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原来他才是替身

原来他才是替身

香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听说京都苏家有个独生女,居然舍得下嫁给顾家……不仅如此,苏念煕不仅仅是替嫁,更是去做替身,心甘情愿的沦为众人的笑柄。如今白月光回归了,顾景行直接扔下一纸离婚协议,紧接着便拥抱他的白月光去了。

主角:苏念煕,顾景行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念煕,顾景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原来他才是替身》,由网络作家“香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京都苏家有个独生女,居然舍得下嫁给顾家……不仅如此,苏念煕不仅仅是替嫁,更是去做替身,心甘情愿的沦为众人的笑柄。如今白月光回归了,顾景行直接扔下一纸离婚协议,紧接着便拥抱他的白月光去了。

《原来他才是替身》精彩片段

闷/哼,推搡,喘/息,昏暗的房间在两人的缠绵中显得逼仄,氤氲的水汽在急促的喘/息中漫上玻璃。

苏念煕眼里升腾起一层薄薄的水雾,葱白手指无意识的抓挠着顾景行随呼吸起伏的紧实后背。

在这暧/昧气息持续很久后,门外终于传来离去的脚步声。

苏念煕看着眼前微醺的男人,微微喘/息着把头偏离顾景行沁出汗珠的鼻尖。他的呼吸打在她精致的锁/骨处,惹得身/下的美人战栗不已……

"爷爷已经走了……"苏念煕看向男人,温柔提醒他不必继续做戏。

顾景行恍若未闻。

他出神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眸中仿佛也升腾起一层水雾,让人看不清。

“阿念……”

男人的声音很低,带点一丝沙哑,像砂纸磨过海边的沙子,带着磁性。

他慢慢的伸出手,去抚/摸苏念煕的脸。

苏念煕没有化妆,只一张唇格外红,鼻子挺/翘,大概是沾染上了情/欲,圆/润的鼻尖有着微微一点红。

他的气息和声音一同拢过来。

苏念煕听到了那声“阿念”。

是别的女人的名字。

她看着眼中蒙着一层雾的顾景行,看着那张熟悉的英挺容颜,着了魔似地凑近了他,勾住脖子,吻了上去。

她不在乎。

她眼神有些痴迷地看着顾景行如同幽井般深邃的眼神,记忆中的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突然浮上心头。

她回过神来,看到顾景行近在咫尺的脸,一丝异样浮上心头,她觉得自己有点反胃。

还没来及推开身上的男人。

顾景行那眸子中的水雾突然散去,只留下清明。

他猛的推开了她。

苏念煕被这么一推,还没反应过来,脚一软,往前一个趔趄,几乎就要摔倒在地。

感到自己有些失态,顾景行想要去扶苏念煕,手伸出一半,复又想起刚才的场景,他的表情变得阴郁,随即将手收了回去,转去用手整理自己尚未褪去但已经皱的不成样子的衬衫。

苏念煕对于顾景行刚刚的动作心里没什么波澜,稳住身子后仍是目光温煦,眸中没有恼怒。

“景行,你身体不舒服吗?”,被男人粗暴的推开,苏念煕还是下意识的关心男人的身体。

她能容忍顾景行对她做的一切,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不论顾景行做的有多过分,苏念煕都是一副沉静的样子,从不恼怒,不论他做什么,她都会原谅他,也正是因为如此,所有人都知道苏念煕爱惨了顾景行。

可所有人也都知道,苏念煕,只不过是替身罢了。

所有人都把苏念煕看做笑柄,认为苏念煕甘愿做替身,爱惨了顾景行,却还是得不到男人真正的爱,男人爱的仍然是他那所谓的白月光。

所有人也都可怜苏念煕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在男人眼里只不过是替身。

一个心中充满了对爱情恍惚的期待的女人,自尊早已舍弃,也为人所嘲笑。

“苏念煕,我们离婚吧”

顾景行整理完衣服,突然没头没尾的吐出这三个字。

“阿念回来了,我们之间不应该再有牵扯了。”

顾景行继续说道。

苏念煕没应。

顾景行没顾得上看苏念煕的表情,她一定是不愿意的,甚至还会死缠烂打,现在要做的是想办法让这婚顺利离了。

他给过林念儿承诺,这是他一个男人必须做到的。

觉得自己的语调太强硬,对苏念煕一个孤女来说有些残忍,苏念煕本就孤身一人,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家,贸然提离婚,对她伤害一定很大。

况且苏念煕爱了他那么多年,不会轻易答应离婚的。

要想离婚应该态度稍微缓和一些……

他的声音倏地温柔,又加了几分柔软,低声说道。

“作为补偿,我会给你张支票,你想写多少写多少,我也不知道多少钱才能弥补你,你往多了写……”

这对于正常人来说是极大的诱/惑,苏念煕不会拒绝……

"你在嫁进顾家之后我也没让你去工作,你要是想工作,顾家名下的公司你都可以选,职位也都可以选……"

如果她想拼事业,顾家也可以给她,只要能离婚!

