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刚成亲就和离

刚成亲就和离

周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前世作为超级雇佣兵,满级大佬,什么阵仗没有见过,如今成了舔狗脑残花痴,本以为能够占据男人心中的一席之地,奈何楚玄凌根本看不上她。想她凤兮若重生前就是个大美女,如今原主也是个大美人,还怕找不到更好的,和离走人。

主角:凤兮若,楚玄凌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兮若,楚玄凌 的女频言情小说《刚成亲就和离》,由网络作家“周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前世作为超级雇佣兵,满级大佬,什么阵仗没有见过,如今成了舔狗脑残花痴,本以为能够占据男人心中的一席之地,奈何楚玄凌根本看不上她。想她凤兮若重生前就是个大美女,如今原主也是个大美人,还怕找不到更好的,和离走人。

《刚成亲就和离》精彩片段

“凤兮若!你是不是疯了!”

凤兮若抬了抬眉头,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我这么美,脸为什么不要?楚玄凌,我们本就是从小就订了亲的!凭什么你说要退亲就退亲,你知道外头的人怎么笑我的!”

楚玄凌从没受过这样的屈辱。

他可是西秦国战功赫赫的唯一外姓王晋王殿下。

简直是该死!

凤兮若眼睛一眯,看到了楚玄凌腰间佩戴着一枚玉佩,是和江兰茵是一对儿的。

呵,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吧?

这么想着,凤兮若心里又怒又妒。

她才是和楚玄凌从小就订了亲的。

一年前,她在府里等着楚玄凌上门提亲,那日盛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可凤兮若等来的却是楚玄凌的一纸退婚书以及要改娶她表姐的消息。

有多少人在背后戳着她脊梁骨在冷嘲热讽,简直是数不清楚。

好笑了,她堂堂尚书府的凤小姐,出身高贵,配他楚玄凌,还是他楚玄凌高攀了!

凭什么他说不要就能不要!

凭什么因为他,凤兮若要受到千夫所指!

“贱人!本王同你的婚事已经退了,本王要娶的是你的表姐江兰茵!”

“呵,你还想娶江兰茵?行啊,今日之后我会亲自入宫面圣,说你始乱终弃,你若不娶了我,不让我做这晋王妃,你看你娶不娶得了江兰茵!”

“让本王娶你!简直痴人说梦!”

“你不娶也得娶!”

咚!

楚玄凌一掌打在她的肩膀。

凤兮若咣当的从床上滚了下去,楚玄凌一口血吐了出来。

在他压制体内毒素的紧要关头本就不能动,可他若不动,这女人怕是真的要睡他!

楚玄凌强行将体内翻滚的热浪摁了下去,将衣服快速的穿上,恼怒的看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凤兮若一眼。

凤兮若脸色惨白。

不是说他在疗伤压制体内毒素的时候乱动很容易导致经脉断裂么?

他明知道有这样的可能性,他还要推开她!

他是多么厌恶她!

凤兮若伸手想去拉他,楚玄凌将她甩开,干脆利落的走了。

“楚玄凌!你回来!”

凤兮若忍不住叫出声。

楚玄凌头也没回。

凤兮若的手一点点的握紧成拳。

这一年来,尚书府可是因为她被退婚一事闹得是满城风雨,数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若她这次还是不能让楚玄凌娶她,那些流言蜚语是消不掉了……

可经过刚才的事,楚玄凌怕是更厌恶她了吧,这辈子同她也是没有可能了吧?

她的存在只会让尚书府蒙羞,只会拖累凤家众人。

安静了片刻,她决绝的起身走了出去,一步步的走进了院子里那个深深的荷花池子里,沉了下去。

岸边围着晋王府的很多下人。

凤兮若的尸体被人捞了上来。

不久,晋王府的福嬷嬷带着人过来了:“大家让让。老奴要收尸了。”

只见福嬷嬷随意拿出一张草席吩咐下人将凤兮若卷起来要扛走,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开口道:“福嬷嬷,那可是尚书府的凤大小姐,不用禀报王爷和尚书府的么,你就这么……”

“王爷那边也派人去告知尚书府了,尚书府的也同意了。”

福嬷嬷指挥着下人扛起卷着凤兮若尸体的草席。

众人议论纷纷。

“凤兮若好歹是凤小姐啊,尚书府能同意?”

