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来到大明的誓言

来到大明的誓言

西关钛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人士朱朗魂穿到了洪武六年,在这励精图治百废待兴的大明朝,但凡是有点抱负的都想为国家做一份贡献。更不要说朱朗这个太子殿下了,他要根据前世的记忆和聪明的头脑,在这个大风大浪的变革时代做出一番成就来。

主角:朱朗,汪雪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朗,汪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来到大明的誓言》,由网络作家“西关钛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人士朱朗魂穿到了洪武六年,在这励精图治百废待兴的大明朝,但凡是有点抱负的都想为国家做一份贡献。更不要说朱朗这个太子殿下了,他要根据前世的记忆和聪明的头脑,在这个大风大浪的变革时代做出一番成就来。

《来到大明的誓言》精彩片段

“嘶...啊...好疼呀...!”朱朗的脑袋之上感觉到了一股钻心的疼痛,疼痛让朱朗缓缓的张开眼睛喊道:“护士,我的头好疼呀,能不能喊一下医生?”

要是以往,一声喊,护士会立即赶到,但是今天让朱朗意外的是,自己的身边没有一个护士回答,不但如此,朱朗睁开眼睛之后更加惊讶的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医院!

映入朱朗眼中的是一顶破旧的茅草房屋顶,四周是泥土的墙壁,周围的气味则是一股淡淡的泥土潮湿的味道。

“这里是哪里...我应该在医院做化疗呀?”

朱朗心中一个惊异,因为自己明明是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前不久刚刚住进医院,做着化疗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可是现在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家徒四壁的茅草屋中,稍微起身,朱朗再次一个惊讶,因为一直化疗的原因,朱朗早就失去了起身的力气。

但是刚刚朱朗起身完全就是一跃而起,可以说精力充沛,没有一点病体的感觉,只不过,这个时候朱朗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变小了,自己本来骨瘦如柴的身体已经没有了,虽然现在的这具身体不是很壮,但是却没有了骨瘦如柴。

“有铜镜...?”

朱朗看到了茅草屋中一角的香案上摆着一个铜镜,随后朱朗二话不说跳下床,来到铜镜的面前一照,朱朗看到铜镜中一位陌生少年的脸庞,身上还穿着一身白色的古代寝衣,这时朱朗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自己应该是魂体穿越了,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了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少年身上,只不过,朱朗不但没有一点着急,反而还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因为二十一世纪的朱朗要死了,癌症晚期,明明朱朗才三十岁不到,还是一名专门研究农业和畜牧业的大学生,虽然专业一般,但是却已经有工作单位等着朱朗了,谁知道,一个体检报告单,直接宣布了朱朗的死刑,短短三个月,朱朗从一百七十斤变成了一百斤不到。

别的病人还有家人陪伴,而朱朗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尽了人世百态,只是朱朗自己都没有想到,上天居然没有抛弃朱朗,现在给了朱朗另外一个别样人生。

朱朗发自内心的开心一笑。

“啊...!”忽然,一声尖叫声响起。

朱朗刚刚笑完一个扭头,就见一位大约十三岁的小女孩端着一碗药汤走了进来,看到朱朗站在铜镜前,小女孩惊喜的喊道:“奶奶,奶奶...大哥醒了,大哥醒了...!”

这声音之中透露着无限的欢喜,就在朱朗还在讶异的时候,一位年约五十多岁的老妇就冲了进来,看到站着的朱郎,这位老妇的眼泪直接滚了下来,跟着一把冲到了朱朗的身边将朱朗抱在怀中大声的哭道:“我的小朗呀,你终于醒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奶奶也不会独活了。”

“啊...!啊...!”忽然,朱朗的脑袋迅速剧烈的疼痛了起来,这个疼痛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将你的头皮给直接撕开,然后往朱朗的脑袋里强行的放着什么。

也就大约过了一二十秒,朱朗的疼痛感消失,跟着朱朗眼睛一片清亮的看着眼前的老妇喊了一声:“奶奶,小朗没事,你看小朗全部都好了。”

