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偏执反派的坏宝洗白了

穿书后偏执反派的坏宝洗白了

反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书之后的纪缌渺,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医德精神,改写自己的命运,也是为了让自己活的久一点,好拯救更多的人。奈何系统迟迟没有觉醒,开挂神器也没能如约而至,好在这个即将黑化的反派大佬足够强大,她必须要在墨澜尘完全黑化之前,抱上粗大腿,阻止他进一步黑化。

主角:纪缌渺,墨澜尘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纪缌渺,墨澜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偏执反派的坏宝洗白了》,由网络作家“反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之后的纪缌渺,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医德精神,改写自己的命运,也是为了让自己活的久一点,好拯救更多的人。奈何系统迟迟没有觉醒,开挂神器也没能如约而至,好在这个即将黑化的反派大佬足够强大,她必须要在墨澜尘完全黑化之前,抱上粗大腿,阻止他进一步黑化。

《穿书后偏执反派的坏宝洗白了》精彩片段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狠狠的抽在纪缌渺的脸上。

口腔里迅速蔓延出了血腥味!

痛!

可比起脸颊,脑袋里不断涌入的东西更是要让她炸裂般的痛!

这是哪里?

纪缌渺看着眼前站着的四个男人,他们身材魁梧,各个都是练家子。

而看向她的眼神,肮脏又令她恶心!

“臭娘们儿!你最好老实点,老子保证会让你爽翻天!”

“滚……开……”她虚弱的出声。

想要抬手去挡他们的触碰,可手臂像灌了铅,沉重无比!

眼看着这四人越来越近!

“砰!”

就在他们的手即将碰到她的瞬间,紧锁着的房门被一脚踹开。

一双阴郁冷戾的眸子向她看过来。

下一秒。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凌厉的一脚将最前面的人踹翻在地!

看见男人的瞬间,她大脑里自动浮现出了三个字——

墨澜尘。

门外迅速涌进来不少黑衣保镖,将其它人制服。

纪缌渺双腿脱力,倒下去。

但她的衣领被墨澜尘一把抓住,她整个身子都被提起,衣料镉得她的肌肤生疼。

“纪缌渺,你为了从我身边逃开,不惜找这些男人来脏了自己?”

他冷绝的声音传入纪缌渺耳中。

什么意思?

她的脑袋昏沉,太多纷杂错乱的记忆涌入了。

而他强大的杀气压迫下,她呼吸都变得好艰难!

他本就寒凉的眼神在此刻像是淬了寒霜,森冷蚀骨的泛着寒芒,冷笑道:

“我告诉你,就算你死,都别想从我身边逃开!你费尽心思嫁给我,那就死都别想从墨家解脱!”

房间内的灯光本就暧昧昏暗,他逆着光站着,根本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可他身上那浓重的侵略感窒息般的向着她压下来,掠夺着她的每一寸氧气,那双晦暗不明的寒眸中透着浓浓的戾气!

随着他的手指收紧,她的衣服勒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你、可不可以先放……放开我……”她伸出小手想要挣扎,可浑身都绵软无力,根本使不出力气。

男人的长眸在看见她抬起的手时,极为厌恶的想要避开。

但她只是软绵绵的抬起后就很快垂下,说话的语气更是从未有过的商量和柔软。

这又是她的什么花招?

墨澜尘冷眸厌恶的一凝,一把松开她的衣领。

她身子脱力,整个后背都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痛得她闷哼了一声。

“唔……放开我!”

她声线依旧轻软,被摔痛了的漂亮眸子迷蒙着水汽,湿漉漉的望着他,控诉着不满。

莫名的,他紧握着的拳松了一瞬,声线却一如既往的冷漠:

“你要死,我必会让整个纪家给你陪葬。纪缌渺,我劝你聪明点,别再做这种蠢事!”

