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史上最强万岁爷

史上最强万岁爷

妖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之后,秦云成了大夏国的皇帝,宠妃在怀美酒佳肴歌舞笙箫,从此君王不早朝……是不行的!这个国家正处于权臣当道国库空虚的时刻,周边的异族也在虎视眈眈,唯有他这个君主丝毫不在意。秦云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否则怎配做这一国君主。

主角:秦云,萧淑妃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云,萧淑妃 的武侠仙侠小说《史上最强万岁爷》,由网络作家“妖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之后,秦云成了大夏国的皇帝,宠妃在怀美酒佳肴歌舞笙箫,从此君王不早朝……是不行的!这个国家正处于权臣当道国库空虚的时刻,周边的异族也在虎视眈眈,唯有他这个君主丝毫不在意。秦云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否则怎配做这一国君主。

《史上最强万岁爷》精彩片段

养心殿,檀香四溢。

秦云在鎏金龙床上醒来。

他看见床前有一个宫装的古典美人,一双丹凤眼分外温柔,脸庞像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白里透红,娇艳欲滴。

特别是她的身材,前凸后翘,完美的S形,堪称完美!

秦云瞪直了双眼,这个女人是谁?绝对比一线当红女星都还要漂亮一万倍啊!

“陛下,您刚才摔倒磕到头了,现在感觉好些了好吗?可还疼?”美人轻声问道。

秦云瞳孔缓缓张大,眼前有御医,丫鬟,娘娘,龙床…

瞬间如潮水一般的记忆疯狂的涌入脑海中!

庚子年,大夏国,皇帝秦云,字破军。

我穿越了!

两个灵魂的记忆碎片在交融,剧烈的疼痛撕扯着他的脑袋。

“啊!”

秦云发出惨叫,脸色苍白,用力的拍打自己脑袋。

突如其来的骤变,吓坏了萧淑妃,她俏脸浮现惊慌,连忙过来搀扶:“陛下,陛下,你怎么了?您不要吓臣妾啊!”

秦云脑中一片混沌,顺势躺在了萧淑妃香软的怀中。

过了一会,才缓和下来。

乱成一锅粥的寝宫,也终于平静。

“林太医,陛下到底是怎么了?”萧淑妃很担忧的问道。

她一是担心秦云的龙体,二是担心秦云在她的寝宫不小心摔倒,万一有个什么好歹,整个萧家都要满门抄斩。

“禀告淑妃娘娘,陛下已无大碍,只是精神匮乏,另外刚才头磕了一下,额头有些淤青,需要静养而已。”

闻言,萧淑妃长吐一口大气。

目光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她很怕陛下的暴脾气。

“多谢林太医。”

“嫣儿,替本宫送送林太医,顺便给陛下抓点养伤的药回来。”

“是!”

不久后,林太医离开寝宫很远,支开嫣儿。

他悄悄在黑暗中放飞了一只信鸽,信中简短写道:“皇帝身体每况愈下,今日已经无力摔倒,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信鸽飞走,他脸色阴沉一笑。

寝宫中。

秦云望着龙床天花板一个劲的发呆。

自己真的穿越了,而且还是正儿八经的正统皇帝,站在金字塔顶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这个朝代叫大夏,但历史上是不存在的,估计是穿越到平行宇宙了。

“陛下,既然您已经没有大碍,那么妾身也就不打扰您休息,如果您有需要就直接叫妾身便是。”

萧淑妃的声音如清泉击石,撩人心扉,极尽温柔。

“不!”

“不准走!”

秦云下意识一手抓住了她的皓腕:“你留下来陪我,哪都不许去!”

萧淑妃眉头闪过一丝疼痛,委屈道:“陛下,妾身哪都不去,您不要生气。”

秦云看到她表情似乎很吃痛,心想,自己不过是轻轻抓了她的手腕一下,怎么会这样?

