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屠戮九天

屠戮九天

夜龙魂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无论前世是恩是怨,是痴是爱,统统都在今生报!师母就像是他第二个娘亲一般,从小到大给了他无限的关怀,张辰常说师母把白脸唱好了,那无论师父是红脸还是黑脸他都能够承受!可如今视如生母的师母被残忍的杀死,这等深仇大恨,张辰岂能不报。

主角:张辰,林雪儿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辰,林雪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屠戮九天》,由网络作家“夜龙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论前世是恩是怨,是痴是爱,统统都在今生报!师母就像是他第二个娘亲一般,从小到大给了他无限的关怀,张辰常说师母把白脸唱好了,那无论师父是红脸还是黑脸他都能够承受!可如今视如生母的师母被残忍的杀死,这等深仇大恨,张辰岂能不报。

《屠戮九天》精彩片段

朝天大陆,凌云山常年仙雾缭绕,密不可攀。

山脚下,有着一座凌云镇。

镇中人人好武,张家作为名门望族,正是凌山镇内首屈一指的武学宗家。

张家门前,巨石雕塑而成的雄狮威武肃穆,让人望而生畏。

张家后院,一座奢华的房子里。

此时却是传来了吵闹之声。

“不,爹,那是娘亲的骨灰啊!”

张辰望着地上被打碎的骨灰盒,他的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

他看向面前二人时,眼神又多了一丝愤怒!

“白白养育你那么多年,可你呢?废物!我张家出了你这等废物,是我张家的奇耻大辱!”

“而今你弟弟即将进入城中最好的云天学院,一旦他能够成为云天学院的弟子,将会是我张家祖上积来的福气!”

“拿你娘的骨灰给他泡茶又有什么关系?你娘都已经死了,若是你的骨灰也如你娘那样,是药人体质的话,你也得成为你弟弟的补养,可惜,你是个蠢货!”

张青云瞪着跪在地上,捧着骨灰盒的张辰,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懊悔。

张家,乃是整个凌云城最大的家族!

张辰,作为张家的嫡子,从小就是一个傻头傻脑的笨蛋,出门在外,受他人排挤、贬低,唯有他的母亲林娇柔认定,张辰将来必有出息!

只因张辰乃是衔一块血玉而生,连请来的道士都说,其将来必定有出息。

但如今张辰十六岁了,却依然是一个疯疯傻傻的小子,整天只知道玩他的那一枚血色的玉。

而张辰的母亲则常年卧病在床,对张辰却是疼爱有加,她活着,张家也不敢对张辰如何。

可其母亲重病才死没多久,骨灰就被拿来泡茶。

此举已是触动了张辰的逆鳞!

“大哥,这你可别怪我啊,这是爹的意思,如今张家仅剩我这么个栋梁了,只有我,才能成为张家最后的希望!”

“而你,身为大哥的,不该给弟弟做点什么吗?不如把你的骨头也给弟弟我拿出来如何?兴许你也如大娘一般,乃是药人体质!”

身为张辰弟弟的张裕此话一出,张青云当即将一把刀,丢在了张辰的面前。

“将你身上的肉,割下来!给你弟弟拿来入药!”

张辰的目光,落在那把锋利的刀上,他眼中,有说不出的恨意!

“需要我来动手吗?你们母子二人的存在,便是为了张家,我不杀你,只要你一只手,很过分吗?还不赶紧动手!”

张青云一声呵斥,令张辰整个身体浑身一颤!

张辰缓缓拿起了那把刀,他眼神望着张裕,充满了愤怒!

“大哥,这可是为了我这个做弟弟的好啊,你难道不该牺牲一下吗?不过呢,我这个做弟弟的,也没那么过分,就要你左边大腿上那块最大的肉!”

张裕狂笑道。

“这是我张家的血肉,长在你这种人身上,败坏了我张家,还不动手?若是让我来,定要卸了你一个胳膊!”

