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个人搅乱一个世界

一个人搅乱一个世界

功夫咸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到了玄幻世界,开局便绑定了天机系统,第一个奖励便是一座天机阁。在这个通晓古今,断阴阳五行的天机阁,叶旭本以为不过如此!可直到到访的大人物越来越多,他这个天机阁的口碑传了出去,整个玄幻世界都知道了!

主角:叶旭,叶仙儿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旭,叶仙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个人搅乱一个世界》,由网络作家“功夫咸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了玄幻世界,开局便绑定了天机系统,第一个奖励便是一座天机阁。在这个通晓古今,断阴阳五行的天机阁,叶旭本以为不过如此!可直到到访的大人物越来越多,他这个天机阁的口碑传了出去,整个玄幻世界都知道了!

《一个人搅乱一个世界》精彩片段

南荒,玲珑城。

一条主干道上,一座阁楼建成。

叶旭轻手轻脚的挂上一块牌匾,揭下红布。

天机阁!

大门两侧,还有一副对联。

上联:晓未来通古今。

下联:批阴阳断五行。

横批:天机可测。

“知古今未来,好大的口气!”

看到这突然冒出来的店铺,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大多是不屑。

这方世界,有神人摘星拿月,焚山煮海,但就算是这些大神通者,也不敢妄言通晓古今未来,更不敢擅自揣测天意。

须知,天道有反噬。

妄图推衍天机者,必被天道所反噬。

一个年轻人,竟有如此大的口气,真是大言不惭。

“小店开张,还望诸位多多捧场!”

叶旭一袭青衣,容貌俊俏,一笑便有一种令人如沐春风之感。

他拱手抱拳,神情温和。

只不过,大多数行人都不以为然。

谁会相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有那种本事?

叶旭也不在意。

算命这种事,本来就是愿者上钩。

他背负双手,走入天机阁。

今天,是他穿越的第二天。

一穿越,便觉醒天机系统,建立天机阁。

顾名思义。

系统能测算天机,推演世间一切。

只要进入天机阁之中,那人的前世今生,过去种种,都瞒不过叶旭。

而且,在天机阁内,叶旭属于绝对无敌的存在。

但一走出天机阁,他就是一个弱鸡。

在这座世界,修行者遍地走,此时的叶旭,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凡人,没有一丝法力。

“在没有足够强的实力前,我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

叶旭心道。

他坐在太师椅上,随手从书架抽出一本元界史书,津津有味的读起来。

与他上一世读过的小说差不多,元界史上神圣辈出,更有大帝补天,谱写了可歌可泣的人道历史。

“要是能忽悠一两尊大帝,那我就不愁天机点数了。”

推演天机,需要天机点数。

天机点数则是用天才地宝,功法秘术,灵丹法器兑换。

但凡是一切被系统认定有价值的东西,都能转化为天机点数。

叶旭也能用天机点数直接提升实力。

但他现在也只能想想。

叶旭继续浏览元界史书。

……

此刻,两名女子缓缓走入玲珑城。

其中一人是一位看上去三十上下的美妇人,一身紫色宫装,长发高挽,气质端庄,秀眉之间隐约藏着一丝焦躁。

另一人,则是一位二八年华的少女,白衣如雪,青丝如瀑,生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眸子灵动璀璨,熠熠生辉。

“师父,已经十多天了,我们还没有一点关于九品金莲的线索,怎么办才好?”白衣少女叶仙儿蹙着秀气的柳眉。

“九品金莲乃是极品药王,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宫装美妇斥道,“仙儿,不论有多困难,我们都不能放弃。”

叶仙儿神色一凛。

只有寻到九品金莲,师祖才有救。

“咦?天机阁?”

叶仙儿目光一动,瞥见一旁的阁楼。

“晓未来通古今,批阴阳断五行?口气真不小!”

宫装美妇轻哼一声,目中有几分不屑。

玲珑城在南荒大地上,就是沧海一粟,但写下对联的人,却是口气最大的人。

哪怕是圣人,都不敢妄议天机。

一个天机阁,何德何能?