原来刚刚的疼痛是一股记忆袭来,这股记忆让朱朗了解到了眼前这个家和自己身处的这个年代环境。

这里是大明洪武五年末,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洪武五年就要过去了,朱朗这个家所在的地界名为太平府,离大明此时的首都南京不远,不过,朱朗一家是从凤阳逃难来到这里的。

洪武五年,虽然大明已经成立,但是匪患依旧很多,三年前朱朗一家来到这里落地生根。

朱朗一家四口,分别是奶奶汪大娘,爹爹朱二保,童养媳汪雪,其中一家之主是奶奶汪大娘,因为朱朗的爹爹朱二保早年从军与敌人厮杀被敌人砸中了脑袋,造成了智力弱化,现在的朱二保智力只有十多岁而已。

朱朗前两天跟着朱二保上山去打柴,不幸从山上滑了下来磕中了脑袋,随后就是一直昏迷,奶奶汪大娘想要给朱朗请郎中,可是朱家完全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所以最后只是借了五百文买药,并没有请的起郎中!

比较悲壮的是,朱朗听汪雪悄悄地说,如果这次朱朗吃了药,要是还没有好,奶奶汪大娘已经准备好自尽去陪朱朗了。

听到汪大娘的这个举动,朱朗十分的感动,前世从没有感受过的亲情,在这一世居然被深深的感受到了,这让朱朗对这个洪武大明感觉到了温暖。

夜晚到来,朱朗醒了过来,汪大娘十分的开心,一家人围坐在厨房的桌前,准备吃今天的晚饭,只见汪大娘端了一个大碗出来,大碗中是两个荷包蛋,汪大娘微笑着放到了朱朗的面前。

而朱朗也发现到了,当荷包蛋出现之后,自己的老爹和自己的妹妹童养媳,这两个人不停的吞咽着自己的口水,朱朗连忙笑着看向两人道:“老爹,小雪,你们也吃一个吧...!”

只是话刚说完,汪大娘眼神一凌的看着朱二保和汪雪道:“她们两个有吃的,他们不喜欢吃荷包蛋。”

被汪大娘的眼神一瞪,朱二保和汪雪只能不自觉的吞咽掉自己的口水,随后就见汪大娘和蔼的看着朱朗道:“小朗,你伤了脑袋,这荷包蛋给你吃,吃完要是不够,奶奶还给你做!”

说着,汪大娘就示意朱朗快吃,而此时的朱朗也是真的饿了,随后就端起了碗,两口一个,一共四口解决掉了两个荷包蛋,跟着还一口气将蛋汤给喝得一干二净,随后打了一个饱嗝。

当汪大娘看到朱朗吃饱了放下碗之后,才将自己三人晚上的吃食给拿了出来,一锅用黄豆煮出来的豆饭,豆饭的出现,让朱朗感觉到了自己家的困难。

特别是在吃豆饭的时候,汪雪还特意用朱朗喝过的荷包蛋汤碗盛的豆饭,明明那个碗里面什么都没有了,这个举动让朱朗感觉到了心酸。

怎么会这么穷,并且即使吃豆饭也就只能吃一碗,吃过之后,汪大娘还说明天凌晨的时候,她要早点出去,朱朗问凌晨出去做什么。

汪大娘笑着告诉朱朗,有一个好心人给了她一个工作,明天凌晨的时候去对方的家中拿衣服回来清洗,一共五十件衣服,一件一文钱,可以挣到五十文钱。

你要知道现在是大明的寒冬,外面的温度是零下十二度,这个时候洗衣,那是最苦的工作,虽然工钱多,但是这五十件衣服洗下来,汪大娘的手就不会有知觉。

朱朗想要劝自己的奶奶不要去做,可是,一边的汪大娘却叹息一声:“小郎,不做不行的,要是奶奶不做,我们朱家欠的药钱就还不回去,人家是相信我们家才借药钱给我们的,我们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也一定要将药钱还回去,这是朱家的诚信。”