“看这样子是要直接丢出去。”

“这肯定是凤兮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不然何必啊?”

“一年前晋王殿下退婚,不就是因为她不要脸么?”

一个扛着尸体的下人不小心一脚踩在一块石头之上,脚下一歪。

咚。

草席掉落在地上,凤兮若的尸体摔了出来。

“怎么搞的!赶紧收拾好!晦气不晦气啊!”

福嬷嬷恼怒的吼。

几个下人赶紧上前,忽而躺在地上的凤兮若睁开眼,侧了侧头。

耶?

前一秒,她不是还在偌大的亚马孙雨林里带着她的队友和大批的劫匪枪战呢么?

怎么下一秒就出现在这里了?

皱了皱眉,凤兮若的视线在那些惊恐的看着她,像是见鬼了似的古人身上逡巡。

嗯?

古……人?

等等!

凤兮若猛的反应过来,靠,她是穿越了!

正这么想着,凤兮若脑海里一下子涌进来很多关于她现在这具身体的记忆。

跟她是一样的名字,一样的样貌。

原主是尚书府的嫡女,长相家世背景都是一等一的。

一年前,原主被楚玄凌的亲弟弟污蔑自己要勾引他,一个时辰后楚玄凌的弟弟更被人发现服毒自尽,留下遗书说凤兮若害的他无颜苟活在人世,遗书里还附带着一件贴身的女人的亵衣,就是凤兮若的!

自此,人人都觉得是凤兮若水性杨花,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

谁都知道楚玄凌和他弟弟从小相依为命,感情深厚,弟弟死的憋屈,楚玄凌这个兄长无法对身份高贵的凤兮若动手,他能做的只有退亲改娶!

出了那样的事,原主名声跌到了谷底,凤尚书也被连累,上朝的时候都被言官和对家接连的参奏弹劾。

原主情急之下得了旁人的挑拨,加上她打听到楚玄凌之前在战场上中过一次毒,虽然大部分的毒素都清了,但是还有少量每月都需要定时的压制,而且不能动弹。

她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和他成了好事。

这样楚玄凌就不得不娶了她。

到时候她再对他好点,他会明白她的冤屈,就不会揪着他弟弟的事不放。

只要他不揪着这件事,那外头的人也不会再敢说什么了,尚书府也不会因为自己而蒙羞!

凤兮若撑着身子坐起来。

“啊啊啊,她不是死了吗?”

突然有人叫喊出声。

 


看来是刚才太过震惊,现在么,有人反应过来了。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都是尖叫声。

“鬼啊!有鬼啊!”

福嬷嬷吓得脸色惨白,她朝那几个下人叫喊道:“你们还不快点去……去抓住她!”

谁敢去啊!

凤兮若揉着摔疼的腰站起来,她打量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是被楚玄凌一把推下床摔的还是刚才被扛着席子那几个下人摔的,反正她现在动哪哪就疼。

无语。

一个不信任自己的男人,就等于废了。

而且想要洗白自己不是应该去努力的找证据么,楚玄凌的弟弟为什么要污蔑她,甚至是以死来让她含冤莫白,这不是更应该搞清楚么?

原主不去做那些正经的,反倒是选择跑来睡楚玄凌,这是什么脑回路才能想出来的?

