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极品王妃要休夫

极品王妃要休夫

珠宝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是医毒双绝的女学霸,穿越古代,成了不受宠的王妃。开局便是难以描述的画面,好在她身带银针,一针便让渣男王爷动弹不得。从此为了光明正大的休夫,保全自己的名声,风芷凝开始各种告状投诉,当然楚璟沨这个身份,也没人敢真的审理他,可风芷凝不在乎啊,这事情能不能解决还要看她闹得多大。

主角:风芷凝,楚璟沨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风芷凝,楚璟沨 的武侠仙侠小说《极品王妃要休夫》,由网络作家“珠宝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医毒双绝的女学霸,穿越古代,成了不受宠的王妃。开局便是难以描述的画面,好在她身带银针,一针便让渣男王爷动弹不得。从此为了光明正大的休夫,保全自己的名声,风芷凝开始各种告状投诉,当然楚璟沨这个身份,也没人敢真的审理他,可风芷凝不在乎啊,这事情能不能解决还要看她闹得多大。

《极品王妃要休夫》精彩片段

“嗯……”撕裂般的剧痛让风云菱闷哼出声,随即她倏地睁开双眼。

昏黄的灯光下,她发现身边躺着一个身材强健的男人,她的双手被钳制着压在头顶上方,力量大到她扭动一下手腕就痛到钻心。

风云菱万分惊骇,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她不是被关在地下实验室,被渣男学长用新型病毒毒死了吗?怎么会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放开我!”风云菱惊觉不是做梦,立刻愤怒的惊叫。

男人侧头,一张让风云菱万分陌生,但却又无比英俊的脸孔出现在她的眼前。

“风云菱,你矫情什么!你以为本王真的要你不成?别做梦了!”男人冷嘲的声音犹如冰渣渣似的灌入风云菱的耳朵里。

那双黑眸里溢满了犀利和残忍,但更多的是深深的厌恶。

“畜生!快放开我!”风云菱被重重压住,痛得她奋力挣扎起来,可惜男人压得她一动弹都觉得骨头似要被压断了。

“你骂谁?”男人黑眸里怒火更甚。

风云菱已经痛得翻白眼,她觉得自己的胸腔都要被压碎了,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但很快,男子又冷哼一声,猛地直起身体,从风云菱身边毫不留恋的快速离开。

风云菱倒抽口气,抬眸看到这个男人身上穿着红色锦缎的长袍,一头墨发如瀑布一样从肩膀两边滑下来,头顶还戴着一根金色的龙形发簪,让一张俊脸充满了邪肆高贵的感觉。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长相几乎完美的男人,眼眸如暗夜星辰,鼻子高卧挺拔,薄唇紧抿,显得冷峻无情,但非常具有男人味。

但现在可不是她欣赏美男的时候,她已经深刻意识到自己坚守了二十年的清白被这个陌生男人毫不怜惜地夺走了。

这种畜生、人渣,不得好死!

风云菱的手臂能动了,猛地坐起来,下床对着正拉裤子的男人,狠狠地踢了过去。

这个动作让她痛得脸色发白,汗如雨下,但腿一踢出去她就知道不对了,因为这根本不是她的身体。

她根本够不到男人的身体!

男人的俊脸瞬间漆黑,一只大手直接快速伸出,就握住了她的脚丫子,抬起的双眸阴狠地盯着她,随即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阴笑,手上猝然一捏。

“啊!”风云菱惨叫出声,感觉脚被捏断了,又被一推,倒在床上,痛得她翻滚起来,眼泪忍不住的流。

“王八蛋!你不得好死!”风云菱浑身痛到不发泄都不行,只能大哭怒骂才能缓解一些似的。

“风云菱,本王不管你发什么疯,现在你听好了,从今日起,你就在这香云苑好好做你的洌王妃,若敢走出这个院子,本王就打断你的腿!”

