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救起个美女总裁

救起个美女总裁

六月添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本来和女友走到谈婚论嫁的阶段,却在女友生日当天莫名其妙的被甩了……后来陈言失魂落魄的走在桥上,还意外救下个神秘的跳桥女子,后来才得知女人竟是个总裁。陈言不知道自己这一次英雄救美,为自己以后的人生带来了多么大的改变。

主角:陈言,王雅舒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言,王雅舒 的女频言情小说《救起个美女总裁》,由网络作家“六月添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本来和女友走到谈婚论嫁的阶段,却在女友生日当天莫名其妙的被甩了……后来陈言失魂落魄的走在桥上,还意外救下个神秘的跳桥女子,后来才得知女人竟是个总裁。陈言不知道自己这一次英雄救美,为自己以后的人生带来了多么大的改变。

《救起个美女总裁》精彩片段

“有人跳河了!”

江州仙女桥,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陈言正好经过,赶紧探头往下望。

只见河面水浪动荡,根本看不见人,桥上有不少人观望,但无人下河救人。

“人呢?”

“沉下去了,你们快去救啊!”

人们面面相觑,江河湍急,又不见人,这太危险了吧?正在这时,人们看到一个人影纵身一跃,从十米高的桥上跳了下去。

正是陈言。

半分钟后,陈言抱着一名年轻女子浮出水面。

陈言怕她想不开,拖着自己一起死,嘴里急忙说道:“小姐,你这么年轻漂亮,有什么想不开的?失业可以再就业,老板不好可以炒他鱿鱼,男朋友不好让他去死......”

女子长的很漂亮,但现在脸色有点苍白:“我......我是不下心掉下来的。”

陈言放心了:“不是轻生就好,别抱我那么紧,我还不想跟你在这里殉情。”

岸边早有人帮忙。

陈言托她上岸后,自己爬上岸,眨眼消失在街头。

......

香榭丽大酒店,风雅厅。

今天是陈言女朋友王雅舒的生日,王家在这里举办生日宴。

此时,宾客云集,十分热闹,不仅有王家的亲戚,还有不少来自江州商圈的精英人士,不是因为王家面子大,而是听说,王家今天会过来一位重量级的贵客。

今天的王雅舒,盛装打扮,穿着晚礼服,像极了一位公主。

此时正被几位青年男女包围,谈笑风生。

正在这时。

门口进来一位青年,穿着极其普通的衣服,全身上下加起来不超过三百块,甚至看起来还有点湿哒哒的,跟这宴会成员精英男女的打扮,格格不入。

这青年,正是刚刚跳下桥去,救了一个女人的陈言。

看到宴会厅的高规格,陈言微微有点拘谨,但目光找到王雅舒的身影,又安心了一些,连忙小跑了过去:“舒舒,不好意思,出了点事耽搁了......生日快乐!”

但是......

王雅舒的表情,瞬间变得不快乐了。

“陈言,你来这里干什么?谁让你来的?你有资格来这里参加我的生日宴吗?”王雅舒冰冷又厌恶的说道。

“啊?”

陈言一脸懵,“舒舒,不是三天前,你让我来的吗?”

“那是三天前!”王雅舒毫不留情的说道,趾高气昂,“我不是微信上给你留言了吗?是不是我说的不够清楚,我们分手了,你这种穷光蛋舔狗,我耍着你玩玩而已,给我提鞋都不配,有什么资格做我男朋友?”

大庭广众,众目睽睽,被几十双看戏的眼睛盯在身上,陈言觉得浑身都在发烫。

“我......我的手机进水了,没看到信息。”陈言解释道,但看着现在穿着晚礼服,珠光宝气,却满脸嫌弃的王雅舒,他觉得如此陌生。

“可是,为什么啊?我对你不够好吗?”

