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你的心是石头吗

你的心是石头吗

九只小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前世是战地女军医,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什么难治的病没处理过,如今带着空间来到这个极品人家,恶毒继母别想继续猖狂。身为家里的长姐,保护弟妹让他们吃饱穿暖是应该的。

主角:林九棉,夏东路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九棉,夏东路 的武侠仙侠小说《你的心是石头吗》,由网络作家“九只小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前世是战地女军医,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什么难治的病没处理过,如今带着空间来到这个极品人家,恶毒继母别想继续猖狂。身为家里的长姐,保护弟妹让他们吃饱穿暖是应该的。

《你的心是石头吗》精彩片段

“林九棉,对不住了!”

“是你婆婆看不中你,给了我一个银镯子,要我毁你清白,她已经带着人准备过来抓奸了。”

“要是你死了,可别怪我啊!”

林九棉感觉脑袋疼的厉害,依稀中,一道声音在耳边呢喃着。

她怎么了,她在哪!

她记得自己叫林九棉,是个战地军医,在战争的最前线辛苦奋战了三年,眼看着熬到要回去了,却被一颗流弹打中。

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尸体变成了碎块,比上千块拼图还要碎的那一种。

怎么就……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身前的衣襟被扯开,一只大手已经探了进来。

林九棉本能抓住了那只手,睁开眼,看到了一双愕然的眸子。

“啊,你,你没晕!”

林九棉眯眼冷笑:“不,你应该说,我怎么没死?”

忽然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黑夜里一条火龙朝着这边快速的移动。

没多久,一群男女老少破衣喽嗖的到了这里。

为首之人是一个四十出头中年妇女,正是林九棉名义上的婆婆蔡秀芬。

“乡亲们,就是这里,就是这里了。”

“你们说,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倾家荡产的娶了这么一个城里的媳妇,可到头来,不到一个月就跟着别的男人在树林里幽会了。”

“我,我们夏家的脸可往哪里放啊。”

“你们看,那里,就在那里呢!”

火把的映照下,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鼓起了一个大包,一件破旧的褂子盖在上面。

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还不停的蠕动着。

看着像是两个人在褂子的覆盖下做着什么一般。

“你们看看,都闹成了这个样子,这狗男女还在搞呢!”

“哎呀老天爷啊,我们夏家这是做了什么孽哦!”

“儿子在外面当兵保家卫国,媳妇在家却不守妇道!”

蔡秀芬也不向前了,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哭喊。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的皱眉,将那个鼓包围在当中后,齐刷刷的看向了村长。

村长背着手,狗搂着腰走进来,看了看现场也是嫌弃的不行。

阴沉着脸吩咐:“抓起来!”

村子里几个精壮男子上前,抓住褂子一把掀开了。

但很快,众人都愣住了。

“哎呦妈呀,可羞死我喽,这狗男女不要脸啊,以后让我可怎么有脸活啊!”蔡秀芬还在哭嚎呢!

村长皱眉:“别哭了,你看看那下面是啥!”

“哎呀我可没脸活了,丢死人了!”

“闭嘴!”村长烦了愤怒的吼了一嗓子。

蔡秀芬微愣,立马不吼了。

她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疑惑的站起身往那边走了走。

“啊?”看到树下的情景时愣住了,似乎不甘心,又狠狠揉了揉眼睛仔细再看。

妈呀,树下哪里有什么人,那分明是两只垂死挣扎的野兔。

只不过,树下的落叶堆了不少,野兔被捆住了爪子,还在不停挣扎中,因此那褂子才会蠕动不停。

“啊,这,这!”蔡秀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惊讶的脸色煞白。

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

“各位在这里找什么,是找我吗?”

声音未落,众人齐刷刷的转头。

赫然看到在他们的身后,蔡秀芬那个刚过门的媳妇站在那里,手里牵着一根树藤,树藤的另一头隐没在一颗大树的后面。

“啊,你,你个小贱人,你藏到哪里去了?”蔡秀芬看到林九棉,惊声喊叫。

林九棉冰冷的看了她一眼:“藏?你是要问,你的表侄在哪里吧!”