男子已经整理好衣衫,一大步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盯着风云菱,目光阴鸷而犀利的发出警告。

风云菱一双布满血丝和泪水的眼睛看向眼前的男人,她牙齿咬得死紧,面容痛到扭曲,双眸里溢上愤恨,只是很快痛苦让她陷入黑暗之中。

风云菱再次醒来的时候,知道自己的灵魂穿越到了一个也叫风云菱的女人身上。

而且她也知道这个身体的原主是大兴国丞相府的嫡系大小姐。

今年十六岁,从小性格就骄纵跋扈,十岁那年第一次见到楚炎洌,惊为天人,从此人生目标就是要做洌王妃。

楚炎洌则是当今六王爷,二十二岁,长相俊美,性格冷酷,十六岁就上战场,杀伐果断,运筹帷幄,令敌军闻风丧胆,被称为大兴国第一战神,是全部未婚女子的理想夫君人选。

楚炎洌根本不喜欢风云菱,他有个喜欢的小师妹叫颜轻灵,早偷偷许她王妃之位。

风云菱不死心,求得宠爱她的太后帮忙,太后则逼皇上下旨赐婚。

若楚炎洌不愿意娶风云菱,则处死颜轻灵。

只因颜轻灵是一名民间孤女,如何配得上洌王府正妃之位!

楚炎洌刚班师回朝,就被迫娶风云菱,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对风云菱的厌恶和憎恨也到达了顶点,所以才有了之前让风云菱痛不欲生的那一幕。

风云菱躺在床上整理了原主的记忆,嘴里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

不得不说这样的穿越太特么狗血了!

微微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全身都疼,小脸立马皱成一团,眼泪就滚落下来,从小她就最怕疼了。

一边哭一边想着原主花痴做的孽,要她这个穿越来的风云菱来承受,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委屈的抬起双手擦泪,突然,她感觉左手的手掌心有东西,连忙一看,见上面居然有一个月牙型红色胎记,此刻猩红得像血要滴出来一样。

风云菱震惊,因为这个月牙形状,她很熟悉。

在现代,她脖子上就戴着一块月牙形的古玉,是太奶奶传下来的。

难道她的月牙古玉和这手掌上的月牙胎记有关联?才会导致她灵魂穿越?

风云菱想不通,右手抚摸着月牙胎记,摸着摸着,她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风云菱也很熟悉,是她现代工作的地方:医学生物研究室。

风云菱以为是自己所想,眼泪又掉下来了,她好想回去!

只是闭眼与睁眼间,她发现自己正穿着一身破烂不堪、衣不遮体的红色丝绸里衣站在了研究室里。

what!

风云菱傻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躺在囍床上,怎么出现在研究室里?还是这副被摧残过的模样?

看到墙边的全身镜,风云菱立刻冲了过去,这一看,她瞬间张大嘴巴,瞠目结舌!


风云菱看到全身镜里的根本不是她,而是一个看上去最多十六岁的陌生少女。

少女长发及腰却已乱成稻草一般,身上的红色里衣被扯的零零碎碎,露出大片雪白肌肤,而肌肤上都是一块块的青紫交错,触目惊心,一看就是被狠狠虐待过。

不过这张脸还挺漂亮,五官精致,眉宇间有点英气,大眼睛又黑又亮,带着股机灵劲,只是此刻眼睛红肿,面色憔悴,明显气血不足。

风云菱知道这个少女就是丞相府大小姐风云菱,她确实是灵魂穿越了,只是为何又会出现在自己的研究室里呢?

