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战神娘子你理理为夫吧

战神娘子你理理为夫吧

月白流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第一次见面,他们便互相看不顺眼,一个心高气傲,看不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一个傲视群雄对小儿心性的江尘柯不屑一顾。可后来他们还是结为师徒,从此一起吃一起玩,顺便一起修炼的路上,关系越来越近,也越来越亲密。

主角:言糯糯,江尘柯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言糯糯,江尘柯 的武侠仙侠小说《战神娘子你理理为夫吧》,由网络作家“月白流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第一次见面,他们便互相看不顺眼,一个心高气傲,看不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一个傲视群雄对小儿心性的江尘柯不屑一顾。可后来他们还是结为师徒,从此一起吃一起玩,顺便一起修炼的路上,关系越来越近,也越来越亲密。

《战神娘子你理理为夫吧》精彩片段

“啪、啪……”

带刺的钢鞭混着风声,狠狠地抽在言糯糯单薄的后脊背上。

雪白的绸衣被血染的殷红刺目。

言明尽怒瞪着跪趴在地面上的人,又重重地劈下一鞭。

“我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暴怒的喝斥声响彻耳旁,言糯糯浑浑噩噩,脑袋如灌了铅般沉重,痛的快要炸开。

“好歹你也是我相府的嫡女!怎能如此不知轻重!”

相府的嫡女……

哦,对!她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21世纪的麻辣女教官了,而是丞相府极不受待见的嫡女!

今日凌晨,她因贪看小说,在出租房内熬夜猝死。

再有意识时,便是浑身燥热无力地躺在张古色古香的床上,还与一看不清脸的陌生男人享了一夜鱼水之欢!

再一睁眼,竟又是衣衫不整地被人扔在了丞相府门前!

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进脑海。

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当朝丞相的嫡女,奈何生母早亡,不得父亲宠爱,处处被她那庶妹压低一头。

原主不慎着了那白莲花庶妹的道,中了淫毒后,为保清白不惜咬舌自尽。

苦得她穿来后正好药性发作,发生了此后种种。

此事闹得如此现眼,她那父亲更是一等一的好面子,不问缘由就扬鞭将她抽的奄奄一息。

“父亲息怒,为了这么个抹黑丞相府的残花败柳,万莫要气坏身子。”

言容淑端着茶盏缓步走到男人身边,她面容温柔娴静。

言糯糯一眼认出这就是害得她如此下场的罪魁祸首,硬是强撑着力气啐了一口。

“呸!老娘要是残花败柳,你们也不是什么好鸟吧?我们的身上,不是流着同样低劣的血?”

“你个不知好歹的孽女!我就是打死你也不为过!”

言明尽只当她是冥顽不灵,好不容易压下的心火又直冲脑门,一耳光又狠狠地抽在言糯糯的面颊上。

“父亲!女儿有一个好主意!”

言容淑出声制止了他又要甩鞭的举动。

只见她款款站起身,挺直背脊站在言糯糯的面前,美目流转间潋滟着阴鸷狠毒。

“既然姐姐如此自甘堕落,不如我们就从了她的意思,送她去军营快活,对外,就宣称姐姐死了便是!”

这么轻易的死了,岂不是太便宜这贱人了?

她要让言糯糯去做最低贱的军营中的风尘女子,让她成为万人骑的臭婊子!

“这么做,一来是遂了姐姐的意思,二来也能保住丞相府的名声,父亲意下如何?”

他们在说什么?让她去军营?

言糯糯整颗脑袋像是泡进了深水里,嗡嗡嗡的乱响着。

“遂了我心意?怕是遂了你自己的心意吧!”

言糯糯恼怒的想要起身,挣扎间,腰间的玉佩碰到地面,发出清泠悦耳的声响。

她眸光扫了眼那枚玉佩。

她都差点把这忘了,那陌生男人跟她一夜欢好后倒是没有提起裤子不认人,好歹塞给她一块玉佩。

不过这算什么?分手费?

“你胡说些什么?若不是淑儿发现你发现得早,此事更加要在城中传的沸沸扬扬!”

言明尽怒喝道,但凡这孽女有淑儿一半的乖巧懂事,也不会做出这荒唐事来!

 


言糯糯闻言,不屑地冷笑两声,嘴里生生呕出来两口鲜血。

“若不是我的好妹妹在背后费尽心机,此事倒还不一定能发生!”

言明尽气的浑身发抖,他原本还在斟酌着庶女儿的提议,眼下看她跟失心疯了般胡言乱语,已然是彻底下定决心。

“我看你真是无药可救!”

“淑儿,此事就依你所言去办!”

言明尽丢开手中的铁鞭,看向言糯糯的视线里满是厌恶与嫌弃,而后大步走出了屋子。

“父亲英明。”

言容淑朝着他的背影微微屈膝,而后视线又落到了言糯糯苍白的小脸上。

仍旧是那般干净无害。

“吃了这么多年的狗食,你这贱人怎么还没有学乖?真以为向父亲告状就有用了么?”