说完,墨澜尘便转身看向方才打了她的那个男人,冰凉的嘴角微微下垂,浑身透着的煞气几乎要将一切吞噬般疯狂肆虐。

那人连忙道:“爷,您不是最讨厌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吗?我们只是帮您分忧,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是么?你对她动手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有顾及过她现在还是墨太太。”墨澜尘眼神冰冷:“我的人,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操心?哪只手碰的,就把哪只手的手指一根一根断了。”

好熟悉的名字。

好熟悉的惊悚对话……

等等!

脑海中断线的片段被不断拼接在一起,纪缌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这是她最近看的那本小说里的剧情?

她!

竟穿书了!

穿越到了一本甜宠虐渣的纯玛丽苏爽文里面!

她面前杀神一般的阴鹜男人,正是书中的偏执大反派,权势滔天,冰冷得没有丝毫感情和温度,手段残忍狠辣!

而她。

则是书中纪缌渺同父异母的姐姐,送到反派家里不久就被折磨致死的炮灰纪清雅!

她浑身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寒意顿时从后背腾升而起,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下一瞬。

墨澜尘的右手向她伸过来!

他拎小鸡似的一把提起她的整个身子,满脸嫌恶的将她丢进了车里!

私人医生已经在车里等着了,见她进来,先给她嘴里喂了一颗药丸。

清凉的感觉顿时袭遍全身,她的思绪也逐渐清醒起来。

书里的她是纪家的千金小姐,纪缌渺则是在十四岁时突然回到纪家的私生女。

纪清雅怀恨在心,一心想要替母亲报仇。

书中的纪缌渺从纪清雅回到纪家起就一直针对纪清雅,处处为难,步步紧逼,便被纪清雅设计嫁给了书中患有隐疾的反派大佬墨澜尘,受尽折磨。

纪清雅自己则成功得到了墨澜尘的信任,成为本书中的王者。

回到墨家后,她就被关在自己的房间内。

门窗都被紧紧的锁着,玻璃都是加厚的防盗钢化玻璃,屋子里没有任何尖锐的利器。

但是地上扔的满地都是床单、枕头、撕碎的名画、摔坏的摆件,还散落了一地的药片。

都是原主出门之前的杰作。

她坐在床边,看着跟牢房一样的卧室,手抖得跟被电了似的。

真害怕啊!

正是这一晚,墨澜尘彻底被激怒,从此之后囚禁她,折辱她,致使原主疯狂想逃,最终死在墨澜尘的手里,死后都被折磨得体无完肤!

她认命似的看着墙上的表,指针缓缓滑到数字12的瞬间,她的房门被打开了。

来了!

“姐姐,我来救你了。”门外闪进来一个长相明艳动人的女孩,面容精致,手里还攥着两张船票。

来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书中的纪缌渺纪清雅。

纪缌渺欲哭无泪。

这哪儿是来救她的。

纯纯是来催她早死的啊!

“我把他们都支到后院去了,咱们时间不多,快走吧!”纪清雅一把拉住纪缌渺就要往外跑。

可纪缌渺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臂。

因为她的嗅觉本就高于常人,闻到女人身上浓郁的香水味时,她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纪清雅连忙回头看她,焦急道:“你怎么了?再不走,墨澜尘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你真就一辈子都要被困死在这里了!”

“我为什么要走?”纪缌渺看着纪清雅的脸,细细捕捉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她原本是一个很有名气的高级医师,音场长期和草药相伴,不光有高于常人灵敏的嗅觉,还有不错的观察力。

纪清雅从进门起的表情,明显不对劲。

急切之外,还有期待。

而她身上的香水味,明显是为约会做足了准备的。

她想见谁?

纪缌渺向着旁边挪了一点,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小饮了一口回忆着剧情。

书里说,纪缌渺为了毁掉自己,在纪缌渺的帮助下得到了椿药,就是不想留下肮脏痛苦的记忆。

从她的身体情况来看,吃下的只是会让她浑身无力的药丸。

所以纪清雅表面帮她,实则也恨她入骨,一开始就打算让原主清醒的承受那四个男人的侮辱。

紧接着,她的目光落在了紧闭的房门口。

通过下面的门缝,她清晰的看到了小部分的黑影。

“姐姐,你在说什么?你这次这样做让墨澜尘丢尽了脸面,明天媒体大肆报道这件事后,更是会让他从此抬不起头来!你还待在这里,肯定会被墨澜尘折磨到死的!”纪清雅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劝道。

“今天的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墨澜尘是怎么得到消息的?”纪缌渺手里把玩着水杯,看向纪清雅的眼神清明又清冷。

“他……他权势通天,自然有暗线给他报消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姐姐,咱们时间真的不多了!快走吧!”

