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嫁给废太子

嫁给废太子

很有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京城卓家谁人不知那人不晓,四个女儿各有千秋,可唯独四女儿卓禹霜没什么可说的。而她就穿书成了这没什么可说的四姑娘,回想自己看过的剧情,卓禹霜心道,原主这哪是没什么可说的,她是英年早逝,做了男女主的垫脚石。

主角:卓禹霜,奚叶秋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卓禹霜,奚叶秋 的武侠仙侠小说《嫁给废太子》,由网络作家“很有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京城卓家谁人不知那人不晓,四个女儿各有千秋,可唯独四女儿卓禹霜没什么可说的。而她就穿书成了这没什么可说的四姑娘,回想自己看过的剧情,卓禹霜心道,原主这哪是没什么可说的,她是英年早逝,做了男女主的垫脚石。

《嫁给废太子》精彩片段

早春三月,暖风和煦,御花园里也尽是一番春意盎然的景象。

太后卓禹霏坐在一处凉亭里,喝着昨日刚从临安府送来的雨前龙井,看着还不满四岁的小皇帝与宫女们在院子里嬉戏。

面前坐着的内阁首辅季泽烨正在向她禀报一些前朝公务,而卓禹霏却只是看着花园出神,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首辅大人说了些什么。

没一会儿,内侍总管李进忠一路小跑过来,凑到卓禹霏跟前,“太后娘娘,刚才承王府的侍卫来报,说四小姐又派了细作去王府。”

“……”卓禹霏刚用竹签在果盘里插起一小块香梨,却因这句话手上一顿,水果滚到了地上,“这次又是卓府哪个人被抓了?”

李总管:“这次倒不是卓府上的人,不过是西市内一个小混混。”

卓禹霏脸色越发不好,“既然不是卓家的人,怎么又扯到四妹头上了?”

李总管:“本来那边也是当寻常的偷盗事件处理,可那人胆小的很,送去了顺天府之后,还没等问话,自己就吓得什么都招了。”

卓禹霏暗自叹了口气,让自己显得更镇定些:“他说什么了?一个市井混混的话你们也当真?”

李总管:“倒也没什么,只是说有人花了钱让他溜进承王府去。他也指认了当日给他银两的那两位姑娘,身高样貌、衣着打扮,就是四小姐和她身边的丫鬟红笺。”

人证物证这都说的如此详细了,就算是太后娘娘,这会儿再也说不出什么替小妹辩解的话来。

卓禹霏沉着脸,低下头继续喝茶。

倒是边上的首辅十分镇定,问道:“这是这个月第几回了?”

“回季大人,应该是第三回了。”

………

第一次是四小姐卓禹霜自己大晚上穿着男装在承王府附近鬼鬼祟祟的溜达。

结果被人当成了什么不正经的采花贼给报了官。

第二次卓禹霜学聪明了点,派了家里一个学过两年功夫的护院过去。

人也算顺利翻墙溜进去了,只可惜没走几步就被府里守卫森严的侍卫发现了。

第三次……

卓禹霏在石桌上撑着自己的额头,“哀家头疼。”

自家小妹卓禹霜是前个月才回到的京城。

她出生时就是早产,幼年更是体弱多病,不知吃了多少名贵补药也不见好。

到了六岁那年更是连续昏睡了一个月。

后来爹娘也不知道是听了哪个高人的指点,说是要送去一处山明水秀的地方休养个一两年,身体自然无恙。

本来是就近送到了城郊山上一座道观,说好了第二年就去接回来。

没想到后来山石滑坡,把道观直接给冲垮了,等卓家人找上去,早就人去楼空。

那不靠谱的老道士也只留了一封书信,说是带着小姑娘去外省投靠自己的师兄去了,可具体哪个省市、新的道观又是什么名字,都没写……

卓家四小姐就这么失去了音讯。

直到两个月前,一个穿着道袍的小姑娘拿着当年爹娘留的书信和信物敲开了卓府的大门……

………

本来丢了多年的小妹回来对卓家而言肯定是件大喜事。

即便是这位四小姐虽然不如京城其他世家千金那般精通琴棋书画、端庄贤惠。

可也是出落的亭亭玉立,聪慧机敏。

却不知为什么从月初开始,卓禹霜就如中邪了一般突然开始对承王穷追不舍,三番几次想要偷入王府……

现在连她身边的小宫女都在偷偷议论,说卓家四小姐是不是看上承王爷了?

