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都市极品医婿陈阳

都市极品医婿陈阳

大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的这个时候,陈阳被家族放弃,还要替代大哥顶罪入狱,到了人憎狗嫌的地步。五年之后,他一手出神入化的银针之术,一手精湛的绝世武学,历经多少血雨腥风,嗜血重生重返都市。这一次,陈阳王者归来,发誓要报仇雪恨,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主角:陈阳,苏雅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阳,苏雅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极品医婿陈阳》,由网络作家“大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的这个时候,陈阳被家族放弃,还要替代大哥顶罪入狱,到了人憎狗嫌的地步。五年之后,他一手出神入化的银针之术,一手精湛的绝世武学,历经多少血雨腥风,嗜血重生重返都市。这一次,陈阳王者归来,发誓要报仇雪恨,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都市极品医婿陈阳》精彩片段

“这消息可靠吗?华夏陈,他真的退役了?他的龙魂战队,也解散了?”庞克激动的吼着。

他,庞克,世界第一军火商人,黑暗佣兵界第一人!

他一人可以操控整个暗黑界,主宰小国生死,破坏大国贸易。

他曾经,是暗黑界的王。

然,五年时间,他被陈阳杀的屁股尿流。

只能整天躲在不见天日的非州郊外地下堡垒里,苟且偷生!

听到陈阳退役的消息,庞克激动的爬了起来。

“苍天啊,大地啊,那个死神男人,终于退役了!我庞克,自由了!”

与此同时。

华夏国内。

十六架最新隐形战机歼-20,排成三角戟队形,护送着最中间的一架中型客机。

客机缓缓降落惊城。

无数抗军章、挂军衔的老人,站在机场,等候英雄归来。

然而,机舱打开。

客舱内,空无一人。

……

……

此刻。

姜省,苏市。

近郊的一处棚户民居里,低矮,潮湿。

破旧槐木桌上,摆着巴掌大的黑白照片。

陈阳跪在那里,颤抖着,把三支香烟,插在了照片前方的香炉内。

“妈!”

陈阳脑袋猛的磕在青砖地板上,泪涌而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母恩!

五年浴血,征战沙场,闯下赫赫威名,被人称为“白衣死神!”

然,今朝卸甲归来,看到的却是,母亲早已发霉的遗像!

五年前的分别,如今,却成了——永别!

“孩儿不孝,没能给您养老,不曾给您送终,我……我要这一身本领有何用?我有着再多战功又如何!”

“叮铃铃……”

手机响了起来。

陈阳擦了把脸上涕泪,接听。

“队长,已经探明,您母亲是一年前的今天病死的。”

“在此之前,她得了感冒,没有及时治疗,拖延成了严重肺部感染,陈家在她得病后,限制了她的外出,最终造成了全身败血症。”

“苏雅小姐把您母亲接到了医院,但是因为病情严重,救治无效而死。苏小姐处理了您母亲的后事。但是陈家不要您母亲骨灰,是以苏小姐把灵堂牌位,设在了那一处老宅子里。”

“啪!”

陈阳的手机,无声的滑落,掉在了地上。

他的手,因为愤怒而颤抖。

“陈家,又是陈家!为什么……你们要做的这么绝情!”

“五年前,大哥街头斗殴,捅了大家族的公子哥。你们让我去给老大顶罪!母亲不同意,你们便日日欺辱毒打母亲。”

“我不忍心看着母亲遭罪,便从高三退学,认罪进了监狱。我希望能以此,换来你们对母亲的尊重。”

“可不曾想,我代为入狱的结果,却是换回了你们的狼心狗肺,变本加厉!”

“凭什么?为什么?!就因为我母亲出身不好?就因为她是第二任妻子?就因为她善良可欺吗?!”

“整个陈家,包括老爹,从小就偏爱大哥,独宠老大,不待见我,让我顶罪,送我入狱,这些,我能忍!”

“然而,你们害死母亲,不让她入陈家祖坟,这一次,我不会再忍!!”

陈阳五指紧握,一拳砸在了旁边的石墩上。

青花石的坚硬墩子,刹那间,嘭的一下,四分五裂!

陈阳猛的站起身来,抬步朝外走去。

母亲之仇,他一刻也不想忍!

外面的公路上,车水马龙,行人熙然。

五年时间,苏市变化太大了。

陈阳招揽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象城区陈家宅子!