苏念煕自嫁进顾家就一直是温柔、贤惠的妻子,他知道她做得很好。

既有大家典范,又清晰透彻,性格温和而不张扬,举止沉静稳重,每次宴会的时候跟别的女人站一起,别人倒显得俗气。

所有的一切,都做得很好。她做了那么多,忍受了那么多。即使他对她的态度根本说不上好,却依然爱着他。

可是她终究不是阿念……阿念要回国了,她也是时候离开了……

他知道苏念煕一定会哭着不答应,会苦苦挽留他,会很伤心,可是他心里没有她……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你,无论什么……你……"顾景行看向苏念煕,温柔神色带着些许笃定。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句温柔坚定的话语打断。

"好。"她说。


苏念煕突然打断了顾景行的话,这是她第一次打断顾景行说话。

这也是男人对她难得的温柔话语。

虽然所代表的含义也是最残忍的,不过她不甚在意。

既然他的白月光回国了,她在这里的任务也完成了。

她为顾家也做了不少,不欠他们什么了,也不欠记忆中的那个人了。

她的梦也该醒了。

顾景行下意识抬眼看向她,女人的眼如深潭里的水,平静无波。

 

顾景行原本劝说的话,就这样噎在嘴边,他讶然抬眼看向苏念煕。

女人还是安然恬静的模样,和结婚以来的每一天都一样,还是给人安宁舒适的感觉,那平静的语气仿佛在回答“今天吃什么”这样普通的问题。

 

这么轻易地答应了?没有哭……也没有挽留……?

顾景行突然有些恼怒,他没由来的觉得烦躁。

 

顾景行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讨厌自己被人左右情绪,讨厌自己被别人主导。

 

尤其是在他笃定的事情上。

 

这么平静的答应。。。。。。他紧紧盯着苏念煕,想从她的眼里看出伤心,她一定是在故作坚强……

苏念煕这么爱他,怎么会这么平静的答应离婚?

 

可是苏念煕平静的没有一丝作伪的感觉,也无任何掩藏,仿佛之前浓烈的爱意从来不存在过。

 

他有些狼狈的别开了眼。

 

“离婚的事我明天跟你细谈。”顾景行拿起外套,神色阴晦。

这女人不知道在耍什么鬼花招。

反正这婚是必须离!

 

“明早爷爷问起来,你就说我去出差了。”

 

顾景行话说完后沉沉看了一眼苏念煕,神色阴郁。

“好。”,苏念煕静静回答。

其实她内心也不是一点波澜没有,跟顾景行离婚就意味着她最后的念想也便没有了。

同时也意味着她会彻底跟那个人说再见。

林念儿的回来不过让这一切提前罢了。

顾景行听到女人淡淡的回答,接连瞄了她好几眼,看女人是真的没什么情绪波动,面色铁青地转身离开。

 

顾景行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苏念煕的视线中,她安静的起身去洗澡。

 

刘婶刚从外面买菜回来,迎面撞上面色冷峻的顾景行。

 

他面相冷,骨相更冷,再加上此时脸上冷峻的表情,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和紧绷感。

 

“先生,这么晚了您去哪?您不留下来吃明天的早饭了么?夫人听说您今天回来,特地让我出去买您爱吃的菜呢。”

 

顾景行抬眼看去,刘婶手里拎着大塑料袋,装的满满的,最上面漏出来青菜的一截,嫩油油,是青翠欲滴的青菜叶子。

 

苏念煕做的青菜面,和阿念做的是一模一样的味道。

 

他前几天确实跟苏念煕提过他想吃她做的青菜面。

 

苏念煕刚刚平静的眼神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顾景行的脸色攸的沉了下来,这女人在打什么算盘?

他没有回答刘婶的话,转身坐进了旁边的豪车,猛踩油门,车子斜着窜向门口,然后猛地转弯,发出刺耳的轰鸣声,最终只留下车胎划过路面的两串纹路,彰显着主人的阴郁。

刘婶摇了摇头,看先生的表情,准是又想起林念儿小姐了。

 

只有林小姐能让先生情绪波动那么大,平常先生虽然看上去非常冷漠,但轻易是不发火的。

 

她见过先生想起林小姐的样子,和刚刚的表情一模一样。

 

先生只要想起林念儿小姐,夫人准要遭殃,也不知道夫人现在怎么样?

