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招惹顾宥诚

招惹顾宥诚

毛小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被渣了之后,李二知着实恶心了一把,心中的难过已经消失的差不多,剩下的就只有愤怒和复仇之心,本想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谁知竟意外招惹上了真“大佬”,上流社会的传奇鬼才顾宥诚。李二知本是当做逢场作戏,事后各奔东西,奈何顾宥诚当了真,还各种纠缠追求自己。

主角:顾宥诚,李二知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宥诚,李二知 的女频言情小说《招惹顾宥诚》,由网络作家“毛小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渣了之后,李二知着实恶心了一把,心中的难过已经消失的差不多,剩下的就只有愤怒和复仇之心,本想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谁知竟意外招惹上了真“大佬”,上流社会的传奇鬼才顾宥诚。李二知本是当做逢场作戏,事后各奔东西,奈何顾宥诚当了真,还各种纠缠追求自己。

《招惹顾宥诚》精彩片段

“邵文,别这么急。”女人声音柔软,男人动作急迫,儿童不宜的画面透过衣柜的门缝上演。

躲在柜子里的李二知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很怕自己发出一丁点不和谐的声音,扰了床上那两个人的兴致。

当然,不出声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吓得——柜子里不仅仅有她,还有一个男人。

男人比她淡定,一边看一边拿手机拍照,角度刁钻,拍摄清晰,十分泰然自若。

“刺激么?”男人贴在李二知耳边问。

李二知不敢说话,用力点头。

不仅刺激,还难受。

心脏像被什么利器刺穿了一般疼的她说不出话。

床上那个被唤作邵文的男人,是她已经谈婚论嫁的男朋友。

他们见过家长,订过婚,就差选个良辰吉日领证盖章,就受法律保护了。

可现在,人家正和其他女人打的火热,温柔地唤其他女人的名字。

李邵文是个演员,人气还行,二线。

李二知是个小编剧,两个人也算是专业对口,完美契合,再加上两个人是大学校友,双方家长几乎都没怎么干预,让他们自由发展。

李二知曾经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轻轻松松搞定自己终身大事,谁知生活猝不及防向她泼了一盆狗血,浇灭她所有的憧憬。

床上的女人也是个演员,名叫秦柳,人气比李邵文高,有大几百万真粉,腰确实跟柳条一样细,虽然有点网红脸,但最近几年人设经营的不错,粉丝都喊她姐姐。

李二知有点想跑,只是现在这个角度,衣柜在门口,床在里侧,中间隔着一条窄窄的过道,她如果出去一定会被发现。

到是衣柜里的男人比她淡定多了,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然后趁着屋里战况最激烈的时候说了句:“603,打扫卫生。”

男人声音好听得很,地道的低音炮。

李二知侧过脸看向男人,衣柜里光线太暗,她只能看到一双鹰一样的眼镜,闪着精明且玩世不恭的光。

没多会儿保洁真的上门了,恰好那俩人中场休息,李邵文骂骂咧咧地开了门,秦柳扯过被子盖上自己,怕被人发现她的真实身份。

保洁阿姨往里走的时候,李二知火速推开衣柜门跑出去,衣柜里的男人跟在她身后,两个人一条路,都是奔着电梯去的。

进了电梯,李二知才看清这男人的脸,虽然只是侧脸,但轮廓近乎完美,尤其是鼻子,十分高挺,鬼斧神工的。

“你是……捉奸吗?”李二知压着哭腔小声问。

“嗯。”男人点头,却没看她,“你不也是?”

“我,刚订完婚。”李二知说完这一句就绷不住了,眼泪瞬间决堤,没几秒钟便梨花带雨的陈述了自己的遭遇:“我朋友说,我男朋友在酒店,让我来看看,哪知道……”

“总比婚后发现再离婚的好。”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男人留下一句话迈开长腿,李二知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一把攥住了男人露在衬衫外面的小臂。

“等等!”

“嗯?”

“……证据,能不能发我一份?”

男人这才打量起李二知,她长得白,显小,苗条,特别符合当下男性白幼瘦的审美,想来床上那位多少点不识好歹了。

“行,微信。”

“多谢。”李二知揉了揉鼻子。

男人的昵称叫“G”,头像是个杜宾犬,正襟危坐特别帅气。

发完了8张高清无码大图,男人朝她点了个头,李二知眼里的泪还没散,看人多少有些模糊,但再模糊她也能分辨出面前这个男人是好看的。

而且是发到社交媒体能让无数女人直呼老公那种好看,身量高,身材好,气质里头带着贵,打眼望过去就是个有钱人。

“嗯,先走了。”男人声音低沉,神情淡然,似乎并没有因为“被绿了”影响。李二知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攥紧,低头不动。

“还有事儿?”男人又追问一句。

李二知突然抬起头,又一次抓住了男人的手臂,仰起脸看着男人:“我们,可不可以试试?”