当然这样的流言蜚语并不是卓禹霏关心的。

关键在与这位承王殿下,可不是普通的皇亲国戚,他不仅仅先皇的嫡长子,更是被废弃的前太子。

………

看得出来太后娘娘心情不好,李进忠站在一边也不敢多言,可局面就这样僵持这也不是办法。

到后来,李进忠实在是等不下去,开始朝着边上的首辅季泽烨求救。

“李总管,那现在顺天府尹准备怎么处置?”

“宋大人按照一般的偷盗案,打了板子罚了钱,那人已经放了。”李总管补充道,“只是觉得这事到底有关四小姐,所以才派人往宫里送了消息。”

季泽烨又问:“承王爷那边呢?”

李进忠:“王爷说他近来身体不适,对府里发生的事都不太清楚。”

言下之意也就是睁一眼闭一眼也不想追究了。

卓禹霏听到这里脸色终于稍稍好了点。

总算奚叶秋那个废太子还算懂事。

事情总算是说完了,季泽烨挥挥手,“那没事了,你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

………

李进忠离开后,凉亭内又只剩了卓禹霏和季泽烨两个人。

卓禹霏似乎依然是情绪不太好,低着头只顾喝茶不说话。

季泽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你这样自己憋着生闷气总是不好。她三番几次这般,总该是有她的道理,你若是觉得不妥,不如宣她入宫亲自问问?”

“问什么?”不提这事倒罢了,越说卓禹霏就更愁了,“你不知道我家这个小妹从小就最有主意了。她幼时体质极差,整个太医院的御医们都束手无策。别人家孩子三岁时候还只会哭闹玩乐,小妹却已经在看《黄帝内经》、《神农百草》……

到五、六岁时候甚至已经在给自己诊脉开药。

所以我从不担心她是因为胡闹才会一直盯着承王府不放,我是怕会不会有什么人在她身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不至于。”季泽烨安抚道,“承王自从被废之后就没有离开过京城,这两年甚至连王府大门都未曾出过。你四妹回到京城不过月余,所接触的无非也就是卓府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和她提起承王。”

卓禹霏知道季泽烨分析的没错,可这一个月来卓禹霜不合常理的举动却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到最后还是没忍住问道:“你说四妹会不会是跟着老道士学道把脑子学坏了?”

 


同一时间,卓府。

卓禹霜正带着丫鬟红笺和一个小厮阿满在她新修建好的炼丹房里制药。

红笺和阿满负责将一味味草药按照卓禹霜的指示分别称重捣碎,而卓禹霜这边已经支起了炼丹炉,只等着火候差不多就把草药放进去炼制。

小丫鬟红笺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的架势,好奇的在丹炉边上转了好几圈,要不是下面炭火烧的太旺,整个炼丹炉都散发着热气难以接近,红笺甚至想要探头去看看炉子内的状况。

“小姐,这个丹药炼出来可以做什么呀?是不是吃了可以长生不老那种?”

“想什么好事?这是丹药又不是仙药,吃颗药就长生不老了,过不了一百年这世界不是全都是人,连住的地方都不够了?”

卓禹霜是胎穿的,在前世她就是医学院的学生。

不过到了古代西医的作用有限,她又生来就是病秧子,只能又自学起中医来。

没想到后来还有了一番际遇,有幸得到一位高人指点了她道家的炼丹术。

“好像……有道理啊。”红笺傻呵呵的笑起来,“不过小姐啊,那这里面的丹药可以做什么用?”

“美白祛斑啊,去皱养颜啊,强身健体啊,提神醒脑啊……”

“就这样吗?”小丫鬟的语气显然有点失望,“那还不如城外街市上卖艺摆摊的江湖神棍啊~他们还说自己的丹药包治百病呢!”