先生既然娶了夫人,就应该对夫人好些,可是自从夫人嫁过来,先生就没给过好脸色呐……

想到温柔贤惠的夫人,刘婶心底有些为她鸣不平,这么好的夫人,先生居然不知道珍惜,早晚有后悔的一天。


顾景行心情烦躁的开着车,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他不耐的接了电话。

“先生,老爷出事了!”刘婶的急切的声音传来。

顾景行猛地刹车,随后掉头赶往别墅。

十分钟后,别墅内。

老爷刚被家庭医生抢救过来,麻药药效还没过,仍未醒。

苏念煕来到老爷的床头,虽然马上离婚了,出于苏家一直教导的礼仪,她还是来看看老爷。

苏念煕所在的苏家是大世家,很注重礼仪,她虽然好几年没回苏家,骨子里的有礼却是磨不掉。

老爷脸色苍白,只有唇上有一抹红色,整个人孱弱地躺在床上,像个小孩子,非常虚弱。

顾景行赶到了别墅,他冲/进了房间,有些失态。

看到苏念煕坐在老爷病床前,他稳下了心神。

有苏念煕在就好,以往,无论出了什么事,她都能处理的非常好,以至于顾景行看到她,就习惯性地安心。

不过——

冷静下来的顾景行,看着苏念煕心中冷嗤。

刚刚表现得那么洒脱,现在还不是急急忙忙来照顾爷爷,看来她终究还是放不下的。

刚刚面对离婚的洒脱和冷静只是装出来的。

“总裁,老爷这是老/毛病,需要人精心照顾些,好好休养。”医生看到顾景行赶来,语气恭敬地说道。

顾景行脸上仍是冷峻,摆了摆手,示意医生离开。

他站在后面沉默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爷爷,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情。

“爷爷现在的身体状况需要人照顾。”顾景行来到了苏念煕身侧,低头在她耳边沉声说道。

言外之意很明显。

苏念煕既然坐在这照顾爷爷,那她就不会听不懂。

顾景行离苏念煕很近,闻到了苏念煕身上的香水味,刚刚在卧室没闻到,是木质香中混杂着枯萎花朵的味道。

是很清冷的木质香。

她换香水了。

不是以前那个柔和纯净的香味,他之前随口提到他很喜欢那款香水的味道,她就一直都喷着那款香,那款阿念最喜欢的香水。

顾景行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苏念煕。

刚刚还觉得苏念煕放不下顾家的想法有些动摇。

“我明天会仔细挑选最好的护工来照顾爷爷。”苏念煕静静地回答,似乎没听懂顾景行的言外之意。

“你来照顾爷爷吧”顾景行不想卖关子,直截了当的说出这句话。

“这婚先不离,爷爷身体不好,等身体好些了,我们再离婚。这段时间,你先照顾着爷爷。”

顾景行的声音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决断。

他断定苏念煕不会拒绝。

这是给苏念煕台阶下,她不会不顺着台阶往下走。

“为什么?”苏念煕转头对上顾景行的眼眸,冷漠的语气仿佛她不是顾家人那般,眼中竟是什么情绪都没有,只是眸色漆黑深沉。

“我为什么要照顾你的爷爷?为什么要先不离婚?”仿佛怕顾景行没听见,苏念煕又重复了一遍,一字一顿的重复。

“都要离婚的人了,我还要照顾你们顾家的人?”

“苏念煕,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顾景行一贯冷淡的脸上浮上盛怒。

这女人竟然敢忤逆他!

这可是苏念煕第一次忤逆他!

顾景行从来没这么生气过,她苏念煕可算是第一个让他这么生气的人!

“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顾景行一把捏住了苏念煕的下巴,让她被迫仰头,狭长的眼眸凌厉地盯着苏念煕。

苏念煕很清晰的感受到顾景行的盛怒。

可他生气这关她什么事?

她在他提出离婚的那一刻便已经决定结束这一切。

她确实对那个人有歉疚,想要弥补。

但她在顾家呆这么久,该做的都做了,她现在不欠顾家什么的!

白月光都回国的了,还缠着她干嘛,这男人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她从顾景行的禁锢中挣脱出来,走向椅子,拿起包包后随即走出房间,一句话没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