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疯批首辅反撩我

疯批首辅反撩我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小说《疯批首辅反撩我》的主角是慕云枝和君北沉(姜婴宁和姬钟离是小说原主角),这本小说原名为《侯门嫡女:首相大人套路深》。小说主要内容是:定安侯府嫡女慕云枝意外重生到了自己五岁的时候,想起上一世定安侯府被灭族的命运,她立誓要改写结局。而单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她决定抱住未来的首辅大人君北沉的大腿!当年宰相被查出有叛逆之心,只有七岁的君北沉在慕云枝父亲的求情下幸存,她父亲将人从天牢抱住并养在了侯府。府中人人对这个逆臣之子均是避之不及......慕云枝决定要从现在开始改变侯府众人对待未来的首辅君北沉的态度!

主角:慕云枝,君北沉   更新:2022-09-14 1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云枝,君北沉 的女频言情小说《疯批首辅反撩我》,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疯批首辅反撩我》的主角是慕云枝和君北沉(姜婴宁和姬钟离是小说原主角),这本小说原名为《侯门嫡女:首相大人套路深》。小说主要内容是:定安侯府嫡女慕云枝意外重生到了自己五岁的时候,想起上一世定安侯府被灭族的命运,她立誓要改写结局。而单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她决定抱住未来的首辅大人君北沉的大腿!当年宰相被查出有叛逆之心,只有七岁的君北沉在慕云枝父亲的求情下幸存,她父亲将人从天牢抱住并养在了侯府。府中人人对这个逆臣之子均是避之不及......慕云枝决定要从现在开始改变侯府众人对待未来的首辅君北沉的态度!

《疯批首辅反撩我》精彩片段

大金国,定安侯府门口。

重生到五岁的姜婴宁,人生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当姬钟离的狗腿子,因为她知道,那是未来的首辅大人。

这位将来最年轻的首辅不仅位高权重,还得到了皇帝的青睐,风光无限!而在将来,定安侯会有一场灭族之灾!

她需要抱上一条粗壮、有力的大腿!

哪怕……眼前这条‘大腿’正在大街上,跟一条狗打的不可开交。

难道征服一个世界,要从征服一条狗开始吗?

尽管心中有些怀疑,姜婴宁还是挥舞着白白胖胖的小拳头,奶声奶气的给未来的首辅大人加油。

“离哥哥最棒!离哥哥打爆它的狗头!”

“离哥哥,干的好!哇,离哥哥的动作好腻害!”

“哎呀呀,离哥哥小心别被它咬到手手了!”

她时而欢呼,时而叫好,粉雕玉琢的小脸,就算紧张的时候,也让人觉得可爱的不得了。

身边的贴身侍女百灵有些头大,她不知道自家小姐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前几天从树上掉下来,摔坏了脑子?

那个姬钟离不过是个小逆贼,凭什么得到侯府嫡小姐的青睐?还当街给他叫好?

看来以后不能让小姐爬树了!

姬钟离显然也没有料到。

他扭头看向远处的奶团子,愣了片刻,目光露出一丝狐疑之色。

姜婴宁见他看向自己,眼睛里闪出小星星,“离哥哥……”

话还没说完,声音陡然高了起来,“离哥哥小心!”

姬钟离眼睛都没眨一下,一抬脚,只见那条土狗在空中划出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

姜婴宁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哇,不愧是离哥哥,好厉害啊!那只该死的土狗,真是瞎了狗眼,敢跟离哥哥挑衅,不自量力……”

她迈起两条小短腿,屁颠屁颠的跑到未来的首辅大人面前,奶声奶气的吹起了彩虹屁。

小舔狗的模样,比刚刚被姬钟离打飞的那条土狗还像狗呢。

姬钟离拍了拍身上灰尘,居高临下都看着面前的奶团子。

他的眼神有些冷,整个人散发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凌厉,就那么看着姜婴宁,抿着唇没出声。

姜婴宁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想到前世那些关于这位首辅大人心狠手辣的传闻,她一时间有些犯怂。

