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她摘凤冠披战甲

重生后她摘凤冠披战甲

橘火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容姣若,一心一意的为萧沉翊,助他得到皇位。可男人却转身娶了白月光,还害得他们容家满门抄斩,自己也惨死在冷宫之中。重活一世,容姣若发誓要血债血偿,首先她要为容家拼个保护伞,摘下凤冠,披上战甲,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主角:容姣若,萧沉翊   更新:2022-09-14 12: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姣若,萧沉翊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她摘凤冠披战甲》,由网络作家“橘火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容姣若,一心一意的为萧沉翊,助他得到皇位。可男人却转身娶了白月光,还害得他们容家满门抄斩,自己也惨死在冷宫之中。重活一世,容姣若发誓要血债血偿,首先她要为容家拼个保护伞,摘下凤冠,披上战甲,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重生后她摘凤冠披战甲》精彩片段

东暝国,冷宫。

容姣若一袭红衣慵懒地跨坐在塌上,虽然她眼睛被一条白色菱纱蒙住,形容枯槁早已没了从前的盛容,通身的气派却不减分毫。

她“看”着面前的女人,淡淡开口:

“凤翩翩,你来做什么?”

凤翩翩面容一僵,眼底闪过一抹怨毒!

就是这样!

她最痛恨的,就是容姣若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明明被囚禁在这冷宫十年,形容枯槁,都快要死了!却还是这样不将所有人放在眼底!

可偏偏,她却得到了这世间所有女子皆想要的一切!

显赫的家世!

绝美的容颜!

高深的武功!

还有,皇后之尊!

凤翩翩双拳紧握,面容有一瞬间的扭曲!

但很快,她又镇定下来,如今她才是赢家!她才是这个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东暝国的皇后!

而容姣若,不过就是一个冷宫废后!一介废物!

凤翩翩松开手掌,缓缓道:

“妹妹来,自然是有好消息要告诉姐姐。

“姐姐这么多年来,苟且偷生,心里想的......定是‘那人’吧?你的好弟弟,是也不是?

“当年,你偷偷将年幼的幼弟送走,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他能替你报仇,替你们容家报仇。

“妹妹说的,可对?”

容姣若心头一沉,心底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但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凤翩翩叹了口气,继续:

“你那幼弟不愧为将门之后,他不负姐姐所望,从南疆借了兵马,起兵造反了。姐姐你猜,结果怎么着?”

她说着,一抬手,她身后跟着的一名小太监端着一个锦盒恭恭敬敬地走了上来。

那锦盒不大不小,方方正正。

容姣若身旁的丫鬟连环心头顿时咯噔一下,猛地看向容姣若。

容姣若却看不见,那小太监将锦盒送到容姣若面前,连环想阻止,却被一旁的两名嬷嬷死死按住!捂住了她的嘴!

小太监将锦盒递给容姣若后,又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

“这是我给姐姐带的礼物,姐姐不妨打开来看看。”凤翩翩道。

容姣若的手微不可察地颤了颤,缓缓打开了锦盒,顿时一片腥臭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阿弟......

她伸手往里摸了摸,只摸到一片冰凉,冰凉的发丝,冰凉的鼻尖,冰凉的脸......这,是人的头颅!阿弟?

“阿——弟——!!!”

容姣若仰头嘶吼,悲切震天!蓦地,喉间一片腥甜,她哇——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她却置若罔闻,只轻轻将手中的锦盒放置于床榻,如珍如宝。

随即,她猛地一掌拍向床面,趁势而起的刹那整个人如同一道鬼魅般朝凤翩翩冲了过去:

“凤翩翩,我杀了你!”

凤翩翩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然而,还不等容姣若靠近,她便被一道力量扯了回去,重新摔回床榻上。

在容姣若的脚腕上赫然锁着一根铁链!

铁链为千年寒铁打造,剑砍不烂!火烧不融!

那铁链的一头嵌在墙壁内,一头锁着容姣若,如同牲口一般将她囚禁在这一脚床榻上......

凤翩翩见她狼狈的样子,收起方才的惊慌,猖狂地笑了起来:

“姐姐,你不是名闻天下的女战神吗?你不是武功深不可测吗?你倒是来杀我啊!来啊!哈哈哈哈......”

她说着,忽然缓缓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凤翩翩。

凤翩翩一步一步,走到容姣若面前,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缓缓道:

“你知道吗?我的腿......其实根本没事......”

容姣若一怔,她的腿......没事?那她......

像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想,凤翩翩大方承认:

“对,我就是故意的。只有这样,翊哥哥才会对我愧疚,永远只对我一人好!才会对你......愈发地恨!”

她竟然......一直都在伪装!

一想到因为她的那双.腿,萧沉翊曾对自己做的一切,容姣若的心里骤然腾起一股浓烈的杀气!