他下意识揭开萧淑妃的衣袖,当场一愣。

她手腕纤细,雪白如玉,但上面竟然有着许多的淤青和伤痕,将原有的美感破坏的一干二净,看上去甚至有点狰狞。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更何况这是自己这一世的老婆。

秦云怒了,蹙眉低吼道:“谁干的?堂堂贵妃,谁敢打你,朕要将他扒皮抽筋!”

闻言,萧淑妃双眼一红,清泪滚滚,然后跪在地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陛下独宠王贵妃,对她言听计从,动不动就狠狠打骂自己,昨夜就是那个狐狸精从中挑拨自己才被打的。

而且陛下听信佞臣谗言,独宠王家,提拔王家子弟担任朝中各大重要职位,导致大权旁落,皇权危在旦夕。

这些话,忠言逆耳。

她作为不受待见的贵妃,又怎么对鬼迷心窍的陛下说?

见她不说话,秦云更着急了,追问道:“朕问你是谁下的黑手,竟如此残暴,敢打朕的女人,怕是不想活了!”

萧淑妃泪眼婆娑,十分委屈,抬头看了一眼秦云,心想陛下莫非真是忘了昨晚的事了?

几番追问之下,她终于哽咽的开口。

“陛下,昨日臣妾前来侍寝,给您按摩,因为没有王贵妃按的舒服,触犯了龙颜。”

“您,您就用玉带狠狠抽了妾身,还让妾身滚出了养心殿。”

说完,她轻声的掩面哭泣了起来,十分伤心。

秦云愕然,自己的前身这么混蛋的吗?看萧淑妃身上的伤恐怕不是抽一次这么简单啊,这绝对是家暴,毒打级别的啊。

望着美人伤心欲绝,秦云心有怜惜,而且浓浓的自责。

他走下龙床,双手抓住她的柔嫩香肩;“咳咳,爱妃你先起来,这件事朕想起了,打你是朕的不对,朕向你道歉。”

闻言,萧淑妃大失惊色,她哪里敢让陛下道歉,怕是不想要命了。

“陛下,妾身不敢。”

“是妾身的莽撞,触犯了天颜,跟陛下没有关系的。”

秦云叹息,这么美丽的端庄女人,还这么的善解人意,原主人居然也舍得打,只怕是脑袋让驴给踢了吧。

“爱妃,莫要哭泣了。”

“朕向你保证,以后会好好弥补你,让你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闻言,萧淑妃的美眸闪过一丝黯然与幽怨。

低头擦着眼泪,委屈道:“臣妾不敢,只求陛下能够勤于政务,正视大夏现在权臣当道,异族虎视眈眈的问题,不要亏了祖宗的基业才好。”

“另外,陛下以后打我的时候能轻点,妾身就心满意足了…”

卑微的说完,她暗自又擦了一把眼泪,自己想好好辅佐陛下治理天下,可无奈奸人当道啊!

“我打过你很多次吗?”

秦云疼惜,忽然疑惑问道,他继承的只有原主人一部分的记忆碎片,很多小事他都记不全了。

萧淑妃怯生生的点头,俨然是被他打怕了,都有恐惧感了。

丧心病狂啊!

秦云心中大骂,出于男人的保护欲,他大手一张,将萧淑妃柔软的身子抱进了怀中。

触觉柔软,还香喷喷的,让他一阵神爽,这就是做皇帝的标配吗?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爱妃,从今天起,朕绝对不会再打你了!而且我要好好的补偿疼惜你!”


萧淑妃娇躯一颤,她的记忆里陛下就没这么温柔过。

更没有这么对过自己,甚至连碰都不愿意碰自己,导致入宫一年多自己都仍是处子。

难道陛下转性了?

不可能!陛下独宠王敏王贵妃一人,听信谗言,长期以来对那个妖妇欺负自己,打压萧家视而不见,又怎会突然变好呢?

想到这里,萧淑妃心中凄凉,只怕这只是陛下偶尔的可怜施舍罢了。

此时!

秦云的鼻尖嗅着体香,怀中抱着千娇百媚的古典美人,一颗心早就痒痒了起来。

“陛下!”

