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继承恐怖屋

继承恐怖屋

齐天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时空穿梭,罗渊穿越到了平行世界,醒来就露宿街头,唯一的财产便是父母留下的凶宅恐怖屋。大着胆子住了进去,没想到第一晚就觉醒了能力,不仅可以看到死人的夙愿,还能收到活人的诉求。从那之后,罗渊的恐怖屋彻底翻新改变,他聘用死人做员工,只要在这里做NPC的员工便可获得往生,也可以永留人间。

主角:罗渊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继承恐怖屋》,由网络作家“齐天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空穿梭,罗渊穿越到了平行世界,醒来就露宿街头,唯一的财产便是父母留下的凶宅恐怖屋。大着胆子住了进去,没想到第一晚就觉醒了能力,不仅可以看到死人的夙愿,还能收到活人的诉求。从那之后,罗渊的恐怖屋彻底翻新改变,他聘用死人做员工,只要在这里做NPC的员工便可获得往生,也可以永留人间。

《继承恐怖屋》精彩片段

“你!你怎么还活着?!”

出租屋的门口突然传来尖叫声,罗渊摸着疼痛的脑袋,循声望去。

门口处,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脸上神色慌张,左手拎着麻袋,右手扛着铁锹,一脸震惊的瞪着他。

罗渊知道,这人姓董,是刚刚和原主发生争执,并把原主打死的房东。

虽然他现在头上的伤在莫名其妙的愈合,没必要报警或去医院。

但是,这一棍子不能白挨。

“我是没死,但是,”罗渊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事儿怎么办?”

原主从小到大都是倒霉蛋,身无分文,父母两年前又离奇失踪了,他得敲一笔医药费当伙食,不然今天就得饿死。

房东看他说话了才冷静了一点,又忍不住嘲讽他,“你这倒霉鬼,没想到命还挺硬!”

说着,他就从口袋中摸出了两张红票拍在了脏兮兮的桌子上。

“这是医药费,我们就算私了,你要是敢报警,我就把你关进你那个死过人的恐怖屋里去,让你死得透透的!”

提到恐怖屋,罗渊心里苦笑了一下。

别人穿越,什么豪门什么金手指样样开挂。

他可倒好,原主从小倒霉,喝水都塞牙缝,爸妈好不容易有钱,买了个恐怖屋,结果买成了凶宅,而且恐怖屋开张那天,游客就死在里面了,父母还下落不明的失踪了!

原主的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简直活不下去啊。

但是这也没关系,他一个异世界过来的人,还愁没有赚钱的路子?

现在有这两百块,就当是启动资金了。

罗渊直接把二百块钱揣进兜里,站起身来,看着房东。

“风水轮流转,现在你欺负我,将来就会有人收拾你,积点德吧大哥。”

房东诧异不已,没想到那么懦弱的人也会说出这种话来,简直笑死人了。

“我就是真要被人收拾,那也绝对不会是你这孙子,就你这穷鬼,哪怕手里有资产,也是倒贴都没人要的恐怖屋,你恐怕都活不过明天,还有空操心我,赶紧……”

“砰”的一声。

房东嘲笑的话还没有说完,罗渊已经起身离开,还将房门重重的关上了。

他顿时嘿了一声,冷嗤,“这脑袋上挨了一顿子就是不一样,跟变了个人似的,还有脾气了,衰鬼!”

……

夜深人静,罗渊离开了出租屋,拿着两百块钱买了点吃的,垫着早就饥肠辘辘的肚子后,就靠着原主的记忆,打了个出租车,到了一个恐怖题材的密室逃脱场所。

到了以后,司机马上就离开了,走前还骂骂咧咧的,“神经病啊,大晚上居然来这鬼屋,里面可是有女鬼的,吓死人了……”

罗渊没听见司机的骂骂咧咧,而是观察了一下,这地方十分偏僻,恐怖屋的外观十分的破烂!

这是原主父母留下来的,也是原主唯一的避难所。

因为原主父母离奇失踪,而且恐怖屋发生了命案,原主性子胆怯根本就不敢回到这里,但罗渊不同,只要不睡大街,在哪都行。

虽然但是,罗渊见此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么破的屋子,还欠了一屁股债,他真是不容易。

罗渊撕开了沾满灰尘的封条,直接推开了尘封已久的大门,进了屋子。

可他却没注意到,这扇门的封条上,还贴着一些黄色的符纸……

罗渊进了屋子,发现里面的空间很大。

正门位置应该是接待处,后面这有一扇门通向密室。

空气中带着一股浓重的尘土味,而且还有些令人作呕的味道。

就是莫名的有点阴冷,也可能是很久没住人的原因。

罗渊冷得瑟缩了一下,找到屋内的灯光开关,轻轻按了一下。

咔哒!

却毫无反应。

“居然没电?”