陈言内心很受伤,自己全心全意都在这个女人身上,他现在是江州第一医院急诊科的实习医生,因为工资不高,所以他有空还会去兼职送外卖,为的就是能满足王雅舒物质上的需求。

就差把心掏出来了。

可是你居然说,以前只是耍着你玩的。

“好有什么用?”

这时,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站了出来,一把搂住了王雅舒的腰,“陈言,有句话叫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没权没势,还没爹没妈,一个孤儿院里走出来的野小子,有什么资格做雅舒的男朋友?实话告诉你,雅舒早就是我的女人了,你傻乎乎不知道而已。”

说完,还对着王雅舒的脸重重的亲了一下。

看王雅舒的表情,还挺享受。

“蔣丞夫,是你!”

陈言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这男的他认识,同一个大学的,是一个富二代,追求王雅舒很久了,但王雅舒根本不接受,说他是个人渣海王,靠着有个有钱的爹,专门祸害女生,她才看不上。

结果,现实狠狠打了陈言一个耳光。

“王雅舒,你不是说他是人渣吗?你不是说他是衣冠禽兽吗?”

“可你为什么选择跟他在一起?”

陈言歇斯底里的大吼,已经快要情绪失控。

王雅舒冷笑道:“你想知道原因?好,那我就告诉你!我王雅舒,现在今非昔比,炎黄三大财团之一的上京王家,不知道你听说过没?原来我们家跟上京王家是亲戚关系,今天,上京王家二小姐王红鸾,也就是我的小姑姑,要来祝我生日快乐,迎接我家重入宗族,你懂这里面的意思吗?以前你还勉强能做我的舔狗,现在让你跪下舔我的脚趾头都不够格!”

蔣丞夫立即道:“雅舒,你的脚趾头是我的,当然不能给他舔。”

王雅舒轻哼一声:“你要是在外面继续沾花惹草,你也没资格。”

“是是是!”

蔣丞夫连声答应,然后一脚踹在陈言肚子上,“死穷鬼,赶紧滚出去!等会雅舒的小姑姑就要来了,那可是财团的领军人物,要是看见你这样的垃圾出现在眼前,简直丢人现眼。”

陈言被踹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他目赤欲裂,大吼一声,一拳打在蔣丞夫的鼻子,顿时鼻血长流。

然后......,就悲剧了。

陈言被蔣丞夫和他的跟班一顿拳打脚踢,重重的丢出宴会厅,“呯”的一声砸在地上。

门外,正好一群人进来。

为首是一位二十五岁左右的女子,穿一身红色旗袍,栗色长发简单挽个发髻,脸廓精致细腻,玉面芙蓉如牛奶凝脂,身材曲线无比动人。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旁边还有七八个人,将她簇拥在其中。

陈言正好躺在了女子的脚边,看清楚女子的容貌后,一下子都惊呆了。

因为这个美女,居然就是之前跳河......不,掉河里的女人。

这也太巧了吧?

“雅舒,这是怎么回事?”

女子旁边一位中年人看了眼陈言,一脸责怪的问王雅舒。

王雅舒道:“爸,他就是一个来捣乱的癞蛤蟆,不用管他。”

王父淡淡嗯了一声,道:“这是你小姑姑,还不快叫人?”

王雅舒一听,立即换上献媚的表情:“小姑姑好!我叫王雅舒,小姑姑好漂亮啊!”

陈言心头微微震惊,原来这女人就是王氏财团的二小姐王红鸾。

王氏财团,他当然也有听说,传闻资产几万亿,生意遍布全球,对他来说是一眼都望不到背的传说,倒是没想到,王雅舒会跟这样的家族有关系。

他心中苦笑,准备默默起身离开。

不料,王红鸾忽然朝他伸出手来:“没事吧?谁打你的?”

王雅舒直接道:“小姑姑,你管他干什么?这种穷狗,让他直接滚蛋!蔣丞夫,赶紧把他丢出去,别在这里打扰我小姑姑。”

蔣丞夫连忙答应一声。

喊了几个跟班,准备把陈言丢进电梯。

不料,王红鸾一把抓住陈言的手,将他拉了起来,厉声道:“谁敢让他滚?他是我男朋友!”


