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我抱紧了祁少大腿

重生后我抱紧了祁少大腿

明明如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活一世,穆安安擦亮双眼,步步为营,决不能重蹈前世的覆辙。只是当穆安安发现自己重生的节点好像不太对,只因她前世犯的蠢做的事,都已经犯过做过了,这让她如何改写人生,难不成只能走“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条路!

主角:穆安安,祁连寒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安安,祁连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我抱紧了祁少大腿》,由网络作家“明明如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活一世,穆安安擦亮双眼,步步为营,决不能重蹈前世的覆辙。只是当穆安安发现自己重生的节点好像不太对,只因她前世犯的蠢做的事,都已经犯过做过了,这让她如何改写人生,难不成只能走“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条路!

《重生后我抱紧了祁少大腿》精彩片段

夜幕低垂,暴雨如注。豆大的雨滴如刀子般,砸落在穆安安枯瘦破败的身体上。

“你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也配嫁给祁连寒?”

许柔儿尖细的高跟鞋踏上穆安安的手背,用力拧转。

穆安安倒抽一口凉气,身体却虚弱的无法反抗。

她的身体痛,但心更痛。

她想不通,她最亲密、最信任的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难道我死了,祁连寒就会娶你吗?为什么我们要为了一个男人反目成仇?”

“闭嘴!”

许柔儿一巴掌狠狠扇在穆安安脸上,她最恨穆安安这幅善良的模样。

“少装模作样,真以为祁连寒有多喜欢你?”

“不过是祁家老爷子硬塞给他的罢了!对于祁连寒来说,娶谁根本没有什么分别,只要是穆家的就行。”

“没了你,他迟早是我的!”

许柔儿貌若癫狂,仿佛已经入主祁宅,成了祁家女主人。

“既然你注定要死,那我也不妨让你死个明白。”她阴恻恻道。

“你还不知道吧?你从乡下回来后,处处被佣人针对、婚前摔断腿、挑拨你和祁连寒的反目等等,对了,还有你上次被拐卖,都是我做的!哈哈哈哈,你可真是蠢,不管我敷衍你什么话你都能相信。”

“也多亏了你,我才能自由出入祁家。”

“谁能想到,逃跑欧洲的祁夫人,现在被我踩在脚底下?”

“当然,你逃到欧洲的消息是我提供的,哈哈哈哈!”

……

穆安安,听她说一句,心就沉一寸、痛一分。

她八岁那年,母亲去世。不久后,父亲另娶她人。还带来了继姐——许柔儿。

继母对她很不好,动辄打骂。

刚开始,她还避着父亲。可突然有一天,父亲也开始对她冷眼相待、不管不顾。

全家上下只有许柔儿一直关心她。

所以,她主动让出了自己的房间、衣服、玩具……

之后,她就被送到了乡下,稀里糊涂地过了十年。

直到十八岁,她被接回穆家,得知自己被安排嫁给祁连寒——一个陌生的男人。

她不愿。

所有人都在强迫她、指责她,只有许柔儿一直在安慰自己,帮助自己逃离。

所以,她一直把许柔儿当作自己人生中的一道光。

没想到,却换来了这样的下场。

难道许柔儿做的这些,她这些年来一点都没有怀疑过吗?

不,她也是怀疑过的。

可是每次对上许柔儿那无辜娇弱的目光,她都觉得是自己想多了,甚至为自己怀疑许柔儿而感到愧疚,于是加倍地对许柔儿好。

穆安安现在终于明白,为何自己与祁连寒关系缓和后,许柔儿那么生气。

趁着祁连寒出国,非要把自己约出来,要给自己看看祁连寒的“真面目”。

穆安安与祁连寒朝夕相对,虽然无爱,却最清楚他是怎样的人。

可架不住许柔儿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穆安安只好赴约,决定当面给她解释清楚。

结果,她刚出祁宅就被打晕,被关在地下室不知多久,仅靠微量的食物为生。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怀疑许柔儿,反而还在担心她的安危。

直到现在,她才真正反应过来,许柔儿一直在骗自己。所谓的“祁连寒的真面目”,不过是引诱她跳坑的一个诱饵罢了。

“我太傻了!”