纪清雅着急的伸手再去拉她。

 

 


可纪缌渺轻飘飘的向后一退,躲了过去,“那洛城的媒体又不权势通天,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明天怎么会有报道传出?”

纪清雅脸上的表情凝住了。

“纪清雅,这个计划是你挑唆我做的,执行之前我们万倍保密,地点也选的极为隐秘,到底是墨澜尘有暗线,还是你就是那个举报我的暗线?”她双眸微抬,冷冷的看向纪清雅的眼睛。

“你什么意思?”纪清雅咬了咬唇,否认道:“明明是你自己提出要脏了自己身子的,我只是帮你呀,而且……”

“你要否认之前,最好想一想,我会不会对你有防备心,将我们那天的对话录了音。”

纪清雅的表情顿时愣住了,她眉头紧皱,害怕的看了看房门口,连忙道:“是你说墨澜尘根本不是人,折磨你虐待你,你的身子只能给墨存亦,所以我才……”

但不待纪清雅狡辩的话说完,纪缌渺便接着道:“通知媒体报道的人,也是你吧?整个局都是你做的,所以想让墨澜尘成为全城笑柄的人,是你?”

书中的剧情只要是她看过的都能记住,不过书没看完,有很多支线只能靠她现场推理。

可现在看来,她猜的没错!

一心复仇的纪清雅眼里心里全然是向上攀附的算计,又怎么可能去帮助一个处处欺压打压她的姐姐?

“姐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是不是今天的事情吓到你了?”纪清雅语气轻柔,目光温和的看着纪缌渺。

想说她是在胡言乱语,来撇清关系?

纪缌渺冷冷的笑了。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戾气,逐渐充斥蔓延进了整个房间内。

一股从身体里钻出的本能的抗拒顿时袭来。

她拿着杯子的手指,都不自觉的攥紧发白。

纪清雅也明显察觉到了,她唇角一勾,连忙道:“这是你拖我帮你买的船票,还有这个。”

手里突然被塞了一个小盒子。

定睛看去。

居然是一盒套套!

超薄,零感。

我丢!

“墨存亦在那里等你,这个你们省着点用,我知道你对墨存亦的爱无法自控,能把身子给他是你的梦想,但是还是要节制一点为好。”

还梦想?

听听这话,都是什么把她往悬崖里推的虎狼之词!

而房间内的戾气,在这一瞬间暴涨!

带着泯灭一切的杀意!

纪清雅接着道:“姐姐,这是你离自由最近的一次。你就要彻底摆脱你口中没有人性,不配为人的墨澜尘了,你不是一直说,嫁给他是你毕生耻辱吗?很快你就能彻底摆脱他了!”

一股极强的冷意,直逼纪缌渺的脑门!

后背发凉,她险些没拿住手里的杯子。

临近死亡的感觉顿时袭来。

她连忙打断:“以前是我愚蠢,错听小人谗言,对墨澜尘……啊不,对我家亲亲老公误会太深,如今我想清楚了,决定安安分分的做好这个墨太太。”

纪清雅错愕道:“你在说什么?你难道要放弃你跟墨存亦之间的感情?”

感情?

原主和墨存亦之间纯粹是单向的喜欢。

墨存亦那小兔崽子心里的白月光一直都是纪清雅。

他们之间何曾有过半点感情?