话落,林九棉狠狠一扯树藤,忽然从树后扯出来一个几乎是光着的男子。

男子就穿了一个裤衩子,手已经被树藤绑了起来。

林九棉一拉扯,男子一个趔趄,乱跑了几步噗通摔倒在地。

众人忍不住的惊呼。

蔡秀芬身后的村长也是很震惊,却眯眼看着那个男人没说话。

林九棉凉凉的一脚踩在了男子的身上:

“说吧,把刚才对我说的话,再说一遍。”

男子怯怯的看了林九棉一眼,急忙回答:

“是我表姑吩咐我的,她给了我一个银镯子,要我把她刚过门的儿媳妇给骗到这里来,撕了她的衣服毁了她的清白。”

“到时候她会带人来抓奸的。”

“她还说,事成后,这个女人就没人要了,我可以带走卖了!”

 


“哗!”众人一阵哗然。

“你,你胡说!”蔡秀芬气得脸色铁青。

“肯定是你们串通好了的,你们就是奸夫淫妇,是你们偷情,见我们抓奸,才自导自演的。”

林九棉闻言笑了:

“呦呵,水平不错啊,还知道自导自演。”

“不过,他好像叫你表姑吧!”

“再说,这银镯子是你一直戴在手上的吧,怎么就摘下来了呢!”

林九棉说着拿出一个银镯子,在手上把玩着。

“是你偷走的!”蔡秀芬哪里会认。

林九棉点头,踢了踢地上的男子:

“哎呀怎么办,她不肯承认啊!”

“要是没有证据,那你可就是意图强奸哦。看样子,我只能将你送进公安局。”

“啊,对了,你们还给我吃药了吧,我刚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是麻的。”

“但是呢,不管是什么药物进入身体后,四十八小时内还是可以通过血液检测出来的。”

“这可是铁证哦!到时候,你可要将牢底坐穿的!”

男子傻眼了,转头恶狠狠的看着蔡秀芬:

“表姑,你怎么能这么坑我,分明就是你指使的。”

“哦,对了,还有我表弟也是知道的,当时他就在场。”

“还有那药包,你从箱子底下摸出来的,里面还有不少药粉,你说这玩意可贵了,是从镇卫生所托人买的,得省着点用。”

男子话落,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蔡秀芬。

蔡秀芬的脸色煞白,她连连后退,拼命摇头:

“不,不是我,你胡说,你,你胡扯!”

当她退到了人群边缘,忽然扭头就跑。

事到如今,众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她一溜烟的跑的没了影子,林九棉转头看向了村长:

“村长抱歉,这大冷天的还把你们都折腾起来了,这两只兔子是我顺手逮到的,就给大家分了填个下酒菜。”

众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推说不用。

但林九棉做事敞亮,直接拎起兔子给了村长,也顺便将那个光腚的小子也给了村长。

“您是村长,这事您看着办。”

村长对林九棉的懂事表示很满意,挥手让人把人给扯下去了。

“明天通知他家来赎人,要是不来,就直接送派出所吧!”

林九棉先走了,回去的路上,她慢慢融合了这身体的记忆。

身体原主也叫林九棉,现在是一九七三年一个叫临省临城的地方。

林九棉原本是城里的姑娘。

林家和夏家爷爷辈是战友,出生入死的交情。

便给两家儿女定了亲事,可父辈都是儿子,便将亲事延续到了孙子辈。

也就是林九棉和夏东路。

不久前,林九棉的父母预知到自己会有事,便特别拿着之前的信物来找夏家。

夏东路的爷爷老泪纵横,撑着快要咽气的身子,硬是做主让他们完婚。

为此,夏家还拿出了仅有的二十块和一个手电筒作为聘礼。

这也是蔡秀芬一直都耿耿于怀的。

两人成亲后,夏东路便回去部队继续当兵,连爷爷过世的葬礼都没参加。

只剩下性格绵软的林九棉在家里明里暗里被婆婆各种欺压,欺压就算了,如今还搞了这么一出戏,真是让人作呕!

身体原主这是被婆婆给活活欺负死的啊!

想到这里,林九棉忍不住在心底冷哼:

“没关系,我既然继承了你的身体,定会代替你好好的活下去,你的一切我接收了,你的委屈,我也会替你报的!”

林九棉根据自己的记忆,一路加紧脚步回到家。

果然,刚进门就瞧见蔡秀芬从箱子下面摸出来一包药粉。

林九棉抬脚踹门,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啊,你个小贱人,你干什么?”蔡秀芬转头见是林九棉,尖着嗓子质问。

林九棉冷冷一笑:“这就是证据啊!”