朱朗心中一疼,原来自己的奶奶是为了给自己还药钱才这么的拼命,朱朗没有想到,一次魂穿可以让自己得到如此深厚的梦寐以求的亲情。

这个时候,朱郎在自己的心中坚定的发誓,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份亲情,他要让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尽快的富足起来,让自己的奶奶,爹爹,妹妹不用为一些吃食而烦恼,这是朱朗来到大明第一个誓言。

 


“砰...!”朱朗来大明的第一个誓言还没有发完,耳边就响起了一声巨响。

朱朗回头一看,家中厨房的木制板门就被一个大汉给踹开,随后朱朗就看到三个男人一前二后的走了进来,后面两人手中拿着的火把直接将朱家的厨房给照的通透。

“陈公子...?”

汪大娘在看到那位带头的男子之后,连忙起身脸上堆起了笑容笑道:“您怎么来了?”

“陈公子...?”朱朗连忙搜索自己的记忆,很快,就有这陈公子的记忆,这位陈公子是太平府青山脚下当涂县一霸,这位陈公子的爹爹就是大明朝开国名将邓愈的义子。

邓愈现在是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爵位封为卫国公,参与军国大事,也算是顶顶的大明新贵。

而陈公子这个小混蛋也是仗着自己家的的势力,祸害着青山周围的村落。

就是他借给了汪大娘五百文钱,让汪大娘有钱给朱朗抓药,但是这位陈公子可不是因为心善才会借钱给汪大娘给朱朗买药。

事实是这位陈公子看上了朱朗的童养媳汪雪,因为汪雪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却天姿国色,一身麻衣,蓬面一脸,却依旧无法掩饰她的姿色,陈公子在第一次看到汪雪之后,就深深的不可自拔。

本来陈公子是想要将汪雪给买到自己手中,但是汪大娘说什么也不卖,并告诉陈公子,汪雪是自己家的童养媳,除非朱朗死了,要是朱朗不死,汪雪永远是朱家的人。

后来这位陈公子又想用强,可是朱家的朱二保虽然脑子不好,但是武力惊人,陈公子担心将这个朱二保给惹火了,和自己来一个同归于尽就完了,自己可不会和个傻子同归于尽。

终于一个机会到来,五天前,朱朗从山上滚了下来,汪大娘四处筹钱,但是周围都是和朱家不熟的人家,他们的钱都会留这过年,怎么会借给朱家,所以兜了一圈,汪大娘十文钱都没有借到。

这个时候,陈公子身边的一位狗腿子给陈公子支了一招,让陈公子借钱给朱朗看病,但是到底借多少钱是有讲究的,钱不能借多,不能借到可以让朱家请到郎中,只可以借给朱家可以买到药的钱。

然后让陈公子买通卖药的,给朱朗抓一点不对症的药,想要直接害死朱朗,要知道古代可是一个伤风就能让人死的时代,药不对症,毫无疑问是一个杀招。

这样就可以不正面的和朱家作对,又可以对朱家施恩,等朱朗死了之后,陈公子只要再来给点钱将朱朗下葬,最后就说钱不要了,只要让汪雪跟自己走,不敢说十成对方会答应,但至少九成的机会是有的。

只是千算万算,陈公子没有想到这个朱朗属蟑螂的,居然吃了一段时间不对症的药还活了过来,一听到朱朗居然活了过来,陈公子连晚饭都没有吃就赶到了朱家。

这一看朱朗还真的活奔乱跳的坐在这里吃饭,脸上一点病怏怏的感觉都没有,这位陈公子的脸‘唰’的一下就垮了下来。

“你好了...?”陈公子恶狠狠的盯着朱朗。

“好了,好了,这多亏陈公子借钱给我们家小朗买药,多谢,多谢...!”汪大娘对着陈公子连连的躬身感谢,但是奇怪的是,汪大娘却没有让朱朗起来对陈公子躬身答谢。

“既然好了,那就快还钱吧...!”

