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天降小闺女

天降小闺女

金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粥粥在四岁半这年终于有了一个家……可实际上却是因为吃穷了道观,被赶下山去讨饭了,没想到竟意外找到了个长期饭票。粥粥是个天生的缺钱命,被秦老夫人收养之后,竟意外的旺家,明明是耗钱的命格,却旺家旺爹旺哥哥。

主角:粥粥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粥粥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降小闺女》,由网络作家“金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粥粥在四岁半这年终于有了一个家……可实际上却是因为吃穷了道观,被赶下山去讨饭了,没想到竟意外找到了个长期饭票。粥粥是个天生的缺钱命,被秦老夫人收养之后,竟意外的旺家,明明是耗钱的命格,却旺家旺爹旺哥哥。

《天降小闺女》精彩片段

九龙山,三清观。

道观巍峨耸立着,两侧的道路上却布满枯黄的落叶,四下一片静寂,里面却蓦地响起一道稚嫩的哭嚎声。

“呜呜师父你不要赶我下山,我舍不得离开你,求求你了!”

正殿内,粥粥坐在地上,手脚并用紧紧盘住李元明的腿,小姑娘脑门上光溜溜的,身上却穿着破旧的小道袍,洗得发白,到处都是缝缝补补的痕迹,看上去跟小乞丐一样。

此刻,她仰头看着李元明,咧着嘴干嚎着,努力挤出几滴泪,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伤心,扁着嘴惨兮兮地看着他。

见小徒弟哭得这么可怜,李元明也有些不忍心,视线落在她光秃秃的脑袋上,又一脸懊恼,悔不当初。

早知道他就不跟隔壁的秃驴抢徒弟了!

难怪他当初去抢人的时候他们那么利索就给了,住持还要求他发誓,绝不可以退货,他还以为是他们因为他们庙里香火不盛,养不起孩子了,现在才知道,养不起是真的,但并不是寺庙的原因,而是因为粥粥自己!

她竟然是个天生的缺钱命!

仔细想来,寺庙走下坡路就是在老和尚把尚在襁褓里的粥粥捡回来之后才开始的,三年时间,曾经香火鼎盛的寺庙已经人丁稀少了。

而他们道观,抱她回来不过仅仅一年,就已经几近破产。

反倒是这一年里,隔壁的寺庙,在送走她之后,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回想起往事,李元明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目光看到一旁的师弟手里捧着个豁口的碗,碗里的米汤里只有零星几粒米时,心下更加坚定,强忍着把小徒弟抱在怀里哄的冲动,板着脸道:“不行,你已经长大了,是时候下山了。”

“我不大,我才四岁。”粥粥举着肉乎乎的小手,打了个哭嗝反驳道,说完,手赶忙又收回去紧紧抱住他的腿,轻轻晃了晃,“师父,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偷吃了。”

李元明被她晃得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他稳住身子,一脸坚定道:“不行!”

“这话你已经说过无数次了,下一次你还偷吃。”

闻言,粥粥有些心虚,摸了摸肚子,扁着嘴可怜巴巴道:“可是我饿。”

“我们也饿!”李元明悲从心来,“你一天吃五顿,一顿吃八碗,我们都要被你吃穷了!”

“这也就算了,没钱了再挣就是了,可你还是缺钱命,我们挣再多钱都没用,就连祖师爷身上的香火也都没了!”

“你的师兄师侄们全都下山打工,还是养不起你,你再不下山,明天我们就要一起去讨饭了!”

听到这些话,粥粥更加心虚,小声追问道:“师父,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李元明摇头。

见状,粥粥瘪了瘪嘴,小脑袋耷拉下来,无精打采地靠在他腿上,耳朵也跟着垂了下来,就像被抛弃的小狗狗一样。

“好吧,那就让我下山好了,以后我不管是当乞丐讨饭,还是饿死街头,都不连累师父,变成灵体更好,就能一直陪在师父身边,还不用吃东西了。”

说着,她拿袖子擦了擦眼睛,一副难过又坚强的样子。

听到这话,李元明心酸得不行,轻叹了口气,大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怕,师父已经帮你联系上你明通师伯了,他现在混得不错,你跟着他,一口饭总是不会缺的。”

“还有,你不是一直想要师父的乾坤镜吗?这个给你,就当是离别的礼物了。”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块铜镜来递给她。

粥粥耳朵悄悄一动,眼珠子也跟着转了转,她没抬头,还是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肩膀耸动着,哭声更大。

李元明咬了咬牙,“小药鼎也送给你了。”

“好嘞!”粥粥哭声顿停,手脚一松,一骨碌从地上站了起来,灿烂一笑,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哭泣的痕迹,“谢谢师父,那我去收拾东西啦。”

说完便迈开小短腿就往房间跑去。

李元明看着她的背影,哪里还想不到刚才是着了这小丫头的道了,气得吹胡子瞪眼,怒道:“逆徒!”