“治病当然可以治,但是也要对症下药啊!哪有一味药可以什么病都治得好?”将丹药都放进丹炉内,卓禹霜又吩咐了阿满过来看火,自己则是转身去了外面院子里的花圃。

卓老爷卓孟衡当年可是清乐侯,卓府也是侯爷府,规格自然气派。

不过在侯爷和夫人过世后,几个姐姐出嫁的出嫁、入宫的入宫,侯府里大部分的院落都闲置了下来。

现在卓禹霜不仅仅改建了出了一个丹房,还将外面一大片的花圃也都中上了各类的草药。

这种子撒下去不过十日,土壤中已经冒出些许鲜嫩的小绿苗。

卓禹霜一路查看这些嫩苗,最后走到了一个巨大的水缸前。

水缸里种了一株莲花,还是她从当年修道的道观里带回来的。

这莲花本来是一颗在道观里存放了几百年的莲子。

据她的师父说,这颗莲子大有来头,并非凡俗之物。

之前这颗莲子一直都是供奉在正殿的三清像前,直到她的师伯也就是这一代的道观主持接手之后,才决定将莲子取出。

可那莲子在道观的莲花池内种植了大约有十年之久,却连一片叶子都未曾长出来过。

道观里的小道士都说,放了这么久早就干了,这颗莲子根本就不会发芽。

卓禹霜那阵子闲来无事,就会去莲花池边闲坐看书,偶尔也会看着这空荡荡的一汪池水发呆。

没想到一个月后,这莲子竟长出了叶片,到了那一年的盛夏居然开出了第一朵莲花。

那莲花确实与众不同,花瓣是透明的粉色,还带着一股醉人的香气,而且那花一连盛开了六个月才渐渐枯萎。

后来的每一年,这莲花都会有半年时间盛开,半年时间枯萎,却从未结果。

师伯说,只因为她的八字十分罕见,命中带水,八字极轻又属纯阴,所以才会从出生起就身体虚弱,久治不愈。

不过也正是这样机缘巧合才使得这朵莲花她在影响下开始生长。

她离开道观的那一天,师伯直接让人从池塘里挖出了莲花的根茎,让她带回去。

师伯说:反正她走了之后,这花估计也不会再开了,不如让她拿走。

至于何时结果,就要看造化了。

………

而这莲花确实也是和她有缘,她将它带回来种在院子里的水缸中,不到一个月已经长出了花苞,今天再看竟是已经开花了。

“小姐!这花好漂亮啊~奴婢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莲花!”小丫头不知道合适也跟了出来,看着这莲花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

“是吗?”卓禹霜在小丫头的惊叹声中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弯下腰直接从那盛开的花朵上摘下一整片花瓣来。

“小姐?!”红笺惊呆了,自家小姐啥时候也变成了辣手摧花的人,这么漂亮又稀有的莲花,要是弄坏了多可惜!

卓禹霜却没理会丫鬟的大惊小怪,只是边将花瓣放在鼻尖细细地闻着它的气味,边往屋里走。

原来在道观的时候,这莲花也算是观里的圣物,别说采一片,就连想凑近摸一摸都会被人阻止。

莲花的香味本就清淡难以辨别,这朵花亦是如此。

可不同的是当你凑近它时,那丝丝缕缕的幽香却格外沁人心脾。

你无法用言语去形容这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气味。

只是好闻。

好闻到,你竟然想不出这世间还有什么香气可以胜过它。

卓禹霜回到炼丹房内,捣碎了花瓣,然后将里面的汁液一滴滴滴入炼丹炉内。

眼见着那丹炉内闪出一抹异样的光彩,那原来需要十天半月才能成型的丹药居然已经好了。

而且看成色,居然比她预期中的要好上太多。

……

“小姐这么快就成了?”阿满看着卓禹霜从丹炉里取出一颗颗金色的药丸,一时也有点看呆了。

本来小姐说着一炉丹药总得炼制个十天半月,还让他和红笺记得轮班来着看着炉火。

现在这好像才一个多时辰吧?

“是啊!你们谁想试试吗?”

小丫鬟想起先前卓禹霜说的什么美白养颜,有点跃跃欲试,“小姐,吃了能变漂亮吗?”

