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甜妻是玄学大佬

豪门甜妻是玄学大佬

澄空初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小说《豪门甜妻是玄学大佬》的主角是姜栀和陆淮舟(原主角名为姜暖和陆承钰),小说原名为《玄门老祖宗她又甜又凶》,作者名为“澄空初霁”。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姜栀在和鬼王厉修的大战中,同归于尽碎身碎骨,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千年之后的燕城,并且重生在了刚被继母迫害至死正在被掩埋的姜家小姐姜栀身上。姜栀正发愁要如何用原主这具浑身伤痕的身体从荒郊野外走回市区的时候,陆家三爷陆淮舟的车从旁边经过,并且将她带了回去。姜栀这人向来有恩必报,一眼便看出陆淮舟鬼气缠身,姜栀一把抓住陆淮舟的手画了道符:这道符可以保你三次,以后要是有需要,你可以到什刹路找我......

主角:姜栀,陆淮舟   更新:2022-09-14 1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栀,陆淮舟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甜妻是玄学大佬》,由网络作家“澄空初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豪门甜妻是玄学大佬》的主角是姜栀和陆淮舟(原主角名为姜暖和陆承钰),小说原名为《玄门老祖宗她又甜又凶》,作者名为“澄空初霁”。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姜栀在和鬼王厉修的大战中,同归于尽碎身碎骨,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千年之后的燕城,并且重生在了刚被继母迫害至死正在被掩埋的姜家小姐姜栀身上。姜栀正发愁要如何用原主这具浑身伤痕的身体从荒郊野外走回市区的时候,陆家三爷陆淮舟的车从旁边经过,并且将她带了回去。姜栀这人向来有恩必报,一眼便看出陆淮舟鬼气缠身,姜栀一把抓住陆淮舟的手画了道符:这道符可以保你三次,以后要是有需要,你可以到什刹路找我......

《豪门甜妻是玄学大佬》精彩片段

夜深人静,电闪雷鸣,狂风呼啸,暴风雨即将来临。

偏僻的山林里,两个男人正在奋力填着坑。

“你快点啊,不然一会儿就该下雨了。”男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催促道。

另一个男人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夜空,不安地问道:“老大,要不就这样吧,我看这天不太对劲,就跟遇到鬼似的,突然就……”

“你废什么话!”老大不耐地打断他,“快埋!”

话音刚落,一道闪电突然从天而降,劈在两人之间,吓得两人同时往后倒去,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

惊魂未定的两人对视一眼,脸色皆是煞白如鬼。

“我艹……”好一会儿,老大拍了拍胸脯,强压下心底的恐惧骂了出来,可刚骂出两个字,声音戛然而止,瞪大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快要被填平的坑里,一只惨白的手破土而出,五指成爪,在电闪雷鸣中显得尤为恐怖。

“鬼啊!”

老二被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只觉裆部一热,竟是尿了出来。

老大也是不由自主地往后爬了几步,听到老二的话,猛地回过神来,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后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老大,等等我!”老二见状也连滚带爬地跟了上去。

雨水随着狂风无情地倾泄而下,一个女人从泥泞中爬了出来,鲜血淋漓,周身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这是什么地方?

姜暖瘫坐在湿漉漉的泥地上,环顾四周一眼,有些懵。

她不是在和鬼王厉修的大战中,同归于尽碎身碎骨吗,怎么会完好如初地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地狱?

可身上传来的剧烈疼痛都在提醒着姜暖,她还没死。

只是再这么呆下去,她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姜暖微喘,闭上眼睛积蓄力量。

雨水将她满是泥泞的脸冲刷干净,显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面容。

即便带着几道血痕,却依旧无法掩盖其美得动人心魄的容颜,嫩白透亮的肌肤仿若像刚剥开的鸡蛋,浓淡适宜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凌厉,漂亮到极致,让人惊艳无比。

片刻后,来得突然的暴雨说停就停了。

姜暖再次睁开双眼,低头想要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包扎伤口。

可这一低头,姜暖傻眼了。

这是什么鬼衣服?

