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腹黑总裁独宠我

腹黑总裁独宠我

清酒微漾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受继妹的迫害,安沐颜被迫委身油腻老男人。奈何老男人没来,误抓了个钟先生……在外人看来钟靖辰是顶级豪门少爷,天之骄子,虽然是私生子,但奈何先天条件丰厚,方方面面更是没得挑,引来多少豪门贵女争相追求,可钟靖辰心中就只有一个安沐颜。

主角:安沐颜,钟靖辰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沐颜,钟靖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腹黑总裁独宠我》,由网络作家“清酒微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受继妹的迫害,安沐颜被迫委身油腻老男人。奈何老男人没来,误抓了个钟先生……在外人看来钟靖辰是顶级豪门少爷,天之骄子,虽然是私生子,但奈何先天条件丰厚,方方面面更是没得挑,引来多少豪门贵女争相追求,可钟靖辰心中就只有一个安沐颜。

《腹黑总裁独宠我》精彩片段

天将亮未亮。

安沐颜推开酒店房门,脚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在走廊上,突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扶住墙壁,她定了定心神,才又小心地迈开步子。

走廊上温柔的灯光映照,她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对这一晚发生的事情,到底该作何想法。

从一开始的疑惑、纠结、惶恐,到后来的刺激和兴奋……

眼前闪过那男人的面孔,安沐颜心跳加速了。

那张脸,真的很好看!

但她不认识。

荒唐!

她和乔裕泽恋爱七年,连个嘴都没亲过。可现在,她却和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安沐颜自认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圣洁白莲,但这种只在小说里才有的事,如今竟然也发生在她身上——这也太狗血了!

可是那个男人,真的很好看呢!

不但脸好看,而且还很……

安沐颜不自觉地舔了一下唇,浑然不觉已经走到电梯口,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沐颜?”“姐姐!”

一男一女从电梯出来,快步来到安沐颜面前。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颀长挺拔,对于他,安沐颜再熟悉不过。

他叫乔裕泽,本该在昨晚和她订婚的男人。

乔裕泽眼睛紧紧盯着她,原本深刻沉静的五官,此刻布满了紧张和不解,“沐颜,你真的在这里——”

可话音刚落,乔裕泽的视线便被什么吸引,目光从安沐颜脸上向下移。

安沐颜一袭香槟色礼服长裙,样式虽有些保守却优雅,她纤长的脖颈毫无遮掩地露在外面,原本白皙的皮肤上,现在有几块斑驳可疑的痕迹。

乔裕泽倏然瞪大了眼睛,不由得向她迈近一步,“你、你做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啊!”与乔裕泽一同出现的女人——安沐颜同父异母的妹妹安以柔,也像是突然发现了不妥,短促地叫了一声,就伸手指向安沐颜的脖子,“姐姐!你、你不会是和别的男人……”

剩下的话不言而喻。

安沐颜有些厌烦地瞥了她一眼,暂时不想跟她搭戏,只把一双冷冷的视线对上乔裕泽怀疑的眼神。

可还未等她开口,安以柔就在一旁义愤填膺地大声斥责:“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裕泽哥哥?昨晚是你们的订婚宴啊!你竟然做出对不起他的事!”

安沐颜脸色一沉,这货真是永远玩不够恶人先告状的把戏!她觉得有些好笑,于是柳眉微挑,嘲讽地问道:“你说谁对不起谁?”

“你、你……还好意思问!”

安以柔一脸的不可思议,她知道安沐颜性子一向冷静果决,却没想到,就算被她厌恶的油腻秃头老男人睡了,还能这么冷静!

这和她预想的不一样啊!

她想看到的,是安沐颜那颗高傲的心被击垮,想见证她受辱后,尊严全无的样子。

可为什么没有?她还是那副冰冷傲气得让人火大的德行!