说着伸手从她的手里抢过了那包药。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蔡秀芬闪烁其词。

林九棉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打开药包闻了闻。

“是粉末状的安定啊!”

“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那不是我的东西。你个小贱人,你把这东西拿到我这里来做什么,是要陷害我不成!”

蔡秀芬瞪眼,左右屋子里也没有别人,准备死不认账!

就在这时,外面院子里的公公夏建军听到声音进来查看。

他的身后还跟着二儿子夏东阳。

说起这个公公也算是厉害的,今年四十多,前后两任妻子,一共有六个孩子。

第一任妻子去世,生了三个孩子,大儿子夏东路,女儿夏吱吱,小儿子夏东阳。

第二任妻子就是这个蔡秀芬,丧夫!

她嫁来时带着儿子孙有亮,嫁过来后又生了一个女儿夏晓晓和一个小儿子夏东鹏。

蔡秀芬见他们来了,更加猖狂:

“你们快来看看,这女人不守妇道,和别的男人钻小树林,被抓奸了还死不认账,居然诬陷我给她下药。”

“这药分明就是她拿过来的,我不知道,我不认识!”

夏建军闻言脸色一变,怒道:

“胡闹,我就说这城里来的女人靠不住,这才多久就不守妇道了。”

“不行,我们夏家容不得这样的女人。”

“对,我们夏家可不能因为这女人丢光了脸面。当家的,这种女人不能要,赶她走!”

“听到了吗,你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赶紧滚蛋,我们夏家不要你!”

“不过,临走前把我们给的彩礼留下,还有这些日子以来的吃吃喝喝,都得给我算清楚才行!”

蔡秀芬见自己男人这么说,立马来了精神,趾高气扬的转头呵斥林九棉。

林九棉冷眼看着,唇角勾出一抹冰冷中带着几分嘲讽的笑意。

身边的夏东阳皱了皱眉头:“爹,不会是嫂子的,嫂子是个很知礼首礼的女人,她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什么误会,你这么说,是我诬陷她了?”蔡秀芬气恼的朝着夏东阳瞪眼。

夏东阳吓的一缩脖子,怯怯的后退了几步: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可嫂子真的不会做那样的事,我相信她!”

蔡秀芬闻言怒了:“嘿,你个小崽子,你的意思是说我随便诬陷她了。”

“你就是诬陷嫂子!”夏东阳气恼的顶撞。

“丫个呸的!滚出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说着,蔡秀芬抓起旁边的一个破碗丢了出去。

破碗已经缺了一个口,狠狠砸在了夏东阳的额头上。

“啊!”夏东阳惊呼了一声,血立马涌了出来。

他捂着头,扭头就跑了。

林九棉担忧的皱了皱眉头,对她们也没了耐性!

“够了!”

“这药粉是谁的,你说我说都没用,这玩意不算是管制药,可一般人也是摸不着的。”

“去镇上卫生所查查来源就知道了。”

“我们查不出来,公安可以。”

说完,将药包裹好就往外走。

“你干啥去?”蔡秀芬有些心慌的问。

“去派出所报警。”林九棉说的斩钉截铁。

蔡秀芬的心一惊,急忙朝着自己男人使眼色。

夏建军立马明白了,郁闷的瞪了自己媳妇一眼,但还是要收拾残局!

“够了,你给我站住!”

林九棉停住脚步,转头看向了他。

“说到底也是家事,你也没什么损失,你再去报警,还怕咱们家闹的笑话不够吗?”

林九棉抿唇没吭声,却一脸的倔强,一副死也不会妥协的样子。

夏建军顿了顿,神色缓和了一些道:

“东路不在家,你把家里搞的鸡飞狗跳,说出去也不好听。”

“行了,此事到此为止,你去看看东阳!”

林九棉嘲讽的瞟了他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现在她刚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了解清楚的,记忆里也不过是一些片段的回忆,不全面。

再有,方才她说这药粉能查到来源只是糊弄他们的,这个年代的安定可是随便就可以买到的,有的地方药店就有。

蔡秀芬手里的药只是安定碾成了粉末而已!

当然,最重要的是,夏东阳那边似乎砸的很严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