萧淑妃变色,察觉到了最外层的宫装竟悄然滑落。

“陛下,太医说了您需要静养,请保重龙体啊!”

秦云呼吸加快:“太医说我精神匮乏,就需要这样刺激一下!”

砰!

他下一秒,就将萧淑妃拦腰抱起,扔在古声古色的龙床上。

入宫一年多尚且未经人事的萧淑妃又羞又臊,慌乱无比。

她想要逃,但不敢,夫君最大,皇帝最大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哪怕秦云对她再不好,再非打即骂,她也一心想着快些给陛下生个龙子。

秦云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哪里管那么多。

“陛下,您刚刚磕到了脑袋,实在不宜房事啊,等过段日子,妾身一定…”

此时的秦云面红耳赤根本就听不进去劝解!

萧淑妃双手抱怀遮挡,脸色通红能滴出血来,颤音道:“陛下,妾身身上有伤,有些难看,怕冲撞了您啊…”

秦云的动作一滞,整个人也安静了一些,他已经看见了萧淑妃身上的伤痕了。

虽然她极力遮挡,但还是遗漏了一些地方。

绝美的胴体,白皙的肌肤,上面零零散散充斥了一些伤痕和淤青,有新伤,有旧伤,破坏了娇躯的美感。

作为一个男人,秦云是真挺心疼的。

“很难看吧?”萧淑妃自卑道,目光黯然,眼看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不难看!”

秦云摇头,内疚道:“是朕不好,是朕的错,朕不该打你!”

萧淑妃看着他真诚道歉的样子,内心像是打翻了调料瓶,极为复杂。

以前的皇上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入宫一年多,从未临幸过自己。而今天却跟饿了三天三夜的人一样,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了。

她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了。

“唉,罢了,希望陛下能念到这一夜的欢好,日后稍稍对我好一点,不再打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她心中叹一口气,望着身上的秦云缓缓松开了双手,不再遮挡,也不再劝解。

秦云贪婪呼吸着她脖颈香气。

不由心跳加快,忍不住吻上了她的红唇。

不一会。

萧淑妃忽然感觉全身一凉,她羞涩到紧闭双眼,长长的眼睫毛颤抖。

“陛下,臣妾还是处子,还望怜惜。”

“......”

殿外宫女太监,面面相觑。

“唉,淑妃娘娘只怕是又惹到陛下了,被打了。”

“这么好的主子,怎就不被陛下喜欢呢?”

众人心中感叹,可怜着萧淑妃的命苦,看着耀眼,但实际上几乎几天就要被陛下虐待一次。

翌日,清晨。

“陛下,陛下,早朝的时间到了。”萧淑妃温言细语的在秦云耳边说道,声音温温柔柔,生怕惹恼了秦云,又给自己来一顿毒打。

秦云睡得正香。

“陛下,早朝的时间快到了,切莫因闺房之事耽搁了国家大事啊。”

萧淑妃害羞,脸色红润,但仍壮着胆子再次提醒。

“不去!”

“朕哪都不去,朕就要抱着你睡觉!”秦云抱着她,说什么也不起床。

萧淑妃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心中怨恨王贵妃,肯定是她把陛下变得如此荒诞的!陛下现在竟然都不想去上朝了,一国之君,这还了得?

“唉。”她又叹气一声,怨恨归怨恨,可她也没有办法。

王敏乃户部尚书的千金,家中兄长大多也是朝中重臣,连宰相都跟王家交好,可谓是权倾朝野,又独得皇帝恩宠,整个后宫,谁敢去指责她?

察觉到她的唉声叹气,秦云这才缓缓睁开双眼。

萧淑妃已经穿戴起了部分衣物,她看起来跟昨天大不相同。

肌肤更加晶莹,眉眼间也有了妇人的春色,动人无比,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爱妃,何事叹息?”