她忽然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

这柄软剑一直被她藏在腰带里。

凤翩翩脸上的得意顷刻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你、你想要做什么......你杀不了我的......你没有武功了,就是个废人......你杀不了的......”

“呵——”容姣若冷冷一笑,长剑一挥!

血色四溅!

她竟然硬生生地砍断了自己的脚腕!

既然锁链砍不断,那她就砍了自己的脚!这样,便能自由了!

凤翩翩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她呆呆地坐在地上,看着容姣若拖着血色的残肢迈下床榻,一步步靠近,下囧身一松......竟是当场失.禁了!

一股骚臭味顷刻从她身下弥漫出来......

“不......不要......”杀我......

她颤抖着,话还未说完,只感觉喉间一痛!容姣若手中的长剑已经一击刺穿了她的咽喉!


殿内的众人看着这血腥的一幕,都傻了。

随即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啊——娘、娘娘死了!娘娘被容......”

容姣若一个眼神过去,吓得众人一下捂住了嘴,将所有尖叫都咽了回去。

好可怕......

这一刻,他们仿佛看见了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女战神!

“娘娘!”

连环趁着众人失神,一把推开押着自己的两名嬷嬷,跑过去扶住容姣若。

她的脸上,早已经被泪水布满。

别人只看到了容姣若的可怕,可她却注意到了她苍白的脸色,和残缺的腿......

“奴婢、奴婢给您包扎......”

再不包扎,会死的......

容姣若却轻轻推开了她:“连环,你走吧。”

“什么?”连环呆愣地看着眼前的容姣若。

“你不必再跟着我了......我......要去找他们了......”

“找谁?”连环不解。

容姣若却没有解释,支撑着身子,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连环往前追了两步,又蓦地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仿佛看见了诀别......

她知道,她不会再见到她了......她不会再......见到她家娘娘了......

连环一下瘫坐在地上,再也忍不住地失声痛哭起来!

容姣若摸索着,跌跌撞撞地到了凤凰台下。

一路上,竟无一人拦着。

也不知是这夜黑风冷,守卫们偷懒,还是被容姣若的气势所震慑!

她取下墙上的煤油灯,提着,一个人登上了凤凰台。

她还记得,曾经那个男人拥着她说:

“待他日,我登基为皇,必定为你在皇宫内建造一座凤凰台,让你在宫中也能欣赏到如大漠一般美丽的星空。”

当她助他成功入主皇宫,他果然建造了一座凤凰台。

然而......凤凰台成,陪在他身边看星空的女人,却不是她......

终是......图穷匕首见!

“呵!”容姣若冷笑了一声。

她扯下脸上的丝巾,仰“望”星空,却只看到一片漆黑......

是了,她怎么忘了,她的这双眼珠被自己亲手剜了!

她痛恨自己!

恨自己有眼无珠!

爱错了人!也信错了人!!

害得与她亲近之人,家人、师父、朋友、手下,皆惨死于那人手中!

既她眼“瞎”,那还要这双招子何用!?

于是,她亲手剜出了自己的双目,送给了那个冷心绝情的男人!

如今......她终于要解脱了......

只恨她不能亲手手刃了那仇敌!

但,能杀了凤翩翩那个贱人,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爹......

“娘......

“哥哥......”

我来了......

我来找你们了......

你们......可愿原谅我?

她手一松,手中的煤油灯坠地......凤凰台上瞬间燃起一片火光......

萧沉翊接到消息赶到的时候,凤凰台早已被大火包围。

那个永远一袭红衣的女人孤傲地站在一片火光中,她身上的红衣,与周围的大火,几乎融成了一片!

他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未曾反应过来,话便已然脱口而出:

“容姣若,你在做什么?下来!”

容姣若动了动,“看”向萧沉翊的方向,声音凄厉如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

“萧——沉——翊!

“我,容姣若!以火焚此残躯,祭世间千千万万厉鬼怨灵,用血咒发下毒誓!

“我诅咒你,永不得所爱!

“今生今世,永生永世,受尽烈火焚心之苦,断骨剜心之痛!

她声声泣血,响彻天际!

而这一幕,也永永远远地刻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脑中。

直到许多年后,人们仍不能忘记,曾经的骄阳郡主,沙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女战神,后来的皇后,那个只能让人仰望的天之娇女自.焚于凤凰台的那一幕......

萧沉翊看着被大火吞噬的身影,猛地呕出了一口鲜血!

随后疯了一般朝凤凰楼冲了进去!

然而,容姣若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她已经听不到声音了......

所有的感知都在消失,直到彻底失去了意识......

浑浑噩噩间,她仿佛置身于一片混沌之中,白茫茫,雾沉沉,什么都没有......

她飘啊飘,不知道飘了多久......仿佛已经过了千百年......

某一天,她忽然被一道劲力拽住,随后她被拖入了一个法阵之中!

法阵上漂浮着陌生古怪的文字,空气中四处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

恍惚间,她好似看见了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身影......

