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神医都市行

神医都市行

烧烤西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赵自在跟随师父在山野间修炼多年,医学武术,奇门玄术样样精通,如今入世修行,才进城的第一天,竟被人当做了流氓。赵自在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绝美的女人面孔变化之快,不过他秉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原则,不计前嫌,施针用药用实力堵住所有人的嘴巴。

主角:赵自在,丁如倩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自在,丁如倩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医都市行》,由网络作家“烧烤西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自在跟随师父在山野间修炼多年,医学武术,奇门玄术样样精通,如今入世修行,才进城的第一天,竟被人当做了流氓。赵自在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绝美的女人面孔变化之快,不过他秉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原则,不计前嫌,施针用药用实力堵住所有人的嘴巴。

《神医都市行》精彩片段

“呀!”

“王八蛋!臭流氓!”

“你居然偷看我洗澡!”

升阳市,天胜小区一栋豪宅里,突然响起女人的尖叫声。

站在卫生间的赵自在下意识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这辈子都忘不掉的画面。

蒸汽氤氲的卫生间,正站着一个堪称极品的大美女。

锁骨精致,腰肢纤细,那双大长腿修长笔直,淡黄色浴灯下,肤色白的透亮。

再配上空气中淡淡的香味,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最重要的是,对方长得很漂亮,樱唇琼鼻,柳叶眉桃花眼,五官精致,比村首家的小闺女还要好看。

不过看表情,对方好像有点不太开心?

赵自在咽了口唾沫,下意识脱口而出一句话:“你、你好白啊!”

“白你个大头鬼啊!”

丁如倩都快气疯了。

她正在洗澡呢,卫生间房间门突然就被人推开了,然后这家伙走进来,二话不说就解裤子。

关键是,被自己发现后,这家伙居然还敢厚着脸皮说自己白?

“你还敢看!”

“赶紧闭上你的狗眼滚出去!”

丁如倩愤怒大吼,现在的她,恨不得冲过去把这家伙的狗眼戳瞎。

但问题是,她现在连个遮挡的东西都没有,一旦出去,肯定会被彻底看光。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出去。”

面对丁如倩的咆哮,自知理亏的赵自在裤子都来不及系,提着裤腰带就推门出去。

等到赵自在离开,丁如倩还气的直喘气吗,同时心里更是一阵阵懊恼。

平时家里只有她自己,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生活。

再加上那家伙今天才住进来,她把这一茬完全给忘了。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失误,竟然导致她被人看光了身子。

“可恶的家伙!王八蛋!老娘绝对饶不了你!”

丁如倩恨恨地磨着牙,满腔怒火无处可去。

门外,赵自在听着丁如倩的自言自语,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放在平时,他绝对不会这么松懈,只是今天刚来大城市,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再加上刚才又憋得不行,完全忽略了卫生间里的水声。

不过,城市里的人也真奇怪,居然把洗澡盆和茅坑放到一起。

回想着刚刚看到的画面,赵自在挠了挠头。

老赵头难得没有骗他,还真给他找了个漂亮媳妇儿,而且看起来还是个好生养的那种。

可问题是,这个漂亮媳妇儿身体好像有点问题啊。

赵自在眯了眯眼,脑子里再度浮现出刚才看到的一幕。

“胃火常盛,久咳、心痛、胃脘痛......”

“取不容穴,施七分针,九壮灸,再取承满穴、同施七分针,十三壮灸。”

赵自在回忆着刚才看到的情况,自言自语。

他三岁跟着老赵头学医识药,一身医术尽得老赵头真传,学医十五年出师。

后来又花了三年时间把老赵头钻研了大半辈子都没学透的《医术正经》学的滚瓜烂熟。

就在他学有所成打算继承老医铺的时候,老赵头却把他打发到了升阳市这地方,说是给他定了娃娃亲。

“除了胃火,好像还有些积毒?奇怪,她怎么会中毒?”

赵自在仔细回味着刚才看到的画面,心里没有半点感觉。

他从小有个习惯,一旦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注意力就会高度集中,其他东西都会被他摒弃到脑海之外。

按照老赵头的说法,这叫天赋异禀,所以他才能在短短三年里就吃透了《医术正经》。

就在赵自在盘算着怎么解决丁如倩体内毒症的时候,一股劲风突然从后脑勺袭来。

赵自在刚低头躲过拖鞋袭击,就又听到怒冲冲的骂声。

“臭流氓!你怎么还没滚?”