秦云温柔的问道,毕竟刚要了人身子,正是感情火热的时候。

她眼眶一红,自责道:“陛下乃是天下之主,上朝这是千古不变的事,如果因为臣妾,而耽搁了国家大事,臣妾万死难辞其咎。”

“还请陛下听臣妾一句吧,先去上朝,现如今大夏朝内忧外患,内有天灾人祸,外有匈奴,突厥虎视眈眈,再这么下去恐怕…”

她怯生生的看了一眼秦云,没有说完,害怕激怒他。

上一次,她就是劝秦云好好批阅奏折,不要醉心美色,不料想,陛下大怒,甚至狠狠毒打她一顿。

闻言,秦云的脑中浮现了很多记忆碎片。

似乎这个强盛的大夏,的确已经中空了,前些日子不少奏折都在禀告,旱灾,马匪,匈奴过境!

不行!

老子刚做皇帝,刚拥有这么多的美好,不能就这么丢了,我得好好治理朝纲,让大夏恢复荣光才行!

秦云的双眼闪过一丝坚定,绝不做亡国奴或是倒霉鬼帝王。

老子要做最牛的皇帝!

“爱妃,你提醒的是,朕立刻去上朝,立刻去处理政务。”

闻言,萧淑妃错愕,没想到秦云竟没有生气,反而一口答应了下来,换在平时肯定是发火,甚至迁怒与她。

“陛下,可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秦云一笑,伸手将她抱入怀中。

“给朕更衣,上早朝!”

秦云大笑,仿佛登上了人生的巅峰!

一炷香后。

他被服侍的妥妥当当,更衣梳妆,然后有条不紊的前往金銮大殿上朝。


太极殿。

文武百官肃然站立!

鎏金龙柱,巧夺天工,庄严威武,众生匍匐…

秦云这辈子就只在电视里看过皇帝,当他真正身临其境,被别人仰望的时候,那一刻他作为男人的野心和欲望全都冒了出来。

这个天下,我要了!

暴君也好,昏君也好,怎么爽怎么来!

“陛下,关中一带大旱,寸草不生,百里无鸡鸣,百姓民不聊生,还请陛下早做决断啊!”一个红衣老头站了出来,手持玉如意,老泪纵横的喊道。

秦云一听,天灾人祸这么严重,这还了得!

他保持皇帝的威严,脱口而出:“赈灾,赈灾,立刻赈灾!”

“户部尚书,立刻给朕拨款,拨粮,驰援关中一带,避免更大的灾荒发生。”

闻言,朝中大臣半数面色怪异,朝中还有钱吗?

一位胡须花白的干瘦老头走了出来,他有细长双眼,城府很深,正是户部尚书王渭,他也是王贵妃的父亲,朝中权臣之首。

他表情为难,低头道:“陛下,国库实在是拿不出钱了啊,去年修建永乐神宫,今年御花园修缮,已经是将国库掏空,现如今国库仅存了五十万两银子了。”

“这点钱,赈灾恐怕不够,甚至还会让朝廷吃紧啊!”

五十万两?

秦云表情惊愕,他的记忆里,大夏国疆域极广,物产丰富,有万邦来朝的盛况,国库里面怎么可能只有五十万两呢?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有大臣贪污,私吞了银子。

“把账本给朕拿上来瞧瞧,立刻!”他语气里有些不满。

王渭见秦云的脸色难看,不禁有些疑惑,陛下今日怎么忽然想要查账了?不过他丝毫不紧张,立刻让人去取账本。

没多久,账本取来,交给秦云。

秦云看了一会,脸色极其古怪。

原来钱是真花了,还是原主人自己花的,有皇宫不住,非要修建新的永乐神宫,动不动就要带王贵妃四处游玩,修缮宫殿,随便一样就是巨额支出。

但他也很清楚,大夏国如此强盛,就算原主人不断的糟蹋,也不至于国库空虚到了这种地步。

说到底大树之中,肯定有蛀虫。

但,查贪污的大臣现在他不适宜做,毕竟自己还没有站稳脚跟,没有摸清朝堂的局势,贸然行动根本就没有用。

想了想,大手一挥:“立刻给朕停止永乐神宫的缔造,还有御花园,石庙等修缮,全部给朕停止,变卖所有能变卖的,换银子赈灾!”