言容淑抬起步履狠狠地碾踩在她素白的手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

劈里啪啦似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言糯糯痛的扬起惨白的小脸,眼眶中硬生生逼出了生理泪水。

那些被原主强行遗忘的记忆在脑海中轰然炸开,言糯糯瞪大眼睛,任泪水逐渐覆满面孔。

原主生母早逝,这其中自然有丞相一份功劳,他连带着看原主也更不顺眼。

没了人撑腰,原主的日子更加艰难困苦……

这么些年,这个嫡小姐在相府中活得跟狗一般,没有半点尊严,那些下人们肆无忌惮地朝她啐唾沫,喂她吃狗食!

起初她还会跑到父亲面前痛哭,可她的好父亲却只会将她一脚踹开,对待路边的乞丐都比待她有善心!

而她的庶妹,人前待她姐妹情深,人后却将她当成畜生般随意虐待!

如今觉得玩腻了便觉得她分外碍眼,干脆想出个毒计送她去充军妓!

这群禽兽不如的家伙!

过往种种在脑海中一一想起,言糯糯胸口痛的快要窒息,眸底泛上了汹涌的恨意。

得是有多痛,才会让原主选择强制性忘掉那些事情?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一定要让那些欺辱过她的人加倍偿还痛苦!

“哈?不会放过我?就凭你么?”

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般,言容淑弯下身朝着那张面庞狠狠地抽了几个耳光。

直抽得言糯糯两颊高肿,彻底昏死过去。

言容淑眸光流转到她腰间的那枚玉佩上,抬手便大力扯落到自己的手掌心。

这老贱人究竟给她留了多少的好东西!

一个失势的贱人,根本不配拿着成色这么好的东西!

看你身无分文进了那虎狼窝,还能如何全身而退,与我争抢相府嫡女之位!

言容淑冷笑,眼底闪烁着点点狠意,看向身侧的管家,“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不知羞的残花败柳送去军营!”

五年后。

塞外军营内。

言糯糯双腿随意叠放平躺在自制的简易吊床上,明明是极舒服的睡姿,而她眉头却拧的死紧。

“不用手下留情,玩烂了都没关系!”

“这孽女跟我丞相府已无半点干系!”

两张狰狞可恨的脸在她脑海中交织浮现。

 


她呼吸急促,似乎又被那蚀骨的疼痛和恶毒的咒骂淹没的快要溺毙……

整整五年了,她还是时常会陷入这可怕的梦魇。

蓦地,耳畔闯入乱糟糟的吆喝声——

“严将军,你的徒弟来咯!此刻正在大营等您呢!”

“瞧着那公子白白净净,跟个白斩鸡似的,真是来拜师从军的?”

“噫!可不准胡说,那白净公子可是镇国大将军江允功之子,连他你都敢编排,不要命了?”

几个身披铠甲的士兵七嘴八舌。

言糯糯被吵得睡不下去,迷迷瞪瞪睁开眼:“吵什么吵?到底是本将收徒,还是你们收徒?”

知道言糯糯醒了,原本聒噪的士兵们连忙噤声,乖乖的四散而去。

打着哈欠,言糯糯从吊床上下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五年光阴,她大难未死,还成了风光无限的领头女将军,化名严诺。

想当初,被那两人送来军营后,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天知道她为了护住这个孩子,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

更有趣的是,在穿越之后,她居然莫名有了九牛二虎之力。

一次无意,她女扮男装上场杀敌,居然被镇国将军看中了,培养成了真正的兵。

再加上在现代,她是军事总部的女教官,训练手段铁血狠辣。

很快,就用自己的能力爬上首将这个位置。

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她绝对不会放过五年前那些想要置她于死地的畜生。

清醒了片刻,言糯糯一把从吊床里捞起一个软软香香的小丫头,扛在肩上大摇大摆的朝着营帐走去。

小丫头也迷迷糊糊的嘟囔着:“娘,糯米饿了……”

“且先忍忍吧,等那白斩鸡拜完师,娘给你做煎饼果子!”

刚走到帐前,便听见了激烈的争吵声——

“想让我江尘柯拜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为师?我宁死不从!”

“严将军自升将以来,从未有过败绩,比起你这个草包绰绰有余,你还有脸嫌弃人家?亏你还是我江允功的儿子,我都替你丢人!给我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什么时候磨掉你这臭脾气,什么时候再给我滚回去!”

“你……”

手无缚鸡之力的言糯糯本人站在营帐前,清了清嗓子:“末将见过大将军。”

说话间,她已经将睡眼朦胧的小丫头放在了自己脚边,拱手作揖。

闻言,江允功转身,虽已经是不惑之年,但眉宇之间依旧是意气风发,一脸正气。

而他身边的少年,一身青衫,负手而立,眉眼与江允功七八分相似,却更显清俊,只是清瘦的好像要被一阵风吹走似的。

言糯糯心底暗暗咂舌,看来那些士兵真没说错,的确是像极了白斩鸡。

“严将军不必多礼,今日本将军来此,是有两事相求。”江允功冷冷睨了一眼江尘柯。

“大将军有何吩咐,末将定当在所不辞。”

小糯米扬起巴掌大的小脸,眨巴着乌溜溜的杏眸,好奇的看着面黑如墨的江尘柯:“好漂亮的小哥哥~来,给糯米笑一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