卓禹霜仔细打量了红笺的脸,“你才十几岁,皮肤本来就水嫩有弹性,还想要怎么漂亮?”说着她反倒是递了一颗丹药给阿满,“你最近怎么长了很多痘?”

“是啊小姐,奴才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脸上又油又痒,挠破了还会化脓水。”

“正常,你这个年纪正是皮肤油脂和激素分泌旺盛的时候。把药吃了,应该能好。不过你也要注意吃的清淡些,脸上出油就多拿清水洗一洗。”

“多谢小姐。”

“小姐,我也想——”

小丫鬟红笺还是不死心,可还没来得及问自家小姐讨药成功,老管家汪淮已经走到了门外。

汪管家:“四小姐,太后娘娘派人传话,要您明日入宫。”

卓禹霜:“唉?大姐要见我?汪叔,你可知道是什么事?”

一个月前她刚回到京城时候,其实已经入宫见过大姐了。

平日里大姐也总会让李总管送各种绸缎珠宝之类的赏赐到卓府。

怎么这么快就又要宣她入宫了?

“四小姐……”汪管家小心翼翼的提醒道,“昨日顺天府尹抓到了一个偷入承王府的刺客。”

“噢……”卓禹霜面对这样的消息却十分淡定,只是语气难免惋惜,“居然这么快就被抓到了啊……果然便宜没好货……”

汪管家:………

 


卓禹霜其实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穿越进了一本书里。

她出生时本就是早产,加之当时侯夫人年岁也不小了,以至于她先天不足,生下来就是半条命。

就算是清乐侯爷得了先皇的恩典请了整个太医院的御医一同会诊,也没有起到多少的效果。

卓禹霜那时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只能加紧时间研读医术企图自救。

只可惜最终也只是治标不治本,一条命几乎都是靠着各种名贵的药材吊着。

到了她六岁时候,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侯爷夫妇为了这个小女儿不仅仅是寻遍天下名医,甚至也开始信起鬼神之说,找来各种偏方只为了能为女儿续命。

那时候也不知道是哪儿来了个老道,他给卓禹霜批了一挂,说她薄命,受不住这侯府泼天的富贵,要送离京城休养。

侯爷夫妇当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将她送走。

没想到那破道观里还真的有个高人,他收了卓禹霜为徒,只一眼就说出卓禹霜的魂魄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即便到了这里六年之久却还是无法安定。

可那人也说,自己修行不够还不能替卓禹霜解了这个困局,只待机缘到了让卓禹霜是拜见他的师兄。

没想到那机缘来的也有点太快了,半年之后师父的道观遭遇天灾,直接就塌了,她也只能收拾包袱跟着师父远去千里住进了师伯的道观。

师伯不但为卓禹霜治好了身体的弱症,还传受了她道家岐黄之术。

卓禹霜也算是不负所望,运用所学的医术不断改良,确实制出了不少功效卓越的丹药。

可就在几个月前,师伯突然要她下山回京。

也是在那一天卓禹霜才觉醒了书中的剧情。

原书名叫《嫁给废太子》,是一本典型的小晋风格言情。

书中男主奚叶秋,因为年轻气盛又遭奸人蛊惑而失宠于先帝,成为了废太子,受尽了人情冷暖。

直到他遇到了原书女主韦云茵。

韦云茵出生书香世家,可惜父母早亡,只留她和哥哥韦绍相依为命。

幼时韦家兄妹寄宿在亲戚家,受尽别人的白眼欺凌。

直到她哥哥韦绍科举得中,入了翰林院供职,这才接了自己唯一的妹妹入京。

也就是在那时候,入京途中的韦云茵偶遇了奚叶秋,从此结下不解之缘。

韦绍才学出众,韦云茵又冰雪聪慧,在他们一步步的扶持下,废太子一路披荆斩棘,重新夺回了自己的权势。

直至登上帝位。

而纵观全书,她们卓家从一开始就已经站在了废太子的对立面。

是全书最大的炮灰……

现在距离他们卓家被满门抄斩还有不到三年光景。

而原书中的卓禹霜只个早夭的孩童,没活过五岁。

………

卓禹霜知道,师伯是要她下山去解卓家的困境。

她既然用了这个身份、这具身体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家破人亡。

更何况在京城那六年,父母、姐姐无一对她不是关怀备至。

但抱主角大腿显然是行不通的。

她大姐卓禹霏已经是当朝太后,废太子的嫡母。

而皇位上坐着的,那年仅三岁的小皇帝。

正是自己的亲侄子。

也就是说卓家和废太子,只能活一个……

所以卓禹霜回到京城与家人团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打听有关于废太子也就是现今承王爷的消息。