可一想到首辅大人未来的光环,她又瞬间鼓起勇气。

她默默鼓励自己,毕竟之前她跟姬钟离没什么恩怨,她又这么可爱,姬钟离早晚都会喜欢她。

她不能轻言放弃,她要加倍努力,成为首辅大人最忠诚的小跟班。

“离哥哥,你是最厉害的。”姜婴宁扬起小脸,奶声奶气的说道,那表情别提多狗腿了。

姬钟离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他似乎更加嫌弃姜婴宁了,不发一言就转身往街上走去。

那步伐看起来拽的六亲不认,不知道还以为是太子爷微服私访呢。

姜婴宁在后面看的一阵眼热,没毛病,这就是首辅大人应该有的步伐,她立刻迈开小短腿追了上去。

百灵简直要哭了,“小姐,你这是去哪呀?你可不能去街上乱跑。”

姜婴宁不管不顾,一门心思只想抱上首辅大人的大腿,两条小短腿倒腾的飞快,一路小跑跟着姬钟离,累得小脸红扑扑的。

姬钟离见甩不掉那个奶团子,便停下来,拧着眉冷声问,“你想干什么?”

“我想当你的狗腿子!”

一句话,差点把未来的首辅大人掀翻在地。


百灵惊得眼珠子要掉下来了,一把捂住了姜婴宁的嘴,连忙冲姬钟离笑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姬少爷别往心里去,我这就带小姐回侯府。”

姜婴宁却不乐意,挣扎着摇头,那意思明显表示自己说的是心里话。

这可怎么行?

要是让别人听见,定安侯府的嫡小姐要给逆贼当狗腿子,她这个贴身丫头的命就不用留着了。

百灵哪敢再待下去,直接把姜婴宁抱起来了,二话不说就往回走。

姜婴宁小身子被抱走了,可嘴上却一点不服输,继续狗腿的喊道,“离哥哥,早点回府哦,婴宁给你留好吃的,烧鸡腿、炖猪蹄、蒸熊掌……都给你留着。”

只见渐渐走远的姬钟离,明显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了。

看来是听见了,姜婴宁这才满意的住了嘴,还有些不满的训斥百灵,“你就是没有眼力见,我告诉你,这离哥哥将来可是要当大官的。”

“当大官?”百灵显然一百个不相信,“要不是当年侯爷念旧,冒死求情,他早就跟宰相府一百余口一起问斩了。”

“不不不。”姜婴宁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当年姬尤姬宰相被查出有叛逆之心,整个宰相府都下了死牢,她老爹定安侯连夜进宫求情,最后从死牢里抱出了只有七岁的姬钟离。

从那时起,姬钟离就被养在了侯府,虽然定安侯下令要厚待他,可他毕竟是逆贼之子,府中人人对他均是避之不及。

姜婴宁想到前世姬钟离最后只救了自己一个人,肯定只是为了报恩,对府中众人并无感情。

不行,这一世,她一定要纠正众人对姬钟离的态度,这样到最后,整个侯府说不定就有救了。

她先从身边人开始,“百灵,你相信我,离哥哥有天人之相,将来必成大器。”

“这个……”百灵显然觉得无法接受,眨了眨眼睛道,“小姐你还小,别被那个离少爷的长相迷惑了。”

说到长相,姜婴宁赞同的点了点头,前世她也近距离见过这位首辅大人长大后的风采。

那时的她,在死牢里被折磨的半死不活,本以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却没想姬钟离忽然出现了,仿若天神一般。

她喜极而泣,一边对姬钟离感激涕零,一边抱着他的大腿,让他救救定安侯府其他人,可他从始至终都抿着唇,冷冷的一句话没说。

想到这儿,姜婴宁的眼睛控制不住的红了几分。

百灵见状吓了一跳,“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哭呀,是……是我说错话了吗?”