一旁的师弟笑呵呵道:“也好,本来这东西师兄你不就是打算送给粥粥的嘛,你炼药和卜算都不如粥粥,东西放在你这里也没什么用,还是物尽其用的好。”

李元明哼了声,梗着脖子道:“谁说我不如她的?我可是她师父!”

师弟笑看着他,没有戳穿,笑而不语。

当年有本事的师兄弟都下山挣大钱去了,他就是太菜,才被留下来当观主的。

李元明也想到了这件事,讪讪摸了摸鼻子,咕哝一声,往后面走去。

当初要不是看她根骨清奇,是玄学千年难得一遇的好苗子,他才不会去抢人,更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那帮和尚居然也没告诉他这件事,没头发的就是心眼多!

他气哼哼地想道。

没多久,粥粥就出来了,光溜溜的脑门上贴满了招财符,脖子上还挂着三个铜板,一侧腰间别着个葫芦,另一侧挂着个偌大的貔貅,是她自己刻的,奇丑无比,唯一的特点就是够大。

全是招财的物件,然而她天生缺钱命,聚集的财气一碰到她便全然散去,根本毫无作用。

看到她这造型,李元明嘴角抽了抽,“粥粥啊,你天生缺钱命,跟财无缘,放弃吧,别想了。”

粥粥摇了摇头,肩上扛着个比她还大的包袱,“才不是,大师兄说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要我肯努力,一定能发财的,等我挣下钱,就把钱全给道观!”

听到这话,李元明心里感动了下,小徒弟有时候是坑师父了点,但人还是贴心的。

他走过去,递给她一个灰扑扑的雕像,跟正殿里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乖徒儿,既然你这么有志气,那师父现在就把光复道观的重任交给你了,加油,师父看好你!”

粥粥低头,好奇地看着手上的雕像,奇怪道:“师父,你把祖师爷给我做什么呀,还有,祖师爷身上的金光呢?”

她小时候见过师父房间里的祖师爷,金光闪闪的,可好看了,怎么现在灰头土脸的。

“你说呢。”李元明幽怨地看了她一眼。

粥粥瞬间反应过来,肯定又是因为她的缺钱命。

道观凋零,祖师爷没了香火供奉,可不就成这样了嘛。

她悻悻笑了一下,赶忙把雕像抱好,“师父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挣钱,让祖师爷重新金光加身的!”

李元明扫了她一眼,心知她一个缺钱命是不可能做到的,但也没打击她,“香火的事师父不强求,你能吃饱就好,下山之后,遇到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施以援手,多行善事,给祖师爷挣点功德就足够了,这对你自己也有好处,能改善点你的缺钱命。”

听到这里,粥粥眼睛一亮,郑重地点了点头,“嗯嗯,师父,我记住了!”

看着小徒弟水汪汪的眼睛,李元明有些不舍,最后还是拍了拍她的肩膀,“下山去吧,记得去找你明通师伯,他会照顾你的。”

“好。”粥粥拉着他的手,一脸不舍地看着他,“师父你也要好好的,等我挣下钱了,我就回来看你。”

“嗯,快去吧,晚了天就黑了。”

“嗯。”粥粥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看得李元明一阵心酸。

要不是道观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他也舍不得小徒弟走啊。

只希望她这一路顺利。

待看不到他们之后,粥粥才收回目光,扭头跑得飞快,没多久就走到了山脚下,踮着脚尖伸长脖子看着外面的风景,嘴角忍不住上扬,肉乎乎的脸上也跟着出现两个小梨涡,甜滋滋的。

太好了,终于下山了。

早就听七师兄说山下有多少好吃的好玩的,她早就馋了。

她总算是也有机会体验了。

想着,她笑得更加灿烂,脚步轻快地往前走去,刚走几步,忽然发现前面围了一堆人,闹哄哄的。

随即便听到有人喊道:“医生!有没有医生!救救我们家老夫人!”

 


有人病了?