罗渊真忍不住感慨,原主真不愧是倒霉蛋,他也不管了,摸黑走到了柜台处,擦都没擦直接躺下睡了。

这时,突然感觉手腕处传来一阵震动。

罗渊抬手看了一眼,正在震动的是他手腕上的一块电子表。

这块表是纯黑色的,之前一直没有任何反应,他还当是块普通的手表。

可现在这块电子表却亮了起来,而且手表电子屏上显示的并非是时间,而是鲜红的字迹——

‘剩余30天’!

罗渊看着上面的文字,怔了一下后,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慌张开口。

“靠!什么意思啊?这30天是我的寿命?还是世界末日?”

他还没有理清楚手表的事情,一阵奇怪的声音蓦地响起。

“呜呜呜……”

这声音,在安静的恐怖屋里显得有些凄厉,渗人。

罗渊吓得浑身一激灵,“谁啊?”

没人回应,但凄厉的声音却持续响起,罗渊仔细辩听,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也就是——死过人的密室中!

霎时间,一股狂风呼的一下席卷而来!

罗渊被这股风吹透了,只觉得从脚凉到了每一根头发,背后瞬间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故作镇定的想,大门的封条他才刚揭下,而且只有他有钥匙,这屋里不可能有人的!

“可别闹啊,是小野猫吗?你别叫了,我明天给你买点吃……”

话戛然而止,因为罗渊突然看到了角落里有一个女人,正背对着他!

黑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披散垂在地上。

地面上沾满了血迹!

更令罗渊几乎心梗的是——

这个女人突然转过脸来,流着血的猩红双眸,狰狞的五官,一张脸煞白又扭曲,十分的恐怖!

罗渊吓得直喊:“卧槽!!!”

鬼啊!尼玛!

与此同时,响起了女人凄厉的叫喊声——

“呜呜呜……救……救救我!”

 


罗渊被吓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背后直冒冷汗。

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他撞上不可思议事件了!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只有几个。

第一个,开门,跑。

第二个,转身,抽她。

第三个……

“留下来……陪我……”

罗渊还没想完,她的声音再次出现,猛地朝他逼近,一只手紧紧地抓在了他的手腕上。

这只手冰冷无比,明明骨瘦如柴却像是铁钳一样锢住了他。

仅从这个触感,罗渊就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打不过这个不知名的东西。

他心惊肉跳的眯着眼看她,近距离看她这张脸真是太恐怖了,“小姐姐……你这妆容挺朋克啊。”

“留下……陪我……我好怕……”

那女人抓着他的力气更大了,声音阴冷的说着。

罗渊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疼,甚至骨头都有了一种要被折断的感觉!

他叫苦不迭,赶忙轻轻按住了那个女人的手。

“你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你有什么冤情或者什么怨恨可以跟我说,不行我还可以带你出去,找道士找高僧替你解决都行!”

可有些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女人微怔了一下,梦呓一般的空灵声音,“我……我离不开这里……我……”

她话到此处,微微顿了一下,旋即周围的怨气开始激增!

罗渊甚至看到了那些飘动的长发一点点缠住了他的身体!

“我好恨!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要你!留下来陪我!”

她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身体散发出一阵阵的刺骨的寒气,一副要撕碎罗渊的感觉!

就在这时,嗡的两声!

一道蓝光大作!从罗渊的手表上直射出来。

那个女人顿时停住了动作,她看着罗渊的手表,下一刻她的怨气竟然开始迅速收敛!

甚至,一丝清明出现在了她的眼底!

罗渊诧异不已,看着自己的手表,原本微弱的红光,在她狂暴后直接变成了蓝光。

而且,还及时制止了她的暴走,看来,他的手表能够控制住这个怨灵的情绪!

他顿时狂喜,急忙抓住这个机会,语气温柔的开口说道:

“小姐姐,咱们能不能谈谈,如果你有什么心事未了,我可以帮你。”

那个女人此时似乎也恢复了一些理智,沉默了几秒后,缓缓点了点头。

有的谈!

罗渊微微松了口气后,赶忙咧嘴露出一个笑容,出声问道:

“你好,请问美女……怎么称呼?”

那女人直勾勾的盯着罗渊,直到看的他浑身发毛了之后,这才出声用轻灵的声音回答,“董思雨。”

“好名字好名字,人如其名,方便问一下,你……呃,夭折多久了?”

“两年。”

“两年!”

罗渊迅速联想到原主的记忆,两年前,不就是恐怖屋出命案,原主父母失踪的时候么?

难道这个董思雨,是当初死在了这个恐怖密室中的人?!

不过这次,还没等他继续询问,就感觉手腕再次一痛!

只见董思雨的情绪又开始变得有些不稳定,她充满怨气的说道:

“找到董思明!让他……陪我!”

董思明?

罗渊的心脏骤然一阵狂跳!

这不就是之前打死原主的房东!

 


怪不得那孙子之前下手这么狠,而且提前准备好了麻袋和铁锹准备埋原主。

合着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了!