“什么?”

王雅舒张大嘴巴,满脸不敢相信。

那表情,就像突然被人在身上贴满了姨妈巾,满身的尴尬和无法接受。

陈言自己也愣住了。

但他很快明白,王红鸾是在帮他解围。

接下来,陈言就这样被王红鸾拉着,晕乎乎的重新走进宴会厅,跟着她晃了一圈,也没仔细听她跟别人交流什么,只记得她最后对王雅舒的父亲道:“我男朋友居然在你们江州王家受到这种待遇,我对你们很失望。”

说完,直接拉着陈言的手,离开了宴会。

至于王雅舒的生日怎么办,她压根没考虑。

等走出酒店,陈言才意识到自己一直被她拉着手,那手指触碰间传来的滑腻如玉,让他脸色一红,赶紧松开手,道:“谢谢!”

王红鸾却忽然朝他一鞠躬,也说了声:“谢谢!”

两人面面相觑,各自微笑。

那一年,两人就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相识了。

......

王雅舒的生日宴上。

不少宾客看见王红鸾拂袖而去,顿时感觉索然无味,大家来的目的都是为了结识这位商界奇女子,可不是真的来给王雅舒过生日。

顿时,纷纷告辞。

刚刚还人声鼎沸的现场,一下冷冷清清。

王雅舒的爷爷王飞龙,愤怒道:“回家!”

王雅舒道:“爷爷,我生日还没过呢,蛋糕还没切......”

“啪!”

王飞龙狠狠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还过个屁!今天是我江州王家最好的机会,结果全毁在你的手里!你是不是脑子里有屎啊?你打谁不好,去打你小姑姑的男朋友?从今天开始,一分零花钱都不给你!”

王雅舒捂着脸:“那,那个陈言,绝对不是小姑姑的男朋友,几个小时前,他还是我男朋友啊!”

王家众人:“???”

结果,王飞龙又抽了她一下耳光:“混账,你难道还跟你小姑姑抢男朋友?”

顿了顿道,“王红鸾这次到江州,是为了收购江南药业,现在这件事不顺利,我们要争取表现,帮她拿下江南药业,到时候她应该就不会计较今天的事了。”

王雅舒立即道:“蔣丞夫认识江南药业的人,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能办妥,蔣丞夫,你说是不是?”

蔣丞夫模糊的应了一声。

......

酒店外,王红鸾对陈言道:“参加生日宴,结果没吃饭,饿了吧?我请你吃饭,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说着,不由分说,带着陈言往停车场走。

结果没想到,半路窜出一群人来,将两人团团围住,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钢管之类的武器,明显不好惹。

陈言心头一跳,连忙将王红鸾护在身后:“你们干什么?抢劫啊?”

为首一个白西装,看都不看他,而是盯着王红鸾,皮笑肉不笑道:“王小姐,我是替人来劝劝你,江南药业就别想了,退出吧!”

王红鸾秀眉一挑:“我若不同意呢?”

白西装道:“那就只能委屈王小姐,跟我回家住几天,毕竟像王小姐这样的美人,真不多见,带走!”

几个黑衣小弟冲上来。

陈言奋力去挡,结果头上被狠狠砸了一下,鲜血突突的流下来,躺倒在地。

没人发现,鲜血落在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上。

玉佩上,一个奇异的图案突然亮了起来,猛的印在陈言的胸口。

好烫!

紧接着,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冲进了自己的脑子里,汹涌澎湃,那是海量的信息——

医术武功,符箓占卜,琴棋书画,甚至还有厨艺。

五花八门,海纳百川。

陈言感觉人都要傻了,思绪一动,那些信息就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就像原本就是他的记忆一样。

而且,全身还有一股奇怪的能量游走。

“这是......什么情况?”