张青云大声呵斥。

张辰苦笑一声,他举起刀,对着自己的大腿肉,狠狠的砍了下去,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从张辰的口中传出。

张辰手中的刀,已经刺进了他的大腿之中,血当即从刀口处,流淌了出来,淌在他的手上。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看的人,都不禁咬牙,换作旁人,早已受不了。

张辰继续剐,他一刀一刀,将自己大腿上的血肉切了下来,这是他身上的肉,每一丝都牵动着他的神经,他几乎快要晕过去了,可愤怒让他坚持下来。

他那冰冷的眼神,盯着面前的二人,却有着说不出的痛苦。

啪嗒,整块肉掉在了地上……

疼痛压得张辰起不了身,他的血,淌了一地。

而他的心里,是对张家的愤恨,对张青云跟张裕的痛恨!

他看着自己那只被切落下来的肉,流淌下来了眼泪。

“哈哈,大哥,你可真是我的好大哥啊!”张裕继续大笑着,他在张辰的面前,对其的父亲道,“爹爹,可得将这块肉,帮我煮锅里,我要今晚吃了它!”

张辰忍着痛苦,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他拖着腿,正要离开此处。

“慢着,此物你看看!”

张青云将一张纸,丢在了张辰的面前,这是林家送来的信!

退婚!

张辰看到正面两个大字的时候,他的身体浑然一颤!

“如今你已残废,林家之女林雪儿又是天纵之才,跟你绝无般配,如今她们送来退婚书,便是要告诉你,你已是废人,配不上她!”

张青云冷冷道。

“张家之子张辰,乃是一个蠢货,而我林家,乃是高贵家族,如何能让一个废物来配上我林家?”

“雪儿乃是我林家天纵之才,自然不屑于跟一个废物结亲!”

张辰缓缓打开退婚书,废物、蠢货以及退婚等等字眼,全部落入了张辰的眼中。

张辰苦笑一声,当初她娘亲还在世的时候,林家岂会退婚?如今她娘亲死了,林家这才光明正大的送来退婚书,分明不将他当做人看。

张辰将信函丢在了一旁,他转身离去。

“大哥,出去的时候可得小心一点啊,可别磕着、碰着或者摔着了,你身上的肉,可都是我张家的肉啊,将来若是有机会的话,可是要剁下来,被我给吃了的啊!”

张辰怒转过头,瞪向张裕。

他的血肉,乃是他母亲的骨肉,而他生出来,便是张家人,变成张家用来吃的血肉?

岂不是意味着,他连畜生都不如!

“你……”

“你什么你?孽子,你还敢说话?你天生愚蠢,就该做我张家的鱼肉,哪怕外面的护卫想吃你,你也不准反抗,你生是我张家的人,死也得是我张家的肉汤!你若是敢反驳,我便杀了你!”

张青云厉声呵斥。

张辰忍痛在心,他瞪了二人一眼,方才离开此处。

回到自己房间,张辰突然跪了下来,失声痛哭:

“是孩儿不孝,是孩儿无能啊,孩儿没有保住您的骨灰,孩儿痛心疾首啊!如今您走了,孩儿却成了张家的鱼肉,任人宰割!”

张辰一改之前的傻气,他的眼泪纵横,跪在地上,连磕九个响头之后,他方才起身,抹去眼角的泪痕,他的眼神,变得无比的锋利。

他那冷漠的脸上,多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愤怒:

“当今天下,魔族猖狂作乱,孩儿衔玉而生,必定会引来他人注目,若是让魔族中人发现,张家以及孩儿,必定会遭受大难,顾不得以才装傻充楞。”

“如今十六年已过,孩儿的身份,也该揭晓了,孩儿乃是万年之前第一大宗九天圣地大弟子,张辰是也。”

“万年之前,孩儿与魔主金戈一战,却被其以九天圣地所有生灵要挟,孩儿为救天下人自尽而亡。”

“如今孩儿带着这枚天魂神剑的残剑剑心而生,必要在将来,取那金戈的狗命,拯救天下苍生!”

张辰紧紧握着手里那枚血色的珠子。

林家退婚!

娘亲的骨灰,被人用来泡茶!

他的血肉,被人下锅煮!

这一切,足以让张辰振奋起来!