叶仙儿凝视着天机阁,在她的感觉中,这一座阁楼的气息十分古怪,仿佛蕴藏着一种极其玄妙的道理。

注视之中,她居然有种顿悟之感,气息流转,修为居然突破了!

“仙儿,你……你这是突破了?”

宫装美妇惊异的望着弟子,“你刚才是不是顿悟了?”

“对。”

叶仙儿点头,奇怪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看着,就顿悟了,然后就突破到了神泉境界。”

“师父,要不我们进去看一看?”

叶仙儿觉得,她的突破和天机阁的关系很大。

“不要浪费时间……仙儿,你……”

宫装美妇正要阻止,但叶仙儿已经走入天机阁。

阁楼之中,一位青衣少年慵懒的躺在太师椅上面,一手捧着元界史书,一手端着一杯茶,优哉游哉。

在师徒二人踏入天机阁的一瞬间,叶旭瞬间感知。

两股信息涌入叶旭脑海之中。

姓名:齐红绸。

实力:道宫六星(王侯)。

所属势力:南荒十大宗门之一,天心宗。

师尊:天心宗三长老祈青丝,目前身受重伤。

此行目的:寻找九品金莲,救助祈青丝。

姓名:叶仙儿。

实力:神泉境初期。

所属势力:天心宗。

师尊:齐红绸。

此行目的:寻找九品金莲,救助祈青丝。

两人的信息,叶旭已是了然于心。

不过,他没有起身,而是放下书,指着桌上的茶壶,温和笑道:“齐姑娘,叶姑娘,相逢即是有缘,先喝一杯热茶吧!”

“装神弄鬼!”

宫装美妇轻哼一声,但立即意识到不对。

他怎么知道自己和仙儿的姓氏?

“你怎么会认识我?”

齐红绸心中一惊,将叶仙儿护在身后,厉声质问道。

她自问自己虽是一位道宫六星王侯,但在南荒大地上,也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还没有到随便一人就认识自己的地步。

除非,这人调查过自己。

“这里是天机阁,只要是我想知道的事情,就没有不知道的。”

叶旭缓缓起身,负手而立,双目深邃的看着齐红绸。

“一派胡言!”

齐红绸神色清冷,当然不相信叶旭的说辞。

叶仙儿也十分激动。

但是,与齐红绸不同的是,叶仙儿更倾向于叶旭的说辞。

这天机阁,仿佛自成一体,她身处其中,更是能深刻感受到刚刚那一种感觉。

眼前的少年,或许真是一位能推衍天机的世外高人。

“你究竟是谁?”

齐红绸冷冷地盯着叶旭,暗中运转法力。

身为修行者,齐红绸的仇人也不少,保不齐面前少年就是有人派来对付她的高手。

只不过,有一点齐红绸很奇怪。

叶旭身上,没有一丝法力的波动。

就像是一个普通凡人。

但齐红绸可没有掉以轻心,一个凡人,怎会知晓自己的姓氏?

齐红绸暗暗调动法力。

但下一刻。

可怕的绝望从内心泛起。

不知何时,她的法力竟然被禁锢了,无法调动一丝力量。

她成了一个普通人。

“你究竟是谁?”

与刚刚的质问不同,齐红绸的语气中,充斥着颤音,带着恐惧。

无声无息之间,就能禁锢自己的法力,这份实力太恐怖了,即便是自己的师父也做不到。

难道,这是一尊天神?

齐红绸惊恐的望着叶旭,神情慌乱无比,脑子飞快转动,思索着对策。

“放心吧,我对你们没有恶意。”

叶旭笑了笑。

听闻此言,齐红绸总算是没那么恐惧。

面前人看似是一个少年,说不定是一个驻颜有术的老怪物,深不可测。

“你们既然踏入了天机阁,便是缘分。”

“看在这份上,我可以告诉你们九品金莲的下落。”


叶旭老神在在,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令齐红绸神情激动。

她从未说过关于九品金莲的任何一个字,但叶旭却能知晓她的目的,这绝对是洞察了天机,是一位世外高人!

“你……前辈,您知道九品金莲的下落?”