凤兮若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她四周看了看,发现刚才围观的一堆人现在都跑的是一干二净,特别是那个福嬷嬷,连鞋都跑掉了一只,现在还崴了脚摔在地上艰难的爬着呢。

都走了,只剩下你了呢。

凤兮若缓缓的走了过去,站在福嬷嬷身边好整以暇的盯着她看。

“啊啊啊,鬼,鬼啊……”

福嬷嬷尖叫着就要晕过去,凤兮若不耐烦的警告:“你敢晕,我就生吃了你。”

呜呜,好可怕。

福嬷嬷赶紧撑着跪下连连磕头:“凤小姐,凤小姐啊,不是老奴害死你的,你不要找老奴的麻烦啊,老奴会给你烧香的,老奴……”

“我饿了,你不想死的话,去给我找吃的。”

凤兮若懒懒的打断她的鬼哭狼嚎。

既来之则安之。

现在这具身体是她的了,她绝对不会受那些窝囊气,谁敢再欺压她,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还有这个福嬷嬷,凤兮若要是没记错的话,福嬷嬷是晋王府上的老人了,曾经还是楚玄凌弟弟的奶娘,在晋王府里嚣张的很。

原主之前来找楚玄凌,就是这老太婆带着人一桶洗脚水泼了原主一身都是,而且这老太婆还先发制人去楚玄凌那里告黑状。

“快点啊,想我拿你填肚子啊?”

凤兮若抬腿踹了福嬷嬷一脚。

踹她一脚算是便宜她了。

福嬷嬷吓得浑身僵硬,忍着崴脚的疼,吃力的爬了起来,战战兢兢的带着凤兮若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凤兮若就跟在她后头,时不时的催她一句。

福嬷嬷倒是想跑,可她崴了脚疼的要命,而且她从没见过凤兮若这么可怕的眼神,她根本不敢造次啊。

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这会儿,福嬷嬷心里就盼着楚玄凌赶紧来救命!

后厨,一个人都没有。

凤兮若靠在一边等着,福嬷嬷战战兢兢的翻箱倒柜的,好半天翻出了一堆东西哆嗦着端着过来。

“凤小姐,您慢慢享用啊。”

福嬷嬷咽了咽口水,将那一堆的东西搁在她跟前的桌子上,脸色惨白。

好家伙。

凤兮若噎了下,还真当她是阿飘了吗,给她翻出来的尽是一堆的元宝蜡烛香……

“凤小姐,您……”

福嬷嬷紧张的很,这些都是她藏起来平时用来祭奠的,挺好的啊。

“给我弄点人吃的,我要是鬼,我第一个吃了你。”

凤兮若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要不是她饿的没劲儿,才不跟这老婆子在这里瞎耗时间。

福嬷嬷缩了缩脖子:“凤小姐,你不是……不是死了么?”

“你死了我都没死,还不快点?”

凤兮若眼神一沉,吓得福嬷嬷立即转头去三两下就下了个青菜面端了过来。

看起来清汤寡水的。

凤兮若也不挑,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储备的干粮吃完了,啃土都有过呢。

吃过面条,凤兮若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她想起来,原主是从狗洞爬进晋王府的,也带了个贴身小婢女的,王府里也有人接应她带路的,但现在原主没了,小婢女呢?

凤兮若忽而看向福嬷嬷:“我那个小婢女春喜呢?”

她声音不高,可不知道怎么的很有威严,吓得福嬷嬷双腿一软,咣当的跪下:“在,在柴房关着,尚书府的人说了,那丫头带着主子惹事也不是个好的,让王爷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

呵,带着主子惹事!

凤尚书因为原主间接害死楚玄凌弟弟的事,被皇上调到禹州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去治水患去了,眼下根本不在京城,而原主十岁就没了亲娘,在尚书府上做主的正是尚书府的江姨娘。

那江姨娘明着很宠原主这个嫡女,但也不过是做样子,各种的捧杀怂恿推着原主走上不归路。

原主单纯还以为江姨娘跟亲娘似的对自己好,但原主名声就是这么一点点的被弄差的,就连上回去赴宴被楚玄凌弟弟冤枉一事,原主也是跟着江姨娘去的宴席。

而这一次原主来睡男主还是江姨娘提议的。

呵,那恶毒的女人。

凤兮若忍下心头的怒意,满眼寒意的看向福嬷嬷:“把人给我放了!”

