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越后她只想早死早超生

穿越后她只想早死早超生

一粒米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到古代,成了镇国公世子妃,却险些红杏出墙了淮南侯庶子,原主留下的这些烂摊子,着实让阮知窈一个头两个大。便宜得来的夫君白切黑属性,对身边人关怀备至,对自己这个枕边人却暗藏着弄死她的心。

主角:阮知窈,谢从琰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知窈,谢从琰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后她只想早死早超生》,由网络作家“一粒米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成了镇国公世子妃,却险些红杏出墙了淮南侯庶子,原主留下的这些烂摊子,着实让阮知窈一个头两个大。便宜得来的夫君白切黑属性,对身边人关怀备至,对自己这个枕边人却暗藏着弄死她的心。

《穿越后她只想早死早超生》精彩片段

第一章 仆大欺主


阮知窈快哭了,这是什么阴阳怪气十级学者。

她一边磨着后槽牙,一边劝自己,人在屋檐下只能先低头。

“知道了,夫君。”阮知窈可怜巴巴道。

“那你下回可当心一些脚下的路,下次再踏错,可就不会是摔伤脑袋这么简单了。”

隐隐地,阮知窈愣是在这闷热的房中感受到一股冷气。

谢从琰对原主的事情一直都是心知肚明,所以他对原主根本就是极其厌恶,如今这话明着是关怀可实际上却是警告。

她悄悄咽了咽口水,讪笑道:“夫君教训得是,都是我不认路乱跑才闹出笑话。”

如此低声下气,阮知窈只觉得心里怄气,她到底是得罪了哪个神仙才让她穿到这书里来过这提心吊胆的日子?

“阿琰,知窈她刚刚摔成这样又受了惊吓,你可不要再教训她了。”沈氏倒是没察觉到两人之间奇怪的氛围,反而嗔怪谢从琰对阮知窈不够体贴。

“母亲说的是。”谢从琰温顺地点了点头。

“那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同昌平侯夫人说一声,待会儿再来接你一同回府。”

等看到房门被关上,阮知窈这才大大地哀嚎了一声,这都什么荒谬滑稽又可怕至极的事情?

她如今到底该顺着剧情完结呢还是苟且偷生混口饭吃呢?

“仔细想想,还不如去庙里青灯古佛图个轻松也罢。”

在谢从琰这种人面前蹦跶,她万一哪里露出马脚热得他怀疑自己的身份,岂不是死得更快。

“少夫人,什么青灯古佛?”碧珠一直静悄悄地站在旁边,看到阮知窈那精彩多变的神色都有些惊呆了。

阮知窈呼吸一滞,怎么忘了身边还有这么大一个吃里扒外的混账玩意儿。

她一把拉起被子蒙在头上,没好气地嘀咕道:“我是说这么热的天气,有些挂念寺庙里清爽可口的斋菜了。”

“可是奴婢记得,少夫人一向不爱去寺庙。”碧珠神色疑惑,今日的少夫人怎得言行举止都有些奇怪。

“人都是善变的,我以前不喜欢的难保现在不喜欢!”

碧珠察觉到阮知窈的莫名的怒火,便也闭嘴不再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床上那鼓起的一团,心里生出些许奇怪的陌生感。

沈氏这头拉着谢从琰到了门外,语重心长道:“阿琰,知窈这孩子胆子小了些,又刚嫁到咱们家,你可不要委屈了人家姑娘。”

谢从琰淡淡地嗯了一声,并没有说出阮知窈的真实样子。

当初这门婚事,沈氏是最极力赞成的,因为她和阮知窈的大伯母是手帕交。

他便也想顺着母亲心意善待阮知窈,只可惜阮知窈行事不端,于镇国公府而言就是个祸害。

等沈氏走了,谢从琰身边最得力的随从这才冒出头来,“世子,查清楚了。”

“如何?”

“少夫人她今日、本来是要去私会……”景安瞄了一眼谢从琰的脸色,连忙改口:“去见叶公子的,只是走路摔了一跤才没去成。”

景安话刚说完,谢从琰脸色越发阴沉,“没有别的事情发生?”

