼,“废话那么多,快滚,别耽误老子的好事!”

陈芳面色一僵,心想要不是家里资金周转不过来,需要这个周浩,她这么一个大美女能对他这样的肥猪这么低声下气?

不过。

陈芳看向那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温软,所有怨气也都烟消云散了,也因而她很快扮出笑容,连连道好。

温软咬着唇,哀哀摇头,如此雨打梨花的娇柔模样惹得周浩再也顾不得其他,抖着肥肉就朝她扑来。

温软吓得魂不附体,连连后退,直爬上窗。

闷热的夏风拂在温软露在外面的大半身子,却让温软如坠冷窖,连带着声音也颤抖得厉害,“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只听得砰的一声,门被人轰然踹开。

“哪个混蛋这么大胆.......”

陈芳被吓得高声尖叫,转头正要朝来人怒吼,却在看清身影时,脸色瞬间苍白,“顾,顾先生!对,对不起!”

顾,这个姓十分常见。

但在林城能被人叫顾先生,只有一人。

想到这里,温软猛地抓紧栏杆。

周浩却已经带着讨好的笑拱了上去,只是话还没开口,就被人一脚踹了回来。

温软瞠目地看着周浩像烂泥一样栽倒在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觉一道长长的影子拉到她的面前。

温软缓缓地抬起眼,对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心脏骤然紧缩。

这张脸,曾多次出现在她梦中,带着旧日时光,无数的欢声笑语,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她贯穿,钉在悲绝的望柱上。

温软垂下蝶翅般的睫毛,死死咬紧唇瓣,“顾......先生。”

曾经那么爱,现在又那么恨她的顾聿铭。

顾聿铭撩起那双刻尽凉薄的眸,定睛着温软,嘴角蓦然扯出讥讽的弧度,“温软,好久不见。”


温软哽了哽喉咙,仿佛这样就能咽下从胸口窜涌而上的苦涩。

但,真能这样吗?

就像落日不会回升,江河不可倒流,破镜不能重圆,而他们也永不复从前。

温软攥紧拳头,朝着顾聿铭尽力一笑,“顾......先生,好久不见。”

顾聿铭长眸微睐,如剔骨弯刀将温软刮得猛然一颤。

地上的周浩没看到顾聿铭眼里的冷光,连滚带爬地跑到顾聿铭跟前,抱着他裤脚颤巍巍地问:“顾,顾先生,你不是在顶楼开会,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顾聿铭皱着眉头踹开他,“这就是你们说的,特色项目?”

他冷笑一声,“拍这种下九流的片?”

说到这里,顾聿铭眉梢扬了扬,转眸去看温软。

那目光中的鄙夷叫温软看得心紧。

她慌忙摇头,正想解释,顾聿铭却已经转回了目说:“我倒是不知道你们打着我的名号做这些勾当。”

周浩宛如晴天霹雳,哀嚎求饶。

陈芳更是气急败坏,指着温软的鼻子就开始咒骂,“顾先生,不是我们想顶风作案,是温软,是她说这样可以吸引客源,增加收入......”

“够了!”

顾聿铭冷眼打断陈芳的话,“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温软不可置信地抬起头。

他,这是相信她吗?

像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顾聿铭转过脸,露出一丝嘲弄的神情,“你以为刚刚我没听到你说的话?”

温软心头杳杳下落。

陈芳惊慌失措地摆着双手,“顾先生,都是误会,她虽然是我的闺蜜,但她就是个婊子,见着男的就想勾引.......”

顾聿铭薄唇紧抿,吐出刻薄的话,“滚。”

陈芳双眼闪过嫉恨的光,心下却打起算盘,要是她攀上顾聿铭,哪还用得着周浩?

想到这里,陈芳耸了耸胸脯,姿态妖娆地一笑,“顾先生,您远道而来,还是让我好好招待您.......”

“我想你可能听不懂我说的话。”

顾聿铭微撩眼皮,漆黑的瞳仁尽是厌恶,“我叫你们滚,不然你们是想尝尝倾家荡产的滋味?”

陈芳被顾聿铭骇得面色铁青。

周浩哪能看不出顾聿铭和温软的关系非同寻常,又想起这事过后自己恐怕再不能待在公司里,一时间怒上心头,伸手就给了陈芳一巴掌。

“贱人,卖弄风骚也不知道挑时候!”

陈芳被扇到在地,捂着脸颊委屈哭嚎:“我这还不是为了你.......”

周浩啐了她一口,“为我?为老子的钱吧!”

陈芳一怔,周浩则是朝着顾聿铭点头哈腰,“对不住,对不住,顾先生,我现在就带着这个婊子滚。”

顾聿铭置若罔闻,朝着温软一步一步走近。

宽阔的身躯像是高山一样将温软周身的光压得尽无,更骇得温软不禁往后缩。

顾聿铭目光微烁,不带思索地抻出手,一把将温软扯了下来。

窗户金属的粗粝刮得温软大腿一阵钝痛,她轻微嘶吟,得到的却是顾聿铭不加掩饰的鄙夷。

他捏住温软的双颊,“痛?温软,这点痛,不及你当时给我的半分。”

温软颦眉,秀美的五官展露出她的脆弱和疼痛。

顾聿铭见着,擎着温软的手指不经意颤了颤,随即放开。

温软捂着脖颈剧烈咳嗽,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努力从疼痛的喉咙里挤出三个字,“谢谢你。”

顾聿铭撇嘴冷笑,“谢?温软,我们之间没有谢谢二字。”

温软心头一颤,嘴角却弯出极其夸张的笑容,“顾先生既然这么恨我,为什么刚才要救我呢?”