但是愚蠢的原主受不住小鲜肉的勾引,为了墨存亦,无数次作死的激怒墨澜尘,甚至不惜为了墨存亦去偷墨澜尘的招标书和企划案。

“你还敢跟我提这个败类?我嫁给他舅舅,是他舅妈,他居然不要脸的来勾引我。”纪缌渺二郎腿一翘,一副趾高气昂的嚣张模样,将原主的气质拿捏在身上道:“你不长脑子吗?以为我会喜欢他?”

“怎么可能,你不是还为了他偷过墨澜尘的很多计划案,还得墨澜尘深陷危机,怎么会不喜欢他?你上次不是还为了他,制造车祸,差点杀了墨澜尘吗?”纪清雅一脸不可置信。

还有这事儿?

纪缌渺头皮发麻!

书里只说墨澜尘因为一场巨大的车祸患了隐疾,根本没交代肇事者是谁。

居然是她?

原本想逃罪不至死。

但想逃到别的男人床上。

还是自家外甥。

还阴差阳错的整得墨澜尘终身那啥不行。

这么明晃晃的一顶大绿帽子携带着高倍暴击的扣下来。

必死无疑!

“砰!”

门被粗暴的打开。

那股令人窒息的杀意顿时向她的面门袭来!

门口站着的正是眼神冰冷蚀骨的墨澜尘,他阴沉的面庞犹如地狱归来的修罗,带着泯灭一切的狂躁怒意。

完了完了。

因为她没按照剧情原本的设定发展。

原本隐藏的剧情被直接爆出来了。

等于她的半截身子都被敲进棺材里了。

而她的身体的本能抗拒,让她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姐姐,你别怕,我拦住他,你拿着船票快跑,只要跑出去,你和墨存亦就能长相厮守了!”纪清雅道。

我可谢谢您了!

“亲亲老公!你终于来了!”

纪缌渺娇娇得一把扑进墨澜尘的怀里。

这一句肉麻得“亲亲老公”把场上几人都震住了。

饶是墨澜尘,都没来得及躲开她。

她的小脸蒙在他的胸口,可下一瞬,她便闻见了熟悉的草药味。

味道很淡,一般人很难闻到。

脸色恢复如常,纪缌渺语气软软的,“纪清雅一直挑拨我,逼我离开你,和咱们俩不争气的那个败类外甥私奔!”

“姐姐!”纪清雅一脸委屈,不可置信道:“分明是你让我帮你做的这一切,是你恨墨澜尘入骨,说他是变态,恨不能杀了他的啊!”

“你闭嘴!”纪缌渺冷冷的回头,“你再敢污蔑我一个字,我就让我家亲亲老公撕烂你的嘴!”

顿了顿,她小嘴不情不愿的扁了扁:“不行,我老公不能碰除了我以外的任何女人,你再多嘴,我亲手撕烂你的嘴!”

说完,她立刻回头,语气从刚才的冷厉顿时变得委屈巴巴,在他胸口乖巧的蹭了蹭:“亲亲老公,她是不是也在你面前污蔑我了?你千万不能相信她的鬼话啊。”

墨澜尘垂眸。

她双手环得很紧。

素来傲慢的双眸此刻氤氲着水汽,麋鹿般眸光纯澈干净,小小一只紧紧的贴在他的怀里。

温热的小身子越蹭越紧,生怕被丢开一样。

可胸口那处柔软,也贴得越来越紧。

“是么?”他声线依旧冷得渗人,脸色阴鹜得让人心惊。

她后背的汗毛没出息的竖了起来。

身体更是惧怕的下意识想逃。

可她还是咬着牙,小脑袋点点点:“对呀,她一个我爸在外面不要的私生女,恨毒了我们全家,自然不想我过得快活。巴不得我跟你斗得两败俱伤,她那些茶言茶语,你可千万不能信啊!”

他冷笑一声。

寒意渗人。

她从见到他起,就恨不能给他裤裆里塞雷。

还需别人挑唆?

“那墨存亦呢?”他语气里带着冷冷的嘲弄。

她看墨存亦的眼神,就差把“我爱他”刻在脑门上了。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他有你帅吗?有你有钱吗?有你身材好吗?”

可在她一个一个的问句下,他的目光越来越暗沉。

不会吧?