她拉了拉身上湿透的吊带连衣裙,下一秒,视线落在自己的双手上。

那是一双细白如青葱却布满茧子的手,完全不同于她原本被煞气侵蚀而形如枯槁的手。

这不是她的手!

姜暖猛地抬手摸了摸脸,在震惊中确定了,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身体,她大概、可能、也许是借尸还魂了。

鲜血还不断地从她腰间、大腿流出,姜暖也顾不上多想,从裙摆扯下两块布,分别紧紧绑在腰间和大腿上,堪堪止住血。

绑好后,姜暖勉强站起身来,这才发现,这特么的就是个乱葬岗。

四周阴风阵阵,慎人得很。

明明是夏天,但刚下过雨,姜暖浑身湿透,又失血过多,此时只感觉像是冬天,白雪覆盖,寒风凛冽。

姜暖根本就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不过,看这情况,似乎是被人害死随便埋掉的。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山路弯弯曲曲,姜暖走得艰难。

“嘻嘻嘻……”

突然,一阵诡异的笑声,在姜暖耳边流转开,又远远的传开,再传回来。

“嘻嘻嘻嘻……”

姜暖停下脚步,环顾一圈四周,最后视线停在某处。

下一秒,一个七窍流血,半个脑壳都凹进去的玩意儿,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鬼呀!

姜暖面不改色,抬手挥拳就朝那张脸打去。

千钧一发之际,那只鬼突然消失不见了,只余下那瘆人的笑声连绵不绝,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姜暖一手撑着膝盖勉强稳住身体,一手快速结印。

“嘻嘻嘻……”

背后蓦地一凉,姜暖耳边响起诡异的笑声,冰寒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后。

姜暖猛地转头,入目是从上掉下来的一堆头发,头发后是一张七窍流血的脸,血盆大口,血腥又恐怖。

二话不说,姜暖一拳挥过去。

“砰!”

女鬼飞了出去,姜暖化拳为爪,虚空中像是扯住了一根绳子,用力一拉,飞出去的女鬼竟被硬生生扯了回来。

女鬼还没反应过来,雨点般的拳头就落了下来。

“啊——救命!有人杀鬼了!救命啊!”

伴随着女鬼的哀嚎声,一缕缕黑色的雾气自它体内涌出,眨眼间又涌入了姜暖的体内,而她包扎在布条下的伤口,竟是肉眼可见般的愈合了。

“嘤嘤嘤……”

三分钟后,被打成猪头的女鬼蜷缩着坐在地上,哭得伤心。

本就阴森恐怖的山林,显得更诡异瘆人了。

吸收完煞气后变得神清气爽的姜暖踹了它一脚,“别哭了!”

女鬼抽噎两声,“你把我打成这样还不许我哭,还有没有人性了!”

更关键的是,它竟然被一个区区人类打成这样,太丢鬼了啊!

姜暖翻了个白眼,“谁让你吓我的,我打你不是很正常嘛!”

“嘤嘤嘤……”哭得更惨了。

姜暖捏了捏拳头,威胁道:“再哭信不信我打得你魂飞魄散!”

女鬼瞬间噤声,惊恐地盯着姜暖。

姜暖面无表情道:“我问你点事,你要是回答得让我满意了,我就放你走。”

女鬼连连点头,“你问你问,我保证知无不言!”

十分钟后,姜暖总算从女鬼口中搞清楚了自己所在的时空。

她不仅是借尸还魂到了这个刚死的女孩体内,还直接穿越到了千年之后的燕城!

姜暖捏了捏眉心,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无力感。

千年啊,也不知道如今这世道变得如何了。

平复了一下心绪,姜暖放走女鬼,走了近一个小时才从山林走了出去,站在马路旁,有些茫然。

突然,一道强光照射而来,姜暖下意识抬手挡住眼睛。

就在她抬手的瞬间,后背被用力推了一下,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踉跄了几步,摔倒在马路中间。

“刺啦——”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黑色的宾利堪堪停在姜暖的跟前。

 


“你没事吧?”