“世子,或许少夫人去见那叶公子有别的想法呢?“景安面色有些发白,少夫人不管什么想法,可她私会外男那自家世子可是大大的脸面无光。

出于对主子的维护,景安心里头也生出几分愤懑。

谢从琰冷哼一声,“不知好歹。”

他对阮知窈也算敬重,只可惜她要自取灭亡。

脑海中又想起阮知窈方才奇怪的举动,谢从琰眉心紧锁,“给我盯紧少夫人,一旦她有出格的举动立即来禀告。”

 


从昌平侯府回去之后,阮知窈就借着伤在栖迟居里装了两天病,每天吃的也都是些养身的清粥小菜,这对于无肉无辣不欢的她来说,简直是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

阮知窈躺在软塌上,一脸的要死不活,只叹老天不公。

“少夫人。”正想着,碧珠从门外小跑进来,“夫人在前厅备了午膳,遣人来请少夫人过去。”

阮知窈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在听到吃饭时瞬间就迸发出了光彩,她从榻上翻身起来,理了理发髻,“既然是夫人吩咐的,那可别让人等了去。”

等来到前厅,沈氏和谢从琰都已落座。

台面上布好了菜,色泽诱人,阮知窈狠狠咽了口口水,才控制着眼神没往上乱瞟。

“知窈,饿了吧。”沈氏笑着吩咐下人拉开椅子,“快来这边坐。”

“我不饿,娘。”阮知窈落了座,偷摸着往谢从琰那边瞧了一眼,而对方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

不饿个屁,话是真的违心,但矜持还是要装一下的。

只是话音刚落,肚子就很不配合的打了几个响。

沈氏笑嗔道,“这孩子,饿了就吃,在自个儿家里有什么好顾忌的。”

阮知窈讪讪摸了摸鼻子,清楚的听到对面的谢从琰嗤笑了一声,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看着满桌子的珍馐,还有好几道她特别爱吃的辣菜,阮知窈拿起筷子,保持着最优雅的形象努力干饭。

只是一个没控制住,就给吃撑了。

酒足饭饱,阮知窈瘫在椅子上喝着参汤溜缝儿。

冷不丁对面整顿饭没吭一声的谢从琰突然开了口,“怎的夫人这摔了一跤之后,不但吃的比以前多了,这口味倒还变了?”

糟糕!

阮知窈心里咯噔一声,顿时预感不妙。

方才只顾着干饭,竟把这茬重要的事给忘了,原主本身的饭量是很小的,而且口味清淡,不喜吃辣。

“额……可能是这几日胃口不好,方才见到这满桌珍馐,胃口大开便多吃了几口。”

阮知窈满口胡邹,抬起眼心虚的望过去,刚好对上谢从琰扫过来的审视目光。

谢从琰挑眉,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继续道:“可我也未曾听闻摔到脑袋还会使人口味改变,这夫人又作何解释?”

“许是这几日吃的太清淡了,就想换个口味。”阮知窈无辜的眨眨眼。

可谢从琰是什么人,哪会被她三言两语就糊弄过去。

“哦?是吗?”

尾调转了个音,带着几分质疑。

阮知窈不自觉打了个颤,欲哭无泪。

“可能……是吧。”她硬着头皮顶着谢从琰的目光摸着鼻子打哈哈道:“毕竟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对吧……哈……哈哈。”

谢从琰没有搭话,只是目光一顺不顺的盯着她看,好似在思量她话里的真假。

就在阮知窈感觉如坐针毡时,谢从琰突然勾唇笑了。

阮知窈愣了一下神,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下一秒,就听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响起,“如此说来,为夫正好也想改一下口味,不如我也寻个机会撞一下脑袋好了。”

“夫君说什么笑呢。”阮知窈强扯了扯嘴角,心底抓狂。

好在沈氏及时出声替她解了围,“好了阿琰,这偶尔换个口味也很正常,你就不要打趣知窈了。”

“母亲说的是,不过逗逗她罢了。”谢从琰收回目光温顺道。

阮知窈觉得此地不宜多留,为了防止在谢从琰面前再露出什么马脚,赶紧寻了个借口就回了栖迟居。

这几日谢从琰也没回来住,她一个人倒乐得清闲。

只是她觉得清闲了,碧珠这丫鬟就不安分了,又开始在她耳边碎碎念。

“少夫人,这世子简直是不解风情,不知道怜惜你,这才成了亲没多久呢就让夫人您天天独守空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