 


张辰拿着手里的血瞳,缓缓道。

“万年一战,血瞳消耗的力量殆尽,不得已,孩儿借助婴儿的身体重生,用自己的精血,恢复这枚血瞳的力量,如今过去十六年了,血瞳的力量,已经恢复,从今往后,孩儿无须再藏着捏着,待到孩儿恢复巅峰,杀死魔主金戈,定让娘亲你重生!”

张辰的目光,无比的锋利,他盘膝坐了下来。

十六年,他没有任何的魂力,并非是他自身的问题,而是他将吸收来的魂力,全部注入到了这一枚血瞳之中。

而今血瞳的力量,已经快要喷涌了出来,而他也清楚,自己不应该再继续装傻充楞,成为一个无所事事的张家大少爷。

他始终没有忘记,他要报仇,身为九天圣地大弟子,他要报复曾经魔族对他的师弟师妹们所做的一切。

事不宜迟,张辰在床上坐了下来,他双手捧着血瞳。

这血瞳有两个能力,一是能够吸收死去灵魂的魂力乃至能力,来补给张辰,二是能够将死者炼化为傀儡,供张辰驱使。

但这血瞳终究不是完整的,它的本体,乃是一把上古神剑天魂剑的剑心,万年一战,张辰为了不让魔主金戈得到天魂剑,便将天魂剑的打碎,十八块剑的碎片,散落至世界各地,而他则带着剑心,于万年之后重生。

他想要战胜魔主金戈,就必须将天魂剑复原,所以他要到各地去寻找剑的碎片。

“小小张家,岂能困得住我?”

张辰冷笑一声,他闭上眼睛,十六年所凝聚的魂力以及气血之力,全部像泉水一般,涌入到了他的身上。

一点一点,张辰感觉道,一股熟悉的力量,正开始涌入他的身体。

他大腿上的血,也因为血瞳所灌输的强大气血之力,而停止了流淌。

“太舒服了!”

张辰忍不住呼喊了一声。

“不够,这些还远远不够!”张辰一改脸上的表情,恢复了严肃的模样。

他无法忘记,切肉的疼痛!

“突破!”

张辰咬牙低喝一声,轰的一声,在他脑袋中回响,他全身一震,突破身体的桎梏,直接升到了控灵期初期,但这还没有结束。

一点一点的魂力,再次从血瞳之中灌输在了张辰的身上。

“突破!”

又一瞬间,张辰的身上,再次凝聚了光芒!

达到控灵期中期的张辰,其脸上,并没有过多的骄傲,换作旁人,一天连升两级,怕是早已乐坏了。

可张辰清楚,这才是控灵期,往后还有灵动期、灵寂期、灵丹期、灵婴期、灵窍期、灵元期、灵体期、渡劫期、大成期,每一时期,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以及巅峰。

滴答、滴答……

血瞳中的魂力,像是水滴一般,滴在了张辰的身上,没有之前那么狂暴的魂力喷涌,现在的张辰,一边吸收这些魂力,一边则在消化这些魂力。

这是他十六年来的累积,是他一点一点的累积,每一滴,都是他靠吃着家族给的天材灵宝所培养起来的。

如今,张家不再给予他任何的药材,未来只能靠他自己了!

已是深夜,张辰的房间,依然还有火烛亮着,连打更人都不想经过此处。

“突破!”

最后一滴,落在张辰身上的时候,张辰的身上,再一次光芒迸发开来!

一个晚上,突破三次!

饶是天才,都无张辰这般幸运!

但张辰知晓,这是他的汗水结晶,是他十六年的努力成果,这才换来了今天的实力!

张辰缓缓睁开眼睛,他看着自己的拳头,拳头上,还带着些许突破后的余劲,这股感觉,非常的强大。

“前生,我虽是九天十地第一人,却也无法突破大圆满魂力,如今借助血瞳,我已将自己的魂力,凝聚成了大圆满境界,灵动期之下,无人是我对手,哪怕是灵动期的高手,我也有一战之力!”

