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只有丧夫离婚别想

只有丧夫离婚别想

东乔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书之后,开局就是修罗场,面对着地狱级的开场,容烟知道无论前进还是后退都没有出路,好在她有空间的千亿物资,不用害怕得罪刘家大队的人,一场激烈的辩驳,对方被她驳得哑口无言!一番口舌较量之后,容烟不仅脱困了,还将牙尖嘴利不好惹的形象传扬了出去。

主角:容烟,秦野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烟,秦野 的武侠仙侠小说《只有丧夫离婚别想》,由网络作家“东乔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之后,开局就是修罗场,面对着地狱级的开场,容烟知道无论前进还是后退都没有出路,好在她有空间的千亿物资,不用害怕得罪刘家大队的人,一场激烈的辩驳,对方被她驳得哑口无言!一番口舌较量之后,容烟不仅脱困了,还将牙尖嘴利不好惹的形象传扬了出去。

《只有丧夫离婚别想》精彩片段

容烟看着扑上来的人,虽然还没明白眼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张恶心的脸让她的反应力还是很迅捷的。

她直接就一脚用力的踹了过去。

刘二没防备,正好被踹个正着,整个人被踹倒在了地上。

他有些懵,没想到容烟这个小娘皮居然劲这么大,这肚子被踹痛的不行。

顿时气坏了,当即便恼羞成怒的破口大骂:“容烟,你个贱人,你他妈敢踹我?是不是想死了?”

容烟眼露寒光。

涌出来的记忆让她明白自己穿书了。

书中,原主被人打晕带到这里,随后就被同知青的顾兰带着好多人过来抓奸。

虽然当时原主并未被这刘二怎么样,但是她跟刘二纠缠撕打在一块,还是被过来抓奸的那些人瞧个正着。

这对于刚结婚才一天的原主来说,那无疑就是灭顶之灾。

在前世,原主的名声就此毁掉。

她因这事被碾落尘埃,农村的流言比尖刀还可怕,原主一个下乡的小姑娘面对这些流言蜚语和这个刘二的纠缠……最后一时想不开跳水而亡。

只是没想到,现在是她来面对这种死亡开局。

多余的想法掐断,因为她没有多少时间。

毕竟敌人马上就要到了。

她现在可不是当初那傻傻的原主,三两步上前,把正要爬起来打人的刘二再次踹倒在地上。

然后抬脚就是往下踹,一下又一下……

后山回荡着刘二的哀嚎声。

先前刘二是骂的厉害,他没想过一个姑娘家居然这么的狠,还这么的厉害,踹的他毫无还手之力,

实在顶不住了,他只好哭着求饶,“姑奶奶,住手……我错了,我真错了……”

要是知道这跟母老虎一样,打死他也不会去招惹的。

即便如此,容烟都没有停手的打算。

她可是现代十七岁就拿下国际散打比赛的天才散打王,是经过专业的训练,所以打一个二流子就算是重换了一具身体,那也不在话下。

专捡痛处踹……

刘二痛的满地打滚,可还是躲不开那踹过的脚,这要是再打下去的话,那么他这小命得归西。

于是扯着嗓子卖力哭喊:“救命啊……杀人了……”

容烟见差不多了,这才停脚,但是这脚还是踩在男人的胸膛上。

她居然高临下的睨视着他,目光凶狠:“说,谁让你过来的?”

“没,没谁,是我自己……”刘二痛哭流涕,“姑奶奶,我错了,我真错了……”

踏娘的,一个娇滴滴女人的拳头为什么这么的硬?

容烟正想把人给绑了的时候,看到身后有脚步声……她还以为是那些人提前过来了,结果转头看到的却是原主的新婚老公……秦野。

是她的到来改变了剧情?毕竟原主那一世,这老公并未出现过。

果断的选择这个令原主不甘愿嫁的男人,笑意盈盈,“老公,你来接我回家?”

秦野:……

当我眼瞎?

不过对上那笑意盈盈的脸,他的眼睛还是被闪了一下,心底也是分外奇怪,昨天,她还是排斥厌恶她的,今天却对他笑……还叫他老公?