“还钱?”汪大娘一愣。

谁知道,这位陈公子突然脸色一变的对着汪大娘喊道:“你们是在五天前借了本公子五百文,利息是每天四十文,现在要还七百文...所以请立刻将七百文还我,要是不还,我明天就去县衙告你们。”

“蛤...?”陈公子突然的变脸,让朱家一家人全部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陈公子,我们上次借钱说好了的,五百文钱到明年的七月归还,并且您也没有说要利息四十文一天呀...?”汪大娘露出了哀求的表情看向一边的陈公子。

陈公子没有说话,倒是一边陈公子的狗腿子,直接拿出一张契约露出猥琐的笑容道:“汪大娘,看看您的手印,这就是你上次和我们家公子签的契约。

借款是五百文,利息是一天四十文,过年当天偿还,如果还不上,就要拿你家的汪雪去我陈家为仆...!”

“没有,没有...我没有签这样的契约呀...!”汪大娘欲哭无泪了起来:“那天这就是一张空白的纸,你们说只要让我按一个手印就可以借五百文给我。

我就听你们的给按了,可是你们怎么可以随后在上面故意的写下这样的契约,你们这是在诈我...!”

说完,汪大娘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看着伤心流泪的汪大娘,朱朗的心中一疼,连忙起身来到了汪大娘的身边,感觉到了自己的孙子的关心,汪大娘更加难过的哭道:“小朗,奶奶真的没有签那个契约,是这些人诈奶奶的,奶奶对不起小雪呀...!”

“奶奶...不哭,不哭...!”朱朗连忙的安慰,汪雪和朱二保也是连忙担心的来到了汪大娘的身边。

陈公子哈哈一笑:“别说我们诈你,因为大明是讲律法的,你要是说我们诈你,你就要拿出证据,如果没有,那就是诬陷,我们是可以告你反坐,汪大娘你可要想清楚,还有...我们可和你不一样,我们有契约,契约上白纸黑字写得是清清楚楚,要么给钱,要么给人,想要抵赖,明日就送你们见官。”

“呵呵...!”就在陈公子得意不已的时候,一边的朱朗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陈公子愤怒的看向了朱郎,这个时候,朱朗温柔的擦了擦自己奶奶脸上的眼泪笑道:“陈公子,你也知道白纸黑字呀...那你看看你的契约上写得是不是,如果过年当天还不上,才会让我家汪雪给你陈家当仆,那么请问现在是过年了吗?”

“额...!”陈公子一愣:“反正你们还不起钱,哪天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大明是有律法的,说好了过年当天还不上才会让我家汪雪给你陈家当仆,那就是早一天也不成,你现在就去告官,我们朱家等着你...!”朱朗看着陈公子狠狠一笑。

“好...好呀...没有想到你个朱朗还有一些急智,让你找到一个漏洞,可是那又怎样,过年还有十五天,到那个时候,你们家要还一千三百文...!”陈公子恶狠狠的喊道。

“不用...!”朱朗微微一笑:“三天之内,我朱朗自然将钱还给你,至多不过八百二十文,好了,现在该我了...!”

“该你什么?”陈公子再次一愣,他发现自己怎么这么讨厌这个朱朗,假鬼假怪,看到就想踹一脚。

朱朗嘿嘿一笑道:“看来陈公子的大明律,还不是那么的熟悉,你可知道,大明律规定:凡夜无故入人家内者,杖八十。主家登时杀死者,勿论。”

“什么...?”陈公子一个惊骇,回头看向自自己的狗腿子问道:“有这条大明律?”