悔恨的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中涌出。

可这有什么用呢?

她付出的一切,都如同她此刻在暴雨中的泪水,根本就看不见,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穆安安绝望的表情,极大地取悦了许柔儿。

她兴奋地大笑着,吼道。

“蠢货!去死吧!”

她身后的男子上前,揪住穆安安的头发,就拖向崖岸边。

一道闪电划过。

电光火石之间,穆安安看清了他的脸。

 


竟然是刘咨!

她的前男友,一个地地道道的凤凰男。

还是许柔儿介绍给她的。

二人相识后,他疯狂的追求她。

她被打动了,甚至在许柔儿的安排下,抛下一切与他私奔。

可在逃亡路上,他得知她不再有钱后,卷走她最后的现金,并将她卖给了人贩子。

她一直觉得是自己识人不清,可刚刚许柔儿一番话才让她醒悟。

刘咨,也是许柔儿给她挖的一个坑罢了。

他们联手将她拐卖,若非祁连寒救下她,她现在可能早就死了。

祁连寒!祁连寒!

想起这个名字,穆安安胸口忽然间酸胀万分。

曾经她以为,二人之间不过是商业联姻,应该井水不犯河水。

所以,面对祁连寒的强烈感情,她选择了误解、恨与伤害。

可他,却一次次的包容她、原谅她。

爱她的人,她拼命伤害;不爱她的人,却将她愚弄。

此刻,穆安安五脏六腑都仿佛在被烈火灼烧,滚烫、痛苦,令人窒息。她的眼神,恨不得直接将这对狗男女撕碎。

许柔儿对上这眼神,一脚踹在穆安安肚子上。

“都快死了,还装什么高贵!”

听见她痛苦的闷哼,心中顿时畅快无比

忽然,一辆车闯入她的视线,华贵而低调的车身彰显着它主人的身份。

此刻,正从飞速驶来。

“快,快把她扔下去!”

许柔儿慌忙道。

下一秒,穆安安便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被抛向空中。

海崖上方的人越来越小,海浪的声音越来越响,失去重心的感觉越来越重……

穆安安仿佛又看见,祁连寒踹开运往缅北的黑船上脏污的铁门,逆着光向她走来,如同神祇降临。

她那时紧紧地抱住他,像濒死之人拼命抓住求生的最后一线希望。

可恨、可叹,她来不及报答他了……

只是,雨幕朦胧中,分明有一个身影从悬崖上一跃而下。

是?是祁连寒!

“对不起……”

“可惜,来不及了……”

穆安安眼角划过泪水,继而被海浪吞噬,双眸中的景物慢慢变得模糊,最后被黑暗完全笼罩。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

“如果能够重来,祁连寒,我绝不负你!”

在失去意识前,穆安安在心中向命运祈求着。

轰!

一道惊雷响彻了整片天空。

……

“啊!”

穆安安猛地睁开了双眼,却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双幽深的黑眸。

偏执、孤冷、悲伤……种种情绪在其中激烈的纠缠,仿佛凝成了一道滚烫的利刃,直直刺入她灵魂的深入,令她的心发烫、发痛。

传言道,人死之前会见到最重要的人。

穆安安之前不信,如今望着祁连寒,却希望时光能永远停留在这一瞬。

她这一生,唯一亏欠的就是祁连寒了!

穆安安眼眶一酸,愧疚地偏开眼神。

没注意到。随着她神情的变化,眼前男人的气息也在渐渐加粗。

祁连寒只见穆安安幽怨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便红了眼眶,一脸悔恨委屈。

“穆安安,这辈子,你都别想逃!”

他捏着身下女人的下颌,大力掰正,发狠地噙住她的唇,像野兽般丧失理智地撕吻着,连同女人可能脱口而出的话也一并拆吞入腹。

那些话,大概又是些怨毒咒。

穆安安知道,这只是死亡前的幻觉,可面前男人的绝望痛苦却又那样清晰。

而这一切,全拜她所赐。

“以后没有我,你会不会过得开心一点呢?”

