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明先生名草有主了

明先生名草有主了

一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她,说她不自爱不堪,未婚先孕生了个父不详的孩子。康念安是有苦难言,若非渣男未婚夫的迫害,她又怎么会有那次意外……谁敢说她的女儿是野种,堂堂第一豪门明家的女儿,千金公主一样的存在,谁还敢说是野种。

主角:康念安,明景言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康念安,明景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明先生名草有主了》,由网络作家“一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她,说她不自爱不堪,未婚先孕生了个父不详的孩子。康念安是有苦难言,若非渣男未婚夫的迫害,她又怎么会有那次意外……谁敢说她的女儿是野种,堂堂第一豪门明家的女儿,千金公主一样的存在,谁还敢说是野种。

《明先生名草有主了》精彩片段

清晨时分。

康念安是顶着一头的乱发醒来的,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床上也只有她一人,昨晚的一切像个梦。

可床上那刺眼的红却是铁一般的事实,昨晚她真的被人吃干抹尽到连骨头都不剩!

“该死的!”

她一个刚出校门,满腔报复的青春美少女就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最美好的东西,要她以后怎样找男朋友,和人家恩爱时怎样交待?

是了,她才刚刚大学毕业,昨晚是她的二十三岁生日。

他们把她带到了已有四年婚约的未婚对象面前。

那是向来封建古板的父母强制给她安排的婚姻,像是推销一样,迫不及待将她推销出去,她无可选择。

可在昨天,当她知道相亲对象是青梅竹马的华子杰后,心里,又是一阵的放松。

因为她明白,他不会娶自己,自己也不会嫁给他。

所以到了见面的地点坐下后,她没有多想的,就喝下了华子杰给她的果汁……

“念安,好久不见,外面很热的吧,我替你点了一杯你喜欢的果汁,还是冰的赶紧喝了吧。”

没有防备的她举杯就一口而尽,甚至大大咧咧的骂了一句,“靠,华子杰,你这些年都死哪去了。”

“嘿嘿,不就是那样混着呗,你呢……”

左一句,右一句,她的头越来越晕,越来越晕,甚至到面前的华子杰有几个身影。

“念安,对不起,看在我们以前那么好的情况下你就帮我一次吧,只有一次你就能解救我了,对不起……”

已经昏昏沉沉的她还不及问情况,身子已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再然后,就发生了昨晚的那一切……

现在想来,她才后知觉,自己被那小时候好的能穿同一条裤子,长大后有婚约的华子杰给下了药。

然后被他送给了别人!

这样还不算什么,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华子杰是她父母强迫她要结婚的对象。而自己的父母也成了间接凶手!

更可恨的是……昨晚那人,还把她当成那种女人!

醒来之后,不但没有道歉,连句解释都没有!

这口气……她要怎样才能咽下?

昨天她为什么会被下药,到底爸妈和华子杰,到底是谁干的,她一定要查清楚!

快速将散落的衣服捡起来,发现衣服已经不像样子,康念安没有办法只有从套房里找一件浴袍来批上。

缓缓的下地,酸痛感袭上全身。

“该死的男人敢……竟然这么不懂的怜香惜玉,别让我看到,否则不扒你一层皮!”康念安气极败坏的一阵骂,只得拼着双腿,走着小碎步,一手扶着腰迈向大门。

“你好,小姐,您睡醒了吗?!”

套房外的走圈里,两排身着统一西装的助理恭敬的向她低下头行礼。

吓!好大的阵势……

康念安震惊不已,大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个男人叫来的?

不对,那男人昨晚好像有提过‘总裁’两字,难道……昨晚那人还是个有权有势的?

可就算有权优势又怎么样,就该这么欺负人吗?!

想到此,康念安忍不住满腔怒火,“那个男人呢?!”

“小姐,总裁留下话,小姐醒了请安心等待,总裁忙完后会过来见您的!”

守卫们职业化中带有私有情绪的恭敬与笑意让康念安的脑袋‘翁翁’不停的响,脑海中浮现出昨晚他说过的话——

“你的声音很好听,我喜欢,我允许你今晚和我在一起。”

虽然她现在还不是什么有能力的女人,但至少像她这种祖国的花朵正在含苞待放好吧?

过个几年也许一跃就成了小小白领金领,虽然比不上这已经功成名就的什么屁总裁,但也不至于沦为此吧?!