齐红绸一改称呼,呼吸变得急促,眼神也变得急切起来。

叶仙儿眨了眨眼,更是恭敬道:“前辈,我和师傅一直在追寻九品金莲的下落,还请前辈告知我和师傅。”

鱼儿上钩了。

叶旭心中一笑。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叶旭淡然道:“我这里的规矩很简单,只要你们有打动我的东西,我便能给你们想要的情报。”

“想知道九品金莲下落,就看你们有多少诚意了。”

“前辈,这是一口极品灵宝,不知道能不能入前辈的法眼?”

齐红绸掌心一翻,一口青玉般晶莹剔透的小剑出现在掌心,只有两寸长,灵光清幽,隐约有剑鸣声响起。

齐红绸双手奉上。

事到如今。

对于天机阁,齐红绸再也没有轻蔑之心,只有敬畏。

能一举道出师徒二人的身份,更能洞察两人的目的,这绝不是凡人,这种手段,恐怕圣人也不一定有。

这是遇到高人了。

“叮!发现一柄极品灵宝,能够兑换三十点天机点数。”

叶旭接过青玉小剑的一瞬间,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信息。

“系统,查询九品金莲的下落,需要多少天机点数?”叶旭心中问道。

“二十点。”

“立刻查询。”

叶旭命令一下,顿时清晰的线索浮现在脑海中。

“九品金莲,极品药王,生长在玲珑城东南方向一千二百里,沧澜大泽之中。

大泽之内,有一头道宫七星境的墨蛟镇守,这头墨蛟生有一处死穴,乃是其腹部一片白色龙鳞。

另外,天心宗二长老大弟子杜绝暗中跟随齐红绸,实力已经达到道宫八星,图谋不轨。”

种种信息,浮现心头。

甚至,包括跟踪齐红绸的人,也被推演出来。

只不过,叶旭没有立刻回复,而是把玩着青玉小剑,道:“九品金莲乃是极品药王,极品灵宝虽然也价值不菲,但似乎差得多。”

齐红绸脸色一白。

她一咬牙,递出乾坤戒,抹去了神识烙印,道:“前辈,晚辈断然没有欺瞒之意,这一口极品灵宝已是晚辈身上最贵重之物。”

“若是不够,那就再加上这枚乾坤戒。”

“如果还无法满足前辈的要求,晚辈也无能为力了。”

“师父,那可是您全部家当!”叶仙儿心情难受,丢了极品灵宝,齐红绸的实力就要大打折扣。

一旦失去乾坤戒,那就是一穷二白了。

“只要能寻到九品金莲救师父,就算是要师父的命,又有何妨?”齐红绸坚定道。

叶旭接过乾坤戒。

戒指已是无主之物,轻易开启。

齐红绸确实没有骗他,乾坤戒内,最值钱的就是一口上品灵宝。

“系统,一共能兑换多少点天机点数?”

“二十点。”

叶离颔首。

二十点天机点数,不赚白不赚。

几息后,叶旭看向齐红绸,道:“你们要的东西,就在玲珑城东南部,沧澜大泽中。”

“不过,有一头道宫七星境的墨蛟守护。”

“道宫七星境?”

齐红绸脸色苍白,她只有道宫六星境,最强的灵宝,还给了叶旭作为交换,遇上道宫七星境的墨蛟,根本不是对手。

“那墨蛟的腹部,有一片白色龙鳞,乃是其死穴。”

齐红绸眼睛一亮。

“多谢前辈。”齐红绸躬身行礼,感激涕零。

这位前辈真是好人。

不但告知了九品金莲的下落,还告诉她如何才能斩杀墨蛟,得到药王,自己的付出简直太值得了!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又一片孝心的份上,再免费给你一个消息。”叶旭笑道:“杜绝在跟踪你。”

“杜绝?”

