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妈咪手撕白莲花

妈咪手撕白莲花

八月小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简冉为了救母亲牺牲自己的清白,同继母做交易卖身给陌生人……谁知竟阴差阳错的上错床,误以为睡了个鸭子的简冉,匆忙丢下仅有的现金逃之夭夭。最后恶毒的继母继妹还不放过她,逼得她不得不背井离乡出来打拼。五年之后,简冉带着三个天才孩童高调归来,几个漂亮的回合下来,恶毒继母继妹被打的落花流水,惨败收场。

主角:简冉,顾霆爵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冉,顾霆爵 的武侠仙侠小说《妈咪手撕白莲花》,由网络作家“八月小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简冉为了救母亲牺牲自己的清白,同继母做交易卖身给陌生人……谁知竟阴差阳错的上错床,误以为睡了个鸭子的简冉,匆忙丢下仅有的现金逃之夭夭。最后恶毒的继母继妹还不放过她,逼得她不得不背井离乡出来打拼。五年之后,简冉带着三个天才孩童高调归来,几个漂亮的回合下来,恶毒继母继妹被打的落花流水,惨败收场。

《妈咪手撕白莲花》精彩片段

“第一次?”

男人炙热的呼吸喷吐在耳畔,简冉浑身颤栗,屈辱和恐惧席卷全身。

一想到身上这个秃头油腻的王导即将对她做的事情,简冉恨不得立马逃走。

但是她不能,妈妈还在等着她的钱救命……

男人火热的大掌游弋在她身上,慢条斯理的仿佛在挑选货物。

怕极了的简冉紧咬牙关,破釜沉舟地大喊:“老秃驴!动作快一点!我赶时间!”

长痛不如短痛,大不了就当被狗啃了,也好过这么无止境的折磨羞辱!

老秃驴?

顾霆爵身形一滞,棱角分明的下颚紧绷,鹰隼般的黑眸望着身下瑟瑟发抖的娇躯。

他看不清女孩的面貌,但能感觉到她的稚嫩。

他本不想让她的初次留下阴影,强忍着折磨人的药性,温柔安抚她,没想到竟然还被嫌弃?

半晌没有等到男人的动作,简冉因为害怕开始口不择言:“你行不行?一大把年纪的,不行就赶紧让我走……啊!”

话还没说完,一阵剧痛猛然将她贯穿,简冉小脸瞬间惨白。

似乎为了证实他究竟行不行,男人不再任何犹豫,掐着她的腰肢强悍地进攻……

“痛!”

痛到极致的时候,简冉不受控的抠住男人的背脊。

感受到他健硕的肌理,她微微一愣。

这个胖硕的王导,竟然还有肌肉?

但是下一秒,男人凶悍的掠夺打断了她的思考。

简冉费力的睁眼。

隐约中,她看到男人的背部好像有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凌厉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从她的身上离开,在一旁沉睡过去了。

简冉忍着酸痛,在黑暗中摸索到衣服,穿上后狼狈离开。

一回到家,她朝早就等在客厅的继母伸手:“宋文丽,把钱给我!”

妈妈病重,急需20万手术费。

宋文丽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拿妈妈要挟她,如果不去赴王导演的约,那么她们就不会救妈妈。

宋文丽是简建国在外面的相好,她靠手段挤走了病重的妈妈,带着比简冉小三个月的简柔嫁进简家。

而爸爸简建国更是对宋文丽言听计从,凡事都由宋文丽做主。

于是才有了这令人崩溃的一幕。

“你这个小贱人,放了王导的鸽子还好意思找我要钱?”

宋文丽抬手就是一巴掌。

她好不容易才搭上王导的线,想给简柔在戏里谋一个好角色,正好王导看上了简冉,她便向王导承诺会把简冉送给他。

谁知道简冉这个小贱人竟敢耍心眼!

简冉瞪大了眼睛,捂着生痛的脸冷声道:“我都已经按照你们说的去做了,你们想耍赖不成!”

宋文丽一听,快速扯开她的衣领,看到简冉脖子以下的红印,她发疯似的拉扯着简冉的头发,怒吼道,“你这个小贱蹄子,竟然撇下王导和别的男人厮混!不想救你妈妈了吗?”

