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为他人穿上了婚纱

为他人穿上了婚纱

草莓火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十年来,她从没有哪一刻像今天这般悔不该当初!爱了封煜整整十年了,她付出了家破人亡的代价,付出了亲生骨肉,终于安澜彻底醒悟,也彻底疯魔了……害怕她想起一切的封煜,小心呵护着这个从前他虐待折磨的女人,可他也十分清楚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安澜会彻底想起来。

主角:安澜,封煜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澜,封煜 的武侠仙侠小说《为他人穿上了婚纱》,由网络作家“草莓火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来,她从没有哪一刻像今天这般悔不该当初!爱了封煜整整十年了,她付出了家破人亡的代价,付出了亲生骨肉,终于安澜彻底醒悟,也彻底疯魔了……害怕她想起一切的封煜,小心呵护着这个从前他虐待折磨的女人,可他也十分清楚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安澜会彻底想起来。

《为他人穿上了婚纱》精彩片段

“好痛……来人啊……”

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安澜的手抚上腹部,阵阵撕裂的疼痛袭来,她的孩子就要出世了!

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一抹身影款步而来,闻到空气中的腥味,还颇为厌恶的皱皱眉。

“我的好姐妹,你这是……要生了吗?”麦琳琳扫了她一眼,假惺惺的问。

安澜看到她眼神一喜,抓着她的手道:“琳琳,我要见封煜……我要生了,啊……”

话未说完,已被麦琳琳嫌恶的推开,她甩了甩满是汗水的手,皱眉道:“真恶心。”

随即又抬眸看着安澜,冷笑道:“别喊了,他不会来见你的!”

“为什么……我怀了他的孩子……”安澜痛得脸色发白,却还是心心念念着封煜。

到如今,她依然对封煜心存幻想。

虽然从她怀孕便被关进地下室,但她还是能理解封煜,毕竟他误会了自己。

“孩子?你说肚子里的野种是他的!”麦琳琳无比讽刺的笑,双手环胸道:“这分明就是你跟人鬼混的野种!留你一命,不过是不想让你死得那么容易罢了。”

安澜痛得咬牙,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麦琳琳,惊讶道:“琳琳,你为什么这么说?你是最清楚的,我明明怀的是封煜的孩子啊!”

“你觉得,封煜还会信你的鬼话吗?你跟男人鬼混的视频他看过了,那一声声浪叫我听了都觉得羞耻。”

“不,我没有……”安澜眼里闪过慌乱,她根本没做过这样的事,摇头间她看到麦琳琳的笑容,一瞬间回过神来,惊愕道:“是你,是你害我……”

安澜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这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也是最了解她的人。

自从她怀孕后,封煜便大发雷霆,将她关进了地下室,而唯一能够进入地下室的便是她的好姐妹,麦琳琳。

那时,她就像是暗夜里看到了光亮,把麦琳琳当成救命稻草。

麦琳琳也一直安慰她,从她这里套走了不少话,还承诺会找证据为她解释,让封煜原谅她。

没想到,最终的结果却是她被好姐妹出卖了?

“没错,是我!谁叫你自不量力,抢了我喜欢的男人!”麦琳琳冷笑着,眼里闪过一丝阴毒。

“你喜欢封煜?”

“对,像他那样的男人,世上会有女人不喜欢吗?”麦琳琳捏着她的下巴,冷声道:“以前你是仗着自己的家世和容貌,压了我一头。现在,你不过就是见不得人的母狗,在被其他男人睡了之后,你觉得封煜留着你这条命,是还可怜你吗?”

“不,他是想留着你慢慢折磨!忘了告诉你,我已经跟他在一起了,他对我很温柔呢……”

安澜又痛又怒,红着眼举起手朝麦琳琳扇去,却被她轻易抓住,继续嘲笑道:“想打我?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麦琳琳,你就是个贱人!你……”又一阵阵痛袭来,安澜痛得惨叫一声,门外隐约传来脚步声。

她没听到,麦琳琳却听到了,而且也迅速猜到出现的人是谁。

麦琳琳唇角一勾阴狠的弧度,抓起安澜的手,狠狠在手腕上挠了一爪子,随后惊叫着后退,道:“安澜,你……好疼!”

高大的身影快步走进来,扶住麦琳琳的腰,看了眼她的伤口后,对安澜怒目而视:“安澜,你又在发什么疯?”