齐红绸瞳孔骤缩,这个名字她绝不陌生。

在天心宗,杜绝是一个狠角色。

祈青丝与二长老向来不和,杜绝跟踪她,目的可想而知。

“多谢前辈相告。”

此刻,她才明白叶旭有多么神秘强大。

幸亏仙儿没有听自己的话,进入了天机阁。

不然,想要寻到九品金莲,还不知要花费多少时间。

“仙儿,你留在这里,等为师拿到九品金莲,再回来和你汇合。”齐红绸叮嘱道。

“弟子明白。”

叶仙儿聪慧机敏,以她的修为,一起去只会添乱,还不如留在天机阁。

齐红绸走出天机阁,镇压在她身上的力量,顿时消弭无踪。

“前辈真乃神人。”

感叹一声,她化作一束流光飞向东南方。

“前辈,师父不会出事吧?”叶仙儿担忧道。

“不会。”

叶旭摇头道。

闻言,叶仙儿的忧愁烟消云散。

在叶仙儿眼中,叶旭已是神一般的人物。

他说没事,绝对不会有事。

“前辈,仙儿能不能知道您的名字?”叶仙儿乖巧的跑过来给叶旭斟茶,目中满是狡黠之色。

“叶旭。”

“给我捶捶肩。”

说罢,叶旭便躺在太师椅上,享受着叶仙儿的服务。

……

八百里沧澜大泽,碧波无尽,浪涛滚滚。

两炷香后,齐红绸便降临大泽。

她神念一动,覆盖方圆三十里,片刻之后,便感应到一股精纯而雄浑的灵气区域,立刻飞行过去。

大泽中心,乃是一座小岛。

灵气氤氲成雾,一株六尺多高,花瓣如莲台一般的金色莲花吞吐灵曦,绽放出金色霞光,美轮美奂。

“九品金莲!”

齐红绸大喜过望。

吼!

一道咆哮声从岛屿深处传来,数十丈长的墨蛟通体如墨,生着一对龙角,气势汹汹的盯着入侵者。

那一道吼声,似乎是在警告。

铿锵!

齐红绸念头一动,一缕剑芒从指尖斩出,剑气迎风膨胀,化作数十丈,一举将湖面切开,斩向了墨蛟。

一座又一座道宫显化在身后,一共有六座道宫浮现出来。

墨蛟张口一吐,雷霆爆发,炸碎了剑芒。

唰!

却在此刻,齐红绸消失在了墨蛟的视线中。

墨蛟本能的察觉到危机。

它身躯摇动,雷霆汹涌而出,将周身化作磅礴雷海,几乎将整座小岛都包裹了,大泽沸腾,湖水蒸发。

这时候,六座道宫轰然撞破了雷海,齐红绸一手持剑,气息凌厉,朝着墨蛟冲杀而去。

墨蛟操纵雷霆,迎上齐红绸。

唰!

突然间,墨蛟庞大的身躯停在原地。

一缕青芒,不知何时破开了那一枚白色鳞片。

墨蛟被一击毙命。

齐红绸见此,对叶旭更加敬畏。

若非叶旭指点,她不可能斩杀墨蛟。

毕竟,一个小境界的差距,不容忽视。

齐红绸面露喜色,她鼓荡法力,将九品金莲连根拔起。

“哈哈哈……”

就在此刻,猖狂而桀骜的大笑声在天地间响起。

波涛剧烈汹涌,一浪盖过一浪。

一位黑袍男子步履矫健,踏浪而来。

“齐红绸,想不到你真能找到九品金莲,还能一剑诛杀道宫七星境的墨蛟,真是了不起。”黑袍男子冷笑道,目中杀意激荡。

“前辈果然料事如神!”

齐红绸早有预料,见到杜绝到来,并没有惊慌。

“前辈?哪一个前辈?”

杜绝皱了皱眉。

正常情况下,齐红绸见到自己,绝对不可能如此镇定。

她早就知道自己在跟踪她?

“哼!”

杜绝冷哼一声,眼神炽热,“师妹,这九品金莲还是交给我吧,有了它,师尊就能更进一步。”

“拿来吧!”

杜绝气息震荡,法力化作遮天巨掌擒拿下来,遮天蔽日,笼罩了方圆百丈。

然而,当他的神通落下,齐红绸却嘭的一声,化作一团青烟散去了。

“两仪天心术?”

杜绝眼神冷冽。

这是天心宗的逃亡秘术,需要抽取一部分法力和精血,塑造一个替身。

但是,这需要时间。

齐红绸能施展出这门秘术,证明她早已猜到自己在跟踪她。

“师妹,你跑不了的!”