要不是昨天喝了那杯不知谁下了药的澄汁,她至于出现在这房间,被人吃干抹尽了之后还想要圈养起来吗?

等等……

康念安恍悟过来看着为首的助理,“你刚刚说总裁让我在这等他,你们的总裁?!”

“是的!”助理恭敬的回答。

“哦,他是哪家的总裁?”

“这个……小姐,总裁没有吩咐,我们是不能随便议论的,抱歉!”

“够了,不能说就不说吧!”

场手,霸气的打断对方的话并要求着,“去给我准备一套衣服吧,咱总不可能这副模样见你们总裁,是不?”

话刚说罢,最后面的一助理似乎早有准备似的提着一排排的衣架就向康念安走过来,这阵势,还真是让康念安深切的体会到了,那个所谓的总裁是真的很有钱。

不过,哼哼。

混蛋男人,想要圈养她是吧?

迷上了她的身体和声音对吧?

那姐就让你真正的不但迷我的声音和身子,连我的个性也一并了!

总裁是吧,我看你怎么交待!

康念安穿了套冬装将自己从头到脚的捂了起来,换好衣好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冲近浴室将里面的水开到最大,然后噼里啪啦一阵。

然后大摇大摆的来到外面,见那些只是拧眉震惊不知发生何事的助理傲然一笑,单手挑起其中一个助理的领结,微笑道:

“我先出去一会儿,你们可不要进去哦,你们总裁让我给他布置一个很惊喜的画面,那样他来的时候会很开心的,特别吩咐除了我外,只有他自己能进去。还有……告诉你个秘密,你们家总裁的技术真不怎么样,看在侍候姐一晚的份上,姐就勉强再陪他一次好了……”

……

康念安离开后,整个商业帝国流传出这样的消息——

“夜路走多了总会湿脚,听说某总裁因为女人关系,一晚后总统套房水漫金山市了,连楼下的客房都被影响了,损失好几个亿”

“是啊,而且更劲爆的是听说那总裁还被那女子嫌不行……”

“不知道啊!”

“唉,我劝你们闭嘴吧,听说那总裁不仅能力过人,而且他还有个别人惹不起的家庭,好像和雷鸣集团有关,已经垮了的好几个报社好像是明总出手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难道你们也想丢掉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

“是啊,不管是那强大的家族势力,就是他本生的能力也不是一般人惹的起的,就是我们这边的权贵都得给三分薄面,更何况我们这些小角色,不要再提了。”

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那么真实的存在,众人立马闭嘴不再提。

雷鸣集团——在这个城市拥有着绝对强势的地位!

不论哪个领域都占据行业巅峰,每年都在不断的向全国开拓不同的市场,而雷鸣集团的明少爷,更是个惹不起的主!

而此时,某高层,办公室内。

他们总裁怒了!

 


“到现在仍没结果?!”诺大的办公室内,男人高高在上,坐在主位上,手指似有似无的敲拍着桌面。

就像宣布他们办事不利的死期,手下们一个个的埋着头,冷汗从额头一滴滴的掉下。

其中一人战战兢兢的回答:“总裁……那女人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查了几天没有半点头绪,我们已经尽力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竟然敢在和总裁一晚之后,竟然敢这样污蔑总裁之后还直接间消失,他们就快翻遍整个A省也没找到人。

“无从查起?尽力?你们是要告诉我,那晚上是我自己在自导自演?还是说总统套房是自己水漫金山的,嗯?!”

低声的问句却有着霸道的感觉,如鹰一般阴鸷的眸顿时变的冷戾,吓的底下的人大气也不敢出。

“总裁,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

“给我找,哪怕是翻遍整个地球也要把那女人给我抓出来!”办公室里是他不容拒绝的命令声。

呵,女人……逃掉也就算了,竟然敢给我来水漫总统房,并且还抵毁他在那方面不行,这是他明景言这辈子受过最大的耻辱!

别让我掘地三尺找到你,否则……呵呵……

不过,昨晚的一幕幕重新浮现在脑海,那个小野猫的滋味,还有今天她所做的事,呵呵……还真是独特啊。

小野猫,你彻底的勾起了我的兴趣。

即使天涯海角,也要你逃的掉才行啊!

……

六年后。

拉斯维加斯。

“妈咪,我们赶紧回去吧。”一个小女孩睁着灵动黑黑的双眼,扑闪扑闪的,好不可爱。

“不要着急,等妈咪找到那个混蛋就带你回家。”一身白色的长裙,同色的高跟鞋,披着件红色的外套,酒红色的卷发侧在左肩,站在赌场大门处好不妖艳迷人。

六年前的事,她历历在目,那个该死的和她相亲的男人,也就是她从小玩到大后面搬走的邻居——华子杰!