歉疚的泪水涌出眼眶,从脸颊滑落,最终滴落在祁连寒的指尖。

祁连寒身体一僵,停了动作。

几秒后,他直起身子,深深地望了穆安安一眼。

“我说过,绝不会强迫你!”

清冷的声音,隐隐颤动,却被很好的克制。

说完,他转身离开。

穆安安几乎是下意识地,从身后抱住他,泣道:

“不要走。”

 


“放开!”

以往,穆安安对祁连寒既厌又怕,一见到就躲得远远地。可这次却出乎意料,她圈紧了手臂,丝毫没有躲避,倔强道:“不放!”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祁连寒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我知道。”

祁连寒身体滚烫,肌肉线条紧绷,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静。

“想求情,不必使用这样的手段!”

说着,便掰开穆安安的手。

“不要!”

穆安安急道,斜绕到祁连寒身前,扑在他怀中。

祁连寒担心她受伤,连忙将手护在她的脑后,顺着她的力量倒去。

穆安安将祁连寒压在床上。

不等他反应,便猛地吻上他的唇。

祁连寒听见了心脏在胸腔中跳动的声音,身体仿佛被贴了定身符般,动弹不得。

穆安安第一次主动,有些不得章法,耗费很久还是撬不开祁连寒的牙关。

她有些委屈地抬起头,一双红红的、泪花晶莹的眸子盈盈望向祁连寒,是她毫不自知的清纯魅惑。

脑海中“轰”的一声!

大脑瞬间变得空白,

他血液翻腾,欺身而上,反穆安安压在身下。

“这是你自找的!”

他发狠道,理智决堤……

第二天,已经不知是什么时间,阳光透过黑色厚重窗帘的缝隙投在穆安安眼上,温暖而明亮。

穆安安睁开眼,思绪还有些许混沌。

她可真是没想到,自己临死时竟然想着和祁连寒滚床单。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些画面,穆安安脸颊滚烫。

“停!”

穆安安捂住脸,想戳破脑海中的那些粉红泡泡,一抬手,却牵扯得全身都十分酸痛。

人死了还会有痛觉?

穆安安环顾四周,熟悉的装修风格、熟悉的家具陈设、熟悉的黑色大床……心中忽然涌上一个大胆的念头:她,重生了?

穆安安怀疑地掐了一下胳膊。

“真的好疼,呜呜呜……”她捂着胳膊,又是哭又是笑。

这不科学,但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未解之谜,冥冥中自有定数,也许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自己的遭遇,所以给了她一次新的生命。

重活一世,这次她早早看清了许柔儿和刘咨的真面目,绝对不会再任由他们欺骗陷害。

她会牢牢把握住自己拥有的一切,送二人下地狱。

而祁连寒,想起暴雨中毫不犹豫跳下悬崖救自己的那个身影。

为了自己,他连生命都可以放弃。

那她,也会投桃报李,用自己的生命来爱他,偿还他。

衣物散落一地,祁连寒却不在屋内。

穆安安捡起衣服,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全成了破布片,祁连寒的衣服倒是完好如初。

这是昨晚……

穆安安又羞红了脸。

无奈之下,她只好先套上祁连寒的衬衣,去衣帽间更换。

不巧的是,屋内响起一声开门声,祁连寒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穿我的衣服?”

穆安安顺着声音的方向回头,见祁连寒站在浴室门口,只有下半身围着一块浴巾。

不得不承认,祁连寒的身材极好。

与他斯文的外貌相比,充满了狂野、原始与力量。

身量颀长,比例犹如同希腊雕塑般完美,每一处肌肉都恰到好处。不过度健硕,但也绝不单薄,时刻如猛兽捕猎前般警惕地积蓄力。

发梢的水珠缓缓滴落,流过胸膛,滑过八块腹肌,最后隐匿于浴巾之下。

穆安安看愣了神。

“看够了?”

伴随着祁连寒冰冷的声音,一张毛巾飞来,落在穆安安的头上,挡住了她的视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