一个年轻男人从驾驶座下来,脸上冒着冷汗,紧张地冲到姜暖面前,蹲下关心地问道。

姜暖没有理会他,转头,凌厉锋锐的目光看向幽暗的山林深处,右手快速结印,随即一挥掌,一道金光打在了正在快速飘远的白色身影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只见那道白色身影转眼间消散成灰,湮灭于天地之间。

年轻男人却仿佛什么声音都没听到,眼神古怪地看着姜暖,不明所以。

他顺着姜暖的视线看过去,什么都没看到,后背却莫名的涌起一股子寒意。

男人打了个寒颤,又问了一遍:“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姜暖摇摇头,在男人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男人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见姜暖突然转头,目光凌厉地看向车子,吓了他一跳,关心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姜暖看了一眼后,微微皱眉。

难道是看错了?

“张怀。”后排的车窗突然降下,坐在里面闭目养神的男人出声,打断了姜暖的沉思,“还没好吗?”

张怀脸色一变,连忙朝车子后排走去。

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满身血污,伤得不轻的姜暖,到底是心有不忍,咬了咬牙说道:“三爷,我看小姑娘身上有伤,这荒郊野外的,您看是不是能顺路把她带回市区?”

陆承钰朝姜暖那边看去,眉心微蹙。

张怀一看他脸色不太对,当即就有些懊悔自己的自作主张。

三爷有轻微洁癖,私底下极为讲究,今天又是刚从国外的疗养院回来,那姑娘脏得就跟从泥潭里爬出来似的,从头到脚就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三爷能让她上车?

熟料——

“让她上车。”陆承钰似乎隐忍情绪,深邃若星海的眸子睨了他一眼,沉声快语道,“动作快点。”

张怀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拉开车门,回身招呼姜暖:“小姑娘,快上来吧。”

正愁不知道怎么离开的姜暖也不客气,道了声谢就弯腰上车。

只是,视线落在端坐在另一侧闭目养神的陆承钰时,她的动作一顿,瞳孔微微缩了一下,但很快地收回了视线,不动声色地坐好。

看来自己刚刚并没有看错。

身旁的男人面容俊逸,气质矜贵,本是赏心悦目的,奈何鬼气缠身,身上煞气几乎化作实质。

姜暖右手似无意般接近男人几分,掌心朝上轻轻一抓,只一秒的功夫,那煞气就被她悉数吸入体内。

“小姑娘,你要去哪里?”

张怀发动车子开了出去,看了一眼后视镜问道。

姜暖抿了抿唇,思索片刻后才不答反问道:“你知道燕城哪儿最多算命摊子吗?”

她现在身无分文,也不知道家在何方,当务之急就是要赚钱,不然她今晚就只能睡大马路了。

张怀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问,愣了一下才回道:“比较出名的就是什刹路那边了。”

“那就去什刹路吧。”

“……”

小姑娘看起来伤得挺严重的,不先去医院吗?

本来一个浑身是伤的小姑娘大晚上的出现在荒山野岭就够奇怪的了,现在听了她的话,张怀更觉诡异。

他没忍住问道:“小姑娘你是要去算命?”

姜暖摇头,“不,我是要去给别人算命。”

张怀:“……”

虽然你很漂亮,可你这一副活像刚从难民营里出来的模样,哪里像是会算命的样子?

想是那么想,张怀还是打趣地问道:“那你能帮我算算我什么时候姻缘到吗?”