杜绝神念一动,立刻锁定了齐红绸残留的气息,他收起墨蛟的尸体,飞速朝着齐红绸追去。


“师妹,我看你还能逃多远!”

杜绝与齐红绸一追一逃,一炷香时间一晃而过。

随着时间推移,齐红绸越来越虚弱。

她本来就不是杜绝对手,又施展两仪天心术,消耗一部分法力与气血金蝉脱壳,此刻渐渐力竭。

齐红绸望向前方,玲珑城遥遥在望。

“血灵遁法!”

齐红绸一咬牙,又动用一门秘术,一身气血几乎被抽干,化作一道血芒瞬间飞出了杜绝的视线。

“负隅顽抗!”

杜绝讥笑道,血灵遁法乃是一门禁术,有极为严重的后遗症。

而且,这只能让她在短时间内摆脱自己。

杜绝当然不知道,齐红绸是要回到天机阁。

半柱香后,齐红绸从天落下,砰地一声砸在天机阁前。

“师父!”

叶仙儿得到叶旭的指点,早已等候在此。

看见齐红绸身受重伤,立刻将齐红绸扶起,走入天机阁。

轰!

十几息后,杜绝轰然降落,强大的气势笼罩了整座天机阁,地面都被他踏碎,一个个行人都不敢注视他。

“多半是这天机阁惹事了。”

“口气太大,必然要遭天谴。”

众人七嘴八舌道。

“天机阁?可测天机?”

杜绝目光一扫,捧腹大笑,“居然还有如此狂妄的人,哈哈哈!”

“前辈……我……我实在是没去路了。”

齐红绸嘴角溢血,气息十分虚弱。

“无妨。”

叶旭笑了笑,“你是我的客户,在天机阁中,还没人能伤到我的客户。”

“将人交出来!”

杜绝雷霆般的声音在虚空中炸开。

“我认得此人,这是天心宗的杜绝,已经修炼到了道宫八星,可称王侯!”一人指着杜绝说道。

“天机阁的人死定了,居然敢得罪南荒十巨头!”

也有人幸灾乐祸道。

“我开门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不想与人为敌,你走吧。”叶旭的声音传来,道:“她是我的客户,在天机阁一日,天机阁便要庇护她一天。”

“凡夫俗子,也敢大放厥词?”

杜绝面色狰狞,“也罢,我今天就灭了你天机阁!”

轰隆!

杜绝气势一震,八座道宫陈列虚空,他如同王侯,霸气十足,踏入了天机阁。

“今日过后,这天机阁怕是就没了。”

众人神色各异。

但就在下一刻,杜绝踏入天机阁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忽然静止了。

嘭!

一息后,杜绝的身躯嘭的爆炸,灰飞烟灭。

八座道宫轰然崩溃,化作灵气,回归于天地。

道宫八星王侯,魂飞魄散!

众人震撼的望着这一幕,惊恐莫名。

他们甚至摸不清具体情况。

只知道,八星王侯被瞬间镇杀了。

“这天机阁,好恐怖!”

“那年轻人,绝对是一个世外高人!”

一个个旁观者震撼万分,对于天机阁的认识,有了惊天逆转。

“这人不会真有推衍天机的本事吧?”

重新审视天机阁,众人都是敬畏万分。

或许,那一副对联,真的没有夸大。

叶仙儿红唇微张,也被叶旭的手段震撼住了。

凌厉、果决,霸道。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齐红绸又惊又喜。

前辈果然是大好人。

不但帮助自己得到九品金莲,还顺手解决了自己的死敌。

“只是……杜绝的师父,乃是我天心宗二长老,他一死,二长老能立刻感知……”

“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不用给我解释。”

叶旭摆摆手。

天心宗二长老,乃是一尊伪神。

在元界,修炼境界有严谨的划分。

铸鼎九重,真灵、神泉、法相、道宫九星、神劫。、

神劫境,便是伪神。

只要渡过神劫,便能脱胎换骨,蜕变为天神,可想而知有多么强大。

当然,这只是齐红绸的看法。

在叶旭看来,只要没有超脱天道,在天机阁内,自己就是无敌的存在。

“是晚辈疏忽了。”

齐红绸惶恐不已,只觉得自己和一个傻子一般。

这位前辈知晓天下事,哪里用得着她来解释?