“有...!”狗腿子苦涩的回了一句。

话音未落,就听朱朗大喊一声:“老爹...给我往死里打。”跟着,就见本来就已经气握紧拳头的朱二保如猛虎一样的冲了出去,对着陈公子的眼睛就是两拳,不过,却被一个狗腿子给挡住了。

“啊...!”狗腿子一声惨叫,给陈公子当了肉盾。

就在朱二保准备继续攻击陈公子的时候。

“快带公子先走,我来顶着。”这狗腿子还挺护主,还知道保护自己的公子先走。

不过,这样一来,狗腿子就慢了一步,所以他的下场就是‘咔嚓’一声,狗腿子的手被朱二保给拗断了,随后直接的被大力扔出了朱家。

“啊...我的手...!”狗腿子哀嚎了起来。

 


“都怪我,都怪我,年纪越大,人就越蠢,是我将小雪给害了呀...!”

朱二保将陈公子和他的两个狗腿子给打退之后,一边的汪大娘就委屈的大声哭了起来:“这么多钱,我们该怎么筹呀...到底要怎么筹呀。”

汪大娘哭个不停,一边的汪雪也是陪着流着眼泪。

不过,这个时候朱朗的来到了汪大娘和汪雪的身边笑着安慰道:“奶奶,小雪,你们放心好了,我早就已经想好了该怎么赚钱了,区区几百文,很容易就赚到的。”

“什么...?”

朱朗的话,让汪大娘和汪雪齐齐的一个惊讶。

汪大娘收住了哭声看着朱朗道:“小朗,你能有什么法子赚钱,你就别安慰奶奶了,大不了我们再走就是了,将这个家里的一切都留给那位陈公子,这样也就一笔勾销了。”

“不是的,奶奶,我是真的有办法弄到钱,其实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就出去看过了,这前面的大湖中已经被冰封住了冰面,我们可以下到湖中网鱼。”

“网鱼...怎么网,现在湖面已经被冰封住了?”汪大娘有些不解的看着朱朗,而朱朗则是笑道:“奶奶,你现在累不累,要是不累的话,那么我们就开始准备一下织鱼网,”

“蛤...织鱼网!”汪大娘和汪雪一起不知道说什么的看着朱朗。

只是朱朗已经早就想好了自己的第一步,刚刚朱朗来到大明的第一个誓言,可不是一时兴起而发的,朱朗这个人喜欢谋定而后动。

所以早在中午的时候,朱朗的心中就已经有了一个先赚一点小钱让这个贫困的家庭过个安稳的年节想法,本来是准备明天开始实施的,但是现在既然多了这么一个陈公子,那么为了安自己奶奶和妹妹的心。

朱朗只能连夜干起来。

大家都知道朱朗是学农业和畜牧业的,所以朱朗就要去农村实地考察,不但是南方,就连北方他都去过,所以农村的事情,朱朗几乎就是门清,这样扎实的实力,也是朱朗没有毕业就被认预定好的原因之一。

下午朱朗就已经问了很多朱二保关于现在这里的事情,朱二保虽然智商不高,但是他不是傻,很多东西他都清楚,在朱二保的叙述下,朱朗想到了第一个让朱家脱离贫困的方法...冰下捕鱼。

这个时候的南方农村,还没有普及冰下捕鱼,这里的人只会撒网捕鱼,这样的捕鱼方法适合在春夏秋三个季节,可是等到了冬天的时候,河水结冰,那么冰面上就无法撒网捕鱼了,因为河已经被冻住了,你要是想捕鱼,就必须将冰封的河面给砸开,然后撒网捕鱼,这样就太费事了,而且即使你砸开了冰面,冬天撒网,也捕不到多少的鱼,属于事倍功半,所以很不明智,不如不捕鱼。

也因为这样,到了寒冬,河面被冰封之后,鲜鱼就变少了,可是朱朗去过北方的农村,他知道一种冰下捕鱼的方法,可以轻松得在冰封住的湖里将鱼都给拖上来。

当然了,这个捕鱼还需要很多的准备工作,第一步就是要织鱼网,因为江南的渔网是撒网,不能冰下捕鱼,所以想要捕鱼就必须要重新织网。

此时朱家丝线还是有的,朱朗先用竹片制作成了一个梭子。

然后将丝线绕到梭子上去,绕是有讲究的,先把丝线的一端系在梭子上,然后一圈一圈缠绕在梭子上。

绕好之后,准备一个尺板,尺板的大小取决于网眼的尺寸...跟着拿一个木棍,在上面绕32圈丝线,然后把这个圈套取下来,用丝线拴住一头,挂在墙上或者高的地方。

用左手手拿着尺板,右手拿梭子开始编织。先用梭子上的线头系住圈套上的一个圈,然后把丝线从尺板下部绕到上面来,把梭子穿进线圈里,再绕出来,和尺板上面的丝线打一个结,就完成了一个网眼的编织。