一股冷气从脚底升上来,简冉整个人都愣住了。

什么?刚刚那个不是王导?

那.....那个人是谁?

听到消息的简柔焦急下楼:“妈,我们先赶紧安抚好王导,我不想丢了这个角色!”

说着,狠狠剜了简冉一眼,“晚点我们再收拾这个小贱人!”

“你说的对,安抚王导最重要。”

简冉强忍着情绪,拉住宋文丽的衣服,近乎哀求:“我们说好的,我去陪王导一晚,你们给我20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按照要求去了那个酒店,我妈妈的手术费……”

宋文丽气得咬牙切齿,“你这个贱人,惹怒了王导你还有脸提钱!”

简柔也没好气地道:“简冉,我实话告诉你吧,你那个病痨鬼母亲在你去酒店的路上,就死了!”

“可不怪我啊,她听说你为了她的医药费去陪老男人睡觉,一口气没上来活活气死的!”

“轰隆——”

简冉如遭雷击,脸色煞白的后退一步。

“不.....不可能!你骗人!”

既然被戳穿,宋文丽也不再遮遮掩掩:“你那个狐狸精妈妈,早就该死了!半死不活的真是晦气。”

“要是她九泉之下知道你和野男人厮混,你说,她会不会又气活过来?哈哈哈……”

“宋文丽,不准你这么说妈妈!”

接二连三的打击后,简冉脑海中最后一根弦彻底断了!

她双目猩红,拖着残破的身躯狠狠掐住宋文丽的脖子,把她按到地上:“是你们害死妈妈的!我要你们给她陪葬!”

“简冉,你疯了吗?”

简柔立马去拉简冉:“你给我松手!松手!”

但是怒极了的简冉,此时力量大到根本撼动不了。

眼看宋文丽的脸色由红转青,简柔心下一急,举起身旁的花瓶用力朝简冉头上砸去。

“哗啦——”

花瓶碎裂,殷红的血从简冉后脑勺流出。

而后,她“砰”地一声,直直倒在地上。

简柔扶起宋文丽,正要怒骂简冉,却发现她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顿时吓坏了:“妈,我是不是把她打死了?”

宋文丽捂着脖子,阴毒地盯着地上的简冉:“死了最好!和她的短命鬼母亲团聚去!”

没有任何同情和慌张,宋文丽平静的叫来保安:“来人,把简冉给我丢到山上去喂狼!”

“是,夫人!”

才处理好简冉的尸体不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庭院内走进十来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各个气势不凡。

接着,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疾步上前。

这个架势真的把宋文丽母女都吓坏了。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宋文丽壮着胆子问道。

斯文男子看了她们一眼,“请问,昨晚在帝豪酒店666房间过夜的简小姐在吗?”


帝豪酒店?那不是王导演约好的酒店吗?但是是999!不是666啊?!

简柔怕惹麻烦,蹙了一下眉头,“不是,你们找错人了!”

男子拿出一块玉,上面有一个“简”字,而背面是一个写着“简建国”的红印。

“这是昨晚简小姐在666房过夜掉的,我们总裁被下药,然后和简小姐.....”男子有些难以启齿,但后面的话大家都心知肚明。

简柔瞪大了眼睛。

这块玉不是简冉那个小贱人的吗?

当时宋建国得了一块极品璞玉,专门请人给简柔刻了一块玉佩。

为了不落人话柄,又拿了一些角边料给简冉做了一块,但成色很差,想不到小贱人一直戴在身上。

简柔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你们总裁是......”

“顾氏集团的顾霆爵。”斯文男子的语气满是骄傲。

“顾霆爵?!”简柔难以置信地惊呼。

在江城,谁不认识顾霆爵?

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江城首富,顾氏集团的掌权人,在商界叱咤风雨,长相英俊帅气,简直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而简冉居然这么幸运的睡了顾霆爵?!!!

简柔嫉妒的几欲扭曲,但还是努力挤出一抹惊讶的笑,说:“啊?!原来我的玉佩在你这里,这是我爸爸送给我生日礼物呢!”