男人心口插着一把龙纹匕首,脸色苍白如雪,一双眼睛却灼亮得惊人!

待她想要看个仔细时,眼前一黑,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

......

“你又想搞什么鬼?”

倏地,一道冷戾的声音重新唤回了容姣若的神智!

她猛地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身着一袭红袍的男人!

男人身穿喜袍,脸上却不见半分喜悦,看着她的眼神更是冰冷而阴婺!


但容姣若的注意力却全落在男人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容上,萧——沉——翊!

她眸光一寒,周身爆发出一股骇人的杀气,手如疾风一般朝男人的咽喉攻去!

“你唔......”

可她才刚一动,肩膀处立时传来一阵巨痛!

整个人也跟着倒了下去。

“娘娘!您受了伤,千万不要乱动。”

一旁的镏金见状,心中顿时一阵着急,看了看萧沉翊,几番欲言又止。

皇上怎么能这样对娘娘?

方才娘娘遇到行刺,被刺客刺伤了肩膀,他丝毫不关心娘娘的伤势,一来就不问青红皂白地质问娘娘......

她实在为娘娘感到不值!

“镏金?”

容姣若看着眼前的,只觉一阵晃神......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镏金、乌龙、带钩、连环四人,是她从家里带出来的丫鬟!她们四人从小陪着她一起长大,对她忠心耿耿!

最后......却只剩下一个最单纯没什么心机的连环陪着她走到了最后......

镏金身为她的大丫鬟,更是生生凌迟而死!

镏金怎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容姣若方才注意到不对劲。

她的眼睛竟然能“看”见了!

她的眼珠子不是被自己亲手剜出来,送给萧沉翊这个冷心绝情的男人了吗?

如何能“看”见了?

还有,她方才出手的感觉......她的武功也恢复了!

“你受伤了?”

萧沉翊一愣,这才察觉出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

刚刚容姣若的那一击动作,叫她肩膀上的伤口又裂开了!此刻正慢慢地往外渗着血迹......

男人阴婺的双眸中一瞬间闪现出杀意,语气冷得如同淬了毒的冰渣子:

“你伤在了哪里?为什么会受伤?怎么没有派人通知我?”

“我怎么会受伤,皇上难道不知道吗?”容姣若冷声反问。

是了,她想起来了!

今天是她正式被册封为后的日子!随后,她将会以皇后的身份,同萧沉翊一起参加祭天大典!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在册封她的同一天迎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凤翩翩!将她身为皇后的颜面和尊严彻底践踏!

没想到,她居然重生了!

为什么偏偏要重生这一日?

老天既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为什么不直接让她回到一切还未发生之前?

她还记得前一世的这一日......

她因为得知了萧沉翊要同时册封凤翩翩为皇贵妃,跑去同他大闹了一场!

却不曾想,在回凤藻宫的途中因为一时伤心失神被刺客趁虚而入,一剑刺穿了肩膀!

她因着受伤延误了时间,没能及时赶去祭天大典。

这个男人竟然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她,直接让凤翩翩代替她参加了祭天大典!

他明明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有一国之后、正宫之主才有资格参加祭天大典!

他此举,不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在他心中唯凤翩翩才是他的皇后!他的妻吗?

从此她这个皇后就成了一个笑话!

后来,她才得知,当时那个刺客竟然是萧沉翊派来的!

他故意叫人刺伤她,让她出席不了祭天大典,好名正言顺地让凤翩翩代替她参加!

怪不得......

怪不得他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怪不得事后叫他追查那个刺客,也久寻不到线索。

为了给他心爱的女人做脸,他当真是好算计!

虽然她不知道这一世为什么不同了,他此刻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凤藻宫,但他为了凤翩翩那个女人所谋划的这一切,依旧叫她恨之入骨!

萧沉翊皱着眉,面色阴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怀疑是我叫人动的手不成?”

“呵!”容姣若冷笑,不语。

她这般浑身充满了尖刺与怀疑的样子,一下激怒了萧沉翊,他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厉声呵斥道:

“容姣若!”

“怎么,皇上这么激动作甚?难不成是恼羞成怒了?”

“你胡说什么?”

胡说?

容姣若心中嘲讽。

正所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前世,是她太愚蠢!竟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看不明白!竟然还以为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是真心的!

甚至到了后来,他对自己一次比一次无情,她也只以为是他移情别恋变心了。

殊不知,这个男人根本从一开始就不曾喜欢过她!

他对她从头到尾都只是利用!

他真正需要的,是她背后的容家!是容家所代表的容家军!

等到他登了基,终于爬上了那至高无上的位置,他们容家自然也就没用了,成了阻碍、成了威胁,于是便有了后来的“容家军叛国案”!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冷血无情的暴君!

容姣若周身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悲凉和恨意叫萧沉翊心惊,她......她竟是真的在怀疑他?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