丁如倩瞪大美眸,脸上满是怒意:“现在、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赵自在顺势转头,心跳又瞬间加快了几分。

比起在卫生间的时候,丁如倩身上多了件浴袍,刚好把那些位置遮起来。

可比起刚才,丁如倩现在的模样更多出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更加吸引人了。

特别是那对小脚丫,粉粉的,脚趾如贝,格外精巧。

注意到赵自在的眼神,丁如倩紧了紧浴袍,更生气了。

不过,还没等她发火,赵自在已经先一步开口:“我暂时不能走。”

来之前老赵头已经说过了,让他来升阳市,就是为了履行婚约,迎娶丁如倩。

因为被偷看了身子,丁如倩本来就在气头上。

现在听到这话,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你还敢耍赖皮,信不信我报警把你抓起来!”

“不是不是。”

闻言,赵自在摆手解释道:“你是我的媳妇儿,我是来跟你结婚的!”

“放屁!谁是你媳妇儿?少在这里胡搅蛮缠,谁跟你订的娃娃亲,让谁嫁给你!”

丁如倩指着赵自在,眼睛瞪得溜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包办婚姻这一套?”

看着丁如倩的状态,自知理亏的赵自在挪了挪身子。

其实他也没抱太大希望,毕竟设身处地想想,他也不太能接受有人突然说是自己的老婆。

不过,老赵头一直教他,医者仁心,学医就是为了治病救人的。

如果没看到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丁如倩身体里有暗疾,总不能见死不救。

想到这里,赵自在又继续开口:“我现在真的不能走,你有病,我必须先给你......”

“你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这一次,丁如倩根本没给赵自在说完话的机会。

丁如倩气的恨不得直接把手机砸到赵自在脑袋上。

什么媳妇儿?什么有病?

他分明只是想赖在自己家不走!

这家伙刚刚都敢闯进浴室偷看自己洗澡,谁能保证以后他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赶紧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真的不客气了!”

丁如倩握着手机,手机屏幕上已经亮出了三个数字。

只要她轻轻一按,马上就能报警。

“你、我......”

赵自在看着满脸警惕的丁如倩,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自己一片好心,她怎么就不理解呢?

赵自在又抬头看了眼丁如倩,无奈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每天晚上睡得都不太好。”

丁如倩眉头一跳,但很快又梗着脖子反问道:“那又怎么样?公司里知道我睡眠质量不好的人多了去了。”

“那他们知道你每天午夜都会胃部绞痛,跟针扎一样吗?”

丁如倩双眸瞪大,目光多出几分愕然。

跟睡眠质量欠佳不一样,这件事应该只有她的主治医生才知道。

而且,她还特地让医生保密了,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赵自在慢条斯理道:“除了这些,你平均每三天都会经历一次剧痛,从腹部开始传遍全身,四肢冰凉,虚乏无力,最严重的时候还会导致昏迷。”

“你自己应该也看过医生吧?他们给你开的药是不是根本没用?”

“因为他们认为你的病症是体虚劳累导致的,但实际上,你中毒了!”

“砰!”

随着赵自在说完,丁如倩的手机也随之摔到了地上。

丁如倩满脸惊愕望着赵自在,瞳孔收缩:“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很简单。”

赵自在洒脱一笑:“因为我是医生!”


“医生?就你?”

丁如倩下意识上下打量了赵自在一眼。

沾满泥土的老布鞋,洗的泛白的迷彩裤,再加上那件皱皱巴巴的短袖,不管从哪儿看都不像是医生,倒像是来城市务工的农民工。

可这家伙刚才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千真万确,又让人不得不相信。

一时间,丁如倩甚至忘了生气。

公司有不少人都知道她睡眠质量不好的事情,但每三天一次的剧痛,是非常隐私的事情,只有她自己和一个女医生知道。

但是眼前这个家伙,却一句话就说出来了。

“你、你到底是谁?”

丁如倩下意识问了一句。

但问完之后,丁如倩才意识到有些失态,立即摆出怒气冲冲的样子:“就算知道这些又能怎么样?”

“偷看我洗澡,还耍流氓!”