纪缌渺心头一跳。

这大佬难道对自己不自信?

书里只说他能力卓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商界奇才,眼光长远且独到,做事稳准狠,绝不拖沓。

实力强大绝不输于墨存亦,但性子阴鹜狠戾,十分偏执,却从来都不懂得爱。

纪缌渺对他也只是纯粹的利用。

所以他在书里没有和墨存亦抢纪缌渺……居然难道是因为他自卑?!

 

 


她的小脑袋仰起来,毫不畏惧的对上他的冷眸,语气肯定道:

“你长得比他好看千百倍,能力全城共见,抱着你超有安全感,你前面救我的时候,帅到掉渣,相比之下,墨存亦完全是个又软蛋又菜的辣鸡,我就算是喜欢他,也是因为他和你有几分相像!”

她夸赞他的时候,每多说一个词,眼里的笑意就多一分。

明亮又温暖。

像在他心里点了一个小太阳,目光炙热。

语气坚毅又肯定。

又乖又软的小模样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咪。

曾经她对他极度抗拒,哪怕是间接接触都极度嫌恶,看向他的眼神也从来傲慢任性。

她现在竟主动抱着他,还叫他亲亲老公。

他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这又是什么新的逃亡把戏?

觉得硬的不行,便换软的?

纪缌渺顿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身子仿佛又被锤进棺材里半截儿。

他寒凉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死人。

“姐姐,你不要求他,你那么爱墨存亦,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该有多难受啊。姐夫,你和姐姐绑在一起,不过是互相折磨,放过姐姐吧,就算她之前用车撞你,偷文件害你,但那都是过去了不是吗?放过她吧,也放过你自己,好不好?”纪清雅师师的添了一把火。

从哪儿听出来她刚才那些话是在求墨澜尘了啊?

纪缌渺真的是栓Q了。

这是直接把她的棺材盖儿给她盖上了!

我丢。

你个绿茶死白莲!

感受到墨澜尘想把她一把揪开,她连忙抱得更紧了。

她美眸定在纪清雅的脸上,语气高傲:“你一个私生女,也配揣度我心里怎么想?”

“姐姐,我是在帮你啊!”纪清雅连忙道:“你怎么这样骂我……”

“我不过是阐述事实,你既然想我骂你,那我就如你的愿。纪清雅,你真以为你进了纪家的门,叫我一声姐姐,我就真把你当个人了?你一个穷乡僻壤里找上门的便宜货,进门起我就看不上你,我会跟你袒露心扉?”

眼看纪清雅又要说话。

纪缌渺连忙率先堵住她的嘴道:“我和我家亲亲老公是互相折磨还是恩爱有加,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操心?你有这个资格吗?”

“我说的没有一句是假话!”纪清雅竖起三根手指道。

纪缌渺冷冷一笑,满脸矜傲:“收起你廉价的誓言,与其等着老天来验证你是否说了谎话,不如我们三人亲自去港口看看,墨存亦在不在那里?又或者,他知不知道你做的这个局里面居然有他?”

今日既然是纪清雅有心要她死,料定了她会葬身在墨家别墅内,那必会有真有假。

果然。

纪清雅顿时慌了神。

“我刚说过,你再敢多胡诌一个字,我就撕烂你的嘴。纵容你胡诌了这么多话,也算是我对你难得的仁慈了。纪清雅,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来?”纪缌渺说着,松开了墨澜尘,步步向着纪清雅靠近。

身上温热的触感突然消失,墨澜尘的心里莫名空落落的。

他看向那个娇丽的小身影的背影。

似乎还是她,又似乎哪里不一样。

纪清雅恐惧的后退,被地上的抱枕绊倒了,连忙对着墨澜尘求救道:“姐夫,姐姐今天一定是在跟那些男人在小屋子里玩的时候被欺负了,而且她又为了玩的开心,吃了药,所以才会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你帮帮我……”

这娇娇弱弱的,还在往纪缌渺的身上泼脏水!