五年前,陈阳被爷爷和几个叔伯,亲自送进了监狱。

幸好,在监狱里,陈阳认识了师父天木道人。

天木道人倾囊相授,让陈阳脱胎换骨,医武道法,均有精通。随后被秘密选拔,成为龙魂战队的军医。

后来作战,陈阳更是凭借自己的身手和努力,成为了整个小队的灵魂人物。

既是军医,更是队长!

五年时间,横扫各大佣兵团,脚踩各国特种战队。

横刀立马,威名赫赫。许多首象听到白衣死神的名字,也瑟瑟发抖。

如今,龙魂战队因为种种原因被解散,陈阳也彻底成为了自由身。

他迫不及待的返回,想要告诉母亲这个消息。

可没想到,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呼!”

陈阳长出一口气,神情变的阴寒。

下了出租车,前方便是陈家宅院,高大辉煌,独门独户,外面挂满了红横幅,彩结带。

横幅上写着,祝陈天智爱妻——胡娟夫人三十岁生日快乐,貌美如花。

“原来老爹又找了一个老婆。”

陈阳的眼神,闪过悲愤。

陈家的喧闹辉煌,和母亲的灵堂,天壤之别!

“哎哟?这……这不是五少爷陈阳吗?”一个四十多岁的管家,突然叫了一声。

陈阳看了看那个管家,他叫王福,是三叔家的亲信。

以前在陈家的时候,这个王福,没少欺负母亲和自己!

王福背着手,哈哈的大笑着走了过来,他打量着陈阳,“哟,我说五少爷,您这是出狱了啊!恭喜恭喜,哈哈哈,在监狱里呆的挺爽吧。”

陈阳冷冷的看了眼王福,没有理会,大步朝着宅院里走去。

王福猛的上前一步,拦住了陈阳,大笑着说:“陈阳少爷,今天是大夫人的寿宴,您这……不会是空手来的吧!哦哦,怪我怪我,你刚刚出狱,也买不起什么好东西!哈哈哈!”

听到王福的声音,门口几个保安和仆人都围了过来。

“他就是陈阳?五年前被关进大牢里的那个吗?”

“对,就是大老爷的小儿子。”

“哎,大老爷两个儿子,你看人家大少爷,国外留学,海归博士,知名企业家,再看看这个小儿子,哎,怪不得大老爷不喜欢这个小儿子呢。”

王福扬着头,呵呵一笑,说:“陈阳,如果我是你,今天我就没脸进去。你看看清楚,今天是胡娟夫人的生日,胡夫人一向最讨厌你妈,她今天见了你,也不会开心。所以,你还是给您自个儿留点脸面,就别进去了,等明天……”

“啪!”

陈阳一巴掌扇在了王福的脸上。

王福猛的摔倒在地上,右脸大肿,大牙掉了三颗。

“噗……呸!”

王福看到自己掉了三个大牙,像是被踩了尾巴的野猫,猛的跳起来。

“你这个小贱种!你还长本事了你,敢打我!你那该死的老娘都不敢打我,你还……嘭!”

陈阳一脚踹在了王福的胸口。

王福直接仆街,倒在地上。

陈阳上前,脚踩在了王福的右腿上。

“咔擦擦……”

骨头断裂声音,持续响起。

陈阳面无表情,淡淡说道:“今天来,本没想和你这奴才计较,无奈你跳的太欢了!你一条陈家的狗,也敢拦我!”

陈阳话音落下,又是一脚。

王福的左腿膝盖,也是立即咯嘣咯嘣,全部碎掉了。

“啊!”王福惨叫着,屎尿横流,疼的一下子晕死过去。

陈阳一脚把王福踹开,他眉头微皱,朝着陈家宅子继续走去。

门口的那些保安仆人,全都吓的瑟瑟发抖,往旁边退开。

一直到陈阳离去,这些人才擦着冷汗,缓过气来。

“不是都传说陈阳少爷软弱可欺吗?怎么这么凶狠了?”

“变了,他真的变了!你们发现没,陈少爷的眼神……太幽深了!”

一个老仆人拿着扫帚,微微叹了口气,“我看,陈阳少爷怕是已经蛇化龙,陈家这一次,有热闹看喽……”


陈家宅院里,热闹非凡!

