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越后继续打造她的梦想田园

穿越后继续打造她的梦想田园

飞帚少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厌倦了996的江棠棠下定决心回家乡创业,学着网红拍视频制作视频。卖掉了这么多年积累的家当,还欠银行上百万,这才在山沟沟里修建一栋小别墅,另外还租了上百亩的田地,决定打造一个梦想田园,奈何一切准备就绪,农家乐也可以开业,却一不小心穿越了。

主角:江棠棠,陆时晏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棠棠,陆时晏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后继续打造她的梦想田园》,由网络作家“飞帚少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厌倦了996的江棠棠下定决心回家乡创业,学着网红拍视频制作视频。卖掉了这么多年积累的家当,还欠银行上百万,这才在山沟沟里修建一栋小别墅,另外还租了上百亩的田地,决定打造一个梦想田园,奈何一切准备就绪,农家乐也可以开业,却一不小心穿越了。

《穿越后继续打造她的梦想田园》精彩片段

大雨瓢泼,寒风呼啸。

江棠棠抱着双臂,瑟瑟发抖地躲在昏暗的墙角。

破庙漏风,身上的衣服又湿漉漉的,即便她穿的这具身体一身的肥膘,却也无法抵挡这刺骨的寒风。

江棠棠欲哭无泪的望天,老天爷啊!如果我有罪,请用法律惩罚我,为什么要让我穿越啊!

对的,她穿越了。

她原本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白领,一直在大都市里打拼,因为厌倦了996,学网红回家乡创业,卖掉所有家当还倒欠银行上百万,终于在山沟沟里修了一栋小别墅,另租了上百亩田地,弄了一个乡村农家乐。

但没想到好不容易把房子建好,果园种好,农家乐终于可以开业了,她穿越了,穿成了大周王朝安阳伯嫡女。

原主虎背熊腰,一脸横肉,长得像只大黑熊,却眼馋京城里最俊俏的小郎君——定北侯府的小世子陆时晏,靠着下三滥的手段搞大了自己肚子,挟孕肚嫁入定北侯府,成了人人羡慕的世子妃。

但好景不长,原主嫁入王府第三年,定北侯府就因与三皇子勾结,意图谋反,全都被下了大狱。如今她正接替原主,在流放的路上。

真是倒霉啊!

世子妃的风光她没享受到,俊俏的小郎君她也没有睡到,却继承了这两百多斤的大肥膘,受这流放的苦,还要替她养那三个病殃殃的孩子。

啊啊啊啊!!!!

江棠棠脑子里发出一阵土拨鼠般的尖叫。

不知道她现在找面墙撞死,能穿回去吗?

这不科学啊!

她不过是整理库房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头在墙上撞了一下而已,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就穿越了呢?

她山庄里采购了满满一库房的东西,就等着开业了,还有她的果园,那么一大片的果园,都是最最优良的品种,特别是葡萄,是市场上最贵的金手指,她请了好几个专家过来指导,眼看着就要成熟了,她居然穿越了。

她的全部身家,她辛苦了那么久的成果,就这样没了?

正在她打算忍着疼寻一面墙撞头的时候,破庙里响起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还当自己是世子妃,等着人伺候呢?

时晏腿伤没好,尚且拖着伤去做饭,安哥儿一个八岁稚童,也知道去山上拾柴生火,你一个快三百斤的大人,坐在这儿躲懒,好意思吗?”

说话的是她的堂姐江采薇。

两人从小就不和,原主使手段嫁给了她的心上人后,江采薇更是恨她入骨,在原主嫁给陆时晏的第二年,不顾家人的阻拦,毅然决然地嫁给了陆时晏的三叔当继室。自此之后,见到原主就爱以长辈的身份找她麻烦。

江棠棠暂时放下撞柱子的心思,打起精神应对道:“三伯母要没事就多关心关心三叔,别一天到晚盯着侄儿侄媳妇房里这点事,就算整个侯府都被贬为了庶民,那也是知礼义廉耻的人家。”