压下心中的异样,他微点了下头,“嗯。”

容烟对他的识趣很满意,不等她再说,只见那有些沉默的男人上前……在刘二的惊恐眼神中,他的脚往下重重一压……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的同时,便是小腿骨断裂的嘎巴脆声音。

……

“大队长,那边好像有声音……”顾兰的眼中有着藏不住的兴奋。

容烟,你这辈子可就真的要完蛋了。

想到这里,她脚下的步子更是加快了几分。

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容烟要坠入地狱的样子,以致忽略了声音的不对劲。

大队长也听到了男人的惨叫声,好像是……二流子刘二的。

刘二?秦野媳妇?这两人……?

看着往前冲的人,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可惜这会儿,想要掉头回去的话,有些不可能。

毕竟顾兰说容烟失踪的时候,他可是带了大队好多人一起出来寻人的。

其中还有一些顾兰自己叫过来的人。

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他希望容烟不要出什么夭蛾子。

其他人也快速的跟上……

只是当兴冲冲的顾兰看着完好站着的容烟和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刘二时……她傻眼。

这和预想的出入太大。

“容烟,你……”怎么没事?她不该被刘二欺负了吗?

容烟看到她,就知道这是害原主的人,她的眼里闪过寒光,“你想说什么?是我怎么没事吗?”

顾兰就算是心里这般想的,但她也没傻到说出来,僵着笑,“我是听说你出事了,所以就带人过来……”

容烟挑眉,“出事?你听谁说的?你这听风就是雨的毛病可是一点都不好,不知道的看到你那高兴劲,还是以为你这是盼着我出事。”

“……怎么会呢,我们是可是同乡,也是知青……”

容烟冷嗤一声,虽然她现在没有任何证据,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收拾这个女人。

上前几步,直接朝着那脸甩了几巴掌……这可把顾兰和跟过来的那些人给惊呆了。

“容烟,你敢打我?”顾兰错愕之后,她整个人都要气疯了。

她最最爱惜的就是自己的这张脸。

容烟娇美的脸上一片冷意,“打的就是你,亏我还当你是好友,钱和粮食都会分你,没想到你居然算计我。”

“……我算计你什么了?你不要污蔑我……”顾兰根本不怕她乱说,因为自认处理的很好很隐秘。


容烟冷笑,然后转过头看向一旁的秦野,声音娇滴滴了几分,“老公,你把刘二给拎过来。”

秦野:……

这声温柔的老公——让他身体抖了几下。

大可不必这么叫。

不过,他还是很听话的把那跟死猪一样的人给拖到了顾兰的面前。

顾兰看着刘二的惨样,她咯噔了一下。

好在她后退的速度比较快,刘二想要抱她腿给落空了。

“阿兰,你可总算是来了,我都等你等了一个小时……”刘二脸上青红紫一片,本来就丑的脸,看起来就更加丑了。

顾兰听到这话,她整个人炸裂了,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约过你?不对,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刘二耍无赖可不用别人教。

“就是你约我的,要不然,我怎么会到这里来?你别不承认,要不是你,我怎么会从后山摔下来?我不管,我的腿摔断了,你得赔我……”

顾兰要疯了,她的脸色因为气愤而爆红。

“谁约你了?你的腿摔断了,关我什么事?你就是想找……”她用手往容烟方向一指,“是她,你是不是因为她……栽脏嫁祸给我……”

话音刚落,她的脸再度受到重创……那啪啪啪的巴掌响的让其他人都觉得疼。

顾兰的脸都被打偏了,一下子就肿的半边高,“容烟,你个贱人……”

容烟眉眼极冷。

“这样姐妹情深都不用装了,不过,论贱人那可非你莫属。自己跟刘二不清不楚的,居然把我骗到这里来,是想要把刘二栽在我身上吗?”

“得亏是我跟秦野一起过来,要不然,是不是你的阴谋就得逞了?”

“啧,你可是真有心机,这边骗我来这里,这边居然就带着全大队的人来找我,是不是以为这样就把刘二转移到我这边来,从而达到你想要甩他的目的?”

质问落地有声,敲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中。

特别是秦家大队的人,他们的眼神看向顾兰就不一样了。

“我没有……你胡说……”顾兰气急败坏,她恨不得就去撕了容烟这贱人的这张破嘴。

刘二这个时候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这是你写给我的纸条,上面是不是写着五点后山见?”