张辰非常的肯定,大圆满魂力的境界,非他人可以比及的,唯有最为精纯的魂力,才能造出大圆满的境界。

只因天地灵气之中,存在着杂质,就算再努力淬炼,灵气所化为的魂力,依然还是会有多少的杂质存在,经过数年的积累,这些杂质堆积甚多,已经无法剔除了。

而现在,张辰有了一次重生的机会,他凭借血瞳的能力,将最为精粹、不含丁点杂质的魂力,融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令自己仿佛脱胎换骨一般。

凭借如此精纯的魂力,他绝对可以超过前世的自己!

魂力是够了,可张辰需要强大的力量,来配合自己的魂力!

力量需要靠锻炼,可张辰却有着一套《撼山拳》,此撼山拳,每打一拳,都需要魂力的加持,而且每打出一拳,都能令他的力量翻倍!

这是他九天圣地的强身炼体之术,本是最初阶的拳术,到了他手上,却成了保命之用!

他站稳身形之后,虽能感受到,从大腿上,传来的一丝疼痛,但他依然咬牙坚持。

他扎着马步,双拳对着前方,用力击出,同时动用他手臂上的全部经脉!

砰砰……

两拳的力量,张辰体内的魂力,便少了一圈。

“仅仅才五十斤的力量,远远不够!”

砰砰……

一百斤的力量,却整整少了张辰两圈的魂力!

“很好,就照着这个势头!”

砰砰……

两百斤的力量,而张辰体内的魂力,则整整少了四圈!

若是他人这般消耗,定然承受不了。

可张辰的体内,魂力依然充沛!

砰砰……

砰砰……

……

四百斤,八百斤……

一千六百斤!

张家护卫们的力量,最好的也不过是一千斤,而张辰却能够做到,一千六百斤!

张辰的脸色有些发白,但他脸上,露出一丝激动。

很快,他收敛自己的表情,他握紧了拳头,冷冷道。

“欠我的东西,我一定要讨回来!”

“这枚血瞳,还有能够将人炼制成傀儡的能力,我乃九天十地之人,自然不屑用之,但倘若有人敢惹我,就休怪我将尔等杀了,炼成傀儡!”

 


第二日一早,张辰起床松了松筋骨,便推门而出。

他的目光,落向了远处的云天学院,再不久便是云天学院招收新生弟子的时候了。

张辰握着手中的血瞳,那枚血瞳上,有若隐若现的光芒在闪烁着。

“其中一块剑的碎片,就在云天学院是嘛?”

“凭我现在的实力,还无法闯上云天学院,待我更加强大的时候,便去将那枚碎片找回来!”

“至于现在,先巩固自己的修为,哼,张家不给我资源,我便自己去买!”

张辰朝着张家府门而去,途经张家练武场的时候,一群张家的子弟皆望了过来,他们打量着张辰,眼中之中,透露着蔑视之色。

“咦,你们看,这不是那个蠢货张辰吗?”

“对唉,他来这里做什么?我听说昨晚他肉让他爹给砍下来了!”

“这蠢货,居然还敢出来,简直就是丢我张家的脸面,如今因为这蠢货,害的我张家地位都不保了!”

辱骂、讽刺以及嘲笑的声音,全部朝着张辰轰了过来。

张辰的眼神,无比的锋利,他将这些人直接无视开去,却反而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蠢货就是蠢货,连咱们骂他都听不见!”

“我们张家出了这么个败类,当真是耻辱啊!”

说话的二人,挡住了张辰的去路。

这二人分别是张寒、张赫。

“让开!”

张辰冰冷的眼神,扫了这二人一眼,这二人乃是张裕的人,天天跟张裕在一起。

这二人会堵他的路,无非是张裕的意思。

“哎呦哎呦,这么了不起啊,都敢叫我们让开了!”

“张辰,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跟谁说话?胆肥了啊?敢跟我们叫板了是吧?”

张赫一把推了张辰的肩膀一下,张辰后退了一步,稳住了身形。

张赫一怔,好歹也有灵动初期,更是有着一千斤的力量,居然推张辰不倒。

“哎呦呵,能耐了啊?蠢小子居然能抗住我一招?那你再看看我这一招!”