安澜看到他的欣喜,在听到这句话后愣住了,阵痛似乎都没有他责备的眼神犀利,她张了张嘴道:“我没有……”

麦琳琳适当的打断她的话,捂着伤口摇头道:“煜,你不要怪安澜,她也是因为痛才会……”

封煜闻言冷笑一声,俊逸的脸庞闪烁着不屑,轻蔑道:“像她这种没心没肺的女人也知道痛?笑话!当初让你打掉你不肯,如今在这里卖惨?”

“我怎么可以不要他?煜,我怀的是你的孩子啊……”封煜的无情让安澜有点心冷,她拼命想保护的,是他们的孩子啊!

封煜闻言神色更冷,上前一步捏住她的下巴,力道狠得几乎要把她捏碎,咬牙切齿道:“我的孩子?安澜,在你爬上别人床的时候,是不是把我当傻子!”

“没……煜,我真的……”安澜着急解释,阵痛却让她再次发出惨叫,她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床边,祈求的眼神看着封煜,哭诉道:“孩子是你的,一切都是……”

封煜对上她祈求的眼神,幽黑的眸微微一闪,麦琳琳见状立刻道:“安澜,事到如今你别再狡辩,那个男人已经跑了!你现在如果坦白,或许我还可以帮你求求情,让封煜放你一马!”

此话一出,封煜立刻想到那段视频。

虽然他没看到那男人的脸,可是安澜的脸还有她身上的红痣,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脸色一寒,看着安澜的眼神冰冷入骨,道:“安澜,你害得我妹妹如今躺在医院,生死不知!你还给我戴绿帽子,让我成为全城的笑话。如今还想瞒骗我那野种是我的?”

“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把孩子生下来做亲子鉴定!”封煜说到这里,幽冷的看着安澜一字一句道:“如果你敢再骗我,我保证安家,家破人亡!”

封煜说完,再不看她一眼,转身决绝的离开。

而麦琳琳则是无比怨毒的看了她一眼,紧随着封煜的步伐离开。

安澜目送着两人相携离去的背影,紧咬着牙关轻抚腹部,沙哑着声音道:“孩子,你一定要争气,早点出来……”

阵阵强烈的疼痛,几乎要把安澜撕碎,她控制不住的惨叫着,凄厉的叫声透过门缝飘到每个角落里。

而昏暗的灯光下,瘦弱的身体在惨叫中挣扎着,拼尽全力生下婴儿后,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安澜悠悠转醒,看了眼熟悉的环境,随即转头看向旁边,却空荡荡的。

她心头一凛,猛然惊呼道:“孩子……我的孩子呢……”

周围不见孩子的踪影,只有羊水破裂的腥味飘荡在空气中,她惊慌失措的咬牙坐起身来,踉踉跄跄的朝外跑去。

门外,月色如水,照在安澜苍白的脸上。

她已不知有多久未曾见过日光和夜晚,但此时她来不及感受一切,满心想的只有孩子。

安澜急切的脚步与麦琳琳撞在一起,她紧紧抓住麦琳琳的手臂,问:“琳琳,我的孩子呢?”

“孩子?你说的是那个只剩一口气的婴儿?”麦琳琳恶毒的笑了笑,拍掉她的手漫不经心道:“她已经被丢到后山了。”

“什么?”安澜大惊,尖锐的手指深深刺入麦琳琳的皮肉,不可置信又愤怒的叫嚷道:“你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她还活着,你怎么可以……”

麦琳琳吃痛的猛推了她一把,安澜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那孩子活着跟死了也没区别,生下来就奄奄一息,连哭都不会。”

麦琳琳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里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道:“安澜,说实话我真有点同情你。可是,孩子是封煜下令丢弃的,我也没办法啊!”

“不可能,这不可能!”安澜不停的摇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封煜不可能这么残忍。

“不信啊?自己去看看呗。”麦琳琳无谓的耸耸肩,目送着安澜惊慌离去的背影,唇角扬起阴毒的笑容。

安澜所在的别墅是封煜名下的,别墅后面是一处未开发的山林,颇为陡峭的弧度,在黑夜从上往下来,就像是恶魔大张的嘴巴,想要吞噬一切。

往日,安澜最怕这种阴森的地方。

但如今,她早已抛却一切恐惧,奋不顾身顺着陡峭的山坡滑下去。

凹凸不平的山坡满是碎石和树枝,片刻功夫安澜就遍体鳞伤,产后的虚弱加上疼痛,让她感觉一阵阵晕眩。

“不可以,安澜,宝宝还在等你!”安澜狠狠咬了下舌根,剧烈的疼痛让她清醒过来,一路滑到了底部。

扑通!