“死丫头,哭什么哭,你家小姐不要脸,你还有脸哭!啪!”一个老女人的怒骂声钻入了风云菱的耳朵里。

“哇!”有个女孩的声音立刻大哭起来。

风云菱被吓一大跳,非常慌张,一个转身就眼前一黑,再次不省人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云菱耳朵边传来焦急的呼唤声:“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啊。”随即就是呜咽的抽泣声。

风云菱觉得自己脑袋好疼,全身无力,眼睛都好像睁不开,彷佛被梦魇缠住了一般。

“小姐,你快醒醒啊。”呼唤声有点稚嫩,是个小姑娘的声音。

风云菱的手臂被推动了几下,随即小姑娘突然‘啊’的惊叫一声,似乎人已经退了开去。

“哼!堂堂丞相府大小姐,居然这么不知廉耻,新婚贪床两天两夜都不起来!成何体统!”老女人的声音风云菱觉得有点熟悉。

“秦嬷嬷,不是的,小姐真的病了,她全身好烫,秦嬷嬷,求求你请个大夫吧,小姐这样会死的!求求你了。”小姑娘又哭泣起来。

“死?要这么容易死就好了,小娟,你现在也算是洌王府的人,跟对主子比什么都强,你家小姐虽然是洌王妃,但她是不要脸才进来的,王爷不喜欢她,也许她很快就不会是王妃了,你还是要想清楚自己的后路啊。”

“不,不会的,小姐不会死的。”小姑娘被吓得哭得更大声了。

“哭什么哭!只知道哭!不识好歹!吵死了!”秦嬷嬷说完就走了,关门声还特别大声,把床上的风云菱终于给震开了眼睛。

风云菱一醒就知道病了,而且还在高烧之中,这若是没退烧药的话,早晚会烧坏脑袋,甚至直接一命呜呼。

而且她也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回到现代,不过她带来了自己的研究室空间,这让她稍觉安慰。

“小娟。”风云菱轻轻叫唤,看到原主的陪嫁丫头小娟正可怜兮兮地趴在床前哭泣。

小娟立刻抬起头来,一张稚嫩的泪脸露出惊喜,急道:“小姐,你醒了!你怎么样了,都昏迷两天两夜了,身上好烫,可秦嬷嬷就是不肯请大夫,奴婢也出不去,这可怎么办啊,呜呜。”

“我没事,你别哭,先去弄点冷水来。”风云菱扯出一丝虚弱的笑容说道。

小娟眼中含着泪水,乖巧地出去打冷水。

风云菱立刻从研究所空间里拿出退烧针给自己手臂上扎了一针,随即又拿出一瓶强力营养水咕噜噜地灌进肚子里。

这些生活必备的东西,她的研究室里都有,因为她研究起来没日没夜,所以身边会准备很多东西。

刚做完这些,门外的脚步声就近了,她连忙躺好,感觉这个身体真的好虚弱,做完这些都已经把她累的气喘吁吁了。

“小姐,你是不是很饿,奴婢再去打点粥来。”小娟把拧干的冷布巾放在风云菱额头后又担忧地问道。

风云菱点点头,随即闭上眼睛休息,嫁到洌王府三天,大婚当日都没吃东西,就被楚炎洌暴力的虐待,又发烧两天两夜,这破身体能撑得住才怪。

她现在最重要的养好这个身体,不然她就算带着研究室空间也什么都做不了。

风云菱觉得这楚炎洌就是想让风云菱早点死在这香云苑,然后他能跟那个颜轻灵双宿共飞。

她内心冷笑,两人想双宿共飞?在这么对待她风云菱之后?做特么春秋大梦吧!

接下去这一天,风云菱喝着白粥,身体因为强力营养水而快速恢复力量,不过想要达到风云菱之前的身体素质,那就还需要真正的锻炼。

“咕噜。”小娟喂完粥之后,她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小娟小脸通红,无比尴尬地看了看风云菱。

“小娟,你肚子饿了?没吃东西吗?”风云菱惊讶的询问,看小娟这几天照顾她下来,似乎消瘦了一些似的,面色也不是很好看,有点营养不良的感觉。

小娟连忙急着摇头道:“没,没有,奴婢刚才已经吃过了。”

风云菱眯起眼睛,她可不是笨蛋,小娟这样子明显就是撒谎。

“小娟,是没东西吃吗?秦嬷嬷没有送吃的来?”风云菱目光严肃一点看向小娟。

小娟看看风云菱,随即又看看稀薄的白粥,随即眼泪就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小姐,昨天起,这院子里就没有吃的了,秦嬷嬷太可恶,这是想病死小姐,饿死小姐,呜呜。”小娟顿时委屈地哭泣起来。

风云菱心里顿时一阵揪心,这特么还是人吗?居然要活生生饿死她们主仆两个!