这一声三伯母,叫得江采薇脸色都变了。

她爱用长辈的身份打压江棠棠,找江棠棠的麻烦,但是她最讨厌的也是三伯母这个身份。

偏偏江棠棠还话里话外讽刺他觊觎侄子,不知礼义廉耻,江采薇差点没给气死。

她咬着牙缝道:“晚辈太不成器,我这个当长辈的少不得要多费心管一管。”

“我怎么样自有婆母管束,用不着你一个继室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江棠棠原本说的很有气势,可惜,空气中突然漫起一股烧鸡的香味,她的脚几乎不能自控地朝着发出香气的地方走去。

这是原主的本能反应。

她除了生得又黑又胖之外,还有个外人不知道的毛病,那就是每当饥饿的时候,她的身体里就仿佛住着一头凶兽,控制着她的神经,让她不管不顾地发疯发狂,将所有能吃的都抓过来通通塞进肚子里。

不过以前在京城,不管是在安阳伯府,还是定北侯府,都不缺吃喝,所以她这个毛病也很少爆发。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定北侯府因为造反被贬为庶人,全家都要流放岭南。

而原主的娘家安阳伯府,也因此遭受牵连,降爵贬官,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并不敢偷偷接济她。

流放每天必须走几十里路不说,吃的东西也都是勉强能饱腹的粗粮,原主食量大,那么一点粗粮,哪里够她吃。

所以这一路上,因为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原主好几次去官兵手里抢吃食,给原本就处境艰难的陆家人又惹了不少的麻烦,婆家人也越发地嫌弃厌恶她。

而眼下,她正被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控制着。

江棠棠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她惊慌极了,她心里明白,这样是不对的,不能这样做,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控制不住想要疯狂大吃的欲望,这感觉实在是糟糕至极。

正在她快要走近官兵处的时候,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拽住了她,大力地拖着她往边上走。

是原主使手段睡来的夫君,曾经的定北侯世子陆时晏。

他受了很重的伤,伤还没好就随着家人一起流放,此刻走起路来有些跛足,手腕脚踝处也都被手铐脚镣磨破了皮,浸着血渍,但他眼神漠然又冷硬,仿佛完全感觉不到疼,只大力地拉着江棠棠往陆家歇脚的角落里走。

“给!饿了就吃!”陆时晏把吊锅子里的米粥倒出来,递给江棠棠道。

“时晏!”陆老夫人不赞同地呵斥道:“不可惯着她。”

这锅子是陆老夫人用贴身的银票,跟官差换的。为的就是能在歇脚的时候,熬点米粥给几个孩子补身子。

虽说皇上念在陆家几代人镇守边疆的功劳上,免除了妇女儿童的手铐脚镣之苦,但孩童哪里受得了流放之苦。

更何况原主生的几个孩子因为是三胞胎,又早产的关系,身体本就弱,以前在京城天天灵药滋补着,还勉强能过得去,但一流放,身体立马就垮了。

陆时晏费了不少的工夫,好不容易换来一点粳米,是为了给三个孩子补身子的。

陆老夫人自个都没舍得吃,见孙儿将米粥给江棠棠喝,顿时震怒不已。

“曾祖母,就给娘吃吧!我们不饿!”这时候,三个孩子却异口同声道。


江棠棠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掐着手心,才让神智保得一丝清明,不至于端过粥一口干了。

“不用了!给孩子们吃吧!”说完,她便不顾大雨,跑出了破庙。

她实在是怕再待下去,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疯狂抢吃喝的事来。

好在到了外面大雨一淋,再加上没了食物香气的干扰,她的神智终于回笼,只不过更冷了。

除了冷之外,还有胃没有得到满足的饥饿。

饿得她胃一抽一抽的疼!

好想念她的小别墅啊!她新采购大冰柜,里面冰了满满一冰柜的食品,还有她新买到的大烤箱,她去整理库房前还做了蛋挞放在烤箱里烤呢!

若不是莫名其妙穿越了的话,她烤箱里的蛋挞应该已经烤好了吧!

她闭上眼睛真诚的祈祷,求求你,老天爷,让我回去吧!回到我的小别墅和果园吧!