就是他,竟然趁父母走了之后,为了了赌博居然在她的果汁里下药!

害的她被别人吃干抹尽,这也算了,离开那个鬼地方没多久便发现自己怀孕了,知道回家要被轰出来她只有独自带着拖油瓶去到国外。

更可恨的是,那个死男人不但卖她的时候收了一笔钱,反而到处去讲他的女人被一个有钱人占有过!

,害的六年过去,她的亲生父母到现在都不理她,嫌她败坏门风,给康家几代都丢脸了。

今天好不容易打听到那男人死性不改又跑来赌,她怎么会放掉这个机会呢?

“妈咪,你那个坏前男友虽然坏透了,但你更坏,竟然带着只有五岁的女儿跑来这种人龙混杂的地方。”小眼眨巴眨巴再眨巴,咬着手指拌可爱,十分后悔被妈咪拐骗到这种地方来。

她很饿……

康念安柳眉一拧,揉揉珊珊的头,“小不点,你也知道妈咪一直想带你回去见爷爷奶奶,可是就是那个坏男人把我们两个坑在这里了,今天既然来了,哪有不好好找找的理由?!”

咚!

小不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泪眼汪汪的看着康念安:“妈咪,你真的要因为一个坏叔叔把珊珊变成干鱿鱼片吗?!”

别看这小不点这委屈的劲,自己生的康念安自然十分清楚,平时不管她做什么她都跟在身边,哪怕一天没吃饭她也不吃一句,可是?

康念安眼神一冽,“臭丫头,你为什么一直咬着指头?而且另一只手背在身后做什么,拿着什么呢,赶紧拿出来!”

珊珊立即伸出右手,摊开手掌,空空如也,“妈咪,人家身无分文就靠你养活了,怎么可能有东西藏起来,妈咪连自己亲生女儿都怀疑,泪……”

康念安的眼变的更幽深,“你妈我总共就给你伸了一只手吗?!”

珊珊立即把还含有口气的左手背到身后去,再伸出左手,空空如也:“妈咪,不要玩这种低智商游戏了,这样根本抵不了人家饿肚子的事实,去吃东西好不好?!”

收起严肃,康念安温柔一笑,将珊珊抱在怀里,“妈咪的小贴心,大老远的来了为何不赌一把呢?说不定咱赢了大笔大笔的钱呢?!”

“那妈咪,你的赌注是什么?!”就带了一百块只够填肚子的钱,想赌博……

“喏,赌注的话妈咪想了想,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有你这个拖油瓶,不但不能赚钱还要我供着,今天就把你当赌注吧,看看哪个老板家里要童养媳。”

一句话,从在地上的小家伙脸色大变立即从地上起来,“妈咪,你怎么可以这样,要不是有我卖萌,这几年怎么可能平安无事,不得被那些大叔们揍死?!”

这几年的康念安挺着个大肚子受一家跆拳道的老板帮助,在跆拳道管搞卫生,生下珊珊后一边带孩子一边跟着教练学跆拳道,直到现在她已经是个职业的跆拳道黑带并是里面唯一的女教练,时不时会有一些不服的男学员想要挑战她。

但每次都因为有珊珊在开决斗前,跑上去卖萌一顿哭诉,所有男人不但自行惭愧的拒绝挑战并给珊珊买好多吃的作为补偿,也正因为这样珊珊一直自居她不是拖油瓶,反而是康念安的天使!

“行吧,既然你都是妈咪的天使了,我相信今天赌一把的想法你也会帮妈咪赢钱的是不,咱们走吧!”

扑通!小身体再次坐到地上,埋着脑袋,慢慢的将左手伸出来,手心里有一把捏的皱皱的人民币,数一数有一千整。

臭丫头,就知道有猫腻,一直叫她走!

“臭丫头,要被你那个坏蛋叔叔贿赂也麻烦让给美金可以吧?一千块人民币抵个屁用啊!”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说珊珊的智商超过两百,可是这丫头这次怎么就犯傻了呢?