两米多高的巧克力千塔蛋糕,堆在中央,散发着香气。

不远处,父亲陈天智和一个妖媚少妇并肩而立,与周围的宾客,谈笑正欢。

陈阳突然明白,为何这些人,会迫不及待的害死母亲了!

拿起手机,陈阳拨通电话,开口说道:“蓝水,准备一份大礼,送到陈家宅院来。”

“陈阳?真的是你吗?五弟?”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猛的抓住了陈阳的肩膀。

陈阳下意识,就要一个过肩摔加锁喉杀。

不过,下一刻,他就忍住了。

这里,已经不再是鲜血淋漓的战场。

陈阳侧头,朝着那青年点点头。

青年叫陈俊,是陈家的老四,只比陈阳大半岁。

陈家的第三辈,一共有六个儿子,四个女儿。

陈阳在所有孙子中排名老五,他唯一的玩伴就是老四陈俊。因为两个人岁数差不多大,而且,陈俊小时候脸上被开水烫了一个疤,也被家族人嫌弃,所以两个人算是同病相怜。

陈俊看到陈阳很开心,他猛的抱住陈阳,然后拉着陈阳说道:“五弟,走,去见见大伯!哈哈哈,大伯看到你回来,一定会很开心!”

陈俊拉着陈阳,朝着陈天智走过去,“大伯,大伯你看,是谁回来了!”

陈天智正搂着胡娟,和其他集团的老总交谈。

他转过头,看到陈阳,手里的酒杯,微微一晃,皱眉问道:“你……出来了?”

陈阳呵的一笑,他冷冷的看着陈天智,“对,我出来了,你看到我是不是很心虚,很恐慌,很厌恶?呵……”

“哼!”陈天智冷哼一下,“混账东西,你这是什么态度?!既然出来了,就好好做人,以后跟着你大哥做事,学点本事,也能混口饭吃,否则,日后饿死了,我也不会管你的。”

陈阳淡淡的扫了一眼陈天智,这一刻,从对方眼里,看不到半分的父爱!

不过,这样也挺好!

如同陌生人一般,也能更好的下手报复了。

陈阳单手插在口袋里,“我饿不饿死,相信你也不会关心的,这一次来,我是来接我妈的。”

“你妈……你……”陈天智脸色一变,有些心虚。

这时候,旁边的风骚少妇胡娟,不屑的一笑,娇声说道:“天智,这孩子就是你的二儿子,刘玉华那个农妇生出来的孩子吧。哎哟,以前总听你说,老二顽劣不堪,我还有些不信。今天一见,啧啧,还真是随他妈那个农村妇女呢?咯咯咯……”

“啪”!

陈阳跨前一步,猛的抽在了胡娟的脸上。

一巴掌下去,胡娟的鼻子直接就歪了。

“啊!”胡娟尖叫起来,她捂着鼻子,指着陈阳,“你……你这个狗东西,你敢打我?”

“呵……你也配提我妈?”陈阳甩了甩手,一脸嫌弃的表情,“脸上的粉有半斤厚吧,而且,你这鼻子在哪家医院做的,太不结实了。”

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听到陈阳的话,众人都想笑,但是又不敢笑出来。

陈天智气的咬着牙,朝着陈阳就一巴掌扇了过去,“你这个畜生,没大没小了是吧!”

陈阳一把抓住陈天智的手腕,他冷冷的看着对方:“陈天智,你今日给小老婆庆生的时候,可否还记得,今天也是我母亲一周年的忌日!你可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你们是怎么害死我妈的!啊?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你……你你……”陈天智脸色变了,他没想到,陈阳竟然已经知道刘玉华的事情了。

“五弟,你怎么能这么和爸说话!”一个高大的青年,走了过来,一脸正义。

周围的陈家人也都是反应了过来。

“原来是陈阳出狱了,看他这样子,蹲了五年也没学乖啊。”

“你们看看陈阳,再看看他大哥陈浩宇,同样是一个爹生出来的,差距太大了。”

“是啊,陈浩宇现在都已经是陈家第三代的掌舵人了,海归博士,器宇轩昂,再看看陈阳,呵呵……怪不得大伯只喜欢陈浩宇,不喜欢这个小儿子呢。”

一群人全都对陈阳叹息着失望摇头。

陈阳淡定的站在那里,看着陈浩宇,呵呵冷笑。

陈浩宇义正言辞的说道:“陈阳,你和我是一个爹的亲兄弟,以后我会照顾提携你。但是,你必须得孝顺咱爹。”

“是,去年爹没有照顾好你妈,让她死了。但是,这又不是你叛逆的理由!”