“我没有写过……不是我写的……”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刘二早就在她恨毒的眼神中死上千百次了。

“这还不简单?知青中肯定有人认得顾兰的字,让他们辨认一下不就得了。”

容烟这么一说,大队长不得不站出来,“你们谁认识她的字?”

他的话音一落,秦大朋就站了出来,他是大队记账员,“我认得,也正好带着记账本,可以比对一下。”

从口袋里拿出那本今天还没有放家里的记账本,翻到了顾兰签字的那个,然后和刘二递上来的纸条很认真的比对了一下。

“笔迹一样,就是她写的。”

他这肯定的话语一出,顾兰傻眼,“不可能……”

等她抢过那纸条一看,整个人真的要疯了,“肯定是容烟模仿我的笔迹,她害我……”

容烟冷笑,她看向刘二,“这是谁给你的?”

刘二看着这煞神,他当然知道自己要如何选择了。

“顾兰,你不承认就算了,为何还要牵扯别人?你是想要让秦野顺便把我给打死吗?你这女人好毒的心……”

顾兰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二流子。

可惜二流子就盯上了她……

秦家大队长的脸黑的彻底,“行了,先带回去再说。”

他带的人多,随便指两个人抬着刘二就走了。

顾兰也被两个身体强壮的大婶给带走了。

想要看热闹的人群也顾不上容烟和秦野这两口子了,忽拉拉一圈跟上。

一下子这边就只有容烟和秦野两人。

容烟并不打算再去凑这个热闹,反正她想要收拾的都收拾了,至于顾兰会不会脱身,那就不关她的事情了。

转过头看向一旁的秦野,正巧他那打量的眼神也看过来,视线就这么的撞上。

“秦野,回家?”

秦野:……

很好,利用完了,老公也不叫了。

不过,她真的很不一样了。

昨天晚上新婚夜,她对他可是满眼都是厌恶的。

现在怎么就?

沉默的点了下头,然后抬脚就走。

容烟看着那背影,她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尤其是等她来到这个家徒四壁的破院子时,她终于知道上辈子什么也不缺的自己是缺啥了……她这是缺大德啊!

啥都没有,穷的叮当响!实惨!

 


容烟的视线一下子落在了两个瘦弱的双胞胎身上。

从原主的记忆中,她知道这是秦野的弟弟和妹妹,十二岁的年纪看起来只有八岁左右。

不过这两人瘦归瘦,这五官长的还是蛮可以的。

正想扬起笑朝他们打招呼的时候,只见这两人嗖一下子就跑进了他们自己的屋子。

容烟的微笑瞬间僵在了脸上。

她……看起来这么可怕吗?那警戒的眼神贼拉拉的让人有些郁闷。

这个时候,一路沉默的秦野突然开口:“锅里还有饭,你自己去吃。”

丢下这句话之后,他便转身出去了。

本来他就是想要上山去打猎的,结果遇到了她暴打刘二。

现在还是得去一趟,要不然,这多一张嘴,明天家里可能就揭不开锅了。

而且,他还要搞点猎物给小妹买点药。

容烟:……

不过,这不重要了,因为她此时此刻心中狂喜……感受到了穿越大神如那亲闺女的待遇。

她的脑海中居然出现了一个自带农场的空间,而最重要的是,还附带了一个大型超市。

那超市……就是她那首富老爸送她的那个。

哦豁,她觉得又可以了。

果断的选择进屋,快速关上房门,并插上插梢。

网络小说没少看,所以她懂这类的操作。

意念一出,手中就多了一个面包……嗷嗷,她拆开袋子,香软的面包瞬间就让她的胃得到了满足感。

再一想,手中多了一瓶牛奶,吸管一戳……入口的奶香充斥着味蕾。

等到肚子的饥饿感消失之后,她这才开始盘点脑海中的大型超市和附带的仓库的物资,还有一幢她自己在住的那套别墅。

漂亮的眼珠子转了一下,她试着进空间,没想到还真成了。

空间的天很蓝,空气很新鲜,农场的水果香味十足,她走过去摘了一个苹果,不用洗直接咬了一口。

绝赞的味道让她眼睛发亮。

这就是穿越大神对她的补偿吗?