男人皱眉,转瞬笑出了声,话里带着一点调侃:“喝多了吧你?”

“我很清醒!”李二知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破釜沉舟的架势,她压低声音但语气坚定,“你女朋友和我男朋友睡了,他们两个人绿了我们俩,我们为什么不能绿了他们?”

“……好像也对。”男人打量李二知几眼,片刻后拎着李二知的胳膊去前台,身份证一甩,“给我开个总统套,顺便送一瓶丽伯特红酒上来。”

“好的顾先生。”前台接过了他的证件,恭恭敬敬地开好了房间。

房卡递过来的那一瞬间,李二知似乎看到了命运之轮正在转动。

 


再度走进电梯里,女人的表情凝重的仿佛要上战场,男人始终气定神闲。

顶层最豪华的一间房间门前,他修长的手指按下几个密码开门,几秒钟之后他手上一甩,李二知被他扔到了床上。

“等下!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李二知支起身子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间心慌的厉害,毕竟经验尚浅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只是都到这一步了再反悔面子上实在过不去。男人伸手扯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一颗颗解开自己衬衫上的纽扣,胸肌腹肌人鱼线,极品!

“顾宥诚。”男人说着压下来要吻她。

李二知莫名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脑子里太乱,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男人和她近在咫尺的时候,李二知突然回过神。“内个内个,先去洗澡行吗!”她问得急,眼圈又红了,男人顿了顿,牵起嘴角,目光里的玩味呼之欲出。

“一起吧。”他说着解开皮带扣,李二知魂儿都没了。

李二知写过很多个第一次,剧本也好,小说也好,无一例外她都会用到一个字眼:疼。

但她真不知道,能这么疼。

疼得她简直要升天了,下意识地抓了一把顾宥诚的背,她平日里要码字不做美甲,并不能对这男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还是留下了几条印子。男人愣住,有些不可思议。

“第一次?”

“别问,别说话。”李二知话里带哭腔,搂紧男人的脖子,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狼狈相。

她眼里雾气蒙蒙,却没让眼泪掉下来,硬生生把眼里的眼泪憋了回去,她不想为李邵文哭,她觉得不值。

不过除了疼,她体验还算挺不错的。

顾宥诚还算体贴,以红酒开场让她不那么紧张,会调情也会哄人,看她不适应还知道停下让她缓一缓。李二知失去意识之前,听见顾宥诚吻着她的耳垂说她可真嫩。

酒精上头,他们折腾多久她全然不知,她只想睡死过去,最好永远别醒。

但天不遂人愿,第二天一大早,甲方爸爸一个电话打过来强行让她意识回笼,电话里的男人中气十足,问她什么时候交稿。李二知哆哆嗦嗦怂的像个鹌鹑:“今天,中午。”

“你快一点啊!”甲方怒吼,“前天说昨天给我,昨天一天没找到你人,靠谱一点啦行不行啊!我是出钱的诶,我还要哄着你啊!有毛病啊!”

李二知被骂的挺委屈,要不是因为李邵文出轨,她哪可能耽误交稿?自己失恋又挨骂,终极水逆也不过如此!眼眶一热,李二知大清早在被子里开启了鼻涕一把泪两行模式。

突然间自己旁边的被子动了动,她这才想起,昨晚自己是和一个男人一起睡得!

“你好吵。”顾宥诚哑着嗓子伸手摸出自己的手机,“才七点多,再睡会儿。”

他到是自来熟,翻身搂上李二知的腰,还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乖了。”

“……”

李二知有点懵,先不提顾宥诚的“娴熟”,为什么同样是分手,她哭天抢地,人家竟然如此云淡风轻?被绿了事关男人尊严,他竟然都不在乎吗?

“顾宥诚,你……你不难受吗?”李二知鼻音很重,“你被绿了诶。”

男人皱眉缓缓睁开眼,李二知红红的眼眶和鼻头映入眼底,看着可怜极了。

顾宥诚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嗯,所以我们跟他们礼尚往来,这不扯平了。再说你还是第一次,虽然不熟练也没技巧,但滋味还不错。”清晨刚醒,他嗓音未开,性感的要命。

“你你……”李二知深呼吸一口气,“你也不赖,虽然不是头一次,但胜在技术娴熟条件好,我……”

“哼。”男人一声轻笑,李二知编不下去了。

她只谈过李邵文一个男人,还特别幸运的坚守了底线,非要把第一次留到结婚,只看过猪跑没吃过猪肉,哪儿来的比较娴熟不娴熟?给自己找个台阶罢了。

顾宥诚没再说话,竟然真得睡了过去。

李二知心里难过脑子里乱,正要翻身下床的时候手机里突然涌入一条信息,是李邵文经纪人裴哥的号码:二知,我是邵文,你怎么把我号码拉黑了?我找你一晚上,你人在哪儿?!