“这,这不行啊……王爷他……”

福嬷嬷的话还没说完,凤兮若伸手一把掐住她的颈脖,眼里的狠辣四溢:“我说了!放人!”

太可怕了!

凤小姐变得太可怕了!

到底是人是鬼啊……

福嬷嬷艰难的点了点头。

咚!

凤兮若甩开福嬷嬷,福嬷嬷赶紧爬起来揉着自己的脖子带着凤兮若往旁边的柴房走去。

“啊……”

还没到柴房的方向,凤兮若已经听到春喜的惨叫声。

凤兮若心里一紧拔腿就冲了过去。

福嬷嬷见状,趁着她顾不上自己,转头就跑,她要去找楚玄凌!

砰!

凤兮若抬脚把柴房的门踹开,引入眼帘的是春喜一身伤痕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几个婆子手里拿着各种的惩罚人的用具。

“谁啊!”

一个婆子不耐烦的回头。

凤兮若扫堂腿一扫。

“啊!”

几个婆子还没看清楚就被踹飞了。

凤兮若飞快的上前将春喜扶起来,顺手给她按了下脉搏。

她虽然不是专业的医生,但是多年来枪林弹雨的,见过的伤见过的尸体比吃饭还多,能不知道春喜的情况吗?

伤挺重的,要治。

“大,大小姐,你……你没死?”

春喜吃力的睁开眼,握紧了凤兮若的手。

 


凤兮若眼眶湿了,原主身边唯一对原主真心的也就春喜了。

“死不了,你家小姐是这么容易死的?”

凤兮若飞快的在春喜身上点了好几处的穴道,她将春喜扶着站起来,冷眼扫过去,那些被踹飞的婆子还在揉着伤处艰难的爬起来。

“是你们伤了春喜的?”

凤兮若的声音极冷,像极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那几个婆子一看,吓得都懵逼了,刚才她们一直在柴房里教训春喜,根本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凤兮若死了,可现在凤兮若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浑身还散发着阴冷恐怖的气息。

“啊啊啊啊……”

一群人吓得瑟瑟发抖,动都动不了。

“是你们伤了春喜。”

凤兮若重复了一遍,“你们想怎么死?”

好可怕啊!

几个婆子吓得尖叫连连,其中一个婆子胆子大些猛的抓起地上的菜刀冲过来:“打死你!”

眼看着菜刀就要砸到凤兮若的头上,凤兮若不屑的抬手一把抓住菜刀,刀刃砍在她的手掌心,鲜血汩汩的流下来,可她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直接用力一拧。

咔擦。

菜刀直接断成两截,一截掉在那婆子的脚上。

“啊啊啊!我的脚啊!”

那婆子疼的倒地晕了过去。

凤兮若轻嗤了声:“还有谁要死吗?”

“凤大小姐饶命啊!”

“凤大小姐饶命啊!”

“奴才不敢了,不敢了!”

“都是王爷吩咐的啊!”

其余几个婆子纷纷的跪下磕头,不是说凤兮若死翘翘了吗,怎么不仅没死还变得……变得这么厉害!

连靠在一边奄奄一息的春喜都惊呆了,自家主子这是……

“不想死的话就带春喜去医馆,将她医好了!她缺一点儿你们都得陪葬!”

凤兮若声音极冷,像是能将人冻住似的。

那几个婆子被她吓着了,连连的点头称是。

婆子们将春喜扶起来,凤兮若朝她点点头低声道:“养好伤,你家小姐罩着你!放心好了!”