 


“妈咪,你可知道那个坏叔叔总共就有一千块……”

“呦,不愧是智商超两百的小家伙啊!”康念安摸摸珊珊的头,将那一千揣进口袋。

结果珊珊却是昂头一句,“妈咪,你成天找那个叔叔,难道你还想嫁给他?可他不是珊珊的爹地!”

当女儿说完这句话,康念安原来笑着的脸突然僵住,脑海中回想起六年前被吃干抹尽的一幕,当时一怒之下还放了把水……

哎,虽说能找到他人,可她总不能带着个小拖油瓶回家,站他面前冲他说:

“欧巴,一别六年,我生下了我们爱情的结晶,你看可爱吗……呕……”这种该死的狗血内容就不该出现在她康念安身上。

那男人,她绝不会和他再有瓜葛!

再看到他,一定冲他的弟弟上猛踹一脚报仇!

“妈咪的小贴心,你还是不要期盼找你的老爹了,除非你想看见妈咪下半生的幸福生活!”

言下之意,她见面一定会猛踹……

在跆拳道管有些寄予妈咪美貌的家伙,她都是二话不说非礼之际,一脚踢过去的,这样的场景,珊珊看的都麻木了。

“妈咪,你好暴力,暴力的女人嫁出去都困难……”找爹地无望,珊珊好无语的摇摇头。

“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走吧,带你吃KFC。”

“妈咪,那是垃圾食品。”

“垃圾食品你还长的这么漂亮,吃高档的你反而会反丑!”

“好吧……”

她牵着珊珊肉嘟嘟的小手,从赌场里面向外走,这时……

门外立即涌进一群身着西装革履的男子这里围的水泄不通,里面的人们也被这大阵势吓住,保持一个姿势停在原地。

吓,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保镖呢。

“这是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去?!”

“谁知道啊,好大的阵势!”财场的人议论纷纷,用言语表达着心中的不爽。

这时一位领头的保镖站出来大声道:“请大家安静,我们只是在办一个任务!”

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有个女商业间谍扮成一位母亲偷走了公司一份重要文件,我们正在找人,找到便会放人,在此期间,每个人呆在原地,不要私自有动作!”

康念安正听着,思考着,身边的小不点已经迈着小短腿冲到领头的保镖面前,“哇,叔叔,我现在很饿,我和妈咪不是不是间谍,可不可以离开?!”

死丫头,康念安赶紧冲上去把小不点揽在怀里,“你冲出来干什么,想死啊,万一人家踹你一脚怎么办,你那么肥我可接不住!”

“妈咪,还说你会功夫,连我也接不住,真是白费了你的彪悍!”

万千冰冷的目光如冷箭射向康念安,特别是为首的西装男子,眼睛直直的看着康念安,眼神写满了犀利。

这时,他身后立即走上前一个下属,在他耳边小声道:“头儿,据说那间谍身着白色衣服,因为太突然,且时间短,没查清是裙子还是衣服。”

康念安一身的白色长裙,对上这人的话,这不摆明了说她是间谍嘛!

“你想说什么?”康念安冷静的回问。

“这位小姐,为了能证明你的清白,我们也能查出奸细,请你和你女儿和我们走一趟!”那保镖说的温柔,眼里却是不容拒绝的威严。

保镖,就是不一样啊,明明做着霸道的事,却让人找不出理由反驳。

“不好意思,我想你误会了,我和我女儿只是本本分分的公民而已。”康念安强颜欢笑。

“这位小姐,恐怕这不能由你决定。”一时间,珊珊和康念安被团团围住。

康念安死瞪了珊珊一眼,这臭丫头是不是故意的啊,一向沉的住气的她今天总是给她太多意外!

珊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意思很明显,她真的饿的不行,所以才忍不住的。

唉。

毕竟还是小孩,这种事是本能,哪能想那么多。

“这位先生,我想你们弄错了,我们不过是平凡母女,怎么会是你口中的奸细?!”本能的,康念安将珊珊护在身后,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和他们硬拼。

但似乎,面前这群人不是讲理就能行的。

“是与不是,回去验证了再说,如果不是再放你们走就是!”保镖认定了康康有嫌疑,认为她这样做只是拖延时间,语气也变的凶起来。

如果是别人的话,估计早就吓哭了,但对康念安没用,可以说这几年下来,她最痛恨的就是仗势欺人和蛮不讲理的人,谁也不行!

“我再说一次,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你也没资格冲我吼吼!”眸光一冷,冷艳无比,康念安真想直接一个旋风踢将这男人踢翻。

“小姐,怒火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给我带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