最让她惊喜的是别墅完全保留了原样,里面的东西都在,包括她那间小型医疗室。

金手指是不是开的有些大?不过……她喜欢。

就在容烟视察自己的空间和超市这些资产时。

那边破屋内的的兄妹俩时不时的支棱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二哥,大嫂她好像没吃东西。”秦梅小声的说着。

她性格软绵胆小,但她却是一个心善的小姑娘。

大哥好不容易娶了大嫂,而且跟仙女一样好看,小姑娘心中是高兴的。

“饿了会吃的。”秦余自己还饿着呢,家里笼统就那么一点吃的,他和妹妹其实都没有吃饱,剩下的全留下来给那位新嫂子吃。

对他来说,这人饿了不吃……那岂不是个傻的?

“可是……”秦梅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很大力的拍门声……还有不断咒骂的声音:

“容烟,你给我出来……”

秦梅胆子小,难免有些害怕,“二哥,外面有人骂……”

秦余当即便察觉到了妹妹的紧张,他安抚:“别怕,你在这里待着……我去看看。”

他不等小妹同意,就同小兽一般冲了出去。

同一时间,身在空间里的容烟也听到这顾兰的叫骂声了,她当即便从空间出来。

等她打开房门便看到小男孩厥着屁股趴在门缝间……

她挑了下眉梢,随后走了过去。

“开门。”

秦余听到声,差点摔在地上。

回过头就看到了她,“……大哥不在……”

言下之意,你去藏着,别出去。

毕竟在他看来,她这娇弱的样子肯定不敌别人一拳头。

容烟听出了他的关心之意,伸手在他的头顶摸了一下。

这下秦余要炸毛了,一下子就跳开来,并且两眼警戒的瞪向她。

容烟被他的反应给取悦到了,还别说,这小子挺可爱的。

不过,她听着外面辱骂的词,眼神一寒,直接就把大门给打开。

顾兰正在用力拍大门,就这么措不及防的差点摔进来。

好在及时稳住了身形。

一看正是容烟这贱人,她的眼睛瞬间像是淬了毒。

“容烟,你这贱人居然敢阴我?”

她的话音才落,本就红肿的脸再次迎来了啪啪的两巴掌。

这下子,一旁的秦余惊呆了,他瞪圆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他看到的……这大嫂这么厉害?

被打的耳鸣的顾兰要疯了,容烟这贱人居然还敢打她。

怒火中烧的她直接就朝着容烟扑了过去,她要打死这个贱人。

容烟冷笑,在顾兰还没有碰着自己的时候,直接一脚踹了出去,她把顾兰给踹出一米远。

秦余:……

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以后,大哥能打的过她吗?她以后会不会打他和妹妹?

抱住瘦弱无助的自己,悄悄的退后一小步,他绝不承认自己有点怕她。

在门缝中看外面的秦梅则是眼睛发亮:大嫂好厉害!

容烟可不知道这两小家伙此刻的想法,她走出去,站立在顾兰的面前。

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兰。

“顾兰,我可是跟你说过了,以后最好离我远点,要不然……”她冷哼了一声,“见你一次打一次。”

还在地上爬不起来,实在是摔的骨头都疼。

她也给气疯了,“容烟,你陷害我,那张纸条是不是你写的?是不是你窜通刘二害我?”

刚刚她好不容易从刘二还有大队长那里脱身出来,而她的名声那可是彻底的被毁掉了。

纸条压根就是容烟这贱人写的。

就算纸条是容烟在先前临场发挥给写的,但是她怎么可能会承认?

冷笑了一声,然后走过去蹲下,俯身凑近她的耳边,用两人仅能听到的声音:

“顾兰,恶人自有恶报,你想利用刘二让我名声臭大街,那么,你就得承受这种恶念带来的后果。”

顾兰听到这话,猛的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会知道?

不过,有些人是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有错的。

瞬间表情狰狞。

“所以,那纸条就是你写的?果然是你害我……我要杀了你……”

气疯的她直接想要朝着容烟反扑过去。

可惜的是她的手直接就被容烟给钳制住。

巨痛从手腕处传来,痛的她差点晕过去,“……放开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