接下来继续从左往右继续编织,一层一层编制下去,就得到了一张渔网。

汪大娘和汪雪在准备好东西之后,就用一种完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朱朗快速的编制着鱼网,朱朗那娴熟的技术,直接看呆了两人。

“我的天,小朗你居然还会编制渔网。”汪大娘首先一个感叹。

跟在汪大娘的后面,汪雪也是欣喜的连连赞叹:“大哥,你真的是太厉害,那你为什么以前不织渔网呀?”

一个无语,自己这不是刚刚穿越,以前是我朱朗可真的不会,因为没有这些未来的记忆呀。

没有说话,朱朗则是继续的织着渔网,因为渔网要很长,短了是没有效果的,就这样,朱朗织了一夜的渔网,渔网织了有几百米,天微微亮了起来之后,朱朗看着脚边的渔网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因为随后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

冰下捕鱼是北方百姓最常用的一种简单方法,天大亮之后,朱朗就带着自己的老爹来到了青山脚的大湖边,这个大湖很大,但是因为这里比较偏僻,所以没有村庄在这里,算是人迹罕至。

“爹...冷不冷呀。”一身麻衣的朱朗,被风一吹,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

不过,一边的朱二保却嘿嘿的笑着摇了摇头:“不冷,还很热...。”

呵呵...苦涩的笑了一下,这就是体魄不同的差距吗,笑完之后,朱朗看着自己的老爹道:“老爹,我们要开始工作了,好不好?”

“好...!”朱二保连忙答应,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不过,就在这对父子一起开始网下捕鱼,为了自己家庭的未来搏一搏的时候,离这里不远的大明皇宫中,朱元璋的一天工作也要开始了,但是,今天的朱元璋却还没有工作就开始焦头烂额了起来。

因为此时的皇宫中,大明的皇后马皇后正哭的眼睛红肿,而在马皇后的对面,杀伐果断的大明皇帝朱元璋则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看着哭得十分的伤心的马皇后,朱元璋连连的解释道:“妹子,咱真的已经下了死命令了。

可是他们找不到干娘一家,咱也没有办法呀,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哭了,咱给你陪不是了...!”

要说此时的大明能让朱元璋给赔不是的,应该只有这大明的皇后马秀英了。

可是此时伤心的马皇后却不接朱元璋的不是,而是十分委屈的看着朱元璋道:“你当时心善,你的好弟弟为了救你重伤了脑子,损了智力,所以你要将你的儿子给一个给他。

我当时刚刚生产,连地都不能下,你就将我生下的两个儿子偷偷拿走一个,送给了你弟弟。

我没有说什么,这是应该的,是我们欠人家的,可是我有没有说,你一定要看紧我们的儿子,他本来应该是大明的王爷,可是被你送给了别人,生生的剥夺了王位,我们已经很对不起儿子了。

我让你看紧儿子,也看紧干娘和你的好弟弟,我们可以照顾他们,毕竟他什么也不会,智力还受损了,可是谁知道,一次闹匪,你还没有镇压,你的干娘,你的弟弟,你的儿子就全部不见了。

你找了十五年都没有找到!

“朱重八!”马皇后一声嘶吼:“那可是生死不知呀,是我们的亲生儿子生死不知呀,朱重八你到底是有多狠心呀...要是我的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朱重八,我就立即死在你的面前。”

说完,马皇后再次伤心的哭了起来,这个时候,听完了马皇后心碎怒吼的朱元璋也是无奈的深深的叹息一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