甚至几次想要溜进府去一探虚实。

只可惜自己只是个学医炼丹的,没有一身好武艺也没有什么隐世高手作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几次下来,承王府的墙角都没摸着,倒是惹了不少笑话。

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现在外面的人只会以为她是个贪玩、胡闹、心无城府的山野丫头,不会真的提防太多。

那天下午的时间,卓禹霜带上小丫鬟去街市上看铺面。

她这辈子能拿得出手的技艺也就是这点医术和丹药了。

既然这样那就正经的开个店。

挣点钱,顺便了解下京城的情况。

………

京城以皇宫为中心,往北多为军营重地,往南则是各部官署。

城东大多是京城贵族世家的豪宅,而那些市集商铺这多在西市。

午时刚过,卓禹霜简单扒了两口饭,就带着红笺和阿满出了门。

本打算找个地方先把马车停一停,然后一边逛逛街,买点好吃的好玩的,顺便查探查探这街市上的人流,铺面大小等等。

可马车才走到西市入口,便见到前方路中央围了一大圈人,直接把道路给堵上了。

卓禹霜掀了车帘张望了一下便吩咐赶车的阿满:“你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如果一时半会解决不了,我们就干脆下车自己走过去吧!”

“是,小姐。”

阿满动作还是挺快的,跳下车没多久就又跑了回来。

“小姐,前面好像是一位姑娘纵马伤人,正在找车要送去医馆。”

卓禹霜一听便来了精神,“伤的严重吗,是什么人?”

“好像是个孩子,挺严重的,已经在躺在地上没意识了。”

“那还不快去救人?”阿满的话还没说完,卓禹霜已经跳下马车,提着自己的小包袱朝着人群跑了过去。

……

阿满和红笺也赶紧跟了上去,一面帮着自家小姐开道:“让让……让让,大夫来了。”

众人听到这一句,果然很有默契的让开了一条道。

卓禹霜这才看见,人群中有一身着红衣的俏丽少女,坐在一匹健硕的白马之上。

那马匹通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且鬃毛油亮顺滑,四肢矫健、肌肉发达,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而在她前面,一位年轻的妇人正跪在地上抱着一个大约十岁的孩童,哭得声嘶力竭。

那孩子表面都只是些擦伤,可却躺在妇人怀里已经没了知觉。

再看看边上那匹高头大马,不用诊脉卓禹霜也猜到了七、八分。

“让我看看。”卓禹霜拉起男孩的手就要给他把脉。

而边上那骑马的女子也有点不耐烦了,“都说了要多少钱我赔就是了,我还有急事。”

“有钱了不起啊!这要是出了人命,你赔得起吗?”人群中不知道是哪个人顶了一句。

“有什么赔不起的?”那女子一看就是娇生惯养惯了,这会儿脾气也上来了,勒紧缰绳就要硬闯。

卓禹霜刚掏出一粒药丸塞进孩童口中,又给他扎了几针。

听到那肇事女子要走,顺手就刺了一针在马腿的穴位上。

那马一阵嘶鸣,竟是直接跪地将马上的红衣姑娘给甩了下来。

女子摔得狼狈,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身上鲜红的衣衫也沾了泥土,她瞪大眼睛指着卓禹霜:“你……你好大的胆子!敢拦我的马?你知道我是谁吗?”

卓禹霜大部分的注意力还在那受伤的孩子身上,只是漫不经心的回道:“我管你是谁?在街市纵马伤人就是犯了法,总要去官府说清楚的。”

“呵……他区区一个顺天府尹也敢管本郡主的事?”

一句郡主,瞬间就让方才还在议论纷纷看热闹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牵涉到皇室,就算是再大的罪,也不是他们这种普通百姓可以招惹得起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