春喜还想说话,可她身上伤重,禁不住看着凤兮若还活着稍稍的放松了些,晕过去了。

一个婆子背起春喜,其余的婆子在旁边扶着,凤兮若一直跟着她们看着她们从后门出去了。

凤兮若脸色微冷,抬手四下的环顾了一圈。

这里是晋王府,楚玄凌是恨不得她死的,她要反击可不能自己一个人。

若是在现代,她还养着一群机器人影卫,她一个人做不到的事,很多时候影卫能帮她做到。

现在的她就像是个折翼的鸟,想飞还得找翅膀。

凤兮若叹口气,闭了闭眼,忽而脑海中闪过她在现代的一处房子,一排排的机器人影卫正在充电。

“这么真实的?”

凤兮若连忙睁眼,刚才的景象消失。

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可她也没睡着啊。

凤兮若又闭了闭眼,想着她的影卫,一道白光闪过,脑海里再次出现她的房子和显示着正在充电的机器人影卫。

“影卫疾风二号电量有百分之三十了,要是能到我身边来……”

凤兮若嘴里念念有词,忽而她只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她。

猛的,凤兮若回头,就看到她的机器人影卫二号疾风好整以暇的站在身后。

我草!

这么……厉害的吗?

不仅她穿过来了,影卫也来了?

凤兮若赶紧走过去,伸手敲了敲机器人身上的钢铁配件,只觉得神了。

“所以,我叫你出来,你就会出现了?”

凤兮若冷不丁的问道。

疾风影卫开口:“主人,请充电!”

“你不是还有百分之三十吗?”

凤兮若指了指他心脏处的指示牌。

疾风影卫道:“不够用,时空不同,这里耗电量快。”

凤兮若盯着他那急速下降的指示牌,反应过来了,好家伙,她这穿到古代来了,还是个历史上没有记录的朝代,也不知道是哪个时空的,耗电量也是不同的。

她正研究着,身后传来了疾驰的脚步声。

凤兮若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那你充电去吧。”

疾风影卫瞬间消失,在凤兮若一闪而过的脑海里再次出现影卫们充电的场面。

“凤兮若!你没死?”

是楚玄凌带着人来了。

凤兮若悠然的回头,那双清澈的眸子打量了楚玄凌片刻,这男人除了长得好看点,也没有什么优点了吧,张嘴闭嘴的叫别人去死,什么素质。

“晋王殿下,你今天派人将我掳来,还将我推下水里想要淹死我,更派人殴打虐待我的婢女,这笔账,我还没跟你好好算清楚呢,怎么能死呢,是吧?”

凤兮若眯了眯眼,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危险。

楚玄凌俊脸一沉,怒的握紧拳头:“是本王派人掳来然后推你下水淹死的吗!凤兮若,你自己怎么进来的,进来是做什么的,要不要本王再告诉你一遍!”

“你把我掳来你当然不承认了,就是你看着我爹不在京城,皇上又离京狩猎要明日一早才回京了,你就能为非作歹了呗,今天我命大死不了,我也懒得跟你吵架,我现在就去应天府告状,明明白白的告诉应天府的大人今晚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明天一早整个京城怕是就知道了……”

凤兮若可不在乎什么名节脸面,能达目的的她能把楚玄凌扒光让他裸奔。

看谁杠的过谁!

楚玄凌瞬间噎住了,这女人竟然倒打一耙!要不是福嬷嬷哭哭啼啼的说凤兮若没死还变得很恐怖,他也不会过来,可现在的凤兮若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呵,果然是祸害遗千年!

“你要去告状本王不会拦着你!但是明日是本王迎娶兰茵的日子,你最好识相点,不要坏了本王和兰茵的好事,不然本王绝对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楚玄凌咬牙切齿狠狠的瞪着她。

凤兮若眼神微微的闪了闪:“对哦,你明天和江兰茵有大喜事哦,我是不是该给你们送一份大礼,一个是我前任未婚夫,一个是我的亲亲表姐,总是有关系的,是吧?”

闻言,楚玄凌脸色更黑沉了:“凤兮若!你给本王老实点!不然本王不会放过你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