闻言,朝中大臣睁大双眼,一片死寂。

今天陛下怎么转性了?都愿意停止修建神宫,救济灾民了,以前可不会啊。

王渭老辣的双眼忽然抬起头看了一眼秦云,目光狐疑,但没有说什么。

“陛下,圣明!”

先前那位红衣老臣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让人为之动容。

秦云想起了他,士大夫郭子云,是个不得志的寒门老臣,一心为民,这些日子一直想找自己聊赈灾的事,但原主人整天就知道玩女人,不仅不见,还让人仗刑了这老头。

“不错,此人可以提拔。”秦云暗道,很满意郭子云,准备重用。

这时候,王渭淡淡看了一眼自己阵营的一个大臣。

大臣会意,立刻站了出来,道:“陛下,臣还有本要奏。”

“说!”秦云十分干脆。

“剑南道仓山一带,马匪呼啸山林,日益壮大势力,现如今竟已有一万多人了!他们四处烧杀抢掠,百姓商人敬而远之。”

“如果朝廷再不出兵,恐怕会酿成大祸啊!”

闻言,秦云有点头疼。

心想这大夏朝怎么这么多事,一会天灾,一会马匪的,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出兵!”他果断说道,目光扫到武将一排:“你们谁愿意去?”

众武将低头不语,谁敢来争这个香饽饽啊?还不是王家预定好了。

有文臣立刻站出,建议道:“陛下,臣以为王明,王将军,可往!”

“没错,王将军骁勇善战,镇压马匪不在话下。”

“王将军一心为国,又是金吾卫大将军,深谙兵法,平定仓山之乱非他莫属。”

“…”

秦云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家伙,朝中过半的大臣都在支持王家长子王明,俨然是一言堂了。好多将领迫于压力,都不敢站出来竞争。

这个王家权势到底有多大?

户部尚书,将军,贵妃,全出一家门第,秦云不是傻子,古代这样的权臣乱政,不在少数。

“还有其他大将愿意去么?”秦云淡淡的问了一句,看似是走过场,实则不想妥协。

众武将面面相觑,他们大多跟王家交好,只有少数的将军跟王家不合,但他们也知道争取了没用,所以干脆沉默。

“陛下,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依老臣看,不如封王明将军为平匪大元帅,统领三军,前去镇压马匪吧?”

一个身穿紫色朝服的儒雅老头站出来笑呵呵说道。

秦云彻底炸了,这老头叫林长书,当朝宰相,连他也跟苏家穿一条裤裆?这是要翻天吗?!

同时,一个黑甲青年将军站了出来,正是王明。

他跪下拱手道:“陛下,臣一定替您分忧,保证七日之内将仓山一带马匪全部铲除!”

“王将军好气魄!陛下,老臣请奏,任王明将军为剿匪大元帅!”

“臣附议!”

“......”

朝中文武百官,有人带头开始跪下,要求秦云封王明为剿匪大元帅,一副你不封我们就不起来的样子。

秦云心中怒火滔天,这纯粹就是逼着自己封王明啊。

一个大元帅是可以随意封赏的么?那这样满朝的武将都要被他指挥,权力哪得是多大?

真正让秦云恼火的是,朝中大臣竟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只有一小部分在沉默。

记忆里,原主人实在太混账,沉迷酒色,也太宠信王家,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正当秦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目光忽然落在了一个高大中年将军的身上,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话。

他叫萧翦,帝都左大营的大将军,也是萧淑妃的亲哥哥。

但他跟萧淑妃一样,因为不满王家权倾朝野,肆意排除异己,所以十分不受待见,被边缘化。

甚至秦云记得,有一次自己打了萧淑妃,萧翦气不过,骂了自己两句,然后自己就派人打了他一百军棍,差点将萧翦打死。

所以虽为君臣,但实则貌合神离。

想到这里,秦云的危机感爆棚,身为一个皇帝,身边竟然没有一两个信得过的大臣。

他直接开口:“萧翦,你有把握平定仓山之乱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