粥粥神色一凛,立刻把包袱扔下,灵活地穿过人群,走到最中心位置。

只见有位老奶奶躺在那里,手捂着心口,一脸痛苦,面色青白,呼吸急促,一副时时刻刻要昏厥过去的样子。

一个孩子过来,李管家根本就没注意到,求助地看着周围的香客,只可惜并没有人是医生,他眼里不由染上绝望。

老夫人要是出事的话,老爷和几位少爷非得把他给活剐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粥粥看看老奶奶,又看看他,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不就只是个心疾嘛,怎么就把他吓成这个样子了。

山下的人胆子真小。

想着,她摇了摇头,捏着她的下巴,塞了颗红色的药丸给她,在一处穴位轻轻一按,便见她喉咙动了下,咽了下去。

李管家扭头就看到这一幕,更是三魂没了七魄,虎着脸道:“谁家的孩子,给我们老夫人吃了什么,赶紧走开!”

说着,他伸手就要来推她,粥粥却灵活地避开了他的手。

李管家正要说话,就听人群中惊呼一声“人醒了”,他赶忙看去,只见秦老夫人的眼睛缓缓睁开,呼吸也比刚才顺畅了许多,他顿时一喜,“老夫人,您醒了!”

秦老夫人见他挡住视线,没好气地把他推开,奈何她才刚醒,力气也不大,迷迷糊糊地只看到她的小恩人腰间挂着个什么东西一晃一晃的。

好丑的癞蛤蟆。

怎么会有人随身戴着个癞蛤蟆呢。

还没想出答案,她便眼睛一闭,又晕了过去。

“老夫人!”管家惊呼一声,好在这时候救护车已经到了,快速把她抬了上去。

粥粥也重新背起她的包袱,从里面取出一个罗盘来,还有一只她明通师伯穿过的臭袜子。

臭气熏天。

粥粥呕了一声,捏着鼻子拿远了些,等罗盘记住它的气息,立刻扔开,嫌弃地擦了擦手,连用了两张清洁符才好受了些。

明通师伯实在是太臭太臭了!

走了四个多小时,粥粥才走在一处停了下来,她低头看了看手上罗盘指示的方向,又看了看斜前方一个穿着道袍的人,他留着长胡子,梳着个道士头,看上去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旁边摆着一个木板,上面写着“占卜看相,两元一次”。

粥粥鼻子动了动,闻到熟悉的味道,眼里闪过坚定。

没错,这味道,一定是是明通师伯!

想着,她快步走了过去,见他在忙,就没打断他,蹲在一旁静静等着他们说完话。

“小姑娘,你和你男朋友的八字极配啊,他就是你的正缘,好好把握住,将来一定夫妻恩爱,儿孙满堂啊。”明通看着面前客人的手相说道,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的的表情,随后话音一转,“只不过……”

他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

女生一急,立刻问道:“只不过什么?大师您尽管说!”

明通摸了摸胡子,慢悠悠道:“只不过,虽是正缘,却有一劫,倘若无法顺利度过的话,也是有缘无分啊,可惜,可惜了这段好姻缘。”

听到这话,女生更急了,她马上要和男朋友订婚了,所以才来算算的,却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

“大师,那有什么办法吗?请您帮帮我吧,我给钱!”

明通摇头,“出家人不为钱财,罢了,你我有缘,我就帮你一把吧。”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符来,“这是姻缘符,可化解你的劫数,随身佩带即可。”

闻言,一旁的粥粥眉毛皱了皱,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女生,见她要掏钱,立刻道:“这符就是普通的符而已,没什么用的。”

听到她的话,两人齐齐看了过来。

看到个小萝卜头,明通立刻不悦道:“哪里来的小娃娃,休要捣乱,坏了这位施主的姻缘你负得了责吗?”

粥粥摇头,说:“这位姐姐山根平满气色好,又红鸾星动,分明就是姻缘美满的面相,哪里有什么劫。”

明通眼睛一瞪,“她双耳朝前,分明就是远嫁的面相,远嫁怎么可能会没有劫。”

被他这么反驳,粥粥也不急,不疾不徐道:“姐姐确实是会远嫁,但并不代表着这就姻缘不好,只是需要生活上适应一下而已,但算不上劫。”

说着,她看向女生,问道:“姐姐,你的……”

顿了下,想起明通刚才说的词,男朋友,应该就是准丈夫的意思吧,她继续道:“你的男朋友是南方人吧,你们即将见彼此父母,是不是?”

“对对对。”女生连连点头。

明通一脸不屑,这不就是刚才说过的嘛,只要偷听几句就知道了,算不上什么。

没有理会他,粥粥说:“姐姐担心和你男朋友父母相处不来,但这个不用多想,你未来的公公婆婆都很和善,也很喜欢你,唔,可能你们之间唯一的隔阂,就是语言。”

女生眼睛更亮,“没错!”