雨,好像突然停了。

她睁开眼睛,惊喜地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她新修的小别墅里。她此刻,正站在她梦寐以求的大厨房里,烤箱正散发出浓郁的奶香。

江棠棠不敢置信地打开烤箱,拿了一个蛋挞,正要吃,却突然愣住了。

一只肥胖的黝黑的大手,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吓得一抖,手上的蛋挞差点没拿稳。

如果她穿回来了,她怎么还是这副鬼样子?

所以,这一切都是做梦吗?

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妈呀!”真痛!

那是老天爷感受到她的祈祷,让她的小别墅跟着她一起穿过来了?

可是如果是跟着她一起穿过来的话,怎么还有电?她飞快地打开冰箱,蒸锅,扫地机器人等家用电器,发现真的都有电。

这一切,神奇得让她不敢相信是真的。

她一把推开大门,入目便是一个十分有农家特色的院子,院子里除了用作观赏的花草外,还种了各种各种的蔬菜,阳光下的青瓜绿得发亮,番茄像小灯笼一样,成串成串地挂在番茄藤上......

院子外,是她租的上百亩地,路的两边种的是大片的向日葵,再往前,是葡萄园,再前边,是种的草莓,除了草莓外,她还种了砂糖桔,水蜜桃,猕猴桃等水果。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果香。

闻着空气中的香味,她突然反应过来,她现在虽然也觉得饿,但是却并非像刚才在破庙里那种饿得失去理智,只剩下疯狂想吃的原始本能。

这是怎么回事?

江棠棠疑惑地皱眉。

不过先不管了,还是先弄清楚,她的小别墅和果园是不是与她一起穿越过来了吧!

她刚才好像是祈祷回去的时候,就突然到了这里。

她像刚才祈祷一样,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在心里默念,出去。

冰冷的雨点打在脸上,这次江棠棠却一点也不觉得冷,只觉得惊喜。她的小别墅和果园,竟然真的跟着她穿过来了。

正在她打算再次进小别墅的时候,陆时晏从密林中走了出来,“你跑什么?刚才去哪里了?”

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裤腿上还溅满了泥浆。

不过即便是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也半点不损他俊美的容颜。

他身量很高,面如冠玉,长眉入鬓,薄唇挺鼻,因为受了伤没得到救治,却一直赶路的关系,他看起来瘦而虚弱,但眼神却倔犟又凶狠,仿似一头受伤后不肯认输的猛兽。

江棠棠看着面前的男人,脑袋不知怎么就闪过一些原主给他用药后两人疯狂纠缠的画面,她莫名有种亵渎了神灵的感觉。

她快速地拉回跑偏的思维,胡乱应道:“就......”她下意识地想说随便走走,但想到自己可能穿不回去了,她得用原主的身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原主虽然因为用下三滥的手段设计了陆时晏,靠着肚子里的孩子,嫁进了定北侯府,但陆家人一直视她这个媳妇为陆家的耻辱。

陆时晏此番出来找她,只怕也并非因为情意,而是刻在骨子里的责任心,不允许他丢下明媒正娶的妻子不管。

江棠棠心中思量,突然低下头,声音低落道:“我是不是很没用?总给你惹麻烦!”

陆时晏冷淡道:“是陆家牵连了你,与你无关,快回去吧!”

江棠棠并不想回去,她还没有弄清楚是小别墅怎么回事呢!但是也明白,她们现在是在流放,并非自由身。她要是太久不回去,官差误会她逃跑了,少不得又要闹出一场风波来。

她只得忍耐地点了点头,跟着陆时晏往回走。

“还当自己是世子妃呢!动不动发脾气往外面跑!”