暂时想不了那么多。

因为他看到王红鸾被几个黑夜人架着,就要拖进旁边停着的车子里,一瞬间,他只觉小腹处一股热浪冲撞,莫名生出一肚子戾气,下一秒就冲了上去。

“狗东西,还真有不怕死的?”

一个黑衣小弟,举起铁棍就朝陈言的脸上砸过来。

陈言只觉这人的动作好慢,跟老太太似的,直接一把就将铁棍抢了过来,然后飞起一脚。

“轰!”

那人被一脚踢的飞起来,撞到了停车场的天花板。

我去,这人是充气的吗?

陈言自己都懵了。

下一刻,又一人扑上来。

动作还是慢得要死。

陈言一棍子砸到那人的腿,瞬间将那人两条腿打得往后折断,这辈子怕是站不起来了。

接下来,三下五除二,十几个混混,只要冲上来,被陈言拍着碰着,全都不是骨断就是筋离,两分钟不到,只剩下白西装一脸惊恐的站在那里。

“咚!”

陈言将铁棍猛的一捅。

捅进了白西装背靠的车子里,大半截棍子都捅了进去:“说,你想怎么死?”

白西装差一点就尿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大哥,饶命,只是混口饭吃。”

王红鸾捂着胳膊,一脚踢在白西装的裆下,问道:“你是谁?谁让你来的?”

白西装痛的脸皮扭曲,过了一会才缓过神来道:“我叫刘大海,是九爷让我来的,九爷看上了江南药业,让我来劝你放弃收购。”

王红鸾冷笑道:“不可能!你回去告诉他,要么按正常商业竞争,搞这些下三滥,我弄死他,滚!”

“是,是,是,我马上滚!”

这群打手,眨眼间走得一个不剩,走不了的也被拖走。

王红鸾朝陈言看过来,有点惊讶:“原来你这么能打?那还被王雅舒欺负成那样?”

陈言终于明白了,不是那群混混弱,而是自己突然变强了,刚才胸口一烫,涌进身体的能量和满脑子的信息,是真的,不是幻觉。

《邪王内经》!

他脑子里闪出这个名字,正是他刚刚莫名其妙得到的一种武道基础,另外还有《邪医内经》是一种中医奇术,以及琴棋书画......

“王雅舒和你到底什么关系?”王红鸾问道。

“女朋友。”陈言说完苦笑一下,又道,“前女友!不过,在她眼里,我可能就是一只舔狗。”

王红鸾愣了一下,道:“她配不上你。”

陈言看她捂着胳膊,问道:“你怎么样?”

“好像脱臼了!”

“要不,我给你整一下,我是急诊科医生!”

然后,陈言摸了摸她的胳膊,骨头,关节,很快心里有底了,当下抬起她的手,猛的一转,一拍,只听咔一声,复位。

“咦,我什么时候会正骨了?”

“哦,是邪医内经,刚学会的。”

陈言后知后觉的感概,不由摸了摸胸口的玉佩,刚才就是这玉佩突然发烫,才会突然发生这么神奇的事情,而这玉佩听福利院李奶奶说,是自己从小就戴着的。

那问题来了,我到底是什么人?

正在这时,一名女子突然闪电般冲上来。

“放开红鸾!”

声未落,人先至。

一条大长腿,猛的朝陈言蹬了过来。

陈言本能侧身,左手一把抓住来人小腿,右手猛的往前一按,顿时将来人按在了旁边一辆宝马车的前盖上。

这也是个比王雅舒漂亮许多的女人,穿着OL套装的御姐。

嗯......身体好软啊!

“混蛋,色狗,放开我!”

陈言这才猛的发现,自己按错了位置,居然一不小心按在了人家难以掌控的左胸肌上,难怪会觉得软了。

陈言一把放开。

不过,放的却是左手,她的腿。

然后居高临下,有点邪气的问道:“你谁呀?”