“劝你在我没有报警之前赶紧滚蛋,不然我一定把你送进去吃牢饭!”

说这些话的时候,丁如倩一脸恶狠狠的表情。

身为升阳市丁氏集团的执行董事,她的确有这个能力。

看着丁如倩逞强的模样,赵自在默默叹了口气然后起身:“希望你不会后悔。”

“放屁!老娘一口唾沫一个钉,才不会后悔!”

丁如倩重重哼了一声,抬手指向门口:“出去!”

“好好。”

赵自在慢条斯理起身,心里则默默倒数。

望着赵自在离开的背影,丁如倩松了口气。

老爹说给她找了个未婚夫的时候,她就非常抗拒。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包办婚姻这一套,她,丁如倩,只会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什么阿猫阿狗都想娶自己回家,真当她不要面子吗?

赵自在虽然不知道丁如倩的心里想法,但倒数却没有停下。

三......

二......

一......

“噗通!”

赵自在转头看去,只见裹着的浴袍的丁如倩已经倒在了地上,小脸煞白,眉头紧皱,一副吃痛模样。

短短几秒时间,丁如倩额头已经多出一层细密汗珠。

“都说你有病了。”

赵自在满脸无奈,转身走回到丁如倩面前蹲下:“你这就叫不听医嘱。”

阵阵剧痛冲击着大脑,丁如倩紧咬牙关,心里既有震惊,但更多的还是生气。

老娘都快疼死了,你居然还蹲在这里说风凉话?

你还是不是人啊!

丁如倩死死盯着赵自在,恨不得用眼神把赵自在戳死。

而赵自在像是读懂了丁如倩的眼神一样,还是那副慢悠悠的模样:“我给人治病那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走眼。”

“说这些话,只是为了让你知道,我真的是个医生,如假包换。”

“哦,对了,我医术还算不错。”

丁如倩死咬着牙关,如果不是疼的动不了,她甚至想跳起来给赵自在一下。

王八蛋!

等老娘缓过来劲,一定饶不了你!

“行了行了,别瞪了。”

赵自在把随身背的破布挎包放到地上,慢条斯理道:“既然我在这里,就不会让你出事的”

听到这话,丁如倩心里猛地一暖,像是心底某块地方被轻轻触动。

这家伙......好像也没看起来那么无赖?

难道是自己误会他了?

然而,这个想法还还没有持续三秒,丁如倩猛然瞪大双眼。

这家伙要做什么?

她刚才只顾着生气,只裹了件浴袍就从浴室出来了,剧痛来的突然,她没有任何防备就倒在了地上。

也正是摔倒的原因,浴袍变得松散,中间漏出来一大条缝隙。

而这个家伙,现在正在把手伸向浴袍缝隙!

臭流氓!

无赖!

王八蛋!

敢碰老娘你就死定了!

你别过来啊!

此时此刻,丁如倩只感觉自己都快要气疯了,最关键的是,现在的她,浑身上下刺痛无比,动都动不了。

难道,自己的清白就要被这么个家伙玷污了吗?

丁如倩死死咬紧牙关!

然而下一刻,她却感觉到一股暖意突然出现,以腹部为中心,朝四肢蔓延开来。

在这股暖意的冲击下,刺痛感和冷意就像是春雪消融一样,迅速消散。

往常至少要持续半个小时的剧痛,现在却在一点点消散、淡化。

发生了什么?

丁如倩勉强低头看去。

这家伙虽然把手放进浴袍缝隙,但也仅限于此,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而暖意的源头,正是那家伙的大手。

丁如倩愣愣地看着蹲在面前的赵自在,愣愣出神。

那家伙眉心微皱,神色坚毅,好像正处于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

而且,她并没有从赵自在脸上看到半点猥琐表情。

“你......”

丁如倩下意识开口,然后就惊讶发现,自己竟能说话了。

“呼......”