齐红绸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便得罪了叶旭。

“前辈,晚辈要赶回天心宗,用九品金莲为师父疗伤,先行告辞。等家师伤势痊愈,晚辈必定与家师一同拜访前辈。”齐红绸道。

“嗯。”

叶旭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乐开了花。

一宗长老,勉强算是一位大客户。

应该能赚上一笔。

“仙儿,我们走。”齐红绸道。

叶仙儿摇头,开口道:“师父,我想留下来。”

几炷香的时间,叶仙儿的修为直线上升,对于境界的领悟,更是不断加深。

她感觉,留在天机阁修炼一天,能抵得上天心宗修炼半年。

“这……”

齐红绸神色尴尬,她倒不是不愿意,而是担心叶仙儿惹得叶旭生气。

这些前辈高人,谁也摸不清他们的脾气。

“她留下来也好。”

让齐红绸没想到的是,叶旭同意了。

叶旭笑道:“她资质极佳,能领悟到天机阁的一点奥秘,在这里修行,事半功倍。”

而且,叶仙儿留下,也有一个人陪他说话。

孤身处在天机阁,属实寂寞无聊。

齐红绸神色一僵,心中羞愧。

身为道宫六星王侯,她居然不如自家徒儿,看不出天机阁的奥妙。

“既然前辈不嫌弃,那你就留下好好修行。记住,不能给前辈添麻烦。”齐红绸语重心长的叮嘱一声,拖着受伤之躯悄然离开天机阁。

“这是你的机缘,要好好把握。”

“弟子谨记师父教诲。”叶仙儿点头道。

齐红绸一走,叶仙儿也开始专心修行。

这丫头的天资极高,几息时间,便进入空冥之境,不为外物所扰。

正如齐红绸所言,这是叶仙儿的机缘。

“系统,花费三十点天机点数,提升实力。”

叶旭心道。

轰!

命令一下达,天机点数清零,磅礴的力量灌入了叶旭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他的身体之中,无穷无尽的力量迸发。

仅仅是一刹那,叶旭便觉得自己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千锤百炼,似乎是得到了升华。

宿主:叶旭。

修为:铸鼎境圆满(极境)。

叶旭震惊了。

十点天机点数,就让他在一息间,从一个凡人,变成力扛九鼎的修行者,这简直是太奇妙,太棒了。

他在元界史书上见过,能在铸鼎境,达到极境的人,一个个都拥有着堪比太古凶兽幼时的力量,强大无比。

这种人,根基夯实无比,能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

当然,叶旭比所谓的天骄更优秀。

因为他根本不用修炼。

“什么都不做就能变强的感觉太爽了。”

太师椅摇动,叶旭心情舒畅。

黄昏时分。

夕阳照在了城墙上,留下斑驳碎影。

一道破空声,打破了玲珑城的宁静。

“是谁杀了我的徒儿?滚出来!”

沉闷的咆哮声,响彻了玲珑城。

天穹瞬间阴暗下来,乌云压城,风雨欲来。

那是一位高大的红袍老者,两鬓斑白却精神矍铄,一双眼睛如苍鹰般锐利,充斥着滔天杀意。

他望向了天机阁。

那是杜绝生前,最后呈现出的影像。

杀自家徒弟的人,就在天机阁。

红袍老者白发飘动,屹立在半空,残阳如血,杀机肆虐。

“天心宗的二长老到了!”

“废话!自家徒儿死了,肯定得给他报仇!”

“又有好戏看了!”

噗!

话音未落,刚刚开口的几人,统统七窍流血,死于非命。

余下的修行者,面如金纸,噤若寒蝉。

太狠了。

看个戏都有生命之危!

“赶紧禀告城主。”

镇守玲珑城的一位修行者,见到这一幕后,也立刻动身前往城主府。

“缩头乌龟,敢做不敢当吗?”

红袍老者声如惊雷,步子一动,朝着天机阁走去。

这一刻,无数双眼睛注视着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