罗渊发出了一阵冷笑后,再次抬头看向了董思雨。

此时他看着这个女人,一时间竟然不会再感到恐惧,反而是有些同情。

“能不能说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以及有什么仇?”

不管怎么样,罗渊也得先知道发生了什么,再决定该怎么帮忙。

然而当他听完董思雨的解释后,心中更加愤怒了!

董思雨和董思明是亲生兄妹,父母离世很早,但是生前还算有钱,为两个人留下了一人一套房产。

但董思明沉迷赌博,输光了所有钱后,就盯上了董思雨的那套房,卖了变现继续赌!

可董思雨不同意将这套房送给他。

因此董思明心生恨意,在她的饭里下药,还说要赔罪,就带着董思雨来到了原主父母刚开的恐怖密室。

经过了一番刺激和惊吓后,她直接晕死在密室里。

可是董思明不仅将门关上,独留下董思雨在了这间屋中等死,甚至还找借口拦住了察觉到事情不对劲,想要停止游戏的原主的父母。

最后董思雨死在了这里,原主的父母也随之消失,这个恐怖密室为此关门大吉!

而董思明在妹妹死后,装作悲痛的样子,在各大媒体上痛诉,将原主父母打成了‘无良商家’。

可以说,这孙子为了一套房子作为赌资,不仅害死了自己的妹妹,甚至还导致了原主和原主父母背负了恶臭的骂名!

他奶奶的!

真是歹毒的龟孙子!

罗渊气得青筋暴起,现在也感觉不到周围的阴冷了,只觉得一股热血不断的上头,抬手猛地一拍大腿!

“你等着,我这就给那个孙子打电话!”

罗渊对董思雨说完,便掏出了手机,按了两下后……手机没反应。

“……”

董思雨看到罗渊的动作后,松开了他的手,稍微后退了一步。

随着周围的怨气开始迅速消散,罗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后,这才重新开机。

好家伙,这简直是人形信号屏蔽器啊!

罗渊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过趁这个功夫,他也冷静了一下。

如果打电话直接说这件事情,董思明那个孙子肯定不敢过来。

得在他张狂,歹毒的性格上下手才行……

罗渊沉思片刻后,从手机通讯录中找到了‘董房东’这个名字。

‘滴、滴、滴……’

半分钟的时间一晃过去了,电话始终没人接,就在罗渊隐约感觉周围的温度再次下降的时候,电话中终于传来了一个声音。

“喂,大晚上找死吧你,臭穷鬼?!”

这熟悉的大嗓门和叫骂声,并没有让罗渊感到生气,甚至反而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董哥!我是罗渊,晚上和您发生了一点冲突,不好意思啊!”

罗渊的声音很小,故意做出一副卑微的样子。

电话另一边的董思明更加嚣张起来,“别他妈废话,有话快说,老子忙着呢!”

罗渊却依旧用那种平淡语气,再次开口,“董哥,我现在头疼的厉害,您能不能再给我点钱?”

“钱?”

一听到这个字,视财如命的董思明立马急眼了,他怒骂道,“小子,老子给你二百块钱都是便宜你了,懂吗?!”

“哼,懂了,”罗渊冷笑一声,然后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语气威胁道,“看来,我得给警察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找您要医药费了?”

“你要报警?!”

电话那头的董思明咬牙重复了一声后,突然沉默了。

他此时正脸色阴沉的在出租屋里擦拭着地上的血迹。

这出租屋根本就不是他的,而是他从别人手里租下来,再高价租给蠢货胆小鬼罗渊的。

现在房子要到期了,他才会在租期未到的时候就着急赶罗渊离开。

要知道,他从父母和妹妹那里继承的两套房已经被他卖出去了,可因为赌博还是欠了一屁股债。

本来这段时间追债的人就让他够着急上火的了,没想到还遇到罗渊这个穷鬼打算敲诈他一笔!

董思明瞟向了旁边的‘作案工具’,旋即眼神出现了一抹凶恶。

“罗渊,别着急,有话好商量,你要多少钱?”

罗渊虽然看不见,但他甚至都能猜想的到董思明现在的状态,心中暗笑一声后,这才慢悠悠的开口。

“这个……先来个万八千的吧,我脑袋出血了,估计脑震荡,得好好补补。”

这话说完,罗渊明显听到了董思明那边的咬牙声。

“嗯,好,我准备一下……你在哪?”

罗渊无声的笑了笑后,“城郊,一个废弃了两年的恐怖密室,离你那边不远。”

“恐怖密室?!”

董思明的声音出现了一丝波动,他当然知道罗渊说的是哪里!

不过,罗渊回到那也正常,毕竟那是他唯一的“家”!

董思明目露凶光,拎起手边的凶器,“好,你等我!”

罗渊暗喜,果断的挂掉了电话,看向了不远处一脸阴森中带着期待的董思雨。

“董思明马上就来,你……哦不!”

罗渊顿住了,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丝弧度,对董思雨再次开口。

“我们准备一下,该迎接客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