秋夜的水很冰很凉,安澜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借着苍白的月色,在水底下摸索着。

水很浅也很冷,刺骨的阴冷侵袭着她的四肢百骸,安澜却只有满腹的焦急。

她慌乱的摸索着,一边呼唤着。

“宝宝,你在哪里?妈咪的孩子……你出来吧……”安澜已然有几分神志不清,完全不记得刚出生的宝宝,如何会懂得回应她。

她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手指触碰到冰冷的皮肤,立刻欣喜的往上摸索,从水中抱出湿漉漉的婴儿。

青白的皮肤包裹在一层包裹下,不足巴掌大的脸蛋一片苍白,如果忽略那层苍白,这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安澜紧抱着宝宝,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来唤醒她,但触手的冰冷却如何也温暖不起来。

她抱着宝宝跌坐在地上,滚烫的泪珠不停掉落,痛得已经失去了语言功能。

心里了然,就算天气不冷,刚出生的孩子也不可能在水里呼吸。

“啊……宝宝……”

许久,安澜终于发出一声凄厉的悲呛,十月怀胎拼命生下的孩子,却无辜被丢在这冰冷的水沟里。

无论神经多么坚强的母亲,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一声声悲痛的哭喊穿透天际,安澜不知哭了多久,满腔的怨恨却无法宣泄出来。

她脑子里不停回想着封煜的态度,麦琳琳的话,犹如锋利的针芒,不停的扎在她的心口上——

“封煜,我要杀了你!”

安澜脱下外衣,把孩子背在身后,手脚并用的爬上来。

半路,啪嗒啪嗒的雨点落下来,敲打在安澜身上,原本就难爬的峭壁更显滑腻,安澜几次失手,从半路滑下去。

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布料,露出满是伤痕的身体,她却感觉不到疼痛,像个没有感情的木偶,在不懈的努力下,终于爬上山顶。

轰隆一声,银色电光闪过,照在她狼狈的身影,勾勒出一幅索债恶鬼的模样。

雨依然在下,安澜缓慢的走着,脚下踩出一条蜿蜒的血路。她抱着孩子,眼睛直视着前方,明亮的灯光由远及近,晃得人睁不开眼。

封煜坐在车里闭目养神,听到司机的惊呼后睁开眼睛,透过玻璃望过去,一抹孱弱的身影如鬼魅般站在不远处,怨恨的双眼紧紧盯着他。

车子吱呀一声停下,封煜修长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黑伞下的他清俊依旧,深幽的眸看向安澜,浓眉微微蹙起。

这个女人是想干什么?

安澜看到封煜那一刻,突然咬牙狂奔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咬牙切齿道:“封煜,是你杀了我的孩子!”

封煜挑眉,这才看到她怀里抱着一具脸色铁青的婴尸,他神色微微动容,问:“你在说什么?”

“封煜,你恨我,打我折磨我,我都无所谓。可是你为什么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她也是你的骨肉啊!”安澜泪如泉涌,满腹悔恨和愤怒的瞪着封煜。

到了如今,她依然无法明白,封煜对自己到底有多大的仇恨,连亲生骨肉都可以说丢就丢。

封煜听到这句话后,神色却变得越发冰冷,他冷哼一声推开安澜,森冷讥笑反问:“我的孩子?安澜,事到如今你还想蒙骗我?”

他反手从司机那里拿出来一份报告,丢到安澜身上,脸色铁青道:“这一份是刚出炉的DNA报告,你这个孽种根本与我没有一丁点关系!”

安澜踉跄着后退两步,不肯相信的翻开那份报告,上面的结果跟封煜说的一样。

她凄然一笑,丢掉报告疯狂的笑了起来,无需问,她已经猜到是谁动了手脚。

封煜看她无话可说了,脸色更加难看,捏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道:“安澜,到现在你还有什么狡辩的手段?”

安澜皱眉看他,眼角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顺着她白皙的脸庞留下来。

她满含仇怨的眼睛看着他,缓缓道:“说到底,你就是不相信我。你恨我,所以害得我爸惨死,我哥坐牢。你说我背叛,所以把我关进地下室十个月,暗无天日!你说孩子不是你的,所以在她出生后,立刻就想把她杀了!”

“封煜,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误会我,只要把误会解开就行。可是现在我才发现,你没有心,任何人爱上你,最后的下场都只会是遍体鳞伤。”

安澜缓缓说着,神色从疯狂到平静,她静静看着封煜的脸,一字一句道:“封煜,你怎么对我我都无所谓。可是,你杀了我的孩子。所以,我要为她报仇!”