“就她这长相,山林里的黑熊都要被她吓跑,陆大郎竟还跑出去追,也是好脾性......”刚一进破庙,江棠棠就迎来一顿冷嘲热讽。

这次三皇子谋反,除了定北侯府牵连其中外,另也有几个世家同定北侯府一样,举家皆被判了流放。

但另几个世家的女眷,可就没有定北侯府的殊荣,俱都像男丁一样,戴着手铐脚镣。

带着手铐脚镣不仅行动不便,而且手铐脚镣都是玄铁所制,带在身上亦是一种莫大的负担。

见到江棠棠这么个胖如肥猪的丑女人,以前因为嫁给了陆时晏,在京城里耀武扬威,如今跟她们一样落难了,待遇却也比她们好,自然有人看不惯。

江棠棠并不理会这些冷嘲热讽,她紧紧地掐着手心,拼命地与自己的本能作对抗。

刚才在小别墅,明明闻着比这香十倍百倍的蛋挞,她也没像野兽一样,只想扑过去狂吃,但现在,进了破庙里,闻着破庙里淡淡的食物香气,她再次濒临失控。

她不禁思索,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她小别墅里的东西有什么不同吗?还是这破庙里的吃食有问题?

“娘!给你吃!”正在她皱着眉沉思的时候,一双柔软的小手抱住了她,递了半块饼过来。

江棠棠低头,发现是原主生的孩子陆甜甜。

原主生的三胞胎除了最小的是女孩外,另两个都是男孩。大哥陆璟城,二哥陆璟衍都是原定北侯取的名儿,唯有小甜甜,是原主自己取的名。

小女孩人如其名,又甜又暖。

此刻正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萌萌地看着她。


江棠棠心都要给她萌化了,不自觉地蹲下身来,朝着她扯了个笑脸道:“我不饿,小甜甜自己吃。”

“甜甜已经喝粥啦,给娘吃,娘饿饿。”陆甜甜奶声奶气地说完,就微踮起脚,把饼子塞到了她嘴里。

江棠棠不想吃小可爱的口粮,但无奈,她这身体就像饕餮一样,饼到了她嘴里,便不受控制地吞咽起来。

“噗呲......”旁边猛地响起一声嗤笑,“我还以为你转性了呢!结果还是那个鬼样,连小孩子的口粮都要吃,你还是人吗?”

江棠棠转头,故意朝着江采薇露出一个得意的笑,“我闺女疼我,你管得着吗?”

江采薇看着陆甜甜的小脸,想着这是江棠棠那个丑八怪,和她最爱的男人生了孩子,心里顿时堵得不行。

她瘪了瘪嘴,拖长音调道:“我是管不着你们母女情深,就是可怜了娘,把自己的口粮省下来给孙女吃,最后却进了你的大嘴巴!”

她这话一出,陆家孙辈的几个孩子都露出不满的神色来。

江棠棠刚才吃的那块饼可是陆老夫人省下来给小孙女的,要陆甜甜吃也就算了,她是几房里年龄最小的孩子,他们理应让着她。

可是让江棠棠这个丢人的丑八怪吃了算怎么回事。

不止陆家孙辈几孩子脸上露出不高兴的表情来,就是陆老夫人,以及江棠棠的婆婆苏氏,也俱拉长着脸,显然对江棠棠的所作所为十分地不满。

“这饼太干了,我给祖母弄点适合她的吃食。”不就是想利用她吃了陆老夫人省下来的口粮这事,让大伙对她不满,从而更加的排挤她,孤立她吗?

她偏不如她的意。

江棠棠揉了揉小甜甜的脑袋道:“你乖乖在这等娘,我去给你找好吃的回来好不好?”

陆甜甜小大人般地叹了口气道:“可外头在落雨。”

江棠棠扯了扯身上那让她嫌弃的肥肉,苦中作乐道:“娘身子壮,不怕下雨。”

把孩子交给陆时晏,江棠棠道:“我先出去一下。”

“你又要做什么?”陆时晏探究地看着她,今天的江棠棠,给他的感觉和以前很不一样。

但她留给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他不会因为这小小的一件事,就对她改观。

江棠棠道:“我只去一会就回来,你放心,我保证不跑,不给你们惹麻烦。”

陆时晏警告道:“此是蛮荒之地,里面毒虫猛兽无数,还想有命在,就老实些。”