好歹人家好心送自己,姜暖也没有小气,透过后视镜仔细观察了一下张怀的面相,然后说道:“你鱼尾奸门深陷,命主桃花,我劝你最好小心一点不要随意搭讪,不然很容易招惹桃花劫。”

张怀手一抖,小心肝怦怦跳着。

也不知道是这小姑娘真有本事还是误打误撞,他前几天确实因为搭讪了酒吧里的一个美女差点被揍。

“既然你都帮他算了,不妨也帮我算一个?”一直闭目养神的陆承钰突然凉凉的开口,语气完全不容人拒绝。

姜暖偏头看向陆承钰,半眯着眼睛。

没了煞气的遮挡,男人更显俊美,五官如雕刻般完美妖冶,气质温雅尊贵,是属于那种看一眼就能让人深陷其中的类型。

五岳端正朝拱,四渎清秀明亮。

是个福缘深厚,大富大贵,寿命绵长的天道宠儿。

可不知是何原因,他的眉心却笼罩着一股黑雾,形成了天人五衰之势。

这样的人,最容易吸引魑魅魍魉近身。

就如此刻,刚刚才被她清除干净的煞气,竟又以他为中心笼罩而来。

“这位公子印堂发黑,鬼气缠身,恐有厉鬼纠缠,若不尽快驱除,只怕性命堪忧。”姜暖直言不讳道。

空气,瞬间凝结成冰。

陆承钰盯着姜暖,眼神阴鸷如刀。

前面开车的张怀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小姑娘还真是敢说!

真不知道该说她胆子大还是该说她蠢。生怕她惹怒了三爷他也跟着遭殃。

这种时候又不敢插嘴,只能忐忑的祈祷三爷发怒别殃及池鱼。

几秒后,车厢里却响起了一阵轻笑声。

出乎张怀意料,陆承钰竟没有生气,反而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能替我驱鬼?”

姜暖摇头,“那个鬼现在不在,我也没办法,不过……”

陆承钰挑眉,笑得有些嘲讽:“不过什么?”

姜暖没说话,直接伸手握住陆承钰的一只手。

张怀吓得一脚刹车踩了下去,“对不起三爷!”

不用看他都知道三爷现在的脸色一定非常吓人。

要知道三爷可是最讨厌别人碰自己的,上一个不怕死摸了三爷手的女明星,手已经被砍掉在垃圾堆里腐烂掉了。

正想着,张怀默默抹了把冷汗。

因为那小姑娘竟然神神叨叨地用手指在三爷的掌心画着什么。

更诡异的是,三爷竟然没有动怒,就这么任由着她乱来!

“可以了。”姜暖松开陆承钰的手,淡淡说道,“这道符可以保你三次,以后要是有需要,你可以到什刹路找我。”

她一般不做亏本生意,念在这两人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遇到的人,又好心送她,就当一报还一报了。

 


什刹路。

陆承钰看着车外渐渐走远的女生背影,漆黑的双眸里似有一团化不开的浓雾,也不知在想什么。

掌心似乎还残留着微痒的触感,他轻轻握了握拳,沉声道:“你跟上去看看。”

另一边,姜暖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路边高楼林立,霓虹灯五彩绚烂,目之所及,无一不是新奇。

她在这光怪陆离中走走停停,终于确信了自己是重生在了千年后的世界。

而最糟糕的是,她一点原身的记忆都没有,想要在这陌生的世界生存,就更为艰难了。

接下来的路,她必须好好规划才行。

“给我把这神棍的摊子砸了!”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打砸声,姜暖转头看去,只见不少人围在一个算命摊前指指点点。

人群中央,一个穿得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正横眉怒眼地指挥着几个彪形大汉在砸摊子,嘴里还不停地骂骂咧咧。

姜暖盯着贵妇身后的黑影片刻,勾了勾唇。

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不,肥羊自己送上门来了。

“诶!你们干什么!住手!快住手!”

摊子主人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身上的灰色长袍被扯下了一个袖子,掉了一块镜片的墨镜歪歪斜斜挂在耳边,看起来狼狈至极。

眼见拦不住那些汉子,他冲到贵妇面前试图理论。

“陈夫人,有话好好说,你怎么能让人来砸我的摊子!”

陈夫人却压根不理他,转头向围观的人喊道:“大家来评评理,这个神棍骗我花四十万买他的护身符,结果却一点用都没有,害得我差点横死街头,你们说我砸他的摊子合不合理!”

众人闻言,纷纷表示合理,对着摊主就是一阵辱骂。

“四十万可不是小数目啊,这徐半仙胆子也太大了吧。”

“可不是嘛,平时骗点小钱也就算了,四十万,他怎么敢?”