张赫抬起拳头,朝着张辰的脸上,凶猛的砸了过去。

一千斤的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不少人都担心,会不会把张辰给打死。

但在更多人看来,张辰是个蠢货,被打死也是应该的。

他人欺负到头上来,张辰岂能忍,见其伸手,一把抓住了张赫的手臂,一千斤的力量,被张辰轻易化解而去。

“我并不想杀你,让开!”

张辰冷淡的话,让张赫一惊,也令观战的那些张家子弟们大为吃惊。

什么时候,一个蠢货,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好个张辰,是你逼我的,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张赫咿呀大吼,抬脚踢来。

张辰脑海之中,浮现出张赫曾带人欺辱自己的场面,而今自己本不愿与对方争执,但他依旧咄咄逼人。

“既然你找死,就休怪我了!”

张辰对着张赫的脚,猛地轰出一拳。

一千六百斤的威力,生生轰在了张赫的脚上,只听咔嚓的响声,张赫的脚当即断裂开来。

“啊……你……你打我?张辰……我不会放过你的!啊……”

张赫抱着腿大声吼叫。

“怎么回事?”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一看,直呼道。

“是未来的族长来了!”

来者便是张裕。

张裕看着地上,吼得撕心裂肺的张赫,他瞪了张辰一眼,随即露出笑容:

“我的好大哥,这人是你打的?”

张辰冷哼一声,眼神之中,尽是不屑:

“是又如何?”

“哈哈,说得好,只不过大哥啊,你可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啊?”

“你是我的肉汤啊,你一个肉汤,怎么能打架呢?你看看,你把我的肉都给打疼了,我心疼呐!”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昨晚啊,爹爹把你的肉,给我煮了,让下人拿过来的时候,那该死的下人不小心,把肉倒翻了……”

“结果就喂了狗了,你说可不可气?”

张裕边说边笑,而旁人也跟着他一起大笑起来。

唯有张辰一口气憋在喉间,他的血肉,喂给了狗!

这是多么的耻辱!

“大哥啊,你的肉喂了狗,我心疼呐,可一想啊,你身上那么多肉,喂狗又算得了什么呢?”

“干脆呢,你就把你右边那块大腿的肉也一块儿切下来,这次我一定小心,绝不会让那狗给叼了去!”

张裕朝身旁的张寒示意,张寒从一旁的兵器架上,抄起一把锋利的刀。

张寒将刀递到张辰的面前,他的话语中,仿佛带着尖锐的刀一般:

“拿去割!”

张辰并没有接刀,而是冰冷的目光,落在张裕的身上,讽笑道。

“你真是我的好弟弟!”

“多谢大哥夸奖,怎么还不动手呢?不如我这个做弟弟的,让下人帮帮你吧?”

张裕给张寒使了个眼神,张寒抄起刀,朝着张辰的大腿根砍了过去。

这一刀若是挨中的话,恐怕整条大腿都得被卸下来。

眼看张寒的刀,要落在张辰的腿上,张辰抬起脚,朝着张寒的胸口,狠狠踢了一脚。

张寒当即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他胸前的肋骨,被张辰踢碎了七八块,疼得在地上使劲的打滚。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张裕惊疑道。

“张裕,你给我听好了,我才是张家的继承人,这张家族长之位归我而不归你!”

张辰冷漠的话语,传到张裕的耳朵里,也传到所有人的耳朵中。

所有人都感到无比的诧异。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张家天才只有我张裕一人!”

张裕冷笑连连,在其看来,张辰的话,无疑是在说笑话。

“呵,张家以实力为尊,三个月后,云天学院院考,到时候我与你一战,自会分晓!”

“就问你敢不敢与我一战!”

一个天生蠢货,向一个张家天才发起宣战!

“哈哈,这蠢货在说什么?凭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赢得了灵动巅峰的张裕呢!”

“我看他这种人,决不可能赢过,连云天学院长老都看好的张裕的!”

“此战还有看吗?定是张裕获得胜利了,这蠢货,简直就是自不量力!”

听得旁人这般说,张辰却无半点在意,他那冰冷的眼神,始终盯着张裕看。

“你敢不敢,与我一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