“我知道。”江棠棠说完后,冒着雨跑出了破庙。

出了破庙,江棠棠并没有立刻找地方进入空间,而是埋头在地上寻了起来。

这个时节虽已是深秋,但地上其实也有不少能吃的野菜。不过因为被流放的都是权贵之家,这些人以前养尊处优,连吃饭都有丫鬟伺候,所以即便是野菜被踩在地上,他们也不认识。

但江棠棠不一样,她小时候跟着外婆住在乡下,认识了不少的野菜,知道许多种吃法。

而且她开办农家乐后,为了让游客体验到实实在在的乡土风情,她还特别研究了好几种以野菜入食的菜谱。

没一会,江棠棠便采了好大一把野菜。

江采薇见她居然冒雨在地上扯野草,顿时露出轻蔑的神色来,余下众人见了,也都摇了摇头,显然以为她又要作妖了。

江棠棠完全不在乎众人异样的眼光,她慢慢走到了一片密林之中,确定能遮掩身形后,开始闭着眼睛,想着她厨房里的蛋挞,默念蛋挞。

她本来只是想起以前看小说的一些情节,怀疑这样能行,所以躲在树下悄悄试试而已,但没想到真的能成。

看着手上的蛋挞,她顾不上手还沾了泥,飞快地将蛋挞塞进嘴里。一连塞了三个,身体里那种因为渴望食物,发狂发燥,想要不顾一切狂吃揍人的冲动才被压了下去。

确定不用进空间,也能从空间拿东西后,江棠棠的心情又好了许多。

虽然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让她嫌弃了,但好歹还有金手指,还有萌娃!

想着可爱的小甜甜,江棠棠再次在心里默念巧克力,于是前些日子在超市买的德芙巧克力出现在了手上。

她把巧克力小心地放进怀里,却是有点犯愁,该从空间里拿什么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吃食出来。

这荒郊野岭的,总不可能从空间拿一袋粮出来,说是在地上捡的吧。

粮食不行,鸡鸭更不行,家养的鸡鸭和野生的可不一样。

想来想去,也就只能从空间拿点水果了。

虽然那么好的水果说是野生的,有点难以让人信服,但是只要她一口咬定是在外面摘的野果,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江棠棠确定周围再没有别人之后,才借着树丛的遮挡,从空间里拿了好几挂葡萄出来。

明明葡萄还没有完全成熟,但她吃了一颗,味道却出奇的好。

江棠棠怕太久不回去引起官兵的不满,拿了葡萄后也没敢磨蹭,抱着野菜和葡萄飞快地往回跑。

看到江棠棠回来,江采薇老远就嘲讽道:“摘这么多草回来,你是打算喂牛?”

江棠棠道:“嫌弃啊?那你一会可千万不要求着我给你吃啊。”

“我呸!你求我吃我还不吃呢!”江采薇大声道:“我劝你啊,做事之前最好想清楚,可不是什么草都能吃的,遇上那有毒的,你自己吃坏了肚子就算了,但娘身体弱,可受不住你折腾!”

边上的妇人也都赞同地点头,纷纷说江棠棠太不懂事了,陆时晏娶了这么个儿媳妇,实在是倒霉。

江棠棠不理会大家的闲言碎语,直接护着怀里的东西,朝着陆家歇脚地走去。

“娘!”看到江棠棠,陆甜甜立马跑过来,皱着小脸道:“你都淋湿了!”

江棠棠掀开野菜,露出里面的葡萄道:“看,娘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这是什么?”陆甜甜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葡萄。

大周是有葡萄的,但江棠棠带回来的和她见过的完全不一样,所以小姑娘完全没有认出来。

“这是娘摘的野葡萄,很甜的,你尝尝。”江棠棠给了陆甜甜一挂葡萄,本来还想拿两挂给陆璟城和陆璟衍兄弟两的。

但脑海里闪过一些原主的记忆,知道两家伙是个刺头,可不像小甜甜那么软萌,决定还是暂时不要为难自己了。

她给自己留了一大挂,然后把余下的葡萄都给陆时晏道:“这是我刚才在山里发现的野果,你拿去给大家分一分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