她接过玉,一副失而复得的喜悦。

斯文男子一听,态度愈加恭敬了:“简小姐,我们顾总有请。”

……

五年后

江城国际机场,一个美丽纤瘦的女人领着两个小孩上车。

两个孩子大概四五岁的样子,小男孩穿着一条白色的衬衫,蓝色的背带牛仔裤,帅气十足。

一上车,他就掏出电脑,开始熟练的敲击键盘。

小女孩穿着蓬蓬公主裙,精致得宛如一个洋娃娃,清澈明亮的大眼正好奇的到处看。

“妈咪,这就是你的家乡吗?”小女孩软糯糯地问。

“是的,这是妈咪长大的地方。”女人摸摸小女孩的头,温柔地说到。

说话的是简冉。

五年前,她为了二十万元医疗费和宋文丽做了交易,没想到阴错阳差走错房间,和陌生的男人翻云覆雨。

那一夜之后她怀孕了,而且怀上的还是罕见的三胞胎。

发现时,医生说月份大了,流产会危及生命,她只好生下来,但随着时间推移,她越来越爱这几个孩子。

简平简安是儿子,简乐是女儿。

平平性格沉稳,擅长电脑编程,小小年纪在这方面的造诣已经很高了。

而安安比较活泼,前不久被星探挖掘,成了小明星,现在正在隔壁城市拍摄广告。

而乐乐天真可爱,是个小吃货,最喜欢画画。

这三个孩子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

这些年她最感恩的就是自己的好友蓝兰,有她,才有自己的今天。

当年她被打的半死不活丢弃到山上,是上山采风的蓝兰救了她,并鼓励资助她出国读书。

于是,她选择了最喜欢的服装设计专业。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她也成了国际上赫赫有名的服装设计师JR,获奖无数。

很多国外知名大公司向她抛出橄榄枝,但简冉都不为所动。

恰好最近,江城的龙头企业——顾氏集团招聘主设计师,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她隐藏了JR的身份,以一个得奖设计师的经历投了简历,马上就被录用了。

借此契机,她正好回国。

望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致,简冉的眸底渐渐冰冷。

现在的她,再也不是任人捏扁搓圆的软柿子了!

这次回来,她要夺回曾经属于妈妈的一切,让欺负了她们的人付出百倍的代价!

“砰——.”

就在这时,一阵撞击声响起,简冉几人纷纷朝前一扑。

出车祸了?

“小姐,我、我不小心撞到车了……”

司机师傅看到前面那辆豪车,已经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简冉赶紧看看平平和乐乐,确认他们没事后,才开门下车。

“我去看看。”

简冉检查了一下情况。

还好师傅反应快,她们坐的车子打偏了一下,撞到了旁边的栏杆,因此和对面的车子只是擦了一下。

只是……

当看到对方那辆限量版的迈巴赫时,简冉还是冒了一身冷汗。

虽然车身上只有一道刮痕,但赔偿可不会少!

毕竟司机是蓝兰派来好意接她们的,所以这个责任还是自己来负担吧,于是她有些紧张地走上去。

顾霆爵听到刹车声,有点不耐烦了。

本来今天他都不想过来机场接机的,但是简柔打了电话过来,而且还惊动他母亲,所以迫于无奈才过来。

这会又碰上车祸,他的耐性都已经到极点了。

这时他见到一个女人走下来,他的眉宇蹙了一下。

女司机?

简冉走过来,弯腰和司机道歉。

司机看了顾霆爵一眼,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

顾霆爵终于不耐烦了地开门下车,低沉的声音好像没有温度一般,“是你开的车?”

简冉闻声抬头朝男人看去。

只一眼,便彻底愣住了……

他怎么……


长得和自家儿子这么像?

男人轮廓深邃,浓密的眉眼,剪影犀利,黑曜石般的黑眸锐利地扫过来,犹如帝王睥睨,让人不禁战栗。

简冉很快回神,冷静道:“先生,抱歉,是我们的错,车子维修要多少钱我会负责。”

心里却忍不住感慨:以前只听说世上会有长得相似的人,没想到还真被她碰到了。

“这是钱的问题吗?我的时间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吗?”顾霆爵声线低沉,不怒自威!