天上一轮弯月,浅淡地照在顾聿铭凛冽分明的下颌,拓出一圈淡淡的阴翳,将他的神情隐匿。

但温软无端地能感觉到恐惧。

她不禁往后缩了缩。

这样的举动仿佛激怒了顾聿铭,他猛然上前,掐住她,“温软,你还是跟从前一样,喜欢自作聪明!”

他掐得那么用力,温软几乎晕厥,她涨红着脸,迷滂滂地去看他,却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温软眨了眨眼,刚才积聚起来的勇气像颠倒的沙漏,随着他的轻慢态度飒飒流失了,让她无法忍住那夺眶而出的泪,更无法制止它砸在顾聿铭的手上。

顾聿铭触电般地缩回了手,随即嗤笑一声,“哭?”

他用那双鹰隼的目狠狠盯住她,“温软,你有什么资格哭?”

是了。

她没有。

早在三年前,因为温软父亲的出卖,害得顾家倾家荡产,顾聿铭父亲自杀身亡后,她就再也没有资格在顾聿铭面前表露柔弱。


温软低垂眉眼。

愧疚至极的绝望令她颓唐地扯了扯嘴角,“顾先生,您说得没错......”

那擎着她脖颈的手霎时用力,使得她难以再话,只能眯萋着眸竭力对上顾聿铭那张俊美无涛的脸。

“温软,你还笑得出来?”

温软逼泪回眶,盈盈直视他,“那顾先生,您要我怎么做呢?”

晕暗的光照在温软白皙的面孔上,将她湿润的双眼照得明亮无比,还有那挂着泪闪动的睫毛,如同清晨沾露的花,待君采撷。

顾聿铭眸子一沉,薄唇覆了上去。

温软脑子轰然炸开,还没来得及沉溺下去,就听到顾聿铭说:“温软,婊子。”

声淡如风,却刺痛温软的心,她尖叫起来,一如病院里护士打她时候的挣扎。

可温软越挣扎,他就越用力地擎住温软的双手。

温软难过地哭起来,“不要。”

“不要?”顾聿铭停顿下来,看着她洁白的裙,讥讽一笑。

顾聿铭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转头看向温软,“温软,你看看你现在这样,挺贱的。”

这句话带着锋芒,如同钢针刺痛了温软,让她脆弱得一丝力气都没有,只任着眼泪滑下来。

凉凉的,钻进耳朵,像是潮汐拍岸,带着回忆翻涌在温软的脑海里。

“软软,别怕。”

“我知道你怕。”

“我只想你开心。”

曾经的顾聿铭看到温软手指破了都心疼半天,可是现在呢?

现在只有不在乎。

因为不爱,所以才会不在乎。

但他不在乎又能怎么样呢?

她欠他的。

她该。

温软眨了眨眼,冰凉的泪水就势滑下,却仿佛灌进她的喉咙里,让她哽得难以呼吸,痛得想笑。

电话铃响,是顾聿铭的。

荧幕上的字她看清楚了,是林晚晚。

那个一直围着顾聿铭转,说是他女朋友,谁都不能抢的晚晚妹妹。

这个女孩一直贯穿了温软和顾聿铭的整个青春年少,直到那事发生。

温软看见顾聿铭一直狰狞的面孔突然柔和了下来,接电话的声音也分外温柔,“晚晚,怎么了?”

温软突然觉得那些疼痛其实都不痛,这句话才让她坠入地狱。

可是她不能,也不敢表现出任何的情绪。

所以她只有将眼泪包在瞳仁里,任它结成一个水的壳,模糊了眼前的事物,更含混了听觉。

等到顾聿铭最后一声落,电话挂断,温软才摇摇晃晃起身,眼神里带着麻木的平常看向他。

“顾聿铭,放过你自己吧。为了你,也为了林晚晚,她等了你那么久,你该对她负责......”

她的话没说完,顾聿铭上前,恶狠狠地拽住她的头发,“不要你教我怎么负责,最该知道这两字的是你,温软。”

他的力气很大,直将她甩到一边,撞到待客的茶几上。

温软只听到耳朵嗡嗡地响,眼前有星光在闪。

温软抚向额头,那里湿漉漉的,摊开来看,都是血,一如那个时候。

她惊惶,急促的呼吸,抬头看见顾聿铭,像是很多年前那样,她哭着对顾聿铭说:“温软流血了。”

顾聿铭的目光猛然紧缩,右手颤巍巍地伸出。

温软看着他的手,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涌,“温软好疼。”

那手往前伸了过来,在温软眼中点燃一丝忐忑的希望,最终随着手的停止,内心的希望也寂灭在半空中。

温软看着心中荒芜,他们都不是从前的他们,她又怎么期盼着顾聿铭还能如旧。

温软凄凉一笑,看着那破碎的桌面,突然觉得其实死也没她想象的那么疼。

她抓起碎玻璃,在顾聿铭的面前,在他震骇的双目中,狠狠一划。

鲜血刺痛了她,也刺痛了顾聿铭。

他慌张上前,用双手捂住伤口,看着她苍白着脸对自己说:“我不欠你了。”

顾聿铭嘶声力竭,眼睛通红,“温软,我不让你死,你敢死!”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