“你蹲了五年大牢,我能理解你的怨气,可是,如果你再敢忤逆长辈,我就把你再一次送进去,这一次就关你一辈子!”

陈阳看着虚伪的陈浩宇,突然间,很想大笑,“陈浩宇,别这么虚伪了,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你个逆子!”陈天智气的大骂。

就在这时候,外面响起脚步声,接着是仆人在外面高声喊道:“苏家苏雅小姐,前来给大夫人贺寿!”

陈阳本来不耐烦的想要动手,听到苏雅来了,他暂时忍了下来。

外面,一袭墨绿色连衣长裙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秀丽长发自然搭在肩膀上,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娇俏目,粉鼻微挺,樱唇柔美。

没有任何的首饰,淡妆素雅,干净大方,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瞬间吸引了整个宴会中所有男人的眼光!

“是苏雅。”陈阳转身,朝着苏雅走了过去。

她是陈阳的初恋,也是陈阳十七岁那年,定下来的未婚妻。

只是没想到,五年不见,当年的高二学生,如今,竟然已经出落的如此靓丽俏美!

“苏雅你来了。”大哥陈浩宇立即走过去打招呼。

苏雅朝着陈浩宇点头寒暄,“阿姨的生日,我自然要来的,我是陈阳哥哥的未婚妻,陈阳不在家,我……陈阳?”

苏雅猛然间呆住,此刻,她的眼睛里,只剩下了陈阳。

那个入狱五年,杳无音讯的未婚夫!

“苏雅,”陈阳的脸上,终于露出微笑,他张开双臂,紧紧抱住苏雅。

“谢谢你,苏雅,谢谢你照料我母亲后事。”

陈阳的声音,极致温柔。


苏雅呆呆的站在那里。

脑子一片空白。

足足过了十几秒。

苏雅猛然间反应过来,她脸色羞红,慌忙挣脱陈阳的怀抱,低头娇羞的说:“陈阳,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陈阳一笑,“今天,五个小时前,我回到的苏市。”

周围的人,皆是一脸惊讶。

“苏雅小姐可是咱们苏市知名的第一美女,怎么会……怎么会和陈阳那种人抱在一起的?”

“我一直以为苏雅会和陈浩宇走在一起,没想到,她心仪的竟然是陈阳!”

“五年前苏雅就和陈阳订婚了,哎,陈阳那废物真的是命好。”

陈浩宇站在一边,嫉妒的咬着牙,他没想到,都过去五年了,苏雅竟然还是没有忘记陈阳!

苏雅送上了生日礼物,便把陈阳拉到了一边,她俏目含情,看着陈阳:“陈阳,这五年你到底在哪个监狱里?我去找过你很多次,都没有打探到你的消息。”

陈阳轻轻一笑,“我去了国外,学了一点本领。现在我已经完全自由了,以后,我可以继续保护你。”

苏雅轻轻的点头,嘴角含笑。

陈浩宇带着几个人,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

“苏雅,之前提过的,让你来做我的执行秘书,兼任公关部主管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陈浩宇笑呵呵的说。

苏雅赶紧说:“陈总,我现在才大四,还没有拿到毕业证。现在就任职这么重要的职位,还要管理您那么大的公司,我怕是做不来。”

“不用担心,我会教你的。”陈浩宇走近一步,“放心吧苏雅,我看好你,你能把你们家的小企业,打理的这么好,来我的公司工作,一样会表现得很好。跟我过来吧,咱们来聊聊新工作。”

陈浩宇说着,手朝着苏雅的肩膀拍下去。

陈阳皱了下眉头,他手一伸,直接抓住了陈浩宇的手腕,冷声说道:“滚一边去!”

陈浩宇感觉自己像是被老虎钳抓住一样,他吃痛的叫了一声,赶紧缩手,然后愤怒的指着陈阳,“陈阳,你虽然是我亲弟弟,但是,也不能如此胡搅蛮缠!”

“就是啊,浩宇哥可是为了苏雅好,让她去大公司里锻炼,你一个坐牢的废物还阻止!”