 


李二知没回信息,偷偷穿好衣服下楼打车回家。

她理了理要做的事情,首先要把稿子交了,耽误什么不能耽误搞钱。

然后通知李邵文家长,既然两家都订婚了,那这就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家长有必要知道前因后果,避免到时候李邵文爹妈反咬一口。

李二知个性多少有点像男孩子,有杀伐果断的气势。虽然伤心难过,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她知道这事儿越快解决越好。

或许是做编剧久了,搜集过太多离奇素材,早就大彻大悟钢筋铁骨。

和李邵文结婚,她也是深思熟虑多时,觉得自己能完全接受对方的优缺点,才敢迈出这一步,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出轨这一条实在是她的意料之外。

交完了稿子,李二知给李邵文的母亲发了条信息:“阿姨,我和邵文分手了,对不住您的喜爱啦,抱歉哦。”一条信息附带8张照片,李邵文母亲很快把电话打过来了,李二知没接,拉黑了。

做完这一切,她心里有点空。

其实李二知这24年挺顺的,读书升学找工作创业,全都是按照“别人家”孩子的要求来,昨天潜入酒店衣柜里捉奸,绝对算得上她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冷静了一会儿,拨通了闺蜜袁依的电话。

李邵文在酒店这事儿,就是袁依逛街时候撞见告诉她的。

“依依,你来我家一趟行吗?我请你吃晚饭。”

袁依了解李二知,她平时忙得狗一样,要不是真有事儿不可能找自己。

十来分钟,袁依开车过来,她穿了一套香奈儿当季新款,花枝招展,从头到脚写这俩字:有钱。

袁依嫁得好,老公周炀家在云城这地界算是小豪门,年入没有一个亿也有九千万了。

“不是真让我猜着了吧?出轨了?”袁依靠着李二知家的书柜问。

“嗯。”李二知点头。

“……李邵文可真特么行!”袁依脾气火爆,立马就炸了,“眼看着都要跟你结婚了,还这么多幺蛾子!”

“依依,”李二知提起这茬还是没能绷住,那种失去挚爱的痛照着她的心脏用力一掌,震得她生疼,眼泪不说来就来。

她含糊不清地抹了一把脸:“是我不好吗?从毕业到现在,我为了支持他的事业,没日没夜的给他量身定制剧本,他不想公开,那我就在背后藏着,圈里知道我俩是情侣的都没几个。我怕影响他发展,我只想着他能好,我们俩能好好生活……我哪里对不起他?”

“先别哭!”袁依了解李二知,知道李邵文是她白月光,是她男神,她痴迷的死去活来,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男神出轨也是渣,悲春伤秋的没卵用。

“你是亲眼看到了是吗,证据留了吗?”袁依问。

“有。”李二知把手机递给袁依,袁依整个人愣住,照片拍的不错啊。

这李邵文藏得挺深,平日里不声不响,一出事儿就是重磅炸弹。

“你跟他摊牌了?”

“还没,我告诉他父母了,他很快就会知道。”李二知抹了一把脸,“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跟他说,你别看不起我依依,好歹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得缓一缓。”

袁依点点头,伸手揉了揉李二知的脑袋安慰,“行,反正到了这一步,结婚是绝对不可能,你也别难受了,现在发现总比以后离婚的好。”

对,顾宥诚也这么说。

“中午姐请你吃火锅,再带你去蹦个迪,就当……庆祝你远离渣男!”

晚上八点半,袁依拖着她去了家装修浮夸的夜店,服务生小哥哥就差把“有偿陪睡”四个字写脸上了。

袁依常来,轻车熟路要了酒喝果盘,又钦点两个小帅哥作陪。

“来来来,喝酒!”袁依把酒杯塞给李二知,“今天,我们美丽可爱的二知同学,远离渣男,目标更好,重新出发,不忘初心砥砺前行,cheers!”

李二知被她这一套词儿弄的头皮发麻,尴尬的扣地。

袁依又叮嘱坐在李二知旁边的小帅哥:“这是我姐妹,好好陪,今天晚上她笑一次,姐给你一千小费。”

小帅哥当时眼睛就亮了,一把拉过李二知的手往自己脸上贴:“姐姐喜欢什么?我会的可多了。”

李二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心里有点抗拒。

袁依搂着她的肩膀,“出来玩么,就是为了开心,再说他都出轨了,你为谁守身如玉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