“你正好提醒我了,我一会儿就让我老公去查一查,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药!至于那个包间是谁定的,我想应该更好查吧?”

纪缌渺还在懊恼,为什么没有在她被下药的时候就穿书,那样起码她敏锐的嗅觉就可以发现问题。

她眸光闪了闪,居高临下的看着纪清雅,“当着我的勾搭我老公,你和墨存亦还真是一堆渣男贱女,天造地设的一双,手段把戏都一模一样啊。”

说完,她又快又准的一耳光抽在纪清雅的脸上。

纪清雅哪能想到她会真打,顿时被抽懵了。

门口,墨澜尘的贴身保镖一直在外面。

他们进来把纪清雅拖了出去。

房间里就剩下了他们二人。

一股窒息般的压迫感顿时袭来。

纪缌渺连忙委屈巴巴的对着墨澜尘道:“今天是她骗我过去,说有事要跟我说。不信你可以查包厢是谁定的,就算她匿名或者借用身份,也一定会有附近监控证明,还有我今天被下的药。老公,你可一定要帮我做主啊!”

这一句一个“老公”叫的墨澜尘头疼。

他深眸中情绪暗涌,她看不明白,也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但……

感受着房内逐渐散去的戾气。

这一关,她应该算过了吧?

“演够了?”他的声线依旧冷得渗人。

纪缌渺脑袋里乱麻一堆,毕竟纪清雅那些话,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没有证据的事情她可以说是纪清雅信口胡诌。

但她确实做过的事情,可就不太好编了。

“以前的那些事情,我都可以解释的。”她硬着头皮说,“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尽量编。

“你到底在盘算什么?”他审视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从她脸上移开过。

而他的步伐,也逐渐向她靠近。

随着他的步伐前进的,还有死神附体般的杀意!

纪缌渺下意识的向后挪了挪。

他看到她畏惧后撤的脚步,周身戾气更是肆意扩张。

他就知道!

刚才的一切不过是她的手段!

从心底里,她就厌恶他。

那些肯定的话在这一瞬间像一根根针刺向他。

可笑的是,有那么一瞬,他竟觉得她说得认真又真诚。

席卷而来的磅礴怒意恨不能将她撕碎!

纪缌渺真的是怕得腿都站不直了。

书里说,原主死前双腿被打断再接上,打断再接上数十次,就为了惩罚她跑。

那张向来只会说恶语的嘴里更全都是针。

她是真害怕啊!

小身子瑟缩,她心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

“我以前讨厌你,是因为我不甘心被安排嫁给你,我从小骄傲,不喜欢被掌控。所以我和这段婚姻抗争,甚至和你抗争。”

因为恐惧,她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但是嫁给你之后,我又慢慢开始喜欢你了。但我知道你也同样厌恶这场联姻和我,所以我假装被墨存亦勾搭,希望能让你吃醋,在乎我。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纪清雅挑拨咱俩!”

她小心翼翼的注视着面前这位杀神的表情。

奈何他黑曜石般的深眸中,看不出丝毫波澜。

她只能双手攥着拳,接着往下编:“但是你救我的那一刻,我决定改变主意了,我舍不得再那样对你了。”

“你的意思是。”他的声音里带着嘲弄和揶揄:“你安排车祸杀我,是因为你喜欢我?”

“啊这……对!得不到,就毁掉!”她连忙殷勤的凑过去,仰着小脑袋,“但是那都是因为纪清雅在中间挑拨!”

“呵。”他冷笑,“你变聪明了,但纪缌渺,不论你用什么手段,此生都绝无可能从我身边逃离!”

“我不逃。我会在你身边,一直一直。”她语气轻柔,却十分坚定。

湿漉漉的双眸里有几分慌乱,但看起来那么真诚。

他眸色微沉,居高临下的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蝼蚁求生?

不过是能死得慢一些罢了。

他冷戾的眸子从她脸上挪开,目光再也没停在她的身上哪怕一瞬。

一直到他彻底离开,纪缌渺才重重舒出一口气。

她才刚把地上扔着的东西都捡完,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