她男朋友老家的方言她确实听不懂,这个她可没说过。

看着粥粥,她也来了几分兴致,“小朋友,你还能看出什么?”

粥粥观察着她的面相,认真道:“姐姐的面相很好,不算大富大贵,但也一生顺遂,不过看你天仓下凹,近来可能有破财之相,找合作伙伴还是要谨慎一点,尤其是刚发了横财的亲友。”

听到这话,女生也一下子严肃起来,要是之前都只是开玩笑的话,那她现在说的这件事,是的的确确说中了。

这两天她的一个刚拿到拆迁款的朋友想拉她一起开店,她有些犹豫,现在她这么一说,立刻打消了念头。

“好,听小大师的,多谢。”女生认真道了谢,虽然觉得她年纪太小,但她算得确实准,便忍不住问道,“小大师,那你这里有什么符吗?姻缘符发财符平安符什么的都可以。”

“有呀。”

粥粥把包袱打开,取出一张平安符来,“这个送给姐姐吧,可以保你免去一次危难。”

“谢谢!”女生接过,取出两百块钱给她,冲她笑了下,“多谢小大师了。”

说完便离开了。

明通盯着她手心的两张大红票票,眼睛瞪得溜圆,咬牙切齿道:“好啊,原来是来抢生意的!”

 


粥粥正好奇地看着手上的东西,不明白这个姐姐给她两张纸做什么,听到明通的话,扭头看了过来,就见他一脸凶巴巴地看着她,活像是她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她忍不住眨了眨眼,唤道:“明通师伯。”

“少套近乎,谁是你师伯。”明通没好气地摆了下手,想起了什么,戒备道,“你怎么知道我叫明通?”

有备而来的?

粥粥手托着脸凑到他跟前,“是我呀,粥粥,明通师伯你不认识我了吗?”

“粥粥?”明通想了想,目光落在她光溜溜的大脑门上,恍然大悟,“你是元明师弟从和尚庙抢回来的小徒弟?”

“是我是我。”见他想起来了,粥粥冲他笑了一下,小脸肉乎乎的,眉眼弯弯,看着很是讨喜,明通的气也都散了。

没想到居然是她。

明通扫了她一眼,看在同门的份儿上,也不计较她刚才抢生意的事了,“你师父跟我说了,要我照顾你一段时间,放心吧,小事一桩。”

养孩子嘛,给她一口饭喂饱就行了,能有多难,也不知道李元明为什么要在她这么小的时候就让她下山历练。

“谢谢师伯!”粥粥朗声道,一脸感激地看着他。

“不谢。”说着,他往她手里的钱上瞥了眼。

粥粥会意,立刻递给他,乖巧道:“这是我的伙食费,这段时间就辛苦明通师伯的照顾了。”

“好说好说。”明通也不客气,一把接过,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小孩人不大,还挺上道。

他看着她,眼睛转了转,“听你师父你还学过算卦?”

粥粥点头,“师父教过我。”

看她刚才那一手,就知道不差了。

明通轻咳一声,“那一会儿有人来算卦了你来吧,你在山上,也没锻炼的机会,正好给你练练手,书本上的东西,到底是要实践后才能真的有用的。”

这小家伙长得挺好看,肯定招人,本事好像也还行,正好让他也歇一会儿,揣度人心思也怪累的。

粥粥不知道他心里的算盘,“哦”了声,学着他的样子盘腿坐在那里,手托着下巴,看着过往的行人,过了一会儿问道:“明通师伯,你让我来,该不会是因为你不会算卦吧。”

“胡说。”明通脸一板,“我可是你师伯,怎么可能不会算卦。”

粥粥鼓了鼓脸,可是他刚才明明就是不会算啊。

猜出她的想法,明通轻咳一声,斜睨着她,“你以为在山下讨生活很容易?吃的穿的住的哪哪哪儿都要钱,不说严重点他们哪里肯花钱,挣钱啊,门道多着呢,你还有的学呢。”

她师父也是这么说的,天天跟她哭诉说她师兄们挣钱多不容易。

可是她还是不赞同他骗人。

算了,她算得准点,不让施主们吃亏就行了。

果然,有她在,没一会儿就吸引了不少人过来算卦,其实一开始只是见她可爱想逗逗她,后来发现她算的是真准,也都心甘情愿地掏钱了。

粥粥手上飞速晃着龟壳,口干舌燥地解着卦,一旁,明通乐呵呵数着钱,笑得牙豁子都露出来了。

八百五,九百,一千!

居然有1092块!这还是他开摊以来挣的最多的一次了!