“误会了,误会了,陈言,你快放开她,她是我闺蜜林语晨!”

王红鸾看到陈言一只手掌按在闺蜜的胸脯上,也是一阵眼晕。

哦,是闺蜜啊!

陈言有点恋恋不舍的放开御姐闺蜜。

下一秒,林语晨突然一脚朝他裆下踢过来。

“我靠!”

陈言条件反射高高跳起,然后又将女人按在车盖上了,这回是两只手。

王红鸾无语了:“你们干嘛呀?快点放开,语晨,他是我朋友,刚刚有人想劫持我,是陈言将人打跑了,他在给我接骨呢!”

然后陈言才知道,眼前这位身材火辣,前凸后翘,穿着OL套装的极品御姐,是王红鸾的秘书,也是她的贴身保镖,练过武的。

面对林语晨想要吃了他一般的眼神,陈言觉得晚上这顿白吃的饭肯定泡汤了,索性告辞回家。

“等等,加个微信扫一扫。”

王红鸾没有强留,闺蜜这回真气坏了,胸口还在高低起伏呢,她也怕两人又打起来。

陈言无奈道:“手机进水打不开了。”

王红鸾马上道:“我这有个备用的,你先用着。”

……

换上王红鸾给的备用水果机,独自在路边吃了份黄焖鸡米饭,不是贪图这个手机,而是囊中羞涩,全身上下就剩两百块了,修手机的钱都不够。

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突然得到的邪王传承,里面居然还有占卜。

他扳着手指给自己算了一下,结果算出今天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幸运日。

“狗屎!”

“老子今天绿帽高高戴,这也叫幸运日?”

回到出租的房子。

结果发现门大开着,里面有一群人正在砸东西,电视,床什么的全给砸了,带头的赫然就是王雅舒和蔣丞夫。

而最让陈言出离愤怒的是,蔣丞夫的脚下,狠狠的踩着他的宠物狗小颜。

小颜满嘴是血,轻轻抖动,此时看见主人归来,发出眷恋委屈的呜咽,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

“啊啊啊——”

“蔣丞夫,你打死小颜,我她妈要你的命!”

陈言大吼,煞气冲天,他是孤儿,跟小狗的感情非常好,相依为命,相互取暖,没想到,今天居然被蔣丞夫这个奸贼活活打死。

但是,王雅舒却挡在了前面,指着他骂道:“臭舔狗,我已经查清楚了,你就是机缘巧合帮了我小姑姑一次,所以她才冒充你女朋友帮你出头!你以为这样就能巴结上我小姑姑了,成她男朋友了?做美梦呢!还有,这只臭狗当初是我买的,我现在让人打死,也跟你无关!知道它为什么叫小颜吗?它就跟你一样,一辈子是只舔狗!”

看到王雅舒这样的嘴脸,陈言真想抽自己一巴掌,眼睛瞎了才能真情错付给这种人。

“赔钱,然后滚出去!”陈言死死的忍住杀气。

“靠,舔狗还牛上了?你害我女朋友被抽了两巴掌,今天非打断你的狗腿不可,兄弟们,给我上!”蔣丞夫招呼旁边几个男人,拿起棍子就朝陈言身上砸。

“呯!”

蔣丞夫被一脚踢飞。

几个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分钟解决战斗。

王雅舒惊呆了,这还是自己认识的舔狗陈言吗?

他不是应该抱着头在地上颤抖求饶吗?

这时,蔣丞夫大笑起来,指着一个男的道:“陈言,你这回惨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海爷的小舅子,海爷听过没有,江州地下皇帝刘大海,你打破他小舅子的头,等着被沉江吧!”

“刘大海?”

陈言冷笑,那家伙刚刚还跪在自己面前呢,“行,我等着他来!”