这下他才正眼看向简冉,心里猛地震了一下。

女人五官精致柔美,目光清澈,气质优雅,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他顾霆爵可是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纯净的女人,而且给他一种隐隐的熟悉感。

见鬼!

顾霆爵在心里冷嘲到,估计是太久没有碰女人了。

“先生,那你想怎么样?”简冉的语气淡漠而疏远。

顾霆爵鬼使神差地说到,“你留一个电话,到时候修好车子再联系你。”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脱口而出是这句话,其实一道刮痕是小问题,他也不是这么斤斤计较的人。

“好。”简冉爽快地答应了。

这样最好,她也没有时间在这里扯。

她拿出纸笔,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过去。

顾霆爵一接过纸条,对方便立马转身走人了。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顾霆爵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有意思,从来没有女人这样对待自己的。

无论是处于什么原因,这个女人引起他的注意了。

……

简冉带着两个宝贝抵达国内居所的时候,已经一个小时后。

收拾好行李,三人纷纷瘫坐在沙发里休息。

平平继续抱着电脑不知道敲击什么,屏幕上闪过层层复杂的代码。

乐乐则狼吞虎咽地吃着蛋糕。

简冉刷着手机新闻,忽然一则热搜吸引了她的注意。

是有关简柔的。

简柔这几年发展不错,现在都成为娱乐圈一姐了。

想到五年前她们母女对她和妈妈所做的一切,简冉真的是难掩仇恨。

热搜照片上,简柔正从一辆迈巴赫下来,弯着腰和车里的男人道别。

而男人被狗子队拍到了侧面。

男人的侧颜轮廓线条刚毅,眉宇间透露着倨傲和霸气,他生得及其俊美,一看就不简单,而他看简柔的目光也很温和。

照片标题大大地写着,“简柔和男友的感情稳定,即将订婚?”

简冉往下一看,简柔的男友是顾氏的总裁?!

顾氏业务遍布国际,也是她即将入职的大集团,所以简冉有过了解。

尤其是当家人顾霆爵,为人低调,但在商场叱咤风云,年纪轻轻就位列福布斯榜。

简柔怎么会攀上他?两人明明没有任何交集……

理不出个头绪,简冉也不去想了。

不管简柔的男友是谁,明天在她的新戏发布会上,自己都会为她备上一份“厚礼”!

翌日

简柔身穿一袭高定长裙现身发布会现场。

当年她顶替了简冉的身份,用那一晚的清白做威胁,获得了顾霆爵的支持。在娱乐圈从十八线摇身一变成为明星一姐,前途无可限量。

她现在可算是春风得意,人生赢家。

今天,是她的新戏发布会,而这部戏是顾霆爵为了她量身定制的!

面对着记者,她优雅地扬起微微的笑容,温柔说道:“谢谢大家的到来,我也会努力,给观众朋友带来更好的作品......”

“妈咪!”

简柔话音未落,一声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一个白乎乎的身影冲上前,抱住她的小腿不肯撒手。

现场瞬间寂静无声,简柔也懵了。

哪里来的小孩

细看这小孩怎么长得这么像霆爵?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是霆爵在外面和哪个女人生的吧?

不,不可能的,霆爵不是那样的人!

回神之后,她慌忙地拉开小孩子,“小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咪,你认错人了!”

该死的瞎眼小鬼,这么乱喊要是被媒体当真了,她还怎么在娱乐圈混?

“呜呜呜.....妈咪,你为什么不认我?我是你最爱的平平啊?你为什么不要我和爸爸了?”小男孩不过是四五岁的样子,说完之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得让人莫名地心疼。

在场的记者们一听,马上就不淡定了。

“简柔有孩子了?”

“不可思议,是顾总的吗?长得很像啊!”

“不会吧,孩子都这么大了,没听说有这么大的孩子。”

毕竟两人都是名人,有点风吹草动,大家都是知道的,何况是生孩子这样的大事呢?

发布会现场因为这件事情,瞬间吵得沸沸扬扬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走进来,他身穿着剪裁得体的名贵西装,面容立体完美,眼眸深邃,周身凝聚着一层清冷的气息。

顾霆爵的眉心一折,然后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