“苏小姐怎么能和这种人渣定亲呢,这门亲事干脆废除算了!”

“只有浩宇哥才和苏雅般配,呵……现在就是苏雅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众人说着,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陈浩宇得意的看着陈阳,他大声说:“苏雅,我让你做我的秘书,那也是为了你好。另外,你和陈阳的婚约,也不用作数,我爹说了,你们的婚约作废,是不是啊,爸!”

陈天智在安慰着他的第三任老婆。

听到陈浩宇的话,陈天智大声说:“陈阳那个逆子,他根本配不上苏雅,虽然我们陈家家大业大,但是,和陈阳那个小畜生无关!苏雅,你和陈阳的婚事,作废!”

苏雅愣了下。

周围,尽是嘲弄眼神,和冷落的嘲讽。

陈阳淡淡的站在那里,看着周围这一幕,突然,他笑了起来。

这样,真的挺好。

苏雅心里难受,她伸手,紧紧的握住了陈阳,上前一步,把陈阳护在身后。

苏雅举起了纤细的娇媚手掌,露出中指上的戒指,大声说:“我和陈阳婚约已定,信物已换,不会作废!既然是这里不欢迎他,那我们就先离开了。”

苏雅拉着陈阳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这一刻,她不是娇弱的小女人,她是守护爱人的臂膀,是护犊子的老母亲,是为恋人阻挡风雨的雨伞!

陈浩宇咬着牙,猛的抓住了苏雅的肩膀!

“苏雅!你给我想清楚!如果你今天敢走出这个门,以后,你们苏家的公司,就别再想从我们陈家,拿到半分钱的订单!”陈浩宇冷冷的威胁,手指死死的掐住了苏雅柔嫩的肩膀。

陈阳一步跨前,“啪”的一巴掌,抽在了陈浩宇的脸上。

顿时,五个手指印,清晰的出现。

“啊!他……他竟然敢打陈浩宇!”

“这个陈阳是不是疯了!”

“他完蛋了,浩宇可是陈家指定的第三代继承人。”

“赶紧把陈阳这种人渣,再送进监狱里去吧!”

刹那间,就有几个小弟,朝着陈阳抓过来。

陈阳冷笑,几拳几脚,嘭嘭嘭几声,七个小弟都飞了出去。

这时候,陈家宅院的外面,响起了吹吹打打的送葬哀乐!

“嘭!”

陈家宅子的大门被踹开!

三十多个穿着孝服的送葬队伍,抬着棺材,吹着唢呐,撒着纸钱,打着白布幡。

一进陈家的大门,这送葬的队伍,噗通一下,就全都跪了下来,全都呜呜呜的痛哭起来。

“陈老爷,你死的好惨啊!”

“我们的心好痛啊!您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走了呢!”

“我们的纸钱您多拿点!”

这送葬的队伍很专业,哭起来悲天同地,抑扬顿挫。

陈天智的脸,气的煞白,手臂哆嗦了起来。

“给……给我滚!都给我滚出去!来人啊,给我打!”陈天智大骂着,捂着心口,头上青筋暴露。

陈阳哈哈哈冷笑,他开口说:“陈天智,保重身体,我还想让你,亲眼看着陈家,一点点的衰败落魄,跌入乱坟岗!”

“这送葬的队伍,只是开胃菜,以后,我会给陈家慢慢的准备大礼!”

“我妈的死,我会调查的一清二楚,所有相关的人,都别想逃掉!”

“不久后的一天,我会让你们陈家所有人,跪在我母亲灵前求饶!”

“从今天起,我陈阳,和陈家,再无半分瓜葛!”

陈阳拉着苏雅,朝着门外走去。

竟无一人,敢阻拦!

好好的生日宴会,变成了葬礼。

胡娟气的脸色煞白,再加上刚做的鼻子也歪了,她两眼一翻,咕噜晕倒在地。

……

陈阳坐在苏雅的红色别克车上,咬着牙,神情冷冽。

苏雅心疼的看了眼陈阳,“先随我回家吧,以后,我那里就是你的家。”

苏雅以为,陈阳是刚刚刑满释放,没有地方住,她作为未婚妻,当然要收留陈阳。

两个人到了新春小区三栋。

刚刚走出电梯,就看到五个纹身大汉,堵在苏雅的门口,一脸横肉,满身煞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