男人给刘大海打了电话。

十几分钟后。

刘大海真的来了,还带着几个小弟。

一进门,刘大海就吼道:“阿星,哪个瞎了眼的狗东西敢打你?”

陈言转身:“你看我像瞎子吗?”

刘大海一见陈言,整个人一哆嗦,差点跪在地上,怎么是这个杀星啊?

小舅子没看出刘大海的异样,说道:“姐夫,就是这个鳖孙,快点揍他丫的。”

“啪!”

刘大海举起手中的棍子,就抽在了小舅子阿星的脸上,直接抽掉几颗牙。

顿时,阿星被打懵了,蒋丞夫和王雅舒也瞪大眼睛,不明白什么情况。

“姐夫,你怎么打我,你打他啊!”

“打的就是你!”

“啪啪啪!”

刘大海对着自己小舅子连连下手,毫不手软,然后道:“狗东西,知道他是谁吗?这我大哥,跪下,磕头!”

“啊?”

蒋丞夫和王雅舒惊呆了,陈言居然是海爷的大哥,怎么像在做梦?

阿星很听姐夫的话,连忙跪下磕头,慌忙道歉,一边道:“姐夫,我不知道这是大哥大啊!蔣丞夫你个王八蛋害我……”

然后,蔣丞夫被刘大海的人一顿胖揍。

“大……大哥,您看这事,怎么处理您才满意?”刘大海低身下气说道,没办法,人家是真高手,几个兄弟还在医院躺着呢!

陈言道:“赔钱,滚蛋!”

刘大海立即又给了蔣丞夫两下:“五十万,赔我大哥,不然先割了你的鼻子。”

五分钟后,陈言看着账户里躺着的五十万零一百七十三块巨款,感觉很不真实。

陈言默默收拾房子。

又将小颜找地方埋了,落下几滴眼泪。

还对着小颜埋葬的地方拍了几张照片留念,就当纪念这该死的爱情。

浏览照片的时候,忽然跳出来一张美女图……然后,再一张,再一张。

“这是,王红鸾的私房照!”

“还有林语晨的!穿着比基尼的御姐,这腿,这胸大肌……”

这一晚,陈言居然做起了美梦。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来敲门。

陈言以为是房东胖姐,没想到却是昨晚梦里跟他幽会的林御姐,旁边站着王红鸾。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林语晨冷哼:“你有名有姓,找到这里很难吗?”

王红鸾则脸色微红的问道:“陈言,昨天那个手机,能不能还我?我赔你个新的。”

“嗷嗷,你拿回去就是,不用赔新的了。”

哥现在有钱了,五十万呢!

王红鸾拿到手机,像是松了口气:“里面的照片,你看到了吗?”

陈言瞬间感觉到两女的紧张,忙道:“什么照片?没有啊!”

王红鸾放心了,却忽然道:“陈言,你这么大了还尿床啊?”

囧!

陈言幽怨的看了眼林语晨,赶紧道:“没没没,我不小心打翻了果汁。”

林语晨眉头一阵乱跳,色狗,你看我那眼神什么意思?王红鸾看不出,你当我也眼瞎?

正在这时,王红鸾接到一个电话——

“喂,妈……什么,跟宫飞扬相亲,还订婚?你疯了吧?我不需要宫家的帮忙。”

“什么,过几天来江州?喂,喂,妈,哎哟我的神妈呀!”

林语晨惊讶道:“什么情况?你妈让你跟宫飞扬那个二世祖订婚?”

王红鸾一脸郁闷:“不知道她想什么,烦死了,语晨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林语晨皱眉道:“宫飞扬这个人,请神容易送神难,真要缠上你,麻烦事一堆,现在我能想到的是,找个男人假结婚,做个假的结婚证,糊弄过去。”

王红鸾皱眉:“以宫家的能力,假不假,一下就查到了,要不然……陈言,我们去登记领证吧?”

什么?

陈言懵了!

难道自己真要做王雅舒的小姑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