赵自在轻轻吁了口气:“差不多了,你可以先活动活动,感觉一下。”

“因为事发突然,我只能暂时帮你缓解病情,想要彻底根治,至少需要三次行针。”

说话的同时,赵自在缓缓捋顺呼吸,短短一会儿时间,《医术正经》给他带来的气机已经十去五六了。

丁如倩感觉着渐渐恢复的身体掌控权,心里充满了纠结。

她本来以为这家伙会趁火打劫,占她的便宜。

可事实上,人家非但没有占她的便宜,还帮她缓解了病情。

她,丁如倩,丁氏集团执行董事,升龙城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不知道多少人愿意拜倒在她的裙角下。

但现在,她却做出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事情。

而且小人是她自己,君子是被她看不起的乡下小子。

“等会儿我给你留个联系方式,有什么需要的,给我打电话就行。”

赵自在笑了笑,弯腰捡起破挎包:“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见。”

他从小在山村长大,别说睡大街,就算把他丢到大山里,他照样能不愁吃喝。

而且老赵头说过,大城市虽然没什么人情味儿,但胜在机会多,只要有一技之长就饿不死。

以他的医术,还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混出个门路?

赵自在朝丁如倩摆摆手,转身就走:“别一直坐在地上,寒气重。”

望着赵自在的背影,丁如倩咬紧嘴唇。

在赵自在开门的前一刻,她终于出声喊住赵自在:“喂,你等等!”

赵自在闻声回头,表情疑惑:“还有事吗?”

“你、你......”

丁如倩结巴了好半晌,最后才鼓足勇气道:“你可以住在这里!”

赵自在眼神一亮:“真的?”

老赵头没少跟他说,大城市人家的床都软乎的不行,他早就想试试了。

丁如倩勉强点点头,努力摆出一副冷漠表情:“不过咱们要先约法三章!答应我的条件,你才能住在这里!”

“没问题!”

赵自在立即点头。

“首先,你不能随随便便......”

丁如倩话刚说一半,突然注意到赵自在正双眼放光的盯着自己。

丁如倩看了眼赵自在,又低头看了眼身上的浴袍。

“呀!”

“臭流氓!”

“你在看哪里啊!”


“你神经病啊!”

“有好好的床不睡,非要睡沙发?”

丁如倩一边整理着浴袍,一边狠狠地剜了赵自在一眼。

刚刚她正准备跟这家伙约法三章的时候,结果发现对方眼神不善看着自己,然后就扑了过来。

她本来还以为对方突然贼心大起,下意识闭上了眼。

可她等了好半晌都没有感觉到任何动静,反倒是旁边传来扑腾的声音。

等她睁开眼,就看到那家伙躺在沙发上打滚儿,跟个智障一样。

看着满脸兴奋的赵自在,丁如倩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刚洗完澡,肤白貌美,香味浓郁,身上还只裹了个浴袍。

可这家伙宁肯扑到沙发上打滚,也看都不看她一眼?

老娘可是升阳市一朵花啊!

追老娘的男人都能组成一个加强排了!

可在你眼里,老娘还不如一个沙发?

“什么沙发?这不是床吗?”

赵自在从沙发上抬起头,看了眼丁如倩。

刚才替丁如倩缓解病情的时候,他就注意到摆在客厅的这个玩意儿了。

虽然不知道城里人为什么要把床摆在外面,但这玩意儿非常符合老赵头的形容。

又宽又大,还软乎乎的。

如果不是为了给丁如倩治病,刚才他就想试试了。

“床个屁啊,这叫沙发!”

丁如倩下意识就要发飙,但看着赵自在一脸疑惑,最后又把不爽强压了下去。

算了算了。

听老爹的意思,这家伙一辈子都住在没通电没通水的山村里,不知道沙发也很正常。

说起来也稀罕,都21世纪了,居然还有种闭塞的小山村。

老爹说那小山村好像是叫什么浅角山,名字奇奇怪怪的。

丁如倩揉了揉眉心:“你可以住在这里,不过咱们要约法三章。”

“你说就行。”

赵自在在沙发上蹭了蹭,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第一,以后未经允许,不能进我的房间,进浴室要敲门!”

闻言,赵自在点点头,爽快答应:“没问题。”

见赵自在态度还行,丁如倩又继续道:“第二,不准偷看我洗澡!不准偷看我上厕所!如果被我发现,我就......”

丁如倩恶狠狠的比了个“咔嚓”的手势。

赵自在往后缩了缩身子,继续点头。

他没见过世面,但并不代表他傻。

“第三......”

丁如倩皱着柳眉,一时间还真想不到第三个要求。

“那啥,你......”

就在丁如倩思索第三个要求的时候,赵自在突然开口。

被打扰了思路的丁如倩狠狠一瞪赵自在:“闭嘴!”