安以柔疑惑着,同时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仰头看了一眼乔裕泽,漆黑的大眼睛小鹿般无害。

那眼神顺利勾起了乔裕泽的保护欲,他目光阴鸷地转向安沐颜。

“安沐颜你什么意思?以柔她陪着我找了你一整晚,她一直都在担心你!好不容易听人说在这里见到了你,我们立刻赶过来,结果,却看到你这副不知廉耻的样子!你非但不解释,还有理了?说!你脖子上的痕迹,到底是从哪来的?”

安沐颜嗤笑,“解释?要解释,我这件事还得暂且靠后。倒是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一个解释?!”

 


闻言,乔裕泽脸上一僵,与安以柔对视了一眼,后者一脸无辜地摇着头。

安沐颜杏眸微眯,审视着乔裕泽。

和这个男人谈了七年恋爱,因为她的不确定,所以一直没有跟乔裕泽有太过亲密的举动,而乔裕泽在几次试探无果后,也没有强制要求她什么。

他说:“我愿意等,等到你放下戒心,心甘情愿的时候。”

安沐颜因此以为他有礼有节,是个君子,值得托付。甚至为他的忍耐和等待,还隐隐觉得有些亏欠。

所以她为他们的公司额外卖力,所以她同意跟他订婚,还打算在订婚之后就把自己交给他。

可昨天,她才知道自己错了!

原来,他根本不需要忍耐,因为他得到了来自她同父异母妹妹的满足!

虽然恶心,但感情不能勉强,如果他们两厢情愿,安沐颜不是不能放手。

可为什么要欺瞒?甚至还要坚持与她订婚?

昨晚,她本想求证,却没想到,自己先中了招。

事情已然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好说?

她直接拿出手机,翻出昨天得到的照片,举到乔裕泽面前。

乔裕泽呆住了,眼睛蓦然睁大,面色也有些僵硬,“这照片……哪来的?!”

安以柔凑过来看了一眼,大惊失色,伸手就抢。

安沐颜一把拍开她的手。

安以柔惊叫一声,踉跄着向一旁倒去。

乔裕泽赶紧上去扶住她,然后转头,对安沐颜怒目而视,“沐颜,错在我,你不该对以柔这么凶!”

安沐颜冷笑,以柔以柔的,叫得这个亲切!

这安以柔惯会在人前装柔弱了,倒不负她那副乖巧的面皮,和那矫情的名字。

可从小到大,安沐颜已经是看够了!

她垂眼把手机放回包里,幽幽地开口,“有点脑子吧,乔裕泽,我拍了她一下,又不是推!哪里用了那么大的力气?”

安沐颜向来不喜欢废话连篇,话到此,她觉得差不多了。

但,乔裕泽既能被安以柔这样的货色迷了心窍,安沐颜不由得怀疑起他的智商,还有自己的眼光。

她倨傲而决绝地看着乔裕泽,决定把话说明白,“你们两个的事,我不想多问,也不想纠缠不休。至于我昨晚如何,你们也没资格知道。乔裕泽,以后你我,除了工作之外,没有任何关系!”

说罢,安沐颜掠过呆立的两人身侧,去按下电梯按钮。

电梯门很快开了,却没想到从里面涌出一群记者,对着安沐颜就是一通乱拍。

一时间,闪光灯晃得安沐颜睁不开眼。

“安总!听说你为了拉拢客户陪睡,是真的吗?”

“听说对方是明珠集团的谢总!谢夫人刚去世,你们就在酒店开房,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两个早就暗通款曲、珠胎暗结?”

“那您和乔总呢?昨晚是你们的订婚宴,你却放了准未婚夫的鸽子,自己在这里和谢总幽会,关于这件事,你能解释一下吗?”

安沐颜适应了一下灯光,听到记者明显带着倾向的问题,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谢总?

那个前阵子在谈判桌上想潜她的中年油腻老男人——谢大庆?

原来,给她下药的人,是安的这份心思?

可她昨晚并没有见到谢大庆啊,反倒是对于给她下药的人,她心里有数……

安沐颜看向安以柔,后者有些焦躁地抻着脖子望向走廊那一边。

安沐颜眯起眼睛,在心里冷笑,是找谢大庆吧?