话落,封煜腹部一阵剧痛,他下意识的猛然推开安澜,一把锐利的小刀刺在他的腹部——

安澜踉跄后退着跌倒在地,双手满是鲜血的哈哈大笑,眼神里充斥着对他无限的仇恨!

 


手术室外,封煜披着件外套,遮住上身和带血的绷带,双眸盯着那妖艳的红灯。

安澜那一刀刺偏了,没伤到他的内脏,而她自己在疯狂之后却晕倒在地。

看到她晕倒那一刻,封煜不知怎么想,伸手搂住她上了车,送到医院。

安澜被送到了手术室急救,而他匆匆包扎后也走到这里,目视着紧闭的门,封煜脑海里浮现安澜浑身是血的模样。

印象中,他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安澜。

第一次见到她时,她便如同顽皮的精灵,翩然来到他面前,霸气宣言道:“封煜,我要追你!我安澜,这辈子非嫁给你不可!”

后来,她如愿了,再后来……

匆忙的脚步声打断封煜的沉思,麦琳琳一脸焦急的跑过来,问:“封煜,安澜怎么……”

话未说完,她就发现封煜受伤了,惊讶的瞪大眼睛,道:“天哪,你……你受伤了?是安澜干的吗?她怎么可以……”

封煜冷淡的打断她的话,“安澜和孩子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跑到山沟下?”

面对封煜冷酷的眼神,麦琳琳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随即一脸无辜道:“这件事……我也不知道安澜会做得这么绝啊!”

“安澜生完孩子,你安排的人去抽了血验DNA,但她看到孩子身上的针头,以为她的孩子受到了伤害,然后跟发了疯一样,带着孩子就跑了……我怕她出事就去追她,结果她……”

封煜的神色越来越冷,幽黑的眸底酝酿着红色的火焰。

麦琳琳自责不已,打了自己一下道:“都怪我,如果我不去追她就好了。封煜,孩子没事吧?那是你跟安澜的孩子,我……”

“闭嘴,别跟我提那个孽种!”封煜沉声打断她的话,看都不在看手术室一眼,转身朝自己的病房走去。

刚才安澜的崩溃和指责,还让他心里有一丝不忍。

如今听到麦琳琳的话后,那一丝内疚就显得尤为讽刺。

她慌不择路抱着孩子跑,不就是怕验出来,孩子不是他封煜的骨肉,怕他报复她吗?

安澜,我确实报复得你太轻了!

目送着封煜冷然离去,麦琳琳还装出一副诧异的模样,抓着他的衣袖问:“封煜,怎么了?你不等安澜出来了吗?”

“她的生死,与我何干!”封煜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麦琳琳站在原地,唇角扬起一抹无比得意的笑容,瞥了眼紧闭的手术室门,恶毒道:“封煜说要验DNA的时候,我确实吓了一跳,不过还好我早已准备好一切,用假的血换了你女儿的血!”

“只是,没想到封煜竟然还会对你上心?不,不可以!我要让他恨你入骨,让你永不超生!”

麦琳琳神色扭曲的说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将安澜从睡梦中唤醒。

她睁开眼看着白净的一片,想到的却是自己的孩子。

她猛然一惊想起身,却牵扯到满身的伤痕,痛得惨呼着跌回去,身上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昨夜从山坡滑下去的时候,石头在她身上留下了数不清的伤疤,有的地方撕开一道口子,异常狰狞。

她捂着伤口,紧咬着下唇坐起身,这小小的动作让她眼前一阵头晕目眩。

尚来不及反应,头发便猛地被人揪住,来人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怒道:“安澜,你这个贱人!”

安澜触不及防摔倒在床,透过凌乱的发丝看清来人,她是封煜的阿姨。

安澜没有理会她,强撑着坐起来,却再次被陈若敏扇了一巴掌,她掐着安澜的脖颈,咬牙切齿道:“敢无视我?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敢给我外甥戴绿帽子……”

安澜被扇得七荤八素,火气却也上来了,她猛地一把推开陈若敏,冷声道:“滚开,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陈若敏被气笑了,她狠厉的脸满是不屑和愤怒,手戳到安澜面前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都听说了,你昨晚生了个孽种,不是我们封煜的。证据确凿,你还不承认自己偷男人?”

“我的孩子不是孽种!你闭嘴,不要用你的脏嘴污蔑她!”安澜双眼猩红,愤怒无比的瞪着陈若敏,像是要把她吃了。

孩子便是安澜的逆鳞,无论谁也不能说她是野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