“所以你一天都没吃东西?”风云菱看着小娟问道。

小娟泪眼汪汪,也不说话,看来风云菱是说对了。

“小姐,明天连粥都没有了,我们可怎么办?”小娟再度抽泣起来。

风云菱的面色很难看,内心对楚炎洌那个渣男的印象真的已经差到了极点,本来还想着原主有点咎由自取,但现在想来,就算原主再厌恶,楚炎洌也实在太渣太狠了!

“小娟,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我现在有点冷,你能去弄点热水来吗?”风云菱想了一下后对小娟说道。

小娟一愣后,泪眼汪汪急道:“小姐,你不会又病起来了吧?”

“没有,就是想喝点热水。”风云菱对她温和的笑了一下。

小娟连忙点头道:“好,奴婢去烧开水。”话刚落,肚子又叫唤了一声,羞得她连忙跑走了,但风云菱却一阵心疼,小娟还是个孩子啊。


风云菱见小娟出去,立刻从空间拿出强力营养水,慢慢下床把营养水倒入桌上的白色青花茶壶里。

她再活动了一下的身体,发现已经恢复不少力量,就拿着茶壶开门走了出去。

按照原主的记忆,她对这里的环境已经不太陌生了,但再次看到这香云苑,萧瑟的院子还是让她忍不住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

大兴国第一战神,居然就安排这么一个破破烂烂的后院给他的王妃住?

就算再不愿意,难道他一点面子都不给皇上,太后和丞相?既然都有这样的胆子,为何还能被威胁着娶风云菱?

楚炎洌简直就是贱男人!十足的渣男!

整个院子就像一个四合院,大门是紧闭的,北面墙角处有一棵已经掉光叶子光秃秃的大枣树,其他一点绿色都看不到,秋末的季节,凉风吹过,那真的是让人凉到心底了。

“小娟。”风云菱不知道小娟在哪个屋子,只能叫唤一声。

小娟立刻啊的一声,随即从左边屋子里跑了出来急道:“小姐,你怎么出来了?外面凉,你快回去躺着,热水马上就好了啊。”

“我躺着更冷,水好了吗?加点进茶壶,我想喝点暖的。”风云菱在小娟的搀扶下来到小膳食房中。

“小姐,那你坐着,热水马上好了。”小娟扶着她坐在膳食房的一张木凳上,连忙跑去灶前继续烧火。

“小娟,这里没有其他奴婢伺候了吗?”风云菱看着屋外询问道。

小娟气恼道:“只有一个秦嬷嬷,还是颜轻灵那个狐狸精的人,怎么可能给小姐过好日子。”

“王爷不知道吗?”风云菱挑眉道。

“奴婢也不知道,可小姐,我们以后怎么办啊?”小娟说着又委屈地哭泣起来。

风云菱冷笑一声道:“别哭,之前是我瞎了眼,但从今天起不会了,我们会离开这个地方的。”

“啊!小姐,你说胡话吧,怎么可能?”小娟被吓一跳,嫁进王府还能出去不成?

心想,嫁狗随狗,嫁鸡随鸡,何况小姐因为要嫁给洌王爷,答应洌王爷很多无礼条件,已经和丞相府都不相往来了,离开了这里又能去哪里?

风云菱见锅里的水开了,站起身走过去揭开了锅盖,一边淡淡地说道:“小娟,我要休夫!”