果然,她被下药和安以柔脱不了干系!虽然昨晚她中招的时候,安以柔和乔裕泽都还没到,但继母方婉秀一直在殷勤地给她递饮料。

 


要不是父亲喜欢当和事佬,她昨晚根本就不可能中招的。

这对母女,可真是费尽了心思要算计她!

她现在十分想直接给安以柔两个耳光,但在记者面前,她不能丢了自己的脸。

保持笑容,安沐颜向记者问道:“请问,你们都是哪家媒体啊?”

记者们见她和颜悦色,毫无攻击性,况且她的问题也很正常,他们理应回答,于是递上名片,纷纷介绍自己。

安沐颜一一接过名片后,却突然变了脸色,“你们口口声声谢总谢总的,请问,你们哪只眼睛看见谢总了?”

记者们一愣,左右张望,确实没看到绯闻的男主角。

所谓捉奸要捉双,这是干他们这行都懂的道理。

这也真是奇怪了,匿名消息明明说会看到安沐颜和谢大庆在一起啊,可是眼下,他人呢?

记者们面面相觑,安沐颜冷哼一声,“如果你们再敢造谣毁我名誉,别怪我给你们发律师函!”

记者们一听,心里忐忑起来。

虽然他们所在的媒体本身不太在乎被告,甚至这年头,越被告越有可能吸引眼球创收,但作为跑花边新闻的小记者,就很有可能被当做替罪羊,丢掉饭碗。

有几个退缩了。

但,还是有不怕死的,“可是安总,您说自己没和谢总在一起,那您脖子上的痕迹,是从哪来的呢?”

“是啊安总,不是乔总,也不是谢总,那您昨晚,又是和哪位共度春宵啊?”

安沐颜柳眉微蹙,这些记者是想挖桃色新闻想疯了吗?什么问题都问的出口!

但她随即眉眼一弯,“好奇吗?想知道?”

安沐颜是个美人,她若是作出一副无害又讨巧的表情,任谁都会被她给骗住。

记者们此刻就被她明媚的笑容、轻松的语气所感染,放下戒心,纷纷点头。

安沐颜心道:我还想知道呢!

她抿唇一笑,“可惜了,这是我的隐私,恕不奉告。有本事啊,自己查。”

记者们面上一僵,知道又被她涮了,心里堵得慌,一时不知怎么接。

安沐颜趁机推开几个人,再次摁下电梯按钮。

但记者到底是记者,锲而不舍,“肯定不是乔总吧?不然他就在跟前,怎么会不帮您说话呢?”

这问题一出来,一大半人向乔裕泽涌去,“乔总,您脸色不太好啊,请问您对安总的行为有什么看法?”

“乔总,您是来捉现行的吧?您知道安总劈腿的对象是谁吗?是不是谢总?”

安沐颜看到乔裕泽被记者蜂拥围住,他似乎也有点措手不及的样子,那么今天这一出,他事先不知道?

她又一瞥,就见安以柔趁乱拿着手机躲到暗处,不知给谁打电话去了。

但现在顾不上追究她,安沐颜的视线重新回到乔裕泽脸上。

乔裕泽正幽深而复杂地看着她,眉眼间渐渐染上一层阴霾和狠厉。

安沐颜在心里冷哼,想必是要说什么对她不利的话,才会有那种表情吧?

此刻,身边还有两个记者,安沐颜目光清澄如水地看着乔裕泽,对着记者的话筒说道:“昨晚宴会之前,我和乔裕泽就和平分手了。但公归公,我们分手,不会对公司的业务产生任何负面影响,我们还是很好的工作伙伴。”

说完,她还笑着冲乔裕泽扬了扬手包,“是吧?”

这举动看在记者眼里,就好像安沐颜在证明,她和乔裕泽的关系还很好。

可乔裕泽微微一怔,手包?

手包里有什么?手机。

手机里有什么?他和安以柔的激情照!

若是她现在拿出来给记者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