“平日里总是以高人自居,这下砸招牌了吧!”

徐半仙都快哭了,心中又悔又恨。

“陈夫人你讲讲道理好不好!当初你来找我时,我就说明了我没办法替你驱邪,只能靠法器挡灾,你也是同意了才花钱买下的!说实话,如果没有我的护身符,你现在根本就不可能站在这里!”

陈夫人闻言,脸色越发狠厉,抬手就朝徐半仙的脸上挥去。

可手刚扬起就被人用力攥住了手腕。

“你谁啊?”

陈夫人转头一看,见是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女生,脸色更难看了,一边尖声质问着,一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可对方的手就跟铁钳般,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无法将手抽回。

姜暖将陈夫人的手拉到跟前,视线落在她手腕上已经裂开了一条缝的白玉镯子上,松开,淡淡道:“能救你的人。”

陈夫人揉了揉发麻的手腕,听到姜暖的话冷笑一声,“就凭你?现在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跑出来骗人!”

姜暖没有理会她的嘲讽,“他说的没错,如果没有这个镯子替你挡灾,你绝对活不到现在。四十万买回一条命,你觉得不值?”

围观的众人闻言,风向有些变了。

陈夫人听到身后的窃窃私语声,脸色变了变,依旧嘴硬道:“就算是这样又如何?四十万买个一次性的东西你觉得值?”

姜暖挑眉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一次性?这镯子起码替你挡了五次灾,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我说的没错吧?”

陈夫人一愣,回过神来伸手紧紧抓住姜暖的手,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你真的能救我?”

此言一出,就等于是承认了,周围一片哗然,看姜暖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姜暖笑眯眯的,“当然,不过这费用……可不低。”

陈夫人闻言有些犹豫了。

在找到徐半仙之前她还找过不少所谓的大师,结果钱没少花,却半点作用都没有。

而且,这女孩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好看是好看,却狼狈得跟个乞丐似的,怎么看都不像个有本事的。

见她眼底露出警惕与谨慎,姜暖也不着急,双手环胸,懒懒地说道:“大概是三个月前,你家里接二连三出事,先是你老公生意出了问题,赔了不少钱。

然后又是你儿子,两个月无故从楼梯摔了下来,断了一条腿。

最后是你,走在路上会有花盆无缘无故掉落、开车必出车祸、被人认错无辜被打、被狗追……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不用了!不用了!”陈夫人连连摇头。

早在姜暖说第一句的时候陈夫人就惊了,越听越觉得神奇。

姜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千真万确发生过的。这些事她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对方却全都说对了,这不是高人是什么!

这么想着,陈夫人看向姜暖的眼神越发热切,一扫之前的嚣张跋扈,“大师,求你救救我!只要你能替我们家消灾解难,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付!”

姜暖眉梢微挑,想到一个挡灾的手镯都能值四十万,便开口道:“一百万,不二价。”

陈夫人一听,只觉心都在滴血。

但一想到今天自己差点横死街头,把心一横,咬牙点头,“一百万就一百万,但,你要是敢骗我,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姜暖无所谓地耸耸肩,摊手,“先付钱,后驱邪。”

陈夫人拧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包里拿出支票本,写了张一百万的支票递给姜暖。

看着眼前那张轻飘飘的纸,姜暖有些懵。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钱?

眼角余光扫了扫周围人的反应,除了羡慕还是羡慕,姜暖放下心来,接过支票塞进皱巴巴的裙子兜里。

“钱你已经收了,接下来你要怎么驱……”一个‘邪’还未说出口,陈夫人就见姜暖突然抬起一手,食指与中指合并置于她的眉心。

围观的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好奇接下来姜暖会怎么做。

只见姜暖手腕轻转半圈,半握的掌心朝上,口中念念有词,却半天都不见有什么动静。

陈夫人眉心微蹙,“你在干什么……”

话音未落,她蓦地瞪大眼睛,只觉一股寒流自脚底直冲天灵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