“哦,那好吧。”

赵自在瘪了瘪嘴,目光不自觉的往上飘。

他是躺在沙发上的姿势,而丁如倩就站在沙发旁,以他这个角度,刚好能欣赏到不一样的风景。

嗯,很挺拔。

弧度也不错。

颜色比较可爱。

看规模的话,也饿不到孩子。

赵自在单手撑着脑袋,心里默默评价。

丁如倩想了好半晌也没想到该提什么要求,只能暂时放弃:“算了,第三个要求回头再说,你刚刚想说什么?”

“那什么,你浴袍掉了。”

赵自在指了指往下掉了大半截的浴袍。

丁如倩低头看了一眼,尖叫着转身就跑:“呀!王八蛋!你还偷看我!”

话音未落,丁如倩一溜烟跑回卧室。

“明明刚才就想提醒你的,是你不让我说话。”

“而且咱可没偷看,是你堂堂正正展示的。”

望着紧闭的房门,赵自在伸了个懒腰,因为运转《医术正经》的疲惫感也涌上脑海。

床真软......

嗯,沙发。

沙发真软乎......

这辈子头一次睡沙发的赵自在,很快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然而,就在赵自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耳边就响起了丁如倩的喊声。

“喂,别睡了!都什么时候了?”

赵自在从沙发上翻坐起来,揉了揉眼。

放到平时,他很少有睡懒觉的习惯,实在是沙发太软乎了,比村子里那个破门板搭的床不知道舒服了多少倍。

“怎么了?起这么早有事吗?”

赵自在打了个哈欠,目光转向沙发旁的丁如倩。

只看了一眼,他的瞌睡劲儿瞬间就飞走了。

比起昨天晚上的时候,打扮整齐的还化了妆的丁如倩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长发挽起,被发夹卡在了脑后,脸上略施粉黛,好看程度直线上升。

而丁如倩今天的打扮,更是让他当场就看直了眼。

熨帖得体的白衬衫,依稀可以看到里面透出的隐隐黑色,下面则是黑色的短裙,腿上还有一层薄薄的黑纱。

赵自在还是初来乍到,并不知道黑纱叫什么,但此时此刻,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

真他娘好看啊!

不过比起昨天的时候,今天的丁如倩表情生冷,浑身上下透着不容侵犯的高傲。

看着赵自在的眼神,从昨天晚上就一直在吃瘪的丁如倩终于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了。

管你是傻里傻气的山村野小子,还是年少有为富二代,在老娘面前,都得乖乖俯首称臣!

丁如倩心里轻轻哼了一声,神色得意:“看在你昨天提我治病的份儿上,我带你去买几件衣服。”

“既然想住在我家,穿衣打扮必须要注意,还要保持卫生!”

听着丁如倩这话,赵自在才明白接下来要做什么。

上下又扫了丁如倩一眼,赵自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随口道:“买你身上这种的衣服吗?”

“那肯定的。”

丁如倩理所当然点点头:“西装衬衫才是男人的标配,像你这样,穿着破布鞋迷彩裤,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得到答复后,赵自在皱眉思索了半晌:“不行啊。”

“什么不行?”

丁如倩疑惑反问。

“就你身上这种衣服。”

赵自在抬手指了指丁如倩腿上的黑丝,皱着眉头道:“没办法下地干活的,一进地里,很容易就被麦茬子刮破了。”

丁如倩本来还以为赵自在想说什么,听到这话,当场就愣住了。

纯被气的。

关键是就在她气的说不出话的时候,赵自在还伸手在她腿上轻轻扯了一下。

“刺啦!”

刚刚还韵味十足的黑丝,瞬间勾丝出现一条大口子。

丁如倩瞪大双眼。

“你看,我就说吧,很容易就刮破了。”

赵自在一边扯着黑丝,一边评价道:“手感倒是不错,就是干不了活,真搞不懂你们城里人为什么要买这种衣服。”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自在还拽过来挎包:“你要真没衣服穿,我还多带了一条裤子,保证下地干活的时候咔咔好使,完全不带破的。”

赵自在越说越起劲,而旁边的丁如倩则气的脸色铁青。

“赵自在!”

“你赔我黑丝!”

“老娘跟你拼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