他忍不住又数了一遍,一点儿没错。

粥粥咽了口口水,扭头扯了扯明通的袖子,“师伯,我想喝水。”

小家伙说了一晚上话,口干舌燥,可怜兮兮道。

毕竟是招财树,明通也不好太苛刻,立马道:“走,师伯带你去喝水,饿不饿?”

“饿!”粥粥重重点了下头,她都已经好几个小时没吃饭了,她现在能吃下一头牛!

“走,师伯带你吃面去,有一家素面特别好吃,面条劲道,汤还很香,管饱又解渴,正正好。”明通一边说着,一边把摊子收了起来,顺手去拿她的包袱,结果一拿,没拿起来。

他不信邪,又拿了一次,刚拿起来就又砸在了地上,“好重啊,你里头放什么了?”

“也没什么呀。”粥粥掰着手指头细数着,“就拿了些炼好的药,还有龟壳罗盘八卦镜小药鼎桃木剑,哦对了,还有隔壁净空师兄给我的钵钵。”

说着,她从里面取了个铜钵出来,“净空师兄说,这是他化缘用的,他送给我了,我可以当碗盛饭用,要是吃不上饭的话就端着这个去讨饭,他说我只要拿着这个,肯定能讨到很多饭!”

说着,她喜滋滋摸了摸铜钵,看它就跟看什么大宝贝一样,眨巴着眼睛看着明通。

明通嘴角抽了抽,看她一副饿了八百辈子的样子,穿得还破破烂烂的,又长得讨喜,她手上捧着铜钵,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你看,哪个忍心拒绝。

欸不对,“这个叫净空的能不能盼着你点儿好,什么叫吃不起饭啊,有我在,还能让你饿着肚子?”

看不起谁呢!

不是呀。

粥粥摸了摸脑袋,刚想说因为她是缺钱命呀,师父说,她最适合做的事就是当个小乞丐去讨饭。

不等她说,就见明通大手一摆,豪气道:“走!师伯这就带你吃好吃,你敞开肚子随便吃!吃到撑!”

笑话,他们三清观还养不起个孩子了?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嗤。

听到他的话,粥粥眼睛一亮,“真的吗?”

“那是当然。”明通笃定道,“师伯我有的是钱。”

说着,他抬步往前走去,粥粥赶忙把包袱包上,往肩膀上一甩,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师伯你真好”,哄得明通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了。

走到一处面馆,他拿了个菜单过来,点了几道他平时舍不得吃的炒素菜,又问她还吃什么,粥粥摇头,“我吃面就好了。”

“成。”明通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再来三碗面。”

他吃两碗,小家伙吃一碗,正正好。

这家上菜速度很快,没多久菜和面就都上来了,明通刚要吃,忽然看到个熟人,便道:“你先吃吧,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不用客气,想吃什么吃什么,放开了吃,还想吃什么找人给你做,在我这里保证能让你吃饱。”

粥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满是欢喜。

已经有很久没人跟她说让她敞开肚皮管饱了!

师伯真好!

看着她崇拜的眼神,明通飘飘然走了出去,去和老朋友叙旧去了。

粥粥利索地拿着筷子嗷呜嗷呜吃了起来,面一入口,眼睛就眯了起来。

好香!

她吸溜吸溜吃得更快,头埋在碗里,把汤都喝了个一干二净,真的好好吃呀。

吃完,她看了眼桌上另一碗多余的,毫不犹豫端着吃了起来,在山上的时候就是这样,师父和师兄只许她吃两碗。

不过这次不一样,明通师伯说了,随便她吃,管饱,吃完了还可以再要!

喝完最后一口汤,她四下看了看,抬手叫住服务员,说道:“哥哥,再来一碗面。”

“再来一碗。”

“再来两碗。”

“再来十碗!”

十五分钟后,明通和朋友说完话,走了回来,没见到小姑娘,只看到桌上放着一摞空碗。

他眉头一皱,把别人的空碗放他们桌上是什么意思。

正要说话,就见碗下面有个光溜溜的脑袋抬了起来,小姑娘看到他,眼睛一弯,“明通师伯,你回来了,你说的没错,这家面真好吃!”

明通看着她熟练地把空碗摞在上面,端起另一碗,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颤抖着手问道:“这些该不会都是你吃的吧?”

粥粥点了下头,笑眯眯道:“是呀是呀,我让店里的哥哥再给我做了两碗,吃完我就饱啦,明通师伯谢谢你,我已经很久没吃饱过了!”

再来两碗?

明通白眼一翻,咣当一声砸在地上,晕了。

完了,钱不够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