“啊!”小娟被吓得面色惨白,连忙道:“小姐,你胡说什么啊!这,这大兴国哪里有女人休夫的事情啊!这会被浸猪笼的!小姐你可千万别再说了,奴婢等天黑了就爬大枣树翻了墙出去找穆管家,让他给院子里送点吃的,穆管家人还是不错的。”

说着又抢过风云菱手中的汤勺子,给茶壶里加了一勺子热水进去,再递给风云菱。

风云菱故意拿两个碗,把茶水倒入碗里,端起一碗给小娟道:“小娟,你也喝点暖暖身子,休夫的事情我们要从长计议,不过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成功的,这鬼地方我可不要住一辈子。”

小娟看着自家小姐都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愣愣地接过茶杯喝下去,她脑子里晕乎乎的,小姐这要真的休夫?洌王爷不杀了她才怪。

“再喝点。”风云菱见小娟喝完一碗,连忙又给她倒满了。

“咦,小姐,这水怎么有点甜味呢。”小娟就是觉得这水有点好喝,所以才一口气喝了一碗。

风云菱道:“是吗?这是井水吧?”

小娟点点头道:“对啊,角落处有一口水井,还挺清澈的。”

“井水甘甜,有甜味也正常,能喝就好。”说着风云菱自己也喝了一些。

小娟因为太饿的缘故,这水又好喝,连忙又喝了一碗后笑道:“居然真的有点甜,那奴婢多烧一些,起码喝着能稍微解饿一些。”

风云菱没有反对,这里没东西吃,这强力营养水就是唯一能维持小娟体能的东西,她自己能进空间找吃的,但小娟不行,她总不可以无中生有,会吓死小娟的。

而且这个研究室空间是她最大的秘密,绝对不可能被第二个人知道。

突然,两人听到外面大门被大力打开的声音,小娟吓一跳跑出去看。

“小娟,你个死丫头,愣着干什么,见到颜姑娘还不过来行礼。”秦嬷嬷的大嗓门响起来了。

小娟小声扭捏的声音响起来:“奴婢见过颜姑娘。”

“听说你家小姐病了,我特意过来看看。”一个很温柔的女声响起,风云菱在原主的记忆里没有找到印象,不过她猜到这就是楚炎洌那个心心念念的小师妹颜轻灵。

但这女人来这里干什么?耀武扬威?

风云菱从灶台边捡起一根小树枝,大约一把戒尺的长度,放入她的广云水袖之中,外面完全看不出来,随即脑子一转,又在帕子上弄了点东西,嘴角才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颜姑娘,您是不是叫错了,我家小姐现在是洌王妃,颜姑娘应该尊称一声王妃才对。”小娟也是个耿直的小丫头,立刻替风云菱抱不平。

“死丫头找打啊!怎么跟颜姑娘说话的!”秦嬷嬷一听就怒了,冲上去伸手就掐小娟的手臂。

可怜的小娟立刻惨叫,跳着躲避,但因为力气小,又没吃饱,摔倒在地,痛呼连连。

风云菱出现在膳食房门口,重重地冷哼一下。

秦嬷嬷,颜轻灵,还有颜轻灵的丫鬟小兰齐齐转头看向风云菱。

“风云菱,你,你怎么在外面?”秦嬷嬷不可思议地看着风云菱,她不是病得不轻,好像要死了吗?怎么看上去好好了呢?

她今日是特意向颜轻灵那边邀功的,也让颜轻灵过来看看风云菱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如何作死的。

“放肆!”风云菱猛地一声怒喝,俏目圆瞪,原主风云菱本来就是凶悍女,平日里可没少呵斥人,所以这一声的气势还真不小,把三人吓得都一起哆嗦了一下。

“狗奴才,主婢不分,谁给你的胆子!”风云菱双目盯着秦嬷嬷那张一看就是恶毒老奴才的嘴脸冷喝,随即瞥向一边的颜轻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