姜婴宁立刻点了点头,“嗯,以后不许说离哥哥的坏话。”

她觉得以首辅大人睚眦必报的性格,百灵这样口无遮拦,搞不好要招来杀身之祸呢。

然而,这回答落到百灵眼里就变了味道,小姐这是要……早恋?五岁的孩子?早……恋?

摔,这也太早了吧!

要是让老夫人、夫人还有那几个少爷知道,这定安侯府的天还不得翻了?

不不不,这不能算是爱情,八成是色心。

毕竟姬少爷虽然现在才十岁,可那模样、那眼神,就连她看了都会忍不住脸红心跳。


真是没想到,小姐才五岁就这么色迷心窍了,长大了还了得?

百灵一边在心中感叹,一边抱着姜婴宁进了侯府,迎面便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走了过来。

这少年身姿挺拔,着月白色锦袍,头发高高束起,俊眉朗目,气度不凡。

百灵立刻脸颊一红,抱着姜婴宁几步上前,有些娇羞的招呼道,“大少爷好。”

姜婴宁看见来人也是神色一喜,开心的眯起眼睛,欢快的喊道,“哥哥,哥哥。”

来人正是定安侯的嫡子姜瑞卿,他看见宝贝妹妹便瞬间一脸宠溺,将人抱了过来,“小脸怎么这么脏?又去哪里淘气了?”

“脏吗?”姜婴宁立刻抬起白白胖胖的小手,想去擦干净脸,却被自家哥哥阻止了。

“别乱动。”姜瑞卿将怀里的团子小心的放在地上,然后拿出贴身的手帕,细心的帮姜婴宁擦脸,还笑着打趣道,“小花脸猫,羞不羞呀?”

“不羞,不羞。”姜婴宁乖乖的扬起脸,她看着面前少年温柔的眉眼,心中忍不住泛酸。

在她的记忆里,前世最疼她的人,除了祖母,就是这个哥哥了。

都说长兄如父,她两岁的时候,定安侯就战死了,从那时起姜瑞卿真的一直如父亲一般疼爱自己。

可她呢?

她却一点不乖,长大后因为出嫁的事儿跟哥哥置了气,再后来就一直对哥哥冷言冷语,那时候哥哥肯定伤心又失望吧。

最后的见面,他们都在死牢里,那个时候定安侯府的人都知道了真相,可他们却还是把自己当成了宝贝,想方设法让自己活命。

她甚至觉得,或许姬钟离见过他们,表明了自己可以救一个人来报恩,是这些人选择了自己。

否则,姬钟离怎么就选择救了她呢?

想到这儿,姜婴宁又控制不住情绪,为了掩饰自己,她一把抱住了姜瑞卿的脖子。

“怎么了?”姜瑞卿吓了一跳,用手揉了揉姜婴宁的小脑袋,“当着百灵的面呢,就这么撒娇,羞不羞呀?”

“不羞,不羞。”姜婴宁将脸埋在姜瑞卿颈间,“哥哥,你真好,你是最好的哥哥,婴宁永远爱你。”

“真的?”姜瑞卿显然开心极了,随后又想到了什么,接着问道,“那你以后遇到了心上人呢?不会转脸不认我这个哥哥了吧?”

百灵听了这话,顿时忍不住赞同,她想提醒大少爷,你猜得不错,你养的大白菜已经开始惦记猪了。

“不会,肯定不会,哥哥最厉害,其他人都靠边。”姜婴宁信誓旦旦的说道。

“嗯,这话哥哥可记住了。”姜瑞卿高兴地再次抱起了姜婴宁,“走吧,咱们一起去母亲的锦华堂。”

百灵看着大少爷高兴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大少爷你还是忘了小姐这话吧,这一上午,她已经说了两个人最厉害了。

小姐对最这个词可能有些误解。

路上,姜瑞卿与姜婴宁闲聊起来,“对了,婴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不是总抱怨府上都是男孩子,没人跟你一起玩吗?你的玩伴明天就进府了。”

原本低着头乖乖玩手的姜婴宁,听到这句话,眼神瞬间冷了几分。

她知道,她等的人要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